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十章 兵库之战
    “石头——”

    众女的惊叫让洞顶沙砾加速下落,一群药人挡住了她们冲向石头的意图。

    “嘿、嘿……”

    中剑的石诚望着近在咫尺的剑王笑了,笑得十分狡猾得意,还有几分血腥。

    不妙的预感让剑王心神发慌,老狐狸飞速松开剑柄,侧身就向一旁跃去,晚啦,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天下第一暗器火龙钻,再加上超级功力,近身偷袭之下,恶奴的计谋终于成功。

    噗的一声,胀大的剑王就像被刺爆的气球,失控的身体撞上石壁,又反弹撞倒了五个剑器怪物。

    “父亲!”

    一直在远处旁观的剑光狂冲而来,恶人也有亲情,他疯狂地推开五个超级怪物,扑到了剑王毫无生气的尸体之上。

    剑王的狂风将石诚卷起,重重砸在了墙角,小家丁一边大吐鲜血,一边充满希望地问道:“冰清、玉洁,找到出口了吗?”

    石诚已无力再战,天机高手已死伤殆尽,七女护着两个拖累也深陷怪物包围之中,眼前这片刻时间,已是己方唯一生存的机会,但天机两女回应的声音却是那么无奈,“石头,对不起,出口应该在那儿。”

    “啊!”

    顺着两女手指的方向,石诚看到了一个个怪物的身影,原来他们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以如今情形,怎么可能杀得到对面墙角。

    “呜……这下完蛋了!”

    小家丁又吐了一大口鲜血,然后两眼一翻,半真半假的被两女当场气昏过去。

    “杀,给我把他们杀光,一个不留!”

    剑光终于忘记了众女的美貌,歇斯底里的嚎叫是那么恐怖,吼声未完,一块碎石就从洞顶落了下来,砸到了一个药人的头顶。

    怪物拍了拍脑袋,下意识抬头一看,下一刹那,他木然的眼神猛然被一片阴影代替。

    碎石,不是一块,而是一片,好似雨点般砸下,然后是石块,很大的石块陆续坠落,洞顶、石壁飞速出现可怕的裂痕。

    兵库竟然要倒塌了!

    剑光一愣,随即对慌乱的普通剑阁高手吼道:“不准慌,立刻把宝藏搬出去,快!”

    贪婪盖过了剑光的复仇之火,可惜一块巨石却令他希望变空,千斤巨石正好坠落在一个木箱上面,砸得箱子四分五裂,箱子里面的——霉气飘散而出。

    空的!所有人都在这刹那头晕目眩,为之打生打死的兵库竟然是空的!所谓兵库原来只是前朝为了对付异己设下的陷阱。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小家丁也被刺激得跳了起来,“鸡鸡那个东东,原来是假宝藏,真无耻!”

    “轰!”

    一块两人高的巨石将“宝藏”堆砸得稀烂,也砸醒了众人的心神。

    剑阁之人飞速冲向了洞口,剑光临走之际,咬牙切齿对一干药人命令道:“挡住他们!”

    行尸走肉般一群怪物立刻齐刷刷转身,挡在丁大洞与通道的交界处。

    一块块巨石砸落,给了石诚等人逃生的机会,藉着烟尘与混乱的掩护,七女抱着三个重伤号幸运的来到了对面壁角。

    “呀——”

    入口处,月光已映照到了剑光的脚尖,小白脸刚想纵身一跃逃出死地,不料整整一堵山壁从天而降,无情地将月光隔断,不仅如此,整个通道闪电般坍塌。

    “不——”

    绝望的嚎叫在封闭空间内回荡,自然之力绝非人力所能抗衡,转瞬之间,十丈通道就被巨石与泥土掩盖。

    “轰——”

    凤凰山脚西州大营内,正在饮酒作乐的西南王世子手中酒杯猛然一抖,剧烈的震动将他震得东倒西歪,好生狼狈。

    足足一刻钟之后,余音才飘向了天空,脸色发白的小王爷才从桌下爬了出来,两腿发颤走出了大帐,抬头一看,瞬间呆若木鸡。

    不仅兵库不见啦,就连整个凤凰山脉都山形大变,好似天翻地覆一般。

    凤凰山口,冷云看着远处那冲天的烟尘,发出了一声无奈的长叹,又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她不得不发出撤退的命令。

    “咚!”

    冷云刚刚上马,一块百余斤的岩石突然从平整的山壁里“蹦”了出来。冷云的厚背长刀对准了山壁上冒出来的洞口,刀光冰寒,但她的眼神却充满了热气。

    “唉哟,摔死老子了!”

    黑沉沉的洞口沉默几秒过后,一个人形物体终于从里面滚了出来。

    那熟悉的语调让冷云不用细看,飞身下马一把提起了石诚,一点也不客气道:“月茵她们呢,人在哪里?”

    “冷将军,我们没事!”

    天地一亮,一个接一个的美人飘然而现,除了昏迷的刀霸与梦余恨外,没人像小家丁那样狼狈丢人。

    石诚不满地从冷云手中挣扎而出,对着互相欢庆的众女大翻白眼,怨气冲天道:“你们还有没有良心,让一个伤患开道,咳、咳……这些蜘蛛丝全黏在我身上了。”

    “咯、咯……别生气,回去我们给你洗澡。”

    众女闻声而来,纷纷献上了安慰的秋波。

    月媚笑得最是欢快,对冷云仔细解释道:“多亏冰清与玉洁及时打开了暗门,咱们才能逃出来。”

    笑声微顿,科学女狂人又一脸郁闷道:“唉,可惜那些药人全都死在了里面,要是能活捉一、两个就好了。”

    “嘎、嘎……”

    阴沉的笑声突然打断了月媚的叹息,上天对她真好,山壁洞口幻影连闪,五个活生生的药人怪物立刻出现在她面前。

    剑器——药人中最强的五个怪物竟然还没死,而且循着石诚等人的路线逃了出来,真是狡猾。

    念及此处,众人不由大为迷惑,不是说药人没思想吗,又没人指挥他们,这五个家伙怎么能追到这儿?

    石诚的神色最是怪异,听到药人怪笑的刹那,小家丁就死死盯着领头的怪物,片刻后,他突然冒出一句胡言乱语,“剑王,你怎么没死?”

    “嘎、嘎……狗奴才,你还真聪明丨”为首的黑衣人一掀斗篷,露出了剑王阴沉的笑脸,不待小家丁追问,他自语冷笑道:“狗奴才,你杀死的是老夫的胞弟,还葬送了老夫辛苦造就的药人,不过……老夫要感谢你,你杀了他,老夫正好吸取他的生气,终于练成了真正无敌的剑阁神功,嘎、嘎……”

    剑王仰天狂笑,然后一声令下,四个真正的“剑器”突然聚到了他身边,同时把手抵在了他身上。

    “鸡鸡那个东东,又来这一套,咦,不对!”

    石诚脸色瞬间大变,指着正在狂笑的剑王大吼道:“快,影娘,放箭!”

    影娘的成名武器就是利箭,已达至先天之境的箭女立刻对准剑王,一连射出三箭。

    石诚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却还是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四个剑器怪物化成了骷髅,剑王意念一动,足以洞穿金石的玉箭停在了虚空,然后无声无息地化成了碎屑。

    身形不变的剑王一抖衣袖,四个骷髅骨架散乱一地,老家伙面对一千大军却好似主宰一般,狞笑道:“狗奴才,你放心,老夫不会让你消失,你会成为老夫最好的药人,助老夫一统天下!”

    “别理他,咱们走吧!”

    石诚捂住伤口,撇了撇小嘴,狡猾地躲进了大军之中。

    冷云不会听小家丁指挥,但她也不愿意待在这儿等西州大军到来,一挥令旗,众人竟然真的丢下剑王向官道冲去。

    剑王气得须发直抖,原地不动怒吼道:“想走?全给老夫留下!”

    天空一圃黑雾呼啸而来,狂风呼啸,剑王凌空而立,长剑高举,剑芒暴射天空,老家伙的身影仿佛连天接地。

    上千兵马突然向下!沉,人人背上都好似多1一座大山,功力稍弱者一声闷哼,连人带马炸成了血雾。

    “鸡鸡那个东东,老虎不发威,你还当病猫了!”

    石诚被逼得发火了,意念一动,他也升空而起,就在这时,一缕阳光从天际飞洒而来。

    扑通一声,失去力量的石诚重重摔落在地,除了咒骂太阳外,他只能看着剑王作威作福,缓缓向自己杀来。

    在这山道之上,剑王以一己之力决定了上千兵马的生死,冷云的长刀人生第一次脱手,一个接一个朝廷高手被剑王撕成两半,直到众女联手合围,才暂时挡住了剑王的锋芒。

    摔得浑身散架的石诚凝神一看,月媚、玉莹在左,羽衣、如怡在右,天机两女与影娘正对老家伙,七女人人嘴角都已迸出血丝,战败身死只是时间问题。

    “石头,我有法子打败他!”

    陆纤尘圣洁的倩影透着几分焦灼,还有几分羞涩,小家丁还未回过头来,已被一条丝带卷入了一个飞速搭起的临时军帐之中。

    “你俩干什么?唔……”

    小家丁话语被陆纤尘玉唇迅速封堵,水之圣女香舌探入石诚口中,圣女的幽香勾住了地球少年的心神。

    秀发无风自动,喘息火热急促,陆纤尘以少有的野性强吻石诚,一番热吻勾走小家丁魂魄,她的玉手紧接着探向了男人两腿之间。

    绝色佳人玉手一探,刚刚握住男人昂扬之物,布帐外突然传来劲气的撞击声,还有女子隐约的闷哼声,小家丁的呼吸一顿,紧接着欲火全消,阳根在佳人手中变成了一条小虫。

    “纤尘,你怎么啦?”

    万千疑惑在石诚的眼中闪现,一向飘逸圣洁的水之圣女此时却好似色魔附体,玉手急速地石诚阳根,嫣红朱唇娇喘吁吁道:“嗯……石头,好老公,快给我,我要……要……”

    “轰……”

    冷厉的杀气瞬间被欲火焚为了灰烬,在这帐篷之内,只有旖旎的春风回荡,石诚脑海一热,阳根噗的一声重重弹打在陆纤尘掌心。

    少年立刻捞起圣女玉腿,挺身就上,剑及履及的刹那,陆纤尘却飘身一退,风情万种,好似魔女挑逗道:“老公,不行,人家下面还没湿。”

    “呜……救命啦!”

    石诚直呼老天,偏偏几次虎扑都被陆纤尘闪开,小家丁心窝好似百爪挠心,几近疯狂。

    石诚欲火焚身,热得足以融金化石,但水圣女就是不给他灭火,这时,一个娇弱绝色的倩影从陆纤尘身边飘过,无畏无惧地投入了欲火之中。

    “帐外惨叫越来越密集,血雾甚至已飞溅在布帐之上,但帐内的欲火却依然肆虐不休。

    往昔苍白的玉脸浮现惊心动魄的晕红,忧愁天下的美阵也被羞涩的波光荡漾,月茵娇躯起伏,呻吟连绵,飘逸的烟波被恶奴的大手搅散,一对月氏破云而出。

    “你……你们?”

    石诚疯狂地撕开了月茵的衣襟,大手深深陷入了无双乳浪之中,身子似要,少年心中最后一点理智充满了疑惑。

    陆纤尘从后抱住了男人,咬着他耳垂道:“老公,不要想其他,快占有我们,用你的大占有我们,啊……”

    水圣女娇喘刹那,一股冷冷的“水汽”神奇地钻进了石诚耳中,飞速向少年丹田奔去。

    “石头,你……嗯……你不要抵那么重,讨厌死了!”

    月茵在臭小子怀中一扭,沿着石诚身体蔓延滚动,不待石诚嚎叫,火圣女已蹲在他面前,双乳如有生命般一颤一紧,特别的就此狠狠夹住了他已膨胀到极限的阳根。

    “呀——”

    极度的快感远比雷电更加凶猛,石诚的嚎叫终于冲出口来。

    月氏夹得更加用力,月茵银牙一咬下唇,喉间一荡,猛然一挺,正好“点”在了疯狂乱跳的春丸之上。

    “碎!”

    狭小的空间在这刹那,两道“火焰”钻入了少年春丸,然后以毁天灭地之势摧毁着石诚的全身经脉。

    一秒钟,只有一秒钟,除了水圣女那团“水汽”保护的丹田以外,石诚浑身经脉都化为了碎片。

    如此危急时刻,陆纤尘的牙齿却咬入石诚耳垂,月茵的也真真正正地将阳根挤变了形,下一刹那,“烈火”向“水汽”冲去,“水汽”也扑向了“烈火”轰,最为灿烂的刹那过后,一切变成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水火”同归于尽!

    凤凰山口,满天粉石纷飞,一地死尸横躺,冷云虽然不停带着铁骑狂冲,但对七女的帮助也只能是微乎其微。

    “嘎、嘎……没意思,老夫不玩了!”

    剑王突然由动化静,任凭七女兵刃刺中他的护体气罩。

    虚空在老家伙两手合抱的刹那出现扭曲,七女的兵刃仿佛刺进一个可怕的黑洞,开始一点一点的融化。

    众女眼见“融化”就要从兵刃蔓延到手掌,她们想松手,但却仿佛与兵刃连成了一体,刀如怡的玉手虽然与飞刀有一段距离,但竟然也被无形的力量束缚,难以动弹。

    “砰、砰……”

    虚空寸寸碎裂,众女即将化为虚无,冷云躺在一干部属尸体上,以她铁血斗志竟然也绝望地闭上了双眸。

    “轰——”

    死寂的帐篷突然炸成了碎片,一道狂风冲天而起,狂风之巅,一个瘦弱的赤裸身影傲然而立。

    意念微动,石诚脚下的风柱将他送到剑王身前一丈之处,小家丁手一扬,两块破布飞入了他掌中,一块缠在腰间遮住了之源,另一块轻轻飘向了扭曲的虚空黑洞。

    一团亮光在黑洞内,随即光速般化为了一道亮线,最后消失不见,一切回复了正常。

    匪夷所思的力量凭空消失,七女有如触电般扔掉了光秃秃的剑柄,急速跃到了石诚身后。

    “老婆们,别生气,老公帮你们教训这条老狗。”

    石诚轻柔一挥手掌,众女有如风中鸿羽,飘出了几丈之外,正好落在了神色虚弱的水火两圣女身边。

    “有趣,真有趣!想不到一个奴隶也能变成绝世高手。”

    变成怪物的剑王双目突然一亮,就像饿死鬼看到丰盛大餐般狰狞怪笑道:“太好啦,老夫如果吸光你的生气,定能摆脱生死轮回,嘎、嘎……小子,快过来吧,让老夫吃光你的血肉!”

    老家伙的牙齿凭空暴长,众人眼前一花,只觉一个十丈恶兽张开獠牙扑向了弱小的人类。

    “石头,别啰哩啰嗦了,再不搞定这老怪物,西州大军要杀过来了!”

    月媚一边扶着浑身无力的姐姐,一边大骂了石诚几句,大地一片震动,十万兵马卷起的烟尘已清晰可见,众人脸上刚刚浮现的欣喜再次冻结。

    “嘿、嘿……老子好久没洗澡了,你不怕拉肚子呀!”

    即使打通了全身经脉,成了没有破绽的超、超、超级高手,但石诚永远还是那个狡猾家丁。

    贼贼一笑,小家丁两手划出混沌之圆,将剑王试探的劲气随意引向了一旁。

    两大高手“轻闲”的力量轰在了凤凰山口的山壁之上,拔地而起的山峰瞬间倒塌,正好堵死了通道,西州虽有十万兵马狂奔而来,却被一座大山生生封堵,一个看似巨大的危机竟然就这么解除了,这就是——超人的力量!

    石诚双足这才缓缓落地,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把破刀,小家丁凝声道:“剑王,一招定生死!”

    “嘎、嘎……好,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老夫成全你!呀——”

    刚刚回复正常的虚空再次破碎,恍惚间,众人的视野之中已看不见两人的身影,只能看到一刀一剑化成了光芒,挟带满天风云向中间一点对撞而去。

    “轰——”

    天在摇,地在晃。

    恍惚间,日月相撞,人间顿失亮光!一刹那,天惊地动,地狱鬼哭神嚎!

    一招,生死果然只一招,一招只在瞬息之间,但轰鸣之音却回荡了千里之远,巨响过后,烟尘消散,众女凝神一看,只见一团血雾从半空急坠而下。

    “砰!”

    大地染红,血雾四散,现出了一个瘦弱的身板儿,小家丁成了拯救天下的大英雄,只见浑身带伤的他傲然站了起来,凝重地抬起了无敌的大手,慷慨激昂道:“老婆们,救命啦,呜……痛死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