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八章:重回皇朝
    “喔、喔……石头,老公、啊哦……”

    小公主空白的脑海逐渐变成一片混沌,处子花苞激情绽放,细薄的逐渐变得饱满红润,处子终于打开了人生第一道闸门。

    玉人在中飞速成熟,当晶莹乳珠嫣红四射一刻,石诚的身体悄然挪动,大口继续在小公主凤体上游走,而阳根则来到了美少女两腿之间。

    地球少年强压欲火,意念一动,水之神枪缩到了最小尺寸,回复平常的圆头在花瓣上研磨了一会儿,蜜汁轻易沾满了阳根,小公主迷醉在酥麻与柔情之中,不由自主玉腿一分一曲,方便了石诚身体的趴伏。

    石诚绝对已是破处夺贞的高手,但小公主的桃源无比细小娇嫩,甚至比窈窕玉女还要“窈窕”三分,他研磨了足足一分钟,半个圆头这才旋转着分开了光洁的玉门。

    耐心、耐性,石诚强自压抑着冲动缓缓向里推进,灼热的令他的呼吸如牛般急促,直到心神俱疲,才小心翼翼推进了两寸。

    缩小的圆头完全进入了,石诚的动作温柔得有如春风吹拂,即使如此,小公主也在疼痛中玉容扭曲,“不要,好疼!石头,我不要,立刻抽出来。”

    情景重现,历史轮回,可爱公主柔若无骨的玉体刹那紧绷,竟然变得好似石头般坚硬,异变堪称诡异。

    “公主,做我的女人吧,呀——”

    石诚不愿再次失败,压抑的吼声轰然爆发,身形一挺,阳根突然变大了三分,紧接着狠狠向里一入;坚挺的阳根强行了“坚硬”的少女身子,石诚艰苦推进,不像是男欢女爱,更像是披荆斩棘;小公主在这时突然双目红光闪动。

    “呀——”

    非同寻常的处子之膜挡住了恶奴阳根的去路,少年本想一撞而入,不料圆头却好似撞在了一块铁板上,痛得他浑身抽搐,惨叫猛然冲口而出。

    惨叫声惊心动魄,寝宫大门立刻被重重推闻,大群女兵冲了进来,正好看到公主与爵爷以最靡的姿势在床上重叠,奇怪的是二人一动不动。

    上必还是不上?大内高手们迟疑了,不知所措,又哭笑不得。

    关键时刻,月媚与玉莹这两个宫中贵客闪身而现,学识超人的月二小姐惊叫道:“不要打扰他们,所有人退出去,否则公主与爵爷都有性命危险。”

    无计可施的大内护卫们退守宫门,月媚急声道:“彩云定是修练了水家秘传的铁女玄功,这功法如果不到大成境界,一旦破体,男女都会变成废人,石头,你听到了吗?”

    石诚这才明白小公主为什么一直不与自己真正交欢,也想明白了为什么水无心能抵挡自己的力量,自找苦吃的好色少年此时连话也说不出,只能苦着脸眨了眨眼。

    月媚读懂了他的眼神,一翻白眼半真半假地骂道:“臭小子,谁叫你好色,报应!哼,你现在想抽出来也办不到,在里面泡上半个时辰,就是玄铁也会变废渣!”

    月媚说到中途,突然本性大发,上前仔细观察两人交接的情形,又一脸迷惑道:“不对,有点不对,以公主的功力,铁女玄功不应该强大到这种程度,嗯,难道公主的练功方法不一样?奇怪!”

    石诚又重重地眨了眨眼,生死关头,他可不想成为月二小姐的试验品;同样不能动弹的小公主相对却要平静几分,听到月媚的话语时,纯真无瑕的她眼中红光猛烈跳动了一下。

    小魔女不甘成为无声配角,从师姐身边跳了出来,落井下石般扭着色狼耳朵骂道:“臭小子,催什么催,没见我们正在想办法吗,不要乱动,不然就真要变太监了,咯、咯……真好玩!”

    石诚早已知道这异世界难找一个正常美人,但也没想到美女们会变态到这种地步,时间飞逝,两女还在闲聊,他不由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世间还真有水之玄功的克星,偏偏老子还自投罗网,真是倒楣。

    月媚费神想了想,终于欢声道:“有了!石头,你原本是死定了,不过普天之下也只有你能有一线机会,赶快,用你的特别软化公主的。”

    斗“师姐,他又动不了,怎么?”

    “咯、咯……这好办,咱们帮一帮就是了。”

    两个绝色少女肆无忌惮地谈论着男人“”的问题,就连石头也听得面红耳赤,可她俩却是兴致勃勃!

    皇家卧房内,火热春色更加销魂。

    妩媚高挑的月二小姐从后搂抱着少年身子,极品在石诚背上滚动旋转,美人朱唇充分刺激着情郎耳垂;娇小活泼的玉莹则半蹲在床边,玉手伸到了臭小子与小公主连接之处,一掌握住了露在外面的半截阳根,然后就在那方寸间抚弄。

    “呼……”

    室内气息刹那急促而浓重,月媚玩到兴起,乳浪一沉,很有科学精神的美人朱唇滑到了小公主之上;小公主怎堪如此挑逗,当月媚稍大的乳珠压在她细小上时,纯真少女喉间一阵急速滚动,蜜道开始颤抖。

    同一时刻,玉莹的小嘴含住了石诚的春丸,香舌舔动的同时,玉手的不慢反快。

    “啊……石头,你想不想射呀……喔,好老公,快射呀。”

    月媚就像妖精一样在石诚耳边呻吟,科学美人的双腿一开,泥泞的幽谷紧紧贴在了石诚大腿之上,开始用力磨动,“啊、啊……石头,人家好想你呀I.”三个美人以不同的方式诱惑着之精,石诚腰板儿再次一紧,酥麻直向头顶奔去,一麻,紧接着——消沉了下去,的火山还差那么一点点。

    月媚与玉莹已用尽手段,见臭小子还是一脸痛苦,与众不同的月二小姐美眸一转,一边将乳珠塞入了臭小子口中,一边风情万种地咬着石诚耳垂,用仅只二人可闻的声调道:“石头,你说是我的咪咪大,还是我娘亲的大,咯、咯……想不想让我与娘亲比一比呀?啊……臭小子,提到我娘亲,你就这么激动,噢……想不想连我姐姐也一起玩呀?”

    总是受感觉控制,石诚不可抑制地开始幻想,想到同时玩月氏母女花,男人的心房轰的一声,瞬间炸成了碎片,恍惚之中,三对极品在他身下互相争辉,重重乳浪翻滚而来。

    “呃!”

    一股烈火在男人胸中爆发,一声闷哼冲口而出,下一刹那,阳根奇迹般猛然一跳,暴射而出。

    “噗、噗……”

    一发发弹悉数了小公主变异的上,虽然未能射穿少女的贞洁,但却神奇地将之一点点变软、变热,变回了正常。

    石诚的身子还在颤抖,调皮的玉莹突然双手按在他腰间,用力一推,地球少年只觉阳根前端一紧一松,嘈的一声闷响,他整个人向前一“沉”全根而入,毫无预兆地刺破了小公主的之膜,直到春丸紧抵少女股沟,石诚与小公主这才反应过来。

    “呀——”

    撕裂之疼钻心彻骨,纯真少女眼眸一热,哀叹少女时代就此结束的泪水四溢而出。

    “呃、喔……”

    少女在哭泣,色狼却在欢呼,少女的娇嫩与妇人的饱满是不同的滋味,但却是同样透心入骨的快感,石诚只觉阳根每一寸推进,都是在娇嫩中强行开垦;每一次旋转,都是在柔嫩中举步维艰。

    “咦,怎么没有处子血?公主,你不是吗?”

    月二小姐的眼中没有半点恶意,有的是强大的研究精神。

    小公主可不想石诚误会,娇喘吁吁的她强忍疼痛,急声道:“我是,这是第一次。”

    阳根终于插到了尽头,少年随即轻轻向后一抽,阳根在娇嫩紧窄的包围中抽出了一半。

    玉莹的小脸也出现在男女结合之处,月牙美眸睁得溜圆,“有啦,有啦,血出来啦,师姐,你看,流出来啦。”

    “真的吗?我看看,哇,真是血,与我破身时流的一样。”

    两张少女玉容挤在了一起,争先恐后地观赏着鲜红的血丝,月媚更伸手一点,指尖沾上血丝,然后拿到眼前看个不停。

    她们玩得欢快,小家丁却哭笑不得,刺激靡的床戏活生生被两女弄成了一场闹剧,战无不胜的水之神枪突然一软,自动从小公主初破的滑了出来。

    不待阳根完全滑落,公主的小手已经一把握住了春丸,破体后的少女似乎打开了一道之门,一边羞涩揉动,一边娇瞠道:“讨厌,赶快硬起来,人家,嗯……”

    “咯、咯……公主,臭小子肯定是被你的铁女玄功弄伤了,你看,缩成毛毛虫了。”

    月媚与玉莹从没在床上战胜过臭小子,她们怎会放过这等取笑的机会,三双白嫩的小手同时伸到了少年,拉扯着丢脸的“小虫”越拉越长。

    小虫终于又变成了巨龙,自尊爆发的少年一声怒吼,张开双臂把三个美少女同时按在了床上,然后二话不说,挥枪就插。

    左边一下了月媚饱满的,右边一下被玉莹的娇小夹住,中间一下最是小心翼翼,毕竟公主刚刚破身。

    “啪、啪……”

    一会儿过后,的撞击声逐渐密集响亮,石诚已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只知道在三具上翻滚,在三个少女中,在三个花房内恣意喷射。

    春水与在三个内交会,靡的味道充斥了空间,四人已经沉睡,那特别的味道依然还在寝宫内久久迥荡。

    石诚平躺在床上,小公主趴在他胸前,少年两腿夹着小魔女的身子,而他的阳根则插在月二小姐之中。

    四个人,八只手,八条腿,互相交缠,乱成了一团,无论睡梦中的石诚怎样翻动,三女总会在梦呓中追了上来,决不让臭小子逃离片刻。

    第二天清晨,老夫老妻的月媚与玉莹乖乖地把男人留给了“新娘子”好色的地球少年又轻轻进入了迷迷糊糊的小公主玉门,一边轻怜蜜爱,一边趁机办起了正事。

    ‘公主,你什庆时候登基呢?“玉体嫣红的小公主神色一黯,紧接着又被石诚的阳根挑得低吟出声,“啊……石头,别动了;唉,母皇驾崩前说了,一定要收服西州后,才宣布她的死讯。”

    石诚唇舌离开小公主盈盈一握的,试探着话锋一转道:“公主,你当了新女皇后,应该会把一些不合理的法规改掉,对吧?”

    “嗯……哪些不合理?你不说人家怎么知道。”

    小公主在和风细雨中轻轻呻吟,情到浓时,她搂住了石诚的脖子,娇欲迷人道:“石头,我才不管那些呢,只要你说改,那就改;咯、咯……你以后就是人家唯一的皇夫了,我听你的。”

    “皇夫!”

    地球少年听着陌生的名词,心中刹那乱七八糟,怎么听也像是天下第一软饭王的称号,不过他却挺喜欢,没有想到师父用生命交换的任务是这么容易完成。

    鸡鸡那个东东,软饭王就软饭王呗,只要小公主当上了女皇,自己就怂恿她修改国策,来个男女平等,嘿、嘿……如果能有点男尊女卑就更妙了!

    花房一开一合,紧紧咬住了深入的圆头,小公主在快感的窒息中回过气来,竟然有点狡黠地对石诚道:“老公,你能帮人家请上将军出山吗?没有她,人家这皇位迟早会被西南王那狗贼抢去,要不你去把西州踏平也行,咯、咯……”

    仗着自己与月氏特殊的关系,小家丁豪情万丈地在小公主中来回,信心百倍道:”

    嘿、嘿……公主放心,我明儿就动身去梦城,请上将军出山。“朝堂的鼎声悠长迥荡,文武百官刚一入朝,一道圣旨就传了下来:奉天承运,女皇诏日,侯石头劳苦功高……特升为一等公爵,兼任大内总管!

    圣旨一出,众官一片私语,昂首而入的石爵爷环目一扫,终于明白了小公主的处境,随意与几个熟悉的官员寒暄几句后,他很快来到了古朴肃穆的上将军府。

    站在将军府屋檐下,堂堂公爵却不由自主心生敬畏,下意识停下了脚步;月媚可不是温柔的主儿,拉着他后脑衣领用力一扔,嗖的一声,石爵爷就飞过了围墙,以特别的方式回归将军府。

    “咯、咯……老公,别鬼鬼祟祟的,师父并不在这儿,你怕什么嘛!”

    玉莹一脸心疼走了进来,不待臭小子从地上爬起,她轻盈的小脚已狠狠踩了下去,将石头又踩进了地面,小魔女玉脸依然灿烂道:“老公,昨晚玩得开心呀,哼,竟敢弄本小姐的后面,看脚!”

    “玉莹,别闹,请石爵爷进府!”

    一道娇弱的倩影随风而来,飘逸的烟波中,幽深的美眸映入了石诚脑海,善良与愁丝同时勾起了他的记忆,虽然明知这是幻觉,但石诚还是不由自主黯然神伤。

    玉莹与月媚乖乖地收拳后退,鼻青脸肿的少年急忙爬了起来,习惯性地眼帘一垂,躲开了西子玉人的“可怕”美眸,“奴才给大小姐请安。”

    “石头,你如今已贵为公爵,月茵可受不起你的大礼。”

    火之圣女脚步一定,星辰般目光落在石诚身上,随即闪现一抹明显的诧异,绕体的烟波一顿,娇弱美人深藏的月氏刹那汹涌而现。

    “呃!”

    小家丁眼神一直,喉间一热,目光再也离不开月茵的倩影。

    月茵终于又感应到了小家丁脑海的画面,西子玉人眼底的疑惑消失大半,熟悉的感觉让她回忆起了二人初见的情景。

    画面在记忆中重播,楚楚动人的火之圣女竟然也有戏谵之时,唇角一挑,她向石诚走近了一步,还故意轻轻张开了双臂。

    石诚的脑海并没有迷乱,也没有漩涡向他扑来,但他却猛然向后狂跳两米,情状煞是逗人。

    不待石头身形站稳,月茵半举的玉手已顺势一落,轻抚裙角,娇弱玉人笑语道:“石头,你躲什么?我只是拍一拍灰尘,又不是要吸你元气。”

    月媚与玉莹自然要趁机笑闹一番,四人在欢笑声中走进了大厅,久别重逢的喜悦以特别的方式在上将军府荡。

    亲切的气氛下,石诚自然地将目的说了出来,并请月茵这月氏最杰出的后辈帮忙;火之圣女略显苍白的玉脸微微一抬,语带感慨道:“我也想师父重新出山,但西州的使团即将入境,我不能离开,就让妹妹陪你回去吧。”

    在月媚与玉莹的陪伴下,石爵爷带着唯一的贴身护卫纵骑冲出了京城城门。他刚一离去,西南王世子就来到了京城,虽然中途发生了小小事故,但包括西南王妃在内,整个西州使团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奴家西南王妃,参见公主殿下,祝公主与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西南王妃率先下跪施礼,精明女人更悄然注视着小公主的神色变化,希望从蛛丝马迹中看出端倪;提到母皇,小公主果然眼神跳动,西南王妃正想深入试探,摄政将军高挑冰冷的身形一横,挡住了她的目光。

    摄政将军代小公主道:“王妃平身,西州来此不下千里,想必王妃与世子都已劳累,冷云选好了驿站,请王妃先行休息,晚间冷云再为王妃、世子接风洗尘。”

    摄政将军挥手一请,西州人马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西南王妃再凝神看向小公主,却只见到小公主一脸的平静。

    时机已过,王妃也不觉可惜,反正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机会刺探皇朝变动;目光一转,风王妃看到世子竟然一脸痴迷地看着小公主,她不由又气又笑。

    天下男人果然全是色狼白痴,只有那个小家丁特别狡猾,啊,怎么又想起他了。

    微不可察的呻吟从风王妃唇角迸出,她暗自双腿一紧,双目下意识四方环视,寻找着已逃回京城的小家丁身影。

    ※※※※※※※“奴才石头给大人、夫人请安。”

    今非昔比的小家丁堪称衣锦还乡,他俯身一拜,反而害得月知州一脸惶急,急忙滚鞍落马,“公爵大人折煞下官了,下官参见石爵爷。”

    “大人,石头再怎么加官进爵,也永远是月家的人!”

    石诚说到这儿,异样的眼神飞向了梦城真正的主人月青虹。

    月夫人端坐马上,淡青披风下极品悄然一颤,绝色美妇怎会不明白臭小子的弦外之音;当着丈夫与女儿的面,月夫人眼中竟然也飞过一抹妩媚,同样语带深意道:“这是大庭广众,咱们还是叫你石爵爷吧,回到府中再叙旧也不迟。”

    石诚顺势拉马来到了月夫人身边,有点肆无忌惮地深吸了一口,将丰盈美妇透衣而出的乳香吸进了鼻中,然后不忘正事道:“夫人,听说上将军正在闭关,不知她何时能出关?”

    月青虹轻轻摇了摇头,尽量自然地收束裂衣欲出的乳浪,同时悄然瞪了小家丁一眼;二人并马而行,月知州与一众官员只觉夫人与爵爷关系密切,唯有月媚与影娘眼神一缩,隐约嗅到了空中浮动的暧昧气息。

    夜色下,月府中,大厅里,灯火辉煌,胱筹交错,歌旋舞绕,一场盛宴正值之时。

    “哈、哈……来,各位大人,不醉不归!来、来,本爵全靠大家照应才能有今天,再乾三大杯!”

    月夫人与石爵爷并肩坐在大厅主位的白玉台阶之上,月知州与数十梦城官员两侧席地而坐,倍显石爵爷如今地位的显贵。

    厅中美姬飘飞,身边月夫人乳香弥漫,左右首席是明艳月媚与娇俏玉莹,再加上春夏秋冬四大美婢穿梭来去,就连一干女官也是美色不凡,三分醉意的石爵爷顿觉天堂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