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25章 王芳爽的兴奋尖叫
    林子虽然不大,树木相当的密集,有的地方遮天蔽日。月光本就昏暗,密林之处,偶尔泄进几丝月光,林内显得更加的昏暗。

    王芳缩了缩身子,有点害怕。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估计牛波不会过来了。暗叹一声,转过身子,挪着细步,沿着凹凸不平的泥巴路面,缓慢回走。

    到了岔路口,左侧方响起沉重的脚步声。侧耳一听,似乎不止一个人,估计不是牛波,找株大树,躲在树后,伸长脖子,瞪着两眼盯着左侧方。

    大约过了2分钟,视野之内出现三个高大的身影。看清对方的面孔,王芳反而呆了,这三个男人不像是农村人,当然更不是百合村的人。三人前进的方向,正是牛波的家里。

    王芳一惊,想起上次牛波打张三娃的事,怀疑是张三娃找人来报仇了。身子发抖,小心的后退,准备赶捷径去通知牛波。退了一步,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张嘴欲叫,熟悉的男人汗味伟扑鼻而入。伸手按着,赶紧转身,看清面孔,真是牛波,张开两臂,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侧头看着远处的三个男人,颤抖说,肯定是找他报仇的。

    “瓜婆娘!你怕毛啊,又不是找你报仇。”

    牛波傻笑,脱了她的衣服,抱着向林子深处走去,握在手里,补充说,应该是过路的。

    王芳不相信,嘀咕说,百合村是死角,谁从这里路过?再说了,三个男人去的方向,正是王守财的家。除了找他报仇,还能找谁?

    “瓜婆娘,别想这样多了。”

    左拐到了他们俩人第一次享受的地方。牛波放下王芳,脱了她的裙子,侧身压了下去。

    王芳爽的不行了,顾不得四周是否有人,张开嘴大声尖叫,估计3里之外都能听见。牛波要她小声一点,她是充耳不闻,越叫越大声。牛波听听,附近好像没有人,不再顾忌,任由她歇斯底里的尖叫。

    王芳累的挪动的力气都没有了,眼中全是满足之色,缩在男人怀里,抚着他的胸膛,喃声问,他喝了酒之后,是不是特别的厉害?

    新婚之夜逃出来,折腾得她差点断了气,今晚又是这样,她差点就晕过去了。牛波傻笑,说和王梅折腾了几个回合才过来的,不是王梅帮着打头阵,她早就无法承受了。

    “愣头青,你真像一头牛。”

    王芳挪动身子,靠紧了一点,媚声说,她家没有劳动力了,挖池塘的事,她家不能挣积分,将来怎么办?

    牛波十指齐动,握在手里搓玩,“瓜婆娘,你认识字不?”

    “老娘初中毕业,你说认识不?”

    王芳笑了,脸上浮着几分得意之色,感慨说,她读中学的时候,有许多男孩子追她,可她一个都不喜欢,谁知嫁进这个鬼地方。如今落得卖身子养活自己。

    “瓜婆娘!别想这样多了。”

    牛波安慰说,她识字就好办了,过几天,他找人弄两本养鸡的专业书。她学会之后,将来她负责,或是协助养鸡。那活儿轻巧。平时没有事情,可以割点草之类的喂鱼。

    她男人不能做体力活儿,养鸡是轻活儿,可以做,也可以帮着守鱼。如果他们俩口子真有本事,将来就把养鸡的事交给他们负责。她男人有能力,就差一些专业的知识。可以养两种鸡,一种是肉鸡,喂大了就卖掉;一种产蛋鸡,这需要更专业的技术。

    “愣头青,谢谢你,老娘真的没白疼你,让你这样白干,真的值得。”

    王芳感动极了,轻声说,她忍着疼痛,让他再舒服一次,免得回去又折腾王梅。

    牛波没有拒绝,却温柔了许多。王芳是第一次感受男人对他的体贴和关怀,感动的哭了。哽咽说,一定不会让他失望,他们俩人口子会竭尽所能管理养鸡的事儿。

    喂鱼的事,她不想碰,一则是,她和叶树青都不会水,二则是,怕精力不够,结果两样都没有做好,反而误事。她不贪心,只希望能把养鸡的事做好就可以了。

    真说到养鱼,应该找张大牛俩口子,他们以前常在清水河打鱼,一则会水,二则懂一些鱼的习性。如果学一些专业知识,他们就是最合适的人了。同时,他们两家的关系不错,将来在一起做事,可以彼此照应,更不会产生矛盾。

    “瓜婆娘,看不出你挺细心的。”

    牛波傻笑两声,扳着指头说,他已经托人买这几方面的专业书了,也计划请几个专业的师父,先是对他们进全面的培训,前期并让他们亲自指导。

    “愣头青,你真能干。”

    王芳眼有失落之后,感慨的说,全村的人都走眼了,把他当成傻子,谁知她们才是傻子。王梅那丫头真是好福气,找了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

    牛波傻笑几声,又捏了一把,问她到底是指村子里的事,还是在床上办事能干?至于村里的事,目前刚起步,他不敢说什么,床上的事儿,能力的确不错,比一般的男人“能干”否则,她又怎会这样爽,爽得杀猪似的尖叫。

    王芳扑“哧笑”了,戳着他的前额,笑骂说,用不着表现了,第一次就尝试到他的可怕了。正是他的野蛮和凶猛,才令她改变了主意,同意他享受打折,到后来的全免费。

    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别开他决定让他们俩口子养鸡的事不说,仅是他带来的无穷快乐,就值得她这样牺牲。就算天天被他折腾,也心甘情愿。

    “瓜婆娘,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用心办事的人。”

    牛波抚着她的秀发,一本正经的说,村子里真正有能力的人不多,像她们这种,俩口子都有能力的更少。

    每一个有能力的人,都不会埋没。慢慢的,会给他们一个合适的场所,发挥他们的能力。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必须充分的利用村子里每一分现有资源,调动每一个人的积极性,改革才能真正的,快速的实现。

    凭仅他一个,就算长10双手,20条腿也不无法完成。他最大的作用,不是事事亲手办,而是出谋划策,为大家寻找最合适,最理想的致富之路。最大的力量仍旧村民。他们不出力,不配合,谁也没有办法改变这里的状况。

    从明天开始,她就少做生意了,一则是,和叶树青想想,如何管理好养鸡的事,二则是,抽点时间观察鸡的生活习性。如果家里真没有钱了,或者说不能过生活了。他可以暂时支助他们。将来,他们有钱了再还给他,或者说,在将来的工资里面扣。

    另外,帮他起草一分积分奖励的详细条款。大原则方面,他已经说过了,再说一次细的原则。完成之后,尽快的交给他。

    “愣头青,你放心!瓜婆娘不会让你失望的。”

    王芳再次哭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牛波这样信任她,重用她。扭动着,还要让他舒服。

    牛波看看天色,离天亮不远了,亲了一口,傻笑说,白天还有情,她也要休息,明晚或是白天再折腾。王芳没有纠缠,忍痛爬起,一边穿裙子,一边笑说,下次带只出来,让他折腾一个够。

    牛波穿上裤子,从后面抱着她,捏了几把,在她左耳边轻声说,她就像一头,又饿又的,折腾她就可以了,还是免了。

    “小男人,你真坏!就是真正的也不够你折腾,老娘下次带条母牛来,让你慢慢折腾。”

    王芳气的哭笑不得,扭身想打他。

    “你就是发情的母牛。”

    男人甩开腿子,沿着树林,跨步而行,她想追却没有勇气,疼痛来袭,更不敢追了,转身子,沿着小路,挪步回走。……

    黑狐山有黑狐,飞云山有飞瀑。前者是假,后者也是假。黑狐山到底有没有黑狐?没有人知道,牛波曾经进去过三次,别说黑狐,连普通的野兽也很少。飞云山内,他走了许多地方,从没有见到飞瀑,反而发现了温泉。

    这股温泉流量不大,却很稳定。一年四季,经年累月,池内的水位基本保持在同一个位置。温度变化不大,冬天的时候,一般有400C左右,夏天的时候,一般420C左右。

    他不喜欢洗热水澡,从没有下去试过,池水到底有多少,泡着是否舒服等?今天本想破例下去,陪叶双华一起洗。她羞笑说,月经来了,不能承受刺激。所以,不准他下去,要他一个人站在池边等候。

    有伤,她有几天没有洗澡了,以为只有冷水,谁知山中有温泉,这下子她可乐了。在水里不停的做各种姿势,超过80%的动作皆把之处露在水面。

    牛波看的直瞪,哭笑不得,警告说,再故意刺激他,他就下去了。又说自己月经来了,不能承受刺激,现在故意他,这不很矛盾吗?

    沉子,她调皮的伸伸舌头,羞笑说,她游泳的时候,喜欢这样。平时是穿着游泳衣,这次彻底的回归原始,一时改不了,不是故意。

    歪着脑袋盯着他,笑嘻嘻的说,转过身子就没事了。她可以放心大胆的做各种姿势,他也不会难受了。瞪着两眼看,他难受,她也不好过。

    牛波耍赖,说她的身子太美了,他舍不得错过大饱眼福的机会。她羞笑,嗲声说,在山洞里全看了,还不只一次。这次就忍一忍。

    牛波用力摇头,直说不行,山洞里和这里不一样。美人沐浴,尤其是在温泉中,是最迷人的。换句话说,欣赏美人需要环境的映衬。在山洞内,没有环境衬托,她也无法真正的放开,带着少许的紧张。现在不同,不但环境一流,她也彻底的放松了,就像一条美人鱼,在水里快活的游来游去,有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

    “哥,你真想看,等双华月经好了,天天让你看。”

    红着俏脸,羞涩说,现在真的不能承受刺激,到时好了,不管他怎样看,真不能受忍了,就在温泉中给他。

    牛波委屈的点头,恋恋不舍的转过身子,提醒说,不准洗久了。伸伸舌头,弓身钻入水中,把秀发全部浸湿,浮出水面,不停的搓洗。搓来搓去,发现没有洗发露,侧头看着牛波,见他真的背对着池水,“哥,没有洗发露,怎么办?”

    “凉办。”

    牛波拍着前额,苦笑说,村子里的人洗头,多数是用皂角,有的用香皂,更离谱的是,有人用肥皂。他平时用皂角,从不用洗发露。

    现在,他就去山中摘一块皂角,凑合着用。说实话,皂角比含有化学成分的洗发露好。看看他的头发就知道了,又黑又粗,黑的发亮,比猪背上的粗毛还硬。

    叶双华“扑哧”大笑,游到池到,要他转过身子。牛波磨蹭转了过去,蹲子,盯着迷人美目。叶双华浮出水面,滑动玉臂圈他的脖子,甜甜的亲了一口,羞笑说,“哥,去吧,顺便帮双华摘点野花,撒在池水里。”

    牛波不动,瞪大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她羞笑,沉了下去,泉水淹没了所有的迷人风光。他摇头起身,辩明方向,叮嘱说,他没有回来之前,不要上岸,小乖就在附近,它会保护她的。

    “嗯!知道啦。”

    她甜蜜的笑了,觉得他很细心,很体贴。弓着身子又钻进了水里。

    大约过了20分钟,牛波左手抓着一把皂角,右手抱着一束野花。蹲子,放下皂角,准备摘下花瓣扔进水里。叶双华游了过去,从他手接过野花,微笑说,和着枝叶放在水里更好。

    为了避免池水有异味,洗了之后,得把花枝捞起。拿回去放在山洞里。她又忘了,纵起身子,挥舞两臂,把花枝撒在池中。纵身之时,浮过了水面,所有的风光全露出来了。牛波看的直吞口水。

    她羞笑,赶紧沉了下去,游到池边,抓着他的大手,“哥,帮双华洗头。”

    牛波抓起最大的一块皂角,从中折断,把两截皂角合在一起,将断面处放进她的湿发中,不停的抹来抹去。感觉泡沫够用了,扔了皂角,双手十指弯曲,在湿发里不停的抠抓。

    “哥,你轻点,别用指甲,尽量用指肚触及头皮。”

    她举起双臂,抓着他的大手,指点他如何洗头。不管指甲长短,尽量不要触及头皮,手指在发内滑动的距离要长,不能停留在一处。如果是从前额开始,一下子就有滑到后颈,从后颈开始,一下子就有滑到前额,力度轻重适合。

    “双华,你说的和王梅不一样。”

    牛波按她说的方法,试了几次,感觉和王梅的洗头方法有较大的出入。

    她笑了,解释说,这是专业的洗发师技术。她没有亲自洗过头,每次都是去美发店。这方法她只知道理论,从没有自己试过。

    牛波放慢了动作,问她舒服不?她轻轻点头,嘻笑说,虽不是专业的,但比开始好多了。专业的洗发师,有时会位按摩,感觉很舒服。

    牛波大笑,乐呵呵的说,这个他是内行,知道按哪些位。十指微微带劲,滑动放慢,技巧的刺激脑部的位。

    “哥,你好捧,真舒服。”

    叶双华乐了,又忘了她的身体不方便,嚷着要他下水去,慢慢的按摩。

    “双华,哥还有事,今天让你感受一下,下次再按。”

    左手按着她的头,右手浇着泉水,把头的泡沫清洗干净,用同样的方法又洗了一次。她赖着不起来,撒娇说,还要泡。牛波两眼一转,故意低呼一声,说方才有蛇下水了。

    “哥,救命啊……”

    不疑有诈,以为水里真的蛇,尖叫着爬了起来,张臂扑进他的怀里,不停的发抖。

    牛波乐的哈哈大笑,环着她的柔软纤腰,爱怜亲亲她的红唇,弯腰抓起她的裙子,凑近鼻子一闻,有股味道了。听他笑的很奸,知道上当。撒娇不依,要他把裙子洗了,尽快的弄干。

    “乖乖,你以哥是魔法师啊?”

    牛波闻了闻,也有味道了,站直身子,微笑问,先洗什么?她羞笑,撒娇说,两样一起洗,现在光着身子回去,等干了再穿。

    他扔了裙子和,脱下自己的蓝色圆领背心,温柔的帮她穿上,微笑说,可能有点汗味,但山中气温比村里低,不能光着身子。

    她低头打量,背心就像连衣裙,都遮了。的确有点大,却没有别扭的感觉。挤进他怀里,抚着他的脸庞,柔声问,“哥,你冷不冷?”

    牛波大笑,得意的说,他冬天也可以这样光着胳膊,赤着上身。抓着他的大手,穿上凉鞋,拉着向池边走去,“哥,我们一起洗。”

    牛波抱着她的柔软到了池边,放下她的身子,蹲在池边,把浸湿,先把小裤递给她,教她如何搓洗。她羞笑,说从来没有洗过衣服,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牛波逗她,将来真的嫁给他,天天都要洗衣服,现在学着点,免得将来闹笑话。她白了一眼,说她是千金小姐,身价超过1000万以上,请几十个女佣,什么事儿都做完了,哪里用得着她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