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24章 酒真的会乱性
    夕阳西移,晚霞留恋。宁静山村,一片安祥。惟有王家院子一片纷繁。扳着指头算算,也没有几个人。8个队的队长,罗大雨、王小琴,还有雷明俩口子。王家的王守财、王梅。牛家的牛波和牛平。

    爽!正好16个人。摆两张桌子,不多不少。哦,不,不,还忘了一个人。是一个不起眼的女人。这个女人时常在王家做事。包括洗衣、做饭、打扫清洁等。

    从古代的观点看,这个女人就是王家的长工。如今呢?算是半个仆人。她不是住在王家,做完活儿就回去,按天数算钱。她就是住在王家背后的刘嫂。站在王家的楼房顶上大叫,刘嫂在家里就能听见。

    刘嫂并不姓刘,而是她老公姓刘。大家都叫刘嫂,她的岁数并不大。今年才26岁。有的谣传,刘嫂是王守财的私生女。为了补偿刘嫂,所以请刘嫂在王家做事,一天一元钱。

    刘嫂从16岁就在王家做事。又有人谣传,刘嫂和王守财有一腿。刘嫂巴结王守财,所以和他。王守财图刘嫂年轻有活力,老牛吃嫩草。真相到底如何?牛波进王家已有10多天了,从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之处。或许是,这段时间王守财安分了。

    刘嫂继续在灶房里忙碌着。展8个队长一桌,王守财几个正主角儿一桌,两桌人恰好坐满。王守财和牛平坐了上方。雷明俩口子坐下方。牛波和王梅坐左手边,罗大雨和王小琴坐右手边。

    从官职和乡俗排坐,应该是雷明俩口子坐上方。不仅是官职高,也算是惟一的远客。可王守才重望一方,是他们的长辈。坐上方是理所当然的,更是当之无愧。

    牛平是沾了牛波的光,除了雷明俩口子外,其他的人都极力推他坐上方。盛意难却,牛平半推半就的和王守财平起平坐,坐了首席。

    雷明俩口子仍开看不起牛波,当然更没有把牛平放在眼里。这样安排坐位,他心里很不高兴。上了桌子,一声不吭,连王守财的面子也不给,只顾一个劲的吃菜,喝闷酒。

    除了王守财之外,他是最大的,众人也没有在意,也没有必要在意。身心都快乐的王小琴,第一个向牛波敬酒。这举止,更令雷明不快。

    牛波算什么呢?全靠王守财的帮助当上村长。傻蛋一个,凭着一股傻劲,可笑的想改变什么?他堂堂正正一乡之长,现在连一个傻子都不如。

    王小琴的举止,获得了8个队长、罗大雨等人的支持。他们同时举起了杯子,热情的向牛波敬酒。牛波举起杯子,同时向众人敬酒。

    开了头,王小琴就像做床上那事儿一样,无法停止,不停的向牛波敬酒。每一杯都不骨充足的理由。牛波好似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傻笑几声,半带幽默,半开玩笑的说,“别进来进去了,干脆拿大碗来,喝个痛快。”

    别人不明白此进来进去的意思,王梅和王小琴却是心知肚明。尤其是王小琴,想到他在床上的野蛮和凶猛,真像山中的饿狼一样,恨不得把她的骨头都拆散。那种感觉,她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身子一热,不自然的夹紧了两腿,内心深处又了的渴求,恨不得立刻和他大战几个回合,让他肆意的折腾、冲捣,贪婪的享受似乎连魂魄都抽走了的,男女之间特有的快乐。

    在乡领导班子里,雷明的酒量是数一数二的。上次是牛波新婚,看王守财的面子,没有为难他。后来听说牛波的酒量很大,全村无敌手,心里很不服气。今天被他抢尽了风头,得杀杀他的威风。不等王小琴反应,侧头看着王艳,要她进灶房拿碗,他和牛波拼酒。

    牛波输了,关于修公路的事儿,以后不管什么事,一律不要找他。反之,如他输了,他会全力协助牛波,尽快的说服镇上的领导班子。雷家和镇委书记卫红兵有点远亲关系,只要说服了卫红兵,其他人就好办了。

    “好,说得太好了。”

    牛波大吼一声,粗鲁的脱了纯黑色的圆领背心,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侧头对灶房里的吼了一声,要刘嫂拿两个大碗出来。

    比豹子更发达的肌肉,雷明看在眼里,微起忌妒。王小琴看在眼里,心花怒放,那种感觉更明显了,两腿越夹越紧。王梅看在眼里,脸上浮起了开心而快乐的笑容。

    王艳看在眼里,眼底浮起淡淡的渴求和忌妒!她承认牛波傻里傻气的,可有一股子傻劲。这是雷明永远也无法拥有的。在这野之地,男人有这种傻劲,就是女人的福分,更是女人的快乐。

    牛波这身肉,刘嫂是常看,每次的眼神都不同。牛波一个人在井边洗澡时,她路过身边,是偷偷的看牛波的下面,眼有渴求之色。王梅陪着牛波洗澡时,她只看牛波的面孔,满脸的微笑。现在当着众人的面,看的是牛波的双眼,带着鼓励之色。

    王梅从刘嫂手中接过大碗,一个放在雷明的面前,一个放在牛波的面前,看着王艳的双眼,“姐,我们帮他们倒酒。”

    王小琴开窍了,赶紧离座,先扶王艳坐下,而后扶王梅坐下,微笑说,这种小事让她来。她们俩人坐着,一边为自己的男人打气加油,一边吃菜喝酒。

    “好,说得好!老婆就是该给自己的男人打气。”

    牛波站起身子,拍拍王梅的肩膀,傻笑说,坐着看戏就可以了,今天一天灌醉雷明。

    “老公,加油,赢了他。”

    王艳大大的不服气,在她的心中,雷明的酒量的确很厉害!风头被牛波抢了,喝酒绝不能输。否则,以后在王守财面前哪有面子?

    “老婆,你放心!老公大展神威,一定灌的他爬着走。”

    雷明也来劲了,站起身子,脱了咖啡色的翻领短袖T恤,顺手扔给王艳。

    王梅赶紧站起,抱着牛波的肩膀,鼓励的说,“老公,加油,加油,灌醉大姐夫,让他学狗叫,让他爬着进屋。”

    王艳更来劲了,把雷明的T恤放在条形板凳的末端,站起身子,搂着雷明的脖子,大声说,“老公,一定要赢他。一定要赢他。”

    王梅笑了,把嘴凑在牛波的耳边,轻声说,赢了雷明,今晚她和王小琴一起陪他,他想怎样折腾,就怎样折腾。她留住王小琴,今晚不回去,三人一起折腾到天亮。

    日娘的!你这个杂种一直看不起老子,今天就修理你。牛波心里冷笑,握紧右拳,举起右臂,在空中挥了几下,大声说,谁输了就围着桌子爬三圈,并不停的学狗叫。

    “好!开始。”

    雷明也有类似的想法,想趁此机会狠狠的羞辱牛波,趁机杀他的威风,抢回属于他的风头。端起酒碗,仰着脖子,咕咕的狂喝。

    “喝就喝,谁怕谁?不敢拼下去的就是缩头乌龟。”

    牛波傻笑,端起酒碗,张开大嘴,仰头脖子一口气喝干。

    王小琴提着酒壶,趁机向牛波靠近了一点,嗅着他身上的汗味,有种陶醉的感觉,手脚一阵发软,酒壶差点滑了下去。

    牛波趁众人不注意,在她上捏了一把,压低声音,悄悄的说,“婆娘,别在这时,小心别人看穿。”

    王小琴咽了一口口水,打起精神,抓紧酒壶,赶紧倒酒。倒满牛波的酒碗,雷明也喝完了,侧过身子给雷明倒。却故意使坏,倒了一点酒在雷明的青色直筒裤的前面。

    雷明大怒。王小琴赶紧赔笑脸。雷明还是不高兴,想继续纠缠此事。牛波催酒了。傻瓜!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吗?雷明心里冷笑,端起酒碗,仰着脖子狂饮。……

    牛波的酒量,不但令王梅几人感到吃惊,牛平也大感意外。在他的记忆中,牛波最多能喝3斤左右的白老干。这牛劲上来了,和雷明拼来拼去,他一个人喝了近5斤老白干。

    雷明早就不行了,刚过3斤的时候,雷明全是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气劲在支持着。见牛波醉意都没有,说话清清楚楚,结都不打,心直向下沉,信心直线下跌。

    牛波心里冷笑,大吼一声,要刘嫂拿大汤碗出来,这小碗喝着不过瘾,用大碗喝,一人再来10大碗,要是还不过瘾,就抱着酒壶喝。谁先倒下,谁就是输家。

    “呃……”

    雷明打了一个酒嗝,无法坚持了,嘟嘟嚷嚷的,两腿发软,歪斜着向下滑去。王艳大惊,赶紧伸手扶住他的身子,太沉了,一个人扶不住。俩人一起倒了下去。雷明坐在地上,间隔的嘟嚷着。

    牛波打了一个酒嗝,身子一晃,拍着前额,呼嚷说,“喝,喝,再喝,我没有醉,还能喝,拿大碗来,再拼,谁输了就是龟儿子生的。”

    王艳大怒,站起身子,冷冷的看着牛波,愤怒的说,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也用不着骂人。再怎么说,雷明也是他姐夫。

    王梅见势不对,赶紧站起,搀着牛波的胳膊,微笑说,牛波也醉了,酒话岂能当真?雷明刚倒下,牛波也醉了,俩人酒量差不多,谁也没有输,谁也没有赢。

    牛波又打了一个酒嗝,身子一斜,差点倒了下去。王梅看着王小琴,对她递了一个眼色。王小琴会意,歉意的对王守财和牛平笑笑,说她帮着王梅扶牛波上去。

    王守财的确知道王小琴爬上了牛波的床,更明白她们的想法,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小心一点,别摔着了。”

    王小琴大喜,扶着牛波的右边胳膊,和王梅一起,搀着他向堂屋门口走去。右脚跨进门坎时,牛波悄悄的扭头向院子里瞄了一眼,见王艳挣的脸红脖子粗,仍旧扶不起烂醉如泥的雷明。“咕”的一声笑了。

    王梅和王小琴一怔,对望一眼,俩人同时笑了,明白牛波不想王艳太难堪,故意装醉。牛波轻声说,他不是在意雷明和王艳的面子,而是想上楼去打架。这个时候最适合了。他们在下面忙的团转转,谁也不会想到,他是装醉逃跑,趁机上楼去打架。

    王小琴身子一热,夹紧了两腿,磨蹭着挪动步子,感觉有股子痒麻,左手搀着他的胳膊,右手不老实的乱摸,“小男人,你好坏!”

    上了楼梯,牛波傻笑,张臂搂着俩人,“婆娘,你早就想了,再不让你舒服,你就流水了。这叫顺应民情。不能说我坏,而是你。”

    “老公,小声点。”

    王梅扭头看看,院子里没有人注意屋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加快了步子。进了他们的睡房。王小琴表现得比王梅更迫切,激动的脱自己的衣服,拉着牛波向木床走去。

    王梅关了门,一边脱衣服,一边向床那边走去。上了床,牛波又装怪,偏不碰王小琴,一直和王梅亲热。王小琴急了,不停的叫嚷,说时间紧急,她先舒服。

    在某个小队长的帮助下,王艳终于扶起了烂醉如泥的雷明。刚站起身子,雷明张嘴疾喷。秽物正好喷在王艳的胸口。夏天的衣服又薄又软,润湿之后,紧紧的粘着表皮,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里面的白嫩。

    她顾不上抹胸口的秽物了,更顾不若隐若现的迷人风光了,在小队长的协助下,吃力的扶着雷明,拐着向堂屋走去。刘嫂虽不喜欢雷明,和王艳的感情不错,见势不对,赶紧上前帮忙,劝王艳去洗一下,把衣服换了。

    “刘嫂,小心点,别碰着他了。”

    王艳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松开雷明,把胳膊递给刘嫂,小跑着进了堂屋。右拐进了楼下右边的房间。这个房间,是她和雷明回来住的。抓着毛巾着和米黄色的睡裙,穿过堂屋,甩步向灶房走去。

    王小琴下楼时,步子很慢,似乎受了伤,拐着挪动。出了堂屋,忍着火辣辣的疼痛,一起帮刘嫂收拾碗筷。刚进灶房,茅厕里响起王艳歇斯底里的尖叫。

    跟着响起牛波的惊呼声,“怎……怎么有人……躲……躲在茅厕里……是……是谁啊……吓……吓了我一跳……谁……谁啊……”

    “王梅,看着你老公,别让他乱跑,不能喝就别喝。喝醉了到处丢人现眼。”

    王艳仍旧不知道,牛波一直装醉,闯进茅厕也是故意的。

    他知道王艳茅厕里,所以才闯进去,就是想看她的身子。王艳虽没有王梅好看,可她的两团比王梅的更大,看她平时的眼神,肯定比王梅更,在床的需求显然比王梅大。

    半眯着双眼,全看清了,的确比王梅的大,身子没有王梅白。打了一个酒嗝,歪扭着身子,嘟嚷着向王艳走去。王艳吓得不停的尖叫。牛波的双手,正要抓着柔软处了。

    麻布口袋做的帘子掀开了,王梅疾步冲了进去,搀着他的胳膊,嗔声说,“老公,醉了就乱跑啊!害的我到处找。”

    “我要…………”

    牛波歪着身子,去裤子的拉链,摸了半天没有摸对门,反而摸到王梅的身上去了。

    “好,好,老婆帮你。”

    王梅扶着他转身子,背对正在穿裙子的王艳,拉开他的沙滩裤,弄了半天,牛波只酒了一小泡。

    王艳穿好裙子,气呼呼的冲了出去,桶也不提了。王梅侧头亲了牛波一口中,嗔声说,“老公,你干嘛捉弄大姐?”

    牛波傻笑,轻声说,想是真的,要捉弄王艳也是真的。王艳平时人五人六的,以为嫁了一个乡长老公就神气得很。神气个屁!看看他老公,醉的像死狗一样。

    “是,是,我的小老公最棒了。”

    王艳是她的亲姐姐,想责备他几句,又说不出口,反正又没有碰王艳,只是看了几眼,王艳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看几眼也没有什么。

    牛波抱紧她的身子,轻声说,“老婆,我们又回去打架。”

    “小老公,你还要啊?”

    王梅俏脸微微变色,王小琴被他折腾了三次,她咬牙坚持了四次,像抹了辣子一样疼痛,真的不能承受了。牛波抓着沙滩裤的松紧腰,拉开裤腰要她自己看。

    王梅没有看,帮他拉上裤子,方才时就看清楚了,以为胀,沉默了少顷,柔声说,“老公,歇会儿,好不?”

    “不好!”

    牛波用力摇头,咬着她的左耳,轻声说,这次他温柔一点,慢慢的。

    天呐!他到底是什么男人啊?俩个人都不够他折腾,这样下去,自己该怎么办?总有一天,会被他活活的折腾死!想到灶房里的刘嫂,她比王小琴年轻,彼此关系也不错,是不是找她帮忙?

    犹豫少顷,决定请刘嫂帮忙。装腔作势的扶着牛波上了楼,说她下去洗洗,很快就回来陪他。王梅走后不久,刘嫂进了他们的睡房。

    牛波闭着两眼,傻笑说,“老婆,你的动作真快,洗干净没有?快来,和老公打架。这次一定很温柔,让你更舒服。”

    刘嫂身子一颤,不敢出声,放轻步子走了过去。牛波没有得到回应,翻身下床,看清是刘嫂,怔了怔,张臂抱紧她,一声不响上了床。刘嫂挣扎了几下,半推半就的顺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