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九章 生死选择
    两女的果敢让剑王的计划立刻落空,老家伙脸色一沉,不进反退,刹那就回到了人群之中,剑阁高手立刻好似水浪涌向了几个猎物。

    石诚一边暗骂剑王的无耻,一边又不禁暗自佩服对方的聪明,小虎牙一咬,强大的内息立刻涌入小家丁足底,他好似炮弹般冲天而起。

    突然,一股剧痛从腿上传来,他低头一看,竟然是先前那被他一剑刺穿脖子的兵卒,歪搭的脑袋欲断未断,但牙齿依然死死咬入他肉中,咬得皮开肉绽,鲜血长流。

    “石头,小心,那是剑阁的药人,有剧毒!”

    陆纤尘的惊呼为时已晚,影娘愤怒的长剑斩掉了“剑人”的脑袋,虽然头首分家,但石诚还是用内劲才震飞了“剑人”的脑袋。

    水圣女与女杀手焦急地围在了石诚身边,不远处,剑光一脸狰狞而现,切齿仇恨尽在狂笑之中。

    “嗄、嘎……狗奴才,本少爷的安排你还满意吧,本少爷要让你化为血水而死,不想受苦,你就自杀吧,本少爷一样要鞭你的尸!”

    “小白脸,老子死也要你先开路,呀——”

    石诚飞身扑向了得意洋洋的剑光,他虽然已是一脸黑色,但手中剑依然光芒呑吐,剑气远隔一丈已吹得剑光面颊扭曲。

    “铛——”

    电光石火之间,剑王横身挡在了儿子身前,两剑交接火花四射,二人同时倒退了三步。

    “石兄弟,你是聪明人,投降老夫有的是好处,何必垂死挣扎呢?”

    “你真不杀我?”

    石诚脸上的毒气越来越浓,贪生怕死的本性在这时显露无疑。

    小家丁眼神、气势不由为之一弱,正想等待剑王的回应,不料剑王却这一刹那功力暴涨,身形破空消失,下一刹那,鬼魅般在他身后凭空突现。

    石诚虽然及时回剑脑后,挡住了断头剑气,但却未能挡住剑王那开山裂石般致命铁掌,重击之下,石诚凌空飞抛,轰的一声,砸在了剑阁众人的脚下。

    乱刀高举,刀风狂奔,眼看小家丁要变成肉酱,剑光却“救”了他一命,小白脸发疯般连踢了石诚十几脚,然后才无比痛快道:“把他与两个老家伙关在一起,不要让他死了,本少爷要慢慢玩!”

    石诚被拖到了刀、梦两宗师面前,直到这时,他才哇的一声,鲜血喷泉般四射,正常的剑卫纷纷向后一退,看守两大宗师的四个剑人却不移不动,任凭鲜血淋头,架在俘虏颈上的毒剑没有丝毫移动。

    “你们几个跟我上,活捉她们!”

    剑光双目火热,大手指向了大军围攻中的四个武林绝色,几个药人怪物立刻纵身而起,杀入了战阵之中,四女本已岌岌可危,怎能再抵挡杀人工具,啊的一声惊叫,刀如怡率先摔倒在地。

    天空夜月一颤,似乎也被剑光的狂笑吓变了色。

    “大师姐,石头好像被困住了。”

    混乱之中,月茵三姐妹与冷云的行动无比顺利,宝藏山峰已遥遥在望,而四周守兵的注意力全都在大营之中,正是天赐好时机。

    “当然是去炸掉那座山头,现在不去,只怕以后永远也没有机会。”

    冷云手中厚背长刀散发着冰寒之气,如果炸药在她身上,她就是一个人也会冲过去。

    “姐姐,你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月媚驾着飞人风筝,心神早已扑向了西州军营,但身为月氏一族的责任却令她心乱如麻,想到以石头的功力绝对能突围而去,她心中又多了几丝自我安慰。

    三女六目都停在了火之圣女脸上,月茵楚楚娇弱的美阵一闪一亮,思考的时间远比众女想像中短暂,“救石头!冷将军请回,恕月茵鲁莽。”

    玉莹与月媚展开风筝,两女一声欢呼飞行而去,冷云凝重地看着月茵,超越正邪的冰块女将回应竟然大出意料,叹息道:“去吧,我会带所有人在十里外的山口接应你们,如果能逃到那儿,你们就能活命。”

    “冷将军,多谢!”

    月茵点头一礼,长裙凌空飘动,她的风筝很快就追了上去。

    “呀——”

    清越的啸声穿云裂空,剑光心神一跳,本能地生出了强烈不妙的感觉,回头一看,剑阁少主瞬间瞳孔放大,害怕变成了恐惧。

    狗、狗、狗奴才竟然活啦!

    石诚滚到两个落难宗师面前刹那,死狗般身躯猛然化为了冲天蛟龙,四个剑人只觉眼前空间一暗,然后是烈日般刺目的光芒从他们身前飞过。

    一脸四声闷响,四个脑袋在地面滚动,周围的剑阁高手受到血腥的刺激,数十把刀剑立刻光芒暴射,随即在惨叫中刀剑坠地,许多人死了连原因也不知道。

    “嘿、嘿……想毒死老子,让你们知道谁更毒!呸!”

    恶奴扶起两大宗师,一边解开他们受制的经脉,一边向四周大吐毒血,以最无耻的方式杀得对手人仰马翻。

    石诚啸声响起的瞬间,刀如怡突然轻盈跃起,葱茏十指美妙翻飞,两把飞刀了逼近而来的剑人脚背之上,将对手生生钉在了地面。

    行尸走肉般剑人不会疼,但却提不动双足,思维迟钝的怪物正想强行拔出脚,不料一低头,脑袋竟然滚到了脚面上。

    “咯、咯……姑奶奶还真以为是铜头铁骨呢!”

    影娘一剑偷袭成功,随即与刀如怡并肩迎敌,影娘能在乱军中行走自如,全是因为陆、梦两女吸引了大部分高手。

    石诚啸声回荡之际,两女不约而同长裙一收,倩影还在,但气机却神奇地封手灵觉中消失,近百刀剑同时失去目标,内息光芒在虚空一颤。

    就在这颤抖的刹那,两女又“回来”啦,呼的一声,狂风大作,有如一捆乐在人群中炸开,圣女与玉女双剑合并,即使是两个药人的铜头铁骨也不能挡住剑芒。

    飘逸长裙从剑人无头尸身上飘过,四女迅速合为一处,与此同时,小家丁也利箭般从大军中杀出,将两个重伤的宗师交到了刀、梦两女手中。

    剑王颔下短须一翘,他也上了小家丁的当,羞愤之火烧掉了老家伙的儒雅伪装,重重一挥令旗,平常的剑阁高手立刻向后倒退。

    石诚等人身周刹那空出大片空间,诧异还未浮上眼眸,数十个散发毒气的活死人已经从剑王身后杀出。

    石诚心弦不禁剧烈一跳,刚才几个怪物已让他们累得大喘气,如今多了十倍,鸡鸡那个东东,这怎么杀出去?

    “轰!”

    真正的发生了,三架飞人风筝踏月而来,科学与武道结合之下威力大增,原本准备炸山的“踢恩踢”接连在大军中炸开。

    面对超过认知的致命玩意儿,西州大军与剑阁立刻混乱充斥,剑人虽然对炸药无动于衷,但四散奔逃的人群却挡住了他们的目光与脚步。

    “咯、咯……老公,快上来!”

    月二小姐骄傲的笑脸从天而降,飞过石诚头顶之时,伸出了让小家丁心窝暖洋洋的玉手。

    石诚等人分别跳上了三架飞人风筝,然后迅速向凤凰山口飞去。

    “放箭,射风筝!”

    剑王的吼声让西州箭队找回了心神,老家伙一把夺过一张大弓,然后聚集一身功力,射出了光芒四射的一箭。

    箭雨顷刻间弥漫了天空,月光顿失容颜,风筝超载给予了剑阁机会,玉莹的风筝第一个坠落,月茵也被几个高手凌空的剑气挡了下来。

    “唉!”

    石诚与月媚虽然很有机会平安脱险,但小家丁做了一次勇敢的决定,身飞回了众女身边。

    落地的众人虽然冲出了军营,但石诚抬眼望去,满山遍野依然是敌军的身影,他们只能在山道上垂死挣扎。

    小家丁一声暴吼,横剑扫飞了十几个兵卒,下一刹那又被双倍的刀剑包围,无论他带着众人移动到哪儿,身周都是数不清的敌人。

    “主人,剑老匹夫追出来了!”

    影娘的话语让石诚心神再沉,他的功力在众人中最高,但斗志却最是软弱,不待大批怪物蜂拥而至,小家丁眼珠开始滴溜溜乱转。

    三架风筝还勉强能用,如果丢下刀、梦两个落难宗师,应该有几分逃出生天的机会,嗯,只能这样了!羽衣与如怡应该能理解的。

    意念一动,就在小家丁准备把刀、梦两女打晕带走的刹那,四周的敌人突然一阵波动,惨叫声连串而近。

    两把钩剑从后撕开了西州大军的包围圈,天机姐妹领着天机谷近百高手造反啦。

    “跟我来!”

    黑玉洁刚刚杀到石诚面前,丢下简单一句话,随即纵身就向山道一侧的悬崖跳去。

    石诚等人一头雾水,还是白冰清最热情,详详细细解释道:“牵着我的手,我带你们从山壁逃走,我们天机谷有特制的靴子,能在悬崖峭壁上行走自如。”

    不待石诚追问,白冰清已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向悬崖下走去,几个天机谷高手带走了两大宗师,月媚则咯咯笑语道:“我不用靴子,我能飞。”

    玉莹也展开了风筝双翅,同时叹息道:“唉,可惜飞不出凤凰岭,飞到下面还是会被大军包围。”

    走到崖边的白冰清突然又冒出头来,热情地安慰道:“放心,咱们不下山,直接从山壁走到兵库里去,那儿有活路。”

    “兵库?白姑娘是说利用兵库的密道逃生?”

    月茵的灵秀省下了许多口水,说到这儿,她不由暗自感叹世事之变,可惜炸药已经用光,否则就能两全其美了。

    “对,但凡迷阵宝库之类,必有一逃生暗门,此乃术家千古不变的规矩,也是平常人说的一线生机!咯、咯……大家放心,我们姐妹很有把握找到生路。”

    “白大小姐,那就快走吧,怪物要来了!”

    恶奴一把将白冰清搂入怀中,主动飞身纵下了悬崖。

    仗着飞檐走壁,石诚等人出乎意料地来到了兵库山峰前,把守的兵卒还未来得及发出信号,已被从天而降的百余天机谷高手雷霆击杀。

    白冰清下意识压低声调,略显紧张道:“石头,你带着大家挡住追兵,我们白天已经摸清了机关,最快也要一盏茶的时间才能打开大门。”

    “嗯,冰清,谢谢你,我会守住山道的!”

    石诚发自真心重重一点头,见白冰清还是站立不动,他不由又有点急了,“你快去帮玉洁的忙呀,她一个人能打开吗?”

    啰嗦美人骨感的身子扭捏一转,美眸半开半合,羞声昵语道:“你……你不把手拿出去,人家怎么走,唔……”

    小家丁一低头,这才发觉自己不听话的大手原来已钻入美人衣衫之内,正握着那盈盈一握的,难怪身周众女一副鄙视色狼的目光,黑玉洁更是双目喷火,差一点抛开正事杀过来。

    “还不去把守关口,大色狼!”

    无论何时何地,玉莹永远对色狼脚不留情,马尾一荡,熟练的一脚把小家丁又变成了人形星星,砸入了正翻过山坳的一群西州兵卒之中。

    狭窄的山道给了石诚一夫当关的机会,众女索性袖手旁观,看着臭小子一个人抵挡疯狂进攻的西州兵将,看得花容绽放,笑声不绝。

    石诚暗自悲叹着——当男人真是命苦,他永远也难以成为杀人如麻的大英雄,好在只需要应付一盏茶的时间就可以了。

    杀得手软的石诚终于等到了众女的欢呼,他一剑逼退了身前兵丁,随即快如闪电冲向了打开的兵库入口。

    一面山壁几乎沉下一半,露出一个位于半山腰的宽大入口,石诚刚刚撤退,一道如虚似幻的剑影已尾随而来。

    剑王终于亲自出手,为的不是一剑杀死狗奴才,而是让天机两女来不及关闭入口。

    石诚等人如愿逃入了兵库,剑王也如愿抢占了入口,老家伙一声令下,普通剑阁高手立刻把入口层层包围,看上去是防止敌人冲出来,实际却将西州兵将挡在了外层。

    剑王父子相视一笑,贪婪私心显露无疑,他们不仅要诛杀小家丁,还想私呑兵库宝藏,而石诚则成了背黑锅的最好人选,难怪老家伙会出现得这么巧!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真枭雄绝不会沉迷女色,剑王眼中的杀气无比冰冷,亲自带着所有药人怪物杀进了兵库,刮起的凛冽寒风连黄雪雯也心生畏惧,脚步一颤,她下意识留在了洞外,剑光则兴奋无比紧跟而入,生怕错过小家丁化为肉酱的精彩瞬间。

    兵库入口通道不过十几丈,一个转折之后,只是一个足球场大的空间扑面而来,如山一般的木箱堆满了空地,众人下意识想到了两个字——宝藏!

    石诚不由眼中一亮,随即又浮现出强烈失望,鸡鸡那个东东,这兵库原来这么简单,连迷宫通道也没一条,老子怎么逃避追兵?

    天机姐妹还在寻找“一线生机”的出口,一连串幻影破空而来,好似强尸一样的剑阁药人竟然变成了鬼魅,原来先前被杀的只是半成品的剑人怪物,现在这一群才是剑阁压箱底的老本。

    铜头铁骨再加上闪电速度,药人真正可怕之处远超江湖传言!

    转瞬之间,冲得最快的药人已冲过了转角,双目红光飞舞的怪物一见猎物立刻横身飞跃,怪物之体化身为剑,以一往无回同归于尽的气势杀向了最近的天机谷高手。

    近百天机高手也早已布好了阵势,在这特定空间内,双方人数相差不多,一场人与怪物的混战开始了。

    严格说来,石诚一方并不比药人数量少,但从第一声惨叫开始,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天机谷高手已死伤近半,石诚与众女联手之下,也只是杀掉了几个怪物。石诚等人死死站成了一条防线,黑白姐妹在防线后飞速敲打着墙壁,正在与死神争分夺秒!

    众人虽然全力迎敌,就连刀、梦两个受伤宗师也加入了战斗,但防线还是不停后退,防卫圈越缩越小。

    “啊!”

    刀霸与梦余恨几乎同一刹那内伤复发,两个药人立刻杀进防线之中,毒剑一阵飞舞,顷刻就夺走了几个天机高手之命。

    陆纤尘第一个挡在了两大宗师面前,水之玄功融入剑刃之中,剑气似若匹练横空,以她估计,这一剑应该能逼退药人。

    水之剑气破空呼啸的刹那,一道灼热的气浪突然从斜次里飞来,虚空猛然1热一冷,紧接着两个怪物头颅凌空飞起,硒回了剑阁阵中。

    两道绝色倩影同时补上空缺,剑光稍顿,现出了火之圣女略显苍白的玉脸,两女相视一笑,随即并肩而立,水之玄功与火之玄功浑然交织,威力竟然不在石诚的乱拳乱剑之下。

    防线另一头的小家丁呼出一口惊险之气,随即与火之圣女齐心协力,在天机高手布下的防线后闪电般栘动,哪儿被药人扯破,哪儿就有他们的身影。

    “咯、咯……大家把手连起来,送这些怪物归西!”

    水火圣女的举动引发了影娘脑海一个大胆的猜想,野性女杀手长腿一弹,落在众女身旁,不由分说就将空闲的左手搭在了梦羽衣肩上。

    窈窕玉女正好与一个药人两剑相撞,一股力量突然就从肩上传入,闪电般融入她剑气之中,竟然将可怕的药人连剑带人斩为了两半。

    异变化为了六女眼中的惊喜,因为她们体内有着同一个男人的烙印,所以内息交融没有丝毫困难,轻而易举创造了一个奇迹。

    六道美丽诱人的倩影同时向前一站,原本岌岌可危的防线终于在生死线上停了下来。

    兵库之内,杀气激荡,但战局却陷入了僵持之中,这么拖下去,剑阁虽然还是必胜,但剑王可不想等到西州高手来到。

    望了望身旁的五个蒙面人,老家伙双眸寒光迸射,冷哼声还在原地打转,他的剑芒已直射敌人防线,那五个蒙面人紧接着也腾空而起,对准六女猛扑而上。

    “啊,是剑器,最高级的怪物,大家小心!”

    见多识广的武林几个美女率先变色。

    森冷的气息仿佛是地狱之风,刚刚有所沉寂的惨叫立刻冲上了洞顶,兵库山洞似乎也承认不住这等尖叫,烟尘沙砾不停下落。

    片刻之后,天机谷高手已所剩无几,石诚带着七女与两个昏迷的宗师退到了旮旯角落。

    “你们找到出口没有?”

    石诚瘦小的身形一分为五,打破时间极限同一刹那挡住了五个“剑器”的兵刃,同时扬声催促天机姐妹。

    一股阴风将天机两女的回应隔绝在战场之外,剑王从五个“剑器”的缝隙中诡异杀出。

    小家丁两指一竖,夹住了剑王的剑尖,五个超级怪物突然同时出掌打在了剑王背上,毁灭般力量瞬间将剑王身形胀大了一倍,老家伙变成了一个气球状怪物。

    这一招与六女并肩之招有异曲同工之妙,剑刃瞬间震开了石诚铁指,闪电般刺入了小家丁胸口,没柄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