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14章 小男人左拥右抱
    从经济状况和村子的规模比较,响水村和百合村在伯仲之间。相对而言,响水村的人口更多一点,每人分得的田土,比百合村的人更少。百合村土地虽多,善加利用的却不多,有许多好土地,白白的浪费了。

    响水村却有一大害处,就是张三娃这伙二流子,常在村子欺男霸女,胡作非为。村子里几个热心的年轻人,联合邻村的年轻小伙子,想收拾张三娃这伙二流子。他们还没有行动,反而被张三娃几人收拾了。自那之后,就没有人再自找罪受,找张三娃几人的麻烦了。

    说起来,张三娃不是普通的二流子,有一点来头。他亲娘舅是响水村的支部书记(村委书记)他远房堂叔,是磨子镇的镇长。正因为两重小山罩着他,所以没有人敢惹他,更令他肆无忌惮的鱼肉村里。可他没有想到,王芳和牛波有关系。他胆子大,白玩王芳,还骗她的钱,这一次必然会受到惩罚。

    长方形的泥巴院子中间,摆着一张正方形的柏木桌子。上方吊着100瓦的灯泡,发着刺眼的光芒。辐射余热,令本就燥热的空气,更加闷热。小小的一张桌子,坐了6个人,四个男的,两个女的。

    张三娃赤着上身,光着胳膊,只穿了一条蓝白相间,立条纹的松紧腰沙滩裤,叉着两腿,两手忙碌不停,不但要抓牌,还要在女人身上掐油。仅有的两个女人,全被他一个人霸占了。

    两个女人年龄都不小了,左边那个,穿着米白色的吊带裙,显然是10多20元的地摊货,一碰就起皱褶。前襟至少有10个以上的皱褶。吊带有点长,平直的抹胸开口过低,白晃晃的有三分之一露在外面。虽然不大,却比较白,相当的有吸引力。

    从露出部分看,明显下垂了,也松驰了。缺少弹性,握在手里,显然没有手感。不过,张三娃是饥不择食,有这种货色玩,随时可以放松,他还在意什么呢?一头乌黑的短发,微微卷曲,映着有点苍白的双颊,黑白更加分明。

    右边那个,稍有人样,满头秀发,又直又长,最长部分,快到了。血红色的吊带衫,映着白生生的,真的应了白里透红这句老话。上面的尺寸比短发卷曲女人稍大一点,挺圆的,却有点下垂。

    吊带衫的吊子滑到手臂,开口低垂,有二分之一露在外面。从表皮看,弹性比短女人强,手感应该不错。张三娃的手,在她身上停留更多。这女人胆子比短发妇人大,吃吃浪笑,偶尔回应张三娃的动作,上下不论,随心所欲。

    她有时急了,拉着张三娃的手向下钻。张三娃只要两手不空,不管摸那里,同样乐得哈哈大笑。他却不知道,长发妇人月经刚完,偶尔还有余污。触了他的霉头,今晚手气特背,一直在输。

    另外三个二流子,全是张三娃的死党。坐在左边的二流子,头上是寸草不留,光溜溜的,映着灯光,偶尔会刺眼。上下都没有穿,只有一条浅蓝色的四角短裤。身子骨又瘦,还爱现,看着真有点碍眼。

    坐在对面的二流子,是典型的寸平头,也是光着身子,只穿了一条青色的皮带沙滩裤。双颊消瘦,眼眶深陷,看长发女人的时间,远比看牌的时间多。

    他的双眼,主要停留在耸起地带,就是长发女人露在外面的白嫩之处。恨不得一口吞下去。两个女人都是张三娃的。没有张三娃的许可,他们不敢碰。张三娃点头了,他们可以摸几下,真的要办事放松,得另想办法。

    右手边那家伙,有两分艺人的味道,一头黑发,比短发卷曲女人的头发长,乱的像狗窝里的杂草,随处可见头屑。四个男人之中,只有这家伙身子骨比较结实。白底红花的翻领短袖衬衫,五粒扣子,一颗未扣。下面只有一条短裤。

    两个女人作壁上观。四个男人,打13张。每输一张牌,就是1元钱。此时,输得最多的是张三娃。这家伙打牌不专心,心思全在两个女人身上,又被长发妇人触了霉头,输钱是必然的。他不输钱,那才有鬼。

    “救命啊……非礼啊……”

    这把牌,张三娃一张牌未出,输了13元,心里正烦着。听到尖厉的呼叫声,一下来了精神。对光头三人挥手,要他们出去看看,是什么人这样大的胆子,敢在他的地盘欺负女人?

    光头三人,各自看了两个女人一眼,先后站起,沿着泥巴院子,向右边的竹林走去。张三娃乐的哈哈大笑,张开两臂,分别抱着两个女人,亲了左边的,侧头又亲右边的。

    长发女人浪笑着,掀起了吊带衫的下摆。张三娃食指大动,松开短发卷曲女人,抱着长女人,乐哈哈的说,进屋里去放松一下,正好可一比二,看谁先趴下。

    “三哥,万一他们回来了?”

    长发女人不停的被他摸,早就又痒又麻了,心理也挺想的,就怕光头三人突回来。她明白张三娃这种人,高兴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弄的不爽,翻脸不认人,有可能让光头三人玩她。

    “傻女人,你是我的,他们没有那个胆子。”

    张三娃抱着她的身子,一边脱裙子,一边快步向屋子里跑去。浪笑说,大战之后会转运,到时一定赢回来。

    短发女人见势不对,立身站起,呼叫一声,甩开腿子,屁颠颠的也跟了进去,傻傻的问,“三哥,搞那事儿,真的可以转运?”

    张三娃不出声,心里却骂,真是傻婆娘。搞这事儿真能转运,早就玩了,当然不会输得这样惨。输了钱有女人玩,当着发泄和出气。短发妇人加上步子,一同进了房间。

    张三娃迫不及待,抱着长发女人向睡房跑去,短发女人还是怕光头三人回来,转身伸手,咣当关门,并插上了门闩。查看无误,浪笑着,一边向睡房跑,一边呼叫,“三哥,我们一起玩。”

    房子右边这片竹林,占地面积挺广的。三、四年前,张三娃靠这片竹林发了一笔小财。可惜,镇上惟一一家纸厂关门了,生产的草纸没有销量,逼迫关门。镇里的村民,又少了一条赚钱的路子。

    现在,许多人种着大量的竹子,却卖不出去。编竹篾之类的卖,赚不了几个钱,也不是人人都会编。再说了,人人都编,谁还买呢?最好的出路,最轻松的赚钱方式,是把竹子卖给造纸厂。

    光头三人进了竹林,找了一圈,人影都没有发现一个。准备回走,三人同时呆住了。竹林深处,再次响起尖叫声。穿林踏叶,三人呼叫着,同时扑了过去。

    就着昏暗的月光,看清竹林里的人,光头三个不停的咽口水。别说响水村没有这样好看的女孩子,整个磨子镇也找不出这样好看的女孩子。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子有身段。

    竹绿色的连衣裙,和竹叶的颜色非常接近,不仔细看,不易发现。长长的秀发,又黑又亮。露在外面的两条胳膊,又白又嫩,像削皮的嫩藕,粉嘟嘟的,恨不得一口咬在嘴里,咕咕的吞进肚里。

    三人之中,长发是最有头脑的人,看清叶子的穿着打扮,起了疑心,这种鸟不恋爱的地方,怎么可能有这样好看的女孩子,而且还是晚上出现?方才明明叫救命,又说非礼。

    除他们三人之外,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哪有非礼的人?第一次寻找,没有人影,她突然出来,太奇怪了。阻止光头俩人上前,盯着叶子的双眼,冷声问,她到底是什么人?

    “哎哟,长发哥哥,你真逗,我是女人啊,你看不出来嘛?”

    叶子弯着玉臂,拢了拢披在肩上的秀发,露出面孔。光头三人嘴角同时流口水。喉结不停的滑动,眼浮贪婪之时,形成三角之势向她逼了过去。

    “哎哟,光头哥哥,你的光头真可爱,我最喜欢光头了,你先来。”

    叶子眼有媚笑,伸出水嫩嫩的右手食指,对左边的光头勾了勾。光头大喜,甩开两腿瘦长的,飞一般的扑了过去。

    糟!离叶子还有2米距离,眼前一暗,好像有物体向他飞来。还没有看清是什么,胸口一阵疼痛,惨叫着跌了下去。长发和寸平头大惊,对望一眼,转身就跑。

    “哎呀,长发哥哥,你别跑嘛!我们玩玩。”

    叶子嘻笑一声,身子迎风而起,如同在竹林中飞舞颠蜓,从长发俩人头顶飞过,轻盈落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纤指微张,毫无顾忌,长驱直入,抓向长发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