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08章 修理老混蛋
    王梅的心,一直扑通乱跳,等呀等,盼呀盼,高个子和矮胖子终于出现了,却没有牛波的影子,心直向下沉,颤抖的问,“你,你们把二愣子怎么了?”

    高个子嘿然大笑,淡然说,杀了。牛波想骗他们,却被他们识破了。本想要他跪下求情,叩头认错,就放他一马。可他的脾气比驴子还倔,宁死不跪。他们一气之下,就杀了他。

    动作快,现在赶去还能找到尸体,去晚了,肯定会被野狗吃了,可能连骨头都找不到。话说回来,反正她又不爱他,当着苦力使用,又何必去找呢?死了更干净,她可以找个好男人,再嫁一次。

    “二愣子……二愣子……你不能死……”

    王梅如同疯了一般,尖叫着向门口冲去,对于高个子手中的水果刀,是视若无睹,哭喊着要出去找牛波的尸体。

    高个子和矮胖子对望一眼。高个子左手疾扬,掌缘如刀,击中了王梅的后颈。王梅“呃”了一声,身子一软,歪斜着倒了下去。

    王守财大怒,咆哮尖叫,准备拼命。矮胖子弯腰伸手,准备扶起王梅,想到王梅的身份,赶紧又收回双手,抬头看着王守财,冷声说,王梅只是晕过去了。赶紧扶她过去躺着,休息会儿就会醒。已经死了一个,不要再闹出人命了。他们也不想杀人,只是想求财。

    如果他们合作,就不会有人受伤了。牛波宁死之前说了实话,家里的确没有多少钱,却不只几十元。所以,把家里所有的钱给他们,他们立即离开。否则,会不断的死人。反正已死了一个,不在乎多杀几个。

    牛波是死是活,对他没有任何关系。只要王梅没事,王守财就放心了,颤抖着走了过去,一探鼻息,的确还活着,小心扶起王梅,不安的问,拿到钱之后,他们是不是真的就会离开,不再闹事?

    瘦子和大头男,虽不明白事情经过,可高个子是老大,矮胖子一直以冷静见长,他们这样说,必有深意,跟着一起点头,表示绝不反悔。

    王守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小心的扶着王梅在竹椅里躺着,颤抖的说,今天收了人亲,村民和亲朋送的钱,一共只有1500多元。他全部拿出来,希望他们言而有信,拿了钱就走路,不要留在村子,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高个子四人,再次点头,表示一定遵守诺言。矮胖子拽着王守财,一起向楼梯口走去。不到5分钟,矮胖子左手拽着王守财,右手抓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对着高个子晃了晃,平静的说,的确只有1500多元,他全拿了,一分没有留。

    高个子扫了瘦子和大头男一眼,冷声说,放了三个废物,一人断一条胳膊。王守财大惊,怒愤的问,为何言而无信?

    矮子拧着他的唐装衣领,轻盈的拎起,抬起右手,在他踹了两脚,沉声说,“老东西,你乱说什么?我们几时不守信用了。”

    “你,你们?”

    王守财不是傻子,这才明白上了当,他们只答应不杀人,拿了钱就走人,可并没有承诺不伤人。过后方知,后悔晚了。

    斜眼看着昏迷不醒的王梅,他真的紧张了。今晚没有被牛波睡,万一被这四个混蛋睡了,王梅这辈子就完了,今后如何嫁人啊?

    他女人死后,一泡,屎一泡的把王艳和王梅俩人带大。王艳嫁给雷明,他很放心。可王梅性格叛逆,个性张扬,村子里和邻村的小伙子,没有人敢娶她,宁愿打光棍也不娶。

    无可奈何之下,左思右想,决定招个女婿,让王梅一辈子呆在家里,免得嫁出去受苦。可选来选去,都没有合适的。太差了,他不放心,王梅也不同意。条件太好的,人家又不愿意。

    最后把目光锁定了憨厚老实的牛波。他人不错,又有一生本事,可以照顾王梅,家里又穷的叮当响,没有钱娶媳妇,各方面都非常的合适。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王梅在新婚之夜闹性子,逼走了牛波,虽说中途回来了,却是白白送命。现在,这四个杀人不眨眼的混蛋拿到了钱,不会再有顾忌,肯定不会放过王梅,趁着她昏迷不醒睡了她。

    怎么办?王梅出事了,自己今后依靠谁?雷明是乡长,他们俩口子不可能回来陪他过老。王梅真出事了,自己就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村子里横行半辈子,却落得这样的下场,难道这就是报应?

    中年丧妻,老年去子,这可是人生最大的悲痛。18年前死了女人,如今就剩两个女儿,真要出什么事,他怕是无法受这种打击。

    心里害怕极了,一时老泪纵横,双膝一软,颤抖的跪了下去,哀求说,他们喜欢什么,全部拿去,千万不要伤害王梅。他身边只有王梅一个亲人了,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一把年纪了,无法承受这种打击。

    “老东西,你闭嘴。”

    矮胖子又踢了他一脚,冷声说,他们知道如何做,不需要他提醒,更不需要他教,会不会伤害王梅,看他们的心情而定。

    “各位好汉,求求你们了。”

    王守财不停的对高个子叩头,老泪纵横的说,只要不伤害王梅,他把家里的存折给他们,天亮之后去镇上的银行取钱,有了钱之后,他们就可以远走高飞了。

    “你傻,我们可不傻。”

    矮胖子又踢了他一脚,冷声说,他是这一带的土霸王,乡上和镇上有头有脸的人都认得他。别人拿着他的存折去取钱,不管有无密码,摆明就是自投罗网,他们没有这样笨。

    “各位好汉,你,你们到底想怎样?”

    王守财此时是真心想舍财保住王梅,没有想以此陷害他们,可他明白,不管如何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一时心如刀割,这才明白平时人缘人多差。

    矮胖子又踢了一脚,冷声说,发个最毒最毒的毒誓,以后不会横行村里,任意欺负村民,一定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做人,找到牛波的尸体后,好好的埋葬。而后照顾牛波的阿爹,直到他死为止,不准亏待他。

    “好,好,我发誓。”

    这一刻,王守财才明白亲人的重要性,财钱全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多也没有用,横行村里半辈子又如何?

    突然冒几个城里人来,就可以弄得他家破人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目前,他什么都不想了,只要能保住王梅,他什么都愿意做。颤抖的跪直,举起右对,以明月为证,发了最毒的血誓。

    “滚吧,老家伙。”

    矮胖子冷笑一声,抬起右脚,用力的甩踢王守财的右小腿。

    “喀嚓!”

    王守财惨叫一声,顺着楼梯滚了下去,浑身不停的打颤,咬牙坚持没有昏过去,吃力的向王梅爬去。

    矮胖子纵身跳下,抬起右脚踏住他的断腿,冷声说,他们还要借用王梅一下,现在不准碰她。王守财闷哼一声,无法再坚持了,眼前一黑,顿时昏了过去。

    瘦子和大头男,同时敲断了三个亲朋的胳膊。矮胖子脱了身上的长大衬衫,遮在王梅的身上,对大头男递了一个眼色。

    大头男一怔,跨步走了过去,弯腰扛起王梅,甩腿就走。瘦子三人紧随其后,转眼消失在门口。三个亲朋也无法支持了,同时昏了过去。

    晚风徐徐,带着一丝丝的血腥味,四处飞舞,吹散了房间余热。屋外夏虫欢鸣。似乎在为王守财的悲惨遭遇高歌,庆贺恶人自有恶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