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19章 不行了,我需要帮手
    村子里竹林和树林不少,村民们怕竹子和树木遮挡阳光,晒粮食的时候不方便,多数的竹林和树林,都是远离房子,夏天阳光直晒,直接照射房屋,盛夏时节,屋内常是酷热难挡。

    山里林密叶茂,许多地方遮天蔽日,经年累月也晒不到太阳,和村子里的房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阴气沉沉,一片清凉。位置高一点的地方,盛夏时节走在林间,穿着短袖,会阵阵的打寒颤。

    王芳是第一次深入,也是第一次爬这样高,不知山中气候,身子微微颤抖,直叫冷。牛波傻笑,打趣说,等会儿一旦开始运动了,保证她大汗淋漓,汗流浃背,热的想脱光所有的衣服。

    看清四周的环境,王芳笑了,问他和别的女人在这里做过没有?牛波不出声,张臂搂着她,纵身跳了下去,猴急的脱她的衣服。王芳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地方放纵,有少许的激动,极力配合。

    又一次感受到他的粗暴和野蛮,伸出右手食指,戳着他的前额,嗔声说,他就像一只喂不饱的饿狠。天天晚上缠着王梅,不停的折腾,白天还这样大的冲劲,折腾得她火辣辣的,比第一次还痛。

    牛波傻笑,得意的说,他就清是山中的狼,有用不完的精力,使不完的劲。别说她们俩人,再来两个也不够他折腾。抓起青色的松紧腰沙滩裤,抬腿穿上,要她快点下山,他去打猎了。收工之后,如果她不在山脚,他就把猎物给她送去。再折腾一次。

    “我休息一会儿。”

    王芳浑身发软,躺着不想动。牛波吓她,说这附近有狼,全是公的,如果群起而攻,保证她的变形。

    王芳吓得发抖,抓起裙子,以最快的速度穿上,皱着眉头,夹着两腿,拐着向山下走去。走了十来步,扭头瞪了他一眼,警告说,下次不准这样野蛮。这一折腾,白天又不能做生意了。晚上最多接一笔生意。

    牛波傻笑,劝她今天别接生意了,收工之时,送她两只大肥兔,够她一家人吃两天了。王芳感激的点头,沿着倾斜的山坡,慢步向山下走去。

    牛波离开石坑,沿着相反的方向,快速向更深处跑去。沿着凹凸不平的山石,前进了大约100米,突然,一滴液体滴在他的前额。抬头一看,天色很好,烈日当空,显然不是下雨。这个时候,不可能还有露水。

    停止奔跑,弯着右臂,伸出食指,摸摸前额,收回手指,发现是血液,凑近鼻子一闻,不是兽血,也不是鸟血,而是人血。从背上取下箭筒,和弓箭一起挂在树枝上,仰着脑袋,转来转去,不停的打量树林上方的情况。

    望的脖子发酸,终于找到了目标。左侧2米之外,那株直径超过50厘米的大杨树上,离地面约20米,距树顶约5米之处的横枝上,卡着一个身穿纯白色吊带裙的女人。

    山风轻拂,裙摆徐舞,倍显飘逸,顿生灵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的头发又黑又长,随风飘动。不经意间,阳光照着秀发,闪闪发亮。她的上方,树的顶端挂着海蓝色的降落伞。

    看情形,应该是紧急跳伞,或是滑翔跳,中途出了意外,无奈在林中坠落。运气更坏,卡在树稍了。卡就卡吧,干嘛还伤身子呢?从地面凝聚的血迹看,伤的不轻,流了不少的血。

    牛波摇头,跨步上前,举掌轻击树上,合抱粗的大树,不停的摇晃,上面没有反应,他仰头叫了一声,“喂,你伤得怎样?”

    一连叫了三声,上面一点反应都没有。蹲子,查看地面的血迹,估计时间,可能昏迷过去了。暗叫一声糟!扭头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脚尖点地,两肩微晃,张臂振动,身子冲空而起。

    箭一般射到卡着她的树枝上,双脚轻盈落在树枝上,蹲着身子,伸出右手,一探鼻息,还有呼吸。拂开披散脸上的秀发,看清她的面孔,牛波呆了。

    如果用100分形容女人的面孔,王芳最多值55分,她上面两团肉很大,就是欠型,而且十分的松软。王梅可能有90分左右,她的身材很好,不但上面两团肉大,身子也很白,也非常的翘,弹性也相当的不错,像果子一样,也熟透了,晚上折腾着,真的很爽。

    叶子大约是95分左右,可惜太小了,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再过两年,叶子就成熟了,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美人。这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至少要打99分。不但面孔超一流,身材也是一级棒。如果不是双颊苍白,脸无血色,还被树枝划破了两道小口子,打100分绝不为过。

    牛波长长的吐口气,收起心猿意马之情,抓着她的右手,细查脉象,非常的微弱,“美人,你遇上波哥我,想死也难。坚持住,波哥很快就救你,啊。”

    自语完毕,两手齐动,解了她身上的安全带,用力的拉下降落伞,揉成团,抖手扔了下去,张臂抱着她的身子,弹身跳了下去。

    右臂抱着她的身子,左手抓着降落伞,真如山中之狼,奔腾之间,脚下生风,又快又稳,如履平地,真的狼来了,也将自叹不如。狂奔近20分钟,到了他的老窝门前。

    陡峭的山壁高不见顶,离地面大约10米距离有一个山洞,洞口高约3米,宽约2米。四周蔓延着许多的藤条,不注意看,很难发现。

    山壁之根,趴着一只大狗。哦,不,不是大狗,而是狼。正宗的中国狼。这个狼族和狗十分的接近。在智慧和灵性方面,比还狗强。

    见牛波抱着一个陌生人,弹跳而起,颈上的短毛,根根立起,戒备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女人。牛波抖手把降落伞扔进洞内,对它挥挥手,微笑说,“小乖,别怕,她是朋友。”

    这家伙呜咽两声,恢复了平静,蹦跳过去,伸出舌头,亲热的舔他的手。牛波轻抚他的颈毛,要它自己玩,他有事情。这家伙不高兴了,围着他不停的跳来跳去。

    牛波没有再理它,抱着她的身子,纵身射进了山洞内,探出脑袋,看着小乖委屈的眼神,叮嘱说,不准别的野兽靠近,他要救人。

    小心的把她放在藤条编织的吊床上,这才细细打量,看清伤口,他笑了,自语说,这不能怪他占便宜,是老天爷安排的,绝不能辜负。

    脱了她的乳白色高跟凉鞋,抓着的小腿,放进了藤床内。左手按着她的,右手抓着树枝,闪电般的拔出。疾快的弹指封,止住腥血流淌。

    弯腰从藤床下面的藤条篓子里抓了一把干枯的草药,两掌合拢,搓碎之后,放进嘴里一阵咀嚼。抓着裙子的下摆,掀了上去,滑过伤口时,弯腰张嘴,把药渣吐在伤口处,用手抹平。

    把嘴里残留的药汁,和着唾液,用舌头抹在脸上的伤痕处。扭头看看,没什么包扎的布条,低头打量自己的黑色圆领背心,将下半截撕了,撕成布条,小心的缠在她的腰上。

    处理妥当之后,封了她的道,快速度的离开了山洞。落地之后,吩咐小乖紧守在山壁,不准离开,也不准别的野兽进入山洞,更不准惊动里面的人。……

    最近几年,随着新农村经济建设的发展,一村之长这个职位,越来越令人眼红了,抢着做的人太多、太多了。不过,这主要是指一些城郊的农村,特别开发区的农村。小小的一村之长,竞争之激烈,不比竞选镇长,或是县长之类的逊色。有些阴暗的事情,可能比竞选镇长更可怕,更黑暗。

    对百合村这样的僻远山村来说,村长这个职位,并没有多大的油水,只有一定的权利。可权力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没有这玩意儿,再大权力也没有用。没有油水可捞,总会不滥用手中的权力,今天暴打张三,明天抽打李四,后来鞭抽王五。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王守财从24岁开始当百合村的村长,一直到现在。中途换届,后选人提名少的可怜,有时2、3个,有时1、2个。真正有实力的,几乎没有。在整个百合村,王守财几乎是只手遮天。所谓的后选人,只是一个过场罢了。假设真有人当选,也注定不会成为新村长的。

    这一次,听说王守财主动退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部分贪恋权势的人心动了,积极的四处活动,用各种手段拉选票。有的村民惧怕王守财的势力,更怕他的乡长女婿。直接拒绝某些想当权的人游说,这部分人属于比较保守,胆子比较小的人。

    有一部分人,听了罗大雨诸人宣传牛波的远大抱负,个个心动,坚决支持牛波。游说的人上门,第一句话就问,他当了村长,能为村民做什么?某人语塞,哑口无言,狼狈败逃。

    在罗大雨、王小琴诸人的极力宣传和鼓吹之下,王守财的不太光明的威胁之下。形势一边倒,超过80%的村民同意投牛波的票。为了堵住村民们的嘴,在王守财的刻意安排下,列了8个后选人,用这8个人来衬托牛波的与众不同和强大。

    投票的结果,根本不用看,当然是牛波胜出。他以绝对的优势,比第二名超过235票的强大实力当选本届村长。新村长就职演说,牛波将自己的近期想法,长远想法,和盘托出。

    在近期计划方面,他说的很详细,还规定了大致的期限,希望在什么时间内完成第一个计划,也就修一条直达磨子镇的公路。

    雷鸣般的掌声,阵阵响起。老老村长卫大爷老泪纵横,感慨说,这是历届村长就职演说最有煽动性,最感人的演说。牛波不仅有近期计和长远计划。重要的,他不是在背台词,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真挚的感情。由此可见,他不是说说而已,真的想为村民办事实,希望大家摆脱贫穷,走向富裕。

    就职演讲结束了,牛波示意大冷静一下。台下顿时安静了。牛波扫了众人一眼,跳上书桌,高举右臂,大吼一声,“是光棍的男人,全部举起右手。”

    所有没有娶亲的男人,狂吼一声,不约而同的举起了右臂。牛波放下右臂,大声问,“你们想不想娶媳妇?”

    所有的光棍男人,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呐喊:想,想的发疯。天天想,夜夜想。可是,百合村太穷了,没有姑娘愿意嫁进来。

    牛波举起右臂,在空中用力的挥了几下,大声说,如果村子摆脱了贫穷,比所有的村子都富有,将会怎么样?所有的光棍高兴的合不拢嘴,异口同声的吼叫:好看的姑娘,不分远近,肯定争着嫁进百合村。

    “说得好!说得好,说得太好了!”

    牛波举起双臂,舞动数下,大声问他们,如何才能摆脱这可怕的贫穷?

    这一次,超过80%的人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少数人发言,却是含混不清,模棱两可,底气不足,毫无信心。有的人眼浮迷茫之色,不知所措。

    牛波再次刺激他们内心的,煽动的问,按他的计划,跟着他干,听他的指挥,有没有希望摆脱贫穷,走向富裕?实现梦想?

    “有,有,波哥是最能干的,我们一定听波哥的话。”

    这一次,不仅是没有娶亲的光棍激动了,不到娶亲年龄的小伙子也非常的激动,挥舞双臂,疯狂的呐喊。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感染了其他人。整个百合村800多人,凡是到场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被点燃了潜藏的本能。男人举起左臂,女人挥着右臂,加入了这个疯狂的行列,歇斯底里的呐喊着。

    牛波笑了,没有阻止众人发疯,这疯狂的呐喊持续了近5分钟之外。牛波举起两臂,示意大家安静一下。从纯黑色翻领短袖衬衫的左边直插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展开之后,一口气念了32个人的名字。

    其中只有两个女人的名字,一个是王梅,一个是王小琴。另外30人,全是年轻小伙子。被点名的32个人,从明天始,以百合村为起点,找寻一条最合适的,可以到达磨子镇的路径。

    分段画成图,每2里路为一个小段。王小琴和王梅是总指挥,总管全局,并全权负责监督。30个小伙子每俩人一组,分成15个组,每个组负责一段。

    选择路径的标准必须符合三个大原则:第一,尽量的降低开路的难度,第二,尽可能的避开村民的住房,第三,尽可能的过村而行,村民才能享受到真正的实惠,才能突出公路的重要性。

    前期工作,许多事情可以请教罗大雨。近期内,他要和乡上的“老爷们”周旋。希望尽快的说服他们,如能得到他们的帮助,事情就成功一半了。至少,在青山乡范围内的路段可以落实了。

    虽说只有全路段的三分之一,但也是一大进步。别想一口吃成胖子,事情得一步步的来。有了这基础,要说服镇上的“大老爷们”就容易多了。联合乡上的干部帮着游说,他有信心可以按计划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牛波稍作停顿,举起双臂,有节奏的摆动,“摆脱贫穷,走向富裕,摆脱贫穷,走向富裕。”

    开始,只有少数人跟着喊。牛波加强了节奏,很快感染了所有的人。男女老少,大大小小,全部跟着节奏呐喊:摆脱贫穷,走向富裕,摆脱贫穷,走向富裕……

    “好啦!要执行工务的人,赶紧回家,好好的安排家里的活儿。明天早上8点准时出发。”

    牛波对众人挥了挥手,表示可散会了。

    村民们还在呐喊,一边走,一边呼叫:摆脱贫穷,走向富裕,摆脱贫穷,走向富裕。摆脱贫穷,走向富裕……

    王梅激动的哭了,也顾不得还有村民在场,呐喊着向牛波扑去,张开两臂,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激动了说不出话来,泪眼朦胧的,只动情的叫了两个字:老公。……

    王梅的激动情绪一直保持着,吃了晚饭还没有消退,凭着这股激动和激动带来的力量,她一次又一次的承受他的粗暴和野蛮,偶尔也还击几下。

    牛波理解她的心情,用最热情的动作回应她。每一次都是那样粗暴疯狂,捣得她身子发颤。她想叫痛,却被呻吟声代替了。牛波狂捣进50分钟,终于放慢了动作,带着三分温柔前进。女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眼巴巴的看着他,说她一个人真的不行,需要找个帮手,一起对付他。

    牛波傻笑,问她是不是想想请一个女佣。表面是女佣,实则是他的发泄工具,充当她的黑市帮手。每当她不能承受了,他又无法停止时,就让她的帮手顶替?

    王梅喘顺了气,缠紧他的脖子,不正面回答,只说她有了决定。现在不要问,很快就会明白,到时一定给他一个惊喜。不管是谁,只管放心大胆的做,不必顾忌。

    牛波笑了,在她耳边小幽默了一下,说他真的失控了,根本不管对方是谁,一样粗暴,别说是一个女人,就是一只雌性动作,也会一直向前冲。王梅扑哧大笑,说明天就去找两头母牛回来,让他每晚捣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