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九章:醉戏群芳
    “奴婢给爵爷斟酒。”

    四大俏婢明显已经知道是谁夺去了她们的处子之身,秀长眼帘下,美眸含瞠带怨,秋波流转。

    “四位姐姐,辛苦了。”

    小家丁心中暗自惭愧,这么久了,他确实很少想起这四个俏婢,但色狼脸上却是一片坦然,一边趁机摸着夏荷的小手,一边无耻撒谎道:“几位姐姐,我可做梦都梦见你们;唉,可惜一直回不来,你们不会怪我吧?”

    堂堂公爵大人如此低声下气,再加上四个俏婢也对他的处境有所听闻,四女纷纷羞涩一笑,露出了细碎银牙,俏丽美色勾得小家丁眼神一直,差一点当场扑了过去。

    四大美婢下台而去,小家丁还未收回火热的目光,一股剧痛已从大腿传来,低头一看,原来是月夫人藉着席案掩护,对他做出了惩罚。

    石爵爷的惨叫被喧嚣掩盖,他抬起的目光碰上的却是月夫人如花的笑颜,“石爵爷,请!爵爷可是我朝之楝梁,天下之希望,青虹敬你一杯!”

    当着文武众官的面,堂堂石爵爷也只能吃了这哑巴亏,挤着五官回应道:“多谢夫人厚爱,石头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小色狼话语末了,突然悄声补充了一句,“为了夫人,精尽人不亡!嘿嘿……”

    月夫人玉脸涮地一下羞红密布,她刚想狠掐臭小子,突然浑身一颤,紧咬朱唇才止住了羞声惊叫;席案之下,美妇两腿一夹,竟然夹住了一只色手——丈夫以外男人的色手。

    “夫人,我也敬你一杯,祝夫人青春永驻,心想事成。”

    石诚单手举起了酒杯,戏谵地眨了眨眼,酒杯在上升,席案下的手指却在下沉,指尖隔衣戳中了一团柔腻。

    “你……臭小子!”

    月夫人对于臭小子的报复浑身发软,心中恨极,玉手却不得不举杯回应,以免被众人怀疑。

    恶奴可不是普通色狼,与月夫人碰杯之后,他立刻又转向了月知州,说话之时,暗中的手指突然狠狠一刺,竟然连带不了一起刺进了官家美妇花瓣之中。

    “砰!”

    月夫人手一颤,酒杯摔落于地,月知州的目光正好被石诚牵引到这儿,他立刻站了起来,关怀道:“夫人,你不舒服吗?”

    “没什么,只是有点醉了;相公,你代我照应各位同僚吧。”

    月夫人神色刹那回复了正常,并用半命令的口吻支开了丈夫。

    在月氏夫妻说话之时,美妇人裙下的亵裤突然嘶地一声轻响,出现了一条小小的细缝。

    “噗!”

    石诚的手指瞬间长驱直入,没有丝毫阻碍,全根而没。

    月夫人身子开始剧烈颤抖,此刻的刺激绝非先前隔衣浅揉可比,彷佛一团烈火在她幽谷内,美妇一麻,春水湿透了亵衣。

    主位玉台之上,席案掩护之下,亚心奴的中指剧烈进出着夫人蜜道,拇指则压在成熟饱满的上,配合着不停的揉压,恣意玩弄着官家的高贵。

    每一次抽动,总会让紧咬银牙的月夫人身心悸动,强烈的快感逐渐浮上了美眸,惊人的艳光与浓重的呼吸再也压抑不住,绝美不得不双手紧抓案边,这才没有当场瘫倒。

    “不……不要,石头,快停下……停,回房咱们再……呀!”

    席案边沿出现了深深的指痕,月夫人在极乐中瞬间潮喷,羞人至极;她酥软的玉手一垂,紧接着又被臭小子强行按在了昂扬巨物之上。

    石头不知何时已将阳根释放,分隔已久的宝贝重回月夫人手中,美妇哀羞的芳心刹那一热,美眸一片迷离,即使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也情不自禁为臭小子起来。

    大厅之中,文武官员都已醉意朦胧,互相闹成了一团,唯有月二小姐与玉莹最是清醒,两女很快发现了台阶上两人奇怪的坐姿,不约而同弹身而起。

    “咯、咯……玉莹小姐,月媚小姐,咱们姐妹也对饮一杯吧。”

    关键时刻,影娘从斜次里杀了出来,以她特别的身分拦住了两女,然后狡绘地话锋一转道:“你们想不想直到石头在东州干了些什么坏事?咯、咯……

    还有,他还当了一阵子和尚,可好玩了。“月媚与玉莹果然美眸放光,好奇大生,轻易被影娘拉回了座位,把疑惑抛到了九霄云外。

    “来人啦,再上烈酒,今儿不醉不归!”

    石爵爷代替月夫人下达了命令,四个美婢不用徵询夫人,早已小跑着冲了出去。

    烈酒一坛又一坛摆上席案,席地而坐的众官员见石爵爷如此豪放,他们自然不敢不喝,一时间一象兴大发,酒气冲天。

    “哈、哈……你们看,石爵爷醉倒了!”

    一个官员手指主位,包括月知州在内的所有人目光一转,只见石头的身形已被席案挡住,只能看见横躺的双脚。

    有人刚刚提议散场,不料酒兴大发的石爵爷又把头抬了起来,醉得结结巴巴道:“不许……离开,继……继续喝!”

    话音未落,石爵爷的身子又“消失”在席案后面,众官员一愣,纷纷看向了同样醉得面红过耳的月夫人。

    梦城主人彷佛正在艰难的思考,深吸一口大气,月夫人才隐带颤声道:“大家就听……石爵爷的吧,喝个……尽兴,明日全体官休!”

    大厅立刻回复了轰呜喧哗,影娘不知何时已把月媚与玉莹带出了大厅,玉台之上,瞬间刮起了狂风浪雨。

    月夫人两手又紧紧抓住了席案,谁也不知道,她的外裙已被撩到了腰际,中衣亵裤已被臭小子撕成了布条,滑如凝脂的玉腿春光乍现,恶奴的唇舌趁机扑向了桃源。

    众官员眼角只见石爵爷露在外面的两腿交替一动,还以为他在翻身,而斜身的月夫人正在照顾醉倒的公爵,他们只猜对了一半,两人是在互相照顾,不过却是恶奴的舌头在“照顾”夫人的花瓣。

    男人的唇舌在方寸间吮吸、舔卷、刺入、搅动……尽展十八般绝艺,月夫人没有想到臭小子会这么大胆,羞窘的同时,野性刺激的快感又让她在矛盾中逐渐沉沦,咿唔呻吟在喉间团团打转。

    嗯驯算啦,反正自己早就与他露水承欢,反正也没人看到,就让他这样……

    噢,好麻,好胀,唔……坏小子!

    石诚突然一口包含住了整个桃源玉门,用力一吸,吸得月夫人又一次花房,魂儿、魄儿统统离体飞出。

    美妇人好像一汪春水瘫在了地毡上,的脑海空白一片,等她从喘息中缓缓回过神来,却发现更大的哀羞正在降临。

    石诚的脑袋从桃源媚唇上离开,竟然钻进了月夫人裙里,然后一点一点向上升起,远远看去,一道波浪正在月夫人裙内蔓延,直向天下闻名的月氏之巅爬去。

    席案虽然宽大,但高度却只能挡住月夫人胸部以下,如此一来,情事必然曝光,可是欲火狂涌的小家丁却不管不顾,只想品尝月夫人的无双。

    舌尖在香肌雪肤上滑动,很快就舔到了乳缘,官家美妇双眸如水潋滥,急中生智,她假装醉酒向后微退,随即整个上身向前一俯,趴在了席案边上,终于遮住了众人的视线,但也方便了臭小子的弄。

    “呼……”

    石诚陶醉在乳香之中,大口一开,鲜红的与乳珠同时被唇舌覆盖,少年的大手也急不可耐地揉捏乳浪;紧窄幽深的夹住了恶奴面容,他正在紧绷中青筋毕露时,月知州又走向了主位玉台,关怀妻子是不是已经醉了。

    月夫人心惊胆颤抬起玉脸,石诚不得不倒回了地面,让浑身嫣红的月夫人不由暗自庆幸,一边用挡住了暧昧空间,一边故意叫住了丈夫。

    夫妻二人隔着一米宽的长条席案交谈,月知州只能看见石诚的一片衣角,见小家丁如此失礼,他不由大为鄙夷,却不知道月夫人双腿正被分开、抬起,堂堂石爵爷竟然钻到了月夫人腿下,一耸,强行挤入了美妇两腿之间。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姿势只能从玉门擦过,但对石诚来说,只需意念一动,圆头已准确地刺中了花瓣,先旋转着研磨了几下,然后用力一挺。

    “滋……”

    春水一荡,巨龙已破浪而入,美妇幽谷在推动中不停鼓胀而开,男人阳根寸寸,一寸、两寸、三寸、九寸巨物转瞬全根而入。

    当石诚贴在月夫人香腴美臀上时,月知州正好走下白玉台阶,恶奴随即抱着夫人身子猛烈向上耸动,月夫人咬得银牙生疼,也不能压抑那阳根与的摩擦声。

    “唉,夫人醉得真厉害!”

    月知州没有回头,只是愚笨地长叹了一声,随即又与众官员拼起酒来。

    “啪、啪……”

    仗着混乱的环境,亚心奴的更加肆无忌惮,横躺的腰臀剧烈起伏,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感受到美妇人的不停翻飞。

    的快感在方寸间,不知何时,月夫人已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酒香弥漫之中,只见豪门美妇醉得左摇右晃,前俯后仰,还不时上下耸动。

    突然,石诚抱着月夫人美臀用力一顶,紧抵美肉不再移动,花房的阳根刹那间狂烈一跳,男人疯狂喷射,悉数了月夫人花田之中,洒下了生命的种子。

    “啊哦——”

    月夫人“醉”到了极致,无所畏惧地仰脸尖叫,如云秀发瞬间散开,如瀑青丝在颈边飞舞,呐喊充斥大厅,久久不休,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消解那透心入骨的滚烫快感。

    糟啦,会不会露馅?

    足足半刻钟之后,瘫软如水的月夫人这才回过神来,趴在席案上的美妇人抬头一看,顿时放下心来。大厅中已倒下了一片人影,所有人都醉得人事不知,除了偶尔的醉呓声外,再没有半点动静。

    月夫人缓缓嘘出一口大气,玉手撑在案上,刚刚爬起一半,一具火热的、赤裸的身体已从后抱了过来,一根硕大的、滚烫的、熟悉的勇猛地刺入了她碎不及防的之中。

    “呀——”

    虽然有着春水帮助,但月夫人还是在疼痛中发出了尖叫,而臭小子又一次向前卜椁?把美妇人整传扑在了席案上,把满桌酒菜都扑到了地面,他则跪在月夫人身后,激情万丈地起来。

    不适很快过去,快感迅速飘升,特别的紧窄带来了特别的滋味,这一次,月夫人还没尖叫,大发的恶奴已是岩浆迸射。

    恶奴整个趴在美妇背上,休息了一分钟,随即呼吸一热,坚挺的阳根再次抽动起来,这一次,他时而前面,时而菊花,时而又之中,经过“乳”再月夫人口中。

    如此弄已有亵玩之嫌,但情到浓时,两人谁也没有在意,月夫人更主动把男人吞入深喉,浑然忘我,吮吸不已。

    “啊,你们……”

    大厅门口一声怒吼,月二小姐踏着一地醉鬼冲了进来,她虽然也被影娘骗了出去,但却比师妹聪明一些,悄悄溜了回来,竟然看到臭小子正抱着娘亲在玉台上走来走去,耸动摇摆!

    过于张狂的终于导致奸情败露,月夫人见女儿冲来,一方面花容变色,一方面又突然飞上了浪尖,女儿冲到刹那,正是她浪花飞溅之时。

    石诚一松手,月夫人自然脱离了,破地一声,阳根带着水色向上一翘,而美妇的春潮竟然喷在了女儿身上,让怒火滔天的月二小姐当场变成了泥塑木雕。

    “哗!”

    大厅之中,响起了粗暴的撕裂声,正在兴头上的石诚双目发红,三两下就将发呆的妩媚少女剥成了赤裸白羊。

    春风一荡,月媚惊醒过来,羞窘之火再次充斥,美少女本想一脚把臭小子踢到天上当流星,不料石诚却轻易闪开了她的飞腿;欲火充斥的恶奴顺势捞住月媚修长浑圆的玉腿,阳根拖着他的身板儿向前一进。

    “啪!”

    男人的身体与美少女正面相贴,阳根熟悉地钻进了之中,然后就是迅雷闪电般上百记连环。

    正面交欢了十几分钟,明媚佳人也禁不住这一番风风火火的刺激,怒吼中造一变,呻吟冲口而出,月媚双臂缠上臭小子脖子刹那,春水已流到了她的脚跟。

    一对如胶似漆的鸳鸯连接着倒在地上,胡乱一滚,无意间滚到了月夫人身旁。

    石诚的阳根还在青春女儿体内抽动,目光却落在了熟美母亲身上,少年脑海轰地一声,激情乍现,长久的愿望在这一刻无可抵挡。

    “啊……你干什么?”

    一模一样的羞叫声出自两张朱唇,月夫人母女同时花容变色,因为石诚突然将她们重叠在一起,两对相似的终于亲密相贴,乳珠相对,相贴。

    无双乳浪刹那勾掉了石诚心神,他一声大叫,疯狂地扑入母女俩连接的乳浪之中,大口一张,舌尖一卷,同时吮吸着母女的乳珠。

    “唔……”

    当母女花不约而同如蛇扭动一刻,春色空间炸成了虚无,巨浪从迸射,迅速淹没了一男两女。

    少年的阳根在紧贴的母女中旋转,月氏互相拍打,绝美母女花同时奋力迎合着臭小子的玩弄,也同时搂抱着对方。

    乱了,乱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地球少年的阳根在成熟美妇的幽谷内抖动,滚烫的岩浆在明艳少女花房内激射,母亲的春水流到了女儿腿上,女儿的香汗也洒在了母亲的胸前。

    “呃——”

    石诚从侧面狠狠了两对的缝隙之中,阳根的左面摩擦着女儿的乳珠,右面则挤压着母亲的,一对母女花在少年下婉转承欢,娇啼呐喊。

    “啊!”

    大门外,又响起了惊叫声,四大美婢全部捂住了小嘴,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她们没有想到二小姐竟会跪在男人脚下,痴迷地吮吸男人,更不会想到,高贵雍容的夫人会亲吻男人的腰臀,会用乳珠在男人背上滚动。

    月氏母女竟然这样“夹”住了小家丁,别说四个俏婢大受刺激,就连凭空突现的影娘也呼吸顿止。

    夜色再次卷动,小魔女特有的冲天马尾划空而来,她可没有丝毫停顿,鹿皮长靴狠狠踹开了厅门,随即被影娘一把拉了回来。

    “玉莹小姐,你是想自投罗网,还是棒打鸳鸯呢?”

    女杀手咯咯一笑,手指地上醉倒的一大片人影道:“咱们还是先把这些外人抬进客房吧,不然这事要是传出去,会死很多人的!”

    玉莹虽然没什么城府,但也深明丑闻的可怕,不得不恨恨地瞪了忘我缠绵的三人一眼,随即嘟着小嘴,看着影娘与四个俏婢把一干梦城官员抬了出去;众女很有默契,不约而同选择了先把少量的男官员弄出去。

    情人在狂欢,自己却要给他解决麻烦,小魔女的怒气怎能平息,更何况那羞人的呐喊还在耳边盘旋,正当玉莹低声咒骂之时,一股狂风从玉台上扑了过来。

    刚把所有男官员抬完的影娘五女还未走回大厅,就听到小魔女的惊叫,下一刹那,又是让人面红耳赤的衣物撕裂声。

    五女很容易想到了真相,与众不同的女杀手主动加快了速度,四个俏婢却在原地打转,想逃走却身子发酥,想进去却羞窘不已。

    “呼……”

    狂风又从厅中扑出,呼啸着一个来回,风儿消失,四女的身影也被卷了进去,紧接着厅门砰地一声重重合拢。

    玉莹的娇啼,影娘的媚笑,四婢的羞涩,此起彼伏,然后又是众女不同的呻吟,几番轮回之后,的撞击声似乎拉下了帷幕,除了娇喘吁吁外,春色空间突然陷入了沉寂。

    一分钟、两分钟……突然,男人急促的撕裂了天空浮云,颤抖的月光忍不住好奇,从窗缝钻了进来。

    “不对,石头,错啦,错啦,弄错啦……”

    晶莹的灯火与幽幽的月光交相辉映,映出了一片迷离醉人的光晕,只见赤身裸体的恶奴竟然大步扑向了醉倒的梦城众女官,难怪月媚与玉莹会大声尖叫。

    “咯、咯……主人,这个挺漂亮的,嗯,那个也不错,咯、咯……奴家帮你脱官服!”

    影娘不仅自己“贪玩”还一脸神秘地对瘫倒在地的四个俏婢道:“你们也来帮忙呀,主人最喜欢帮他忙的美女了,咯、咯……所以他最宠爱我!”

    影娘的话语果然刺激了众女的神经,月夫人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月媚与玉莹自持身分,不会与影娘比较,但春夏秋冬四个美少女却不约而同行动起来,她们与石爵爷关系最浅,自然想投男人所好。

    一时间衣裙纷飞,肉光四溢,一个又一个赤裸女官出现在色狼面前,一个又一个被无双巨物涨大到极限。

    一群女官虽然算不上绝色,但无不有几分姿容,并排横躺的大片肉色更把她们变成了绝世妖烧,小家丁一声狂吼,扑向了勾魂夺魄的连体肉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