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七集:绝色母女 第二章:诱欢师娘
    趁虚而入那是狡猾家丁一生的最爱,小虎牙悄然一亮,就此把哀痛欲绝的刀氏半抱着弄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门紧闭,刀氏这才清醒过来,瞬间花容失色。

    “啊,少帮主,小妇人还有急事,告辞了。”

    “嘿、嘿……嫂子,刀老四临死时说过,让我‘照顾’你,别急嘛!”

    少年得意地堵住了房门,脸上的色笑肆无忌惮,刀老四尸骨未寒,他已经对刀氏下手,脸上还没有半点愧疚。

    “少帮主,不要过来,不然别怪小妇人得罪。”

    慌乱过后,刀氏一抖双手,竟然爆发出武道内息。

    石诚的笑毫无改变,食指一竖,左右摇晃,很是诡异道:“美人儿,别冲动嘛,一、二、三,倒!哈、哈……”

    刀氏应声倒地,浑身发软的女人这才看到了屋内飘动的檀香;小色狼大功告成,一步一摇地走了过去,先在女人身子最柔软的部位狠狠捏了一把,又在揉了片刻,揉得刀氏满脸羞愤,红若滴血,他这才抱起女人向床榻走去。

    “不……不要!少帮主,我肚子里有孩子,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看在亡夫面上……”

    好色少年毫不停留,极度无耻道:“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放心吧,等会儿本少帮主会很温柔地,嘿、嘿……要是你乖乖服侍,我还可以收你做妾,当你孩子的便宜老爸,怎么样?”

    刀氏沉默了,也许是过于愤怒恐惧,也许是知道命运无可改变,她把眼一闭,不再挣扎,而是软软地瘫在了色狼怀中。

    “砰、砰!”

    剧烈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不待刀氏重新反抗,石诚已迅速用一团破布塞住了她的嘴,然后一边威胁,一边将女人胡乱塞入了大衣柜。

    敲门声越来越重,就在房门即将被撞开刹那,石诚一脸自然地打开了门,“咦,师娘,你找徒儿有事吗?徒儿刚才在休息。”

    小家丁的解释并未化解木青霞眼中的怀疑,狠辣美妇环目一扫,冷然质问道:“有人禀报说你把刀老四的妻子带回房了,你想干什么?”

    “师娘,误会,天大的冤枉呀,徒儿从未带刀氏回来过。”

    石诚呼天抢地,毒手天仙目光一顿,第一时间就向衣柜走去;小家丁心跳加剧,下意识想挡住师娘,可惜木青霞衣袖一荡,已将他扫退了三步。

    衣柜门被重重打开,刀氏委屈地出现在木青霞眼中,江湖第一美妇玉容一冷,目光却从刀氏身边射过,看向了衣柜角落里的——官符。

    “石头,你怎么有这玩意儿?”

    毒手天仙的质问已不是生气,强烈的怀疑与杀气瞬间充斥了空间,令狡猾家丁一时也想不出完美的藉口。

    “师……师娘,我只是……只是……留着玩儿的。”

    结巴几秒后,石诚在木青霞的威逼下步步后退,欲盖弥彰补充道:“师娘,我不是奸细,不是来这儿当奸细的,师娘,呜……你别杀我呀!”

    木青霞浑身杀气冲到了头顶,心中却忍不住噗嗤一笑,按照事先商定的计画,她识破了石头的奸细身分后,石头就会用迷香把她迷倒,然后石头会假装杀了她,并要把这嫁祸给刀氏;如无意外,在石诚杀人灭口刹那,刀氏为求自保定会说出真相。

    在石诚远扬的“名声”衬托下,此计堪称完美,毒手天仙也以游戏的心情配合着玩了下去,一扬玉掌,随即像刀氏一样突然倒地。

    恐惧的小家丁陡然挺直了腰板儿,咬牙切齿道:“师娘,我本想过阵子再下手,这可是你逼我的,哼,下了地府别告徒儿的状。”

    匕首直刺木青霞心窝,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但匕首却突然一顿,时光就此偏离了轨道。

    小家丁斜眼一笑道:“这么美-丽的女人,杀了太可惜,本少爷先尝一尝再说。”

    “你……臭小子,你敢!”

    木青霞丰盈高挑的玉体在慌乱中颤抖——真正的颤抖,美妇人本想惊声怒骂,但石头的眼神及时提醒了她,哦,这是在做戏,那刀氏比预料中还要狡猾,只能把戏做真一点。

    少年大手在武林美妇玉脸抚过,指尖轻柔好似鸿羽飘动,滑过耳垂、下巴,最后在木青霞朱唇上来回挑逗。

    飘忽的酥麻在体内横生,臭小子的指尖彷佛带着电流,不停冲击着毒手天仙坚定的心房。

    “师娘,你真漂亮,比纤尘还诱人三分……”

    小家丁大肆夸奖着师娘的美貌,双目光芒亮得如有实质,一片痴迷,让木青霞心儿一乱,分不清小家丁这是在演戏,还是在假戏真做。

    臭小子想干什么?他不会真想……嗯!

    简朴洁净的房间内,开始飘动暧昧的气息,有了上次诱欢刀如怡的经验,石诚对付绝色更是经验老道;虽然心中欲火升腾,但他还是紧咬小虎牙,强自制止了揉捏的冲动,只是在美妇香肩与腰肢上轻轻滑动,绝不急进。

    片刻后,小家丁大手一捞,抱起师娘就向床榻走去,“师娘,徒儿想你好久啦I.”被浪一翻,盖住了男人与女人的身子,少年压了上来,身体的温度钻进了美妇身子,木青霞心房咯登一跳,这才发觉迷香的药力超出了估计,她不由暗自奇怪,她给石头的只是普通迷香,怎么连自己的先天内息也能压制。

    恍惚间,毒手天仙素日的绝顶智慧受到了影响,不待她想明白,石诚已脱去了她的外衣,呼的一声,青色衣裙四处飘飞,其中一件正好飞向衣柜,盖在了目瞪口呆的刀氏脸上。

    “哇,师娘,你这儿又大了,比徒儿上次看见大了好多。”

    猎物的目光虽然已被遮挡,但小家丁的大手却没有半点含糊,隔着亵衣攀上了师娘高耸的双乳,色手在上揉、捏、挤、压、推、拉、扯……

    柔腻的乳波在男人五指下千变万化,强烈的悸动唤醒了美妇心灵,木青霞可不是寻常女人,也不是刀如怡那等温柔少妇,立刻完全明白了过来;羞愤之下,她使不上大力的双手狠狠掐在了臭小子的男人上,同时白眼一翻道:“臭小子,还不滚下去,不然我废了你。”

    武林美妇出手狠辣,小家丁疼得龇牙咧嘴,但也血性大发,报复性地一口咬在了师娘之上,隔衣咬住了乳珠,向上一扯;石诚牙齿陷入之中,但也不能让毒手天仙松开银牙,狡猾少年改变战略,松开钢牙,舌尖顶住好似葡萄一般熟美的乳珠,紧接着双唇重重一合,滋的一声,狠狠吮吸起来。

    “啊……”

    狠辣美妇果然禁受不住这等柔招,不由自主一挺酥胸,上身反而向臭小子的狼口贴近了三分。

    战术成功,石诚无比兴奋,两手一挤饱满的乳浪,将两粒鲜红葡萄同时含入了口中,滋滋不休地吮吸,誓要吸出师娘的灵魂。

    高手过招千变万化,下一刹那,毒手天仙见咬不怕臭小子,她突然闪电出手,一把死死掐住了石诚裸露的阳根。

    特别的时间,特别的空间,造就了这特别的一幕,只见江湖美妇握住徒弟的向上一提,紧接着狠狠一折,意图要将男人一折两断。

    “呀——”

    石诚牙关咬坏也未能阻挡惨叫之音,师娘下手之狠,果然不愧“毒手”之名,幸亏他及时顺势侧身,才避过了成为太监的危险。

    “呃,师娘,手下留根,徒儿不敢了。”

    小家丁一边求饶,一边悄然望向了美妇双腿间的要害,只要木青霞一松手,他就会不顾一切报复桃源圣地。

    “臭小子,把解药交出来,哼!”

    木青霞何等聪慧,从掌中巨物的丝毫变化,她已明白了狡猾少年的诡计,柔腻玉手不松反紧,而且还两手齐上,一手抓紧根部,一手作势从中折断,这样一来,石诚再难逃脱。

    “呀,轻……轻一点,饶命啦,师娘,好师娘,天下第一美师娘,徒儿错啦!我这就去拿解药,你松……松一点吧。”

    石诚狼狈地爬了起来,艰难地向床边爬去,移动之时,木青霞也未松开他的要害,小心地警戒着臭小子的反扑。

    混乱在这一刻变得安静,也让木青霞的心房有了余暇时间,美妇人胜利在望,下意识低头一看,芳心突然狠狠悸动了一下。

    嗯,好……大呀!

    好像比上次见到又大了一点,女儿怎么受得了啊?这臭小子故意变这么大,难不成是想把姑奶奶弄死不成!

    芳心瞬间百转千回,与此同时,她掌中的猎物突然一跳,奇迹般再大了三分,已粗如婴儿手臂一般,红光直冒,好生霸道!

    “咯登!”

    美妇心房跳到了心口,呼吸艰难,不待木青霞有所反应,男人阳根又突然急速收缩,刹那就变成了小泥鳅。

    一大一小变化之间,美妇人狞不及防,少年顺利脱困而出,随即一展瘦弱身板儿,一挺回复雄风的,轰然扑了回来。

    卷土而回的攻击狂野不羁,身中化功迷香的木青霞再次没有了反抗的机会;肚兜被狠狠撕去,少年痴迷的面容再次陷入了之中,红舌轻舔鲜红,舌尖弹打那成熟而不失娇嫩的晶莹乳珠。

    呃!师娘的终于完全赤裸,小家丁呼吸一窒,之物噌的一声,重重弹打在师娘柔腻平坦的上。

    少年热吻洒遍了冰肌雪肤,一路向下,玩遍花丛的石诚发觉自己又变成了欲海菜鸟,急不可耐地把大手伸向了佳人两腿之间。

    “石头,你敢!我会杀了你的!”

    谁也不会怀疑毒手天仙的杀气,但她此时的声调却分外软弱,在石头撕烂她亵裤刹那,美妇芳草深处的花瓣猛然一震,剧烈颤动,她羞涩地发觉,飞舞的亵衣上竟然有明显的湿痕。

    “轰!”

    一道惊雷在木青霞脑海炸响,炸开了她强自压抑的记忆之门,恍惚间,京城春梦再现,她又置身于那浴桶之中,荡漾的水雾迅速扑灭了她的怒火。

    “石头,看在你师父分上,你不能大逆不道,啊……”

    木青霞话语未落,小家丁已伸出红舌,覆盖了饱满成熟的玉门,一股强大的吸力狠狠抽光了美妇全身的力气。

    小家丁轻抚茂盛优雅的芳草,舌尖缓缓滑动,好一会儿过后,才喘息道:“师娘,徒儿这可是代替师父照顾你,呵、呵……师娘,你这儿好香呀!”

    臭小子一句话勾起了美妇人床第的空虚,但却不能抹杀木青霞的意志,绝色美妇疯狂扭动腰臀,不停闪躲,聪慧的她知道劝说无益,目光四处转动,希望能找到脱困之法。

    木青霞动,石头反而不动了,小家丁双手牢牢控制着师娘身子,阳根停在师娘腿间,不移不动,使得成熟花瓣不时主动从圆头上刮过,每一次碰触总会换来木青霞喉间一声哀呜。

    快感与哀羞在摩擦中升起,石诚更不失时机咬着师娘耳垂道:“师娘,你别看了,今天没人会接近这儿百丈之内,别忘了,那可是你下的命令。”

    “唔……”

    希望的破碎让木青霞身子更加敏感,一次不小心的扭动,恐惧的花瓣反而“咬”住了男人的圆头,虽然及时强行扭开,但也吓得毒手天仙心儿怦怦狂跳。

    “师娘,我要定你啦!”

    前戏虽然还不足够,但石诚知道木青霞的心志太过坚强,唯有重兵出击,直捣,才是唯一的王道;他单手捞起师娘一条丰润浑圆的玉腿,跪立在木青霞双腿之间,然后就似朝圣一般缓缓向前。

    危急时刻,木青霞自然是奋力闪躲,美妇人脑海一热,恍惚间,她看到女儿在石头下仰天尖叫,玉腿高举,再一恍惚,那飞上云霄的女儿竟然变成了她自己。

    绝色美妇瞬间羞得无地自容,但花房的渴望却在此时被彻底唤醒,一股烈火从玉门媚唇一直烧到了花房,美妇急速扭动的玉体不由轻轻一顿。

    机会就在这一刹那来临,石诚迅速向前一挺,圆头准确破开红润,轰然刺入了一团柔腻之中,一下就了三寸。

    “不——”

    花瓣瞬间盛开,成熟桃源高高鼓起,堂堂毒手天仙竟然也会脸如白雪,一声惊叫,两行哀羞的泪花流淌而出。

    石诚并没有瞬间全根而入,而是三分之一,然后唇舌又开始在木青霞身子上游走,四处寻找着师娘身子每一处敏感的部位。

    毒手天仙的与其他美人一样,依然不能轻易承受石诚放大的巨物,牵动着美妇蜜道一阵猛烈收缩,幽谷虽然更加狭窄,但却“按摩”得男人无比快乐,石诚还从未品尝过震动如此猛烈的惊世名器,不由哦的一声,短发根根颤抖。

    持续地震,只入三寸的阳根转瞬已被磨得通红发亮,如果不是水之玄功支持,石诚绝对相信他早已一泄如注,大败特败。

    “臭小子,老娘要杀了你!”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不过片刻而已,木青霞哀呜过后,立刻开始奋力挣扎,她可不是轻易认命的女人!

    已到之时,野性一出,再难回头。

    木青霞十指抓破了臭小子的背部,银牙咬在了石诚肩上,柔腻丰韵的纤腰向左用力一摇,终于把入体的阳根摇退了一寸;江湖美妇芳心大喜,立刻更加用力向右一荡,不料却反而令阳根又插了回来。

    “嘿、嘿……”

    小家丁吮吸着师娘,心中暗自偷乐;转眼之间,阳根已在三寸之内了好几十下,木青霞跳动的名器不知何时已是一片泥泞,春水从收缩成一线的幽谷内激射而出,源源不断!

    木青霞很快明白了徒弟的戏企图,羞到极点的美妇本能地停了下来。

    师娘不动了,小家丁却开始动弹起来,腰身一振,阳根缓缓推深一寸,“师娘,你累啦就歇息一会儿,让徒儿服侍你。”

    一道波浪在涌动,缓慢而坚定的推入让木青霞玉脸红白交加,虽然明知臭小子企图,她也不得不又开始扭动起来。

    深处再次紧缩,四壁媚肉拼命阻挡着异物的入侵,贞洁蜜道只属于天下第一大侠陆云天,岂会容纳狡猾小家丁;在的阻挡下,男人阳根果然停了下来,摇晃挣扎与忽进忽退在春色中不停循环。

    “师娘,好师娘,你就让徒儿进去吧,求求你啦!”

    色狼哀求的同时,大半阳根都已消失在那红润涨大的玉门之内。

    摇要摇,晃啊晃,绝代美妇在反抗中不停失陷,贞洁幽谷被节节冲开,火热的巨物破浪而行,一道道波动层层逼近,一直涌到了美妇人的花房。

    “啊!”

    一道柔柔的关卡终于挡住了石诚的,两人同时低头一看,各自发出了惊叫声。

    阳根原来已全根而入,木青霞的“摇晃”刹那意义大变,美妇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美臀的波动已不是坚贞反抗,而是被快感笼罩的情不自禁。

    石诚的惊叹也很是响亮,春丸已经贴在了师娘会上,两人相接,没有一丝空隙,但他竟然还没有师娘的花房。

    哇哇声在小家丁脑海回荡,想不到绝色师娘还有如此秘宝,竟然比一代皇水无心还要深长,他猛然一吸大气,然后凝神一振,阳根前端奇迹般暴长两寸,达到了水之玄功的极致尺寸。

    “噢……”

    木青霞的柔腰丰臀刹那弓挺而起,身子紧绷成线,一种处子才有的“疼”竟然在她体内,剧痛中的美妇人双眸一片迷离,恍惚间还以为回到了新婚之夜。

    刹那之间,硕大圆头一紧一松,石诚终于了绝美师娘从未被开发过的花房禁地。

    满足——极致的满足呻吟同时从男人与女人口中飞出,石诚趴在木青霞身子一动不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阳根被卡,他想动也动不了。

    木青霞也没有动,在这花房的瞬间,女人的泪水悄然改变,束缚就此被强行摧毁,放开心怀的美妇依然觉得头晕目眩,彷佛飘上了青天,花房更是急速搅动,天翻地覆。

    “静止”不到十秒钟,石诚已背脊发麻,他刚刚心呼不妙,汹涌的已不受控制爆发而出。

    “呃!”

    阳根疯狂脉动,一发发白色弹暴射而出,悉数射入了武林第一美妇花房,射得木青霞浑身颤抖,那脉动一直从她脚跟飞到了头顶,就连万千发丝最后也在无风自动。

    天长地久般喷射过后,男人呼出一口悠长的热气,享受着懒懒的余韵,女人却突然一把揪住了他耳朵,恶狠狠地道:“臭小子,还不滚出去,银样腊枪头,还学人家做色狼!”

    人世间,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男人无地自容,丢盔弃甲的石诚瞬间浑身发红,一声怒吼,抽离一半的阳根又猛然插了回去。

    “滋……”

    春水四溢迸射,又是一次全根而入,真正的狂欢这才开始。

    少年捞起师娘双腿,夹在自己腰间,一连就是上百记,身体起起落落,阳根进进出出,玉门开开合合,花瓣涨涨缩缩。

    还是那么紧窄如线,一样剧烈跳动,最深的花房总是柔腻滚烫,但小家丁的阳根却势如破竹,一次又一次地直捣,狂野无比!

    幽谷深处大开,一簇幽香琼浆轰然打在了圆头之上,一丝春水甚至冲入了之内,呼唤男人丹田内的火山岩浆。

    “嘘、嘘……”

    木青霞猛烈地倒吸冷气,但也抑制不住快感的呻吟,她突然潜力爆发,半坐而起,与小家丁变成了盘欢的激情姿势,阳根因此插得更加深入。

    美妇双腿自然地盘在了徒弟腰间,双臂紧搂徒弟脖子,随即疯狂起落,饱满紧贴少年胸膛,乳浪滚动;美臀不时急速旋转,滋滋声中,只见男人阳根被吞吐不休,石诚只能偶尔向上反击一下。

    又是一声尖叫穿云裂空,美妇紧抵徒弟一动不动,一波波春水激射奔流,完美的玉背曲线紧绷,绝色玉脸仰天大叫,悠长的余音久久没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