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五章 喑战春色
    剑王与玉狐相谈正欢之时,刀堂气氛却是一片凝重。素色披风挡住了木青霞丰盈的曲线,虽然刚刚经历大变,但毒手天仙的美阵依然狠辣明亮,“刀堂主,玉狐山已出兵,咱们应该尽早撤离此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木帮主好意刀某心领,刀堂决不能失去刀堡,否则刀某如何立足天下?哼,就是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刀某也要与剑老匹夫拼个你死我活。”

    刀霸的回应在木青霞意料之中,新任男尊帮帮主的她又把目光转向了梦余恨,希望老盟主能劝动好友,离开死地。

    梦余恨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唉,梦某也不逃啦,前有剑阁,后有西州,一旁还有水月皇朝的人马,天下之大,咱们已无处可逃,刀兄说得对,战死沙场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行,咱们决不能等死,纤尘有一主意。”

    即使身处绝境,水之圣女的圣洁无暇也让众人眼中一亮,陆纤尘凝重认真地抛出了惊人之言,“纤尘来刀堂的路上,见过火之圣女月茵,她代表月无情提议,与咱们结盟共抗西州!”

    “什么,与朝廷结盟?开什么玩笑!”

    刹那间满堂喧哗,众人甚至不相信这是陆云天的女儿说出来的话语。

    陆纤尘坦然面对众人指责的目光,怡然自得继续道:“水月皇朝已换成小公主当政,我与她打过交道,小公主也不赞同水无心的做法,再加上月无情支持,天下必可回复太平,这不正是咱们一直追求的吗?”

    圣洁佳人仙音环绕,字字珠玑,可惜众人的思绪却总是转不过来,水无心长久的压迫、追杀、欺凌,让天下男人的怨恨已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谎言,狗朝廷全是谎言,一旦咱们帮他们度过难关,水月大军就会围剿武林,大家绝不能相信水无心的女儿。”

    “对,说得对,残暴女皇的女儿也肯定不是好人,水圣女,你千万别轻信谎言,毁了陆大侠生前威名。”

    各帮各派反对的声音超出了陆纤尘预料,她只得黯然走出了中庭,相伴身旁的梦羽衣与刀如怡也是一脸的无奈,唯有木青霞留在了厅中,聪慧美妇不得不假意斥责女儿,用男尊帮的威仪平息了众人的怒火。

    刀堂吵闹之时,相距不远的一片密林之中,响起了小家丁诧异的声音。

    “咦,冷将军,上将军没来吗?”

    冷云永远好似一块千年不化的玄冰,冷冷回应道:“上将军要稳住朝廷百官,特命本将军带了一千精兵入东州,上将军有令,你的行动由我直接指挥。”

    一股郁闷油然而生,石诚脸上还是嘻笑依然,对话几句后,小家丁的伪装神功被瞬间击破,“什么,让剑阁与刀堂两败俱伤?不是说好要结盟吗,不能不讲信用呀!这真是上将军的命令?”

    “这是——女皇的命令!”

    冷云激昂无比的声调吓了石诚好大一跳,此时的他虽然已是绝顶高手,但对水无心的恐惧已是一种本能,“什么,女……女皇?”

    “陛下放心,冷云一定不辱使命,绝不会给江湖逆贼生存的机会。”

    冰块女将猛然单脚跪地,仰面向上对天明志。

    石诚眼神一颤,仿佛看到一个扭曲的背影,鸡鸡那个东东,这女人跟着水无心时间太长了,已经走火入魔啦!不行,一定要说服她。

    小家丁还没来得及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冷云已好似被女皇附体,蛮横凶残道:“石爵爷,我不管你是不是真与男尊帮反目成仇,你只需记住一点,如果你想推翻先女皇的律法,哼,本将军定斩不饶,就是小公主也保不了你!”

    话语微顿,冰块女将更加阴冷道:“对了,忘记告诉你,月家两位小姐,还有李玉莹,都在本将军大营‘做客’,你不想她们有个三长两短吧?”

    赤裸裸的威胁杀气强烈,冷云根本不给小家丁讨价还价的机会,标枪般身影兀自破空而去,厚背长刀拖出凛凛风声。

    石诚呆站了好一会儿,这才重重吐了一口唾沫,鸡鸡那个东东,计划好好地,半路又杀出一个发疯的臭婆娘,这可怎么办?

    想不到水无心死了也有这么大的力量,真他娘的——变态!

    唉,一边是纤尘与羽衣,一边是月氏姐妹,自己到底救谁?强收玉狐的兴奋被寒流冻结,石诚的情绪坠入了谷底,他这才认识到,朝廷之事这么复杂难搞。

    夜晚来临,平凡的小家丁刹那摇身一变,踏着夜风摸进了刀堂,准确地溜进了梦羽衣闺房之中。

    “什么,老家伙们不愿逃命?”

    与幻梦玉女刚一碰面,还没来得及互诉衷肠,小家丁的信心又受到了沉重打击。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武林各派也这么顽固难搞,不好玩!

    窈窕玉女陪伴着无奈叹息,小家丁从来不是坚忍不拔的主儿,意念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嘻笑着搂住玉女老婆,“羽衣,我这就杀进冷云大帐,把月家姐妹救出来,然后带着你们一起私奔,管这些蠢货打生打死,怎么样?呵、呵……”

    “大胆贼,竟敢诱拐梦幻山庄大小姐!”

    一声冷斥从窗外传来,窗门一颤,高挑圣洁的倩影已在月光中飘然而入,正是与小家丁有“杀父之仇”的水之圣女。

    裙角在虚空狠狠一荡,陆纤尘由悠然化为了猛烈,好似一股狂风直向恶奴卷来,下一刹那,圣洁佳人已倒入恶奴怀中,脸颊潮红,呼吸急促,双眸波光迷离,绝色诱人。

    “嗯,臭小子,不许使坏,啊……”

    陆纤尘玉体发颤之时,梦羽衣也发出了羞涩的呻吟。

    “哈、哈……老婆,想死老公了!”

    恶奴一左一右抱着两大美人,床笫间特有的气息悄然弥漫,正事早已被无赖少年一脚踢到了九霄云外,美人衣裙的飘飞成了天地间最美的画卷。

    “啊,臭小子,你害死陆大侠,还敢欺负他女儿,本女侠要为民除害,恶贼,呀——”

    幻梦玉女一跃而上,正义之身猛然下压,正好坐在了天下第一恶贼的阳根之上,一坐到底。

    “啪、啪……”

    石诚双手抚弄着圣女无双的细腰,阳根则连续向上耸动,进出着玉女窈窕的,同时一脸委屈道:“是师父强行要把一身功力传给我,可不是我害他,唉……他倒好,玩什么破碎虚空不回来了,留下一身骂名给我。”

    陆纤尘完美的玉腿夹住了石诚的手臂,迷离的美眸浮动无限崇拜,“父亲已进入天道之境,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破碎虚空呀!”

    石诚突然将阳根从幻梦玉女体内抽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了水之圣女之中,激情狂野的一击令陆纤尘一声尖叫,高挑的身子弓挺而起,嫣红刹那弥漫了肌肤。

    “纤尘老婆,你是要老公,还是要天道?啪、啪、啪!”

    石诚每问一句,之源就会无比凶猛地击穿一次,阳根一遍又一遍地打击美人花房,圣女的心防一点一点地沦陷后退。

    “噢……老公,要……要你,纤尘只要你!”

    圣女秀发飞舞,银牙狠狠咬入了男人肩膀,四肢更紧紧搂住霸道男人的瘦弱身板儿,激情在这刹那飞上了巅峰,灵与欲浑然合一。

    幻梦玉女追逐而来,秀美的玉手大胆地往前一探,握住了石诚刚刚空闲的无敌阳根,咬着情人耳垂昵语道:“石头,人家也要追寻天道,也要破碎虚空,咯、咯……”

    天下武人一生的梦想竟然变成了调情之语,小家丁果然“勃然大怒”一个饿虎扑食将窈窕玉女压在了身下。

    “啊,石头,插……插错啦!”

    “嘿、嘿……老公我故意的,你还想不想天道?”

    小家丁舌尖在玉人下温柔打转,阳根却在玉人野蛮推进。

    窈窕玉人的何等“窈窕”恶奴的巨物即使缩到最小,推进的速度依然无比艰难。

    圆头坚定野蛮地破开了,一寸、两寸……寸寸推进,只见玉人美臀一分一分地丰腴起来,美妙的臀浪荡漾之时,梦羽衣终于发出了特别的呻吟,令一旁的陆纤尘美眸也不由浮动羡慕的光华,下意识抬起了她浑圆的。

    画面一转,石诚又来到了一间美人卧房内,穿窗而入的家伙故意加重了破空之声,但床上的丰盈美妇还是安然侧卧,气息悠长。

    石诚静静地待立在床边,看着师娘成熟诱人的曲线,品味着美妇散发的热辣气息,他也不急着扑上去,而是意念一动,水之玄功铺天盖地笼罩了大床。

    床上尤物还在“沉睡”但脸颊却在无声无息中红晕密布,再过几秒,木青霞的呼吸急促起来,美人缓缓翻了个身,但还是美眸紧闭,不愿醒来。

    一场暗战在春色中上演,特别的情趣让急色少年也能稳住脚步,双目一亮,如有实质的目光在师娘、幽谷来回扫动。

    睡美人似乎开始做梦,两腿微微夹紧,身子轻轻扭动,无意之间,美人衣衫被春风吹动,半露的好似利剑刺向了臭小子眼帘。

    “嗯……”

    石诚鼻翼一耸,他嗅到了空气里的一股幽香,顺着香气的轨迹,小家丁凝神一看,瞳孔差一点。

    哇,师娘的亵衣已被春水打湿,铜钱大的湿痕越来越明显,不停扩散,湿透了的亵衣紧贴桃源禁地,小家丁甚至能清晰地看到玉门花瓣的形状。

    水之玄功受到了刺激,力量瞬间倍升,一股巨浪猛然射穿了木青霞亵衣,美妇人再也忍受不住,怒气冲冲睁开眼来,骂道:“小贼,还不上来受死?”

    美妇刚一开口,小家丁已经纵身一跃,赤裸的阳根百步穿杨,噗的一声,徒弟与师娘合二为一。

    禁忌的激情不可抵挡,石诚在师娘一人身上用尽了力量,直到精疲力竭,他才将喷射后依然不愿变软的阳根抽离而出,然后气喘吁吁地躺在了美妇人身边。

    木青霞更是瘫软如泥,但她的意志可强多了,很快就恢复了说话的精力,傲然挺立的一侧,美妇人轻轻拨开了坏徒弟捂乱的色手,“石头,天一亮,剑阁就会发起强攻,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小家丁手指坚持不懈地袭击着师娘圣峰,唇角一撇,略显闷气道:“原本准备让你们混在玉狐的人马里撤退,现在我是两头受气,鸡鸡那个东东,不想管其他人死活,师娘,干脆咱们私奔吧。”

    念头虽然一闪而过,语气也是半开玩笑,但自从受到冷云打击后,卧底家丁的工作积极性早已沉到了谷底。

    毒手天仙狠狠白了石诚一眼,她了解臭小子的懒惰本性,主动将乳珠送入了他口中,一番特别的鼓励后,石诚果然有了几分动力,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

    “嘿、嘿……有办法了!师娘,徒弟准备——抢女人!”

    “轰!”

    打破禁忌的师徒正在窃窃私语时,巨石砸中城堡的轰鸣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天色已亮,剑阁的强攻就此拉开了序幕。

    木青霞迅速穿衣出门,冲入了战场,而小家丁则四肢一伸,真正睡起觉来,果然不管外面打生打死。

    玉狐山不仅高手尽出,就连玉狐母女也冲到了前线,让剑王父子得意不已,双方势力虽有差距,但刀堂天险关卡颇多,一个白天过去了,刀堂还是勉强守住了最后的大门。

    战鼓暂停,黑夜来临,也到了小家丁粉墨登场的一刻!经过一天的苦战,武林群雄已没有谈论的心思,各派首领纷纷走向自己的院落,人人眉宇间都笼罩着一片阴霾。

    刀如怡习惯地远离人群,自从丈夫去世后,温柔佳人脸上就再没有笑容。

    夜风盘旋,幻影飘动,花信佳人还在黯然神伤,身后突然传来侍女的惊叫声。

    “啊,有刺客,快来人呀,少夫人被捉走了!”

    捉走,自己被捉走?

    哀伤让刀如怡思绪迟钝,低头一看,这才发觉自己正被一个蒙面人抱在怀中,刹那间,刀少夫人柳眉一紧,精巧飞刀滑入掌中。

    “少夫人,是我!”

    飞刀被无形的力量击落,石诚表明身份的同时,温柔的力量让剧烈挣扎的端庄少妇进入了梦乡。

    不到一分钟,刀堂已乱得一塌糊涂,刀霸率先冲到事发之处,侍女颤抖着抬手一指刺客离去的方向,刀霸立刻冲天而起,同时不忘顾全大局道:“小心贼人调虎离山,你们不准跟来。老夫如果一个时辰内没有回来,请梦庄主暂时打理一切。”

    刀霸冲出去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梦余恨也发出了怒吼声,梦羽衣竟然也被抓走了,老盟主做了与刀霸相同的决定,独自追了出去,然后把指挥大权移交给了木青霞。

    “咯咯……真好玩!”

    幻梦玉女身为人质,却笑得特别开心。

    笑声唤醒了沉睡的刀如怡,端庄少妇见自己还被小家丁搂抱,玉脸一红,奋力挣扎,可是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臭小子的搂抱,反而被石诚藉机大占便宜。

    恶奴摩擦着刀少夫人饱满的,柔腻的,不由心火一荡,之源在不恰当的时候有了不恰当的反应。

    噌的一声,男人阳根重重弹打在温柔佳人桃源之上,虽然隔着几层衣衫,但那滚烫的温度却烫得美少妇双阵翻白,玉脸通红,惊叫脱口而出。

    “砰!”

    一记重重的爆栗敲得小家丁头晕目眩,梦羽衣实在看不下去了,及时上前救出了嫂嫂,一记白眼将色狼盯在了原地,“臭小子,你再敢欺负嫂嫂,本小姐就不与你做买卖啦。”

    不一样的玉人将此等大事也当作了买卖,小家丁是哭笑不得,委屈无处诉讼,只得把思绪转到了正事上,嘻笑刹那消失,他灿若星辰的目光直视刀少夫人,首次无比郑重地解释道:“刀姐姐,我没杀铁火大哥,他的仇我一定会报,也会替大哥好好照顾你!刀姐姐,我、喜、欢、你!”

    “你……”

    夜色突然静止下来,刀如怡泪花突兀停止,端庄佳人心如乱麻,久久不知是何滋味,原来、原来……她竟然这么在乎小家丁的一句话语,甚至是一记眼神!

    “轰隆隆!”

    刀霸的坐骑将夜色搅得上下翻飞,他已失去了女,怎会再容许女儿出事。

    “刀堂主,既然这么性急,那我就先成全你吧!”

    故作神秘的声音还未响起,偷袭的劲气已先一步打中了刀霸的坐骑。

    普天之下,功如化境还这么无耻狡猾者,自然非小家丁莫属。

    骏马前蹄——软,刀霸整个人立刻向地面栽去,一声大吼,刀堂之主不仅在半空稳住了身形,而且刀光还匹练般斩向了看似空荡荡的脚下空间。

    “铛——”

    金铁交鸣,火花四射,蒙面的石诚被生生打现了身形,小家丁不由暗自咋舌,天下五大高手果然名不虚传,他虽然功力犹有过之,但经验却差之甚远,由实化虚此等神技反而显得华而不实。

    “轰!”

    刀霸落地的双足猛然加速一沉,地面刹那裂痕斑驳,一道致命的气浪直向神秘刺客射去。

    沙尘还在如箭飞射,一代高手已人刀合一,狂野的刀风将空间变得凝滞难行,石诚除了硬接之外,已无闪避的可能。

    面对刀霸两败俱伤的野蛮打法,小家丁成为高手后,首次生出恐惧之心,他可没有刀霸那等视死如归的勇气,脸色一变,急忙将最强大的盾牌——刀如怡挡在了身前。

    无耻打法果然比狂野之招更有威力,刀霸一往无回的杀招瞬间大乱,好在豪迈宗师的刀法已能收放自如,刀光从刀如怡头顶斩过,刀霸更顺手抓住了女儿的手臂。

    就在这瞬息之间,石诚突然从刀如怡身后冒了出来,一指点向了刀霸胸前要。

    星空夜月似乎也随指而动,石诚这一指堪称神来之笔,将陆云天的功力与他的狡猾浑然合一,空间急速收缩,小家丁唇角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电光石火之间,恶奴的小虎牙猛然一顿,一股强大的力量竟然从刀如怡体内暴射而出,狠狠将他打飞而去,撞碎了好几块山石。

    姜还是老的辣,刀霸虽然不狡猾,但却拥有了小家丁难以企及的阅历,当他拉住女儿手臂时,已下意识注入了强大的内息,小家丁反而被偷袭了一下。

    “是你!狗奴才,老夫砍了你!”

    强大的劲风吹开了石诚的蒙面黑巾,刀霸的怒火暴升三丈,不待嘴角流血的小奴隶缓过气来,绝世狂刀已斩碎了虚空,直奔石诚脖子而来。

    刀风过处,沙尘碎石升空而起,好似一条神奇的“绳索”随刀起舞,下一刹那,刀风、沙浪突然溅落地面,刀霸一脸震惊,高举狂刀却不能动弹。

    “嘿、嘿……刀姐姐,这儿就交给你了,你好好与刀堂主解释一下。”

    关键时刻,刀如怡临阵反戈,竟然点住了父亲的道,一脸惊悸的小家丁吐了吐舌头,随即戴上黑巾,再次隐入了黑暗。

    时光一晃,画面一闪,历史又开始轮回,相似的一幕在荒野上演。梦羽衣出指比刀如怡坚定许多,突然点住梦余恨道后,窈窕玉女嘻笑道:“父亲,女儿可不想为了面子困死刀堡,嘻、嘻……您别瞪眼珠子嘛,女儿这也是为了庄中几千兄弟着想。”

    刀堡之中,成为临时首领的木青霞紧盯着记时的沙漏,在众人的耐性即将消失之时,出外探查的水之圣女终于飘然而现。

    “娘亲,大事不好,刀伯伯与梦伯伯都中了圈套,此时正被敌方高手围攻。”

    中堂刹那一片怒吼之声,木青霞适时振臂一挥,各派高手纷纷飞身上马,谁也没有反对,也不可能反对弃堡而出的决定。

    黑夜下,剑阁大营内,剑王父子正在商量大计。

    突然,大地一阵颤抖,满天雀鸟纷飞,他们还以为刀堂要夜袭大营,急忙全军戒备,可是片刻之后,刀堂人马却从大营旁边的空地风驰电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