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01章 穷小子玩野鸡
    百合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是一个山青水秀,草肥地绿,林密叶茂,山高树多,物博地广,人烟稀少,极为贫穷落后的深山村落。

    如此一个好地方,应该物产丰富,经济发达,生活富裕。可这里的生活恰好相反。这里的交通太落后了,物资无法形成流通,更有许多物产没有开发,贫穷和落后,是情理之中的事。

    村子里最穷的人家,非牛波家莫属。牛波家是外来户,来的时候就只有他们父子俩人。征得村长王守财的同意,在村子里最北边的角落里搭了两间茅草屋。

    落户之后,也很少和村里的人来往。父子俩人也少出门。牛平的左腿有病,平时不能做重活,也不能下地种庄家。苦求了一天一夜得到的田地,全靠牛波一个人撑着。

    来时的候,牛波只有6岁,却是力大牛,什么活儿都能干。可惜不会种庄家。开始几年,也就是牛波10岁之前,父子俩人常常吃了上一顿,没有下一顿。

    10岁之后,牛波一边向邻居学习种地的方法,一边进山里打猎。渐渐的,他们俩人的生活改善了。别看牛波小小年纪,只有10岁,打猎这活儿,村子里他认了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转眼之间,又是8个年头过去了。如今的牛波,长得真像一头水牛,又粗又壮,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大力气。普通的小伙子,三、五几个近不了他的身。他凭着双手,可以硬生生的扳倒一头水牛。

    遗憾的是,空有一生蛮力,却派不上用场。除了种地之外,就是进山里打猎。这两样活儿,都不需很大的蛮力,一般力气就够用了。

    ~~~牛波俩人在院子里纳了一会儿凉。牛平说他累了。牛波扶着他进了茅草屋,服侍他睡下后,一个人又回到了院子里。

    看着渐渐西沉的弯月,牛波估计时间,可能到了约定时间了。脱了纯黑色的V字领背心,顺手扔在竹椅上,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穿着咖啡色的沙滩裤,迈开粗壮的两腿,踏着凹凸不平的泥巴面路,出了院子,拐进狭窄而弯曲的泥巴小路,一直向西走去。

    右手插在沙滩裤后面惟一的口袋里,掌心紧紧的抓着他积攒了一个月才剩下的5元钱,瞪着双眼,咽着口水,就着朦胧的月光,直勾勾的看着王芳。

    从外面娶进来的女人当中,王芳是最好看的一个。可惜运气不好,她男人叶树青是村子里最能干的。她嫁过来不到3个月,男人进山打猎,跌断了右臂,成了残废!整个家,全靠王芳一个人撑着。

    村子里除了种庄家,就是进山打猎,两样都不能什么赚钱,只能养家糊口。王芳是女人,种地还勉强行,进山打猎就没有办法了。万般无奈之下,她做起了古老的行业,靠身体赚钱养活自己,养活她的男人,还有公婆。

    开始的时候,以为没有男人上勾。可她没有想到,开张之后,生意特好,一天至少2、3个男人找。百合村有60%的男人没有娶亲。不仅是大龄男人,像牛波这种年轻小伙子,没有娶亲的到处都是。这里太穷了,太落后了,别村或是外地的姑娘,没有人愿意嫁给这里的男人。

    村子里娶亲了的男人,一则是买,二则是交换。比如家里有个姐姐或是妹妹什么的,就和外村的人交换。农村里,这种娶亲叫换亲。

    假设牛波有个妹妹或是姐姐,同村或是邻村的李二娃家里也是这情况,双方达成共识,俩人都可以娶亲了。牛波娶李二娃的姐姐或是妹妹,李二娃娶牛波的妹妹或是姐姐。

    牛波家里既没有妹妹,也没有姐姐,更没有钱。所以娶不了女人。他听同村的张二牛说,叶树青的女人,王芳用身体赚钱,只要有钱,就可以和王芳睡觉。怀着紧张的心情,昨天下午和王芳约好,今晚在这里见面。现在,终于见到王芳了,他十分的激动。

    王芳好像刚洗过头发,乌黑发亮的秀发,披散在两肩,遮住了大半的面孔,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牛波也没有心情看她的脸,目光主要集中在身子上。

    蓝底小白花的棉布睡衣,又柔又软,又轻又薄,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白晃晃的。尤其是上面两团圆圆的挺起之物,又白又嫩,可惜明显下垂。

    最大的看点不是上面孔,当然也不是两团白嫩的圆挺之物,而是之下。可惜光线暗了噗点,如果角度好,就着朦胧月光,可隐隐约约看见神秘的黑色地带。

    牛波是愣头青,第一次近距离这样看女人,不但可以看到上面,还能看到更的东西,感到身体起了变,内心升处涌起一股原始渴求,感觉特别难受,需要尽情的发泄,释放体内那股狂潮般涌动的东西。却不知如何表达,喉结滑动,用力咽了一口口水,上前一步,伸出粗大的左手,激动的去掀她的上衣,想把那两团柔软之物抓在手里,恣意搓玩。

    王芳仰头,甩了甩披在肩上的黑发,露出微显消瘦的瓜子脸,举起右手,向外一挡,避开了牛波的猴急动作,妖媚一笑,“愣头青,别急,先把钱给我。”

    牛波身子一僵,真不敢上前了,从沙滩裤的直插袋里抽出右手,递了过去,张开手掌,露出捏着皱巴巴的5元钱。王芳伸出右手,抓过展开,就着月光,看清只有一张5元钱的。脸色一沉,“愣头青,怎么只有5元钱?”

    牛波傻笑两声,红着脸说,家里真的太穷了,他积攒了一个月才存下这5元钱,将就一次,5元钱也睡一觉,只一次,绝不多玩。

    “睡。”

    王芳脸色一变,冷声说,她靠出卖身子赚钱,十分的辛苦,10元睡一觉,算是最便宜了。5元钱可以摸几下,也可以亲,却不能睡觉。如果干的话,就在这里摸几下。要不就拉倒,她还约了别人,赶时间,没有时间陪他穷蘑菇。

    牛波的脸皮更红了,低着头,看着凹凸的泥巴地面,轻声说,他是第一次,便宜一点。王芳冷笑,扳着指头数了数,“第一次算个毛啊!村子的小伙子,和老娘睡过的已有30几个了。”

    牛波心里一急,上前一步,准备用强。王芳脸色一沉,小心后退,冷声说,他敢用强,村子和她睡过觉的男人一定不会放过他。

    牛波抬起头,看着她的,商量说,明天他进山打一只又肥又大的野兔给她。如果不够,就打两只,直到她满意为止。他真的只有5元钱,将就睡一次。

    “没骗老娘?”

    王芳心里一动,众所周知,他是村子里第一猎手,每次打的猎物,又肥又大,皮毛也不会伤在明显的地方,可以卖好价钱。一只野兔也不只5元钱,更何况是2只。

    牛波胆子一大,张开粗壮的两臂,把她搂在怀里,两只大手,稚拙的向上滑去,软绵入手,感觉舒服极了,猴急的说,如果明天没有收到两只又大又肥的野兔,下次就让他进去一半,或者不准进去。

    “哎哟!真看不出你这个愣头青,还懂一点儿啊,老娘就信你一次,吃了你的童子鸡。”

    王芳浪笑,滑动右手,把钱放在睡衣里面的小巴包里。

    她扭头看看,拉着牛波向林子的北面走去,妖娆的说,如果他比别的小伙子强,以后可以享受打折,5元钱就可以睡一觉,2元钱就可以摸,也可以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