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八章:武林大乱
    「石头,你到底上哪儿去了,人家一整天都不见你,你不会不要我吧?」回到普通下人房,小家丁身边的春色依然荡漾,小公主穿着内衣,半裸着扑入了他的怀抱。

    先前的狂欢榨掉了少夫人所有的精力,但对石诚来说,当然还有余力,少年反手抱起了小公主,一个飞身就向床杨跃去。

    「啊!石头,不要,疼死了,上次你弄得人家好疼,我不要。」

    直到男人剑及履及,迟钝公主才反应过来,不满的小嘴一撇,认真地抓住了男人意图作恶的阳根。

    小家丁不由苦笑了两声,两人重逢的当晚,他本想与小公主灵慾合一,不料少女只是试了一下,圆头才进去半寸,娇嫩如洋娃娃一般的少女就受不了啦,大呼小叫着逃了开去,此後任凭他如何诱惑,小公主也不再打开城门。

    「公主,当夫妻就要做那事,来嘛,让老公爱爱;疼一次,以後就再也不疼了,你没看见,影娘那麽舒服吗?」气哼,人家还小嘛,石头,等人家大一点再那样好吗?」在这件事上,小公主展现了超常的精明与意志,玉手一捞,又把石诚的阳根及时抓住。

    可爱少女性感无双的身子在男人身上滚动了一圈,然後红着小脸道:「石头,我就像上次那样给你弄吧,影娘说了,只要你了,就舒服了!」「轰!」男人脑海一热,叫天叫地,天啦,老子叫影娘保护小公主,她怎麽没事教导她这些呀,嘿、嘿……不过,敦得真好。

    皇朝公主缓缓张开了小口,费力地将小家丁的巨物吞纳而入,香舌略显笨拙地卷动起来。

    「唔、唔、唔……」

    阵阵呻吟从少女唇缝与的空隙间流出,石诚竟然把唇舌伸到了小公主双腿间,尽情品尝稚嫩少女光洁的,大口吞咽着处子纯净的琼浆。

    当灌满小公主小嘴刹那,石诚闷吼着躺回了床榻,心中不由想到,嗯,留下小公主的贞洁,慢慢享受处子蜜液,也是一个绝美的主意。

    月色下,静谧之中,小家丁房内突然飘出一丝让天地发狂的呻吟,「啊,石头,你还要呀,不行了,人家已经吃饱了,你看,肚子好胀呀!」第九天,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站在了最高的彩楼上,就像皇朝宣读圣旨一般,老者抖手拉开了帛书,高声诵道:「新一届武林盟主是——梦余恨梦庄主!」

    一场盛大却不够精彩的武林大会就此尘埃落定,不论是支持哪一派的武林人士,无不鼓掌欢鸣。

    第十日,也就是最後一天,梦幻山庄宴开千席以上,服侍忙碌的下人就是奸几千,见惯皇宫场面的某个光头家丁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受震撼。

    风儿微荡,丰腴倩影来到了梦羽衣与石头身边,外表一片平静的刀如怡站在高处,扫视着脚下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凝声道:「羽衣,下院有动静没有?按理说,水月皇朝如果要动手,他们必会选在今天,提醒各堂堂主打起精神。」

    「我一直盯着所有关卡,没有见到陌生人进入山庄。」

    梦羽衣理了理那缕无风自动的绿色秀发,莫名的预感让玉人心情突然沉重,下意识问道:「嫂子,中完有没有可疑形迹?」刀如怡摇了摇头,两女目光同时转向了石诚,身分大变的小家丁俨然已是幻梦山庄的核心人物,双肩一耸,两手一摊道:「影娘一直都在内院暗中监视,朝廷奸细已经全部清除,除非我去下毒,否则没人能够靠近厨房、水井等地方,嘿、嘿……」

    小家丁无赖一笑,一边故意暧昧地看了嫂子一眼,一边道:「不过我总有点心神不宁,你们说,剑光与玉飞龙两只臭虫会不会狗急跳墙,报复咱们?」小家丁如此一说,绝对是私心作祟,一想到自己占了人家的老婆和师妹,可两个玉面臭虫还一脸微笑,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有如芒刺在背。

    在小家丁的意识里,最好是先下手为强,随便找了个藉口,把两个隐患除掉;可惜幻梦山庄却要顾忌武林道义,少夫人躲开了坏小子的视线,沉吟片刻後柔声道:「不会的,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又是在我们山庄里,如果剑阁或玉狐山捣乱,有麻烦的只是他们;咱们先下手的话,会招人非议。」

    梦羽衣也认同嫂子的话语,小家丁唯有无奈一叹,对於「好人」的思维方式限下适应。

    流水盛宴从中午一直到了晚上,明月之下,梦幻山庄中下两院依然犹如白昼一般,下院人山人海却无关紧要,中院少少的百来人,才是决定武林命运的地方。

    在石头总管的特别关照下,武林盟人员仔细监视着剑阁与玉狐山两桌人的一举一动,生恐出现万一。

    恭贺之声如潮如浪,巨浪过後,终於逐渐平息,随着目光的移动,小家丁悬着的心房开始缓缓落地;太奸啦,再过一会儿,这让人提心吊瞻的一天就过去了,老子就可以安安稳稳当武林第一少侠,陆云天的徒弟,梦羽衣的丈夫。

    哈、哈……想想也美呀!「啊!」一声惨叫惨厉无比,狠狠打断了小家丁对未来的幻想,他本能地双足一嘣,躲到了早已选奸的安全位置,然後探出脑袋一看。

    「毒,菜里有毒!」玉飞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惊叫末完,已抱着肚子倒在地上,玉飞凤刚想扑向师兄,不料她自己也在地上滚了三圈,再没有了动静。

    劈里啪啦一阵乱响,好些高手惨叫着七窍流血,虽然靠着强大内息支持没有毙命,但已是离死不远。

    毒,怎麽还有人下毒?石诚一侧头,正好碰上了影娘怀疑的目光,下一刹那,两人同时摇头示意不是自己干的。

    「哗!」前後相隔不到半分钟,外院已乱成一锅粥,不用多猜,肯定也是大批武林人士中毒发作。

    「怎麽会这样?快把所有大夫找来,快!给中毒者运功压毒。」

    梦余恨一边冷静地发布着命令,一边凝重地与陆云天对视了一眼,内院中毒者并不多,而且大都是玉狐山亲近之人,一切都透出一分突然而来的诡异。

    盟主的话音还未落地,玉狐突然站了出来,一反常态无比冰冷道:「盟主,不用做表面功夫了,有什麽狠招都使出来吧,要想灭杀武林各派,你幻梦山庄还做不到。」

    「玉山主此言是何意思?梦某行事光明磊落,倒是玉山主对下毒似乎早有预见,梦某真是佩服。」

    梦余恨可不是傻瓜,转瞬间就把一切联想到了玉狐身上,脚步一踏,磅礴的气势压向了玉狐山主。

    百派门主一时间左右环视,大多数人都是一头雾水,弄不清该相信谁,他们只知道有人中毒了,而自己也随时有被人偷袭的可能。

    恐惧好似瘟疫般弥漫,外院早已是一片刀兵之声,不知是谁首先挑起了战火,逐渐向内院涌来;如此紧张时刻,内院突然又发出了两声中毒惨叫,天机两女同时摔倒在地,口吐白沫,情状很是可怕。

    「哼,梦余恨,你不会把天机玄女说成是我玉狐山的人吧?」玉狐心中喜出望外,立刻话锋一转,话音传遍了整个武林盟,「梦余恨,你的奸女婿就是朝廷大员,你作何解释?哼,你幻梦山庄与水月皇朝勾结,大家一起把梦余恨这内奸抓住,咱们重选武林盟主。」

    小家丁听得清楚,想得明白,一口冷气吸入肺中,他对玉狐的好感刹那烟消云散。

    难怪堂堂玉狐山主会对他这麽友善,难怪这狡猾的狐狸精会千方百计把他捧上风光高位,不过奇怪的是她怎麽会认识老子,知道老子原来的身分?鸡鸡那个东东!石诚暗自一骂,大步站了出来,准备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大战阴险狐狸。

    混乱一触即发之时,陆云天一声朗笑,轻易震慑了全场,男尊帮帮主的威名还在梦余恨之上,一代大侠更是对抗残暴女皇的标帜,「各位同道,石头是陆某徒弟,你们不会认为陆某也与水无心勾结吧,哈、哈……」

    思绪已被情势牵动的各派又倒向了梦幻山庄,玉狐敢设下此计,当然也算到了此变,毫不迟疑笑语回应道:「陆大侠当然不会有问题,不过树大多枯枝,何况这石爵爷也是中途拜在陆大侠门下,恐怕陆大侠也不敢肯定他是不是朝廷内奸吧?」女人果然狡猾如狐,深懂人心,这麽一问,完全将陆云天的大侠性格考虑了进去,一代大侠凝神一想,他还真不敢肯定小家丁的人品。

    陆云天还在沉吟说辞,玉狐已经抖手亮出了杀手鐧,「各位掌门,这是玉狐从梦盟主女婿房间搜到的东西,大家请看,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派石头潜入东州,与幻梦山庄结盟,哼,梦余恨,好一个狼子野心。」

    圣旨飞速在人丛中流动,最後竟然传人了石头手中,他看不仅异界文字,但却看得懂皇帝的印章,咦,竟然真是变态女皇的玉玺。

    鸡鸡那个东东,怎麽冒出了这麽一个玩意儿?啊,水无心那贱人早就设定了此计,派自己来并不是下毒,而是当可怜的诱饵;他虽然中途变卦,但可惜未能识破变态婆娘的毒计,还是无意间帮了朝廷与玉狐的忙。

    小家丁恍然大悟,眼眸一缩,代表内奸的问号闪电般飞向了玉狐;猜想是正确的,但为时已晚,就在石诚想大声吸引众人注意时,十余道人影带着一身血腥飞跃而入。

    「石爵爷,梦庄主,陛下有令,把这群逆贼全部诛杀,重重有赏!」十几个朝廷高手刚刚落地,奸几个门派首领已齐声大叫:「啊,我认得他们,是水月皇朝的宗祠长老。」

    「轰!」石诚只觉耳朵一片嗡鸣,直觉告诉他,梦幻山庄已经掉入了一个酝酿已久的可怕陷阱之中,而自己这女婿沾不了光,反而还要跟着受罪,倒楣!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小家丁眼珠一转,飞速逃到了陆云天身边,准备跟着师父逃到男尊帮去。

    「哗!」百派门主的恨火瞬间冲天而起,奇怪的是玉狐望着突然冒出来的一群水月长老,也在发呆;「中毒」的玉飞龙突然跳了起来,无比惨烈的吼叫道:「杀呀,杀死假仁假义的老匹夫!」中院门突然被人一掌打飞,下院的刀光、火光,还有冲天的惨叫同时涌了进来,乱了,武林彻底大乱啦!百派门主不由目光一冶,就连一向亲近梦幻山庄的门派也是杀气凛然,沉重的杀气在死寂中铺天盖地。

    「瑷——」

    一道鬼魅般剑芒首先拉开了战幕,剑王第一个出手,匹练剑气直刺只有三米距离的梦余恨。

    「大瞻小人!」狂猛的断刀横空斩过,刀霸挡下了剑王的偷袭,一刀一剑开始在虚空疯狂碰撞,混乱再也无可挽回。

    玉狐一振长袖,强自压下了眼中几许狐疑,随即纵身飞向了刀如怡,女人果然狐狸般奸诈,刀如恰虽然不是幻梦山庄庄主,却是刀堂与梦幻山庄连接的纽带,只要抓住她,就等於掐住了对手的七寸。

    奇形狐爪从袖中飞出,玉狐的成名兵刀转瞬消失在虚空之中。

    刀少夫人也不是花瓶,美眸一动,先天内息已锁定了飘忽的杀气,屈指一指,一柄飞刀同样无影无形。

    「噗!」飞刀射中狐爪,竟然发出了闷响,在刀爪相碰的刹那,玉狐变幻手中的丝线,奇形狐爪好似活物般猛然一收,五爪正好夹住了飞刀;如狐女人再次一抖丝线,飞刀无力坠地,狐爪继续抓向了刀如恰香肩。

    梦铁火距离妻子并不远,但他脚步未动,剑光故作优雅的身形已经挡住了他,「铁火兄,稍安勿躁,咱们再来切磋一回,请!一剑光口中说请,一柄微型的玉剑已经脱手而出,长剑也紧跟着风雨般扑向了梦铁火,剑气纵横之处,石碎草飞,招招致命。

    一切说来纷繁复杂,现实只不过刹那之间,当第一声金铁交鸣激荡虚空时,百派也开始向梦幻山庄动手了。

    武林盟虽然有十堂百坛,高手如云,但又怎能敌得过天下武林,即使加上刀堂的人马,也是不停後退。

    惨叫、血雾、断肢、亡魂,神圣的武林盟变成了修罗场。

    也许是陆云天武功太高,也许是他侠名太甚,混乱之中,竟然一时没有人向他递招,小家丁当然乐得如此,但陆大侠怎会袖手旁观。

    「各位武林同道,停手,李掌门,别伤了和气,先静心思量才是。」

    陆云天飘身一闪,出现在一个相熟的掌门身边,虚抬一掌,轻易分开了两个生死相搏的昔日同伴;梦幻山庄的那个高手听话地退下,那李掌门也强自停下了兵刀,在陆云天亮如星辰的目光下,他混乱的脑海一清,也想到了诸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陆云天淡然一笑,随即将目光转向了其他地方,就在这时,又一批陌生人飞跃而入,一支暗箭突然李掌门背心。

    血雾飞溅,张口欲叫的李掌门就此含冤死去,他身形刚刚坠地,门下弟子很快就发现了惨剧。

    「陆云天,你竟敢杀我掌门,我与你拼啦!」陆云天也被卷进了战火之中,小家丁四方一看,正奸看见天机两女轻盈地跃身而起,随即消失在混乱之中,石诚眼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见师父对一千围攻者心慈手软,他更是乾着急,唯有把身一缩,狡猾地从角门悄悄离开。

    混乱还在升级,一个玉狐山高手与一个梦幻山庄堂主半个时辰前还在对酒欢歌,此刻却是两刀交接,互拼内力。

    刀刀刮出一片片火花,两刀正在拉锯之间,一道幻影从斜次里飞卷而来,寒光在虚空一闪而过,梦幻山庄的堂主随即捂着血如泉涌的脖子摔倒在地。

    「兄弟,谢啦!」玉狐山高手认得对方是剑阁的人,两派平日虽然关系不深,但此刻好歹也是同处一个阵线,他抱拳一礼,随即转身向另一处战团扑去。

    「啊!」那玉狐山高手突然由动化静,顺着穿胸而过的剑尖,他茫然回头一看,杀他的人竟然是刚才帮他的剑阁高手。

    剑阁高手阴沉一笑,闪电般抽剑而出,然後飞身钻入了人丛中,剑尖一抖,他又故技重施。

    「呀——」

    两声惨叫在同一刹那响起,剑阁之剑成功刺穿了刀堂高手的咽喉,但他的身形也被玉狐山高手一刀两断。

    「小心,有协力敌人!」玉狐山与剑阁同时发布了命令,局势在混乱中平添了七分诡异十血雾已经充斥了空间,除了梦幻山庄外,几方人马之间也是互死互伤。

    「呼……」

    刀如恰在狐爪凌空攻击下,衣裙已被抓破了好几处,奸在窈窕玉女及时出现,飘逸袖剑随袖飞舞,两样异曲同工的神兵在空中撞出了灿烂火花。

    狐爪向後一退,玉狐脸上猛然闪过一抹潮红,没想到梦羽衣的功力会那麽高深。

    幻梦玉女也是连连後退,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能接住玉狐全力的杀招,绿色发梢向上一飘,玉女佳人在怒火万丈时,反而更加飘逸圣洁,好似踩着烟波般飘向了玉狐。

    狡猾如狐的中年美妇不敢再有半分轻视之心,双手同时一抖,两把狐爪准确地对上了两把袖剑,刺耳的撞击声一闪一灭,袖剑稍差半筹轨迹一乱,就在那刹那之间,两柄飞刀突然从袖剑里暴射而出。

    梦羽衣与刀如恰素日里姑嫂情深,联手之下也是天衣无缝,威力倍增。

    这一刀不再隐藏於虚空,但那咆哮的劲气却撕裂了玉狐的护体气场;玉狐山主闪身、飞跃,连串动作如虚似幻,但一片衣角还是被飞刀削落。

    「嫂子,情势不妙,咱们撤上山顶再说。」

    梦羽衣提醒了嫂嫂,自己却凌波飘飞,向内院下人房飞去;刀如恰不用多猜,也知道小姑去找谁,当家少夫人竟然在这等时刻心儿一跳,幸亏冲动只是一闪而过,她随即抬手发出了命令。

    梦幻山庄果然不愧天下第二壮,十堂百坛的高手一见信箭升空,身体己本能地做出了行动,就连梦余恨也招呼着刀霸向山顶撤离。

    糊里糊涂被卷进混战的百门百派还无所谓,剑阁与玉狐山却为此大急,剑王与玉狐都知道山顶其实是一个神奇的阵势,他们绝不想让猎物逃进安全之地。

    杀声再次震天回荡,两大势力几乎同时追向了山顶,只留下中立的门派站在血雾中不知所措。

    追,还是不追?聪明人已开始清醒,糊涂之辈也在想保存实力,但无论聪明还是糊涂,百门百派都已悔之晚矣。

    内院下人房,石诚急促地推开了房门,扯着嗓子大叫道:「影娘,公主,快带好银票细软,咱们逃——」

    「逃?狗奴才,本公子看你往哪儿逃?」虚空猛然杂响回荡,院门就像暗器般插在了石诚头顶墙壁之上,完好无损的玉飞龙狰狞而现,玉飞凤则一脸冶漠跟在他身後。

    被仇人盯上,小家丁不由大叫糟糕,还未来得及想出办法,玉飞龙的铁扇已向他脖子飞来,玉面公子明显汲取了上几次的教训,一上来就痛下杀手,只要砍下狗奴才脑袋,任凭小家丁多麽狡猾也无计可施。

    长腿女杀手有如雌豹般从房内飞出,剑刀虽然挡住了飞旋的铁扇,但影娘却被打落地面,铁扇如刀,紧接着又斩向了石头颈项,瞬间离小家丁脖子只是咫尺距离。

    危急时刻,石诚突然撩腿一踢,奇蹟般踢中了扇柄,狂风乱影好似被一刀斩断,画面一定,小家丁拉着一个粉嘟嘟的小美人向山顶逃去。

    「狗奴才,留下脑袋!师妹,动手!」玉飞龙隐带责怪地瞪了呆呆出神的师妹一眼,随即凌空而起,速度之快,绝对超出了外人对他的估计;转瞬之间,致命的铁扇化作一根短铁棒,重重砸扁了石诚的家丁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