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四章 强收玉狐
    神秘人出现附近必有恶奴的身影,玉狐下意识环目一扫,眼角余光虽然微不可察,但还是被神秘人逮了个正着。

    鬼魅幻影缓缓向前飘近,怪笑声肆无忌惮,直刺女人身体,“小狐狸,你在找谁?是不是在找石头——的大呀?”

    “不……不要过来!”

    还未交手,堂堂玉狐山主已吓得双手胡乱挥舞,不待恶魔走近,她突然重重一掌拍在了墙上,机关一开,玉狐毫不犹豫向暗道逃去。

    “嘎、嘎……宝贝儿,还挺会情调的,好玩丨乙暗道闪电般关闭,还有一支利箭激射而出,玉狐的设计堪称精妙,奈何她的对手不是普通人,披风一卷就将利箭没收,神秘人紧接着飞身追进了暗道,气焰嚣张的——自投罗网!

    神秘人刚刚进入暗道,身后暗门就被金刚石墙封闭,紧接着一道道火舌飞腾而起,转瞬就将密道空间变成了死域绝地。

    “咯、咯……蠢货,火烧的滋味怎么样?本座还以为你真的天下无敌,真是失望,哼!”

    玉狐的身影消失不见,唯有得意的笑声从四方飞来,女人为了复仇,可谓处心积虑等待已久,如今大功告成,她又怎能不笑?

    金钢石壁的地道,玄妙的阵法,再加上可怕的毒火,这已超出了人类武道的力量,即使是功入化境的神秘人,也不能逃出自然力量的毒手。

    “轰——”

    火舌终于连成了火海,火焰四射,完全淹没了神秘人的身影。要想天下无敌,聪明的脑袋才是最强武器,玉狐隔着机关看着火海,依然小心吩咐道:“不到一个时辰,不许打开密道,违令者,斩!”

    “启禀山主,小姐请你速回后宅,有急事相商。”

    “这丫头,又怎么啦?”

    玉狐无奈地长叹了一声,提到女儿,平脸美妇眼底的煞气立刻消失大半,如果说是人就有弱点,那玉飞凤无疑就是如狐美妇唯一的破绽。

    “娘亲,您一个人进来吧,女儿不想见其他人。”

    玉飞凤的声音透出明显的羞涩,让玉狐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女儿家的私密之事,不用玉狐命令,众随从已自动退出了内宅,在院门外布下一道严密的防线。

    平脸美妇宠溺地摇头苦笑,随即加快步伐走向了女儿卧房,除去心中恶魔让她心情特别的好,即使是女儿过于小姐脾气,她也不介意。

    “凤儿,是不是身子不适?咦?”

    隐隐约约的呻吟越来越明显,走到门外的玉狐刚想停步倾听,房中突然响起玉飞凤的惨叫,尖厉无比,惊心动魄。

    心一慌,眼一乱,玉狐以为女儿发生了什么可怕的意外,立刻一掌推开虚掩的房门,还没看清房中情景,她已整个人扑了进去。

    “砰!”

    精雕细球的红木厢门自动关闭,一声重重的闷响,将玉狐随即的惊叫完全阻档。

    床幔飘飞的绣榻之上,平脸美少女一丝不挂,骑在一个男人腰间,耸动摇晃,即使是母亲飞身而入,她也无暇回过头来。

    少女双手撑床,身子向上一提,玉狐正好看到半根男人,不待她看清,女儿的身子已猛然下沉,滋地一声,将男人全根呑没。

    “飞凤,你在干什么!”

    玉狐没有想到女儿的呻吟会是,母亲的尊严让她怒火暴升,一时忽略了心中升起的奇怪感觉——看到那男人时的奇怪感觉!

    嗯,、真大,好像……在哪儿见过?

    玉飞凤听到了母亲的怒斥,但她小嘴迸出的却是迷乱的呻吟,武林恶女先是猛然身子一紧,然后在悠长的余音回荡中,高挑的玉体有如一汪春水软倒一旁,终于现出了那奸夫的模样。

    “狗奴才,是你!”

    玉狐惊怒交加,神秘人来对付她,小家丁则来奸她女儿,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简直把玉狐山当成了自家后院。

    美妇人正想击杀狗奴才,小家丁已反常的迎了上来,清瘦的脸颊浮现着诡异的怪笑,“嘿、嘿……宝贝儿小狐狸,我、回、来、啦!”

    “啊!”

    玉狐今晚第二次听到这一句话,小家丁与神秘人说的一模一样,却让她更加心惊肉跳,手足发冷。

    “你……你是谁?”

    玉狐眼中已看不见面带羞愧的女儿,只能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小家丁。

    “哈、哈……我不就是我嘛。”

    石诚一点一点升空而起,整个人离地三尺,然后懒懒地伸展四肢,沾满玉飞凤春水的缓缓向她母亲飘近,“宝贝儿,连我都忘了,真没良心,咱们上次打野战玩得不错呀,可惜只进行了一半!”

    玉狐恍然大悟,明白了谁才是正主,狡猾女人立刻故技重施,意图逃进女儿房中的暗道,可惜恶奴的狡猾不在她之下,早已把机关弄得一清二楚,轻易挡在了暗门之前。

    平脸美妇不得不一抖衣袖,没有拼死之心的狐爪疾射而出,失去信心的招式等如失去了灵魂,小家丁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武林闻名的狐爪就被吹到了屋顶,牢牢钉在了横梁之上。

    不可反抗的霸道气势充斥了天地,恶奴眼珠一瞪,玉狐立身空间变得寸步难行,异变的小家丁轻佻地勾住她下巴,然后半真半假地惊叹道:“鸡鸡那个东东,狐狸果然狡猾,幸亏老子运气好!”

    玉狐束手就擒,下意识追问道:“先前是谁?”

    提到替身,石诚伸向玉狐的色手中途一顿,回身对还在余韵中飞舞的玉飞凤道:“快去把影娘救出来,唉,叫她不要贪玩,偏不信,幸亏有宝衣护体,不然……哼!”

    小家丁鼻翼轻轻一皱,玉狐山母女不约而同脸色一白,玉飞凤迅速穿衣出门,玉狐目光追随女儿而去,刹那间,她眼底已转过千百道不同的光华。

    目光一来一回,虽然只是刹那之间,但玉狐的神色却是天差地别,“咯、咯……主人,奴婢甘拜下风,任凭您处置,喵……”

    武林贵妇高挑威仪的曲线突然波浪涌动,一个美妙的回身旋转,她四肢着地,不仅销魂扭动,还荡着眼波,挑着唇角,用最诱惑的声调学了一声猫叫,“喵……主人,奴家叫得好不好听,喵,主人,快来宠爱您的小猫咪吧。”

    “啊!”

    石诚看着女人爬到了脚边,舌尖沿着自己的脚背向上滑动,好色的恶奴反而呆若木鸡,鸡鸡那个东东,老子还没催发水之玄功,这女人怎么就发浪啦?嗯,陷阱,一定是陷阱。

    石诚昂然站立,暗中把功力运到了之上,只等玉狐一口咬下,他就发动无情狠辣的反击。

    如狐美妇灵活的香舌扫过了小腿、大腿,果然来到了男人,朱唇缓缓大张,一点一点地呑没了阳根,然后——用心地吮吸起来。咦?

    意外的结果让石诚眨了眨眼,低头一看,玉狐不仅吞吐得十分卖力,而且还斜眼向上大抛媚眼,讨好的眼神关注着恶奴神色的变化,寻找着男人最敏感的地方。

    小家丁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光,大手抱住玉狐的脑袋,在女人口中用力起来,“狐狸,你先前还想烧死老子,怎么一下就变了?”

    男人的五指揉捏着玉狐乳珠,说到这儿,不由狠狠掐了一下。玉狐发出了疼痛与混合的声音,颤声昵语道:“主人,奴家只想跟随最强者,如果主人连那一点难关都过不了,怎配当奴家的主人呢,喵……”

    狐狸一边用力呑吐,一边继续表白投降之心道:“奴家做梦都想成为无敌强者的女人,唔……识时务才是聪明人,呀……主人,用力干奴家吧,奴家就是您的狐狸,小猫咪,喵……”

    玉狐绝不是三贞九烈的闺中妇人,石诚不用多费心思,也明白了对方心灵变化的原因,虽然反过来被女人依附利用,但从不把自己当做好人的少年却很是理解。

    既然没有真情真意,那就一起逢场作戏吧,鸡鸡那个东东,人生不就是一场戏吗?

    “喵……唔……”

    含混的母猫声久久回荡,玉狐用她的深喉刮弄着地球少年的,用她的唇舌使劲吞咽着恶奴暴射的。

    “啵!”

    石诚一轮后,正想转换姿势,玉狐竟然一口含住了他的春丸,激情而小心的舔卷两粒肉蛋,舔得小家丁浑身酥麻,心情畅快。

    “哈、哈……狐狸,真乖,啪!”

    男人靡的一掌拍在了美妇人高翘的美臀上,掌声还未消失,影娘已气冲冲地跃了进来,二话不说,一脚就踢翻了赤裸的玉狐。

    “贱人,竟敢设计陷害姑奶奶,饶不了你。”

    “影娘姐姐,是奴家不好,你打我吧,奴家知错了。”

    影娘也像石诚一样愣了愣,女杀手随即更加迅速地明白了过来,“咯、咯……贱人,你倒是见风使舵得快,哼,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悔改,趴好,让主人好好。”

    女杀手绝对是恶奴最佳助手,不仅将玉狐摆成了最的求欢姿势,而且将刚刚进门的玉飞凤也扒了个精光,“主人,你先干狐狸,等会儿再将她们母女一起干,咯、咯……奴婢先帮你调教调教。”

    玉狐母女遭到如此弄,玉飞凤固然习惯成自然,玉狐竟然也一脸欢喜,主动叫起床来,“啊,主人,奴婢下面好痒,好想要……啊……要主人的大!喵、喵……”

    狐狸学猫叫,果然勾得小家丁魂摇魄荡,一个箭步,玩起了百步穿杨。

    “噗!”

    分开了花瓣,圆头了,推入的波浪最是热血沸腾,春丸一颤,恶奴已经全根而入。

    “啊喔……”

    前所未有的巨大让玉狐的三魂七魄都飞出了头顶,身为武林一方豪强,女人从不缺少强壮的面首,但她却被恶奴这一插插得双眸翻白,魂摇魄荡。

    圆头在里略一搅动,随即开始连续,趴伏在床边的玉狐身子剧烈晃动,随着春水打湿双脚地面,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女儿会被小家丁征服。

    “啪、啪……”

    石诚双手搂住玉狐柔软的腰肢,兴起之下,一连就是上百记狂野的猛抽,插得媚唇纷飞,抽得春水四溅。

    成熟美妇朱唇张到了极限,舌尖久久地在银牙间弹动,上一道呻吟还在唇边打转,后一道尖叫已破空而出,“啊……主人,好深……深,啊哦,顶到奴家心窝了,呀——”

    平脸美妇弯曲的身子猛然弹了起来,布满香汗的裸背紧紧贴在石诚胸膛上,使劲摩擦还不够,她狂乱地扭过头来,无比焦躁地狂吻男人的脖子、脸颊、耳朵,与此同时,武林贵妇饱满的媚唇开始颤抖收缩,娇嫩的就似婴儿小嘴,咬着男人圆头死死不放。

    “呃!”

    恶奴面对女人的“吻”十分满意,对女人上面的吻却不喜欢,不待喷射的女人从僵硬中恢复正常,他已经一把将之扔到了床榻上。

    “咯、咯……主人可以玩母女花了,你看,这对贱人母女下面还真像呢。”

    床榻上,玉狐与玉飞凤并肩而躺,热心的影娘将她们的同时大大扳开,指着那还未合拢的蜜道圆洞道:“主人,你奸得太轻了,洞洞这么小。”

    石诚怎会让影娘失望,立刻猛扑而上,放大的阳根首先胀大了玉飞凤的,然后一个翻滚,顺势又了玉狐体内。

    曾经的幻想在这刹那变为了现实,小家丁的因母女花而更上一层楼,一边着成熟母亲的桃源,一边又把青春女儿抱了过来,啪的一声,母女俩赤裸的重叠在一起。

    “轰!”

    的巨浪瞬间汹涌而来,石诚的完全失去了控制,疯狂的已不分目标,不辨前后,依稀间,他知道饱满一点的是玉狐的,娇嫩一点的是玉飞凤的,最紧窄的则是玉狐的,因为是头一次,恶奴的上还沾上了几丝血迹。

    邪地将血丝擦在了母女俩之中,小家丁不由咧嘴一乐,小虎牙肆无忌惮地闪动好色之光,嘿、嘿……会武功的娘儿们就是爽,干起来也方便,没有那些恶心的东西,也不需要繁琐的准备,老子奸,使劲的奸,大奸特奸。

    “咯、咯……主人,奴婢也要玩!”

    一旁的女杀手被房中的春色包围,长腿一闪,野性的身子已从后抱住了石诚,乳浪在男人背上滚动,她的双手则用力推动男人腰肢,间接“干”着高高在上的玉狐母女。

    影娘这么一捂乱,近百记后,石诚阳根一跳,他立刻抽身而出,只见一股强劲的白色弹猛射而出,一路飞洒,洒遍了房间。

    画面一转,恶奴昂然站立,玉狐母女并排跪在他脚下,两张檀口争抢着男人,而影娘则蹲在她们身后,兴致勃勃地两女。

    “哈、哈……影娘,过来一点。”

    为了赞赏最佳助手的乖巧热情,石诚也躺了下来,红舌游走在影娘小麦色诱人的身子上。

    一个男人,三个女人,在房中地面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圆圈——圆圈,圆圈缓缓转动,呻吟从未消失,今夜注定是一个狂欢之夜。

    迷乱夜色沉入大地,大戏终于告一段落,看着倦极而眠的三个女人,小家丁得意地微微一笑,随即也躺在美人大腿上进入了梦乡。

    眼一闭,夜晚过去了,眼一睁,白天来临了。

    石诚刚刚睁开眼帘,玉狐已亲自端着脸盆毛巾,跪在他面前,平脸美妇的反应比恶奴预期还要完美。

    嗯,果然是一个绝对势利的女人,老子昨夜的警惕白费了。

    玉狐洗脸,玉飞凤穿衣,一对美丽母女花把小家丁服侍得浑身发酥,影娘这贴身护卫反而没了下手的地方,报复性地又玩起了赤裸母女俩的身子。

    “主人,奴家可以穿衣服了吗?”

    玉狐讨好地回应着影娘的戏弄,媚眼抛向了石诚的同时,指尖轻轻扫过了他裤子下隆起的部位,若有似无的力道反而更加诱惑暧昧。

    投降的女人果然不愧狐狸之名,得风情万种,媚得恰到好处,把石诚乐得心花怒放,色手在美妇人翘臀上靡一拍,笑语道:“呵、呵……狐狸宝贝儿,以后在外面你还是高高在上的玉山主,穿上衣裙出去吧,嗯,内衣就不用穿了,反正回来也要脱。”

    “咯、咯……主人放心,奴婢随时恭候您的宠幸。”

    玉狐自己要求穿衣,穿到一半却又主动脱了个精光,然后纵体入怀,将恶奴的全根呑没,一边起伏耸动,一边说起了正事,“主人,剑王阴险贪婪,一直想收编奴家的玉狐山,如果主人想帮刀堂打败剑阁,奴家倒有一个好法子……啊,主人,重,再重一点,求求您,喵……”

    石诚也在快感中汗毛直竖,白天他虽然只有一成功力,但的功力可没有后退,圆头一震,腰身一挺,女人的立刻高高鼓起,破浪涌动。

    与春水在蜜道中交会,石诚不但听完了玉狐的计划,而且还彻底见到了女人的忠心,不需要证据,只靠水之灵觉,小家丁已知道,自己又得到了一个狡猾变态的助手。

    “哈、哈……狐狸,你这么卖力,该得到奖赏,说吧,想要什么?”

    玉狐也明白小家丁不是正人君子,没有丝毫尴尬,无比自然道:“咯、咯……主人既然是小公主的未来皇夫,又是男尊帮少帮主,官无极一除,天下定是主人您说了算,嗯,奴家没有多想,只想到时也弄个一官半职,过一过当官的瘾。”

    玉狐说话之时,四壁用力收缩,就好似万千小手在摩擦小家丁的之源,让她的要求显得更加“诚恳”石诚果然被感动了,奋力向上一挺,抵着美妇人狂猛喷射,同时凝声道:“行,只要你不造反,这个没问题。”

    “主人,您真好!噢……”

    玉狐欢喜无比,激动地俯身吻住了石诚的胸膛,平整光洁的玉脸刹那光华流转,明艳照人。

    看着权势女人那发狂发情的模样,石诚得意之余突然冒出一句,“鸡鸡那个东东,究竟咱们谁搞定了谁呀,你不会早就想依附我了吧,怎么连路线草图都画好了?”

    如狐女人妩媚而又诡异地咬唇一笑,“主人,只要您是强者,奴家就永远是您的小猫咪,喵……主人放心,奴家跟了您,绝不会接近其他男人,奴家的身子永远是主人一个人的!”

    玉狐的誓言特别现实,但却让石诚更加放心,他已习惯了这镜花大陆名女人们的变态,这玉狐如果不是这样,他反而会觉得奇怪!

    唉……看来为了不被这狐狸背叛,只有继续当强者了!嘎、嘎……刀堂的险山群峰依然笼罩在硝烟之中,剑阁人马疯狂进攻,双方的鲜血逐渐将山野染成了暗红色。

    剑阁攻不上去,刀堂也冲不下来,这是一场惨烈的血战,天机谷高手虽然无故撤离,但情势对刀堂依然很不利。

    剑光与黄雪雯掀开了主帐帐门,兴奋道:“父亲,世子带着十万大军很快就要到达凤凰岭了,还有西州各派的高手随行,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打开兵库!”

    “十万?”

    剑王闻言不怎么喜悦,反而皱起了眉头,如果西州很快就打开了兵库,那剑阁如何分到一杯羹?除非尽快打下刀堂,提前进驻凤凰岭。

    剑光意念一变,终于明白了剑王的烦恼,忍不住双目放光道:“父亲,何不出动‘剑人’强攻,那就有多余的时间了。”

    剑王也不由大为意动,随即又为难叹息道:“唉,办法虽好,可是一旦‘剑人’曝光,我剑阁将再无奇兵可用,一不小心,还会引来天下各派的群起围攻!”

    两难的叹息在大帐中无奈盘旋,帐外突然响起一阵喧哗,一个剑阁幕僚在帐外道:“启禀盟主,玉山主带着玉狐山主力大军前来助阵。”

    “哈、哈……来得正好,天助我也,快请玉山主,有何条件尽可细谈。”

    既可隐藏自家奇兵,又可以削弱强大盟友的实力,还可以解决最重要的时间问题,如此变化堪称一箭三雕,难怪剑王笑得无比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