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七章:淫虐玉狐
    “嘿,嘿……”

    恶奴咧嘴一乐,小虎牙闪动着无比邪恶的光华,白腻的臀肉惊恐颤抖,他玩得更加性致勃勃,再次故意放开了美味羔羊。

    “啪、啪!”

    玉狐每逃出一步,追上来的恶奴就会拍上一掌,十几掌过后,玉狐的已是一片红肿,肉色与指痕交相辉映,映出一幅虐刺激的春宫画卷。

    极度的羞愤让玉狐失去了往昔的镇定,奈何她撕破了喉咙,也没能唤来救兵,最后还是被小家丁粗蛮地顶在了一株百年古木上。

    “玉山主,不跑了吗?”

    恶奴单手压在美妇之中,膝盖卡在她两腿之间,另一手缓缓伸向了残破的亵裤,拉着裤腰一点一点向下滑动。

    “咯、咯……主人,这女人的真多,肯定是一个,要不要奴婢帮忙清理一下呀?”

    影娘飞身而至,誓要把屈辱刻入玉狐骨子里,女杀手抖手亮出一把小巧匕首,然后狂野地挥向了玉狐的桃源草地。

    玉狐在羞辱中浑身发抖,小家丁“好心”提醒道:“玉山主,小心,别乱动。”

    影娘妖娆一笑,冰凉的刀刃贴上了高贵女人最娇嫩的地方,轻轻一刮,玉狐的身子瞬间紧绷,桃源就似花瓣收缩,在恐惧中紧闭成线。

    芳草根根飘落,利刃过处,一个人工制造的白虎逐渐呈现,饱满的高高鼓起,红润的玉门春水潺潺,玉狐没有想到,她自己竟然会在这等弄中有了快感。

    恶奴的小虎牙跳得更加欢快,水之玄功的威力再次增加,他不仅弄得猎物一片泥泞,还要狠狠击碎猎物的自尊。

    大手一伸,小家丁捏住了女人最后一缕,指缝一点一点用力,一点一点拉直,然后牵动着两瓣一点一点的分开。

    “呃:…”

    时光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缓慢,清晰无比地记下了眼前这刺激人心的一幕,毒妇媚唇终于被大大分开,最后一根绷得笔直,小家丁突然一松一抖,美妇整个瞬间好似地震一般,连绵波动。

    轻微的疼痛在扩散,钻入幽谷立刻化为了酸胀,玉狐喉间一热,那酸胀已冲入了花房,转瞬化为酥麻直透心窝。

    玉狐害怕了,她竟然发觉自己在发胀,“意”浓烈,这可比杀了她更让一个女人羞愤难当,心弦一绷,女人咬紧银牙,随即不顾一切急速扭动腰身,誓要自行扯落那根羞耻的。

    “噗!”

    那根终于被扯落,美妇人虽然逃过了眼前的羞窘,但却陷入了更加不妙的境地;恶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顺势手指一伸,正好了玉狐摇动的蜜道之中,在影娘眼中,就好似是玉狐主动吞没了男人的手指。

    “贱人!原来玉狐山的女人这么下贱,咯、咯……主人,要不要奴家找根木棒,满足这贱人?”

    石诚明显感到玉狐紧绷了一下,夹得他手指特别的紧,他立刻又多插了一根手指进去,一边搅得水声响亮,一边怪笑道:“玉山主,你是要木棒,还是要手指,又或者是老子的大呀?”

    玉狐恨得咬牙启齿,羞得直钻地缝,她怎么可能回答这等屈辱的问题,石诚勃然大怒,脸色一变,无比凶狠道:“说!贱人,给老子说,不说的话,老子就用了!”

    赤裸裸的威胁包围着秀美毒妇,玉狐低头正好看到少年高高耸立的帐篷,她光洁如玉的面容瞬间羞红交加,还隐约闪过强烈的震撼。

    石诚彷佛听到了女人的心声,阳根向前一凑,隔着裤子碰到了女人唇边,强烈的男人气味透布而出,直向玉狐鼻翼扑来。

    木棒、手指、,三选一,屈辱充斥了玉狐心灵,恍惚之间,被逼入绝境的女人仇恨爆发,朱唇一开,她做出了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行为。

    石诚还在耀武扬威,玉狐突然抓住了他的之源,隔着裤子将前端抓出了清晰的形状,然后朱唇大开,银牙一亮,狠狠咬向了硕大圆头。

    “啊——”

    小家丁仰天一声大叫,不是惨叫,而是快乐的呐喊,玉狐未能咬断水之神枪,反而被男人趁机狠狠刺入了她檀口之中。

    恶奴双手紧紧抱住了女人脑袋,腰板儿奋力向前一挺,雄壮的连带着衣物向玉狐喉咙深处插去,当朱唇被迫张到极限之时,玉狐这才明白她犯了多大的错误。

    无尽的恐惧淹没了女人心海,香舌被坚挺的阳根迫得卷成了一团,女人小嘴已被塞得没有一丝空隙;当恐惧即将灭顶刹那,又停了下来,玉狐下意识暗自庆幸,幸亏还有裤子挡着,如果被这狗奴才全根,恐怕会被活活闷死。

    就在玉狐这样思忖时,石诚猛然用力一扯,哗地一声轻响,玉狐脑海立刻闪现严重不妙的预感,惊叫冲出了心窝,冲到了口中,下一刹那,却被一根滚烫的、赤裸的大顶了回去。

    裤子破了,石诚的阳根竟然刺破了厚厚的衣裤,男人在女人的温润小嘴中肆无忌惮,百分百地起来。

    玉狐的银牙不时碰撞着棒身,香舌也在拼命闪躲硕大圆头,严格说来,这一番并无多少快感,但心理的征服却飞速飘升。

    一想到女人是堂堂玉狐山主,小家丁就忍不住浑身一震,脊背的酥麻轰然冲入了丹田,阳根奇迹般再次暴涨,强劲的青筋在上凶猛跳动。

    已为人母的玉狐敏感地嗅到了的味道,本已麻木的她刹那大惊失色,拼命扭动脑袋,意图甩开更加滚烫的男人玩意儿。

    “呃!”

    猛然全根而入,插得高贵美妇直翻白眼,就在玉狐窒息的刹那,火热的强劲喷射,转眼就灌满了她的小嘴。

    “咕、咕……”

    大部分强行灌入了玉狐腹中,一小部分从武林名女人唇角倒流而出,顺着她秀美的脸颊,滑到了尖尖的下颔,然后流入脖子,滴到里,有几滴正好滴到了女人乳珠之上。

    好似天长地久般十几秒喷射过后,石诚仰望星空的面容才垂了下来,紧绷的身体一松,狡猾家丁缓缓呼出了一口大气;于乎瘫倒在草地之上,失去了往昔的高傲,同时又忍不住暗自思忖,狗奴才已经了,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念及此处,秀美毒妇庆幸的目光一抬,却看到依然坚挺硕大的向她插来。

    “啊!”

    玉狐沾满的唇舌大张,恶奴这方面的“强大”远远超出了她认知的范围,直到这时,她才悲哀地明白,她再也逃不过小小恶奴的魔掌。

    “主人,有大批追兵来了,快跑。”

    不用影娘再次催促,石诚也感应到了大地的颤抖,只有成千上万的军队才能造成如此气势,鸡鸡那个东东,西南王竟然派大军来了!

    情势急转直下,亚心奴不得不舍弃美味猎物,再次开始逃亡,但在飞遁之前,小家丁依然不忘在玉狐狠狠掏了一把,然后邪邪一笑道:“玉山主,我会回来找你的,嘿、嘿……”

    恶奴已经躲入了黑暗之中,但奸笑声却在美妇人脑海久久盘旋,一想到狗奴才临走的话语,已是惊弓之鸟的玉狐山主禁不住再次惊叫,恶梦就此刻入了她生命的烙印之中,不死不休。

    在绝世高手神出鬼没的帮助下,武林各派的层层包围好似纸糊一般一戳就破,小家丁与影娘有惊无险,终于成功逃入了中州地界。

    西州界碑在足下消失,影娘禁不住欢呼道:“主人,不用怕了,西南王的军队绝不敢越过边界,否则他就是公然造反。”

    一听说大军不能越界,一身狼狈的小家丁刹那又变得神气活现,回身对着西州地界大吼道:“鸡鸡那个东东,死胖子,有种追过来呀,嘿、嘿,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

    怪腔怪调的小曲儿刚刚开始,军队特有的号角声就从四方包围而来,小家丁大张的嘴巴还未合拢,漫山遍野的铁骑已卷起了冲天的烟尘。

    石诚环目一扫,自己二人转瞬间已被万千大军重重包围;这还不止,大军之中,先天高手的气息是此起彼落。

    先前得意洋洋的家伙立刻惊慌失色,苦着脸道:“影娘,你不是说他们不敢追过来吗?呜,连你也骗我!”

    女杀手的声音也是十分无奈,长腿一绷,做好了生死一搏的准备,“主人,也许西南王要造反了吧。”

    “臭小子,哪里逃!”

    万军践踏着大地,叱喝却是从半空飘来,一道幻影杀气腾腾,但小家丁却由惊化喜,乐得眉开眼笑;偌大的镜花大陆,除了月二小姐外,还有谁能驾着风筝在低空飞行!

    千军万马突然由动化静,烟尘随之平息,缓缓现出了水月皇朝的大旗。

    “呵、呵……二小姐、小公主、玉莹,老婆们,想死我了!”

    小家丁张闲双臂扑了上去,下一刹那,小魔女的粉拳就把他轰上了天空,然后狠狠砸在了地面,不待打不死的沙包从人形大坑里爬出来,小公主已不顾众大臣反对,飞身跳了进来。

    “石头,你终于回来了,呜……”

    未来女皇柔若无骨的身子挤进了少年怀抱,相思之苦,亡母之悲,政务之累,诸般情绪瞬间化为了长流泪水,就连月媚与玉莹也不由为之双眸发酸,不忍心上前分开二人。

    石诚正想安慰小公主,空间突然一冷,千年玄冰一般的冷云排众而出,不愠不火道:“公主,边境守将求见,请尽快整理仪容。”

    “不见、不见,本宫谁也不见!”

    小公主一抖衣袖,发起横来,让石诚乐呵呵一笑,既欢喜又有点担心,小公主真不愧是水无心的女儿,此时的口吻真的很不讲道理。

    冷云重重看了小家丁一眼,略一犹豫道:“那请公主速速回京,末将会应付他们。”

    话语微顿,冷云的目光转向了石诚,冰块女将首次以略带请求的口吻,抱拳施礼道:“石爵爷,拜托你带着公主尽快回宫,稳定朝野,冷云在此谢过。”

    从与小公主相拥的一刻起,小家丁又成了风光无限的石爵爷,但冷云的神色还是让他受宠若惊,半天没有明白过来变态女将为什么态度大变。

    鸡鸡那个东东,不会是因为老子杀了陆云天吧?嘿、嘿……武林第一逆贼应该就是朝廷大英雄。

    有了石爵爷点头,小公主果然乖乖听话,皇朝大军就似风卷残云般刮向了京城,一路之上,三个美少女的欢声与无赖少年的惨叫此起彼伏,其乐融融。

    石诚的逃亡之旅成功落幕,武林却又掀起了轩然大波——天下第一逆贼竟然伙同神秘人杀死了梦幻山庄与刀堂的唯一继承人、青年一代第一高手梦铁火!

    武林瞬间为之震荡,江湖各派愤慨激昂,杀了师父,再杀拜兄,石诚这第一逆贼的名号更加响亮。

    在这微妙时刻,男尊帮与梦幻山庄这两大受害人自然地结成了复仇联盟,而剑阁也藉机登高一呼,天下群雄纷纷聚拢,誓要朝廷交出奸贼人头;玉狐山的行动最为出人意料,一向亲近朝廷的玉狐竟公然站在了剑王一边,成了武林副盟主。

    东州局势因小家丁二次大变,三分武林变成了强弱对抗,剑阁很快就占据了大半个东州。

    势力暴涨,西南王自然乐得细眼成缝,对于剑王的妙计赞赏不已,“剑阁主,本王敬你一杯,只要一灭刀堂,到时你就从东州突袭,你我两路发兵,你得江湖,我得朝廷,哈、哈……”

    剑王还能一脸平静,剑光却是喜形于色,语带火热追问道:“王爷,灭刀堂指日可待,不知王爷何时出兵?”

    “少阁主不用急,我王儿已经出发,一旦确认水无心死讯,本王保证十日内打入京城。”

    水月皇朝,皇宫之内。

    “啊……臭小子,轻……轻一点,呀——”

    玉莹娇小的身子弓挺而起,飞扬的马尾垂在了床边,月牙眼眸之内泪花打转,在极度快乐之时,竟然忍不住哭泣起来。

    对于小魔女,石诚是又怕又爱,大手轻轻抚摸少女激动的玉体,指尖从玉莹秀美的细脸上抚过,难得柔声道:“莹儿,别哭,我再也不离开你了,老公以后每天都会陪你玩耍,每天都当你的沙包。”

    少年发自真心的话语注满了真情,感动得小魔女泪盈满眶,猛然一脚将石头踢下了大床,“臭小子,不许对我那么好,不然人家下不了手打你。”

    “呜……”

    这下轮到石诚欲哭无泪,他这恶奴遇上魔女,一生注定都翻不了身。

    房门一开,热辣高挑的倩影映入了石诚眼帘,月二小姐俯身扶起情郎,月氏更加惊心动魄,“老公,摔疼没有,来,我给你揉揉;师妹,不要下那么重的手嘛!”

    月媚对着小家丁关怀备至,但小家丁却吓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怀疑的目光上下扫视道:“二小姐,好老婆,你……你要……干什么?”

    “咯、咯……”

    石诚的预感应验了,月媚一荡,笑脸如花,很是期待道:“老公,人家新发明了一样东西,要找人试一试,嗯……老公,你肯定愿意帮我的忙,对吧?”

    “啊,不……我不愿意!”

    石诚站在一个火圈中心,披着一件月二小姐发明的防火衣,凄苦的脸上只差泪水横流,无论他怎样反对,月媚还是点燃了大火。

    轰的一声,火舌一吐,竟然了,试验品瞬间就变成了一具黑炭,月二小姐一边手忙脚乱扑火,一边不好意思地道歉道:“老公,对不起呀,人家把炸药的分量加多了,唔……好老公,别生气,我下次一定不会弄错了,嘻嘻,你制造的炸药还真好用。”

    一听说还有下次,小家丁立刻两眼一翻,扑通一声昏倒在地。

    折磨过后,终于熬来性福时光。

    缠绵月色之下,少年贪婪地把面容埋入了之中,两手合抱玩弄一个,唇舌则在与乳珠上团团打转。

    兴致最为高昂之时,石诚纵身而起,月媚主动跪在他脚下,柔腻紧窄的包裹住男人阳根,连绵的乳波瞬间剧烈动荡。

    阳根在中穿梭,圆头在乳浪中拼搏,再加上月二小姐香舌的吮吸,亚心奴的欲火噌的一下就飞上了青天。

    之源旧地重游,新鲜滚烫的美容精油很快洒遍了科学美人的全身,恶奴一边回味着美容的滋味,一边又用开始寻找佳人的。

    “呀——找到啦,石头,找到鸡点了,你的大鸡鸡找到鸡点了!”

    与众不同的月二小姐狂野呐喊,当阳根戳入花房刹那,浓浓的春水迸射而出,与男人弹在饱满花房中浑然相融。

    灵欲合一的刹那,观察力超人一等的月二小姐突然惊叹道:“石头,你有点不一样了,哼,老实交代,你隐瞒了什么?”

    恶奴委屈地耸了耸双肩,两手一摊道:“老婆大人,我就站在这儿,连衣服也没穿,你说有什么变化?”

    嘻笑一顿,小家丁咧嘴一乐,“嘿、嘿……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大鸡鸡更大了,来,一让它再回休息吧!”

    “滋……”

    阳根在腻滑花瓣上研磨了几下,然后分开媚唇,坚定无比地刺入了玉门,圆头向里一推,一寸寸,随之一丝丝涨大。

    “啊哦……”

    全根而入的快感充斥了脑海,的撞击声再没有消停的时候。

    春风回荡,把皇宫当做自家后宅的石爵爷又出现在小公主寝宫,彩云公主飞跃着扑进了少年怀抱,一会儿过后,她羞叫道:“石头,这还是大白天,不要脱人家衣服,会被宫女们看到的。”

    “噗嗤!”

    大门外几个宫女纷纷掩唇低笑,公主殿下已经被脱得一丝不挂,已被石爵爷抱上龙床,她这才反应过来,迟钝公主果然名不虚传。

    锦绣龙床之上,赤裸少男少女滚成了一团,小公主柔若无骨的身子在石诚五指下扭动、起伏,很快就变成了粉红色。

    粉嘟嘟的玉体在眼前晃动,只有几根浅浅芳草的玉门忽隐忽现,石诚瞬间就被还未完全成熟的处子牢牢吸引。

    小公主对这一幕一点也不陌生,就像在梦幻山庄时一样,她红着脸儿张开了玉腿,羞羞怯怯地把石诚的手指牵到了她两腿之间。

    “嗯,石头,你弄吧,这阵子你不在,人家自己也弄过,可怎么弄也没有你弄得舒服。”

    “轰!”

    的惊雷在石诚脑海炸响,一代色狼怎能忍受这等刺激,他动了,动得无比冲动,这一次,他可不只想让少女舒服,还想让她彻底臣服。

    为了天下男人,不得不采摘幼花,嘎、嘎……如此伟大的使命,地球少年怎会拒绝!

    指尖在小小的上一弹,薄薄的玉门彷佛听到了敲门声,在小公主的呻吟中打开了一道细缝,少年的红舌随即从美少女小嘴离开,一路下滑,舔过,吸过乳核,扫过,最后停在了娇嫩花苞之上。

    “呼……”

    男人的热气在方寸间回荡,小公主的心弦不由自主为之抽紧,她知道,石头最强大的招式来临了,在梦幻山庄时,只要石头使出这一招,她总会大呼小叫,快乐到昏迷。

    男人红舌毫不犹豫直刺而出,第一下就准确刺中了少女粉嫩的花苞,火热的舌尖微微一顿,随即沿着薄薄的玉门上下滑动……

    当少年牙齿咬在晶莹上,舌尖刺入处子半寸之时,小公主果然纵声呐喊,小手紧紧抓住石诚肩膀,一鼓一胀,强烈的酥麻之中,处子春水轰然涌出。

    石诚大口吞咽着至阴至纯的琼浆蜜液,情戏瞬间达到了,却没有像往昔那般立刻结束。

    十秒、二十秒……石诚的大口一直没有离开少女桃源,每当春水减少之时,他就会用力猛吸;小公主这才知道,原来女人的还可以一浪高过一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