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23章 小琴的液体汇成了地
    牛波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床上睡着别的女人,而不是王梅。按惯例,这个时候王梅该在睡午觉。她不但没有在,床上反而躺了一个别的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小琴。

    看清她的面孔,牛波怔了怔,侧身准备下床,王小琴低呼一声,从后抱着他。牛波又怔住了,他清新的感受到,王小琴什么都没有穿,两团柔软的,直接贴在自己的背上。更离谱的是,两手疾向下滑。

    日娘的!这出戏摆明是王梅安排的。想起她不只一次试探,以为她是随口问问。现在看来,她早就有计划。可是,这女人怎会同意呢?难道她的男人不能给她快乐?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或者说,是王梅主动要求的?

    日娘的!管她谁是主动,送的女人,没有理由放过她,不搞白不搞,搞了当没搞。在山洞里和叶双华磨缠半天,弄的浑身难受,一直忍着,这样快急着回来,就是想找王梅放松一下。

    正担心王梅不能承受,事后还得去找王芳泄火。她们安排这出戏,正好解释燃眉之危。暗哼一声,转身过子抱紧她,侧身压了下去。

    大战开始之后,他几乎可以但断定,王小琴的男人从没有满足过她。他找不到贴切的词语形容这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是怎样一种疯狂。王小琴今年36岁,正是需求最大的年龄阶段,又长时间得不到满足,饥渴和疯狂是可以理解的。

    她饥渴难耐,久悍逢甘霖。牛波是忍着难受,有气无处使。现在遇上这个饥饿的母老虎。大有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之势。一时之间,杀声四起,杀得难分难解。

    结束之后,看着竹席上斑斑点点的痕迹,如同地图一般,王小琴满足的笑了。牛波瞪着两眼,看着液体汇聚而成的地图,心里感慨不已,如果王梅有王小琴这种承受力,晚上就不用受罪了。

    女人见他一直盯着竹席上的液体,双颊微红,挡在他前面,手忙脚乱的找毛巾,准备抹去竹席上的斑斑战绩。牛波阻止她搞破坏,说这是他们共同的成绩,得让王梅看看。

    王小琴摇摇头,没有发表意见,回想方才的粗暴与疯狂,一时万慨万千,说女人一生只此一次就足够了。如果以后王梅不能满足他,不管什么时候有需要,随时找他。这事儿,王梅已经默许了,他不用担心。

    “婆娘,你真像山里的母狼,差点把我的骨头都弄散了。”

    牛波傻笑,气呼呼的说,这样折腾下去,总有一天会榨。

    “小男人,你别装了。”

    王小琴大笑,在他左耳边轻声说,王梅什么都告诉她了,每晚折腾一个多小时,仍不满足,忍的难受,王梅就是不忍心他这样难受,所以才求她临时帮帮忙。

    “好个婆娘!得了便宜还卖乖。”

    牛波用力的捏了几下,不高兴的说,不要什么事儿都推在王梅的头上,这事儿,如果她不点头,王梅说破嘴皮也没有用。

    女人就是女人,不管她心理多么的想,有的时候就是嘴硬,宁愿咬牙忍受,也不愿意挂在嘴上。她早就想找“野男人”了,却没有合适的机会,村里也没有让她值得冒险的男人。一直忍到现在,遇上牛波就忍不住了。否则,她又怎会主动向王梅问长问短?

    王小琴光着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笑说,她的确很需要,自结婚之后,从没有真正的舒服过。现在她才明白王梅的感受,难怪她那样大方,宁愿请别的女人帮忙,也不忍心他难受。说得好听一点是帮王梅的忙,实则是她需男人。

    牛波早就明白,是她们俩人相互勾结。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谁也别说谁。从“地图”处移开目光,落在王小琴的身上,“反正是你们占便宜,我一个人吃亏。”

    “这种事,男人哪会吃亏,只有女人背时。”

    王小琴走到门口,轻声说,如果晚上真的忍得难受,她可以和王梅商量,每晚都过来,俩人一起陪他。

    “婆娘,你比还。”

    牛波追了过去,抓在手里,用力的搓捏,傻笑说,他是无所谓,关键看王梅。

    “小男人,你放心,我会和王梅商量的。”

    王小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夹着两腿,拐着向楼梯口走去。到了门口,回头对他抛了一个媚眼。

    牛波折了回去,正准备穿裤子,王梅羞笑着钻了进来,扑进他的怀里,“老公,和小琴姐打架,舒服不?”

    牛波用力摇头,气呼呼的说,王小琴的身子没有她的白,也没有她的嫩,摸着不舒服,打架的时候也不舒服。只是比忍着难受好过一点。

    摸着他汗淋淋的身子,拉着他向床上走去,王梅心痛的说,“老公,干嘛这样拼命啊?看你累了,老婆陪你睡会儿。”

    看清床上的“地图”王梅暗自心惊,估量着王小琴流了多少液体?牛波根本不理会上竹席上的液体,抱着她跳了上去,并肩躺下,又亲又摸。

    王梅还在想竹席上的液体,没有阻止,任由他随意前进。不知不觉的,牛波轻车熟路的攻克了所有关卡,长驱直入。结束之后,王梅倦在他的怀里,甜甜的睡了。今天的确有点累,牛波也很快入睡了。

    傍晚时分,王梅俩人手拉手到了牛家。牛平闲着没有事,正在看小朋友看的连环画(图书)很古老,很感人的七侠五义。见王梅俩人进去了,赶紧放下图书。

    王梅从塑料口袋里抓出衣服,扔了口袋,微笑着把牛波在镇上买的衣服,双手递给牛平,“阿爹,这是二愣子专门给你买的,试试合身不?”

    牛平一怔,问他们怎样这样破费?他一个糟老头子,穿的再好又不出门,全是浪费。牛波扶他坐下,傻笑两声,“阿爹,这可是你媳妇的一片孝心。再说了,明天要过去喝酒,村里那帮子人都要去,他得穿体面一点。”

    “好,好,阿爹听你们的。”

    牛平乐呵呵的笑了,伸手接过,在牛波的搀扶下,进了他的睡房。王梅看看堂屋,又乱又脏,从门后抓出扫帚,仔细的打扫着。

    牛平出来后,俩人反复打量,觉得衣服挺合身的。牛平高兴的合不拢嘴,拉着牛波的手,“牛娃,晚上别回去了,在阿爹这里吃晚饭。”

    “不行啊,阿爹,我还有事情。”

    牛波抱着他的肩膀,补充说,路径图已经画好了,他还没有细看。小伙子们很认真,不但画好了路径图,还在两边加了文字明。

    大意是说这段路经过什么地方,两边的村子又是什么状况等。他必须清楚的了解这些基本情况。而后还得实地考查,如果没有问题,就尽快的画成完整的地图,一分递交乡政府,一分递到镇政府。

    “好吧,阿爹也不留你们了。”

    牛平颤巍巍的又回到了堂屋,叮嘱说,有时间多回来坐坐,不图他们送什么,只希望随时看看他们。

    “阿爹,你放心,我们会随时来看你的。”

    王梅拉着牛波的大手,临出门了补充说,过两天,她阿爸会随时过来陪他,聊天喝茶,或是下棋。

    回王家的路上,牛波将计划增加养殖的事简单提了一遍。王梅高兴极了,紧紧的抱着他,说这是好办法。不过,需要一笔钱投入。牛波抱着她柔软的身子,亲亲她的额头,轻声说,家里到底有多少钱?

    王梅扭头看看,四周没有别人,在他左耳边轻声说,总的不到10万元。只是养鸡和养鱼,应该够了,可养猪的本钱较大,又不敢全部把钱拿出来,得留2、3万元应急什么的。所以,真要养猪,得另想办法。

    “大老婆,放心吧,小老公会想办法的。”

    牛波抱着她,左拐进了大路,说去北边的树林看看。

    王梅乐的双眼眯成了缝,大着胆子亲他一口,“看什么?”

    “看地形啊。”

    牛波加快了步子,傻笑说,他想过了,真要养鱼的话,仅是利用清水河还不够。清不河里不够安全,只能少量的养,而且是养不值钱的鱼种。比如白鲢之类的,像鲤鱼或鲢鱼之类的,必须养在池塘里。

    北边的树林一直空着,那些树木没有多大的用处,全部砍了,将那里挖成池塘,不但可以蓄水,遇上干旱还能应急,又可以养鱼。在水面上搭建竹棚养鸡。鸡粪掉进池塘里的就喂鱼,多余的掏出来种蔬菜。

    “老公,你真棒,这办法好极了。”

    王梅在他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羞笑说,回去之后再打一架。晚上把王小琴叫过来,一起陪他折腾。

    牛波心里偷着乐,却不流露半点表情,装的一本正经,说这样不好,万一事件传出去了。一则影响他的面子,二则更会闹笑话。村子一再传闻,王小琴和王守财有一条。现在又和他插上一腿,这算什么?

    王梅大笑,拧他的鼻子,纠正他的说法,传闻的确是有。可全是假的。部分人忌妒王小琴得到王守财的重用的提拔。也有部分人故意中伤王守财。王家在村里的情况怎样,他早就清楚了。有这样的传闻很正常。……

    吃了晚饭,王守财早早的就上楼去了,房间里也没有开灯。不知到底睡没有?也不知道是累了,或是刻意回避。王小琴和牛波的事儿,他似乎清楚,可能是刻意回避。

    王梅陪着牛波去井边洗澡,刚洗了一半,王小琴缩手缩脚的过来了。这事儿是她们俩人合着安排的,没有什么可回避的。确定王守财上楼去了,王小琴胆子大了许多。和王梅一起,细心的帮牛波搓身子。

    王小琴显得有点饥渴,专门负责的搓洗。搓抹之时,不是很老实。王梅打她的手,羞笑说,下午才被折腾的叫痛,现在又猴急了,真的想了,就别浪费时间,快点洗干净。进了房之后,慢慢的折腾。

    王小琴轻声说,这事儿真的很奇怪,明明还在痛,像抹了辣子一样,可心里就是忍不住。对她老公说,路径图有些地方需要修改,她过来帮忙。

    牛波傻笑,上下齐手,“结果爬到床上帮忙了。这是好借口,以后想这事儿,就说过来帮忙。不过,不要越帮越忙。”

    王梅俩人大笑,加快了动作。两个女人通力合作,很快帮他洗完了澡。进了堂屋,王梅进灶房放桶。王小琴显得十分的迫切,门也不关,拉着牛波向楼上跑去。王梅从灶房出来,摇头微笑,关了堂屋的双扇门,小跑着向楼上冲去。

    这次似乎很快,不到1个小时,三人又一起下了楼,拉亮堂屋里的吊灯,围着小木机,一起查看路径图。王梅和王小琴初审,牛波二审。

    牛波的动作很慢,不但要看地图,还要看文字。细读文字的同时,还得思索,联想这个村的情况。虽是几张简单的草图,却花了牛波整整2个小时左右。按顺序把草图放好,抓起铅笔,准备画一张完整的草图,估量一下全路段的情况。

    王梅和王小琴,方才各舒服了一次,俩人心里都想着那事儿。王梅撒娇的把地草图收了,挤进他的怀里,轻声说,“老公,我们上去打架,明天再画,好不?”

    “不行!”

    牛波用力摇头,说明天上午还有事情。这时才11点过,这草图很简单,最多半个小时就完成了。到时还没有12点,折腾到天亮,够她们俩人受的。

    “小男人,我不能在这里过夜,过会儿得回去。”

    王小琴探头看看楼上,没有动静,走到牛波的背后,从后面抱着他,轻声说,先折腾她,舒服了她还得回去。她走了之后,他和王梅俩人慢慢的折腾。

    “婆娘,小屁孩玩火炮,又爱又怕。”

    牛波反手捏了一把,亲亲王梅的,要她再看一遍,他上楼和王小琴折腾。让她满足之后,他再下来画图,完成了就和她一起慢慢的折腾,直到天亮。

    “老公,这样会累着你。”

    王梅心里一阵怜惜,紧紧的抱着他,柔声说,他上去和王小琴“打架”她试着先画画,到时他看看,如果可用,就凑合着,如是不行,修改了再定案。

    “老婆,不准偷懒啊。”

    牛波傻笑,抱着王小琴,大步向楼上跑去。

    王梅将草图按顺序摆在地上,找了一张很长的面纸,铺在小木机上,按草图的顺序和图样,画在面纸上。她画得很认真,速度很慢,每完成一段,都要反复的比较。两段接合之后,会在接头之处留下记号。她花了1个半小时才完成。

    刚把地上的草图收了,王小琴拐着下来了。见她一拐一拐的,样子有点滑稽。王梅笑了,打趣的说,下次别这样饿了。王小琴走完楼梯,牛波也下来了,傻笑说,王小琴真像一头饥饿了几个月的母狼。上了床之后,又凶又野,换个身子骨弱点的人,骨头都被她拆散了。

    “小男人,你还说?”

    王小琴“老脸”微红,没有王梅在,她什么都说得出口。王梅夹在中间,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或许,王梅真的不会在意什么。更明白她不会抢走牛波。

    可毕竟,她横插一脚,名不正,言不顺。这男人是王梅的,而不是她的。当着人家正主儿的面,大谈床上的事儿,再大方的女人,心里也有想法。偶尔提一次,也许还行,次数多了,心里难免不高兴。

    王梅真的不高兴的,她的好日子就意味着结束了。就目前而言,她打死也不想失去这种莫可言状的乐趣。见王梅没有出声,取笑了几句,识趣的赶紧离开了。

    王梅放好草图,发现牛波背上有四、五道抓痕,心里一阵痛惜,走到他的背后,伸出舌头,温柔的舔吮,问他痛不?

    牛波弯腰坐下,抓起她画的完整草图,快速的扫了一遍,衡量整体路段的弯度。全长15里左右,总的有三个大弯,弧度相当的大。抓起铅笔,画了几条虚线,试着走类似直线的路子,反复比较,仅这三个大弯就可缩短近1里的距离。

    现在是纸上谈兵,必须看了当地的情况才能确定。如果走直线没有大的障碍,就算难度大点,宁愿多花点时间,多花点钱,也走直路。大弧度的转弯,一则容易发生车祸,二则浪费时间。反复查看分段的草图,和整体草图出入不大。

    放下铅笔和草图,反手抱着她,扭头亲亲她的,称赞的说,“大老婆,你画得挺捧的,以后有这样的活儿,全交给你了。”

    “老公,别看了,我们上楼去。”

    王梅从后紧紧的抱着他,两手在胸膛不停的抚弄着。牛波扭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已是凌晨1点30分了。转过身子抱起她,关了吊灯,轻手轻脚的向楼上走去。

    进了房间,王梅轻轻的关了门,迫不及待的脱了自己的米白色睡裙。关了灯,拉着他向床上走去。上了床,牛波装怪不动。王梅大急,呼嚷着掐他。牛波紧紧的抱着她,轻声说,以后找帮手,别找王小琴这样的“老女人”“老公。”

    她撒娇,羞涩说,王小琴不是外人。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找别人,这事儿说不出口。再说了,王小琴真的需要这种安慰。

    说来她也挺可怜的。结婚之后,从没有真正的舒服过。她男人的又短又小,又不经折腾。她一直忍着,有许多次想出去偷汉子,始终迈不出第一步。

    商量推举他当村长那天。她对王小琴说了实话。表示晚上他很凶。当时,王小琴表现出明显的失落。为了拢络王小琴,她关心的追问。王小琴什么都对她说了。当时,她对王小琴的事儿十分的同情,却也没有多想。

    他一晚比一晚凶。她的确没有办法承受,又不忍他难受。想起王小琴的事儿,灵机一动,大家都有需要,相互调节一下,可以同时解决三人的问题,大家都快乐,这是一举三得的事。所以,她就找王小琴商量。

    她没有多过的推辞,只说帮一次,也算是放纵自己一次。现在看,她上瘾了,无法舍弃这种乐趣。不管如何,再让她快乐几次。一则算是帮她的忙,二则也给王小琴一点安慰。村子里的事儿,有王小琴跑上跑下的,大力支持他,可以省很多的心。

    牛波沉默少顷,勉强同意。事实上,王梅没说实话。的确是她主动提出,可王小琴心里也想。如果不是她心里渴求,不管王梅如何要求,她不可能答应。

    王梅暗自松了一口气,抱着他的胳膊,在他耳边吹气,羞涩说,“老公,快快行动吧,折腾了就睡觉,白天还有正事。”……

    牛波起得很早。当时,王梅睡的正香甜。可他没有想到,这样早起来,似乎做了一些无用功。到会的人只有一半。昨天下午,他把消息告诉村委会的张大牛。

    张大牛满口答应,一定把消息告诉各队的队长。到底是张大牛没有把消息传到,还是各队的队长没有行动?又或者是,村民们接到了通知不想来?

    第一个找的人当然是张大牛。张大牛说,他亲自把消息告诉几个队长。牛波没有时间发脾气了,几乎是指着他的鼻子说,再通知一次各队的队长,谁误事,就拿谁开刀。别以他上任之后没有找谁的麻烦,就好欺负。他去找罗大雨,还有王小琴。张大牛嘟哝着,抓着灰白色的短袖衬衫出了门。

    牛波回到村委会的破房子时,罗大雨和王小琴已经到了。对于现场的状况,他们俩人也大感不解。从牛波当选村长的那天情况看,村民全都很拥护他。他上任之后,事事亲力亲为,修公路的事,也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按道理,村民们没有理由不到会。

    这事儿,王小琴知道原因,简单的说了遍,怀疑说,可能是村子里老一辈人无法接受这种举动。她曾听老辈人说过,北边的树林是百合村的风水地,不能随意的破坏。

    牛波拍了拍书桌,扫了大家一眼,沉声问,所谓的风水地,有多少认同?认为是风水地,不能随意破坏的人,全部举右手。

    零零星星的,一共有12个人举手,5个中年人,6个老年人,只有一个年轻人。年波认得这个年轻人,是3队的蓝能,对他招了招手,要他站出来。

    蓝能有点怕,缩着脖子走了上去。牛波盯着他的双眼,冷声说,如果真是所谓的风水地,百合村为何这样穷?许多人连媳妇都娶不到。

    蓝能支吾的说,这是他爷爷告诉他的。他也不相信所谓的风水地,所以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来了。村子里的年轻人,多数都不相信所谓的风水地。大家都希望改变这贫穷的面貌,走向富裕。

    看看举手人的就明白了,只有他一个年轻人,他虽然举了手,只表示知道这回事,却是百分之百的支持改革。其他的人不来,多数是中年人或是老年人,村子里的年轻人,90%都来了。这说明,他们相信他的改革,可以改变村子里的贫穷和落后。不管家里人如何反对,他们一定支持他。砍伐树木,挖土挑成池塘,他们第一个动手。

    牛波跳上桌子,举起右手,大声说,同意蓝能想法的人,全部举起右手。除了少数几个老年人,其他的人全部举起了右手,振臂呐喊,他们绝对支持改革,同意废除北边的树林,挖成池塘养鱼。

    “好,说得好。”

    牛波振臂呐喊,大声说,村子里不仅要养鱼,还会养猪,养鸡。另外,还会重新开启镇上的造纸厂。如果有钱,准备在青山乡办一个肉类食品加工厂。

    村子里养的鸡、猪和鱼之类的,可以加工成食品卖出去,也可以直接卖活的。只要大家齐心协力,认真做事,很快就能摆脱贫穷,走向富裕。养鸡和养猪的事,可能要过段时间。养鱼的事,砍了北边的树林,把池塘挖好了,把清水河的水引过去,就可以开始了。

    蓝能问了一句,挖池塘有许多泥土出来,放在什么地方。牛波大声说,为了防止清水河淹没村子,挖出的泥巴,一部分增高清水河两边的河堤。另一部分,寻找合地的地方,把现在的土围成稻田,将来种两季。春夏季种稻谷,秋冬季种土豆,或是油菜。能改成两季的田地,就不能浪费。

    这件事情,由罗大雨全权负责,1、2、3队的队长全程协助。不管是谁,不同意砍树挖地可以理解,如果敢去树林阻止施展工作,或是无理取闹的人,一律取消所有的参与权。村子里将来富有了,不准享受任何新政策。

    同时,公路修通了,这些反对的人也不准使用公路。因为他们不配。公路未动土之前,全力挖池塘。正式修公路了,多数人都要抽去修公路,只留一些年纪大和体力较弱的人在家里,妇女也可以挖池塘。

    不管是谁参与挖池塘的工作,不会白干活,他会派人作详细的记录。每挑一担泥巴,可以获得一个积分点,凡是积分超过1000分的家庭,将来可以享受许多优惠。比如不用种地了,培训之后去养鸡、或是养猪,又或者是养鱼。

    积分超过3000分的家庭,将来择优选取,去镇上的纸厂做事,食品加工厂办起来了,也可以去食品加工厂做事。积分超过5000分的家庭,不但可以享受这些优惠,还可以直接获得一笔现金。修公路的人,也实行积分制。具体的细则,他会写成文字,到时贴在村委会的墙壁上。

    “村长万岁,村长万岁。”

    村民们呆了少顷,有人突然神经质的呐喊。这声音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连罗大雨和王小琴也跟着振臂呐喊。

    这种举止,的确超过出每个人的意料之外。修路、搞养殖业这些活儿,全是村民们应尽的义务,谁也没有想到,做这样的活儿还有好处。不管将来是否致富,这些活儿绝不会白干。每付出一分,皆有回报。

    “好,你们热情挺高的,希望你们一直保持。”

    牛波大声说,他们回之后,尽量的动员家里的人,传递有偿干活的新政策,破除封建的想法,现在要依靠科学才能致富。

    如果他们仍旧顽固不化,死守封建的东西。他就向邻村的借人,让他们来办这件事。到时,所有的优惠全给邻村的人。纸厂动起来了,加工厂成立了,所有的工人都请别村的人。

    将来也不收本村的东西,比如造纸用的竹子,麦杆等。这也是一条财路。还有养殖,又是一条财路。只要按科学的方法养殖,一定可以赚钱。他们不合作,就不能享受这些特别待遇,也不能靠他的改革赚钱。

    这一吓,超过95%的人呆民,用力的挥舞手臂,大声表示,他们回去之后,一定宣传这些亲新思想,并动员家里的人参与每项改革活动。

    “小伙子们,未来在你们手中,好好把握。”

    牛波用力的舞动右臂,煽动说,想改变这贫穷落后的面貌,必须改革。富裕之后,家家有钱了,想娶媳妇就容易了,好看的姑娘抢着嫁进来。

    想娶好看的姑娘,每个人都得鼓足劲干,尽快的改变现状,赶走贫穷,拥抱富裕。一番煽动之言,说得每个小伙子心里热烘烘的,脚趾尖都是劲。舞动手臂,呐喊着,奔跑着向家里跑去。

    罗大雨感慨长叹,由衷的说,“牛娃天生就是领导人物,每一句话都带着煽动性,尽情的点燃人们内心的。”

    王小琴眼中全是满足和快乐之色,轻声说,别感慨了,听令行事,有了成绩,将来少不了他的好处,也没有人会忘记他的功劳。牛波再能干,可他只有一个人,需他们的帮助,更需要村民们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