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三章 女侠之辱
    恶奴抽出的突兀地停了下来,圆头轻点白冰清白色芳草包围的禁地,似进未进,欲入未入,故意打击黑玉洁道:“黑女侠,你要?你要什么,说清楚一点嘛,是不是要我的呀?不行,老子正忙着,在后边排队去吧。”

    痛快大笑声中,石诚继续昂然站立,白冰清被迫悬挂在他怀中,青春娇嫩的玉体紧贴男人肌肤,只有在之间,才会分离刹那。

    “啪、啪……噗、噗……”

    相撞声,摩擦声,还有细微的春水飞溅声,悉数侵扰着黑玉洁的灵魂,她怒睁的双眸本想将恶奴烧成飞灰,不料却正好看到从姐姐抽出,留下了一个又深又大的羞人圆洞。

    “唔……”

    也许是幻觉,也许是眼花,她竟然看到姐姐的媚唇在颤抖,在呼唤,仿佛因空虚而焦躁颤抖,因而不满呼唤。

    姐姐怎么能这样?太丢人了!无耻——黑玉洁垂下了视线,再不想看到丢尽颜面的双胞姐姐,下一刹那,低头的女侠脑海轰然一震,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一低头,玄机女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几乎分成了一字形,黑亮的芳草挡不住大开的,不仅如此,她的媚唇也在颤抖,她的也在呼唤,而且比白冰清的颤抖剧烈得多!

    “唔……怎么会这样?”

    不能接受现实的黑玉洁傻了,身为天机谷最杰出的传人,她绝不愿意承认自己原来也有男女之欲,绝不愿意被一个恶奴弄得连连“”时间不知过了多久,黑玉洁只知道随着姐姐的尖叫,她又打了四、五次冷颤,只知道姐姐已在极度的快感中化为一汪春水。

    “呀——穿,穿啦,石头,插……插破啦,噢……”

    白冰清双足已经落地,双手依然紧紧卷在恶奴肩上,二人以正面站立交欢之式持续了好久,终于,热情美女在仰天一声大叫后,整个人缓缓向草地沉去。

    悠长灼热的喘息在绯色空间打转,白冰清下滑的朱唇从男人肩膀划过,然后是胸膛,,当她软软地坐倒在地之时,小嘴面对的正好是男人依然坚挺硕大的之源。

    小家丁向前踏进了半步,阳根直接戳到了骨感美人朱唇之上,不用他命令,迷迷糊糊的白冰清已香舌微卷,将他阳根上残存的半滴卷进了檀口之中。

    石诚满意地笑了,他知道自己的魔力已经刻入了美人的灵魂烙印之中,在美人朱唇上轻轻划动,但并未,因为一旁的草地上,那更加讨厌的自大女侠还没受到惩罚。

    深深呼出一口热气,小家丁俯身捧住了白冰清嫣红的玉脸,凝声问道:“你恨我吗?”

    在石诚灿若星辰的目光凝视下,以前的恩怨一幕幕在白冰清眼前闪过,热情美女一点一点低下了头颅,最后终于无比艰难地颤声道:“石头,对……对不起,是我们……错啦!”

    “白冰清,你这叛徒,下贱,我没有你这种姐姐!”

    暴躁的黑玉洁更加暴跳如雷,姐姐投降的话语深深地刺激了她高傲的自尊,色狼煞星突然奇迹般回复了内息,立刻一跃而起,致命的一爪挖向了狗贼眼珠。

    “贱?你他娘的才是贱人,啪!”

    石诚一记耳光打得黑玉洁在原地打转,上天并没有恩赐于她,是恶奴故意解除了禁制,只为了让自大的“女侠”多多体会弱者的无助。

    幻影一闪,小家丁又是一拳重重打在黑玉洁腹部,一旁的白冰清虽然已被点了昏睡,但身子依然猛烈地一抖,弯成了虾米。

    “黑玉洁,看看你自己的模样,赤身裸体,疯疯癫癫,鸡鸡那个东东,原来你这么下贱,哟,下面流水啦,还往上翘,贱人,你被多少男人干过?”

    小家丁的语言比拳头更加强大,黑玉洁下意识低头一看,正好看到自己抬腿之际的无限风光,盛怒的女侠下意识四肢一缩,护住了桃源。

    “砰!”

    恶奴一个横腿,将黑玉洁踢得凌空飞起,不待女人落地,他已好似狂风般冲了上去,狠狠扯下了一簇黑亮的。

    “狗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极度的屈辱让黑玉洁选择了极端的行为,恍惚之间她想到了死,只有死,才能逃过屈辱的命运,只有死,才能化成厉鬼对付可怕的恶魔。

    赤裸女侠运足全身之力,就像流星般撞向了几丈外的山壁,猎物想死,猎人却不答应,草地一颤,一股狂风紧紧缠住了女人双足。

    “贱人,想死吗?嘿、嘿……忘了老子先前说的话吗,想死——没门!”

    黑玉洁生生停在了石壁之前,静止不到三秒,紧接着又被恶奴重重一推,砰地一声,身子正面贴在了粗粝的石壁之上。

    自尊变成了折磨,黑玉洁没想到自己引发了恶奴变态惩罚的乐趣,骨感美人不由惊怒交加,奋力挣扎。

    石诚单手掐着女人的后颈,将她像壁虎一样压在了石壁上,另一手则忽轻忽重地揉揉捏捏,玩得很是开心而变态。

    大手又一次抚摸着黑玉洁光洁的身子,经过先前的“感应”石诚手指所过之处,无不掀起一片波浪,让黑玉洁无地自容,羞愤欲死。

    “哟,又啦,黑女侠,原来你小便呀!对了,老子发明了一种玩意儿叫不湿,要不要送给你用呀?哈、哈……”

    石诚肆意拨弄着处子花瓣,一边制造着更多的春水,一边恶狠狠地威胁道:“贱人,你就是死了,老子一样奸,还要把你挂在西州城门上,让你做鬼也逃不过羞辱!”

    黑玉洁刹那花容变色,贴在石壁上的娇嫩肌肤已布满了刮痕,晶莹的已开始冒出血渍,但她却再也不敢自杀。

    石诚继续摧毁着女侠的自尊,往事一幕幕在他脑海闪过,报复的快感让他又把手伸向了女人特别的芳草,骂一句,扯一根,骂一串,扯一簇。

    一根根在风中飘飞,黑玉洁身子最娇嫩的地方已经抽搐了上百次,她很想就这样昏死过去,可是恶奴的手法却很是讨厌,只是扯得她颤抖,疼痛,但就是不见血。

    “哈、哈……挺好玩,无毛女侠,嘎、嘎,留下来做个纪念。”

    看着微微红肿的人工白虎,小家丁还觉得打击不足,单手一招,飘散四周的异色芳草如有生命般,纷纷飞到了手中,映入了猎物眼帘。

    “唔……呜……狗贼,你杀了我吧,呜……”

    哭啦,黑玉洁终于哭啦,女人坚硬的外壳终于被小家丁无情砸碎,心防一旦失守,黑玉洁原来比白冰清更加不如,哭得泪水长流,唏哩哗啦。

    “住嘴!”

    小家丁可不想被自大女人的泪水打败,膝盖向前一顶,强行分开黑玉洁的双腿,双手抱着女人纤秀的腰肢向下一沉,他的身体同时向上一挺。

    没有研磨,没有拨弄,恶奴的阳根闪电般黑玉洁的玉门,啪的一声,从圆头到棒身,再到根部,最后是春丸狠狠撞击在自大女侠臀肉之上,整个过程疾如闪电,重如雷霆。

    “呀——”

    惨叫声远比意念更快,撕裂的剧痛让黑玉洁不能思考,只能最大限度地张开小嘴,仰天惨叫。

    石诚强自压住了处子的快感,虎吼一声,开始了暴戻无情的,一缕缕处子之血随着流出,一汪汪春水打湿了石壁。

    几十下重插过后,的惨叫突然消失,石诚凝神一看,黑玉洁竟然已经昏死过去,生命的气息正迅速远离女人的身体。

    略一犹豫,小家丁还是放慢了的速度,然后主动松开了,滚烫的提前疯狂激射,生命的力量悉数射入了女侠。

    “嗯……”

    黑玉洁缓缓从无边黑暗中回归,带着刻入骨髓的惊悸,她迟疑地张开了双眸,茫然的眼神失去了焦点,女人单纯地庆幸,今日一切只是一场恶梦,她怎么可能被一个奴隶家丁呢?

    太可恶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恶梦?哼,下次见到狗奴才,一定要一剑……啊!

    传来的异样让黑玉洁魂魄归位,低头一看,只见一根无比粗长的玩意儿正缓缓抽出,那上面还弥漫着春水与血丝。

    恶梦瞬间扑面而回,自大女侠凝集的眼眸刹那一片惊恐,被狠狠胀开的感觉,令她一辈子也难以忘记。

    天啊!原来是真的!呜……

    反抗就像阳春白雪般飞速消融,黑玉洁贴在石壁上的身子向下沉沦,然后被恶奴的坚定的顶了起来。

    强烈的又开始了,瘦弱的小家丁却好似巨人般昂首挺胸,耸动不已,阳根一次次无情地全根而入,大手一波波地蹂躏女人瘦不露骨的秀美娇躯。

    黑玉洁的惨叫从未停止,但却不时被恶奴弄得余音变调,每次刺中,总会让她死寂的身子复活刹那。

    的快感不停堆积,也许是酥麻从脊背爬入了脑海,黑玉洁突然又有了“意识”低头看着自己大腿内侧的处子血丝,她竟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为什么姐姐破身时一点也不疼,为什么自己会被弄得死去活来?啊,好疼,又刮到伤口了,嗯,又开始发痒,噢,狗奴才的刺中了!

    时光已在草地与石壁上停留了大半夜,石诚推着黑玉洁在绝谷四壁游走了无数圈,恶奴似乎看到了女人心中的疑惑,突然又停了下来。

    失去充塞的本能地开始颤抖,空虚唤醒了女人深处的渴望,原本只是游走的迅速充斥了玉门内外。

    痒,好痒,痒到骨子里,无比难受,黑玉洁不由自主呼吸一紧,但自大女侠确实有着与众不同之处,她竟然一咬牙,狠狠抹去了套向恶奴的冲动,然后紧紧趴在石壁上,不言不动。

    水之玄功已运用到八成,神奇也已射入女人体内,黑玉洁的反应还如此强悍,石诚不由也暗自惊叹,同时也性致大增。

    “滋……”

    坚挺的主动插回了,小家丁似乎输了一仗,不待黑玉洁扬起骄傲的头颅,石诚一边为美人止痒,一边突然邪恶地将阳根放大了一圈,强烈的脉动清晰地钻入了女侠心窝。

    “糟糕,我要啦!唉,黑女侠,你说,万一你怀了我的种,会生下小女侠,还是生下小逆贼呢?”

    恶奴一脸正经,仿佛是在与女侠探讨学术问题,的脉动越来越强烈,只要是女人就会知道,男人火山爆发的一刻要来临了。

    “不,不要——”

    黑玉洁思绪受到“启发”——联想到她为狗奴才生下孩子的场景,骨感美人最后的意志刹那化为了飞灰,天塌地陷也没有此刻般恐惧,美人腰臀再次剧烈抖动,甚至手足并用,意图向石壁上爬去,好甩开恶奴扎在她身体里的邪恶之物。

    在里弹跳,但一时还未发射,恶奴任凭女人闹腾,享受了一会儿,这才猛然一巴掌拍在晃动的翘臀上。

    “黑女侠,我也不想让你怀老子的种,不过男人不,会很伤身体的,你能帮忙想个法子吗?呃……要了!”

    “别射、别射,我这就想……”

    为了逃避最恐怖的一刻,黑玉洁危急之中灵光一闪,先用玉手扣住了恶奴根部,然后又急又快道:“狗奴……石、石头,你抽出来,我用手、用手给你弄。”

    “抽什么出来?你说明白一点嘛。”

    恶奴说话之时故意重重地吸了一口冷气,吓得黑玉洁阻挡的玉手更加用力。

    心一慌,黑玉洁几乎是吼叫道:“,你的!”

    猎物如此配合,难怪猎人乐得眉开眼笑,石诚任由女人握紧了他的阳根,笑咪咪地道:“好啊,那我就抽了,啊……不好,啦,呃!”

    闷哼声中,男人身体猛然一紧,狠狠向前一耸,连带着将黑玉洁的玉手夹在了两人之间,难以动弹。

    “不要——”

    黑玉洁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开了她的手指,她从没想过,身为先天高手的自己竟然会挡不住男人的弹,当滚烫的热流击中刹那,自大女侠又发出了惊心动魄的悲鸣。

    受到阻碍的冲力远超平常,石诚自己也数不清到底多少,只能清晰地感到女人迅速鼓胀,而他的春丸急速收缩,传来空荡荡的感觉。

    “扑通!”

    男人美美地向后一退,啵地一声抽离而出,哀痛欲绝的女人立刻摔倒在地,两腿大张,任凭一股股与春水混合着倒流而出,与处子血迹合成了一幅诱人的春色画卷。

    “哈、哈……真痛快!”

    时间只过了几分钟,小家丁又把黑白女侠同时弄醒,将双胞姐妹重叠在草地上,然后在她们的惊叫中挺身而上,上插下插,前插后插,插一女,换来比翼呻吟,弄一,抽出连理春声。

    “两位女侠,别哭,继续吧,咱们还有三天三夜时间呢!嘎、嘎……噢,再夹紧一点,射……老子又要射啦,宝贝儿,把小嘴张开!”

    夜色缓缓沉入大地,朝阳逐渐升上天空,凌厉的剑气猛然撕裂了清晨的宁静。

    “狗贼,受死!”

    恶奴的大半功力随着夜晚一起消失,抢先醒来的黑玉洁第一反应不是穿衣遮羞,而是拾起了钩剑,狠狠斩向了恶贼头颅。

    切齿的恨火突然一颤,一股神奇的力量立刻控制了暴躁女侠的身体,叮啷一声,钩剑砸在岩石上,发出了恼人的闷响。

    “嘿、嘿……小娘皮,你想谋杀亲夫呀?做梦去吧!”

    石诚慵懒地伸展着瘦弱的身板儿,轻易捏住了武林女侠依然红肿的,把玩几下后神色一变,恶狠狠地道:“黑玉洁,你听好,要是不听话,我就灭了你天机谷!”

    恶奴一把推开被吓傻的女人,闻了闻掌心沾上的温香,话锋又一转,就像自言自语道:“官胖子不是经常用这招威胁你们吗?嘿、嘿,还挺管用,怎么样,要不要与我做一个交易,事成之后,咱们各走各的,谁也不欠谁?”

    “姓石的,是不是你杀了梦铁火?你的武功怎么来的?”

    也许是昨夜的剧变让黑玉洁思绪改变,有了更多的思索空间,终于发现了江湖传闻的破锭之处。

    面对暴躁女侠难得安静的询问,小家丁两肩一耸,两手一摊,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然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道:“那些事总会水落石出,你只管说答不答应?”

    “我答应!”

    隐带幽怨的美人佳音接过了话头,白冰清也醒了,啰嗦美女明显更正常一些,第——反应就要寻找破烂的衣裙。

    黑玉洁也迅速动作起来,穿衣之后,她突然出乎意料的对石诚道:“好,我也答应,咱们击掌为誓吧。”

    “妹妹,你真答应?”

    石诚与白冰清都一脸疑惑,黑玉洁则寒着脸向前踏出一步,率先对着石诚发愣的手掌拍了一下,然后以无比平静的声调道:“说吧,要我们做什么?”

    石诚取得全面胜利,反而瞬间失去了先前主宰一切的气势,他可以随意面对别人的仇视、厌恶、不屑,但却不善于应对友善,只得略显尴尬地咧嘴一笑,下意识挠了挠脑袋。

    “呵、呵……也不用干什么,你们先撤走帮剑阁的天机谷人手,然后悄悄在凤凰岭附近等我就是了,我会去找你们会合,再一起回到西州军营。”

    “你要帮刀堂的忙?”

    天机姐妹都猜到了真相,黑玉洁还在思索真假,白冰清已突然热情百倍欢呼道:“哦,我明白了,你还是男尊帮的人,那陆大侠的死也是假的啰?咯、咯……石头,你还真是狡猾呀!”

    石诚呵呵一笑,话锋一转,然后望着悬崖峭壁愁眉苦脸道:“白女侠,你能把我送上去吗?我上不去,一到白天经脉就会堵塞,只能发挥一成功力。”

    “真的?”

    黑白姐妹同时美眸放大,白冰清是好奇,黑玉洁则下意识握住了剑柄。

    石诚的眼角从黑玉洁的剑柄上移开,无所谓地仔细解释道:“我一身功力都是师父强行灌进来的,唉,可惜只能在夜晚变成高手。冰清,快送我上去吧。”

    白冰清完全相信了石诚的话语,她虽然不爱小家厂,但心中障碍尽去也很是欢喜,毫不犹豫抱起男人瘦小的身形,在石壁上直线上升。

    黑玉洁握着剑柄的玉手忽紧忽松,直到白冰清与小家丁的身影消失不见,她也没有拿定主意。

    唉,为什么自己变得这么软弱?

    *********玉狐山,武林四大势力之一,威名赫赫。

    身为山主的玉狐今夜却突然心烦意乱,独自一人在书房内原地打转,地板被踩得瑟瑟发抖,但她还是心惊肉跳。

    门外突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玉狐回身一看,房门虽然敞开,却不见半个人影。

    莫名的烦乱找到了原因,但玉狐的恐慌却更加强烈,高挑的身子向下一伏,刹那间,她就好似一只真正的狐狸一般,凌空扑向了视窗。

    逃,立刻逃出去!虽然这是她的书房,但狡猾的狐狸却深知此乃险地,一缕熟悉的感觉唤醒了她心底的恶梦,平脸美妇逃得更加如电似箭。

    “评!”

    门窗诡异地飞速自行阖上,紧接着一股磅礴的气势凭空而现,紧紧锁定了玉狐的气机,“宝贝小狐狸,我回来啦!嘿、嘿……想不想老夫呀?”

    邪恶笑在特定的空间内久久回荡,低沉的声音在玉狐耳中却雷霆轰响,恐惧有如浪潮般拍岸而来——恶魔真的回来了!

    “啊,是你!”

    惊叫脱口而出,玉狐如遭雷击般向后一跳,整个人撞在了墙壁上,剧痛也不能转移她放大的瞳孔。

    飘忽不定的黑影,邪恶的笑声,不是那可怕的神秘人,还会是谁?唯一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化实为虚,而是面带黑巾,身穿黑色披风,活生生映入了她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