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13章 二流子耍流氓
    包谷,包谷,包谷。昏暗的夜色中,草屋左侧的树林里,响起鸟叫声。声音有点模糊,不像真的布谷鸟叫。夜色之中,传得远远的。划破了山野的宁静。

    牛波刚扶牛平躺下,心里偷着乐,准备回自己的草窝,和王梅一起洞房,享受她白嫩的身子,感受原始乐趣。刚到堂屋,一听这声音,想起忘了一件事。昨天晚上和王芳约好了,白天去山里野战。情况急转,白天没有进山。

    王芳不明情况,极有可能进了山,苦等没有结果,现在来找他了。这事儿不能怪王芳,是他失信在先。现在王芳来找他算帐,合情合理,也是人之常情。的确应该给她一个交代,或是解释清楚。

    他按着肚子,跨步到了门口,探头看着王梅,装腔作势的说,可能吃坏了东西,他要去茅厕。王梅起身,关心的问,严不严重?

    “没事儿,大老婆,你先休息,我很快回来。”

    牛波冲了进去,张臂用力的抱着她,在她左耳边轻声说,做好心理准备,回来就要洞房,这次不准耍赖了。

    “嗯,老公,快去吧,老婆在躺……躺着等你……你回来那个……”

    说到洞房,王梅是第一次,好奇又紧张,满眼甜蜜,羞的身子发软,打算陪他去茅厕的勇气都没有了,羞笑亲了他一口,叮嘱他快去快回。

    牛波离开草屋,进了树林,见王芳脸色十分的难看,傻笑两声,解释说,昨晚忘了今天要回门。所以没有进山。让她白等了,过两天一定补偿她,让她多爽几次。另外打几只野兔,算是赔偿。

    “愣头青……”

    王芳身子一颤,低呼一声,张开两臂,扑进他宽厚的怀里,火热泪珠,滚滚而下,好似无法停止,哭得天昏地暗。

    牛波一惊,压低声音,安慰说,有话好说,千万不要哭。这里和草屋不远,哭这样大声,很容易听到。事情穿帮了,他倒是不怕,只怕王梅看紧了,以后不能和她去山里打野战了。

    一拍两散,最后到底谁吃亏,她应该明白。白天没有赴约,的确是他不对,可事情紧急,他无法抽身,又愿意作出补偿,还有什么好伤心的。

    “愣头青,芳嫂有困难,你帮不帮我?”

    王芳身子微微颤抖,停止哭声,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左臂抱着他的脖子,右手下滑,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接着她的掀起睡裙的下摆,扭着贴了过去。

    牛波一怔,满眼迷惑,心中有事,悬着不能放心,不想这样快进入主题,微摆,没有让她如愿,摆脱黑暗吞噬,抱紧她的身子,轻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芳哭泣说,昨晚回家后,她想到了他今天要回门,知道他不会去山里。所以,白天她答应了邻村的二流子(流氓或混混,有的地方也叫二杆子)张三娃。同意傍晚的时候,和他做一次。

    当时,张三娃拿着一张50元的钞票,说他没有零钱。那时,她身上也没有带钱。张三娃显得很大方,阔气的说,没有关系。完事之后,回去把多余的钱补给他。

    她欢天喜地的答应了。做了一次,张三娃说,她的身子很舒服,还要做一次。看在钱的分上,她答应了。第二次结束了,张三娃称赞说,她的身子真的很舒服。他是第一次感到那样痛快。决定多给她5元钱。

    她高兴极了,回到家里,拿了25元钱给张三娃。张三娃拿了钱之后就离开了,临走之时,说过两天还来找她。吃了晚饭后,她把钱拿出来,在灯光仔细的看,发现不对劲,好像是假的。

    翻过裙子的下摆,从里面的小巴包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50元面额钞票,颤抖的放在牛波的手里。牛波松开她的身子,拉伸钞票,就着昏暗的月光,反复打量,的确是假钞。

    日娘的!这王八蛋太过分了。王芳撑起这个家,非常的不容易,靠出卖身子养家糊口,也是迫不得已,这***的杂种!不但用假钱骗她,白玩不说,还骗了王芳25元钱。好事全被他一个人占尽了。

    “这***的,我要撕了他。”

    他握紧右手,用力的挥了一下,伸出左臂,搂紧她发抖的身子,安慰说,这件事他一定帮她讨回公道,不会让她受一丝损失。

    王芳不哭了,两臂用力,紧紧的抱着,反而担心的说,张三娃是响水村出了的二流子,还有几个二流子的兄弟伙,平时作威作福的,没有人敢惹他们。

    他一个人去,万一出了事,她会一辈子不安。折了25元钱,让张三娃睡了两次,当是被鬼玩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以后不做他的生意就可以了。

    “瓜婆娘,你越怕,他越高兴,下次还会用这样的方法白玩你。”

    牛波声音一沉,解释说,张三娃不只欺负她一个人,村子里还有女人被张三娃欺负过。就因为他是二流子,所以没有人管,睁只眼,闭只睁,任由他胡作非为。

    像张三娃这种杂碎,如果没有人好好的修理他,他从不知道什么是怕,更不会无故的收敛,这样下去,还有更多的女人被他欺负。不管是为了她,还是村子其她的女人,一定要收拾张三娃。

    王芳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恨意的渴求也消失了,抬起头,满眼迷惑,怔怔的看着他,“愣头青,你,你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点也不怕事了。”

    笨蛋!得意忘形了。牛波干笑两声,牵强的说,他最恨张三娃这种二流子了。生气的时候就会这样。在山野打猎也是,被野兽咬了,他一定要杀死对方,报仇出气。

    王芳一个忠厚老实的女人,见识不多,没有深想,更没有想那样远,当然不会想到牛波一直在装疯卖傻,抹泪点头,相信了他的说法,问他想如何做?她又需要做什么?

    他抬头看看月亮的位置,傻笑说,今晚要和王梅洞房,抽不出时间,明天去找张三娃。她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件事,他既然答应了,一定帮她讨回公道。

    “愣头青,谢谢你。”

    王芳十分的感动,这一刻,她不知如何回报这个大男孩,除了自己的身子,再也没有的了,伸手掀起裙子,弯腰想脱小裤。

    牛波心理一动感动,明白她的想法,更理解她的心情,抓着她的手,傻笑说,今晚真的不行。他要和王梅洞房,她赶紧回去,好好的休息。心情不好,就休息两天。真没有钱了,他可以打猎给她,一样可以过日子。

    “愣头青,你对芳嫂真好,芳嫂没有白疼你。”

    王芳感动的想哭,感激的亲了一口,转身之际,羞涩说,以后只要他想了,任何时候都会满足他。

    她的步子很慢,好似苍老了许多,背也微微弯曲了。看着她抽噎的双肩,沉重的步子,微弯的背影,牛波热血奔涌,双拳握的格格响,低呼一声,“芳嫂,你等一下。”

    王芳一怔,颤抖的转过身子,不解的看着他。牛波深吸一口气,轻声说,她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他回去和王梅说一声,现在就去找张三娃。这件事不解决,想着她被张三娃白占便宜,还骗了她25元钱的事情,心理比刀割还难受,他无法入睡。他不能等了,必须今晚解决。

    “愣……愣头青……”

    王芳身子一颤,两腿发软,双膝微弯,倾斜着想下跪。牛波一惊,疾跨一步,伸手扶住她,要她在这里等着。她泪流满面的不停点头,哽咽说,她会一直在这里等他。如果天亮没有来,她就等到天亮。

    牛波转过身子,沿着弯曲的泥巴小路,放开两腿,疾快的向家里跑去。到了小路的近头,临近泥巴院子了。发现院子站着一个苗条的人影。眼巴巴的看着小路这边。

    就着昏暗的月光,看清是叶子,双颊抽动一下,加快步子,到了院子的中间,抓着她的小手,拽着离开了院子,责备说,谁让她来的?

    叶子一脸委屈,挤进他怀里,嗲声说,“哥,叶子想你了。”

    “姑奶奶,你就别忝乱了。”

    牛波觉得脑袋都大了,别的时候不来,这个时候冒出来,不是成心捣乱吗?可他也知道叶子的性格,硬赶她走,必然乱上加乱,只得用计。

    “哥,方才的事,叶子全听见了,嘻嘻。”

    叶子踮着脚尖,张嘴含着他的,贪婪的着。两只小手不老实,在他身上四处摸索。

    牛波一惊,摆脱她的柔软,抓着她的小手,轻声说,“小祖宗,哥真的有事,改天陪你,好不?”

    “不行,你不陪叶子,我就把这事告诉新嫂子。”

    叶子耍横,小手蛇一般从大手中滑出,贴着,向下滑去,又蠢蠢欲动了。

    牛波脑袋都大了,灵机一动,在她左耳边低语几句。叶子一怔,咬着下唇,盯着他的双眼,媚声说,不准耍赖,否则,跟他没完。

    牛波赶紧点头,郑重表示,如果耍赖,他就是小狗。叶子开心的笑了,甜甜的亲了他一口。牛波松开她的小手,叮嘱她小心一点。叶子甜甜的笑了,沿着小路,轻快迈步。牛波长长吐了一口气,转过身子,甩腿向家里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