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七章 剑阁怪物
    西州兵将沿着藏宝之山布下了防线,剑王则带着几十个剑阁护卫向大营走去,一路上都在皱眉苦思,老家伙脸色还未舒展,头顶山坡上突然传来一道惊雷般狂吼!

    “剑老狗,老夫劈了你!”

    “父亲小心!”

    剑光正好面对斜坡,闪电般飞奔而来的刀光让他瞬间脸色大白,惊恐丛生。

    快,好快的刀芒,竟然比吼声更快。

    猛,无比威猛的刀气,挡在剑王身前的护卫刚想纵马护主,一提马缰,却将马头提落,直到刺客的怒吼包围了剑王,护卫坐骑的马首才轰然坠地,马血飞溅半空。

    “轰!”

    剑王的坐骑被刀气炸得四分五裂,老狐狸虽然舍马凌空,但依然未能甩脱刺客的杀机紧锁,剑王退一尺,刀芒进两尺,致命的刀气刹那削断了剑王的胡须。

    “父亲,快拔剑,是刀霸!”

    剑王不是不想拔剑,而是不能,绝顶高手对决,胜负只在一线之间,刀霸出其不意又不惜同归于尽,狂野一刀已经把先机占尽,剑王的手掌虽然已触到剑柄,但他却知道,一旦分神拔剑,他必然会被刀气一斩两段!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刹那之间,第一匹马儿的断头还在地面翻滚,一追一逃的两人已从队伍前端追到了最后,剑阁的护卫就像被一刀斩过的波浪,两旁分开。

    刀霸的杀气离仇人的咽喉越来越近,万分危机的刹那,剑王突然顺手抓住了一个手下的衣衫,也不管抓到的是谁,顺手就狠狠扔向了对手。

    半声惊叫戛然而止,倒霉的何九刹那就变成了碎块,剑王终于嚓啷一声,名剑出鞘。

    血雾激荡,老贼阴笑,剑王刚刚挽回先机,三把飞刀突然撕裂虚空而来,飞刀随与虚空浑然相容,但还不足以令剑王变色,而一道好似风中飘羽的剑气却令他几乎魂飞魄散,瞬间吐血抛飞,半只脚落入了鬼门关。

    “老贼,纳命来!”

    刀霸为女而来,刀如怡为夫而来,梦余恨这父亲怎能不为子报仇,两大宗师联手暗杀,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够抵挡?

    电光石火之间,剑阁护卫之中突然冒出十几个诡异的身影,不顾生死的挡在了剑气刀芒之前。

    狂刀与利剑同时杀入了剑阁护卫体内,两大宗师杀气疯狂,兵刃不慢反快,只想从死尸身上闪电穿过,一举击杀已无还手之力的剑老贼。

    “铛——”

    异变发生了,刀剑砍中护卫身骨,竟然发出了强烈的金铁交鸣之音,紧接着,剑王那阴毒的笑声充斥了山野。

    石诚眼帘一跳,从入定中醒来,抬眼向帐外一看,时间刚刚好,终于到了他逃亡之时。

    装好银票,拿起护身匕首,恶奴悄然跃向帐门,门帘却抢先一步自动掀开,几个人影挡住了小家丁的去路。

    “纤尘、羽衣、影娘,你们怎么来啦?嘿、嘿……正好,一起走吧。”

    陆纤尘高挑依旧,却失去了往昔的飘逸,无比着急道:“石头,不能走,快想法救人,刀姐姐被剑阁捉住了。”

    “还有我爹与刀伯伯。”

    梦羽衣急步冲到石诚面前,一边向外拉,一边快速解释道:“我们知道了杀我哥的元凶是谁,他们三人不与大家商量就来报仇,没想到老匹夫竟然没有人性,炼出了‘剑人’怪物,把他们全抓住了。”

    “你们怎么知道?剑人是啥玩意儿?”

    石诚一直不说杀梦铁火的真凶,就怕刀霸的冲动坏大计,可惜真相就是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长腿女杀手难得好像小姑娘一般羞涩,颤声道:“主人,都是我不好,见刀如怡整天闷闷不乐,一时口快把事情说了出来。”

    陆纤尘凝声接过话头道:“剑人用特制的药水浸泡活人,熬炼数年以后,药人不仅功力暴增,而且不知疼痛,铜头铁骨,只要体内血液不流光,他们依然能疯狂杀戮。”

    石诚脸色一白,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道:“那么可怕!要是老家伙弄出成千上万的怪物出来,咱们怎么打?”

    幻梦玉女恨声道:“没有那么容易,合适的药人并不好找,而且变成怪物后没有意识,等如行尸走肉,必须听主人命令行事,如果主人死去,药人就会变成木偶一样的东西!”

    “那还好!吓了老子一大跳!”

    石诚终于回复了斗志,先将急性子的梦大小姐拖了回来,然后眼珠急速转动道:“你们三个不要乱走,待在这儿,我自有法子救人。”

    剑阁营帐内,剑光满脸笑向绝色俘虏走去。

    “少夫人,你终于落进我手里了,哈、哈……梦铁火那白痴不解风情,暴殄天物,本公子一定会把你当作心肝宝贝儿的。”

    “无耻小人,滚开!”

    身带轻伤的刀如怡道被点,又面临被辱厄运,但她没有半点畏惧,别样的感应让花信少妇无比自信,凝声道:“剑光,你的报应快临头了!”

    “报应?能与少夫人交欢,本公子连鬼神也不怕!嘿、嘿……”

    急色的大手扑向了刀如怡饱满的,帐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闷哼声中,两个守门护卫被一脚踢进了帐门。

    “剑少主,奴才给你请安了,呵、呵……”

    小家丁带着天机两女大步而入,小家丁皮笑肉不笑,不待剑光发怒,他首先一扬权杖,一副狐假虎威的小人模样:“小王爷有令,立刻把俘虏押到大帐,如有违令,就是与小王爷作对!嘎、嘎……剑少主,你不会与世子为敌吧?对了,听说阁主受伤闭关,需不需要奴才帮忙请大夫呢?”

    剑光看到了恶奴手中的权杖,那确实是小王爷从不离身的玩意儿,堂堂剑阁少主当然不会联想到偷摸之举,唯有暗自咬牙,强忍愤怒。

    天机两女一言不发,提起刀如怡转身就走,也许是沾染了小家丁的恶习,她们竟然也傲慢无比,石诚三人刚一离去,帐内就发出了剑光的咆哮,剑光虽然没有出声,但大地却被他一脚蹬出了一个深坑。

    石诚带走刀如怡的同时,王妃进入了小王爷的豪华大帐。

    “世子,听说剑阁今日捉到了几个刺客,你不准备去看一看吗?”

    “几个刺客有什么大不了,让剑阁自己处置吧。”

    小王爷对什么刺客没半点兴越。

    西南王妃虽然是长辈,但却不是世子的亲母,斜眼一瞟,有点轻佻道:“唉,真是可惜了刀如怡那么一个美人儿,本妃还以为世子懂得怜香惜玉,所以特地来问一问,世子既然没兴趣,那本妃就……”

    “刀如怡?梦幻山庄的少夫人?”

    绝色美人比武林盟盟主更加有名,小王爷当场眼睛发亮,心中有如猫抓,“来人呀,摆驾,小王要亲自审问刺客!”

    小王爷话音未落,石管家瘦小的身影就躬身而入,一脸神秘道:“世子,奴才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还请世子笑纳。”

    恶奴随即向旁一闪身,现出了身后那温柔似水的尤物身影,趁着小王爷双目发亮的刹那,恶奴隔空一弹手指,偷来的权杖又无声无息地回到了世子袖中。

    “好,好礼物!嘎嘎……”

    色笑声中,小王爷立刻大步向美人儿走去,石诚能将刀如怡从剑光手中救出,自然就有办法搞定白痴世子。

    暗号一出,门外立刻传来白冰清兴奋的声音,“启禀世子,兵库已经找到,请世子亲临指挥。”

    啰嗦美女还真是名不虚传,一边走进宫门,一边主动补充道:“剑阁的人已经先去了,世子,你如果没空,就让剑阁负责吧。”

    小王爷还不至于忘记头等大事,更听不得这等有损权威的话语,脸色一沉怒斥道:“住嘴!这儿只有小王一人说了算,哼,小王立刻就来。”

    宝藏终于转移了胖世子的色心,临走之际,他还是不舍地看了刀如怡一眼。

    西南王妃果然善解人意,主动笑语道:“世子安心去处理大事吧,本妃会替你看住此女,保证她跑不了。”

    朦朦眬胧之中,刀如怡做了一个可怕的连环恶梦,她在梦中变得娇弱无力,先被恶狼追咬,又被猛虎堵截,走投无路爬上大树,却又遇上了可怕的毒蛇。

    梦中的少夫人胆子也特别的小,一声惊叫,她恍惚间又坠入了黑暗冰冷的深渊。

    身子在下沉,突然,一片温暖的浮云托住了她,温柔地向灿烂的天空飞去。

    春风在耳畔飞舞,酥麻在心窝弥漫,刹那之间,刀少夫人心花绽放,一股激荡的快感冲出了心门,冲到了喉咙,冲向她的唇舌。

    女人端庄的本性让她不愿大叫,死死闭上了朱唇,但那快感却一波又一波地撞击牙关!

    牙关一丝丝地打开,香舌一点一点地绷紧,终于,刀如怡呀的一声高亢尖叫,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梦境被尖叫惊散,但那迷离唯美的光晕却停留在刀如怡眼中,端庄少妇意念微动,这才发现自己身子酸酸麻麻,飘飘荡荡,有如轻羽一般。

    嗯,好舒服呀!

    一张清瘦的脸颊突然搅乱了温柔的视线,“刀姐姐,你醒啦,内伤好了吗?”

    石诚关切地看了看刀如怡有点发愣的美眸,随即以异样的声调道:“刀姐姐,你受了重伤,小弟为了救你,只好冒犯了。”

    话音未落,小家丁轻轻动了动身子,刀如怡飘浮的灵魂刹那一沉,饱满的玉体瞬间一颤。

    冒犯,什么冒犯?

    绝美少妇低头一看,这才发觉她与石诚都一丝不挂横躺在床上,男人的之物正插在她玉门之内,正在缓缓推入,难怪她会有波浪涌动的感觉。

    “呀——石头,你干什么,快……快抽出去,啊……”

    事情飘来转去,她还是被男人占有了,不过端庄佳人芳心只有羞窘与矜持,并没有悲伤仇恨。

    “刀姐姐,不要乱动,咱们身处狼窝,你一定要尽快痊愈,才有机会救出刀堂主与梦庄主。”

    恶奴认真地说着理由,理直气壮地全根而入,一边享受着温柔半推半就的,——边暗自偷乐,上天对他真是不赖,刀如怡的伤势虽然不重,但他当然要用最有效的法子了,嘿、嘿……

    一缕春水从美少妇流出,正好喷在了小家丁阳根圆头上,快感一升,男人忍不住重重一顶,顶住转动起来。

    刀如怡悄然抖动了一下,石诚急忙搂住佳人腰肢,一边抚弄乳珠,一边再次晓以大义,让刀如怡不要反抗。

    文君新寡玉脸早已嫣红密布,美眸羞得似水涌动,朱唇一开一合,香舌轻吐昵语道:“嗯……石头,你……你轻一点啊,啊……不要……不要那么粗鲁,唔……”

    原来美人不是反对,小家丁不由兴奋得双目发亮,心窝一热,他不由自主狂野地了几十下,直到一股热气冲出窍,小家丁这才一边道歉,一边听话地轻轻。

    “滋、滋……”

    和风细雨的交欢情意绵绵,刀如怡感受着男人细心的呵护,当温柔的快感钻入她刹那,绝美哭啦,两行如释重负的泪花爬上了脸颊,长久的心结终于被男人的火热融化。

    “啪、啪……”

    温柔突然化为了狂野,小家丁并没有冲动,反而是刀少夫人献上了激情,用力迎合了上百下,然后在娇喘吁吁中停了下来。

    绝美四肢卷上了小家丁身子,桃源贴上了男人的阳根,扫动着情人的胸膛,“石兄弟,你来吧,重重的进入吧,噢……”

    美人献出了身心,臭小子却被这心醉的一刻瞬间击败,刀如怡的邀请还在飘荡,男人的已突然失控,痴狂地暴射而出,悉数射入了绝美的花房之内。

    满足的呻吟悠然回荡,一会儿过后,与灵魂的撞击声再次响起,充斥了房中每一寸角落,让门外偷听的几女纷纷面红耳赤,芳心颤抖……

    刀如怡在身心的疲惫中安然睡去,石诚这才离开王妃的卧房,仔细向几女交代——番后,他随即飞奔向了凤凰岭藏宝之山。

    大地在脚下后退,山风呼啸,让小家丁头脑更加清醒,何九意外死亡,剑王重伤闭关,他头顶的阴云一下子化为了清烟,随风而逝。

    不过问题虽然解决了,但却是暂时的,剑王还会出关,剑阁还能找来第二个何九,刀、梦两个落难宗师还在剑阁手中,随时都有性命之危,还有那个白痴世子对刀如怡念念不忘,而他偏偏还不能带着佳人一走了之,唉!鸡鸡那个东东,真烦!原来困境并没有真正消失。

    先前几分兴奋瞬间消失,为了自己的女人,卧底小家丁的工作积极性终于重新回到了高峰,认真地动起了脑筋。

    天空一颗流星飞过,小家丁的双目浑浊尽去,灿烂星光闪闪发亮,那熟悉的贼笑又浮上了他的唇角。

    “哇,这就是藏宝贝的地方?真大!”

    一座百丈山壁被挖出一个几米大洞,石诚向里瞄了一眼,这才转到世子面前,大拍马屁道:“呵、呵,世子果然是天下第一人,这么快就找到了兵库,连老天也要帮忙呀!”

    小家丁一边恭维,一边悄然看向了天机姐妹,白冰清会意一笑,主动上前道:“启禀世子,何九先前看错啦,这不是兵库入口,只是兵库墙壁,要找到入口大概还要半月时间。”

    “半月!不行,直接把这墙壁凿开,你们天机谷不是特别会搞这些玩意儿吗?”

    “世子,此墙乃特殊材料铸造,比金刚石还硬,属下估计如果强行开凿,至少也要一个月,而且还不能保证不震毁兵库。”

    白痴世子左右一看,见无人再说话,念着美人的他不耐烦地一挥手,就此让小家丁乐出了声。

    鸡鸡那个东东,成功啦!嘎、嘎……刀堂终于帮了老子一次大忙,原来做好人,真的有好报!

    小王爷回到军营,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王妃营帐,却碰了一个软钉子。

    王妃以长辈的身份压制了世子的蛮横,随即又笑语道:“世子,本妃也是为你好,刀如怡身受重伤,如果你现在要了她,她必死无疑,世子何必急在一时呢,等她养好伤后,就可以服侍你十年八年,直到人老色衰,咯、咯……”

    面对王妃的软硬兼施,世子也只能身而回,小家丁这时追了上去,以标准恶奴的口吻道:“世子,早晚都是你的女人,不用急,咱们营帐中又不是只有一个美人儿,凭世子你的手段,还不是手到擒来?”

    西南王世子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天机两女,眼眸一亮道:“你有办法把天机谷的美人儿弄上手?”

    “这……”

    石诚一脸恐惧苦笑摇头,夸张的表情打消了世子的欲火,“哇,那两个娘儿们一身要人命的玩意儿,奴才可不敢害世子,奴才说的不是她们,咦,那是谁?真漂亮!”

    小王爷顺着石诚发亮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的剑阁少夫人,虽然是干妹妹,但小王爷被撩拨而起的欲火却没有丝毫阻碍。

    “世子,要不要奴才帮你跑跑腿,以世子你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哪个娘儿们能抵挡!”

    谈论着男人间私有的问题,小王爷对小家丁也亲切了几分,胖脸一扬,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假意斥责道:“混帐,那是剑阁少夫人,有夫之妇,还是小王义妹,不许胡说。”

    “是,奴才明白,奴才不说,不说了……”

    石诚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听明白了世子的暗示,浑身发热的小王爷对小家丁的好感立刻倍升,拍了拍石诚肩膀,最后看了看远处的妖娆少妇,他装模作样地回到了随军行宫。

    “咯、咯……主人,你又想打黄雪雯那女人的主意呀,不怕纤尘与羽衣小姐吃醋吗?让奴婢帮你吧。”

    经常神出鬼没,又对偷香窃玉如此兴奋热衷的美人,自然是影娘无疑,搭着石诚的肩膀,看着远处正颐指气使的女人,箭女不禁舔了舔红唇。

    石诚的目光也邪魅地注视着剑少夫人,呢喃般贼笑道:“这么美妙的棋子,不用太可惜了,鸡鸡那个东东,剑光那白痴竟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不想活啦!”

    黄雪雯正在指挥剑阁人员,突然莫名地感到一股冷气吹过,诧异地四方一看,却没有看到何处有寒风吹动的痕迹。

    “少夫人,我家王妃想请你晚宴时聊一聊,不知夫人能否赏光呢?”

    影娘易容的王府侍女在黄雪雯身后出现,女杀手一边向对方请安,一边已暗自幻想如何玩弄这假装高贵的贱女人。

    王妃有请,身为义女的黄雪雯怎能不答应,而且还精心打扮了足足一个时辰,临出门之时,为了显示她在西州的地位,还特意晃到了剑光面前,得意道:“相公,母妃请奴家赴宴,奴家会晚一点回来,放心,奴家会为剑阁说好话,取出宝藏也能多分一点。”

    剑光讨好地堆起了笑容,扶着如蛇扭动的妻子道:“夫人,那就辛苦你了,可惜父亲正在闭关疗伤,为夫要护法,不能陪你同行。”

    黄雪雯离去不到一个时辰,西南王妃竟然来到了剑阁营地,不待剑光相问,王妃已抢先道:“我的干女儿呢,怎么没出来迎接本妃?唉,这荒山野岭,也只能找她聊天解闷了。”

    “她不是已经去陪王妃你吃晚宴了吗?”

    “啊!石头不是说……”

    西南王妃发出了夸张的惊叫,随即更加夸张地手捂唇舌,中途话语一变道:“哦,本妃都忙到忘记了,雪雯一定等了本妃很久,剑公子,不用送了,本妃先行告辞。”

    “狗奴才,又是他!”

    明眼人都看得出王妃的神色话语漏洞百出,剑光立刻想到了一顶绿色的帽子,恨火腾的一声蹰进了眼眶,脑海火红一片,利剑陡然飞入掌中,剑阁少主好似猛虎般冲出了大帐,直向西州军营冲去。

    剑光运气真好,半路就看见了石诚的背影,他见四处不停有西州高手经过,不得不利剑回鞘,然后紧跟着鬼鬼祟祟的狗奴才,从偏门走入了世子的随军行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