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06章 王梅为他落泪
    日娘的!这四个乌龟王八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绝不是百合村的人。虽说他和百合村的人交往不多,可他记忆力过人,不但百合村没有这样的四个男人,邻村也没有这样的男人。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不是像山里人,应该是城里人。

    用水果刀架着王梅脖子的那人,又高又壮,年约30岁左右,至少有195厘米以上,体重不会低于90公斤。赤着上身,光着胳膊,浅咖啡色的四袋休闲裤,膝弯处破了两个。处沾满了泥土,上还有青苔的痕迹。一点一滴,清晰的告诉牛波,此人是刚从树林中穿过,而且走得很快,时间也相当的长。

    扭着王守财胳膊的汉子,又矮又胖,最多25、26岁,身高不到160厘米,体重不低于85公斤,穿着一件又长又大的纯黑色翻领短袖衬衫,如此的不合身,这衣服显然不是他的。不知是高个子大汉的,还是偷别人的?

    虽说没有破烂,背上下摆,全是青苔和泥土。下摆没有扎进裤腰里,长长的吊着,有点女人穿着的吊带裙。下摆末端,没有看到裤子,不知是没有穿裤子,或是只穿了短裤,被衬衣的下摆遮住了。

    另外俩人,那个又高又瘦,有点像竹竿的家伙,右手抓着一把雪亮的菜刀,左手抓着一根米长左右的木棒。纯黑色的皮背心又短又小,敞开着,露出纤瘦的胸膛和,半截腰身都在外面。

    这天气穿皮背心,真想得出来。显然是没有衣服穿了。下面那条藏青色的松紧腰沙滩裤,已经变了色,成了赤红色。露在外面的两腿,也沾满了泥土。看他的面孔,顶天了21、22岁。

    四人之中,只有这个戴眼镜的家伙体形正常一点,身高和体形的比例,比较合适,看着也顺眼。可惜的是,脑袋特大。这个脑袋安在高个子的肩上,就比较合适了。这家伙的年纪稍大一点,可能有32、33岁。

    穿着却非常的另类。蓝色底子印着小碎花的棉布灯笼裤,一看就是女人穿的。一个大男人,竟然穿这种裤子,不知有这样的嗜好,或是真的没有裤子穿了,只有穿女人的裤子?

    看上面的情况,应该是没有裤子穿了。上身和高个子一样,光溜溜的,一丝不沾。右肩扛着一根直径约10厘米,长约1.2米的木棒,和瘦子一左一右,夹着王守财的三个亲戚,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矮胖家伙弯着右腿,用膝盖顶着王守财的背,抓着他的胳膊,慢慢的向上掀去。王守财吃痛不起,双颊颤抖,结巴说,他真没有那样多。

    他虽是村长,也勉强算是村里的大户人家,可是,这里穷山恶水的,不能和城里比。几十或百来元,他随时都有,一下要拿5000元,买了这房子也不够。如果他们真的有困难,可以暂时住在这里,等他想想办法,一定给他们凑一笔路费。

    穿着咖啡裤的高个子冷笑,移动水果刀,贴着王梅水嫩的俏脸,沉声说,如果不按他说的办,就划破王梅的脸。再不答应,就杀了他的亲戚!

    如果还能坚持,他们四人就同时为王梅服务,现在穿着大红新娘装,男人却不在,显然是冷落新娘。他们正好可以代劳,让她做一个快乐而幸福的新娘。

    日娘的!竟然想睡老子的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牛波气王梅刁蛮泼辣,专横张扬,王守财仗势欺人,横行村里。本不想管,让他们吃点苦头。

    可这混蛋太过分了,他还没有睡过的女人,他们竟然想代劳工作。别的可以商量,这事儿当然不行。王梅真要被这四个混蛋睡了。他这辈子就别想抬头做人了,和王梅之间的关系,也就彻底的决裂了。

    脸上堆起憨厚的笑容,畏缩的走了出去,缩着脖子,害怕的说,他不是冷落新娘,方才内急,去茅厕方便了一下。现在回来了,这事儿还是他自己亲手办,不用他们代劳了。再说了,他们四人一起办这事儿,会活活的折腾死王梅。

    四人乐的哈哈大笑,矮胖子侧头,瞄了他一眼,讥讽说,个子挺大的,像一头牛,胆子比老鼠还小。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架着,屁都不敢放一个,男人做到这分上,应该找个盆子,装半盆水淹死,免的活着丢人现眼。

    牛波又缩了缩脖子,结巴的说,没办法,他就是村里一小男人,媳妇都娶不上,只能做上门女婿的小男人,哪能和他们这种胳膊上可以跑马,肩上能站人的好汉比。如果他们真有困难,他可以帮忙,但得先放了王梅。

    “二愣子……”

    王梅大急,这一刻她才明白,这个男人是在意她的,否则,他又何必站出来,第一个要求放的人竟然是她。

    高个子四人笑的更开心了。瘦子冷笑说了,不该叫二愣子,应该叫傻蛋。傻不啦叽的,这样笨的男人,不娶媳妇更好,免得到时不知何疼爱自己的媳妇,反而害了人家姑娘。

    牛波不吭声,一边向高个子走去,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修理这四个口臭的混蛋!临近了,眼巴巴的看着王梅,“大老婆,你别怕,二愣子这就来救你。”

    “你救她?”

    高个子两眼一斜,讥讽的问,他凭什么,是不是跪下哭求,求他放了王梅?

    “不用,不用,我不喜欢给别人下跪。”

    牛波又近了一点,看着大汉的双眼,颤抖说,他和王梅交换,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不要吓着王梅。

    大汉冷笑不已。牛波赶紧摇手,要他先别笑,还有下文,听了下文再笑。高个子一怔,警告他别耍花样,否则,他就划破王梅的脸。

    “不敢,不敢,我媳妇刚娶,还没有睡呢,划破了小脸蛋就太可惜了。”

    牛波用力摇头,轻声说,交换之后,他带他们去拿钱,他知道家里的钱放在哪里。

    见大个子不吭声,斜眼瞄了瞄王守财,声音更轻了,气愤愤的说,王守财平时抠门得很,这次正好趁机放他的血,活活的气死他。气死老的,他这个小的就可以当家作主了。

    “二愣子,你乱说什么啊?”

    王梅气得跺脚,恨不得踢他几脚,都什么时候了,还和王守财赌气?竟然诅咒王守财死。

    “女人,你闭嘴。”

    牛波侧头,瞪了他一眼,冷声说,男人和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想活命的话,就乖乖的闭嘴。破财消灾,反正她家里多的钱,平时坏事做多了,现在施舍点,当做好事,积点德。

    王梅还真呆了,却没有发现他眼中的阴冷光芒!伤心的哭了。牛波不鸟她,侧头看着大汉,问他有没有胆量交换?想不想拿到5000元,甚至是更多的钱?

    高个子望了矮胖子三人一眼。三人同时点头。高个子伸出左手,抓着牛波的左碗,弯着右臂,锋利的水果对着他的咽喉,沉声说,稍有异动,立即割断他的脖子。

    王梅虽然自由了,却没有动,呆呆的站在那里,眼泪汪汪的看着牛波。牛波两眼一瞪,冷声说,“看个毛啊,快滚回屋子里去,别乱跑,小心又惹毛这些好汉,就有得苦头吃了。”

    高个子吩咐瘦子俩人,把三个亲朋押了进去,又让矮胖子提着王守财,押着王梅,一同赶进了堂屋里。吩咐瘦子和大脑袋男,小心看着王梅五人,他和胖子一起去拿钱。

    三人到了院子的尽头,王梅尖叫着,哭泣着冲到门口,看着牛波的背影,含泪低呼,“二……二愣子,你……你小心点啊!”

    “日娘的,你哭丧啊,老子还没有死呢!”

    牛波头也不回,声音充满了愤怒,对于洞房之事,仍是耿耿于怀,对于王梅的关切,完全不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