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八章 玉人色诱
    一入行宫,狗奴才竟然好似空气般消失,剑光的心神已被杀气笼罩,不顾1切搜索起来。

    他没有找到小家丁,却隐约听到一阵女子的惊呼,那叫声特别的熟悉,正是他妻子的尖叫。

    剑光飞速冲到了一扇窗前,凝神一看,只见他妻子一丝不挂横倒在屋内床榻上,屋内的男人却不是小家丁,而是西南王世子,剑阁的靠山。

    “这……”

    剑光大脑瞬间当机,习惯性的被西州两个字压得喘不过气来,但男人最不能接受的耻辱又毒蛇般噬咬他的灵魂。

    黄雪雯本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剑光娶她更多也是因为政治目的,剑王多次的警告在剑光耳中响起,小白脸提起的脚底立刻垂落地面,随即咬牙切齿地回到了自家大营,把帐内物品完全打烂,最后在一个剑阁侍女身上折腾了一番,这才平息了心情。

    时光倒退,黄雪雯来到王妃房中,没有见到西南王妃,反而碰到了小家丁,剑少夫人意识到处境不妙,立刻想走,但她又怎么逃得了恶魔的魔爪。

    扑通一声,黄雪雯昏倒在地,影娘从暗中闪出,野性戏语道:“主人,你真要把这女人送给白痴世子?咯、咯……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呀。”

    “你以为我是色中饿鬼,来者不拒呀!”

    石诚一挺胸膛正气凛然,换来的却是影娘的白眼,小家丁随即身形一缩,原形毕露,贼笑解释道:“这种女人阴毒下贱,我已经玩过一次,没兴趣了,王妃说过,她其实不是什么王府义女,就是西南王的情妇,我这是成全她,让她老少通吃。嘿、嘿……”

    影娘的好奇心还真不小,一边帮忙布置现场,一边又问道:“西南王妃一样下贱阴毒,那你怎么又有兴趣?”

    石诚贼贼一笑,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无比得意道:“那就是我聪明的地方了,王妃下贱却不狡猾,这女人可不是傻瓜,狡猾阴毒,沾不得,就把麻烦送给那白痴世子吧,对了,小心监视剑光,他要是能造反就更妙啦。”

    第二天,黄雪雯一脸自然回到了剑阁营帐,剑光没有问,她也没有说,一对特别的夫妻依然谈笑自若,看似恩爱无比。

    “哈、哈……石头,做得好,真痛快。”

    小王爷不是没玩过女人,但黄雪雯义妹兼的身份却给了他强烈的刺激,如今回味起来,他还有点蠢蠢欲动。

    好大喜功的小家丁此时却没有自夸,反而一脸惶急道:“世子,昨晚……昨晚……”

    “说,不要啰哩啰嗦,有什么是小王解决不了的,哼!”

    石诚又犹豫了几秒,在西南王世子心生烦躁后,他才鼓足勇气道:“启禀世子,昨天奴才似乎看到剑阁少主进了行宫,就在你开心的时候,有几个侍卫也看见啦。”

    小白脸虽然能隐忍,但小家丁一样有办法,话语微顿,故作猜想道:“世子不用担心,也许剑少主并没看到,不过你这阵子也要小心一点,最好不要靠近剑阁。”

    “哼,大胆,小王会怕一群武夫,笑话!”

    中年胖子的自尊受到了冲击,冷冷一哼道:“石头,明日再把黄雪雯弄来,小王倒要看看,他敢干什么?”

    “奴才遵命!”

    小家丁心中乐开了花,嘎、嘎……要是十万大军能把剑阁主力灭了,那就太完美了。

    小王爷嘴虽硬,内心深处还是对剑阁忌惮三分,这从他身边的高手护卫的增多就可以看出,自然而然的,当剑阁举荐新的机关高手时,不用石诚捂乱,小王爷已挥手否决道:“不用了,天机谷与小王合作多年,又是天下第一机关门派,开启兵库之事就交给天机姐妹吧!”

    剑光含恨退下,小家丁上前大拍世子马屁一番,末了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世子,奴才有一心愿,望世子成全,奴才以前给梦幻山庄当奴才时,受了刀、梦两个老匹夫许多欺负,请世子把他们关进我军大牢,一方面体现世子你才是首领,另一方面让小人能随时抽打两个老匹夫。”

    “嗯,看在你立了大功分上,小王成全你!”

    胖世子并不在意石头的感觉,对于立威二字却很是在意。

    “嘿、嘿……”

    当刀如怡与梦羽衣感激地投入石诚怀抱时,小家丁笑了,笑得小虎牙上下抖动,得意无比,一切终于又回到了他喜欢的轨道上,现在只需要等待,耐心等待时光过去。

    无事一身轻,小家丁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影娘与纤尘、羽衣自然是灵欲交融,就连刀如怡也不再隐忍快乐的呻吟!

    无边春色里,狡猾家丁的性福生活正式开始。

    *********京城,水月皇宫御书房内,月无情与月夫人正在悠闲对弈,身为主人的小公主则围着两人走来走去,小嘴已高高嘟起。

    “上将军,别下棋啦,石头正在东州挖宝,很危险,咱们什么时候接他回来呀?”

    月无情的目光依然沉醉在棋盘之上,看似朴拙的面容散发着深邃的魅力,“公主稍安勿躁,石头虽然拖住了西州大军,但他此时还不能回来。”

    “为什么?”

    小公主整个人扑到了棋盘边上,不待月无情解释,一向可爱纯真的她突然双目闪过一抹红光,无比暴躁大吼道:“本宫明白了,上将军是不想让石头活着回来,对吧?吼,本宫这就亲自去接他,谁也休想阻挡,否则格杀勿论!”

    小公主最后一句话已是杀气凶狠,珠圆玉润的小脸一绷,美少女的皇家发髻轰然炸散,砰的一声,凤钗竟然好似飞剑一般深深了墙壁。

    可爱公主刹那突变,狂暴的气浪掀翻了棋盘,月夫人呼吸一重,玉手牵动乳浪翻飞,及时将满天飞舞的棋子收回了棋盘。

    相比月青虹的镇定自若,上将军竟然脸色大变,纵身而起,狂风般扑向了不给她面子的小公主。

    “啪、啪、啪……”

    连串沉重的击打声过后,被打上半空的小公主重重坠落,陪伴主人进宫的月氏春夏秋冬四婢急忙飞身上前,稳稳接住昏迷的小公主,她们虽然只是侍女,但经过小家丁润泽后,一身功力竟然也是进入了高手之列,让闻讯而来的大内侍卫脸色大变,一时间刀剑出鞘,剑拔弩张,本已风雨飘摇的水月皇朝变得更加紧张凝重。

    上将军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冒犯了圣驾,兀自悠闲地坐回了座位,轻甩袍袖道:“公主练功已走火入魔,尔等小心护送公主回寝宫,十二个时辰内不要唤醒她。”

    上将军的威名让大内侍卫们怀疑尽去,宫女们就像呵护珍宝般将小公主抬回了寝宫。

    月夫人丰盈的倩影来到上将军身边,惊悸犹存道:“彩云怎会变成这样?刚才我还以为是女皇死而复生,嘘……”

    上将军眼角闪过一抹明显的担忧,收回了眺望的视线,凝声道:“青虹,你也发觉啦!如果我没料错的话,是因为无心死前把一身功力强行输入彩云体内,小丫头本身修练不足,所以才会走火入魔,随时都可能成为下一个——无心!”

    话语微顿,月无情的叹息更加无奈,“唉,只有无心才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也许她就是想把彩云变成她自己,幸亏我今天在这儿,不然就麻烦了。不过我虽然压住了这股力量,但却不能将其真正抹去,彩云一旦受到大的刺激,还有可能复发。”

    “嗯,我明白啦!”

    月夫人凝重地点了点头,仔细思索补充道:“只要不让彩云暴怒就可以了,尤其是与石头有关的事情,咱们更要小心。”

    提到石诚,月夫人玉脸不禁浮现一抹嫣红,眼波微澜,紧夹,急忙转移话题,掩饰羞涩道:“上将军,你不要石诚回京,是担心西州得到兵库吗?”

    月无情的神色更加沉重,隐带歉意道:“嗯,我们用兵库成功换得了时间,但如果真被西南王得到兵库,即使水月两家加起来,也没有胜算,现在唯一的机会,还是在石头身上,希望他能将兵库——摧毁!”

    “摧毁兵库!”

    月夫人芳心瞬间巨震,天下间恐怕也只有月无情能对兵库如此“心狠手辣”而石头如果要毁掉兵库,那他又如何在西州万军、东州无数高手的包围中安然保命?

    意念一动,深刻了解小家了为人的美妇人朱替微微一顿,在她心中,西州夺得兵库的可能足足九成,但她绝不会把这担忧告诉月无情。

    乱就乱吧,没有什么比石头平安回来更重要的了!石诚究竟会不会舍生取义呢?

    “不干!老子才不会那么傻呢!”

    狡猾家丁坚定的声音在隐密山岳中回荡,一扬大手再次补充道:“大小姐,你别说了,送死的事我从来不干,炸了兵库,我怎么逃?”

    月茵独自一人前来密会石诚,就是不想小家丁受到妹妹与玉莹的影响,不过看来她也低估了石诚贪生怕死的程度,任凭她怎样劝说,小家丁也不愿当傻瓜。

    “石头,兵库之中全是神奇利器,前朝智者费尽心机,才把这些杀人武器雪藏于此,为的就是不伤天和,如今一旦出世,天下人……”

    “天下人与我无关,人总会生老病死,大小姐,你就不要影响自然现象了。”

    小家丁用似是而非的歪理反驳着火之圣女,他用力一咬舌尖,躲开了西子玉人请求的目光,然后夸张大叫道:“大小姐,不要用妖法,我不会上当的,我已经完成了任务,西州得到兵库也不一定能打赢朝廷,大家都应该出力,朝中那么多大官,干嘛让我一个人忙生忙死,鸡鸡那个东东,再见,不,咱们后会无期!”

    恶奴飞身就逃,迅速远离月茵的妖法袭击,西子玉人悲天悯人悠然长叹,眼看石诚即将消失,她突然轻声道:“石头,如果你答应,月茵愿意嫁你为妻。”

    “唉哟!”

    绝顶高手的小家丁突然从树叶上摔了下来,扑通一声,砸得十分响亮,沾满灰尘的脸颊在烟尘中钻了出来,眼睛一眨一眨道:“大小姐,你说什么?”

    如水月华映照着石诚狼狈的面容,即便是火之圣女,也忍不住莞尔一笑,轻柔而又认真地再次道:“月茵愿意陪伴枕席,就是当侧室也可以。”

    绕体的烟波悠然一分,隐藏的月氏刹那突围而现,西子纯净无瑕之柔,还有风情万种之媚,好色的小家丁当场鼻血狂喷!

    这、这、这……太可怕啦!

    嗖的一声,石诚突然像兔子一般飞逃而去,随风传来他惊恐至极的自语声,“鸡鸡那个东东,救命啦,不干,我不干,我不想死,呜……老天爷,救命啦!”

    “噗嗤!”

    色诱小家丁的月大小姐难得放肆地笑了一声,然后抬头眺望夜空明月,美眸很快就被迷离夜空陶醉。

    嗯,自己到底是真想嫁给他,还是只想利用他?唉,这有什么区别呢?

    小家丁身影消失,月二小姐与玉莹随即乘着滑翔风筝飞跃现身,小魔女一抖马尾道:“我就知道臭小子贪生怕死,大师姐,让我去教训他,打到他同意为止。”

    月媚一挺无双乳浪,丰润朱唇难得说出了幽幽话语,“师妹,不要追,石头他不是长在王侯之家,对朝廷没有责任,我不想勉强他做不想做的事。”

    话语微微一顿,月媚望着月茵道:“姐姐,你准备怎么办?没有石头做内应,咱们成功的机会很渺茫。”

    火之圣女眺望苍穹,无双美眸与夜空融为了一体,天籁仙音无比的坚定,“再危险咱们也要炸毁兵库,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这是身为月氏一族的责任!”

    “那什么时候动手?”

    月媚与玉莹没有月茵那奉献之心,但也没有反对。

    “石头明晚逃走之前,会去救刀霸与梦余恨,到时必然引发乱,咱们就趁机动手——炸山。”

    月茵果然会妖法,看穿了石诚的念头,第二天的夜晚刚刚来到,他就带着武林几女开始了逃亡大计。

    身处西州十万大军之中,他的逃亡计划唯一而简单,先用小王爷的权杖把刀、梦两位落难宗师从牢里提出,然后利用王妃掩护,连夜直奔男尊帮总坛。

    以石管家在王府的当红,再加上世子的随身权杖,他轻易就走进了囚房,守牢军卒连问也没有多问,就将打开缭铐的钥匙交给了石诚。

    “父亲——”

    易容成男护卫的梦羽衣舆刀如怡同时换到了牢门前,大牢内的两大落难宗师动也没动,好像死人般趴伏在冰冷潮湿的石板上,让两女芳心更加焦急。

    陆纤尘打开了牢门,刀、梦两女正要扑进去,小家丁竟然抢先一步道:“让我扶两位老丈人起来吧,嘿、嘿……让他们先欠着我的救命之恩,就不会反对我娶他们的女儿了。”

    刀如怡与梦羽衣瞬间羞得玉脸通红,虽然同时用美眸责怪臭小子一眼,但她俩还是停在了牢门前,把表现的机会留给了无耻小家丁。

    “两位岳丈大人,我是石头,我来救你们啦。”

    石诚大步向两大宗师走去,不知是脚步声响亮,还是他一口一个“岳丈”刺激了神经,两大宗师终于艰难地侧了侧身,还向石诚伸出了布满伤痕的求援之手。

    “嘿、嘿……羽衣、如怡,看见没,两个老丈人都答应了。”

    无论何时何地,小家丁都喜欢看到美人害羞的模样,回头戏谑一笑后,他俯身拉住了两大宗师的手臂。

    就在两手相接的刹那之间,重伤的两大宗师竟然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命门,两把致命的短剑闪电般刺向了他心窝。

    一切发生得太快,太出人意料,牢门外四女心弦一紧,瞬间浑身冰凉,恐惧好似潮水汹涌,俺没了她们的惊叫。

    中计了!天啊,石头危险!

    如今的石诚虽然已是绝顶高手中的绝顶高手,但高手也是凡人,凡人就会死亡,就会挡不住意料之外的刺杀。

    匕首刺穿了石诚的——幻影,小家丁双手有如鹰爪,掐住了刺客的咽喉,将他们好像小鸡一样捉了起来。

    “说,是谁指使你们的,人呢?”

    石诚手指一紧,刺客的脖子立刻发出了碎裂声。

    就连陆纤尘四女也感受到了冰冷的气息,没人怀疑石诚的杀气,两个刺客却突然面露诡笑,随即脑袋一歪,两缕毒血从唇角迸射而出。

    “鸡鸡那个东东,又是这一套。”

    石诚恨声咒骂,将两具尸体扔在了地上,然后飞速转身道:“事情有变,……们赶快出去。”

    急速逃命之中,影娘好奇盼问道:“主人,这两个杀手掩饰得那么好,连我也没发觉破绽,为什么你能看穿?他们又不是女人!”

    “嘿嘿……谁说本大侠只能看穿女人。”

    石诚得意一笑,摇头晃脑道:“我与师父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别的不敢说,绝对敢肯定一件事,身为一代宗师,就是死了,也不会躺得像一条狗。”

    一男四女迅速离开了地牢,尹持权杖直向军营大门走去,刀、梦二女虽然心挂父亲,但也明白这不是自投罗网的时刻,更不能拖累同伴。

    “站住,军营重地,不可乱走!”

    石诚与四女都是下人装扮,很快就遇到了一队巡逻兵,带头小将不认识石大管家,大声斥责,一个兵卒则径直向石诚大步而来,手握刀柄,一脸肃杀,尽显军旅之肃杀之气。

    “大胆!”

    对付小鬼石诚已是驾轻就熟,唯有以恶制恶才是最佳办法,他更加嚣张地一声大吼,然后颐指气使地一扬权杖,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连世子权杖也不认得……啊!”

    一道刀光凌空劈下,权杖变成了碎片,刀光毫不保留,顺势斩向了石诚头顶,那刀光已爆发先天之气,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小兵卒。

    家丁不像家丁,兵卒不像兵卒,现场空间突然掀起一片杀气。

    石诚心中落下陷阱的感觉更加强烈,此时此刻,他已不能再伪装下去,两指一并,他夹住刀尖轻轻一转,啪的一声,刀尖断裂,小家丁紧接着闪电般向前踏出一步,指间断刃划过了功力高深的兵卒脖子。

    “哈、哈……世子,老夫猜得不错吧,这狗奴才果然就是内奸。”

    一片得意大笑声中,四周火把频现,数不清的人影转瞬间就包围了石诚等人。

    “剑王!”

    看到老狐狸的刹那,石诚就明白了过来,原来老家伙已经伤愈出关了,他这小家丁虽然狡猾,但遇上老狐狸又略逊半筹。

    西南王世子面色铁青,瞪视着小家丁,恶狠狠地道:“杀了他,女的留下!”

    不待小家丁豪情突围,两个剑阁高手已提着两大宗师闪身而出,老狐狸皮笑肉不笑道:“石兄弟,是不是在找他二人呀?呵、呵……只要你自封经脉,老夫就送你个人情,想不到石兄弟原来身负如此功力,果然是天下第一奇才呀丨。”

    惊叹之声微微一顿,剑王又向前踏出了一步,阴毒地叹息道:“唉,石兄弟,快做决定吧,不然刀兄与梦兄就要被你害死了,梦姑娘与刀姑娘恐怕不会原谅你,投降吧,老夫留你们所有人活命!”

    “老匹夫,纳命来!”

    石诚还在为难中沉默,刀如怡与梦羽衣已经从他两侧飞跃而过,身为武林两大世家千金,她俩明白唯一的机会就是拼死杀出重围,只有自己活命,父亲才有留得性命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