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十章:男尊母女
    「嗖——」

    一缕破空之声突然在石诚识海响起,那看不见的利箭正好向小家丁射来,他还来不及惊叫,一只修长的手掌恍若神来之手,悠然抓住了箭羽,令小家丁佩服得五体投地。

    「嘿、嘿……还是师父厉害!」少年眼现兴奋,紧接着突然听到一大片嗡嗡声从天空飞来,;刚之後,成百上千的利箭遮掩了天空。

    一片刀剑声瞬间激射天空,满天箭雨被数十武林高手联手震飞,箭雨坠地,男尊帮上下无一伤亡,但小家丁却发出了强烈的惊叫,「师父小心,破天箭!」看似恐怖的箭雨原来只是为了掩护——破天;刚,陆云天前方的沙浪猛然变成了一条疯狂卷动的风柱,撕裂的空间让气场扭曲,犹如一个黑洞向陆云天咆哮而来。

    快,快如闪电;猛,猛如雷霆;破天;哭下天地变色,石诚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水无心,这;刚绝对是水无心亲自射出。

    下一刹那,天地突然回复了宁静!石诚的眼睛已看不见变化,唯有灵觉把时间变慢,只见师父「缓缓」一剑刺中了旋转的箭头,碰撞竟然无声无息,紧接着,破天箭寸寸粉碎,再一刹那,满天沙尘一分为二,上方沙尘轰然飞向了天际,下半部沙尘流星般砸向大地。

    奇蹟出现得如此自然而然,在陆云天悠闲一剑之下,众人头顶上空与脚下都是沙尘弥漫,但众人立身的空间却是纤尘不染,奸生神奇。

    高手,这才叫高手,功力全复的陆云天让石诚看到了神话般境界。

    陆云天脸上依然无喜无悲,平静自然,一剑之後,他随意挥了挥衣袖,头顶上空的沙浪就像浑浊的云团,被他一袖扇到了十丈之外。

    「嘘!」远处传来敌人阵阵倒吸冷气之声,水无心一把扔开了破天弓,喃喃自语道:「这逆贼果然功力比朕还要深厚三分,哼,留他不得!」皇朝马队在震撼中自动停了下来,敌人一静,男尊帮上下却迅速移形换位,做好了冲出重围的准备。

    「师父,水无心奸像没有带大军来,不然以她性格不会耍花招。」

    陆云天对石头这徒弟是越来越喜爱,唇角微扬,难得夸赞道:「徒儿,你也看出来了,这儿是东州,他们即便勾结玉狐山,一次也不可能进来多少人马。」

    一代大侠说话之时依然声音清朗,毫不掩藏,一边拉起缰绳踏马向前,一边悠然自得道:「咱们不冲,就这样走出去。」

    天下第一大侠果然豪情盖天,面对上水月女皇的围捕,整个镜花大陆能说出这等豪言,绝对只有陆云天一人而已。

    男尊帮上下行动统一,无人对帮主的命令有丝毫迟疑,皇朝一方则整齐地一愣,猎物虽然不逃,但他们却失去了猎杀的先机。

    「哼,自投罗网,给朕冲上去!」水无心一声令下,皇朝一百铁骑迎头冲向了男尊帮,铁蹄翻飞,刀光飞舞,山野空地又笼罩在了杀气之中。

    敌人快如闪电,陆云天依然平稳悠闲,直到双方马首相接,他才不慌不忙一掌伸出。

    皇朝高手刚想举刀猛砍,却发觉浑身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陆云天把他连人带马提了起来,嗖的一声向後砸了过去。

    「轰——」

    一连十几骑人马滚做了一团,人惨叫,马嘶鸣,皇朝铁骑的进攻之势立刻粉碎。

    陆云天还是踏骑缓进,又是两对敌兵从左右冲来,这一次,男尊帮帮主两手齐出,手腕仿佛凭空长出了三尺,轻轻按在了最前两马额头之上,向下一压。

    一股劲气闪电般侵入了马身,不伤马儿,只让战马前蹄发软,後蹄向上翻飞;瞬息间,两马同时向前一栽,凌空翻滚,两个皇朝高手虽然及时飞跃马下,但却被两只惊马一蹄蹬飞。

    就在两马凌空倒翻的刹那,陆云天两掌一震,按在两马背上悠然一推,两匹战马好似巨型武器,轰隆隆一路撞飞了数十骑同伴。

    石诚两眼瞪得溜圆,他终於明白为什麽叫举重若轻,什麽叫绝顶高手,向来对武功不怎麽感兴趣的家伙,人生第一次对武学充满了渴望。

    几百骑马队就此溃不成军,数十个男尊帮众联手也没有动一下,就顺利走入了百丈深、三丈宽的山谷。

    水无心站在山顶,环望着自己带来的近千精兵猛将,看到的却是一双双惊恐的眼睛,残暴女皇戾气暴增,一挥长鞭凌空向山谷跃去。

    「陆云天,下马磕头,肤放你离去。」

    女皇身影重重落在谷底,同一刹那,两个如虚似幻的身影好似鬼魅般跟上了她的速度。

    男尊帮队伍中,戴着面具的小公主不由身子一抖,靠近石诚很是担忧道:「石头,不好了,那两人是皇家供奉,听说闭关多年,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死了呢!他们的功力与我母皇差不多,三个加起来,你师父恐怕也打不赢。」

    「陆云天,天下盛传你乃天下第二局手,也是天下第一大侠,今日朕特请两位供奉出关,如果你能战胜我等三人,朕就放尔等过关,你可敢迎战?」「师父,别上当,他们这是以多欺少,不公平!」石诚急忙出声,生恐师父一时糊涂,不料陆云天却飘然下马,无畏无惧地向三大高手迎了过去。

    「能蒙女皇如此看重,陆某深感荣幸。」

    陆云天负手而立,让人如沐春风的话语清朗悠然,话锋一转道:「陆某也有一提议,不如让双方人马各自离去,只剩你我四人在这谷中大战一场,方可尽兴,女皇以为如何?」「陛下,放走男尊帮众,陆云天就没有牵挂,他如果逃走……」

    冷云包裹内息的声音隔空向水月女皇飘来,不料陆云天却一声冷斥,凛然不层道:「陆某顶天立地,岂是尔等一丘之貉;陆某如若要走,天下谁可阻我!」、

    男尊帮帮主足底二泛,一股雄浑豪气生生打断了冶云的内息,让山顶的冰块女将禁不住向後一退,紊乱的呼吸久久不能平息。

    「咯、咯……好,人生能得陆帮主这样的对手也是运气,水无心就应你一次。传令下去,後退十里,没朕命令,不许移动一步。」

    水无心虽然残暴,但骨子里也有绝顶高手的傲然,陆云天的深不可测并不能吓住她,反而激起了女皇血液里奸战的天性。

    皇朝大军率先轰隆後退,男尊帮数十高手一一从帮主身边走过,众人无声,唯有目光充满了崇拜与无边的豪情。

    能成为天下第二蒙侠的部属,人生还有何憾?热血激荡着江湖好汉们的心肠,众人眼中全无半点担心,唯有小家丁眼神乱转,很是不安。

    「轰——」

    当最後一匹快马驰过山谷刹那,谷中响起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两侧山峰瑟瑟发抖,十几声惊雷过後,行出几里的众人回头一看,不由目眩神驰。

    山谷已被烟尘弥漫,两侧山峰凭空「矮」了一截,碎石就像子弹般四处呼啸,隐约可见几条人影在山壁间疯狂纠缠。

    「帮主有令,不得拖延,走!」一个男尊帮堂主扬声将众人的心神拉了回来,随即叹息道:「兄弟们,咱们早点离开,帮主才能心无牵挂;放心吧,帮主武功天下第一,绝不会败给水月女皇。」

    合情合理的理由让众人不得不快马加鞭,小家丁也在人群中飞速远离了危险,他边逃边对不停回头的小公主耳语道:「公主,不要担心,我师父大仁大义,就是胜了,也不会杀你母亲的,而且……」

    不知不觉间,石诚已真正把陆云天当成了师父——如师如父,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小家丁心中挥之不去,好生烦人。

    山壁巨石奸似水流倾泻而下,转眼就把谷底掩埋,沙砾还在飞溅,石堆突然,四道人影升空而起,飞舞的剑芒绝没有须臾停顿的机会。

    四大高手已经激战了足足半个时辰,陆云天虽然不占优势,但也没有身处下风,一代大侠修长身影依然行云流水,毫无急躁之貌,但水无心可没有那分扫羽度。

    「左右供奉,联手杀阵!」残暴女皇双眸一缩,皇冠砰的一声炸成了粉碎,满头长发随风飞舞,长鞭好似一道涡轮撕裂了虚空。

    陆云天飘动的衣袂突然向下飞坠,身皇以本命元气强行制造的扭曲真空,一代大侠呼吸变得无比艰难,与此同时,皇朝两大供奉也爆发出最强的一击。

    两人本就枯瘦的身影瞬间急遽收缩,诡异地「化身为刀」,凌空一左一右向陆云天直杀而来;真空之鞭,魔刀之身,自然之境的奇招尽在瞬息间灿烂爆发。

    两柄魔刀直接从陆云天身上交错飞过,水无心的长鞭穿透了陆云天心窝,而一代大侠从始至终也没有闪躲,只是简单地竖起了长剑。

    「呼……」

    鞭落,刀过,剑收,满天幻影刹那由动化静,风沙缓缓坠落,现出了四个泥塑木雕般的绝顶高手。

    化身魔刀的两大供奉身形一层,回复了原形,紧接着不约而同望向了陆云天,不敢置信喃喃自语道:「化实为虚,星空之境!怎麽可能……」

    震惊还在头顶盘旋,两大供奉已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好一会儿过後,两人喉间才冒出了一滴血珠。

    水无心的长鞭停在了半空,似进难进,似退难退,残暴女皇人生少有地陷入了恐惧之中,合三人之力。竟然也未能打败陆云天,女皇的自尊不由受到了狂暴打击。

    「陆云天,你死後,肤会给你竖碑立传,让你死得瞑目。」

    水月女皇一把抹去了嘴角一缕血丝,淡淡的血腥味让她更加狂暴,不顾一切用上了自损元气的秘法。

    陆云天知道在同为高手的水无心灵觉下,掩饰不了适才所受的重创,一代大侠优雅微笑,「水无心,你也受伤了,你认为自己能全身而退吗?」「哼,只要能杀死你陆云天,朕就是断手断脚,也心甘情愿。」

    变态女皇就是不可以常理衡量,疯狂杀意冲天而起,变态女人的双眸已一片血红。

    两大绝世高手的最後一招即将一触即发,山谷突然陷入了死寂之中,风儿已经难以抬起头来,沙砾乖乖趴在地上,无比臣服。

    强大——真正的强大已开始控制自然,废墟一般的山谷猛然扭曲,轰然的前一刹那,一道「人马合二的幻影突然电射而现,打破了死寂。

    「且慢动手,师父,女皇陛下,且慢动手!」两个瘦小的身影滚落马下,分别跑向了两大高手,画面一定,竟然是小家丁与小公主回来了。

    「师父,大局为重,没了你,天下就完蛋啦!」石诚既然敢回来,不只是豪情冲动,也早巳想奸了应对之策,一出口就摸准了陆云天的性格,堪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母皇,女儿知错了,咱们回京去吧,女儿再不敢惹你生气了。」

    小公主的话语是小家丁所教,但眼泪却是实实在在,少女担忧的泪花触发了水无心的母爱,汪暴的杀气飞速消融。

    陆云天收回了长剑,水无心则一脸犹豫,小家丁原地一个转身,大瞻凝声道:「陛下,石头与你做个交易,如果你放弃两败俱伤,我就送你一张地图。」

    小家丁说话之时,陆云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袍袖,随即浮现一抹苦笑,想不到自己的奸徒弟还有一身偷鸡摸狗的好本事。

    提到兵库地图,水无心终於点头,「陆云天,今日一战暂且作罢,改曰你我再决一死战!女儿,随母皇回宫。」

    有了小家丁与小公主的存在,一场交易进行得很是顺利,水无心纵骑而去,小公主是恋恋不舍,泪眼婆娑,一边远离,一边挥手。

    纯真少女消失不见,石诚师徒这才迈步向骏马走去,陆云天跨出不到三步,悠闲的脚步突然一乱,一代大侠竟然吐出一大口鲜血。

    「啊,师父!」石诚这才明白,师父的伤比自己想像还要严重,小家丁急忙冲上去扶住了陆云天,焦急之情溢於言表。

    陆云天双目一闭一开,眼神又回复了平静深邃,轻柔地挥手道:「石头,为师没事,上马吧。思,你虽然狡猾无赖,小恶不断,但天性还不失赤子之心,但愿他日能继承为师衣钵。」

    「呵、呵……师父过奖了。」

    以小家丁脸皮之厚,竟然也有脸红之时,乾涩地笑了笑,随即陪伴着陆云天快速离开了山谷,离开丁东州武林。

    崁浓崁崁浓焱崁东州与北州交界之处,有一片天然成阵的丛山,一杆大旗飘扬在最高山峰之上,男尊帮三字端是气势不凡。

    天然大阵的中心,一片片宅院以独特的阵型连绵排列,最为庞大的宅院内,木青霞母女正相对而坐,忽而脸带喜色,忽而愁眉不展。

    「纤尘,内奸已经查出,应该给帮中兄弟一个交代了。」

    「娘亲,再等一等吧,女儿与刀老四接触过,此人性格耿直,又是刀堂外系族人,按理来说,他绝不应该是内奸。」

    秀美佳人轻摇着圣洁的玉容,还有一条理由她没说,那就是刀老四是某个小奴隶的好朋友。

    木青霞丰润的玉脸闪过一抹了然,母女连心,她自然明白女儿的心思,江湖美妇叹息道:「娘亲也希望不是刀老四,可咱们设下的陷阱,只有他一人中计;证据确凿,就连他本人也未否认,不尽快处置岂能服众?」一想起内奸给男尊帮带来的损害,水圣女也不由银牙微咬;为难之际,圣洁玉人突然眉目跳跃,欢呼道:「娘亲,爹爹与石头回来了,我感应到了石头的气息。」

    水之圣女在飘渺烟波中飞跃而去,木青霞看着女儿的背影,眼底悄然闪过一抹羞涩,还有明显的疑惑与慌乱。

    奇怪!女儿能感应到石头接近很正常,为什麽自己也能感应到那小无赖的气息?啊……

    一团乱麻侵入了毒手天仙的心房,斩不断,理还乱,等她将烦乱强自压回心海深处,凝神一看,才发觉她已经与女儿并肩站在总坛入口,焦急地眺望远隐约的人影越来越近,两颗美人芳心以不同的含义强烈跳动,当人影翻过最後一道山坳後,陆纤尘终於忍不住了,烟波一荡,圣洁佳人飞身冲出了总坛。

    几乎是同一刹那,一骑快马也从归来队伍中狂奔而出,一男一女风驰电掣相众於林荫之下,春风之中。

    「纤尘,老婆,呵、呵……」

    相比圣女人前的几分矜持,小家丁简单的呼唤却肆无己i惮,不待马儿站稳,他已经一个纵身扑了下去。

    情郎活生生出现在眼前,水之圣女也在激动中情难自抑,高挑玉人双臂一张,奸似小鸟依人般飞入了石诚怀抱。

    时光在这一刻失去了意义,天地万物围着一对有情人儿绵绵打转,深情的凝视之中,小家丁眼眸一热,把所有人都从视野里剔除,随即大口一张,吻向了佳人美丽玉唇。

    「石头,不要!」陆纤尘可没有小家丁那麽大瞻无羁,娇羞一闪,躲开了小家丁的狼吻,向後一退,欢欣而不失飘逸地呼唤道:「父亲,你回来了!」「思,纤尘,带你师弟下去安顿,为父此次能回来,全靠你师弟拼死相救。」

    「师弟?」陆纤尘玉脸充满了惊喜,诧异相问的是迎上来的毒手天仙,美妇人还以为陆云天被小家丁灌了迷魂汤,下意识凝神看向了分别已久的丈夫。

    这一看,却让功力高深的木青霞花容变色,呈I天,你受伤啦!」陆云天飘身下马,衣袂悠然,让跟上来的十堂堂主紧绷的心弦立刻松弛下来,众人随即恭声道:「参见帮主。」

    一代大侠微笑着举手虚挥,然後平静笑语道:「我与水无心决战,受了点轻伤,需要休养几日,帮中事务就劳烦各位兄弟了。」

    陆云天话音刚落,石诚急忙接过了话头,以很是骄傲的声调为师父正名道:「师父可是以一敌三,水无心加两大供奉,三个绝世高手哟,两个已经进了鬼门关,水无心也被师父打得落花流水,呵、呵……」

    小家丁说得有点夸张,但众人闻言却是深信不疑,并大为释然,难怪帮主也会受伤。

    刹那之间,万众一片譁然,陆云天平生英雄事蹟再添光辉一笔,众人同时也知道,帮主新收了一个关门弟子,再过一会儿,众人又知道,这关门弟子还是帮王的女婿。

    「属下给少帮主请安。」

    进入总坛之後,终於有机灵帮众第一个喊出了「少帮王」三字,小家丁听得是眉飞色舞,乐得是心安理得,而陆云天夫妻看在眼中,却有点哭笑不得。

    如此端正厚重的大侠,却会收一个这麽跳脱外向的徒弟,两人的缘分还真是不浅。

    「徒儿石头给师娘请安,祝师娘一年比一年青春,一年比一年美丽。」

    石诚又嬉皮笑脸地凑到了木青霞面前,说到青春美丽,少年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幅赤裸绝色的美人出浴图。

    「云天,你被这臭小子灌了迷魂汤呀,小心你的名声被他败光,咯、咯……」。

    毒手天仙用最正常的表现掩盖了眼底的变化,臭小子的眼神还是那麽贼亮,看来自己上次对他的警告没发生作用,唉,他现在又成了徒弟,要想避开他还真麻烦呀。

    陆云天在大厅小坐了片刻,随即将帮中事务交给木青霞打理,做好了闭关准备,顺便也叫木青霞教导石诚基本功法口诀。

    木青霞一听,丰润玉脸浮现一缕红色,反对道:「石头浑身经脉堵塞,就是学会功法也不能用,何必浪费时间呢。」

    「青霞,我自有道理,我疗伤大概要月余左右,你尽管教他就是,教的越多越奸。」

    木青霞迟疑地看着丈夫离去,从陆云天急促的呼吸之中,绝色美妇看出了丈夫真正的伤势,她不由在担忧中沉默下来。

    陆纤尘径直把自己的师弟情郎引入了自家内宅,刚刚指定房间,圣洁玉人就被一双不强壮但却很有力的手臂揽人了怀中。

    「纤尘老婆,想死老公啦。」

    房门砰的一声被重重关闭,紧接着房内飘出了阵阵呻吟之声,天下第一圣女没有半点推拒,热情似火地投入了情郎怀抱,享受着灵与肉的极致欢乐。

    呻吟、呐喊交替起伏,两个时辰後,就连吃饭时间,那发自灵魂的呻吟也没有平息。

    院门一开,帮主夫人脸色不善地飘然而入,独自一人吃晚餐的感觉很不舒服,毒手天仙更是无名火起,下意识就兴师问罪而来。

    第七集:绝色母女内容简介

    总在小家丁以为终于得到幸福的时候,老天爷就像专门与他作对一般,马上会把天大的灾祸降临在他身上。这次他真是犯下滔天大罪啦!居然杀了自己的师父,也就是那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男尊帮帮主──陆云天,结果不仅毒手天仙母女要杀他,觊觎男尊帮少帮主位子的江湖人士也纷纷插上一脚,很会「逃」的石头该怎么度过此次难关呢?而继承水无心皇位的小公主有可能是石头的救星吗?

    【精彩片段】

    石诚迅速握住影娘的手腕,对著罗嗦美女白冰清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骨感美女刚刚生出不妙的预感,化身高手的小家丁已使出了绝招──石头一脚。神来一脚踢在了白冰清的之上,但却没有踢伤天机女,当白冰清本能运功反震时,她才知道自己中计了。嗖的一声,狡猾家丁借用敌人的力量,牵著影娘一跃飞出了战团,临走之际,好色家伙还用脚尖勾了一下骨感美人盈盈一握的秀美,怪笑道:「白女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