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六章 宝藏之山
    剑光下意识就要上马追击,剑王则挥手制止,在原地转了一圈,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视刀堡如命的刀霸怎会性情大变。

    诡计,一定是诡计!

    老狐狸想得特别复杂,特别仔细,一时间左右为难。

    一会儿过后,玉狐纵马而来,语带不满道:“剑盟主,刀堂突围出去了,你怎么还不追击?这样吧,本座强攻刀堡,你去追杀他们。”

    兵分两路不失为好办法,但老狐狸心有异想,他可不想将刀堡白白让给玉狐,立刻接过话头道:“好办法!就由玉山主追击敌人,老夫攻下刀堡后立刻分兵合围。”

    玉狐似乎一点也没看出老家伙的私心,回身一挥衣袖,玉狐山大军立刻潮水般向黑夜涌去。

    剑阁大军由静化动,好似群虎扑向了刀堡,片刻之后满天刀光又突然由动化静,一张张脸上写满了错愕迷惑。

    “启禀盟主,刀堡大门大开,看不见人影。”

    空城——刀堡竟然变成了空城,难道是空城计?

    剑王何等狡猾,瞬间就明白了一切,他绝不愿意给刀堂休养生息的机会,手中剑芒暴射夜空,老家伙的吼声直接在万千手下耳中炸响,“丢掉重物,轻骑全力追击。”

    “咯咯……”

    得意的笑声在玉狐山追兵中传出,剑王怎会想到,他要追杀的刀堂主力原来就混在玉狐山队伍之中。

    “玉山主,多谢相助,我等在此别过,剑王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不对劲,你可要小心应付。”

    “木帮主放心,无凭无据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咯、咯……咱们已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

    因为同一个男人,江湖武林两个最有名的女人从敌人变成了朋友,木青霞率先拨转马头,然后略显戏谑地看着一脸郁闷的两大宗师。

    事已至此,刀、梦两宗师也无话可说,只得苦笑一声,主动向男尊帮总坛浍堆片而稀军是奇帐盘古连腿怪绵的方向疾驰而去。

    玉狐先小心地抹去了武林群雄留下的痕迹,随即声势浩大地冲向冷云埋伏的陷阱。

    相距刀堡大约十里,一个易守难攻又进退自如的山谷之中,而现。

    最大的军帐内,玉莹正在无聊地打哈欠,月媚把自己埋入了的材料之中,而月茵则在灯下看书,三女哪有半点人质的“自觉”静坐的冷云更像囚犯。

    “三位小姐,你们不担心石爵爷吗?”

    月茵的目光还是随着书页移动,月二小姐也是听而不见,只有玉莹一撇小嘴,不屑道:“冷将军,如果你能收拾他,我还会感谢你呢,嘻、嘻……放心吧,等你被他活捉时,我会替你说好话的。”

    冷云对于小魔女的讥讽毫不理会,看了看娇弱娴静的月茵,冰块女将的语气透出三分不解:“大小姐,以你功力随时可以离开,为何甘愿做我的人质?”

    “冷将军,你真会杀我们姐妹吗?月茵为何要逃?”

    “会!”

    冷云斩钉截铁,冰雕般面容浮现一层红光,激昂无比道:“为了维护女皇陛下的威严,冷云会不顾一切。”

    月茵楚楚娇弱的倩影弥漫着叹息之气,轻轻摇了摇头,西子玉人知道任何语言也改变不了冷云的心思,大帐内又突然陷入了死寂。

    “哈哈……成功了,我又做出一件新玩意儿了!”

    月媚突然蹦了起来,笑声比男子还张狂,笑了好一会儿,她主动对冷云道:“本小姐留下来只是想看看,臭小子到底来不来?要是他偏袒陆纤尘她们,哼,本小姐定会给他好看。”

    怒哼之中,月二小姐的目光狠狠落向了她新发明的“玩具”之上,冷云下意识抬眼一看,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只是本能地有一点毛骨悚然。

    “师姐,这是什么玩意儿呀?黑乎乎的,真难眷!”

    玉莹问出了众人心中疑惑。

    “咯、咯……这叫踢恩踢,是本小姐的独家发明,不是臭小子说的秘方。”

    月媚重重地说明了一下,却更加显得此地无银,其实也不算安全的谎话,毕竟石诚只是给了她——个模糊的概念,全靠科学女狂人与生俱来的狂性,才根据霹雳弹造出了原始版的烈性炸药TNT。

    “踢什么踢?无聊!”

    玉莹习惯性的打击着师姐得意的笑容,随即一竖双耳道:“啊,来了,人来了,冷将军,快把我们绑起来吧,咯、咯……”

    月茵与月媚相视一笑,冷云却是脸色一变,直到玉莹的笑声散落,她才感应到了大地的隐约震颤,也就是说玉莹的功力竟然比她还强!

    这、这——怎么可能?到底谁才是猎物?

    剧烈的震撼让冰块女将呆立当场,月茵宛若天籁的仙音主动唤醒了她的心神,火之圣女柔声道:“冷将军,快去准备吧,可能会有一场恶战,我可不想你在这儿全军覆没,以后咱们再讨论先女皇的对错吧。”

    两山夹立的一片空地上,两军“意外”相遇,一场混战不出意外地开始了。

    还未分出胜负,玉狐山人马竟然就身撤退,冲出了皇朝高手还未封锁完整的包围圈,冷云已有不对劲的感觉,但情势已超出了她的控制,皇朝铁骑自然地狂追而去。

    玉狐逃出不到两里,迎面就遇上了剑阁队伍,狡猾女人不容剑王质问,抢先惊叫道:“盟主,咱们中计了,刀堂与朝廷勾结,正追过来,快逃吧。”

    剑王父子半信半疑,一片杀声已飞速涌来,玉狐山人马顷刻间人慌马叫,连累剑阁也乱成了一团。

    “列阵,出击!”

    关键时刻,正规士兵与江湖高手的区别显现出来,西南王派来助战的将领令旗一挥,西州士兵瞬间集合成阵。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两军对阵,气势无比重要,剑王这时也从混乱中冷静下来,凝声指挥各派江湖高手列阵成形,飞速融入了正规军阵形之中。

    两方人马莫名其妙开打之时,鬼鬼祟祟的石诚摸到了山谷之中,刚想以最快的速度给月家姐妹一个惊喜,不料,军帐内却飘出了月茵一点也不惊喜的语调。

    “石头,不要整日偷偷摸摸,像作贼一样。”

    “唉,看来我这救星是当不了啦,真没意思。”

    小家丁懒洋洋掀帐而入,不满地白了三女一眼,英雄当不成,他反而有了——种被戏弄的感觉。

    “咯、咯……臭小子,谁叫你那么笨,也不想想,如果咱们这么容易就能被人控制的话,月氏一族早就在镜花大陆消失了!”

    玉莹娇小的倩影终于压在了石诚背上,小魔女难得一次没有动手打人,月牙美眸眯成了一条缝,欢声道:“看在你这么笨的分儿上,这次就不教训你了,要不然师姐就会用什么踢恩踢对付你。”

    小魔女表达了自己的仁慈,又间接举报了师姐的凶恶,看来她与牛师姐的战争永远也不会停止。

    “TNT造出来啦,真的?”

    石诚是惊喜无比,他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科学女狂人还真是厉害。

    月媚骄傲地挺起了月氏,乳浪汹涌,话语坚定,“那当然了,虽然你胡说八道行不通,但本小姐还是自己想到了好方法,臭小子,不要乱动,里面注入了压缩内息,小心。”

    “石头,此物威力过大,有伤天和,你真准备用它?”

    火之圣女善良无双的美眸微动,灵光直接算进了石诚心海,不由自主惊叹道:“你老家地球村到底在哪儿,这炸药真是小孩子的玩具?”

    “地球村”已是石诚心底最后一个秘密,无赖小子不想别人把自己当怪物,一如既往随口胡诌了一番,然后自然地转移话题道:“大小姐放心,只要二小姐不大量制造这玩意儿,就不会有伤天和,呵、呵……”

    月茵无奈地低叹了一声,收回了感应石诚思绪的念力,话锋一转道:“外面已快分出胜负了,石头,你不会真想让冷将军死在这儿吧?她死了,小公主就失去了左膀右臂。”

    石诚还真有弄死冰块女将的念头,但在月茵深邃美眸凝视下,小家丁热血一涌,瞬间正气发作,看向科学女狂人,嬉笑道:“二小姐,想不想试一下丁~丁的威力?”

    月媚一声欢呼,抢先冲了出去,小家丁反而脸色慌乱,急忙大叫道:“不是炸人,吓一吓他们就好啦!”

    “呀”惨叫迎接着黎明的曙光,断肢在血雾中抛飞,两军交战虽然不到半小时,但已是死伤遍地。

    “轰!”

    战场一侧石壁突然垮塌,巨石四处飞溅。

    陌生的声响震得众人双耳嗡鸣,飞落的石堆正好砸了战场中间,将两军自然分隔开来,剑王与冷云的心弦同时一紧,震惊的目光飞射山顶。

    冷云还在发愣,火之圣女绝美的倩影已凌空飞来,衣袂飘飘,秀发轻扬,有如天女下凡。

    “冷将军,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冷云回身一看,己方阵形涣散死伤惨重,在这东州武林,朝廷精兵果然抵不过武林高手,遭受打击的女将军眼神一黯,心绪不再顽固,挥手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剑王虽然看到敌人逃跑,但他也惊惧于神秘的,同样飞速撤回了刀堡。

    刀堂与梦幻山庄的人员虽然全部逃走,但却不能带走地盘,剑王自我安慰了一下,这好歹也算一统江湖了,接下来必须要尽快赶到凤凰山。

    “冷将军,打完胜仗了吗?嘻、嘻……”

    残兵败将退回了营地,玉莹与月媚迎了上去,两女本想讥讽冷云发泄心中怒气,不料看到的却依然是千年玄冰一般的冷静女将,让她们看好戏的心情刹那扑空,自己反而满心不适。

    冷云淡淡一笑,回应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冷云多谢关怀,请两位小姐上马,咱们要尽快赶到凤凰岭,否则会坏石爵爷大计。”

    “你现在要去凤凰岭了?不与石头作对了吗?”

    “冷云什么时候说过与石爵爷作对?末将只是谨遵先女皇遗旨办事,既然已错失了诛灭逆贼的机会,自然要进行下一步计划。”

    冷云不愠不火的话语将玉莹与月媚当场呛住,与众不同的冰块女将紧接着凝声道:“众将士听令,从现在开始,包括本将军在内,一切听从月茵小姐调遣,如有违令者,斩无赦!”

    月茵身周烟波依然,深邃美眸悠然一笑,接过令旗的刹那,西子玉人秀发飞扬,瞬间变得威仪肃穆,令几百水氏高手也不禁生出服从之心。

    一夕之间,东州武林更加混乱,刀堂弃堡逃走,逃向了男尊帮总坛,剑阁攻占刀堡第二日,剑王就率领大批高手直奔凤凰岭。

    烟尘飞卷,大地震颤,西州十万大军终于遥遥看到了拔地而起的凤凰岭山口,而黑白姐妹也及时归队,还意外地带回了大难不死的小家丁。

    “奴才石头参见世子,几天不见,世子你真是越来越英明神武、气宇轩昂、天下无双呀!”

    “你这狗奴才竟然没摔死?呵、呵……”

    小王爷虽然讨厌石诚,但却不讨厌恭维,目光下意识转向了天机两女。

    黑玉洁总是惜字如金,白冰清热情解释道:“启禀小王爷,石管家被悬崖下面的藤蔓接住了,我们姐妹正好救下了他,但因为要绕道出谷,马匹不慎摔死,所以拖至今日才归队,请小王爷恕罪。”

    啰嗦美女虽然漏过了过程的艰辛,但三人一身的灰尘,衣衫的裂缝已说明了一切。

    石诚及时接过了话头,更加厚颜无耻地大拍小王爷马屁道:“奴才大难不死,全因小王爷福光笼罩,呵、呵……跟在小王爷身边,沾上九毛一牛的福气,奴才就能战无不胜!”

    “哈、哈……你这不学无术的奴才,连九牛一毛也说不对,下去休息吧。”

    小王爷被拍得心花怒放,胖手一挥,石诚就此顺利回到西州大军之中。

    东州东南地域,一片连绵上百里的山脉拔地而起,犹如一条盘卷的巨龙,山脉之上,分布着大小无数的山峰,一眼望不到尽头,这就是突然成为天下焦点的凤凰岭。

    不管石诚如何想法拖延,西州大军还是如期到达了目的地。

    当大军停在凤凰岭山口之时,天机两女主动来到石诚面前,白冰清率先以埋怨的语气问道:“臭小子,你究竟准备干什么?休想把我们天机谷陷入绝境。”

    “两位美人儿,我也不想死在这儿。”

    石诚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早有打算的家伙得意道:“一字记之曰‘拖’,咱们只要再拖上十天半个月,就可以悄悄离开这儿啦。”

    “怎么拖?西州与剑阁会那么笨吗,还有,你不是说月家姐妹已经提前来了吗,怎么没见到人影?”

    石诚不受控制的大手搭上了白冰清腰肢,大占便宜,“呵、呵……你们仔细看看,那些主要山道都已被炸掉啦,没有你们帮忙,就是找到宝藏,短时间也休想运出去,嘎、嘎……”

    “放开你的色手!”

    白冰清没有发怒,黑玉洁却暴跳如雷,冲上来甩开臭小子的色手,她如此生气,不仅是因为姐姐被占便宜,更加因为姐姐竟然心生欢喜,从而连她的心绪也被影响了!

    怎么能对臭小子产生好感呢?绝不可以!

    石诚暗自一笑,故意撩拨着天机姐妹的情绪,然后悠然自得继续道:“要开启兵库,笨蛋世子必然要依靠你俩,嘿、嘿……时间太久,山形变化,要找到兵库至少也要十天半月,对吧?”

    恶奴笑声得意又讨厌,两女不由翻起了白眼,但又不得不点头认同臭小子的提议。

    西州大军迅速穿过凤凰岭山口,然后在山脚一处平地安营扎寨,埋锅做饭,一切都在缓慢中有条不紊。

    剑阁一群人第一时间排队恭迎,但世子一向看不起江湖草莽,对他们不请自来更是心生怀疑,脸色自然是很不好看。

    剑王来到小王爷面前,就像迎接西南王一样恭声道:“听闻世子驾临东州,草民特来拜见,剑阁上下敬听世子指挥,如有差遣,是老朽的荣幸。”

    “咯、咯……王兄,小妹已经备下酒席,请王兄移驾,这可是小妹一番心意,就请王兄笑纳了吧,不然父王知道,会怪雪雯招待不周。”

    恭维如此热情,黄雪雯又及时出面,让小王爷神色转变,想到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俗语,他看着剑王父子的目光也不由友善了几分。

    安营扎寨过后,西州与剑阁的核心人物共聚于中军大帐之内,复制放大的宝藏地图高高悬挂,在西南王妃撑腰下,小家丁也充当起了菁英,站在地图前开始“捂乱”“启禀世子,奴才先前已亲自去实地探查过,咱们必须先把道路修好,才能进出自如,还有,奴才听天机谷的人讲,凤凰岭山形已有很大变化,宝图上标示的藏宝地点已不确定,需要仔细搜寻。”

    小王爷的目光转向了天机姐妹,得到两女郑重的回应后,头大无脑的小王爷又看向了王妃,西南王妃自然不会反对石管家的提议。

    眼看一切无比顺利,剑王突然踏步而出,先大大地恭维了小王爷一番,然后顺势道:“托世子洪福,剑阁正好有一位精通机关地理的谋士何九,他籍贯就是凤凰岭人士,对此地无比熟悉。”

    剑王抚须微笑,一个中年文士立刻从剑阁行列里躬身而出,拜见西南王世子过后,郑重道:“启禀世子,属下知道另外一条山道,很是平坦,只比正道多绕几里,一样可以顺利到达凤凰岭深处。”

    “哈、哈……果然是天助小王,好,剑王,就让这人带路吧。”

    鸡鸡那个东东,怎么会这样?

    石诚的心情急转直下,差一点把脸上的笑容冻僵,算来算去,只是“拖”了一个时辰,而且就连天机姐妹带路的工作也失去了。

    郁闷之气猛然一收,石诚的目光悄然落在了剑王身上,老狐狸果然厉害,小家丁看向他的第一刹那,他就回身看了过来。

    两道目光于虚空交会,两人的笑脸同时浮现,老狐狸还对小家丁多点了点头,以示友善。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小家丁暗自悲叹,回到营帐立刻收拾包裹,做好了逃命的准备。

    黑白姐妹闪身而入,黑玉洁站在帐门前警戒,白冰清则冲到石诚身前,急声道:“石头,快叫月媚把所有山道炸掉吧,那何九是我们天机谷的叛徒,为人心术不正,但机关术比我们姐妹还高,有他在,我们根本做不了手脚。”

    石诚郁闷地摇了摇头,他虽然顺利地拯救了刀堂,但也把剑王这老狐狸带到了凤凰岭,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大障碍,“唉,来不及了,西州大军肯定已经就位,咱们再去炸路,只是自投罗网。”

    话语微微一顿,小家丁坦诚地看着两女,眼神不由自主浮现几丝柔情,叹息道:“我任务失败只能先走了,你们自己小心,如果有事,尽可到男尊帮找我。”

    “你要走?”

    黑玉洁突然插话,说了三个字后不再出声,复杂的目光久久凝视着小家丁。

    “嗯,太阳落山我就走,以前的恩怨咱们一笔勾消,如何?”

    “不行,休想!”

    黑玉洁甩门而去,白冰清左右看了看,一阵犹豫后,还是大步追向了妹妹。

    苦笑浮上了小家丁唇角,他随即盘膝打坐,少有认真地调息运功,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凤凰岭群峰之间,响起了剑阁父子的大笑声,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座百丈山峰,剑光双目禁不住浮现强烈的光芒,“何先生,此峰就是地图上标示的藏宝之处吗?”

    “公子,何九敢肯定,百分百就是此峰,天机玄女只是两个小丫头,她们那点本事自然没有把握,属下保证,最多一日就能找到入口。”

    “哈、哈……太好啦,要是得到兵库,本公子就……啊,父亲,你为何打孩儿?”

    剑王一记耳光打断了剑光的话语,随即凝声警告道:“光儿,当心祸从口出,你想为剑阁招灾吗?”

    剑光这才从贪婪中清醒过来,看了看四周环伺的千军万马,他不由大为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