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四章:杀师逆徒
    几个堂主这时也遥遥看到了草坪么奇烽的清为;疑惑的目光自然飞向了重叠在草地上的帮主夫人与少帮主。

    身为的木青霞心弦即将断裂,双耳一片嗡呜,偏偏在这等危急时刻,臭小子的玩意儿还在她蜜道里横冲直撞,弄得美妇在危急中倍感刺激,在刺激中一颤,花瓣瞬间急速收缩,狠狠夹住了男人的阳根。

    “啊哦!”

    石诚情不自禁闷哼出声,他本想最后重插几下,然后抽离而出,不料师娘的玉门是如此美妙神奇,他竟然一时拔不出来——阳根被夹住了!

    手下的脚步越来越近,眼看师徒二人的不伦奸情即将曝光,木青霞猛然银牙一咬,发挥了毒手天仙的狠辣本性。

    凭空突现的狂风吹得嫩草纷飞,沙尘弥漫,挡住了几个堂主的视线;风沙之中,传出了木青霞威仪的声音:“各位兄弟稍等片刻,有事等本座教完这段功法再说。”

    话音飘荡之时,教主夫人与少帮主从烟尘中冲天而起,在虚空舞出了一片玄妙的轨迹,众人看得目眩神驰,恍然大悟,原来夫人是在教少帮主轻身功法,听说少帮主体质独特,必须手把手传功,传言果然不假。

    “噢……”

    透心的呻吟只能在身周迥荡,木青霞狠狠白了趁机作怪的徒弟一眼,同时藉着风沙的掩护,不由自主向下一沉,玉门套着阳根飞速向大地坠落。

    眼看就要脚踏实地,但石诚却不愿这么结束,足底踩上草尖刹那,他又借来师娘内息,玄妙的武道之力在足底一转,二人随即嘤的一声,又弹上了半空。

    这一冲,石诚的几乎是顶着师娘的花房向上飞跃,酥麻刺激也好似身子般飞速上升。

    当一冲之力到达顶点时,美妇脑海一震,一片空白中忘记了一切,天地万物离她而去,伦理道德消失无踪,木青霞心海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快感,沉醉在那虚无变幻的之中。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眨眼之间,到达顶点的二人立刻飞速下坠。

    “哗……”

    一簇浓腻的春水顺势飞溅,从阳根与的缝隙间迸射而出,抢先洒在了草地之上。

    石诚的阳根在下落之中猛然胀大,圆头刮着四壁抽离,刮得师娘美眸迷离,烟波荡漾,魂儿、魄儿随之一起飞出。

    阳根抽到玉门花瓣刹那,正是二人双足沾地之时,草尖微微一沉,小家丁二次一飞冲天。

    “滋……”

    阳根分水破浪,忽胀忽缩,勾魂戏疯狂上演,连续轮回。

    足足一刻钟之后,轻功演练才在石诚的狂射中结束,木青霞飞速穿好了披风,然后沉着脸颊扬声斥责道:“石头,你资质太差,再练习一个时辰才准回房。”

    “是,徒儿知道了。”

    少年老老实实垂头听命,耳边迥荡的却是师娘又羞又急的低吟声,眼底看到的是他的正在师娘披风下流动。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女人变脸可以这么快,嘿、嘿……原来“电梯”游戏这么刺激!

    皇宫大内,正在一个宫女身上蠕动的水月女皇突然脸色一青,猩红的血丝从七窍迸射而出;一大群御医片刻后一涌而进,然后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女皇陛下竟然中毒啦,而且还是无解之毒。

    “废物,朕好端端的怎会中毒?”

    水无心的怒火抹杀了对死亡的恐惧,一边命人将御医全部拖出去斩,一边凝神一想,然后恨声道:“立刻把大内总管抓来,快!”

    “陛下,奴才已经来了,小兔子给陛下请安,恭祝陛下青春永驻,万寿无疆。”

    小兔子竟然应声而入,往昔的恭敬不变,但此刻却显得无比讽刺。

    水无心强自压下了五内的剧痛,残暴女皇反常地在这一刻平静下来,凝声道:“小兔子,朕还真看走眼了,你敢对朕下毒,好,有胆识!说吧,想换取什么?斗在水无心想来,小兔子下毒之后不逃走,反而自投罗网,必是想要胁于她,见惯阴谋手段的女皇已拿定了主意,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狗奴才,一旦找到狗奴才的弱点,她就会反过来压制对方。

    娘娘腔宫奴细着嗓子,笑意明显道:“陛下,奴才只想要一样东西。”

    “说!”

    水无心中毒的身子依然斜卧,心绪为之暗喜,小兔子果然有所求。

    “奴才要陛下的——人头!”

    小兔子故意顿了一顿,这才突然翻脸,自动愤声道出了真相,“家祖乃是天下第一毒师,不知陛下还记得否?你一纸令下,就灭了我满门,还把我父母兄弟的尸首悬挂午门,嘎、嘎……终于报仇了!贱人,你只有十天活命了,咱们地狱再见!”

    一股股鲜血从小兔子七窍流出,每说一个字,生命之火就熄灭一分,他自服毒药进宫送死,只是为了亲眼见到水无心此刻惊恐的神情,话语刚完,小兔子就面带笑意,命归黄泉。

    水无心果然脸色大变,刹那间大失方寸,唯有狰狞咆哮道:“杀!把这狗奴才的尸首辗成肉酱,喂狗——”

    一个时辰后,明白天命已绝的水无心竟然衣着整齐,端坐龙椅之上,反常的女皇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威仪而平静道:“速传公主见朕!”

    侍臣快跑离去,水月女皇又把最忠心的女将冷云叫到了近前,凝声密语了一番,最后道:“冷将军,满朝上下,朕只信你一人,公主少不更事,望你看在朕面子上,多多辅助!”

    “陛下,你对末将一家有救命之恩,末将说过,这条命永远属于陛下;陛下放心,有末将在,必不让人伤公主一丝一毫!”

    千年玄冰一般的冷云终于双目通红,露出了不可磨灭的人性。

    第二天,水月女皇突然宣布闭关一年,朝政由彩云公主临时打理,冷云则升任为摄政将军,辅助小公主治理天下。

    不到三日,一个流言悄然在京城散开,说水月女皇其实已经驾崩,闭关只是幌子,为得是稳住天下。

    流言很快传遍了整个水月皇朝,传遍了钻花大陆;众口铄金,流言越传越真,先是边关一些游牧部族不服管制,紧接着皇朝各路势力开始蠢蠢欲动,就连围攻男尊帮的大军也迅速撒退,东州之危竟然自动消失。

    “哈、哈……死得好,死得妙,死得呱呱叫!”

    整个镜花大陆,所有人都在寻思流言的真假,莫名的感应却让石诚毫不怀疑,颇有福从天降的狂喜。一想到可怕变态的女皇死翘翘,而新上任的小公主是他的“亲密”朋友,小家丁更是乐得眉开眼笑,心舒神畅。

    “臭小子,又在偷笑什么?”

    春风环绕,丰盈绝色随风而来,空间悠然一一兄。

    “师娘,是不是到了练功时间,呵、呵……咱们演练一下轻功吧。”

    好色少年双目灼热,危机一去,对“电梯”神功更是念念不忘。

    木青霞怎会再上臭小子的当,丰润玉脸猛然一沉,以两人可闻的声调道:“孽徒,你当男妓当上瘾了,哼,可惜姑奶奶对你没兴趣了;记住,要是不把这事忘记,小心当太监!”

    美妇人半真半假的威胁直接杀中了狡猾家丁的要害,臭小子下意识一捂,苦着脸连连点头。

    一番别具滋味的调笑过后,木青霞玉脸闪过一抹复杂,抬头望了望神秘天际道:“你师父出关了,去吧,他吩咐你立刻一个人去见他。”

    “我一个人?啊!”

    做贼总会心虚,小家丁第一个念头就是东窗事发,询问的眼神下意识飞向了师娘。

    木青霞忍不住也是玉脸徘红,眼底闪过一抹明显的羞涩与愧疚,但毒手天仙还是强自平静道:“不要胡思乱想,你师父只是要与你谈武道方面的事情。”

    “哦!”

    石诚故意加重了放松的语调,让二人身处的空间总是逃不脱暧昧的笼罩。

    木青霞玉体一颤,心房又开始出现那强烈的热流,聪慧的美妇人知道又是臭小子捣鬼,急忙在失控之前突然出脚,嘤的一声,将臭小子踢上了青天,变成一颗白日流星划空而过,砸到了天下第一大侠的面前。

    “徒儿拜见师父!”

    石诚跪在陆云天脚下,发自真心的磕头,但却没有丝毫愧疚,这就是他,他就是狡猾家丁,意识里完全把陆云天与木青霞分隔开来。

    天下第一大侠静立房中,举手投足间,无不浑然天成,看上去伤势已经好转,但石诚的灵觉却是一片沉重。

    “师父,你的伤……”

    陆云天轻轻一笑,打断了无良徒弟难得真心的关怀,“石头,起来说话,俗世规矩不要太过讲究。”

    话语微微一顿,陆云天走到窗前停了下来,眺望虚空一会儿后,他才叹息道:“为师此次受伤,原本丹田已毁,常理来说,即使不死也是废人。”

    “啊!”

    石诚已经将情况想得很不妙,但现实比他预料还要糟糕数倍,臭小子禁不住神色隹一灼。

    陆云天回身负手而立,星辰般目光凝视着石诚平凡的面容,话锋一转道:“不过也多亏这重伤,为师才有了窥望武道之巅的机会,也多亏你的那一句破碎虚空,不破不立,为师找到了新辟丹田之法,哈、哈……原来星空之境是如此简单!”

    小家丁阴郁的目光陡然发亮,忧愁一去,他又回复了本性,大吞口水嬉笑道:“师父,究竟怎么个简单法,也让徒儿了解一下什么叫最高境界,嘿、嘿……”

    陆云天一记轻笑挡住了小徒弟贪婪的眼神,天下第一大侠突然在”蜕变“中有点随性,“呵、呵,不可说,说不得,说了你也不懂,有朝一日,你自会领悟!”

    石诚五官一垮,愁眉苦眼叹息道:“师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练武,只是背下口诀有什么用,唉……”

    陆云天纵声大笑,口吻之中竟然透出三分羡慕,“你得到了纤尘一半的水之玄功,再加上你体内原本的一股神秘力量,一旦经脉打通,成就必然远超为师;你所说的黄易大师定非凡人,为师此生若能与他一见,虽死也无憾呀!”

    神秘力量?

    石诚脑海刹那间百转千回,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神奇体质是拜水之玄功所赐,看来也不完全对,嗯,难道与九星连珠时的穿越空间有关?

    小家丁还未想明白,也想不明白,另一个念头又钻进了他脑海,眼神一亮,石诚急不可耐欢呼道:“师父,你是说……我的经脉能打通?”

    “以前有点困难,现在已无问题;唉,你我师徒一场,为师还没教过你什么,在元神出窍前就为你打通经脉吧!”

    陆云天疗伤之后飘逸依然,但却多了几分“人气”突然怪异一笑道:“徒儿,想不想成为绝顶高手呀,想的话,答应为师一个简单的条件。”

    “什么条件?师父你说吧,就是一百个,徒儿也答应。”

    小家丁将胸膛拍得砰砰作响,他知道天下第一大侠绝不会要他杀人放火,也不会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又何怕之有?

    陆云天平静地将“简单”的条件说了出来,果然不是什么刀山火海,但小家丁却吓得一蹦三尺高。

    “啊,回……回朝廷!不、不……我不干,师父,我不当高手了。”

    在这儿他可是白马堂主、少帮主,还有美人在怀,回到朝廷不仅是奴才,还要整日担惊受怕,这种傻事儿他可不会干。

    “徒儿,如果是为师的命令呢?现在水无心刚死,新女皇与你关系亲密,正是为天下男儿争取命运转机的最好机会。”

    “呜……师父,求你收回成命吧,徒儿现在是你的徒弟,是朝廷第二号通缉犯,回去就是送死呀!”

    石诚话音未落,转身就向门外跑去,不料一股吸力令他倒退而行,转眼就退到了陆云天面前,“你放心,为师已有妙计让你顺利回朝,还能享受高官厚禄,荣华富贵。”

    石诚不信地眨了眨眼,想到皇朝的靡奢侈,臭小子不由为之意动。

    陆云天回应的眼神很是肯定,见徒弟不再反对,天下第一大侠随即凝声道:“徒儿,为师为你打通经脉,只有三分成功机会,你必须集中精神,否则咱们都有危险。”

    “危险?啊,我不干了!”

    别说三分,就是九分机会,贪生怕死的小家丁也不会答应,更何况还要他回去干危险的工作,对现状十分满意的臭小子绝不愿意冒险,陆云天的好心提醒起了反作用,石诚立刻哀求道:“师父,你就放徒儿一马吧,呜……

    我不要当绝世高手了。“陆云天突然一声大喝,足以粉碎金石的一掌高高举起,轰的一声打在了石诚头顶之上,“石头,你今日答应就好;不答应,也得答应,看掌!”

    “呀——”

    一股巨浪从石诚头顶贯入,小家丁刹那间魂飞魄散,完全忘记了陆云天的嘱咐,本能地慌乱扭动起来;下一刹那,小家丁浑身一痛,眼前一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息,时光就此在静默中飞速过去。

    闭关密室之外,陆纤尘与木青霞母女俩并肩来到,水之圣女略显急躁道:“娘亲,石头已经进去三天三夜了,他与父亲怎么还不出来?”

    “你父亲在为他打通经脉,耐心点,等一等。”

    木青霞侧眼看了看来回走动的女儿,不一样的狠辣美妇忍不住打趣道:“你可是圣女,怎么比为娘还急性子,嘻、嘻……”

    “娘亲,连你也取笑女儿!”

    陆纤尘不依娇瞠,然后伴着更像姐姐的母亲回到了卧房;转眼间,又过了三天三夜,但闭关静室内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陆纤尘还在强忍冲动,木青霞已二话不说一脚踢开了房门,飞身冲了进去,紧接着房内传出一声惊叫,刹那传遍了千山万水。

    “啊,云天、云天,呀——”

    悲号在山野回荡,当木青霞的尖叫引来帮中高手时,天地瞬间一片乌云,众人唰的一声跪倒在地,同时发出了悲呜。

    陆云天,天下第一大侠,此时正然膝打坐,面色红润,神态悠然,但却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天啦,帮主竟然逝世了,天上最灿烂的星辰毫无预兆地陨落了!

    悲声铺天盖地,突然有人想起了一个早就该想起的问题,以帮主的盖世武功,怎么会突然逝去?

    木青霞强忍悲痛从人海中站立而起,几乎是咬牙启齿道:“来人呀,传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追杀朝廷奸细石头,这孽徒趁帮主闭关疗伤,暗下毒手。”

    “父亲——”

    陆纤尘的痛绝不在母亲之下,她更多了一层原因,水之圣女在侍女服侍下才能勉强站立,悲声补充道:“再传武林,谁能取下石头首级,我陆纤尘愿嫁他为妻,并奉上男尊帮帮主之位;还有,冰封父亲遗体,不取狗贼人头,绝不下葬!”

    “哗——”

    不到一夜之间,惊天动地的消息就传遍了镜花大陆,无论敌我,无不为之唏嘘,天下豪雄更纷纷亲赴男尊帮,悼念陆云天。

    各方高手祭奠之后,整个武林一片刀剑出鞘之声,无论是为了男尊帮帮主之位,还是为了美绝天下的水之圣女,或者是为了正义之心,整个大陆的高手都记住了天下第一奸贼的名字——石头,人人得而诛之!

    东州,刀堂。

    “不可能,不可能的,石头一定不会犯下这等欺师灭祖的恶行!”

    梦羽衣正在欢欢喜喜地整理行装,但玉人还未踏上相会之途,天大噩耗已铺天盖地而来。

    刀如怡的神色也很是复杂,温柔佳人却比小姑更冷静,轻轻将一封信函递到了羽衣面前,“这时纤尘寄来的密信,你自己看吧,传言是真的,陆大侠真的逝世了,石头是唯一可能的凶手。”

    叹息声微微一顿,刀如怡沉重地倒在了太师椅内,语带深意道:“羽衣,你真以为石头做不出这种事吗?如果他为了某种原因不得不出手呢,他可绝不是正人君子。”

    “这……”

    幻梦玉女哑口无言,回念一想,以情郎的行事做法,还真有可能。

    梦城,月氏族地。

    月媚风风火火地推开了中厅的厢门,抬头一看,母亲、姐姐、师妹尽皆在座,师父月无情仍在凝视棋盘。

    月二小姐刚想开口,娇小活泼的玉莹已难得友好迎了上来,“师姐,你也知道石头的事啦,你说,他真会杀了他师父陆云天吗?不可能的,对吧?”

    月媚一挺月氏,恨声道:“我才不管他杀没杀陆云天,反正就是不许别人杀他,要杀也只能是本小姐自己动手;哼,这大萝卜,这么久也不回来,活该!”

    丰盈成熟的月夫人哑然失笑,与楚楚娇弱的大女儿相视一笑,随即同时把目光转向了女战神。

    月无情终于推开了棋盘,五官一展,平凡的面容瞬间变得魅力动人,女战神轻笑道:“一个石头就能闹到这般地步,这小子还真有几分能耐;唉,真不想看到天下大乱,不过为师说过,绝不再出梦州,如果朝廷来人,一律不见。”

    话语微顿,月无情看向了两个急性子的徒弟,略一沉吟道:“如果你们真想见石头,就去京城守株待兔吧,他一定会去找公主保命。”

    “咯、咯……谢谢师父!我去了。”

    香风吹动,冲出梦城的不只是月媚与玉莹,还有月茵,就连月夫人也大为意动,可惜身分限制,她只有暗自嫉妒女儿们的勇气。

    京城,水月皇宫。

    升为摄政将军的冷云对着密件双目微皱,一个副将躬身禀报道:“将军,消息没错,木青霞已把陆云天尸身封在了玄冰之中,末将亲自靠近查看了一下,绝对是陆云天真身。”

    “哦!”

    冷云意外地低叹了一声,她知道副将是易容方面的大师,先前认定的猜想立刻改变,冰块女将又把疑惑的目光转向了密件。

    “将军,是否把这密件毁去?末将担心若是被公主知晓,她会做出冲动的决定。”

    小家丁与小公主间的私密关系早已是人尽皆知,副将的担心不无道理,但冷云却面容一冷,斥责道:“大瞻,咱们当臣子的只能从旁建议,岂可擅作主张!”

    密件很快呈到了小公主的面前,身为代理女皇,彩云却没有一点皇者威严,双目红肿,一脸哀伤,依然沉浸在对母皇的缅怀之中;难怪女皇的死讯会传得那么快,以小公主的神色,谁都会有所猜测。

    冷云心底的担忧成为了事实,小公主一见密信立刻跳了起来,就似瞬间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双目放光,无比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