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九章:分道扬镳
    眼看小家丁光光的脑袋要四分五裂,小公主突然一声吼叫,美丽的眼眸被红光占据,可爱少女瞬间变成了「杀人机器」。

    恍惚间,石诚又看到了水月比武的一幕,不过这一次的小公主更加疯狂,更加厉害,让少年不仅不怕,反而心窝发暖。

    半空之中,拳脚与铁扇发出了雷鸣般连续的撞击,前一道劲风刚刚吹偏石诚脸颊,後一道劲风已压得他张不开嘴巴。

    小公主意外地挡住了玉飞龙,但石诚的危险并未过去,不论小公主能挡多少招,下定杀心的玉飞凤一人已足以决定他的生死。

    「师兄,这小贱人交给我,你去杀狗奴才!」在平凡小家丁与玉面师兄之间,玉飞凤暗自做出了抉择,武林恶女不敢面对会「妖法」的小家丁,聪明地向小公主扑了过去;玉狐山师兄妹瞬间栘形换位,玉飞龙腾出手来,第一个就锁定了石诚。

    杀,绝不迟疑半分的击杀,玉飞龙面对没有武功的小家丁,竟然是孤注一掷,扇叶一旋,寒光进射足有三尺之长。

    就在这生死变幻的刹那,石诚贼贼一笑,让胜券在握的玉飞龙心弦一惊,想不出任何理由,但他就是感到了恐惧。

    受伤的影娘还在几丈之外,玉飞凤完全困住了小公主,现场也没有高手来到,石诚究竟在得意什麽?答案在一声惊叫中揭晓,玉飞凤突然经脉大乱,身子失控撞向了玉飞龙後背;意外发生得太快,太过突然,玉飞龙猝不及防,竟然被撞得气息紊乱,不待他把师妹推开,虚空一晃,小公主重若铁锤的粉拳已砸了过来。

    「砰!」玉飞龙竟然顺手将玉飞凤扔向了小公主的铁拳,然後迅速後退;无耻小白脸还未站稳,影娘就地一个翻滚,剑光横扫玉飞龙双足而来。

    玉飞凤被小公主打飞之时,玉飞龙则以违反自然原理的姿势凌空卷缩,他虽然吐出一口逆血,但却远离了追魂夺命的女杀手。

    玉面公子傲然一笑,迅猛下落刹那,他已光速运功调息,只要双足落地,他依然还能主宰三个敌人尤其是狗奴才的生死。

    一噗、噗!」扑通一声,玉飞龙落地了,但他没能成为主宰,却成了死不瞑目的死屍,三缕寒芒将他胸膛炸得血肉模糊。

    「嘿、嘿……小白脸,跟老子斗,你还嫩了一点。」

    石诚摇晃着天下第一暗器,奸不得意,回到梦幻山庄虽然只有十几天,但他早巳备奸了充足的弹药,为的就是这等时刻。

    玉飞凤被小公主打伤在地,平脸美少女放弃了反抗,目瞪口呆看着发生的一切,玉飞龙死了,她却没有悲痛欲绝,只有丝丝哀伤,想不到师兄竟然把她当肉盾;怨怼还在盘旋,恐惧又钻入了武林恶女心间,她颤抖地看着走过来的恶魔少年。

    石诚一脚从玉飞龙脸上踏过,一挥大手阻止了女杀手刺向玉飞凤的利剑,「影娘,别杀她,留下来当人质,走,咱们先到山顶躲一躲。」

    「石头,她是谁?」几人刚刚走出破烂的院门,迎面就碰到了梦羽衣,玉女佳人不看死伤的玉狐山师兄妹,而是充满警惕地看向了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美少女。

    石诚心中发虚,一边向山顶走去,一边随口敷衍道:「她叫彩云,是我以前认识的……朋友,羽衣,先不说这些了,前面情形怎样,咱们打赢了吗?」「情形不妙!」梦羽衣玉睑二讥,无力地长叹了一声,随即又看着无比可爱的彩云,追问道:「朋友?是什麽样的朋友,普通的,还是特别的?影娘,你说。」

    影娘左右一看,决定不开口,却狡黠地眨了眨眼,石诚还未来得及编造谎言,小公主已窜到了他身边,半边身子几乎挂在了小家丁手臂上,不待梦羽衣醋坛子打翻,纯真少女已娇声道:「我不是石头的朋友,我是他的——女人,专门来找他一起私奔的!」「私奔!」梦羽衣窈窕的倩影踩得大地烟尘四起,小家丁心申还未大呼不好,玉女已经一脚把他踹到了天上,化作人形流星,正好砸在了山顶。

    「哇,这位姐姐,你这一招好漂亮呀,能不能教我?人家也想这样踢他。」

    小公主纯真的眼神眨呀眨,竟然眨得梦羽衣怒气全消,亲热地挽着小公主胳膊,笑语道:「行呀,我教你,以後咱们没事就把臭小子当球踢,嘻、嘻……」

    「好啊、好啊!」小公主拍起了手掌,粉嘟嘟的小脸洋溢着远离凡尘的欢笑,就连影娘也被感染得脚底发痒,恨不得立刻在小家丁身上试上一试。

    满天杀声逐渐消失,剑阁与玉狐山率领部分武林大军聚集在山腰,无形的气势重如山岳,却冲不过武林群雄眼前那片诡异的桃花林。

    最前的追兵一入桃林,转眼就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一会儿过後,桃林如有生命般一阵转动,十几具屍体抛回了群雄脚下。

    「这是迷魂阵,大家把桃树砍啦!」剑光振臂一呼,自己却不栘不动,一群忠心的剑阁护卫冲到桃树边缘,举剑就砍,剑影过处,桃树只是多出了一道白痕,剑卫们却纷纷惨叫着满地打滚。

    剑阁上下瞬间一片死寂,剑光目光一转,看向了人群中的天机两女,「白小姐,天机谷天下无双,一定能有对付这桃林的办法,对吧?」一向多话的白冰清却不言不语,黑玉洁更是仿佛没有听到;尴尬之时,黄雪雯扭腰摆臀走了过来,故作亲热道:「两位妹妹,看在我乾爹王爷的面子上,请帮忙把这桃林灭掉吧。」

    媚俗女人话语软中带硬,黑白姐妹下意识捏了捏拳头,随即隐带怨气道:「此桃树乃上古奇种,不仅硬如金铁,水火不侵,而且一砍就会散发剧毒,要想毁此桃林,只能掘地三丈,将它连根拔起。」

    「羽衣,不好啦,剑光那小白脸正带着许多人挖山,鸡鸡那个东东,早知道上次就烧死他了。」

    石诚後悔地捶了捶自己的掌心,话锋一转道:「他们要挖到凉亭这儿,估计要十来天;羽衣,你老爹不会没有留後路吧,嘿、嘿……」

    梦羽衣白了狡猾家伙一眼,嘻笑道:「我们当然不会傻得把自己困在这儿,凉亭下面就是密道,而且咱们山庄的家眷、财物早就转移到了刀堂,刀堂易守难攻,就是十万大军也休想攻破。唉,就是可惜了这山庄。」

    凉亭之内,梦余恨、刀霸、梦铁火,还有陆云天四方而坐。

    「父亲,乾脆让孩儿带着刀卫杀出去,以咱们真正的实力,应该能把山庄夺回来。」

    刀霸点头附和女婿徒弟的话语,重拳砸在石桌上,闷声道:「火儿说得是,余恨兄,不能再留手了,只有把玉狐与剑王打败,你才能保住盟主之位。」

    梦余恨略二讥思,随即把目光转向了陆云天,一代大侠轻笑道:二切听梦兄主意,我男尊帮分舵有一千一流好手,一见信箭半个时辰就能来到。」

    见梦余恨还在沉思,梦铁火很是急躁道:「父亲,两千刀卫一个月前就已秘密进入了後山峡谷,孩儿这就发信箭,杀他个落花流水。」

    「大哥,不要冲动,使不得!」小家丁从外冲了进来,顾不得行礼,大喘着气道:「咱们虽然有伏兵,足以打败剑阁与玉狐山,但别忘了,水无心也来了,而且我觉得除了皇朝之外,还有一股势力在使坏,水月宗祠的老怪物们是绝不会与水无心合作的。」

    「石头,那你说怎麽办?难道就这样把武林盟拱手相送?」「大哥,武林已乱,武林盟已不再是原来的武林盟。」

    石诚为了保命,难得认真地思考一件事情,双目灵光连续闪烁道:「唯今之计,咱们应该以退为进,先撤到刀堂守住一半武林,把这烂摊子丢给剑王与玉狐……」

    不知不觉间,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了小家丁身上,偌大的空间鸦雀无声,只有石诚一人侃侃而谈,梦羽衣芳心的欢喜自不用多说,就连刀如恰也是目闪异彩,看到了一个不同的臭小子。

    「师父,盟主,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咱们此败就是败在民心之上,百门百派都上了恶人的当,只要我们一撤,时间一久,各门各派自会发觉此间疑点,那时民心一回,梦幻山庄必可重临武林,这就是——以退为进!」「妙,太妙啦!」真性子的刀霸师徒不约而同拍掌欢呼,梦余恨与陆云天也是满面微笑,赞贯之隋缢昤言麦。

    一代大侠轻嚐了一口香茶,这才轻声道:「石头,你此计虽然说不上惊世罕见,但你小小年纪,能有此等心胸目光,为师真的很欣慰,早知如此,上次就带你回男尊帮了。」

    凝声叹息悠然回荡,直到这一刻,陆云天心中才真正认可了石头这冒出来的小徒弟,一代大侠眼神二兄,竟然把男尊帮的未来期望放在了石诚身上。

    「师父,回到男尊帮,徒儿一定好好听你教诲。」

    少年的直觉也是首次感应到了陆云天的关怀,师徒之情油然而生,狡猾家丁此刻——至少是这一刻说得是绝对真心诚意。

    陆云天泰然接受了石诚一礼,然後转向梦余恨道:「余恨兄,石头说得没错,如今武林已不是以前的武林,合久必分,咱们现在即使不惜两败俱伤抢回盟主之位,但对於反抗大业也是於事无补,反而会把百门百派彻底逼向对立面。」

    梦余恨闻言神色舒展,朗笑道:「哈、哈……既然云天兄也如此说,我就放心了,梦某早想把这个担子放下,传令下去,撤退!」众人开启密道之际,影娘拉了拉石头衣袖,指着玉飞凤道:「主人,这丫头怎麽办?是杀还是放,带着她逃跑可不是好事。」

    石诚当然不会把累赘带在身边,瞳孔一缩,以异样的眼神盯视着平脸美少女惊惶的目光,好一会儿後,小家丁突然松开了玉飞凤的捆绑,「玉飞凤,看在你我也算露水夫妻,我饶你二叩,回去告诉你母亲,水无心性格反覆无常,你们别想依靠她得到武林。」

    「你……你真的放我走?不怕等会儿我娘亲杀进来,你没有人质吗?」玉飞凤并不知道梦幻山庄的计画,反而傻傻地提醒了石诚一句,话语说完,她才後悔地闭紧了小嘴。

    「嘿、嘿……不愧是小宝贝儿,还知道关心我。」

    石诚色笑着勾住了少女下巴,用二人床笫间的呢语调笑了一会儿,这才大手一挥道:「快走吧,再不走,恐怕你就走不了啦;对了,另外告诉你一个消息,剑阁的人不是在帮你们,他们下一个对付的目标就是玉狐山。」

    玉飞凤惊惶的背影消失不见,影娘立刻以怀疑眼光看着感情泛滥的石诚。

    小家丁眼底的得意控制不住,半搂着影娘腰肢贼笑道:「不这样,又怎麽加快玉狐山与剑阁的争斗,反正杀了玉飞凤对我们也没什麽好处,如果那丫头没有突然变聪明,一定会顺着我的意思进行下去。」

    「咯、咯……主人,你真是坏透啦!」小家丁果然把恶女吃得死死地,一回到本方阵营,玉飞凤为了隐瞒自己与石诚那羞於启齿的关系,竟然为玉飞龙的死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娘亲,师兄被剑阁的人偷袭刺死了,女儿好不容易才甩脱追杀;娘亲,剑阁冒出来奸多高手,奸厉害,咱们要小心呀;对了,水月皇朝的援军呢?」玉狐对徒弟的死只是眨了眨眼,对剑阁的帮手才凝重於心,如狐女人下意识看了看女皇派来的寥寥几十个高手,又对比了一下剑阁一方的势力,她眼中的兴奋飞速凝结。

    玉狐招手把几个心腹叫到了近前,凝声命令道:「速速查明水无心的动向,另外传令下去,叫周边弟子控制好回山的关卡,咱们随时做好撤退的准备。」

    玉狐山高手迅速活动起来,玉狐站在山风之中衣袂飘荡,有点咬牙切齿道:「水无心,你想让本座当炮灰,做你的春秋大梦!」包围山顶的另一边,剑光一边指挥上千手下挖土开山,一边低声问道:「父亲,什麽时候出手对付玉狐,让他们逃回狐狸窝,以後就不容易了。」

    梦幻山庄已成强弩之末,长久的愿望即将实现,剑王不由抚须大笑,「不急,先利用玉狐与梦老儿斗个两败俱伤再说,给小王爷传话,让他的人马先别急着现身;咱们要示弱,光儿,懂了吗?这就叫兵不厌诈!」「咯、咯……公公真是高明,媳妇这就给乾哥哥传话。」

    黄雪雯妖娆的玉体径直下山而去。

    画面一转,武林群雄终於铲平了桃花阵,冲天的烟尘从四方向凉亭逼近,下一刻,杀声戛然而止,空荡荡的山顶让剑光父子气得面色铁青。

    梦余恨父子竟然逃走啦,堂堂陆云天也会当缩头乌龟,谁也没有想到对手的策略会这麽大违本性。

    等剑家父子回过神来,手下的禀报让他们更加怒不可遏,玉狐竟然在他们进攻时撤退了,而且还带走工工分之÷的武林门派。

    剑光正要发布追击的命令,剑王意念一转道:「光儿,算啦,玉狐天性狡猾,她这麽一逃也好,再没人与为父争夺盟主之位,哈、哈……来人,速速整理武林盟,把此处改为剑阁山庄。」

    剑光也不是傻瓜,一转心眼儿也明白了父亲想保存实力的心思,一想到自己以後就是盟主之子,未来的武林第一人,他受挫的心思也在兴奋中化为了轻烟。

    距离硝烟未散的梦幻山庄大概有两百里左右,纵骑狂奔的队伍在岔路口停了下来。

    「余恨兄,咱们就此作别。」

    「云天兄,告辞!以後要人要粮尽管开口,梦幻山庄的元气并未受损。」

    陆云天向左侧路口一靠,不到百骑人马停在他身後,其中当然包括狡猾家丁。

    梦余恨略一沉思,随即将一样东西塞入了陆云天手中,「云天兄,这是老夫无意间得到的一张兵库地图;我想水无心大概就是冲着它而来,云天兄不会怪我把祸根推给你吧,哈、哈。」

    宝贝说成了祸根,陆云天再不好推辞,两位当世豪侠抱拳一礼,随即不再罗嗦分道而去。

    「石头,你要在男尊帮老实待着,我很快就会来看你的。」

    梦羽衣几次都想拨转马头,奈何玉女佳人还知道大局为重,在这等困难时刻,她无论怎样也不能舍父亲兄长而去。

    石诚真挚的眼神留在了玉女老婆心中,随即又把目光望向了沉默不语的刀如恰,少年大有深意道:「羽衣,嫂嫂,路上小心,我会来探望你们的。」

    端庄身子一颤,双腿下意识抽搐了一下,坐下马儿还以为主人下了命令,立刻向前小跑而去,温柔少妇驰出十余丈,一缕淡淡的仙音也飘入了石诚耳中,让臭小子心花怒放。

    「石兄弟,你也保重,他日再会。」

    几千人的庞然队伍绕过了山脚,石诚还留在岔路口不舍相送,影娘捉马而来,玉手轻触道:r主人,再不动身跟不上男尊帮队伍了,你不是想独自离开吧?」「啊!怎麽不早点提醒我?」「师父,等等我!|」小家丁一拉缰绳,随即抛开四蹄纵马狂奔,风驰电掣间,他脑海已浮现出水之圣女的圣洁玉容,以及佳人母亲的丰腴倩影与狠辣神色。

    一场武林大会,东州江湖天翻地覆,梦幻山庄大败,与刀堂成为一体退守天险,玉狐山广招各路豪雄,势力大增,而剑王成了新的武林盟主,可惜剑阁的威信与势力相比梦幻山庄大有不如。

    天下势力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偌大的武林国度就此三分天下,鼎足而立。

    大地在脚下飞退,群山从两旁刮过,不到一天,男尊帮队伍已狂奔了足足五百里:数十帮众脸不红、气不喘,但身为帮主弟子的石少侠,却趴在马背上直喘大气。

    小公王金枝玉叶之身,也比石诚强上许多,纯真少女提马靠近石诚,一边给他拍背,一边担心地问道:「石头,你不会断气吧,真可怜。」

    「扑通!」小家丁差一点昏死在马背上,他还从没有见过这麽安慰人的,为了保住不怎麽有用的自尊,少年一挺胸,给了小公主一记白眼,然後主动加快了马速,没几下,他竟然冲到了队伍最前面,冲到了陆云天身边,等冲出半个马头,他这才发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咦,怎麽停下来了?」「咯、咯……陆帮主,别来无恙呀,朕对你可是朝思暮想。」

    宁静的山野突然沙尘四起,前後只有几秒钟,天地已被烟尘笼罩,石诚不知道四周冒出来多少敌人,只知道视野所及之处,全是皇朝大军的影子。

    男尊帮众人此刻正身处一块宽阔的空地上,前方就是他们必须冲过去的一殴百丈峡谷,左右两侧则是连绵的山峰,果然是一个绝佳的埋伏之地。

    鸡鸡那个东东,落入重围了!原来变态女皇在男尊帮的必经之处设下了陷阱,难怪她没有在梦幻山庄出现。

    滔天杀气铺天盖地,石诚坐下马儿惊慌得在原地打转,骑术不精的少年更是手忙脚乱,更显敌人的强大。

    陆云天轻柔的大手抚在了马头上,受惊的骏马神奇地回复了镇定,一代大侠身影不动不栘,强大的自信迅速传遍了空间每一寸角落。

    「轰!」大地颤抖,雷鸣般马蹄声围着几十骑猎物飞速打转,蒙胧的天地昏暗无比,杀气好似怒潮拍岸。

    身处重围,正常人的反应必是从最有把握的原路突围,但陆云天却在沙尘马浪中闭上了眼睛,一千帮众就像着了魔一般,也统一变成了泥塑木雕。

    敌人的马队在发疯般转圈,被困的男尊帮一动不动,小家丁机敏地伏在了马背上,学着师父的模样凝神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