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32章 你救了我,心甘情愿的给你
    夜,黑沉沉的。风,轻轻的吹。稀少的星星,忽明忽灭,闪烁不定。昏暗的月光,柔弱的照着大地,一片朦胧。

    牛波一边奔跑,一边呼叫,“楚红,你在哪里?”

    离开严云的住处,他奔跑了近10分钟,一直没有找到楚红。算时间,楚红早该回去了。严云行动不方便,让他一个人出来找楚红。

    对于镇上的情况,他并不熟悉。只得这样边跑边叫。12分钟的时候,他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必须改变方式。以最快的速度向鼠耳的住处跑去。

    看清现场,牛波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扫了几人一眼,沉声问,这件事是谁的主意?

    两个新入行的小弟,吓得不座停的发抖,同时跪了下去,不停的叩头,“波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

    “你放妈的臭屁!”

    楚红停止哭泣,抓起又破又烂的纯白色紧身衣,挡在胸前,遮着白~嫩的肉波,抬起右脚,用力的踢两个小弟。

    “美人儿,这件事的确是他们不对,一切按你的意思办。”

    牛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脱了自己的立领T恤,帮她穿上,把她搂在怀里,不停的安慰她。

    “老大,这件事交给我,我会处理。”

    鼠耳蹲子,抓起墙角的红砖,跨步到两个小弟身前,举起红砖,用力的向下砸去。

    “等一下!”

    牛波声音一冷,侧头看着楚红。

    “算我倒霉!看在牛波的份上,从轻发落。”

    楚红冷声说,一人断一根手指。以后,好好的做人。如果再做这种事儿,一定要他们的狗命。

    “多谢红姐,多谢波哥。”

    两个小弟全松了一口气,不停的对牛波俩人的叩头。

    “鼠耳,这两个***的,以后就跟着你。”

    牛波冷声说,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惟他是问。轻则残废,重则狗命不保,三人连发。

    ~~楚红躺在他的怀里,仰着俏脸,看着忽明忽灭的星星,感慨的说,人生真奇妙。她从没有想过,这样快喜欢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二流子。

    “美人儿,你惹了麻烦!”

    牛波的右手,顺着T恤的开口钻了进去,抓着圆挺的,笑呵呵的说,严云不想放过她。

    “二流子,你不会真的那样整我吧?”

    楚红俏脸微微变色,紧张的说,他的家伙又粗又长,那样玩她,肯定会晕过去。

    “傻丫头,波哥怎么舍得啊?”

    牛波笑了,凑嘴在她的左耳边,低语了几句。

    “二流子,你真好!”

    楚红十分的感动,滑动两臂,圈着他的脖子,张开柔软的双~唇,含着他的嘴,主动亲吻。

    ~~“不会吧!我真的流~?”

    楚红双颊通红,看着右手食指的液体,羞涩说,怎会这样快?亲吻几下,摸摸就流水,是不是太浪了?

    “美人儿,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没有什么可羞的。”

    牛波圈紧她的纤~腰,抓着T恤的下摆,向上掀去,看着白嫩嫩的肉波,微笑说,比严云的的确要小点,可摸着的时候,一样舒服。

    “不准看。”

    她羞笑,双臂抱胸,缩着身子,羞怯的问,严云坚持了几次?

    “三次!”

    牛波伸出右手小手指、无名指和中指,用力的比了比,坦然说,第三次的时候,十分的勉强。他的动作很慢,断断续续的完成的。

    “很不错了。”

    俏脸贴在他的胸膛,羞涩说,严云是第一次,他的东西又那样粗长,能坚持三次,应该是忍痛承受。从这点看,严云对他有爱。否则,绝不会忍痛让他连续折腾三次。

    “我明白!”

    牛波用力点头,微笑说,严云最欣赏的,就是他的勇气和伟大的创举。对于他的二流子行径,偶尔的确有点反感,却很淡。

    “二流子,你真幸福。”

    她羞笑,坦然说,她们高中时的同学,就是她和严云最美。如今,她们俩人都喜欢上他了。让镇上别的年轻男人知道,非拿刀砍他不可。

    “美人儿,你也看到了,谁敢砍我?”

    他得意笑了,牛比的说,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这镇上没有人敢动他。

    ~~“臭丫头,你知不知道,这就叫报应,出卖朋友的报应。”

    严云没有一点紧张和担心,反而开心大笑,趁机数落楚红。

    “云云,你别幸灾乐祸的,小心二流子又整你。”

    楚红一点也不生气,偎在牛波的怀里,笑嘻嘻的说,这叫因祸得福,虽说差点被两个小二流子强~奸了,却被牛波救了。

    “你走了运。”

    严云羞笑,忍痛爬起,趴在他的背上,抚着他的短发,气呼呼的说,为何还破楚红?现在正是时机,应该好好的整她,玩得她哭爹喊娘。

    “你笑吧,等会儿就笑不出来了。”

    楚红意味深长的说,破她没有关系,万一她无法坚持了,牛波又发疯,到时还得折腾她。以她现在的情况,恐怕是不能再折腾了。

    “今天豁出去了。”

    严云赌气说,就算让牛波再折腾2次,她也愿意,一定要看着楚红婉转呻~吟,哀求投降。

    “好,你够胆的话,我们一起。”

    楚红激将,松开两臂,拽着她的胳膊,向睡房拉去。

    “话你仙人,你变态啊?”

    严云双颊通红,虽说极想看到牛波野蛮的折腾楚红,可要她进去,看着牛波玩楚红,她可没有这勇气。挣扎着,无助的看着牛波。

    “美人儿,别难为云云了。”

    牛波明白,该他唱红脸了,扳开楚红的小手,赶紧做和事佬。

    房门合拢的瞬间,楚红笑的肠子打结。却不敢大声笑。羞笑一声,张臂扑进牛波怀里,张开水润双~唇,主动亲吻他。

    “二流子,你别瞪着看啊,红儿会害羞的。”

    楚红抓着T恤的下摆,准备脱衣,发现牛波瞪着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双颊一红,撒娇放嗲,不准他看。

    “美人儿,波哥还要玩你,现在只是看看,羞什么啊?”

    牛波双眼瞪的更大了,上前一步,帮着她脱衣服。

    “二流子,你真要破红儿啊?”

    楚红双颊更红了,心里一阵紧张,压低声音,提醒说,难道忘了在河边的承诺?

    “美人儿,波哥真的想你,好事成双,今晚一起破了。”

    牛波不承认河边的承诺,脱了T恤,抱着她的纤~腰,侧身躺了下去。……

    奇怪,怎么还没有反应呢?算算时间,应该玩进去了。难道这丫头忍得住,不叫?可是,这不可能啊!破处之痛,她刚才体验过了。

    如果牛波的短小一点或许不会叫。可是,牛波的十分粗长,破处的时候,没有几个女孩子能承受那种撕裂疼痛。除了尖叫发泄,没有第二种方式。

    严云心里不踏实,扯着嗓门,大声问,“二流子,你们在搞什么?怎么没有一点反应?”

    “云云,你这话问得太没有水准了。”

    牛波哈哈大笑,的说,一男一女,的搂在一起,除了办事之外,还能做什么?

    “二流子,你在骗云云,对不对?”

    对于这答案,严云极不为满。

    “亲爱的,我怎会骗你呢?”

    牛波大声说,她不相信的话,就进去看。

    “你肯定在骗我,你真的在玩,楚红那丫头,为何没有一点反应。”

    严云当然不敢进去。

    “误会,全是误会。”

    牛波解释说,现在是前戏,正在紧急的抚~摸,楚红已经不停的流~水了。再过两分钟,他就狠狠的玩她,要让不停的叫~床。

    “二流子,一定要狠狠的弄她,不准放水,啊~”严云笑了,极力怂恿,重重的惩罚楚红。

    ~~“二流子,你真坏,红儿的全肿了。”

    楚红身子微微颤抖着,缩着身子,卷成一团,气呼呼的瞪着他,不再让他折腾。

    “宝贝儿,你还得叫~床,大声一点。”

    牛波也不忍再玩了,指了指外间,轻声说,别忘了严云还在等着她哀求投降。

    ~~“啊~啊~二流子~你~你弄得红儿好痛~肿得像馒头一样……求……求你了,放过红儿吧……”

    楚红捏着鼻子,装腔作势的浪~叫。

    她叫的越可怜,外面的严云就越开心。不停的拍着小手,笑嘻嘻的说,“二流子,别放过那丫头,接着弄她。玩干的水水。”

    “好,好,全听云云宝贝的。”

    牛波装模作样的大声说,他正在用力的狂弄,楚红痛的发抖,不停的翻白,看样子,可能不行了。

    “二流子,再弄她一次,就饶了她。”

    严云又不忍了,赌气归赌气,万一闹出人命,事情就麻烦了。

    “云……云,红……红儿知道错了……以,以后再也不敢笑你了~”楚红赶紧配合,装着有气无力的样子,趁机向严云讨人情。

    “红丫头,你以后敢笑我,就让二流子这样整你。”

    严云板着脸,气呼呼说,这只是警告。

    ~~楚红不敢出去,缩在床上,装腔作势的呻~吟浪喘息。

    牛波抓了一条湿毛巾,折回睡房,趴在床边,轻声说,“红儿,别装了,云云已原谅你了,但别让她看出破绽。”

    “哎哟,我的妈呀,好痛~”楚红这次不是装的,毛巾触体,撕裂疼痛突至,双颊抽动,气呼呼的瞪着牛波,“你这头蛮牛,以为这是铁打的啊?这是肉啊~不要本钱的乱捣一通,可能搞破了。”

    “我看看~”牛波一怔,扳开她的,探头一看,没有意外发生,的确是又红又肿,安慰说,休息一夜就好了。

    ~~“嘻嘻,红丫头,你也知道厉害了吧?”

    严云斜倚在门方上,拍着小手,笑嘻嘻的说,以后谁也别笑谁,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我扔,扔你这个没良心的~”楚红也不顾抹液体了,抖手把毛巾向严云扔去。

    严云伸手接住,凑近鼻子闻了闻,幽默的说,有股味,不知是谁的东西,又又臭,真难闻。把毛巾扔了回去,按着胸口,欲势作吐。

    “臭云云,你的东西不吗?”

    楚红气得翻白眼,气愤愤的说,女人都有这东西。味道差不多,她的臭,她的也臭。装什么逼?假打!

    ~~“二流子,你真想让红丫头去百合村?”

    严云趴在牛波的背上,抚着他的短发,担心的说,百合村那样多的单身汉,学校那地方相当的偏僻。楚红一个单身女人在那里,万一有什么事情,谁照顾她?

    “日娘的~这真是个问题。”

    牛波抓抓后脑门,为难的说,他不可能天天陪着她。晚上的时间,可以去王家睡。可白天呢?从学校到王家,要走30分钟的路。山路居多,那样长的路途,路上也不安全。

    “我可以住在学校。”

    楚红缩在他怀里,异想天开的说,一周回去一次。

    “不可。”

    牛波用力的摇头,坦然说,住在学校,更不安全。那个鸟都不玩女人的地方,被人强~奸了10回,也没有人知道。

    “这~”严云俩人同时傻眼了,这也不行,那也不妥,这事儿就麻烦了。

    “有啦~”牛波一拍,乐呵呵的说,现在放暑假,可以趁这段时间,把学校搬了。原来那破地方,反正又破又烂,风吹大点,都有可能吹倒。找一个新地方,离王家近点,又不偏僻的土地,重建一所学校。可以建大一点,到时,邻村的孩子也去百合村读书。

    “你傻啦,二流子?”

    严云扳过他的脑袋,拧着他的鼻子,提醒说,建一所学校,不是几千元就可以办到的。稍好一点的学校,至少也有4、5万元。

    “俩位美人儿,你们放心,我自有办法。”

    牛波开心大笑,牛比表示,他准备用10万元建一所全镇最好的小学校。有楚红这样的美~女老师,当然得有一所像样的学校。

    “真不知道,你是吹牛,还是真有这样多的钱?”

    严云俩人,同时笑了。

    楚红笑得最开心,趁机涨价,调皮的说,有10万元建学校,应该给她再涨点工资。多了不说,每个月再涨100元。

    “行啊~我玩一次,就涨工资。”

    牛波哈哈大笑,张臂抱着她的纤~腰,背着严云,兴奋的向睡房跑去,得意的说,这次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