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八集:水火同欢 第二章 连体感应
    一股血性冲到了头顶,恨极的石诚竟然有了平日没有的坚韧,他猛然坐了起来,不再惨叫,而是盯着两女闷吼道:“你们凭什么认定我是坏人,就凭流言吗?你们不怕报应吗?”

    “报应?这就是——报应!”

    寒芒闪电飞舞,刹那之间,黑玉洁就划了小家丁好几刀,刀刀入肉三分,破肉见骨。

    妹妹在放血虫,姐姐则大声反驳道:“恶贼,你这杀师杀兄的狗奴才,还敢狡辩?哼,你做的坏事天下皆知,你不是坏人,天下还有坏人吗?”

    “哈、哈……有趣,有趣。”

    十条血虫入体,石诚却反常地狂笑起来,癫狂的家伙将惨叫、剧痛、嘲弄、怒火……万般杂念全部融入了狂笑之中,看着夜色从天际飞来,他的眼神越来越亮。

    “报应,报应来了!哈、哈……小娘皮,你们的报应来了!”

    天机两女本以为恶贼已疯,不料,一股滔天压力随着夜色一起汹涌而来,提前终结了残存的光明,三人身周飘动的雾气似乎也被迫停顿在虚空。

    白冰清率先花容失色,一边甩手射出一支响箭,一边无比凝重道:“那神秘人出现了!妹妹,小心。”

    响箭冲天而起,峭壁之上立刻冒出数十个身影,在山壁之上也是如履平地,让石诚又一次见识了天机谷的神奇。

    大群高手的出现,稳定了天机两女慌乱的心神,白冰清一边护剑身前,一边下意识反问道:“整个武林都在追查那人,但一点线索也没有,真是奇怪。”

    “我知道是谁,呵、呵,想不想听听?”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两女身后响起,她们不约而同回头一看,竟然见到石诚正在伸展懒腰。

    “狗贼,姑奶奶杀了你!”

    黑玉洁挥动钩剑的刹那,这才想起一个奇怪的问题,臭小子是怎么从天机网里逃出来的,难道他懂得天机解索之术?

    “唉哟,杀人啦!”

    利刃勾起了劲风,石诚夸张的尖叫却掀起了满天风沙,悬崖绝谷瞬间一片天昏地暗。

    不妙的惊呼在悬崖峭壁上此起彼伏,天机谷高手们不顾一切扑向了风沙的中心。

    风沙之中,传来天机两女强烈的惊呼声,下一刹那,风沙猛然一聚,恍如龙卷风柱,将安静了千百年的深渊刮得满目疮痍,也将一群天机高手吹得东倒西歪。

    “哈、哈……老夫去也!天机谷小儿们听着,谁敢泄露此事,就为你们小姐收尸吧。”

    龙卷风消失足足一刻钟,谷底的压力才缓缓消失,第一个爬起来的天机谷高手猛然惊叫道:“啊,不好,两位小姐被抓走啦!快追!”

    天机谷众人转瞬就追了个一干二净,片刻之后,先前那股龙卷风又悄然飞卷而回,风停影止,现出了一男二女的身影。

    “呀!”

    夹杂痛苦与愤怒的吼声如雷爆发,石诚瘦弱的身躯一震,十条血虫从伤口倒飞而出,小家丁意念一动,无形的劲气立刻将血虫炸成了画粉。

    时移世易,猎人与猎物角色对换,伤口虽然迅速愈合,但那剧痛却刻入了小家丁心灵,时刻提醒着他眼前两女的自大可恶。

    一阵裂帛声吸引了万千嫩草的注意,翠绿的草地映衬着天机两女晶莹的玉体,诱人的肉色在山谷中翩然回荡。

    “狗贼,你想干什么!”

    黑玉洁的质问还是那么强烈,但却失去了杀气,面对“突变”的小家丁,天机谷两女至今仍然不敢置信,谁也没有想到原来神秘高手就是小家丁自己,原来狗奴才已是不可思议的绝顶高手。

    “我想干什么?嘿、嘿……两位小姐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呢?你们不是有三天时间吗,嗯,我想足够了!”

    一缕戏谑在石诚眼中浮现,想到两女三番多次的追杀,小家丁的瞳孔陡然一缩,戏谑之中又有了三分暴戻。

    恶奴故意将自己的阳根暴露在两女身前,模仿着白冰清先前的语气,大肆报复道:“呵、呵……我这玩意儿叫,你们骂我一句,我就放大一分,对了,第一天我会们的小嘴,第二天们,第三天才们的。”

    小家丁将啰嗦美女的风格充分发扬光大,话锋一转,夸张怪笑道:“哦哟,两位大小姐想一死了之呀,可惜不行,奴才已经封了你们的内息,现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嘎、嘎……必须被老子玩够三天三夜!”

    “狗贼,呸!”

    黑玉洁一口唾沫狠狠吐向了绝世高手小家丁,仇恨之火逐渐驱逐了骨感少女对强大力量的恐惧。

    唾沫在离石诚脸颊一寸时,仿佛遇到了屏障,自动掉向地面,小家丁从来不是讲道理的主儿,反手就是一耳光打向了倔强到有点变态的黑玉洁。

    “啊!”

    挨打的是黑玉洁,发出痛叫的却是白冰清,石诚微微一愣,随即兴趣大增,怪笑着将目光转向了热情美女,“听说双胞胎有很强的心灵感应,没想到你们连身子也有感应呀,白女侠,对不起,我可不是想打你,只是你这妹妹太可恶了。”

    “啪、啪、啪!”

    小家丁一边向白冰清道歉,响亮的耳光一边落在黑玉洁脸上,可发出痛叫的总是“无辜”的热情美女,黑玉洁的倔强已超出了小家丁预料,也让他陡然双目一热,怒火与欲火浑然交融,冲天直上。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看你求不求饶,小娘皮!”

    一场复仇轰然达到了,冷厉的杀气之中出现了浓浓的绯色。

    耳光变成了轻抚,恶奴手指顺着黑玉洁脸颊向下滑动,滑过下颔、脖子,停在了秀美骨感的香肩上不停转圈,指尖更故意对着女人盈盈一握的跃跃欲试。

    “住手,狗贼,快住手!”

    白冰清躺在一旁怒骂不已,受到侵袭的黑玉洁却依然浑身冰冷,一脸嘲笑的神色。

    “贱人,你想用这招吓退老子呀,做梦!”

    石诚口中说得坚定,但心房欲火却还是受到了影响,为了男人的自尊,他大手猛然向下一跳,瞬间握住了黑玉洁小巧迷人的。

    五指将幻化出万千靡的形状,指缝拉扯、夹磨珍珠般晶莹娇小的乳珠,黑玉洁的姿色不可谓不美,但男人却越玩越无趣,越揉越无聊。鸡鸡那个东东,原来奸尸真没意思!

    挫败感让男人失去了气势,就在这时,一道微弱的呻吟钻入了他耳中,回头一看,原来白冰清正在咬牙呻吟。

    感应!一道灵光在石诚脑海乍现,他立刻推开了最痛恨的黑玉洁,转而抱住了热情可爱的白冰清。

    “你……你不要过来,滚……滚开!”

    “那我过去抱你妹妹了。”

    恶奴假意转身,嘴角浮现得意偷笑。

    “不,不要过去。”

    “哈、哈……白女侠,你到底要我抱谁,是你,还是你妹妹?”

    白冰清岂是恶奴对手,三两句调戏之后,惊慌的天机女已不知所措,掉进了臭小子的话语陷阱之中,一声尖厉的惊叫穿云裂空,双目一片冷漠的黑玉洁终于移动了视线,只见姐姐正在色狼爪下扭动挣扎。

    黑玉洁明白恶奴的企图,也明白此刻唯一正确的反抗之法,心性坚定的她干脆紧闭双眼,不闻不问。

    “嘿、嘿……好玩,好玩!”

    石诚在两具一模一样的玉体上缓慢游走,仔仔细细寻找着白冰清与黑玉洁身子不同的地方。

    “啊……臭小子,松口,唔,别咬!”

    石诚的舌尖在少女中扭动,牙齿轻咬,他玩弄着白冰清,眼神飞向了黑玉洁,只见黑玉洁虽然强自保持着脸色的平静,但她的呼吸却已悄然变异,乳珠更不知不觉挺立而起。

    感应的强烈超出了小色狼的预期,狂喜的家伙瞬间找回了斗志,大手顺着白冰清光滑的背部往下移动,指尖在腰肢上一顿,随即沿着隆起的臀线游动,绕到了啰嗦美女柔腻的上。

    “白女侠,你真瘦,缺乏营养呀,你们天机谷很穷吗?”

    恶奴故意挑逗着白冰清说话的,指尖更作势在漩涡里,邪恶靡的气息随着他的手指飞舞流淌。

    “呃!”

    黑玉洁身子下意识一颤,腰间那缕酥麻越来越明显,一股莫名的燥热冲入了她素日冰冷的心房,禁不住喉间一荡,发出了半声低吟。

    “嘿、嘿……小娘皮,老子非玩死你们不可!”

    小家丁暗自偷笑,同时加强了水之玄功的威力,趁着白冰清的心神正与酥麻作战,他突然用力扳开了骨感美女紧夹的双腿。

    “呼……”

    山野刹那变得一片火热,好似野火燎原,一抹异色瞬间跃入了石诚眼帘,见惯绝色的家伙也不禁睁大了眼珠。

    “白、白色的……!”

    惊叫脱口而出,小家丁下意识眨了眨眼,但“幻觉”并没有消失,白冰清修长浑圆的两腿尽头,微微隆起的方寸之间,一片银白的芳草在春风中轻舞,掩映着少女红润娇嫩的玉门细缝。

    “鸡鸡那个东东,真是白色的!”

    石诚傻傻地重复着同一句话语,大受震撼,就连手指也忘记了动作。

    “不……不要看,混蛋,狗贼,不要看,我要杀了你,呜……”

    白冰清天生的缺陷隐私暴露在恶奴眼前,还被肆意评论,怎不让啰嗦美女哀羞欲死,急火攻心。

    就在骨感美人羞窘与仇恨交会的刹那,傻呆呆的小家丁又突然冒出一句,“白色的,好……漂亮!”

    “啊!”

    一旁的黑玉洁原本在咬牙切齿,一股喜悦突然冲淡了她心间的血红与黑暗,色狼煞星不由大为迷惑:“姐姐在想什么?她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啊,那讨厌的感觉又来了,下面……好麻好痒,又酸又胀!”

    黑玉洁还在与陌生的感觉抗争,恶奴突然单手一扬,一股吸力将她吸了过去,紧接着把她的双腿大大分开,摆成了最为屈辱的姿势。

    “哇,黑色的,真黑!”

    黑色并不稀奇,但黑玉洁的芳草却特别的黑亮,好似夜空星辰闪闪发亮,小家丁又为之惊叹不已,阳根啪的一声,重重弹打在之上,吓得两女几乎当场窒息。

    “哈、哈……原来是用这儿取名的,白女侠,对不对?”

    恶奴继续主攻着两女的弱点,大手整个覆盖了白冰清的白色桃源,刻意把难搞的黑玉洁晾到了一边。

    “呜……不要!”

    白冰清的声音已是如泣似诉,失神的恐惧潮水般俺没了她的心灵。

    “白女侠,现在才知道后悔呀,晚啦!鸡鸡那个东东,老子先前求饶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大发慈悲?”

    石诚的眼中又不由自主怒火跳跃,但动作却反而更加温柔,五指轻轻梳理着银白的芳草,指尖沿着娇嫩的玉门轻轻划动,如有魔力般将酥麻、燥热、酸胀全部注入了美女之中。

    黑玉洁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痛恨双胞感应,一股波浪在她禁地涌动拍打,将她的一点点的胀开,突然,她一颤,一股幽香的蜜液激射,将黑亮的草地洒得露珠点点。

    “白女侠,你好敏感呀,唉,我还真以为你们天机谷的女人是冰清玉洁,原来一样是娃,竟然湿成这样!”

    恶奴挠着头,叹着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模……

    “你……你……”

    白冰清你了好久也没有下文,啰嗦美女人生平第一次不知如何开口,小家丁得意一笑,大手在她纤细的玉门一掏,然后将水色弥漫的手指伸到了白冰清小嘴面前。

    白冰清闪躲着恶奴靡的手指,可惜最后还是吮吸到了她自己春水的味道,当男人的指尖在她朱唇上划动那一刻,倍感屈辱的白冰清再次身子一挺,又一大股春水被颤抖的挤压而出。

    天机女并不明白水之玄功的可恶,为自己的变化羞窘无比,芳心好似啼血般悲鸣:呜……天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会被狗贼玩得身酥骨软,难道自己良,是娃?

    正义女侠的信仰开始崩溃,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邪恶会得逞,思绪在绝望中越想越是迷茫。

    想着想着,两行悲伤的泪花爬上了白冰清脸颊,一旁的黑玉洁刚从连体感应的中回复呼吸,紧接着又被浓浓的哀伤冲淡了斗志。

    天机两女不约而同笼罩在绝望与悲伤之中,小家丁终于大获全胜。滴答一声,一滴泪花巧合地滴在了石诚手背上,正在梳理异色芳草的大手猛然一顿,小家丁深藏的软弱竟然被凄凉的水雾触发。

    嗯,这样欺负两个弱女子,似乎有点……过分?唉,算啦,向她们说明真相吧。

    灼热的指尖离开了恐惧的玉门媚唇,石诚手腕一抬,顺势抹去了白冰清脸上的泪痕,并松开了对两女的禁制。

    黑玉洁满脸迷惑翻身而起,趁狗贼为姐姐抹泪的刹那,她悄然捏住一缕头发搓动起来,怪异的烟雾无声无息地扑向了小家丁身形。

    天机谷的小玩意儿果然令人防不胜防,石诚瞬间眼神涣散,瘦小的身子摇摇欲坠。

    “恶贼,去死吧!”

    同一时刻,白冰清也扯下了一根秀发,两指一弹,虚空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寒光,闪电般射向了恶奴近在咫尺的要。

    下一刹那,石诚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又变得龙精虎猛,两指一竖夹住了细如牛毛的毒针。

    “哼,你们真是死不悔改,幸亏老子百毒不侵,小娘皮,给老子躺好,把腿打开,说——请吧!”

    愤怒是如此强烈,石诚发软的瞳孔瞬间一收,又想起了血虫噬体的无边痛苦。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好人真是做不得!

    奸,狂暴的,只有这样才能还老子一个公道,才能让她们知道什么叫报应!

    怜惜之心被暴戻之气化为了飞灰,恶奴突然扯下一缕银白的芳草,然后将白冰清已经成熟的媚唇大大分开。

    “呃!”

    黑玉洁的怒骂被身体突然的感应打断,她不受控制地两腿大张,下一刹那,她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翻开了她的,她以最为屈辱的姿势彻底暴露在山野之中,阵阵山风直向深处灌去,颇有“空来风”的滋味。

    粗大、坚挺,红光直冒的狠狠撕裂了虚空,挟带着恶奴的仇恨与怒火,一往无回地插向了白冰清的销魂玉门。

    “不要,啊!”

    白冰清浑身一片冰冷,死亡般不妙的预感让她开始奋力挣扎,但花瓣还是被恶奴的之根迅猛擒获。

    刚一“点”中玉门,特别的热度就烫得白冰清心房收缩,念及热情美女还有可爱之处,石诚在两人相接的刹那,猛然放缓了动作。

    圆头在两瓣媚唇上研磨了几下,硕大沾满了美人春潮,这才缓缓向里推入。一寸、两寸……缓慢的让白冰清反而更加羞愤,她能感应到自己的每一丝胀大,甚至还能感应到臭小子的玩意儿忽然缩小了一圈,令她处子的痛感瞬间大减。

    咦,他为什么要缩小?

    白冰清很为自己思绪的不听话而生气,但她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回应,强烈的躁痒在方寸间凭空突现,而石诚寸寸的正好杀到痒处,好生舒服!

    “啊哦!”

    半声呻吟从羞愤怒火中冒了出来,一旁立刻传来黑玉洁歇斯底里的吼声,“白冰清,住嘴,就当被野狗咬了一口,不许出声,呃!”

    黑玉洁把银牙咬得咯吱作响,大声咒骂转移着难受的感觉,她却不知道,身子一丈范围内的青草已被她翻滚得一塌糊涂,一行晶亮的水渍在草尖上闪闪发亮。

    天长地久般缓慢的还在继续,石诚无限放大着报复的快感,终于,顶在了一层处子之膜上。

    白冰清已经放弃了哀求,但也只能无力地反抗,高挑的身子贴着草地奋力挪动,却怎么也甩脱不了三寸的男人。

    顶,轻轻地顶,顶上两下,恶奴就会微微后退,然后又向前一顶,顶得恐惧后退,顶得白冰清浑身紧绷。

    “白冰清,不要怕,不准害怕!”

    黑玉洁怎么也闭不上自己的双腿,她其实不是在鼓励姐姐,而是在给自己颤抖的灵魂打气。

    “嗯……”

    白冰清感到男人的又大违常理地缩小了两圈,然后就像一根针一样,突然刺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噗!”

    轻微的闷响击碎了天机两女的灵魂,男人的圆头不轻不重的了白冰清的花房。

    在石诚刻意为之下,热情美人的疼感一闪而过,白冰清第一刹那甚至本能地呻吟了一声,当被一根火热的充塞时,她才猛然反应过来。

    “不——”

    女子天生的悲鸣充斥了山野,原来江湖侠女也是普通的女人,她们坚强的外壳一旦被恶奴的戳碎,流出的一样是鲜红的处子之血!

    “呃!”

    黑玉洁心房刹那一缩,骨感高挑的身子开始在草地上连绵波动,她即使掐破了手心,也不能控制自己身子羞人的起伏。

    “哈、哈……黑女侠,原来你喜欢自慰呀,真——贱!”

    恶奴不知何时抱着白冰清走了过来,步伐与腰身的抖动默契无比,一抖一抽,一落一插,刚刚破身的热情美人怎能抵挡这等刺激,围着妹妹还没“走”上一圈,白冰清已猛然一声尖叫,发出了不顾一切的欢鸣。

    大成的水之玄功堪称完美,白冰清虽然仇恨依然,但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嫣红迷人,每一滴香汗都在散发之气。

    “狗贼、杂种,我要……杀了……啊、啊……”

    姐姐在身边转圈,恶奴在耳边笑,那羞耻的声更是连续不断,滔天的恨火让黑玉洁从欲火中飞出,咬牙咒骂。

    突然,黑玉洁剧烈抽动,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在她,眼前一片晕眩的她骂声中途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