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十章:西州家丁
    京城,金銮大殿内。

    西南王妃在大殿正中站得笔直,平视着龙椅上的小公主,语带明显不满道:“公主,已经十几天了,女皇为何还不接见世子,是不愿答应我家王爷的提亲,还是女皇看不起我西州?”

    王妃初进京城的谦恭已经消失不见,女皇久不露面,让她越来越咄咄逼人。

    西南王世子立刻接过话头,更加嚣张跋扈道:“王妃说得对,我西州对朝廷尽心尽力,女皇怎能这般对待?公主殿下,如不嫌弃,小王想请你把臂同游。”

    “大胆!金銮大殿之中,没有公主命令,岂容男子说话,世子,你想蔑视皇权吗?”

    冷云的怒斥终于爆发,逮住机会,她一连逼近了三步,看那模样,稍有不满就会拔刀相向。

    西州一干人等刹那脸色大变,小王爷这才想起这是水无心的金銮宝殿,也是天下男人最为屈辱的地方。在这儿,就是一条狗也要比男人尊贵。

    “西南王世子,立刻跪下请罪!”

    冷云的杀气冲出了头顶,大内侍卫们的利刃也出鞘一半,而西南王妃与小王爷既不想死在这儿,也不想弱了西州的名头,一时僵立原地,气氛特别紧张。

    “冷将军,世子初来乍到,不懂宫中规矩,这一次就算了吧。”

    小公主平静的话语让大殿寒气尽消,叫退冷云后,面带微笑的小公主友善地对小王爷道:“世子,你不会再犯的,对吧?”

    嫣然一笑,倾国倾城,昔日纯真可爱的小公主此时竟然也有了成熟风情,绝世花蕾开始悄然绽放。

    小王爷怎能抵挡这等攻击,眼光一直,气势全消,别说让他守规矩,就是让他在地上打个滚,估计他也会毫不犹豫;西南王妃暗自叹了口气,然后以西州使团领队的身分道:“公主殿下,世子刚才冲动了,奴家代他道歉,不过请问女皇陛下何时能召见臣等?”

    小公主向后微微一靠,娇小的身子在皇气笼罩下,显出了几分威仪,她学着水月女皇的语气动作,随意挥手道:“王妃不用急,母皇该出关时自会出关,至于婚事,本宫虽与世子投缘,但一切都要母皇作主,你们安心回驿站休息吧。”

    皇家公主不待西南王妃回应,袍袖一荡,不冷不热道:“本宫累啦,退朝!”

    也许是水无心残留的威严,也许是此刻的小公主有几分女皇的影子,当她离去时,满朝文武刹那下跪,比任何一次都整齐。

    彩云公主缓慢地走回了内宫,一入自己房间,她整个人立刻一“散”威严尽消,嘟着嘴对冷云道:“冷将军,怎么办?乾脆把那讨厌的王妃与世子关起来,威胁西州,看他们还敢不敢造反!”

    冷云任凭小公主发泄着怨气,直到小公主脸色和缓,她才一脸平静道:“公主,官无极绝不会因为王妃与世子的性命受到牵制,他们入京主要是刺探女皇的生死,一旦有了准确消息,西州大军就会公然造反。”

    冷云眼中闪过一抹沉重,稍稍一顿,又对小公主不厌其烦的解释道:“以我们兵力原本不惧西州,可是朝中武将因为不见女皇乱成了一片,一旦打起来,不用十日京城就会沦陷。”

    小公主整个人缩进了软椅之中,她已不是第一次听冷云这样劝说,美少女下意识接过话头道:“我知道了,就是要等嘛,等上将军带着黑月铁骑入京;唉,我会稳住那蠢世子的,就是不知道石头能不能劝动上将军?”

    彷佛是听到了小公主的担忧,远隔千里之外,某个小家丁把胸板儿拍得砰砰直响,无比自信道:“放心吧,上将军也有弱点的,嘿、嘿……你们劝不动她,但山人自有妙计!走,去——厨房!”

    一会儿过后,等在厨房外的一群大小美人开始失去耐性,欢声议论起来。

    “石头,你的绝世好菜做出来没有?”

    “娘亲,这样真能把师父引出练功房吗?”

    “主人,要不要奴婢帮忙呀,嘻、嘻……”

    众女热烈关注着小家丁的进展,却没有一个人愿意钻进浓烟密布的可怕厨房。

    玉莹最有勇气,马尾几次冲到门口,又几次被吓了回来,心痒难耐的小魔女跳着脚吼道:“臭小子,你究竟是在做菜,还是做毒药呀,呛死人啦!”

    “轰——”

    小魔女话音未落,房内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响,火花四射,片刻后,一块人形的木炭从浓烟中爬出,欲哭无泪道:“鸡鸡那个东东,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石诚终于明白了理论与实际的万丈差距,更何况还是皮毛理论,他要想做出绝世好菜,无疑痴人说梦。

    在众女的嬉笑与滚滚浓烟的陪衬下,石爵爷引诱上将军出关的第一计画立刻告吹。

    “砰、砰!”

    石诚又把自己的胸板儿拍得发疼,依然自信满满地面对众女的怀疑道:“B计画开始!夫人,摆上棋盘,我要挑战上将军!”

    “你要与师父比试下棋?”

    月媚眼眸大张,一脸晕眩的夸张模样,这一次,玉莹倒挺好心,拉着石头衣袖解说道:“笨蛋,师父的武道是天下五大高手之一,但她的棋道却是独一无二的天下第一,你……会下棋吗?”

    两女的话语让石诚立刻心中打鼓,但仗着脑海的记忆,地球少年强撑着还是走上棋场,摆出一局地球街头骗子们经常摆出的象棋残局。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当初被骗了一个月生活费,希望能物有所值!嘿、嘿……反正最多是和局,我就不信“勾引”不到月无情这棋痴。

    石诚豪言一出,众女纷纷围了上来,月青虹也是此道高手,率先在石诚对面坐了下来,一阵凝视后,美妇人眼中的嬉笑逐渐消失,弯弯的柳叶眉不知不觉皱在了一起。

    众女早已见惯了石头时不时的“奇迹”但也忍不住发出了惊叹,想不到连字也不会写的家伙竟然有这么高深的棋道造诣。

    不用石诚催促,月媚与玉莹已故意大声地讨论着残局,每一个字都飘入了练功静室,甚至连月夫人对应的法子也一一说了出来。

    时间在月夫人的走走停停中飞快度过,美妇人虽然胸大有脑,但又怎及得上“作弊”的臭小子,一刻钟后,她推盘而起,疲惫而无奈地叹息道:“我输了!”

    “我来试一试!”

    月青虹离座刹那,空间突然一“静”一个高瘦的身影彷佛从虚无中走来快如闪电,又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棋盘面前。

    月无情终于出关啦!天下果然没有完人,即使是女战神,也不能压制自己天性的弱点,一局残棋竟然就搞定了天大的难题!

    月无情每下一步都要思考,但她却比月夫人多了几分闲情逸致,一边落子,一边随意道:“果然是一盘死局,难解呀。”

    石诚依靠记忆下子迅速,同样大打哑谜道:“天下怎会有将军解不开的局呢?呵、呵……”

    月无情淡淡一笑,朴拙的面容刹那生机勃勃,双目灵动迷人,看了石诚一眼道:“死局就是死局,无论我选红还是选黑,都不可能胜利,除非是选得不红不黑,石爵爷,你说呢?”

    石诚下棋的手腕突然一颤,棋子停在了棋盘上空,恶奴脑海深处遭到了强烈的冲击。

    女战神见状,绝代风华突然又回归平凡,五官一收紧问道:“石爵爷,不知你功力是否已经超越了陆云天?”

    月无情这一句话语只有石诚一人听闻,小家丁当场脸色大变,手指一抖,棋子自然坠入棋盘,却不是他记忆中的位置。

    “啊,师父赢啦!”

    月媚的欢呼让战神与小家丁同时目光一落,注目一看,果然胜负已分,上将军微微一笑道:“原来天下真没有死局。人定胜天,事在人为;好,月无情就上京走一趟吧!”

    B计画成功了,但小家丁的瘦小身板儿却有点僵硬,还有点心虚,眼底的那缕自信变得闪烁不定,他终于深刻明白了“女战神”三字是怎么来的。

    嘘……好厉害的女人!

    朝阳升起,照亮了梦城城门,小家丁伸长脖子却没有看到希望中的千军万马。

    “上将军,黑月铁骑呢?不会……就你一个人上京吧?”

    月无情悠然踏马而动,既不粗蛮,也不娇柔的声音透出三分笑意,“黑月铁骑必须镇守边关,月氏兵马动不得,一动塞外各族就会与西南王联手造反。”

    小家丁感到有点头晕了,忍不住猜测道:“上将军的意思是入京重整水氏兵马,只依靠他们能打赢吗?”

    “赢不了!而且水氏族人绝对不会真心听我命令。”

    月无情说得十分简洁,人与马的身影率先踏出了城门,悠然的话语随风飘入石诚的耳朵,“东州武林已即将被剑阁完全控制,只要剑阁杀出东州,与西南王前后呼应,皇朝必败,所以我说这是一盘——死局!”

    “死局!那你入京干什么?”

    石诚眼花了,郁闷之下说话不再那么谨慎尊敬,引来月氏众美人不约而同的白眼。

    月无情毫不介意,一挥马鞭竟然认认真真回应道:“我入京只是为了告诉所有人——女皇已死,可以造反了。”

    扑通一声,石诚从马上栽了下去,头晕眼花的家伙一脸苦相,完全被女战神弄成了迷糊小家丁。

    几日之后,皇城一震,引来了女战神孤高的身影;接下来,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变化发生了,让石诚又是佩服,又是烦躁。

    朝堂各派果然立刻老实安宁,不用月无情出声,所有人都肯定了一件事情,女皇真的驾崩了,否则上将军绝不会出山。

    上将军还未进入京城,西州一干人等已经连夜逃走,生恐战火爆发沦为人质。

    石诚虽然早就意料到会这样发展,但一想到西州大军很快就会打来,无论是小公主,还是男尊帮,都会被官胖子所灭,面对一盘死局,他心情怎会好得起来。

    “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月无情就像旁观者一般出现在小家丁身边,声音不再平凡,既像是神仙的祝福,又像是魔鬼的诱惑,直接钻进了小家丁耳中,“石头,要想化解这般死局,你是唯一的希望,你立刻追去西州吧。”

    “让我追杀他们?”

    “不!你一个人去,与西南王做一个交易,最拿手的事。”

    月无情又笑了,笑得无比神秘,还有几分戏谵。

    “啊,当卧底!为什么又是我,选别人不可以吗?”

    石诚果然有自知之明,知道他最拿手的就是当狡猾奸细。

    “因为只有你当叛徒,西南王才会相信,去吧,天下人的命运就交给你了!”

    如此艰钜的任务,对于勇士来说那是无上的光荣,可惜小家丁不是勇士,立刻躲回了自己的大内总管府,房门紧闭,打死也不出门。

    “石头,上将军说得对,只有你才能扭转乾坤,平定天下,人家虽然舍不得你,但反正你也打不死,就再去一趟嘛!”

    小公主眼泪汪汪,可爱的面容,性感的身子诱惑地挤进了小情人怀中。

    在美色哀求下,石诚果然意志动摇,意念一转,他忍不住试探道:“公主,官胖子想控制武林,咱们不能让他得逞,要不……咱们与男尊帮……结盟吧?”

    小公主的泪花停止,努力思考了好几秒,迟钝公主这才反应过来,突然尖声道:“男尊帮!石头,他们不是在通缉你吗?你怎么还为他们说话?不行,陆云天杀了我母皇,不行!”

    “公主老婆,呵、呵……那是场误会,师父是自己练功走火入魔死的,只要你不像你母亲那样对男人赶尽杀绝,武林人士自然不会与你作对,他们也不会追杀我了。”

    臭小子半真半假的解释,见小公主皱眉深思,他的心弦也不由为之越绷越紧,想不到小公主竟然把水无心的死算在了陆云天头上,他灵机一动道:“公主老婆,人死债消,陆云天已经死了,算是扯平了吧。”

    小公主粉脸更加紧绷,但还是没有出声,时光在沉默思考中一分一秒地度过,石诚心底的后悔一点一点的增加,正当他想编出第二套谎话时,小公主终于欢声道:“啊,我明白了,你没有与男尊帮决裂,是专门回来当奸细的!”

    少女难得聪明一次,立刻把小家丁吓了好大一跳,无耻少年脸不红、气不喘,急忙摇头道:“我才不是当奸细,是为了见我的公主老婆;彩云,你虽然没了母皇,但还有我,嘿嘿……咱们再多生几个皇子皇女,可就一大家人了,你也不想变成你母皇那样,对吧?”

    “我……”

    小公主又垂下了玉容,让石诚看不见她眼底的光华,迟钝美少女再次思索了一会儿后,终于让小家丁乐得眉开眼笑。

    “咯、咯……石头,只要你在我身边,人家还是那句话,你说怎么改,就怎么改!”

    “公主老婆万岁——”

    石诚兴奋无比,不由将小公主搂入怀中,凌空一转,转到了床榻之上;公主娇嫩光洁的玉门刚刚映入他眼中,门外就传来了月二小姐的催促声。

    “石头,师父命你立刻启程,不然就来不及了,你去还是不去?”

    石诚从月媚话语中听出了酸味儿,狡猾少年自然明白她是故意来捣乱的,不由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石头,你去吧,等你回来人家再服侍你。”

    低头看了看一脸希冀的小公主,又听见外面多了玉莹暴力的吼声,小家丁一边手忙脚乱穿回衣服,一边艰难无比道:“我、我再……想一想,嘿、嘿……”

    “臭小子,去死吧!”

    三声怒吼同时在门内门外响起,三个美女的拳脚好似铺天盖地,只听嗖地一声,贪生怕死、好逸恶劳的小家丁已冲天而起,化作流星飞出了京城。

    “呀,救命啦!呜……不要,不要啊,我不要当卧底,好危险!”

    ※※※※※※※西州,王府中堂。

    小王爷很是激动地跪在西南王脚下,“父王,水无心肯定已死,月无情出山了,孩儿闻听消息,连夜就逃出了京城。”

    西南王眨了眨细眼,点点头道:“王儿做得对,月无情心狠手辣,你不逃会白白牺牲;嗯,下去休息吧,传令三军,准备直攻京城,本王就不信一个月无情能挡住本王的千军万马。”

    官胖子笑声未落,一个兵丁已在门外禀报道:“启禀王爷,石爵爷在城外求见。”

    “他?哈、哈……这小奴才还真有点瞻量,有趣,就给他留个全尸吧,发箭射死他。”

    “王爷且慢!”

    西南王妃意外地拉住了胖王爷的衣袖,凑到西南王耳边道:“这狗奴才一向贪生怕死,这等时刻紧追我们而来,定是有活命的凭仗,说不定对王爷大大有利,何不让他进府一问,到时再杀也不迟。”

    “奴才石头给王爷请安,祝王爷万寿无强,艳福永享!”

    小家丁不伦不类的恭维拍得西南王很是开心,好色胖子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梦城的美妙回忆,瞬间对石头亲切了三分。

    “石头,听说你这小子已经当上公爵了,怎么还自称奴才呀?”

    “在王爷面前,石头永远是奴才。”

    小家丁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话锋一转,突然哀声道:“王爷救命!请王爷救奴才一命,普天之下,现在只有王爷能救奴才一命。”

    不待西南王追问,小家丁已又急又快道:“月无情那贱人提议与男尊帮结盟,抵抗王爷,为了讨好男尊帮,月无情想把奴才交给他们处置,呜……王爷,求你看在奴才对你一片忠心的分儿上,收留奴才!”

    “哦!”

    西南王肥胖的身体猛然一正,王妃猜得没错,这奴才还真带来了重大消息。

    “王爷,以月无情的智谋,这很有可能,看来应该再派兵马增援剑阁,决不能让男尊帮缓过气来。”

    世子与几个大将也上前献计,一时间将石诚晾到了一旁;一番计议后,西南王下定了立刻起兵的决心,凝神一看,见小奴才竟然还站在一旁,他随意一挥手,就想将已没有利用价值的石头赶出去。

    “王爷,奴才还有一件礼物送上,是奴才逃出皇宫时,从小公主处得来的玩意儿,不知王爷喜不喜欢?”

    狡猾家丁总能在关键时刻做出惊人之举,两手一抬,几块旧羊皮映入了众人眼中,好几个大臣立刻怒斥出声,但西南王却噌地一声,从王位上跳了起来。

    “拿过来,快,拿来让本王看看。”

    豪华的长案上,五张破旧羊皮拼在了一起,眼尖者凝神一看,赫然是一张古老的地图,奇怪的是还差了一角。

    “哈、哈……妙,太妙啦!来人呀,给石头看座!”

    西南王一身肥肉都在抖动,极度兴奋的双手不停搓动,“天意呀天意!本王先前还有点担心大业不顺,现在有了它,我西州称皇——指日可待!”

    “兵库地图!”

    聪明人已经猜到了真相,第一个大臣脱口欢呼后,整个王府瞬间沸腾。

    “父王,这是真的兵库地图吗?会不会有诈?”

    至宝来得太过容易,世子反而不敢相信,怀疑的目光在地图与小家丁之间转来转去。

    “王儿不用多虑,父王早知水无心已收齐了五份地图,不过她却差了这最后一份,哈、哈……水无心忙碌一场,原来是为本王作嫁衣。”

    西南王略显激动地从随身锦囊中掏出一块相似的破旧羊皮,仔细一拼,一张完整的兵库宝图就此在天地间闪闪发光。

    天下皆知兵库地图是用奇特的切法分成了六份,如今缝隙完全吻合,绝对不可能假冒,就连看石头不顺眼的小王爷也露出了狂喜之色。

    西南王再仔细一看,双目陡然一亮,再次高呼天意狂笑道:“哈哈……原来兵库竟然在东州境内,传令下去,暂缓起兵,三军封锁东州,让剑王前来相助,本王要以最快的速度得到兵库宝藏。”

    “王爷,这奴才还有点用,就留他在府中吧,也许他日还有用处。”

    西南王妃说话之时,自行忍不住身子一颤,用力夹紧了双腿,这才挡住了冲到桃源玉门的一股热气。

    “好、好,就让他当外宅总管。”

    西南王一挥胖手,石爵爷终于“如愿”当上了王府家丁,一脸欢喜的少年实则满心郁闷,在王府高手的带领下,走进了自己的“新家”呜……鸡鸡那个东东,不可以让老子干其他工作吗?为什么总是当管家!

    第七集:绝色母女请期待《狡猾家丁》第8集:水火同欢

    第八集:水火同欢内容简介

    兵库这个超级大宝藏吸引了各方人马争相抢夺,而从不吃亏的小家丁,这次虽然依旧保持贪生怕死的本性,但是很难得他居然愿意深入敌营当个称职的间谍,图的是什么?暗地里又有什么计画?不过计画总赶不上变化,利慾薰心的剑王还是失去了理智,派出终极武器「剑人」来对付小家丁等人,变态的镜花大陆女人们在这危急时刻还能想出什么不正常的方法来度过难关呢?

    【精彩片段】

    剑刃瞬间震开了石诚铁指,闪电般刺入了小家丁胸口,没柄而入。中剑的石诚望着近在咫尺的剑王笑了,笑得十分狡猾得意,还有几分血腥。不妙的预感让剑王心神发慌,老狐狸飞速松开剑柄,侧身就向一旁跃去;晚啦,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天下第一暗器火龙钻,再加上超级功力,近身偷袭之下,恶奴的计谋终于成功。噗的一声,胀大的剑王就像被刺爆的气球,失控的身体撞上石壁,又反弹撞倒了五个剑器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