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33章 俩人联手也投降
    牛波这招太绝了,逼得俩人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不管谁先,都能看见彼此被玩的过程。这事儿都看了,彼此之间,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俩人都是红肿未退,疼痛不已,加上害羞,扭怩着,谁也不敢主动。缩在床角,羞涩的看着彼此。连推让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牛波乐的哈哈大笑,张开臂,同时搂着俩人,“俩位美人儿,咱的这样谦虚了?”

    “二流子,全是你干的好事。”

    俩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伸出右手食指,同时戳他的前额,双颊满是羞涩之情。脸蛋红朴朴的,可爱极了。

    牛波看得心动不已,双~唇忙碌不停,亲了这个,又亲另一个。两手滑动,隔衣抓着饱~满的,微笑说,既然她们俩人这样谦让。不如一起上,轮流交替。

    “轮流交替?”

    俩人都是大青感好奇,一个人就一根家伙,她们是两个人,怎么同时玩?

    “一人玩几下。”

    牛波得意的说,先让严云或是楚红舒服几下,立即退出,再让楚红或是严云舒服,如此反复轮流,俩人都能享受,谁也不闲着。

    “二流子,你真坏~”俩人同时羞红了双颊,身子发软,望着彼此,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种方式。

    “俩位美人儿,这有什么可羞的啊?就这样决定了,快趴好,等老公好好疼爱你们~。”

    牛波抱着俩人,协助她们趴在床边,弯着身子,翘着。他说这样最爽了。

    ~~严云俩人都无法坚持,只一次高~潮,就累得不停的喘大气,呻~吟着趴了下去,缩成一团,夹着两腿,再也不让他折腾了。

    牛波苦笑,这时才真正的体会女孩子和女人的区别。王小琴、王艳和刘嫂,还有王芳,每人的承受力都比严云俩人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俩人联手,仍旧无法满足自己。到底是她们太弱了,或是自己的玩女人能力又增强了?

    看着她们白~嫩嫩的胴~体。暂时陷入了沉思。回想自己的《旭日心法》快突破第四重了,估计阳刚之气又增强了。这样下去,还得多找女人,才能平衡体内的阳气。

    严云见他怔怔的站着,不言不语,以为他生气了,忍痛爬起,挤进他的怀里,羞涩说,“二流子,你真的难受,云云的后面~”进过城,见过世面的女人,真的不一样。连这事儿都知道,还主动的提出。牛波十分的感动。环着她的纤~腰,探头一看,菊~洞又紧又窄,比前面还紧。以他的尺寸进去,肯定会撕裂。捧着她的俏脸,爱怜的亲了亲,“云云,算啦,我去外面坐会儿,很快就好了。”

    “二流子,等一下。”

    楚红吃力的爬起,抓着他的胳膊,斜眼瞄着严云的胸口,羞涩说,没有玩后面不卫生,可以试试严云的胸口。

    “上面?”

    牛波失声低呼,瞪着两眼,盯着严云的胸口,饱~满有余,仍旧小了一点,以这种级别没有多少快~感。

    张开两臂,分别环着她们的纤~腰,一人亲了一口,微笑说,他已经习惯了。她们俩人洗了,休息。他在外面练功。

    早上不到七点,严云呼嚷着起了床,发现仍旧有点红肿,走路的时候不方便。侧头看着楚红,关心的问,她感觉如何?

    楚红抓着睡裤,探头看了看,羞涩说,可能差不多。疼痛未退,红肿仍在。她无所谓,反正不上班。她就麻烦了,这样早起来,还得准备早餐。

    “俩位宝贝儿,老公已把早餐准备好了。”

    外间响起牛波的嘻笑声。

    严云俩人一怔,对望一眼,手拉着手下了床,到了外间,看清茶机上的早点,俩人呆了呆,问他什么时候出去买的?

    “哎~你们老公是苦命人,闲不住,鸡还没有穿裤子就出去了。”

    牛波笑哈哈的说,哪像她们这样幸福,太阳晒了,还在翻着睡懒觉。

    “讨厌!”

    俩人松手,一左一右,绕过茶机,到了破沙发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摇晃,要他说实话。

    “大约6点出的门。”

    牛波抱着俩人坐下,一人亲了一口。坦然表示,他每天早上要锻炼,没有特殊事情,一般是6点左右起床。7点左右开始做事。

    “二流子,辛苦你了。红儿喂你。”

    楚红羞笑,端起茶机上的豆浆,小小的饮了一口,张开双~唇,含着他的嘴,把豆浆逼入他的嘴里。

    牛波松开严云,搂着她的纤~腰,吸尽豆浆,用力的吸过她的舌头,贪婪的吮~吸着。楚红呻~吟一声,跌进他怀里,热情的回应着。

    ~~看着屋里焕然一新的家具,楚红笑嘻嘻的说,严云回来,肯定会大吃一惊,以为走错了地方。仔细打量,所有的东西全换了位置,严云难以找到以前那种熟悉感了。

    “美人儿,你就突新鲜。”

    牛波抓着脑袋,苦笑说,这点破东西,就花了5000多元钱。还没有档次,只能暂时凑合着用。比原来好一些。

    “二流子,别心痛啦~”楚红撒娇的挤他的怀里,羞涩说,这里不仅是严云的家,以后也是她的临时家。更是他的临时家。

    他到镇上办事,或是想严云了,都会住在这里。花点钱布置一下,住着更舒服。下次做那事儿,可以在客厅里,还能看电视,又能看录像,比以前有情调多了。

    “红儿宝贝,读师范学校时,你是不是看过毛~片?”

    牛波发现她眼中的羞意不正常,心里一动,回想她的动作,比严云主动熟练。

    “只看过一次~”她双颊通红,羞涩说,以后他们三人一起做那事儿,可以看着毛~片。她和严云可以学点技术,尽量的满足他,让他快乐。

    “红儿宝贝,你真好,老公又想了,我们在沙发上来一次。”

    牛波身子一热,内心冲动不已,搂着她的纤~腰,跨步到了米白色的三人布艺沙发前,抱着她躺了下去。……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管黑与白,是与非,忠与奸,善与恶,取舍只在一线之间。决定这一切的,全是心态问题。做人做事,也是心态问题。这是万物的起源,也是起点。

    牛波一直信奉这句话。可以前一直不太明白,也没有遇上一件事情,可以证实这句话。如今,他总算明白了,得到了彻底的证实。

    楚红仍旧疼痛,红肿也没有完全消退。正常情况下,她是无法坚持一次的。兴奋之余,激情之际,她似乎忘了娇嫩之处仍旧火辣辣的。呻~吟着,偶尔回应一次,轻松的坚持完了一次。

    激情退尽,似乎回到了现实,她又责怪牛波,抚着他的短发,嗔声说,“二流子,你又使坏,玩得红儿的像刀割一样痛。”

    “天大的冤枉啊~”牛波无辜的说,开始的时候,她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以为她也想了,所以在这激情的鼓励之下,中途有点失控。

    “讨厌!”

    楚红羞的不敢抬头,撒娇说,全怪他,谁叫他故意勾~引。没有他的刻意勾~引,她就不会这样失态。

    “宝贝儿,别嘴硬了。”

    牛波哈哈大笑,从沙发上抓起湿漉漉的毛巾,幽默的说,如果她没有动情,怎会流这样多的水?幸好他聪明,事先在下面垫了一条毛巾,否则,水已把沙发浸湿了。

    “不准说~”楚红羞的身子发软,悄悄的瞄了一眼毛巾,湿了近一半,暗自吃惊,真怀疑他也,否则,自己一个人怎会流那样多的水?

    ~~看着火辣辣的太阳,楚红畏缩不前,呼嚷说,这样大的太阳,怎么回去?牛波一个人,再大的太阳也无所谓,如今多的楚红,顶着太阳回百合村,的确不合适。

    “二流子,我们下午回去。”

    楚红从后面抱都会他,羞涩说,中午和严云一起吃饭。

    牛波大笑,反手搂着他的性~感,幽默的说,不是想一起吃饭,肯定是想一起做那事儿。而且还想在沙发上。

    “坏死啦~”楚红羞急,伸手掐他的软肋,羞涩说,心里明白就是了,说出来真羞人。想起他入党的事,问他申请书交了没有?

    “云云宝贝拿去了,她会帮我搞定。”

    牛波抱着她折了回去,把她放在沙上里,笑呵呵的说,他出去卖点菜,顺便告诉严云一声,中午在家里吃饭。

    ~~吃了午饭,严云收拾了碗碟,撑着太阳伞,准备去上班。楚红一看时间,不到1点,笑嘻嘻的说,这时谁在上班?这招太不高明了。

    “不是啦,我真有事儿处理。”

    严云双颊通红,不敢看牛波,苍白的辩解着。

    “还装?再装就让二流子整你。”

    楚红爬起,过去拽着她的胳膊,拉了回来,并肩在沙发上坐下,真诚的说,大家从小就是朋友。从小到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这缘分不浅。

    如今将一切给了同一个男人,不管什么事儿,都应该坦诚相对,亲如姐妹。有什么事儿,不要放在心里,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严云扔了太阳伞,扑进牛波的怀里,眼角含泪,伤心的说,卫红兵上午告诉她,政镇府要裁员。她有可能是精简人员之一。这分工作,虽说收入不高,可她挺喜欢的。

    牛波歪着脑袋,想了近1分钟,不但没有一点愤怒之色,反而乐的哈哈大笑,搂紧她的纤~腰,抚掌说,这是好事,有什么可伤心的?那破工作,可要,可不要。没有那破工作,也不会饿死人。

    “二流子,你还笑?”

    严云气急,不停的掐他的软肋,发现没有反应,想拧他的鼻子。小手落入他的大手之中,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楚红也笑了,抓着严云的另一只手,微笑说,她明白牛波的意思了。以她的才能和学识,可以一起去百合村。正职是当老师,副职从事养殖业。

    她们俩人本就亲如姐妹,如今又同时服侍一个男人。更应该随时在一起,亲如一家人。同时去百合村,相互有个伴,可以彼此照应。牛波想做那事儿也更方便,不必跑了镇上又跑学校。

    “红丫头,你也不害臊?”

    严云全明白了,双颊如同火烧,火辣辣的,反手掐楚红。

    “又和我装B?”

    楚红赶紧抽回小手,趴在牛波的背上,笑嘻嘻的说,她心里也挺矛盾的,这下子正合适,不必牵肠挂肚的了。

    “云云宝贝,红儿说得对。”

    牛波抚着她的秀发,微笑说,他的确是这样计划的。以她们俩人的才华,教小学当然是绰绰有余,业余时间从事养殖业也是游刃有余。

    “我们俩人都去,王梅那边怎么说?”

    严云早就心动,却担心王梅夹在中间,牛波左右为难。

    “这事儿,她可是求之不得,哈哈~”想起王梅安排王小琴上他的床,后来又支使刘嫂进房陪他,的确值得大笑。

    “别笑啊,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俩人一左一右,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晃动。

    “王梅无力承受,主动帮我找女人。”

    牛波笑了,将他和王小琴几人的事儿,全说了。暂时是隐去了王艳的事。

    “真不愧是二流子。”

    严云羞笑,担心说,她和楚红同时住在王家,王梅也许不会说什么,可王守财呢?

    “他老了,不会管事的。”

    这句话,他说得挺含糊的。严云俩人都没有进一步追问。

    ~~“二流子,现在是白天啊,真做这事儿?”

    严云双颊发烫,捂着脸庞,羞涩说,真的做也到床上去,别在沙发上乱整。

    “云云,什么乱整啊?真难听。”

    楚红赶紧纠正她的说法,的表示,这叫时髦,更刺激。看看毛~片里的镜头,有几个是在床上进行的?沙发上、厕所里、草丛里、河边、沙滩上、车子里、游泳池里,只要彼此愿意,哪里都可以。

    “天呐!我彻没有言语了,你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楚红啊?”

    严云瞪着两眼,细细打量楚红,从上到下,从脚到头,没有找到一点陌生的地方。

    “别磨蹭了,快脱啊。我们俩姐妹一起陪二流子。”

    楚红见她不动,伸出两手抓着她的连衣裙下摆,向上掀去,笑嘻嘻的说,在沙发上真的比床上过瘾,爽呆了。……

    牛波彻底的没有言语了,叫得最凶的楚红反而不如严云。这可以理解,家具摆放好了之后,她已经享受一次了,间隔时间不到3个小时,这时又玩,承受力不如严云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见牛波气呼呼的瞪着自己,楚红无辜的说,谁叫他那样野蛮,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动作又野蛮,没有几个女人受得了。

    “咱的,你不是跳得挺凶吗?也不行了啊?”

    严云扑哧大笑,也夹紧了两腿,不让牛波再活动。

    “美人儿,你们是不是故意捣蛋啊?”

    牛波气得瞪眼,看看楚红的情况,的确比严云更惨。严云还能勉强折腾一次,她却装怪。

    “二流子,你先和红丫头。”

    严云打死也不松腿,极力怂恿,要他先摆平楚红,再来折腾她。这事儿是楚红挑起的,当然该她打头阵。

    楚红调皮的说,她这叫让贤,上午的时候她先享受了一次。这个时候她该主动退居二线,把主位让给严云。这才能表现姐妹情深,有福同享。

    “还有一句,有难同当。”

    严云大笑,忍痛侧身,探手拽着她的胳膊,推进了牛波的怀里,“二流子,再折腾她一次,云云让你折腾两次。”

    “好哦!”

    牛波哈哈大笑,环紧楚红的纤~腰,扶她躺下,弯着身子压了下去,抓着圆挺的柔软之处,粗暴的挥军前进。

    ~~这一闹,严云的情况比楚红还严重。反正都是精简人员之一,干脆不去上班了。楚红又出馊主意了,嚷着要看毛~片,学习技术,享受生人。

    “你这丫头,越来越坏了。”

    严云伸出右手食指,戳着她的前额,气呼呼的说,“你有毛~片吗?你以为还在城里啊?”

    “这个~”楚红玩笑,抱着牛波的胳膊,撒娇摇晃,要他想想办法。这时太阳最大,无法回百合村,又做了不别的事。最合适的事儿就是看毛~片。

    “我又不魔术师。”

    牛波摇头,无助表示,如果换一个地方,或许可以想办法,这破镇子租碟子的都没有,也没有卖碟子的,又不能上网。的确是无法可想。

    “走,我们进城去,买一抱(许多)毛~片回来,慢慢看。”

    楚红来劲了,看看时间,才2点半。这时搭过路车进城,晚上就可以回来。今晚在这里看毛~片,明天再回百合村。

    “红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害臊啊?”

    严云双颊通红,伸出右手想拧楚红,失败了,反而被楚红拧了一下。赶紧向牛波撒娇。

    牛波歪头想了想,笑呵呵的说,他正准备进城买几本养殖方面的书。以前找别人买了几套,他大致翻了一下,专业性到位了,适用性差了一些。

    “二流子,你也跟着起哄?”

    严云羞笑,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表示,他敢买毛~片回来,晚上就不让他折腾。

    “云云,别和我装B了。”

    楚红大笑,说起要买脚趾尖都是劲,也顾不上疼痛了,侧身下了沙发,拉着牛波向厕所跑去。

    ~~他们俩人运气不错,刚出去正好遇上别镇的过路车,这是最后一次进城的车了。从原则上说,别镇的车子不准在镇里载客。出了镇或是没有进镇之时,遇上客人可以载。

    司机怕被镇上的人打,没有停车。牛波一怔,气得大吼,松开楚红,健步如飞,疾追了过去。不到1分钟就拦住了车子。

    司机停了车,探出脑袋,苦笑说,这是各镇客运之间的规定,过路车不准在镇内载客。他破了规矩就会被镇上的人黑打。

    “日娘的~老子发了话,没有人敢打你。”

    牛波侧身跨步,伸出右手,拽着他的胳膊,冷声说,有四个原因,他必开门。

    第一,镇上进城的车子,已经发完了。这时要进城的客人,只有坐别镇的车子。第二,他有急事,必须进城。第三,如果不开门,现在就会被黑打,连城也进不了。第四,他的车子,以后也别进城了。除非从天上飞过去,想从镇里进城,门都没有。

    街边的两小二流子,见发生了争执,一起跑了过去,看清是牛波,赶紧行礼。牛波没有鸟他们。两个小二流子,立即转移目标,找司机的麻烦。司机一见不对路,赶紧开门。

    ~~“二流子,以后别这样暴力,文明一点。”

    楚红依在他的怀里,拧着他的鼻子,提醒说,别忘了他刚交了入党申请书。太过招摇了,对他没有好处。

    “宝贝儿,太文明了,就不叫二流子了。”

    牛波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之色,淡然说,入党只是一个形式。张青芳十分的欣赏他的创举和前卫的想法,有她罩着,入党的事儿只是走走过场。她发了话,极有可能不会派人下乡调查,直接批准。

    “就你牛~真是姓牛的,牛得很。”

    楚红羞笑,抚着他的脸庞,轻声问,张青芳有没有说,准备向上面申请多少乡村路政费用?

    “这倒没有。”

    牛波细想当时的对话,摇头说,张青芳最关心的事儿,就是几时可以修通镇上到百合村的公路。并表示,她会在权力范围内,向上面申请一些费用。

    事实上,有无这笔费用,关系不大。他已经计划好了。按原有的计划执行,总的费用不到5万元。这笔费用,他已经有着落了。县上可以拨一笔费用,当然更好。一则可以把路修得更好,还可以缩短时间。

    这破子速度太慢了,车子进城时,已经5点30分了。出了车站,俩人相视苦笑。这时买毛~片和买书,的确还行,想今晚回去,就不太现实了。从城里回各镇上的车子,最晚的一班,就是刚才的车子,6点返回。30分钟的时间,无法同时办理两件事。

    俩人上了三轮车,要车夫拉去最大的书店。三轮车夫告诉他们,新华书店6点30分关门。别的书店,有的要8点才关门。

    “别废话了,去兰草书店。”

    在城里读师范大学时,楚红常去兰草书店,还有贵宾卡。可以享受8折优惠,决定先去这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