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18章 王梅的第一次
    偷吃要抹嘴。牛波没有忘记。进了灶房,轻手轻脚的弄了一盆水,在院子冲洗身子。可能声响大了一点,惊动了王梅。她当然不知道牛波和别的女人刚玩过。以为他做事出了汗,不但没有怀疑,反而钻了出去,帮他抹身子。

    牛波刚好把液体洗净,没有了异味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王梅刚奔近,他的双手不老实了,上下齐手,四处掐油。王梅羞笑,扭着小蛮腰,指了指牛平睡的房间,要他小心点。

    这婆娘真的变了。见她不反抗,反而积极配合,还知道帮自己打掩护。牛波心里大乐。双手活动范围加大,也转移了重点,十指在各敏感处留恋移动,反复刺探。

    王梅有点紧张,却经不起他。防线越来越松,僵硬的身子,渐渐变软,咽着口水,主动宽衣解带。在他的协助下,很快脱了上衣,展现里面的迷人风光。

    日娘的!早知她的身子这样白嫩,昨晚就用强,享受这白嫩嫩的身子。看清她的身子。牛波大乐,心里却微感后悔,想想中间的变故,戏剧性的变转,很快就坦然了,觉得很值。他是自己的女人,迟早都会睡她的,还能跑哪儿去?

    昨晚睡,也许会快乐,仅是学指他自己。如果不快乐,纯是发泄带报复。现在睡不一样,不但俩人都快乐,也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咽着口水,滑动两手,傻笑说,“大老婆,你的身子真白,摸着好舒服。”

    “二愣子,你喜欢摸,老婆以后天天晚上都让你摸,好不好?”

    王梅情涌心间,抚着他的脸庞,羞涩的闭上双眼,轻声说,等会儿再摸。

    牛波知道她想了,也做好了准备,希望自己进一步探索,他却故意装傻,“老婆,摸着这样舒服,不摸你的身子,还能做啥?”

    “二愣子。”

    她睁开双眼,亲他一口,在他左耳边低声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只是摸这样简单,还有更快乐的事儿。就是他嚷着想要的洞房。只有洞房之后,她才是真正的女人,也才是他的老婆。

    “老婆,怎样洞房?”

    牛波继续装傻,从她手中夺了毛巾,扔在盆里,身上的水也不抹,盆子也不管了,张臂抱着她的身子,轻手轻脚向屋里走去,傻笑说,他听村子里的男人说,洞房很舒服,快点教他,他想舒服。

    哎!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糊涂?王梅暗叹一声,斜躺了下去,羞涩的闭上双眼,又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牛波傻笑两声,似懂非懂,要她继续教。王梅耐着性子,一步步的指引他。

    折腾了近30分钟,终于如愿以偿了。这一刻她才明白,这个傻子十分的可怕。痛的额头不停的冒冷汗,要他慢一点。牛波知道她是第一次,不能像折腾王芳那样,大手大脚的乱来。见她痛得流冷汗,心里一阵怜惜,大大不忍,温柔了许多。

    她更没有想到,牛婆真能折腾,弄得她浑身酸软,四肢无力,宛如大病一场,缩成一团,躺在怀里,抱着他的脑袋,羞涩娇喘,“小老公,舒服不?”

    牛波傻笑,用力的点头,咂嘴说,洞房真的很快乐,难怪村子里的男人都那样说,和女人睡觉,比吃蜜糖更开心。抱紧她的身子,呼嚷说,他还要。这次要玩得更久。

    “小老公,等会儿,老婆的身子很痛。”

    王梅双颊通红,嗔声说,谁叫他方才像头牛,如果温柔一点,现在又可以舒服了。

    “大老婆,我们以后天天晚上都舒服,好不?”

    他现在才明白,王梅和王芳根本不是一个级别,无法相提并论。同为女人,不管是摸,还是做,感觉完全不一样。

    如果用100分来表达这种感觉,和王芳在一起的时候,最多只有50分左右,和王梅在一起,至少有90分左右。王梅的身子又白又嫩,水嫩嫩的,就像锅的豆腐一样,掐一下就能出水。光滑滑的,就像摸婴儿的一样,又滑又嫩,还有弹性。

    “嗯!”

    说真话,没有舒服之前,王梅十分的紧张,但更多的是担心。担心牛波真的不会。更不能给她快乐。事实证明,这个傻子比她想象的更能干。

    她从没有这样开心过。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明白,这个男人值得她去爱,肯定能给她幸福,也能撑起这个家。看着他贼眉贼眉的双眼,羞涩说,只要他喜欢,除了身上(月经)来了的几晚,其它的时间,每晚都让他舒服,却不准像牛一样野蛮,要温柔一点。

    “大老婆,你真好。”

    牛波高兴极了,兴奋之余,把叶子说的想法,适当的加入自己的观点,并修改了一些,简单的说了一遍,问她能不能行?

    王梅呆了,瞪着双眼,盯着他的脸庞,久久没有出声。心里却是五味翻腾,不知该大笑,还是该大哭?村子里个个认为的傻子,实则是村子里最有能力,最有抱负,最为村民着想的人。

    这个人却是她一直看不起,当着比狗还低贱的男人,图他的力气大,几乎是强迫招为上门女婿的老公。新婚之夜巨变,男人表现出非凡本领,以为那是巧合,在山中打猎磨练出来的求生本能。

    洞房之夜,舒服之后,他说出这番震惊的话,这绝非巧合了,也无法巧合。这样一个大智若愚,深藏不漏,面带猪相,心里明亮的男人,自己竟把他当着狗一样贱踏、轻视。到底是自己傻,还是他傻?是自己有眼无珠,还是他隐藏的太深了?

    发现他脸上浮着憨厚的傻笑,热泪急涌,紧紧的抱着,动情低呼,“老公,老婆爱你。以后,不管你说什么,老婆都会乖乖的听话。”

    牛波反而怔住了,没有想到她的反应这样大。抱紧她的身子,亲亲她的脸蛋,傻笑说,他平时虽少和村里的人来往,可他看的多,跑的地方也多,把村子里的情况全记在心里。看着村子这样落后,人们温饱都成问题,他真的很难过。

    昨晚的事情又刺激了他。他终于明白金钱至上的道理。就像高个子几人,走投无路之下,竟然做那种事情。这说明钱很重要。村子里物产再丰富,却不能变成钱,比河里的水还贱。想要发达,想要富有,就必须把村子里的物产变成钱。

    “嗯,嗯,老公,你说得对,老婆爱死你啦。”

    王梅心花怒放,用力的点头,羞涩说,天亮之后就回去,要她阿爸开村委会,让他当村长,尽快的实施他的抱负。

    “老婆,我还要。”

    牛波趁机勒索,傻笑说,她的身子真舒服,现在又想了。

    “嗯,老公,温柔点,别再弄痛老婆了。”

    她甜蜜的笑了,羞涩的松开两臂,拉着他的胳膊,生硬的协助他的动作。

    这一回,彼此坚持的时间长了许多。牛波感觉到了她的爱意,温柔了许多。他的生理虽没有满足,心理却满足了,也相当的快乐。大战结束,王梅感动的哭了,她能感受他的温柔和体贴,紧紧的抱着他,不准他下去。

    牛波抱紧她,翻过身子,让她睡在上面。亲亲她的额头,柔声说,天快亮了,休息一会儿。王梅的确很疲倦了,却不想睡,鼓着两眼,撒娇说,她不想睡,要听他以前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多说一些给她听。

    “老婆,乖啦,睡觉觉。”

    伸出右手,按着她的两眼,提醒说,天亮之后又要回家,再不睡觉,就有黑眼圈了。

    “老公……”

    她撒娇,强打精神,说不困,真的想听他以前的事,特别是他刚进山打猎的事。以前的事,她没有分享和分担,以后的事,她一定要和他一起分享和分担。

    “只说第一次。”

    牛波似乎明白她的心情,亲亲她的鼻子,半眯着双眼,将第一次进山打猎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老公,你真能干。”

    王梅内疚的哭了,这一刻她总算明白了,她是多么的渺小,一直被她当着狗一般轻视的男人,是多么的伟大能干。她可以自豪的说一句,能有这样的老公是她一辈子的福气。

    “老婆,乖啦!睡觉觉啦。”

    牛波伸出左手,抓过蓝底白花的床单,盖在她的身上,环着她柔软的腰肢,闭上双眼,很快就沉沉的入睡了。

    看着他脸上满足而憨厚的笑容,王梅再次呆了,久久无法平静。木讷憨厚的外表之下,竟然藏着一颗七窍玲珑心。自己是何其运幸,将一生与他为伴。这是自己的福缘,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她不停的提醒自己。渐渐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了。终于无力支持,合上双眼,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沉沉的入睡了。……

    百合村虽然落后,村领导班子还是健全的。王守财发出急紧通知,将村领导班子的人全部召集到了王家里,破例没有在村委会的破房子里议事。

    村支部书记罗大雨,也是村委会主任,是王守财多年的老朋友。王守财连任多少届村长,他就连任了多少届村支部书记,更担任了多少届的村委会主任。从为人处事看,罗大雨比王守财圆滑低调,但更老奸。

    不过,真正掌权的不是他,而是王守财。村子里的事儿,超过95%得听王守财的。王守财反对的,罗大雨当然不敢点头。王守财支持的,罗大雨不敢反对。他们俩人联手,沆瀣一气,就控制了整个村领导班子。他们俩人点了头,村领导班子里,就没有人敢持反对意见。

    村委会副主任王小琴,也是妇女主任,是王守财一手提拔的。王守财说一,她绝对不敢说二。王守财发了话,她事事点头,从不会说“不”字。

    村里不少人谣传,王守财和王小琴一腿,乱搞男女关系。王小琴当上妇女主任兼村委会副主任,全是靠身子换来的。是真是假,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任何人拿出证据。

    村委会还有三个委员,是队里的队长兼任的。整个村委会的成员,就五个人。村里的领导班子,加村长王守财,还有各队的队长,总的不到15个人。王守财没有通知专职的队长,只通知了村委会的五个人。

    罗大雨百分之百的站在他这边,王小琴更不用说了。听了王守财的建议,罗大雨和王小琴同时点头。其中一个委员,是5队的队长兼任的,多了一句嘴,说牛波太年轻了,难以服众。

    王梅拉长双颊,冷声说,“我老公十八岁了,有资格参选。他才华非凡,能力超强,有远大抱负,比我阿爸更胜任村长的职位。”

    罗大雨扳着指头一算,离换届选举大会只有3天了。为难的说,是不是太急了?王守财微笑说,他们只管将他的意思,以及牛波对村子里未来的设想传达给村民们。其他的事情,由他来解决。总而言之,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确定保牛波当选村长。

    一则是,牛波的确比他更能胜任村长的职务,能带领大家摆脱贫穷,走向富裕。二则是,他真的老了,没有精力和心思管村子里的事了,应该让年轻人出头。年轻人有冲劲,有想法,有进取心。三则是,村领导班子里缺少牛波这样的人,不但年轻,而且想法先进,他考虑的不是个人利益,而是全村人的利益。

    在场诸人扪心自问,谁真正的为村民们的利益设想过?偶尔也许有点想法,却是一闪而过,从没有说出来,更没有放在桌面上讨论。牛波不一样,他不但有想法,还形成了书面的东西。

    他还说,如果他当选了村长,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乡政府想办法,看否能拨出一笔款子,给村子里修一条直达镇上的公路?他计算过,如果动员沿途的村民出力,不需要很大的费用。

    这却是一件很大的工程,需要镇政府的人出面,动员沿途的村子,发动所有的村民共同参与。如果成功了,有一条直通镇上的大公路,不仅百合村的交通得以改善,沿途所有的村子都会得到改善。

    常言说得好,想致富,先修路。又道是,车子一响,黄金万两。交通落后,物资不能流通,再富有的物产全成了死物,白白的浪费。

    “有想法,好大的冲劲。”

    王小琴第一个举双手赞同,羞愧说,她们当村领导干部多年了,从没有人想过,干这样大一番事情。这不仅是改善这一代的人生活,更是利于后代子孙的千秋功业。

    “是啊,牛娃这孩子的确很能干,我们以前全看走眼了,他是大智若愚的好孩子。”

    王守财低头看着绑着夹板的右腿,感慨万千的说,如果不是牛波,他早就回老家团圆了。

    一直以为,他除了有一身蛮力之外,就一无是处了。结果全错了。他可以断言,牛波远比雷明能干,更有出息。百合村在他的带领下,一定可以摆脱贫穷,走向富裕。

    “阿叔,你别说了,我们全明白,一定办好这件事,不会让你失望的。”

    王小琴第一个表态,她会动员村子所有的妇女,让她们接受牛波,并吹枕边风,说服她们的男人。

    众人聊了这样久,却不见牛波的影子。罗大雨多问了一句,能不能让牛波出来聊几句?除王小琴外,另外三个委员也有类似的想法。

    “我老公不在。”

    王梅抢嘴,微笑说,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她。牛波将所有的想法写成了文字,她看了不下10遍,全部记得。牛波天亮之后就去乡上找雷明了,要雷明动员乡政府领导班子,想办法完成他的第一个计划:修路。

    交通是经济命脉。人们常说,想要富,先修路。百合村的交通太落后了。别说通车的水泥大路,一条像样的,可以直通镇上的土路都没有。这是首要任务。他要事事亲力亲为,尽快动土开工。

    罗大雨和王小琴,轮流问了几句。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震惊之余,俩人识趣的闭嘴。三个队长兼委员的家伙,也不出声了。罗大雨拍着胸口说,这事一定办成。他们五人立即去找各队的队长,要他们极力配合行动,把宣传工作落实好。

    “去吧!这事儿拜托你们几人了。”

    王守财眼有疲倦之色,说他有点累了,想上楼去休息,就不留他们了。牛波当选村长之后,他的腿伤也基本复原了。到时,大家再好好的聚聚,痛饮几杯。

    “好!到时奉陪到底。”

    罗大雨也是近50岁的人了,却不服老,微笑说,到时找牛波拼酒。看谁更厉害?

    王梅得意的笑了,说牛波是海量,整个百合村,没有一个人能喝赢他。结婚那天,牛波至少喝了3斤以上的老白干,20瓶以上的啤酒,一点醉意都没有。看看村子里,谁有这酒量?

    “牛娃真牛!”

    王小琴抱着王梅的胳膊,压低声音,以过来人的语气叮嘱她,一定要盯紧牛波,别让他和村子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的。这样好的老公要是被别人抢了,到时哭都没有猫(眼泪)“老姐,你放心!”

    王梅羞笑,得意的说,村子里没有人比她好看,牛波不会喜欢别的女人。拉着王小琴走到角落,轻声说,牛波最喜欢她的身子,天天晚上缠着要,就这事儿一定能拴住他。

    “丫头,也不嫌害臊。”

    王小琴“老脸”微红,眼有饥渴之色,轻声问,牛波是不是很厉害?一晚上到底能折腾多久?

    王梅羞涩点头,说每晚都要折腾1个多小时,弄得她身子发软,第二天不想起床。有的时候,她想拒绝,可被他抱着之后,说不出一个拒绝的字,任由他折腾。不管折腾多久,她一直忍着,从不拒绝,有时火辣辣的疼痛,还是不忍心拒绝。

    “丫头,你真幸福。”

    王小琴眼中浮起明显的失落和寂寞之色,语重心长的说,好好的珍惜,女人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一个能干而又有能力的老公。

    在这山野之地,疼爱是次要的。能给自己幸福,不虐待自己,就是最大的奢求了。像牛波的男人,村子再也找不到了。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那时就晚了。一定要紧紧的抓住。

    王梅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人,见她如此关心。对于王小琴的事,她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为了牛波顺昨当上村长。王小琴是一个重要角色,她决定放下香饵,引王小琴上钩。拉着王小琴上了楼,咣当一声关门,在王小琴耳边嘻笑低语。

    王小琴双颊腾的一片通红,身子发软,咽着口水躺了下去,趴在床缘,眼中饥渴之色更浓,颤声问她,牛波是不是真的那样厉害?王梅已经挑明了,不想隐瞒,用力点头,故作苦恼,挨声叹气,说她一个人无法满足他,要是有一个信得过,又关心她的帮帮她,那该多好。

    “小梅,不介意,琴姐可以帮分忧。”

    王小琴不知是早就想法,或是真的关心她,想为她分忧解难,脱口而出,说得十分的迫切,有些迫不及待。

    “老姐,你真的愿意帮我?”

    王梅暗喜,却不敢表露,侧身蹲下,紧紧抓着她的手,“只要老姐愿意帮小梅,随时都可以,我可以按排。”

    “丫头,这……这样不合适吧……”

    脱口而出的话,王小琴大感为难,双颊更红,可心里却是迫不及待,恨不得现在可以和牛波在一起,感受他的粗暴和野蛮。

    “老姐,是你自己说的,不准反悔。”

    王梅开心笑了,挤进她怀里,调皮的抚着她的脸庞,笑嘻嘻的逗她,大家都是女人,她们是好姐妹,她有困难了,身为姐姐的,当然得帮忙。

    王小琴装腔作势的又推辞了几句,表面是拗不过王梅,实则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当着王梅的面,不敢过于坦白。半推半就的同意了王梅的建议。王梅乐了,表示尽快安排,让她感受牛波的强大与粗野。

    王小琴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是万分渴求,恨不得现在就扑进牛波怀里,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自己,张开两腿,四肢大张的躺在床上,任由牛波在自己的狂捣。想着想着,眼前浮现一粗状之物,觉得某处痒痒的,夹着两腿,不停的磨蹭。

    不磨不痒,不磨不想,越磨越痒,越磨越想。仅是两腿磨蹭的快感无法抑制内心的需求了,嘴里间隔发出蚀骨销魂的呻吟声,右手贴着向腿根滑去。……

    晚风轻拂,拨动发稍,柔抚脸庞,温馨甜蜜。月华如炼,银披大地,分外明亮。夜沉如水,四野空寂,夜虫欢鸣,祥和清宁。

    月光之下,五个身影,一前四后,卓然而立。除了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之外,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这状态已持续了近30分钟。

    第一个无法支持的人,就是最左边的大头男。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着牛波的背影,羞愧的说,“老板,大头让你失望了。”

    牛波徐徐转身,看了胖子三人一眼,平静说,这成绩已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了。不是一次坚持几个小时就能出成绩,重在坚持。不需要太多的时间,365天,风雨无阻,每天能坚持30分钟到一个小时就非常的不错了。

    到时,他们自然就明白其中的好处了。这种静练的最大顾忌是心乱!只要能真正的心静,任何场合都可以。这是一种意念,更是一种信念。信念如同人生目标,意念如同目标的内在动力,两者缺一不可。

    “多谢老板。”

    胖子四人,恭敬行了一礼。由胖子开口,将这几天的经过和收获,详细的说了一遍。

    牛波久久没有出声,抬头看着天际皓月。沉默足有5分钟之久。看着胖子的双眼,淡然问,对目前的局势,他有什么看法?

    胖子一怔,坦然说,雷明虽然看不起他,可迫于王守财的压力,相信不会拖后腿。镇上的事情,他们还没有渗透进去,可能比较麻烦。最大的困难不在这里,而是沿途的村民。

    他们打听过了,有不少村子的村民,非常的迷信,古老的封建思想仍旧占据着主导地位。如此浩大的工程,不但涉及到劈山、搭桥、占土、用田,更有可能迫使部分人迁移。其中必然动到某些人的祖坟,甚至是风水之类的东西。开明的人好说,遇上迷信的人,怕是难以说服。

    牛波笑了,非常的平静,淡然说,这事儿好办。任何人都有弱点,只要找出弱点,对症下药,必然是水到渠成。他惟一担心的是镇长张宝升。

    胖子一怔,不解的问,他和张宝升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结?牛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盘膝坐下,将那晚在张三娃家里发现超过1000元假钞的事,简单的提了一遍。

    最后补充说,张三娃是张宝升的远房堂侄。当时,他虽然没有惊动张三娃。可张三娃不是傻子。这事儿肯定对张宝升说了。如果张宝升也参与此事,彼此之间的矛盾,只有日益激化。

    高个子一怔,迷惑的问,“老板,你怀疑张三娃的假钞是直接来自假钞团伙?”

    牛波没有出声,看着胖子。胖子沉默近30秒,分析说,这事的确有问题。以张三娃这种小地痞,如果手中真有1000元之巨,早就张扬不可一世了。所以,这就排除了他是误拿到1000元假钞而不自知的可能。惟一的解释,他知道全是假钞,所以不敢张扬,必须低调。或者说,受了某人的叮嘱,不敢张扬。慢慢的化整为零,将假钞消化掉。

    在这种地方,假钞团伙的人直接找上张三娃的可能性非常小,不会超过5%。最合理的解释,张三娃只是假钞动态链的最未端消费场。在他之上,必然有人,这个给他假钞的人,显然没有隐瞒他。由此说明,彼此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那天晚上,牛波虽然不动声色。再退一步讲,张三娃就算不主动说出当时的情况。可他受伤的事无法隐瞒。上面某人知道了,细问之下,必然起疑,知道假钞事情曝光。目前没有动作,一则是以静制动,看牛波的反应采取相应的行动。二则是正要密谋之中,计划如何一举封了牛波的嘴。

    大头也开窍了,恍然大悟的说,以张宝升的经济状况看,大有问题。问题就在假钞事件。不管此事是否张扬开,张宝升必然恨透了牛波。就算没有假钞事件,他暴打了张三娃,张宝升心里也会恨他。以他的为人和如今的身份,当然不会主动出击,一定是静等时机。只要成熟了,一旦出手,必然整得牛波没有翻身之机。

    “很好!你们全明白了,免得我再费口舌。”

    牛波平静的笑了,意味深长的说,他只是担心,而不是怕,更不想节外生枝。张宝升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趁机端了他。

    在此之前,他们先查清假钞事件。如果张宝升真和此事有关,他的镇长就做到尽头了。这更是反制张宝升的机会。关于张宝升这个人,他知道的不多,但能在镇上混这样多年,应该有几把刷子,一定要小心!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不能给他反击的机会。

    大致方面,先盯着张三娃,甚至可以敲山震虎。具体的细节,他们自己看着办。他要的是结果,不问过程。关于他们当年的事,他已找人着手调查了。如果没有意外,一个月之内就有结果。只要他们真是清白的,将来一定帮他们洗清冤情,还他们本来面目,重新做人。

    “多谢老板。”

    胖子四人,身形齐动,准备下跪叩谢。牛波摆手,淡然说,以后这些俗礼全免了。目前的重点,不必管其它镇上的事,一边追查假钞事件,一边控制磨子镇。

    由下到上,先控制磨子镇的金济,能不露面,尽量幕后作。万不得已,真要露面,也用假面孔。处事尽量低调。处事和格斗有许多相同的地方。讲究快、准、狠。一旦决定了,必须快,立即行动。目标要准,一旦确定,出手要狠,一击凑效,不能给对方反击的机会。这和格斗是相通的。

    村子里和乡上的事,他自己摆平,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控制整个磨子镇。真的行动了,不准有任何人从中唱反调,或是搞破坏,必须做到齐心协力,群策群力。否则,他讲情面,拳头和刀子却不认人。

    “明白,老板请放心,我们知道如何做。”

    瘦子四人同时点头。瘦子犹豫了少顷,迟疑说,镇上只有一家废工厂。他潜进去看过,许多设备还能用。如果公路真的修成了,可以想法重新启动造纸厂。惟一困难的是,这需要一笔较大的资金。

    牛波平静笑了,问他们谁懂造纸术?瘦子看看另外三人,没有人吭声,他举起右手,表示曾经有过涉猎,虽不敢称专家,却不是外行,这种小厂,他能应付,更有把握让产品畅销。

    “好!”

    牛波抚掌轻笑,斩钉截铁的说,将来启动了,纸厂交给他管理,资金方面,他会想办法。公路的事,肯定不会中止,一定要修,不必考虑这个因素。

    这期间,他可以收集一些资料,草纸销售市场和设备配置方面。先有一个大概的数据,一则是,他好安排资金,二则是,可以进一步的评估启动纸厂的利弊。……

    牛波回到家里,王梅还没有睡,看看时间,她早该睡了,现在还瞪着两眼,眼巴巴的看着门口,显然是在等她。想起昨晚的疯狂,他身子一热,身体起了变化。

    王梅张臂爬起,扑了过去,紧紧的抱着他,火热香唇含住他的嘴,不准他出声。他乐得享受,任由她亲吻,两只手一上一下,在各敏感处游走,刺激她的原始。

    王梅只顾着亲吻,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男人野蛮的冲了进去,一阵狂捣,弄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除了被动承受,就是喘息呻吟,用声音喜欢男人,刺激男人。

    第一软激战结束,女人缩在男人怀里,想起白天对王小琴的承诺,却不便直接问,只得从侧面试探。牛波两手不空,嘴也没有闲着,没有时间回答她的问题。第二轮之后,她累得浑身发软,夹着两腿,不准敌人继续前进。

    男人从别处下手,很快又攻了进去。女人咬牙坚持,在他最高兴的时候,试探性的提出了心中的想法。男人没有深想,信口告诉她,这事儿只要你情我愿,彼此都快乐,不是俩口子也可以做。

    王梅心里酸酸的,她不是傻子,明白牛波绝不是专情的男人,只要有女人投怀送抱,他绝不会拒绝。转念细想,一个无法满足他,便宜别不相干的陌生女人,还不如让王小琴占点便宜。

    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拉王小琴当帮手,不但她本人快乐,牛波和她都快乐。王小琴心里高兴了,就会死心塌地的帮牛波,可说一举几得。何乐不为?想通此点,她心里又踏实了,两臂紧缠他的脖子,呻吟扭摆,忍痛迎合,以行动鼓励他,告诉他,她是快乐的,也喜欢他这种粗野和野蛮。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牛波一次比一次厉害,好似永不满足,也不知道疲倦。一直是他主动,全是体力活儿。开始了就难以停止,一折腾就是一个多小时,如此惊人的体力的耐力,的确可怕。

    她的呻吟扭动,大大的鼓励了牛波,更刺激了他内心深处的原始野性。渐渐的,他的失控了,越来越粗暴,好似忘了王梅实力很差,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三轮大战结束,王梅开始翻白眼了。男人抹完身上的汗,发现王梅直翻死鱼眼,微感内疚,搂着汗淋淋的身子,亲亲苍白的嘴唇,“老婆,是不是很痛?”

    “还……还说……”

    王梅大口大口的喘气,缩着身子,拧他的鼻头,“差点要了老婆的小命,只知自己舒,就不顾老婆的死活?”

    男人傻笑,说她的身子太迷人了,他是情不自禁,无法控制自己。这不能怪他,真要怪,就怪她的身子,谁叫她的身子那样迷人,摸着舒服,在里面更舒服。

    身子虽痛,女人却笑了,心里更是甜滋滋的。不管他现在是否爱自己,总一样值得他留恋。虽不是本事,却是一分本钱,这是上天给予的,当然要善加利用,绝不能白白的浪费。

    她把脸贴在他的胸口,嗅着男人体味,陶醉如痴,喃声低语,“小老公,你虽然粗暴野蛮,可老婆喜欢你的粗暴和野蛮,弄得好舒服,魂儿都飞了。”

    “老婆,我们又来。”

    一听她舒服,男人性趣又起,以两手为先锋,在前面探路,临进关口了,发现没有敌人,只有尸体。

    女人俏脸变色,身子缩的更小了,咽着口水,结巴发抖,“小老公,让老婆歇会儿,真的很痛,火辣辣的,像抹了辣子一样。”

    “老婆,我会慢慢的。”

    男人准备强攻,手指刚触及,女人身子发抖,双颊抽动,神情痛苦,像受了伤一般,男人只得停止动作,“老婆,要不要抹点药酒?”

    “傻子,你想痛死老婆啊?”

    王梅哭笑不得,真不明白他是真傻或是装糊涂,别的地方受了伤抹药酒也会痛得发抖,更何况那柔嫩的敏感之处,谁受得了?

    “啊呀,我忘啦。”

    他傻笑两声,一拍后脑门,说他太高兴了,真的忘了此事,药酒的确可以止痛,可抹酒的疼痛,没有几个人能承受。

    她轻嗯一声,闭上双眼,抱着他的脑袋,说她很疲倦了,需要休息。男人反手抓过竹椅上的毛巾,帮她抹汗,“老婆,你安心睡吧,不痛了再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