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26章 流氓耍流氓手段
    百合村北边的树林,是村子内最大的树林,村子内树林虽多,可多数都是小片小片的,一般就几亩地,或是几分地,占地面积超过10亩的树林,不到5处。北边的树林,尽头就在清水河流入百合村的地方,树林的占地面积超过了50亩,加上四周的草坪,总面积近60亩。

    村里的小伙子们,干劲很大,热火朝天的大干、苦干、用力干。昨天一天的时间,将所有的树木全部吹倒下了。为了给他们一点甜头,鼓励他们更卖力的做事。牛波大施恩惠,凡是加参砍树的家庭,不管一家来了几个人,可以按人头领树。

    一人领一棵回去,以后就是私有财产了,放在家里,可以随意的支配。为了公平起见,每棵树编号。有多少棵树,就搓多少个号码的纸团,每人上去抓一个纸团,抓到多少号,就可拿走对应号码的树木。

    这措辞一出,村民们全乐疯了,干劲更大,不到2个小时就抢光了砍倒的树木。清空了场地,就可以开始工作了。为了鼓励他们卖力的做事,牛波再次奖赏,谁挖出树兜,就归谁的,但不准抢。谁无理取闹,和别人争抢,立即驱出去,不准参加挖池塘的工作。

    “好,好,村长万岁,村长万岁。”

    村民们快乐疯了,虽说百合村地处山野之中,四周全是大山,树木林立。可是,他们不能随意进山砍伐树木。

    田土不多,没有多少柴可收办。有部分村民们,每年都不够烧。到了冬天,只有进山拾一些枯枝。这样公开的把公家财产全部分给每户村民,而且按人头领取,还是第一次。

    看着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奔跑不停的身影,王守财发出了感慨的长叹,拍着牛平的肩膀,感叹说,“亲家,牛娃这孩子真的很能干,事事抓住村民的心,不停的刺激他们。”

    “亲家,你别夸他了,他只是误打误撞,合了村民们的胃口,没啥真本事的。以后,还得麻烦亲家多指导他。”

    牛平一脸平静,心里却在想,如果这点小事儿都摆不平,哪配做他的儿子啊?

    “亲家,你太谦虚了。”

    王守财扶着牛平退了回去,在草坪边缘的竹椅坐下。看着来来往往奔跑的人,双眼有点不够用了,微微苦笑,商量说,是不是还找一个人记数?

    人太多了,他们俩人年纪又大了,万一记漏了,或是记错了,就违背了牛波的本意。挖池塘是所有的事情的开端,必须做到公平公正,以免村民说闲话,影响气氛。

    “不用,不用。”

    牛平用力摇头,扳着指头说,他想好了,按村民的姓氏列表,不管是否参加挖池塘,所有的村民全在表格之内。

    他看去出口看过了,就两条路,他们一人守一路,张三挑着泥巴过去了,在他的名字后面记一笔,李四挑着过去了,也在他的名字后面记一笔。没有从他们眼前经过的,不管挑了多少,全不算数。每天晚上收工之时,宣布一下当天的数字,让每个人心理有数。如果出入较大的,好及时查证修改。同时,也提醒挑得少的村民,要向挑得多的村民学习。

    “亲家,你想的真周到。”

    王守财用力的点头,极力赞同这个方法,补充说,每天前三名的村民,给予口头的表扬。

    “阿爸,你表扬谁啊?”

    王梅从后面的草坪钻了出来,米白色的七分裤沾满了露水,白嫩的双足还沾着泥巴。左手提着水瓶(保温瓶)右手提着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王守财和牛平的茶杯。她微笑说,她泡了茶,怕他们渴着,就急着送过来了。早饭还要等会儿,刘嫂亲自送过来。

    牛平侧头,看着从地平线升起的太阳,提议说,征询一下村民的意见,上午到了11点半就收工,各自回家吃午饭,下午6点再开工,如果晚上月色好,可以晚上开工。

    天气太热了,又是体力活,过了12点后,温度过高,没有几人受得了,尤其是下午3、4点的时候。这个时间正好在家里休息。睡好了,晚上干活。

    王守财侧头看着王梅,问她有什么想法。这办法的确不错,正好可避开最热的时候,也不会耽误工作。王梅极力赞成,是否可行,得问过之后才能确定。

    抓起话筒,爬上桌子,喂了几声,要大家先停一下。村民们全都好奇的停止了手中的活儿,一起看着她。王梅将牛平的想法,详细说了一遍,最后以关心的口气说,这是为了大家的身体着想。

    活儿重要,身体也重要,万一中暑,或是病倒了,反而什么都做不了。节制一点,量力而行,对大家都好处。只有站着的人才能做事,真的病倒了,不但挣不了积分,还要花钱看病。

    村民们没有立即表态,三三两两,三五成群的议论开了。大约过了5分钟,村民们有了决定,超过98%的人同意这个建议。不过,有些细节得落实,比如说,哪天晚上可以开工,哪天晚不开工?

    王梅大声说,关于这件事,会贴一个详细的通告在工地。大家明白之后再执行,现在还是白天做事。王梅下了桌了,放下话筒,从塑料袋里掏出茶杯,分别递给牛平和王守财,向他们俩人请教,如何规定这细节?

    牛平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扳着指头说,从初一到初五的晚上,月亮很早就落土(坠落)了,月色也不明,这几天晚上,肯定不能开工。任何一个下雨天的晚上,显然不能开工。

    王守财皱着眉头,开门见山的说,这样挺麻烦的。干脆什么规定都不要,晚上轮流加工。傍晚收工时,临时决定,是否加工。如果加工,就按队排,1号晚上由1队的人加班,2号晚上由2队的人加班。以此类推。这样还可以轮流休息。

    要加工的晚上,留下加工的人,可以在工地这里做饭,一则是,第二天带米来补交,二则是,可以用积分抵消。三则是,可以用钱买。这事儿得和他们商量一下。如果他们同意,就在村子时找几个妇女,专门负责做饭和烧开水。

    “亲家的办法,的确更灵活。”

    牛平用力点头,完全同意王守财的办法,要王梅问问村民,看他们有什么想法?

    询问的结果,超过60%的村民同意在这里吃晚饭,稍作休息就开工。不过,他们担心伙食和费用。王梅三人商量少顷,表示会制定一个细则,不会亏待谁,更不会黑谁的钱。

    牛波观察了清水河,回来之后,兴奋的说,他仔细的考虑过了,池塘可以和清水河合并在一起,中间留一道很大的闸门,到时拦一道网子,可以保持池塘里的水流通。

    闸门水位不超过1米,只要清水河的水位下降超过1米,池塘和清水河之间就会断流。不管河水如何下降,也不会影响池塘的水位,只是自然蒸发的损耗。

    王守财提醒说,万一河水被污染,或是有人故意下药之类的,这样就非常的危险。池塘水受了污染,不但全部的鱼会死掉,下次再养,还得换水。

    牛波的确没有想到这点,一时想不到解决之法,暂时陷入了沉思。王梅抱着他的胳膊,安慰说,不要急,反正还有时间,慢慢的再想办法。……

    王芳又是拐着下山,每次离开之时,都警告他不准那样凶。事到临头,她自己都无法控制,饥渴的像一头母狼!事后全怪牛波,说他真像一头牛。牛波傻笑,说她是母狼。

    王芳离开不久,牛波也山了下。到了十字路口,左拐进了小树林。树林边缘,张三娃带着12个二流子,堵住了去路。这一次阵容挺强大的。不仅带了家伙,还全是硬家伙。

    牛波笑了,可不是傻笑,而是阴笑。张三娃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寒噤!后退一步,对身后的二流子挥了挥手。12个二流子分成两队,形成包围之势,缓慢的向牛波逼去。

    牛波没有动,双臂抱胸,平静的看着张三娃,关心的问,右手骨折处好了没有?如果没有,他可以免费帮他治治。7天之内,保证复原。当着自己的手下被敌人揭短,谁也受不了,更何况是不可一世的张三娃,咆哮一声,要二流子们上前狠狠的暴打牛波,死活不论。

    “何必呢?”

    牛波摇头苦笑,伸出右手,折了一条食指粗细的树枝,去掉未稍部分,留了大约1米左右长,抖了几下,感觉挺合适的。

    举起树枝,阻止二流子们上前,盯着张三娃的双眼,平静说,动手可以,他有一个条件。如果他们输了,以后必须听他的,帮他做事。否则,就不会像那晚那样轻松了,手腕骨折太轻了,每人断一条,外加一条胳膊。他输了,当然是无话可说,任由他们暴打,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那晚被叶子暴打的长发也在其他,众人之中,仍旧是他比较冷静,稍有头脑,见牛波如此的平静,竟然折树枝对抗他们的砍刀、西瓜刀和猎刀。一个人面对十二个人,面不改变,沉着稳定,只有一种解释,他远比他们想象的强大。

    回想那晚在竹林的情况,叶子必然不是偶然出现,是牛波安排的,引开他们三人,轻易的制住了张三娃。叶子如此可怕,他的能耐如何,那是可想而知的了。扭头看着张三娃,欲言又止。

    张三娃大怒,怎么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刻,自己的手下不听话,反而被牛波的吹嘘之言唬住了,双颊抽动,咆哮尖叫,“看,赶快上啊!砍翻那杂种。”

    “你的嘴太臭了,今天肯定没有漱口。”

    牛波从树枝的末端折了一小段树枝,当着暗器过去,正好击中张三娃的下巴。力道非常的沉重,张三娃连退了三步,张嘴吐了一口血,掉了一颗门牙。

    随意一手,立即镇住了长发12人,个个脸上变色。这是何等功夫,在现实生活中从没有见过,只有在电影或是电视里见过。牛波和张三娃之间的距离,至少超过了5米,一段树枝不但击落张三娃的门牙,还击得他倒退三步。这太可怕了。

    长发诸人的眼神,全部落在牛波的眼中,冷声说,这只是小小的警告,下次敢出口骂人,就打掉所有的门牙。张三娃弯腰从地上拾起自己的门牙,彻底的失控了,咆哮一声,尖叫着,要长发诸人立即动手。

    他叫的越大声,越没有人动。牛波方才露的这手,的确太可怕了,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颤。牛波笑了,又折了一段树枝,射过去封了张三娃的道。

    张三娃张着嘴,却发不出声,这次真的害怕了,连点都会,还是树枝射击点。这是何等的可怕?他明白,别说一个张三娃,10或是100个也不够塞牙缝。急得不停的转动两眼,表示愿意合作。

    牛波反而不理他,扫了长发12人一眼,冷声说,他们是愿意断手断腿,继续跟着张三娃,还是保全四肢,听他的吩咐办事?

    长发12人对望一眼,扔了手中的刀,同时跪了下去,异口同声的说,“见过老大!”

    “很好,算你们识时务。”

    牛波飞鸟般的从他们头飞过,落在张三娃的身边,解了他的道,盯着他的双眼,冷声问,他准备如何做?

    好阴冷的眼神!张三娃打了一个寒颤,双膝一软,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张三娃见过老大,以后一切听从老大吩咐,万死不辞。”

    “你敢阳奉阴违,背着我做小动作,随时都会送你回老家。”

    牛波冷笑,侧身跨步,走到一株直径约20厘米的槐树前,两腿微微分开,双手抱树,用力向上拔起。

    众人还没有看明白,槐树连根拔出。牛波横着槐树,像折筷子一样轻松,将槐树的最粗部分折成了13段,抖手抛给张三娃13人,冷声说,如果想做小动作,就想想自己的身子骨,是不是比这槐树更坚硬,更结实?

    张三娃13人,个个吓得发抖。脸色苍白,如此可怕的力量,随时伸根小手指,也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张三娃爬着移了过去,和长发12人跪在一起,颤抖问,他有什么吩咐?

    牛波没有出声,走到张三娃的身边,探臂抓着他的右腕脉,仔细查看碗骨情况,冷笑说,真是比猪还笨,平时混得人五人六的,找个医生却是。这伤口愈合之后,必有后遗症。不出三年,他的右腕就得残废,无法着力。

    张三娃吓的发抖,几乎哭了,“老大,救我。”

    “忍着点,很痛的。”

    牛波左手抓着他的小臂,右手抓紧他的手掌,用力拉扯。张三娃惨叫一声,额头冷汗直冒,差点昏了过去。牛波赶紧将关节还位,冷声说,7天之内不要碰伤口,也别用力。

    张三娃小心的动了一下,感觉真比原来好,没有那种怪怪的感觉了,跪了一笔直,对牛波叩了三个响头,“多谢老大,多谢老大。以后,如果张三娃违背老大的吩咐,打天雷劈,尸骨无存。”

    “全部起来。”

    牛波扫了长发诸人一眼,冷声说,槐树木各自带回家去,小心的保管,心里作怪了,就看看槐树木,比比脖子硬,还是槐树木硬?是否教他们功夫,看他们的表现而定。

    第一件事,发动所的二流子,摸清公路沿线每户村民的情况。确定反对修公路的村民,想办法说服他们,当然包括暴力手段。但必须紧记,不能闹出人命,否则,灭了他的全家。为了避免激起民愤,一般用恐吓或是威胁的手段。比如王二家里迷信,相信风水之类的,就用他们家的祖坟之类的威胁他们。

    总而言之,先找出这些持反对意见的人,进一步摸清他们的弱点,而后对症下药,短期之内摆平他们,要他们欣然接受修公路的事,到时动工了,还得发动他们参与,积极的干活。

    如果这点小事都没有做好,小心胳膊不保,更别提学功夫了。不会让他们白做事,每人每月可以领100元的活动费用。这是基本费用,每个月月底领取。根据各人的表现发钱,表现好的,可以适当的奖励,高不封顶。表现差的,从100元里扣,直到扣完为止,没有负数。

    张三娃做事太冲动了,也太张扬了,必须收敛。长发为人冷静,现在提为二头目,全力协助张三娃的工作。遇上大事,商量着做,多动脑子,暴力在关键时候才用。

    镇上的鼠耳几人,早就归顺他了,和他们汇合在一起,流氓就要耍流氓手段,明天就开始行动。7天之内完成此事。资料必须准确有效。否则,一人拧断一条胳膊。

    “老大放心,我们知道如何做。”

    张三娃不敢看他的双眼,低头说,能不能放他远房堂叔一马?

    “你消息挺灵通的。”

    牛波声音一冷,沉声说,张宝升合作,可以保住镇长的职位,否则,性命难保。

    “老大,求你了。”

    张三娃大惊,颤抖的跪了下去,哀求说,他会劝张宝升,一切听他的,积极配合。

    “给你2天时间。”

    牛波眼中寒光大盛,阴冷的说,2天一过,张宝升不主动妥协,他就按原计划行事。不但要他几败名裂,还要家破人亡。他的女儿挺可爱的,找几个二流子服侍一番,应该没有人反对。

    “多谢老大。”

    张三娃赶紧叩头,爬起之后,对长发诸人的打了一个眼色,众人对牛波行了一礼,紧紧的抱着槐树木,快速的离开了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