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三章:欲望征服
    待得师娘发紧的玉体回复柔软,小家丁一边抚摸上翘,一边咬着丰润耳垂,呢声调戏道:“师娘,谁是银样腊枪头呀?嘿、嘿……徒儿还以为师娘真那么厉害呢!”

    毒手天仙狠劲儿猛然冒了出来,媚眼一瞪,立刻变质,“臭小子,老娘今儿就当招了一个男妓,来就来,看谁先不能喘气,哼!”

    石诚知道这是师娘反击的招式,被骂成男妓,他也毫不在意,抚弄成熟的五指一紧,就要推倒师娘,再来一个雷霆扫。

    也许是欢爱激发了潜能,也许是化解了毒性,美妇突然恢复了三分力气,反而把小家丁推倒在床,尔后纵身一跃,对准坚挺的阳根,重重套了下去。

    “啪、啪!”

    “啊,师娘,轻一点,腰板儿快碎啦,啊哦——”

    一时间,的撞击声与石诚的惨叫声交相辉映,小家丁全身肌肤已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木青霞爪撕牙咬,毫不留情,美臀玉体压得床板也咯吱作响。

    毒手天仙疯狂摧残着色狼,奈何色狼确实强悍,当她在挥洒的香汗与春水中瘫软时,小家丁依然龙精虎猛。

    “噌!”

    春色一荡,一身血痕的少年终于推倒了师娘,两手一番动作后,他把武林人人敬畏的毒手天仙弄成了趴伏姿势,丰腴美臀高高后翘。

    滋的一声,少年从后长驱直入,狠狠撞在师娘柔腻之上,撞出了连绵臀浪。

    后入式,这是男人最有征服感的欢爱姿式,石诚整个人都压在了美妇上,一手师娘如云秀发之中,手指激动地拉扯着飘飞的发丝,一手往前,捞住了师娘跳跃的。

    “哗……”

    一股股春水随着阳根一起抽出,顺着木青霞丰腴的大腿往下流动,流到了被褥上,浸穿了床榻,小家丁偶尔用力一甩,水珠立刻从上飞洒而出,弥漫虚空。

    “嗯!”

    柜内被遗忘的刀氏发出了惊叹,先前她还有几分怀疑,但空中飘动的异样味道,却是铁一般的证据,女人不由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天下竟然还有敢木青霞的男人,而且还是在男尊帮里,这家伙绝对是色胆包天。

    “臭小子,你这大逆不道的孽徒,姑奶奶一定要杀了你!”

    武林第一美妇以屈辱的姿势四肢趴伏,丰盈玉体被男人得不停移动,逐渐向床边移去。

    撞击之中,师娘的显得特别浑圆丰腴,石诚突然五指一紧,痴迷地扯着木青霞发丝向上一提,阳根同时向前狠狠一插,贴在丰臀上再不离开,一股又一股岩浆紧接着暴射而出。

    “呀——”

    木青霞被扯得仰天呐喊,上仰,嫣红密布的玉背下拱成了半月弧形,彷佛一匹扬踢求欢的野马,情状无比野性,煞是销魂。

    换做陆纤尘,必会因这狂暴而心伤,但她的母亲却是大是不同,毒手天仙在狠辣中心花盛开,猛然一阵痉挛,狂喷春潮。

    “臭小子,下贱男妓,哼,再来!”

    还在奔流,木青霞已突然“翻脸”反手啪的一声给了石诚一巴掌,然后奋力向后顶撞。

    “嘿、嘿……尊敬的客人,小人的服务包你满意,请客人躺好,分开双腿,尽量打开……”

    邪情逸趣占据了心海,石诚一边半强迫地摆弄高贵的师娘,一边故意邪调戏,好一会儿后,他才以最正常的男上女下式挺身而入。

    “噗、噗……”

    正常情形只是稍纵即逝,春色一闪,少年已搂抱着师娘走下了床,前脚抬起,阳根深深顶入;后脚落下,师娘的直向坏小子阳根压来。

    两人正面相贴,胸乳相接,石诚双手虽然搂抱着师娘腿弯,但如此动作,反而更加能享受到木青霞饱满乳波的滚动,还有丰腴的按摩。

    “呀……喔、喔、喔……”

    石诚突然在房中小跑起来,绝色美妇的呻吟瞬间急促无比,丰盈身子在孽徒怀中的耸动早已由被动变成了主动。

    木青霞美眸的烟波已完全迷乱,心灵很想逃离丈夫以外男人的搂抱,但却不停;任凭她怎样冲击,怎样吞噬,那玩意儿依然在她内耀武扬威,耸动旋转。

    又是一次激射,春水与再次在蜜道中交会,片刻的呐喊后,两人又回到了床榻上。

    木青霞终于累得失去了咒骂的力量,石诚同样也是满头大汗,喘气如牛,少年缓缓抽出阳根,湿淋淋的圆头顺着师娘身子滑动,从大腿、,滑到了之上,圆头故意围着打转,粗壮的偶尔压在乳珠上研磨几下。

    一条晶莹的水痕在玉体上浮现,世间最为销魂的轨迹还在延伸,当小家丁试图把阳根向师娘朱唇伸去时,木青霞眼一瞪,及时一把捏住了臭小子的之源。

    石诚用力一挣,湿滑的阳根从师娘酥软的玉手中轻易挣脱,狂野的红舌直接扑向了师娘朱唇,霸道的气势没有商量的余地。

    “孽障,唔……”

    木青霞口中虽然把石诚当做男妓,心中却没有那等意志,几番挣扎后,美妇朱唇还是被撬开了,绝色细滑的香舌在半推半就中成为了俘虏。

    石诚抓紧时机,尽情品尝着师娘檀口的幽香,舌与舌交缠,唇与唇厮磨,深吻虽然比不上交欢的刺激,但直到这时,臭小子悬着的心灵才稳稳落地。

    不管师娘有没有被征服,至少她已经做出了退让,恶奴当然会一步一步,坚持不懈地进攻下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突兀地打破了唯美的气息,木青霞惊跳而起,双手捂住,又羞又怒道:“臭小子,你想干什么?”

    “我……师娘,嘿、嘿……”

    石诚心中暗叹可惜,只是刚刚碰到师娘,只是进去了半寸,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没机会了。

    恶奴又像八爪鱼般缠了上去,把木青霞缠回了床榻,充分应证了一句俗话——烈女怕缠郎。

    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又开始在房中迥荡,柜内的刀氏听得是如痴如醉,不由自主呻吟起来,就连何时被石诚抓出柜外,也不自知。

    刀氏一惊,从迷乱中回过神来。木青霞已不知去向,石诚衣着完好站在她面前,如果不是床榻一片凌乱,水痕明显,她真会以为先前只是一场怪梦。

    石诚双目一缩,扬手亮出了一把绝对锋利的匕首,一步步向刀氏逼来,“嫂子,对不起,我本不想杀你,但我已经把木青霞杀了,这件事只能委屈你背黑锅了,下到地府替我向刀老四道个歉。”

    刀氏立刻明白了嫁祸之计,也更加了解男人杀心的坚定,眼看匕首直刺心窝,她急忙惊呼道:“石爵爷手下留情,自己人,奴家是自己人!”

    “你叫我什么?自己人?”

    匕首果然停在了女人胸前,石诚眼底的杀气被疑惑冲淡。

    刀氏艰难地在地上翻了个身,然后又急又快道:“奴家是朝廷的人,先前不知爵爷也是女皇密使,多有冒犯,还望爵爷原谅。”

    刀氏说话之时,主动挺起了双乳,给了石诚一记媚眼,为了保命,她向男人的弱点发起了进攻。

    少年手腕一软,低声道:“这么说来,刀老四是你的替罪羊;嗯,不对,你怀了刀老四的孩子,朝廷眼线是绝不会怀孩子的!鸡鸡那个东东,贱人,竟敢骗老子,找死!”

    匕首又光芒毕射,刀氏再次急声道:“爵爷,那是奴家骗刀老四的,奴家没有怀孩子,你别误会;爵爷,请看!”

    哗的一声,刀氏用力撕开了自己的衣裙,两腿一开,让男人看到了她大腿根处代表朝廷眼线的刺青。

    “你真的是奸细!”

    石诚杀气一收,挺直了腰板儿,神色变化很是迅速。

    刀氏死里逃生,一时间没有注意到石诚的用词,一个劲儿补充道:“对、对,奴家真是奸细,专门刺探男尊帮的军情。”

    ‘砰!“紧闭的房门突然被重重踹开,一道丰腴高挑的倩影裹在寒风中出现;木青霞鼻翼一哼,一脚就将刀氏踢到了墙根,踢得她口吐鲜血,当场昏死了过去。

    一脚泄愤之后,木青霞将刀氏提在手中,转身就走。

    “师娘,还没问出她的同党呢,让徒儿再审问一会儿吧。”

    小家丁一脸忠心,眼光却瞟向了刀氏白嫩的腿根儿,大叹浪费。

    木青霞头也不回,扬长而去,随风传来她冷冷的话语,“不用你问,我自有法子让她把祖宗十八代都供出来。”

    师娘口吻虽然很不客气,但心中有鬼的小家丁却很是欢喜,不怕师娘生气,就怕她连气也没有,嘿嘿……情况一切正常。

    一番偷乐之后,石诚又美中不足地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刀氏肯定是活不成了,毒手天仙绝不会让刀氏这“旁听者”活在世上。

    ※※※※※※※一张简陋的木床上,躺着一个魁梧的光头猛汉,石诚喂了一粒药丸几分钟后,刀老四缓缓从沉睡中醒来。

    “咦,我没死!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刀老四,先前的毒酒只是让你假死,为得是让真正的奸细露出马脚。”

    一听石诚所言,刀老四一脸紧张急声问道:“我夫人呢,她去哪儿了?”

    小家丁心中对刀老四的痴情暗自长叹,脸上却无比自然道:“刀大哥,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刀氏就是内奸,她的遗书里把一切都说得清清楚楚。”

    “遗书!”

    刀老四呼的一声蹦了起来,石诚立刻将一张信纸递到了他面前,无比沉重道:“唉,你们真是傻,如果早一点说清楚,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话语微顿,他继续叹息道:“刀氏以为你真的死了,良心发现投崖自尽,自杀前将一切真相都写在了这信上;对了,她并没有怀孕,只是为了骗你。”

    巨大的打击让刀老四变成了化石,小家丁自然地将“遗书”取了回来,一边随手将之投入了火炉,一边暗自偷笑,他早就知道刀老四不识字,所以编了这么一个善意的谎言。

    小家丁拍着刀老四的肩膀,不无邪恶地心理催眠道:“刀大哥,不要怪自己,要怪只能怪水月皇朝,都是水月女皇逼的,是水月皇朝逼死了嫂子!”

    哀,莫大于心死;恨,让斗志重生!

    刀老四猛然活了过来,纠髯抖动,双拳仰天,大吼道:“水无心,我要杀了你——”

    “啊……”

    水无心绝对不会害怕一个刀老四,但她此时却在皇宫龙床上发出了痛叫声。

    与陆云天一战,女皇留下了比想像中还要严重的内伤,再加上残暴女皇一路归来纵欲无度,更加影响了伤势的复原。

    绝顶高手不会轻易受伤,一旦受伤,也不会轻易好转;水无心在伤痛中倍感难受,十来个宫中御医与奴仆都成了冤死之魂,一时间,弄得人人自危。

    万众都不敢靠近残暴女皇,但大内总管小兔子却是唯一的例外,忠心的皇家奴才主动跪在了女皇床前,“启禀陛下,这是奴才的家传之宝,服下此药,包准陛下内伤痊愈,功力更上一层楼!”

    水无心正在为无聊的闭关疗伤苦恼,闻言之下不由喜出望外,御医按昭一惯例检查了一遍,正想多检查一下,水无心的长鞭已将神药卷了过去。

    服药、运功、调息,几分钟过后,皇宫大内瞬间一片欢腾,又回复了往日的靡;水月女皇果然内伤痊愈,而且精力旺盛,当夜就一连召入了十个男奴与十个侍寝。

    第二天,女皇还未走下龙床,忠心的大内总管小兔子又来献宝了。

    “陛下,这是民间献上的神丹,吃了此丹,保管陛下青春永驻,风华绝代。”

    直到水月女皇服药完毕,小兔子这才抱着一大堆奖赏走出了女皇寝宫,自此之后,娘娘腔宫奴几乎每天都会献上各种药丸,让宫中上下对他的马屁神功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兔子在皇朝红极一时,前任总管一样在男尊帮风生水起,快活逍遥。

    少帮主刚一来到就大破内奸,立劾赢得了全帮上下的欢呼,他过往的坏名声也被当作了坏人的中伤;一次与众堂主饮酒,石头无意间问起了空缺的白马堂主之位,众堂主立刻茅塞顿开,不用少帮主再问,他们已纷纷向木青霞进言,毒手天仙虽然知道臭小子胸无大志,满脑子邪恶思想,但最后还是无奈点头。

    呼的一声,小家丁立刻平步青云,由皇朝家丁变成了有权有势的江湖少侠。

    “拜见石堂主!”

    一万白马堂属下整齐地跪立在石诚脚下,望着满山遍野的旌旗,石少侠不由挺起了胸膛,悄然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光。

    鸡鸡那个东东,当初弄死那臭屁小白脸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嘿、嘿石诚的人生就此走上了风光大道,夜晚与圣女卿卿我我,如胶似漆,白日有空就往师娘身边凑。

    木青霞虽然很想远离小色狼,但陆云天却要她亲自教导臭小子武道口诀,美妇人无奈之下,唯有将女儿带在身边,但即使如此,也不能阻止小家丁越来越大胆的小动作。

    摩擦,碰触美臀,各种意外经常发生,陆纤尘的存在虽然能避免最羞人的事情,但暧昧的风云却趁机肆虐,小家丁是乐在其中,而木青霞自己的防线也在不知不觉后退崩溃。

    就在石诚准备最后一击时,天下情势陡然剧变,天空一片阴沉,大地烟尘四起。

    自从武林大乱之后,剑阁迅速扩充地盘,顺者昌,逆者亡,再有不服者,剑阁与西南大军乾脆来个直接扫荡,最后的矛头直指刀堂。

    刀堂与梦幻山庄虽然高手如云,奈何在大势下也只能苦守刀堂天险,男尊帮及时派去大批援军,挡住了剑阁的狂攻,但不妙局势并未缓解。

    就在这紧张时刻,残暴女皇竟然也插上了一脚,数万朝廷大军借道玉狐山,悄然来到东州与北州交会之处,闪电般直袭男尊帮背面,不仅如此,正面的皇朝大军也不停集结而来,腹背受敌的男夺帮别说继续增援刀堂,能否自保也成了大大的难题。

    “好个歹毒的水无心!”

    木青霞与十大堂主站在战略地图前,柳眉紧皱,总坛背面的天险反而变成了敌人扼守的险关,正面又是一片平原,绝非武林高手喜欢的战场,己方现在失去了天时、地利,岌岌可危!

    “师娘,咱们不能撒退吗?换一个地方再建总坛,总比在这儿困死要好点吧。”

    石诚对军事一窍不通,只有尽力回忆着电视小说里看到的东西,希望找到一条妙计,最后却只能暗自叹息,鸡鸡那个东东,纸上谈兵没哈用处,老子的好日子又要到头了。

    陆纤尘摇了摇头,耐心解释道:“咱们不是小帮小派,仓促撒离必引来前后敌军的疯狂追杀;况且,如若离开这儿,再难与武林盟互相呼应,成为孤军就永远不可能推翻水无心的统治。”

    “可是……”

    石诚不想守在这儿等死,但众人的大义之心却甚是坚定,地球少年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无奈地长叹了一声。

    硝烟直冲天际,东州武林还在雪上加霜。

    刀堂腹地突然遭到玉狐山袭击,原来玉狐与剑王已经私自达成了协议,要联手剿灭共同的敌人,提前瓜分东州。

    天下男子最后的希望之火即将熄灭,众人还在苦思退敌之计,白马堂主则溜到了平日练功的地方,懒散地躺在草地上,仰望天际浮云,双目发直。

    一股狂风突然刮来,将石少侠刮到半空,又重重砸下,砸出了好大的一个人形土坑。

    草地一颤,丰腴高挑的威仪倩影破空而来,木青霞一脸严师之状,“臭小子,所有人都在苦思退敌之策,你却在这儿睡觉,混帐!”

    “师娘,冤枉呀,徒弟也在想法子,师娘,别走呀!”

    木青霞骂完转身就走,石头顺势一个翻滚,抱住了绝色师娘的丰腴双腿;以木青霞武功之高,自然不会慌乱,但一股玄异的热流却突然在她幽谷深处凭空突现,花容变色的毒手天仙竟然被不会武功的小家丁扑倒在地。

    “啊!”

    呻吟瞬间冲到了心窝,木青霞清楚地感应到,一根火热的东西正抵在她两腿之间,虽然隔着几层布料,但却准确无误地抵在了她恐惧的花瓣之上。

    这臭小子又想胡来!哼!

    怒火在脑海浮现,但那股热流却扰乱了美妇的内息,高举的杀掌变成了软玉,彷佛自动送到小色狼手中;石诚咧嘴一乐,小虎牙肆无忌惮地映入了师娘美眸。

    男人大手迅速吸走了美妇内息,然后将玄奥的力量集中在了指尖,激情一划,将木青霞的劲装瞬间刺穿,随即将身一挺。

    “滋……”

    少年阳根百步穿杨,准确地从缝隙中刺入了师娘玉门,春水溅落于地,玉门高高鼓起。

    进去了,又进去了!小家丁又强行了师娘熟美绝色的身子。

    木青霞没有想到臭小子会把武功用在这上面,火热的东西彷佛顶到了她心窝,美妇一想到这是在光天化日下,远处不知有多少手下经过,心房立刻变得无比——惊羞而兴奋。

    天啦,这孽徒太大胆了,喔……

    一种从未在陆云天身上体验过的野性油然而生,木青霞下意识身子一软,放任体内那道奇异热流四处奔腾。

    “啪、啪……”

    石头可不会客气,硕大巨物在师娘一连就是上百记,他心中悄然偷笑,水之玄功果然是他采花偷蜜的完美帮手。

    二人正在中冲刺,突然,一阵脚步声向草坪接近。娇喘吁吁的木青霞勉力回头一看,玉脸刹那由红转白,好几个堂主正快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