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27章 山洞里深入交流
    牛波静静的躺在藤床上,弯着两臂,枕着脑袋,不言不语,瞪着两眼,盯着洞顶。眼中满是困惑之色。叶双华趴在他的胸口,几乎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沉默近了10分钟,牛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抽出右手,环着她的纤腰,侧头亲亲她的俏脸,“双华,帮哥想个法子。”

    “嘻嘻,终于说话啦?”

    叶双华爬了上去,压在他的身上,拧着他的鼻子,笑嘻嘻的说,她本想试试,看谁的耐力更好。结果,还是他输了,主动开口说话。有什么问题想不通,就应该说出来,一个人闷头闷脑的想,还是没有结果。

    “乖乖,哥只想多动动脑子,免得生锈了。”

    牛波大笑,爱怜的亲亲她的红唇,把他的想法以及不能解决的困难,详细的说了一遍。

    她大笑,咬着他的鼻子,不停的扯动。他负痛不起,赶紧投降,苦着脸看着她。她抱着他的胸袋,笑嘻嘻的说,很容易解决。不过,需要投点钱。

    “又是钱?”

    牛波苦笑,捧现着她的俏脸,沮丧说,有没有不要钱的办法?她捧腹大笑,用力点头,幽默说,不用钱的办法太多了。第一,停止现在的工作,第二,封死池塘,不必与河流连通。

    “小丫头,你敢戏弄哥。”

    大手下滑,抓着她的,捏了几下,咬着她下唇,要她快点招供,说解决之法。

    “哥,人家的屁屁,痛啊!”

    她羞笑扭动,去拧他的耳朵,却失败了,只得投降。微笑说,现在的企业排放污水,不少修了净化池,污水净化之后才放入河里。

    清水河上游,似乎没有这类的企业,受企业污水感染的可能性很小,却不能排除。同时,更不能排除上游的村民向庄稼放农药,或是化肥之类的。水中含量超标,一样会污染河水,更会毒死池塘里的鱼。

    真要让池水保持流通,就在上游修拦河堤,拦河堤内安放净化装置。既能起净化作用,又带有主动测试功能的净化装置,国内还没有。目前只有美国生产。市场价应该在80万左右。她可以通过朋友关系,以出厂价购置,大约就50万左右。

    “我的妈呀!50万,真是天价。”

    牛波扳着指头,准备算一算,这需要多少年才能赚回本钱?她侧头咬他的大手,嘻笑说,前期投资是必须的。

    牛波还是不能接受。她急了,解释说,如果河水净化效果好,将来可以发展自来水公司,水也可以赚钱。目前,这些人没有这种前卫意识,什么水都用,将来富有了,发达了,流通了,知识丰富了,他们就会意识到这点。

    如果下游的人不妥协,拒绝接受,就在拦河堤旁边开一条支流,将净化之前的引水引下去。他们受不了污染水的侵害,很快就会妥协。这支流还起着防洪的作用。

    某天洪流过大,万一淹没了拦河堤,不但会失去净化作用,还会冲走养在河的鱼,更会危及到池塘的安全。旁边的支流修宽大一点,确保任何洪流都不会淹没拦河堤。支流不需很长,绕过养鱼的河段就可以了。

    鱼小生命力就脆弱,不适合养在河里。小鱼苗买回来,按种类放在池塘里,有半斤或是一斤左右了,再放入河中的相应网箱内。从那时开始,就可以加速喂养。

    为了更好的,放心的喂养,上游的拦河堤筑成之时,断了水流,可以把下面的河面适当加宽,主要是挖深,一则多蓄水,二则保证鱼群在夏天不会受热水的影响。为了将来打捞方便,河底最好挖成平坦的。

    “双华,你的小脑袋是咱长的?”

    牛波抚着她的秀发,微笑说,干脆不要回去了,留下来一起改变这里。有她的领导,这里很快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哥,双华也想,可双华有双华的梦想。”

    亲亲他厚实的,歉意说,现在肯定不行,将来某天,或者说她留学归来,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得他看的成绩。如果他把基础打好了,又同意娶她,她真的会留下来。

    “玩笑,全是玩笑。”

    轻抚她的秀发,感慨说,这山野之地,永远不属于她,她是翱翔于上空的金凤,怎能困于这山野之中?

    “哥,你太小看双华了。”

    她撒娇不依,郑重说,她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绝没有半点低俗的势利想法。目前不能留下,是她有梦想没有完成。完成之后,只要他点头,她就会留下,一生相随,陪着他改变这里。

    发展农村经济建设,也是一项大的国策,响应国家号召,率先改变山村的贫穷落后面貌,没有什么可耻的,相应她父亲也会同意她的决定。从城市到农村,也是一种新的发展途径。

    “双华,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太委屈你了,你是真正的上天宠儿,天之骄女。”

    牛波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双华是这样一个女孩子。

    “哥,不管啦!你得赔偿我的损失。”

    “损失?”

    牛波一呆,问她损失了什么?

    她撒娇说,精神损失,他这样小看她,就是侮辱她,她精神受到了伤害,当然得赔偿。说到最后,她自己先忍不住,“扑哧”笑了。

    “乖双华,告诉哥,这样投资进去,真的值得吗?”

    如果是几万元,他会毫不犹豫的投进去,仅是一套净化设备就超过50万,他真的没有底。

    “傻哥哥,你太低量这山野之地的发展潜力了。”

    她挪动身子,仰身坐起,抚着他的胸膛,坦然说,现在大都市所卖的鸡、鸭、鱼之类的,几乎没有真正的绿色食品,全是饲料产品。

    到时,只要将绿色食品这条路走通了,打响了知名度,一直进行到底。仅是百合村的规模计算,任何一样,每年赚4、500万是稳当的。如果一个村子全力发展一样,形成规模,年赚千万,轻而易举。

    目前投资几十万,以后一个月就赚回来了。再说了,投资人是她,她都不怕担风险,他又提心什么呢?就算真的全部赔了,血本无归,总的投资才几百万。也不算什么损失。

    “好,说得好!”

    牛波仰身坐起,环着她的纤腰,动情亲吻她的柔软,贪婪的吞咽着醇美的津液。

    她小手乱动之时,牛波赶紧停止亲吻。拍着胸口说,她有信心,全力支持,他就有信心,一定会做好做大。如果没有自己满意的成绩,她留学归来,就不去接机。

    “哥,你讨厌啦!”

    跌进他怀里,抚着他的脸庞,柔声说,她不要求什么,在能力范围内,尽力就行了。成败与否,和村民们有密切的关系,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这是一个全新的尝试,把握好中间的每一步,最后结局如何,并不重要。

    “乖双华,哥不能让你失望。”

    抱着她下了藤床,站的笔直,举起右臂,大声说,如果他失败了,就一辈子留在这里。如果成功了,就和王梅离婚,将来娶她做小老婆。

    她羞红双颊,紧紧的抱着他,嗲声说,“哥,什么小老婆,真难听,是妻子,你的乖乖妻子。”

    牛波胡搅蛮缠,幽默说,王梅比他大,当然就是大老婆。她比他小,将来真娶了她,当然就是小老婆。她心里如同喝了蜜,张开红唇,动情的印了过去。

    男人有点害怕,害怕自己失控。他知道叶双华不会拒绝,可他真的不想现在就破她。彼此已有承诺,这环境更不合适,以叶双华的身份,绝不能在这山之中完成她的第一次。

    柔软激起的快感,潮水般的传遍全身,身体起了明显变化,内心深处的渴求越来越强烈。两手只渐渐失控,向她的敏感处滑去。正如他所料,她没有一点拒绝的意思,任由大手前进。

    临近了,他放慢了动作,叶双华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引导他前进,伸舌滑进他嘴里,卷住大舌头,缠在一起,用力的咬啃吸卷。身子越贴越紧,恨不得融入他体内,成为他的一部分。……

    牛波趁家里没有人,进了王守财的房间,查遍了每一个角落,结果是一无所获。不是没有找到线索,而是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房间并没有暗格,或是机关之类的东西。

    也就是说,房间里应该没有什么秘密。准备再查一遍,院子里响起王梅的脚步声。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回到他们的睡房,装模作样的看资料。

    少顷,王梅进了睡房,从后面抱着他,不停的亲他的脸庞。牛波放下手中的资料,反手抱着她,放在左边的,亲亲她的红唇,左臂环着他的纤腰,右手滑进衣服里,问工地的情况怎样了?

    王梅脸色阴沉,沉默少顷,叹气说,雷明反悔了。赌酒之前,他明明答应过,输了之后就游说卫红兵,发动镇上的领导班子,一同出面宣传修公路的事。

    牛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凝声问,为了什么?王梅羞愧的低下了头,不安的说,是她不好,无意之中说漏了嘴。她向王艳透露,王守财已经把这个家全部交给他了,连管钱的事儿也是他说了算。

    一直以来,雷明和王艳就想从王守财手中到得一些好处,就是想分点钱。他们俩人准备在磨子镇修楼房。钱不够,一直为这事儿发愁。雷明一直那样顺着王守财,就是希望王守财给他一笔钱。

    他们没有想到,王守财不但没有把钱给他们,反而全部给了牛波,让他掌管一切。钱到了牛波手中,他们的希望肯定就落空了。雷明已明确表态了,修公路的事,他不会管了。牛波真有本事,就一个人去摆平这件事。

    日娘的!***的杂种,这是你逼老子的。牛波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的说,这事儿没有雷明帮忙,他也有把握说服镇上的领导班子。路径图已经全面完成,吃过早饭之后,他就送到镇上去。

    “老公,还没有吃早饭啊?”

    王梅心里一阵怜惜,抚着他的脸庞,柔声说,以后不用等她,他一个人先吃了,有什么事情,按他的计划去做。

    牛波来了一点小幽默,傻笑说,和她一起吃饭,饭和菜都更香,吃的更多,也更开心。不管是真是假,王梅心里都甜滋滋的,抱着他的脑袋,含着,动情亲吻。

    吃过早饭之后,王梅又出去了。牛波本想再进去查看一遍,看看时间,快到8点了。一算时间,真得走了,换衣服的时候,第一次真认的打扮自己。

    到了镇上,牛波并没有急着去镇政府,先去找鼠耳。鼠耳那家伙还没有起床。牛波提起就打。鼠耳吓得差点裤子,赶紧保证,以后不会睡懒觉了。今天这样晚起床,是昨晚睡得太晚了。

    牛波打断他的废话,在他耳边低语几句,警告说,这件事除了当事人之外,不准任何外人知道,否则,就切了他的宝贝,要他一辈子不能碰女人。人不必多,就他和狗鼻俩人就可以了。一定要狠,也不准暴露身份,否则,一定切他们的小鸟。

    鼠耳一脸的奸笑,得意的说,“老大,你放心,这事儿我拿手,保证干净利落。”

    牛波是第一次进镇政府的大门。转了几个圈,却不知道该交给谁。打量清楚了里面的形势,闯进了一个叫严云的人的办公室。这回闯对了,严云是卫红兵的助手。

    严云是一个相当年轻的女人,也许该称女孩子。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托人找关系,在兰河县城里找了几分工作,始终做不长久。一气之下,回到了磨子镇,通几重重关系,成了卫红兵的助手。

    在城里呆过的女人,见过一些世面,穿着打扮挺时髦的,也比较讲究。嫩绿色的连衣裙,映着白生生的双颊,粉嘟嘟的。乌黑的秀发披散两肩,柔顺自然,很有都市白领女孩的韵味。

    见牛波没有敲门就闯进去了,眼中微有怒意,冷冷的看着他,不高兴的问,难道连敲门的礼节都不会?牛波的眼神更冷,迎着她的双眼,冷声问,关于乡村建设计划方案,应该交给谁?

    严云更生气了,冷冷的说,不知道。这里不是咨询处,要问事情,就去咨询处。或者说,进大门的时候问守门的人。

    牛波笑了,带着三分古怪之色,甩腿过去,挪着坐在她的办公桌上,硬绑绑的说,她不说实话,他在这里一直坐着,直到获得他想要的信息。

    “你……”

    严云气的发抖,人见多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蛮不讲理,还耍二流子手段的人。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连做了几次深呼吸,终于喘顺了气,冷声说,如果真不知道,可以把东西放在她这里,她看过之后转交给卫红兵。

    “你,你是干什么的?”

    牛波不相信她,盯着她的双眼,幽默的说,先说说她的身份,看有没有资格接收?

    “你,立即滚出去。”

    严云彻底的失控了,抓起办公桌上的笔,用力的掷了过去。

    牛波伸手接住,微笑说,见面就送礼物,太客气了,受之有愧!受之有愧!抖手抛了过去,蓝色的圆珠笔飞进了秀发之中,像发簪一样别在头上。

    严云身子一颤,弯着右臂,紧张的摸了摸,幸好没有受伤,抽出圆珠笔,好奇的看着他,问他是如何做到的?

    这丫头怎么像个孩子?牛波笑了,得意的说,他是第一猎手,平时用箭射野兽,百发百中,这点距离,闭着双眼也能射中。

    严云咆哮尖叫,恨不得咬他几口,话是她自己问的,真不能怪牛波,只得认了这不带脏字的咒骂。喘顺了气,冷声说,既然把她当着山里的野兽,就别找她办事了。想交什么方案,他自己去找。

    牛波无辜的说,是她自己问的,他只是实话实说。事实上,他的确是第一猎手。严云看着他的双眼,发现很真诚,没有一丝捉弄之色。吐了口闷气,弯腰坐了下去,问他叫什么名字,想交什么方案?

    “牛波,牛气冲天的牛,的波。”

    牛波大声说,他要交的方案很重要,是关于百合村到磨子镇的公路设计路线图。

    严云先是微笑,中间是羞笑,最后的是大笑。拍着胸口,喘气说,她听过牛波的大名。镇领导班子里,不少人在议论他。不过,负面的看法多。认同他的设想,并表示支持的人,不会超过10%。所以,他要有心理准备。

    牛波斜眼看着她,微笑问,她持什么观点?严云一怔,没有想到他这样直接。沉默少顷,坦然说,她很欣赏他的勇气,也认同他的设想。可是,却帮不了什么忙。只有祝他好运,能说服镇上的领导班子,按他的计划实施下去。

    “凭你这句话,将来成功了,一定单独请你喝酒。”

    牛波把地图递给她,沉声说,尽快的交给卫红兵。不管结局如何,不要弄坏了,更不要弄丢了。否则,到时找几个二流子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