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02章 她尝到了甜头
    王芳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原始快乐,对牛波是刮目相看,再次降低了条件,1元钱可以摸,2元钱就可以睡一觉了。同时,话也多了,主动的问这问那。

    牛波似乎心事重重,没有心情聊天。王芳身子缩成一团,躲在男人怀里,抱着他的脑袋,问他怎么了?牛波长长的吐了一口闷气,目光从树叶之间透过,看着弯弯的月亮,苦闷的说,今天上午,王守财又派人提亲了。

    村子里有很多的单身汉,老的,中年的,年轻的都有,总的加在一起,不低于200人,没有人敢娶王梅。这足以说明,王梅比山里的母狼更可怕。

    一大群的单身汉,宁愿单身,一个人过苦日子,也不巴结王守财娶了王梅。王梅有多可怕,那是可想而知的了。他阿爹怕得罪王守财,已经答应了亲事。同意把他嫁过去,做上门女婿。

    反正在一个村子里,随时可以回去,照顾他阿爹,做上门女婿倒无所谓,可是,他怕王梅。王芳不解,问他为何怕王梅?

    “别提那个恶婆娘了。”

    想起那次在王守财的菜园子里偷了一包小白菜,王梅放出她家的狼狗,追着他咬。幸好他跑得快,要不,肯定被狼狗咬的满身是伤。

    村子里被狼狗小花咬伤的人,不下10个了。有的人的确是偷了王守财的东西,可有的人什么都没有做。王梅高兴了,就会放小花乱咬人。

    他本想用药毒死小花的,他阿爹不准。万一被王守财查出,他们家里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听村子里的说,王守财那条狼狗是大女婿送的,花了100多元钱从外地买的,特意送给王守财,帮他看家。

    听了他的话,王芳反而更迷糊了。王梅不仅是百合村最漂亮的姑娘,附近几个村子,没有一个姑娘有王梅好看。他阿爹既然答应了亲事,将他嫁进王家,很快就就可以和王梅了,干嘛还花钱睡她呢?表示以后还要睡。王芳尝到了甜头,不想失去这种高手,多问了一句,嫁进王家之后,真的还会出来睡她?

    “我不会和那个恶婆娘睡的。”

    牛波气愤愤的说,他这样急着和她睡,就是怕他阿爹临时决定,很快就把他嫁过去。到时,万一王梅逼他,他就惨了。就算迫于无奈,真要和王梅睡在一起,也不能把第一次给王梅,到时气死她。

    王芳笑了,笑得很开心,戳着他的前额,浪声说,“愣头青,老娘从没有见过你这样有趣的人儿,以后你想睡老娘,全免费了。”

    牛波咧嘴笑了,拍着结实的胸膛说,他不会白睡的。他虽然没有钱,却可以进山打猎。到时,给她一些猎物。另外,她家有体力活儿,只要叫一声,他随叫随到,保证她满意,就像今晚的服务一样,让她高兴的合不拢嘴。

    “小子,这可是你说的哇,到时不准黄牛哦。”

    王芳心里大乐,不停的盘算着,如果家的重活儿全让牛波做了,又有他打猎物给自己,今后的日子就好过了。浪笑一声,媚的说,看在他这样热心的分上,以后每隔三天陪他睡一次。

    牛波抓抓后脑门,咽着口水说,天天睡都可以,他怕嫁进王家之后,王梅看得紧,不能出来。现在是很方便,随时都可以出来。

    王芳一想,这话的确在理。别开王守财这个地方霸主不谈,仅是王梅那关,就够牛波受了。和别的男人睡,虽有钱赚,却没有这种感觉。

    王芳左思右想,真的舍不得。灵机一动,引诱说,可以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白天睡。进了王家之后,不管王梅看的多紧,肯定会让他进山打猎。她反正闲着没有多少事儿做,白天也进山去,在山里找个地方,随时都能睡。

    “你婆娘,脑壳真滑溜,难怪能想到这种方法赚钱,要得,这办法不错。”

    牛波大喜,欣然接受了王芳的方法,表示天亮之后,他去山里打猎,寻个合适的地方,以后定在某处睡觉。

    看着王芳走路一拐一拐的,牛波笑了,这笑容不再痴憨,更不愚笨,眼中反而闪着一丝罕见的精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转过身子,迈开两腿,快步向北面走去。

    远远的,发现院子坐着一个人,就着昏暗的月光,看清那张苍老而憔悴的脸。牛波身子一颤,放慢了步子,有点做贼心虚,不敢过去,低叫一声,“阿爹,你咱起来了?”

    牛平没有出声,拉长了消瘦的双颊,冷冷的看着他,眼中的愤怒之色,显而易见。做贼心虚,牛波心中有鬼,不敢直视,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隐瞒,将方才的事全说了。

    牛平长叹一声,不忍责备,语重心长的说,忍人所不能忍,才能成大事。这只是小事,堂堂男子汉,怎能这样斤斤计较?

    王梅虽说个性张扬,可心地并不坏!要他做上门女婿,也是权宜之计。如果连这点委屈都不能受,这点闲气都不能忍,将来如何成大事?

    “阿爹,你放心,波儿不会让你失望的。”

    牛波走了过去,拉过竹椅,紧挨着他坐下,轻声说,赌气归赌气,他不会忘了正事。和王芳睡觉,的确是想报复王梅。过去之后,如果王梅还是那样嚣张,他还会和王芳睡。

    “孩子,你已经是大人了,别再孩子气了。”

    牛平暗叹一声,抚着他粗短的黑发,劝戒说,这种事适可而止,一旦真的激怒了王梅,他们怕是难以再呆下去了。

    目前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必须忍耐,等待时机。进了王家之后,或许就是转机,只要把握好了,相信可以找到合适的契机,查清真相。

    “阿爹,你真怀疑当年的事和王守财有关?”

    牛波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阴冷寒光,拳头握的咯吱异响。要是此事真和王守财有关,到时一定活活的撕了他。

    “不确定。”

    滑动右手,落在他的肩上,轻声说,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事事小心,不能走错一步。能折服王梅最好,真的不能,就暂时让着她,尽量的忍耐,大事为重。

    “阿爹放心,波儿明白。”

    牛波扭身站起,扶着牛平的左边胳膊,沿着微微倾斜的泥巴院子,细步向茅草屋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牛波怎么也睡不着。想着王芳的身体,软绵入手,又滑又嫩,那感觉妙极了,尤其是她呻吟,自己野蛮乱捣时,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他突然想到了王梅,如果王梅的身体也像王芳那样,又细又嫩,摸着滑溜溜的,陪她睡觉也不吃亏。王梅比王芳年轻,人又长得好看,还没有被男人睡,摸她的身体,肯定更舒服。

    耳畔响起王芳的喘息声,他觉得身子一热,更无法入睡了,仰身坐起,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悄悄的溜出了房间,进入竹林,辨明方向,甩开两腿,直奔王守财的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