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七章:再淫贞洁
    狡猾家丁心神还在胡思乱想,脚步已经走入了山顶桃花阵中,桃树好像成妖般左右一分,迷路良久的光头家丁这才看到了凉亭。

    凉事之内,几个男女身影映入了石诚眼帘,但少年心海却没有留下丝毫影像,对於高手的「变态」,小家丁已经习惯,神色一定,挟带一身忠厚的气息击近了武林核心之地。

    「咯咯……石少侠,别来无恙,难怪奴家一见你就觉得亲切,原来少侠竟旱陆大侠弟子,瞒得玉狐奸苦呀。」

    玉狐在一千绝顶高手之中最是热情,主动迎了上来,悦耳的话语既似轲责,又似称赞,美妇山主更轻声道:「石兄弟,劣徒管教无方,请看在奴家面子上,不要记恨玉狐山。」

    美妇盈盈浅笑,风情万种,更何况石诚还吃了人家的女儿,他哪有生气的道理,面对一向对他友善亲切的平脸美妇,少年难得真心的傻傻一笑。

    「云天兄,剑某只知你豪情盖世,天下第一,没想到云天兄教徒儿也这等高深莫测,佩服、佩服!」「哈、哈……剑兄说话就是客气,刀某只是一个粗人,小兄弟,陪我老头子练一练,怎麽样?」石诚终於明白梦铁火为什麽那麽痴迷武道了,原来是有其师,出其徒,这刀霸眼神的亮度绝不在徒弟之下。

    梦余恨把石诚拉到了他身边,打断了刀霸的兴致;武林盟主欣赏的目光对着石诚一番上下扫视,然後很是凝重,问道:「石兄弟,何谓我既道,道既魔,道我合一,天人无痕?」「这……」

    几大高手的目光齐刷刷飞了过来,陆云天就在一旁,石诚自然不可能再扯到师父身上,一向伶牙俐齿的家伙也变成了结巴。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是牛吹大了!陆云天展颜一笑道:「石头,有何见解大胆说,在座都是你的前辈,说错了,他们也不会怪你。」

    石诚知道陆云天是想让他一说成名,不由「感激」得很想哭,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尴尬的气息越来越浓,小家丁在压力下突然灵光一现。

    「启禀师父,这句话徒儿也是听来的。徒儿有一次从百丈悬崖失足落下,正好被一个白发老人凌空接住;他救了徒儿後,说徒儿与他也算命中有缘,先改造了徒儿体质,然後就留下这麽一句话,让徒儿自行参悟,白发老人还说,如果能参透此中奥秘,就能什麽破烂,不,是——破碎虚空!」「破碎虚空!」小家丁此言一出,震得几个当世绝代高手须发齐抖,一向高深莫测的气息瞬间被一个神话击破。

    「石兄弟,此人姓什名谁,身在何处?」问话的是痴武成狂的刀霸,但所有人目光的含义都一样。

    石诚摸了摸後脑杓,然後一脸神往回忆道:「那老人叫——黄易,说完话,他就对着空气一掌劈出一个古怪的洞口,一纵身就不见了。」

    「啊,那就是破碎虚空!」众人不禁悠然神往,长叹声中,玉狐更禁不住惊叹道:「难怪石少侠体质如此神奇,原来有世外高人相助。」

    沉默,凉亭内突然陷入了沉默,小家丁老实地待在一旁,心神却乐开了花,身处武林国度,有什麽能比自己此刻的成就更辉煌?嘎、嘎……什麽绝世高手,还不全被老子唬成了傻子!玉狐山主第一个打破了沉默,绝美妇人飘到石诚身前,光洁玉脸风情万种道:「石少侠,你觉得我家飞凤怎样?她最近可是经常提起你呀。」

    石诚绝对真正地头晕眼花,没想到玉狐会向自己推销女儿,而且还一边放电一边推销,莫非是要母女齐上?呼……恶奴的呼吸一下热了起来。

    邪情逸趣差一点让小家丁露出马脚,奸在武林盟主梦余恨的朗笑声及时响坦,「哈、哈……玉山主,飞凤当然是人中之凤,但可惜你晚了一步,石头已经与我家羽衣情投意合了。」

    局势一转,竟然变成了两大门派争夺女婿,小小家丁成了香鲜辞,一切只因为他是陆云天的徒弟。

    陆云天还下知道女儿也成了无赖徒弟的女人,很自然地站在了梦余恨一方,玉狐唯有无奈叹息道:「哎,果然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早知道上次遇见石少侠,我就把飞凤强行许给他了,咯、咯…」

    玉狐玩笑片刻后,又出乎众人意料,不死心地追问道:「盟主,这等大喜事,贵庄有没有通知武林?也让大家高兴一下吗。」

    梦余根以为玉狐还想与男尊帮攀上关系,四方脸上不漏真容,豪气一生道:「玉山主说的是。来人呀,速速把小姐定亲之事通传武林。」

    梦余根说道这儿,侧脸看向路云天道:「云天兄,你看这样可好?」

    「余根兄做主就是了,小徒能成梦幻山庄的女婿,我可是求之不得,哈、哈……来,各位品一品这桃花酒。」

    梦余根、路云天,好有刀霸三人笑得无比欢喜,玉狐与剑王却是一脸乾羞,众人举杯之际,不仅决定了一幢名门婚事,同时也决定了新一任武林盟主的人选。

    石城一头云雾离开山头,山风一吹,他才突然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小小家丁一拍大腿,下意识骂了两声。

    鸡鸡那个东东,一群老狐狸,原来是在拿老子的婚事当政治筹码,什麽武林大会,还不是少数几个人之间的比拼,外面那什麽百门百派还在瞎忙活,白痴!选举就此内定,石诚对武林大会的兴趣又降了三分,脚步一转,他想念起了小公主那绝对柔若无骨的美妙身子。

    时光一晃又过了三天,这三天里,已成石头未婚妻的梦羽衣竟然不准石头再进她的房间,说是怕别人说闲话,让小家丁哭笑不得,暗自叹息原来还是偷偷摸摸更自由。

    刀如恰虽然在大庭广众不避忌小家丁,但绝不给他单独接近的机会。

    小家丁也并不郁闷,有空就陪小公主玩床上游戏,虽然没有真个销魂,但已把迷糊少女全身摸了个遍;暴涨时,则在影娘身上扑腾一番。

    「唉……」

    走在大道上,享受着来往人等恭敬的礼仪,地球少年的心情却开始阴沉,武林大会最後一天就快到了,水无心到底会干什麽?变态女皇会放弃行动,放趋自己这叛徒吗?时光一晃,武林百派正式开始选举武林盟主,石诚没有兴趣看四大门派与男尊帮作秀,眼珠刚刚在女人堆里打转,梦铁火不知从什麽地方冒了出来。

    比武一过,粗犷武痴同样对大会兴致缺乏,提着美酒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妹石诚想拒绝却拒绝不了,唯有暍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终於将梦铁火与好几个酒鬼灌倒在地;一如既往,小家丁扶着梦铁火就向内宅走去,今扪昔小恸小家丁还未走近内宅大院,所有下人都已被「盟主」的命令调到了下院帮忙。

    等刀如恰发现情况不对,小家丁已经扶着梦铁火来到了她眼前,端庄美妇瞬间神色慌乱,「石兄弟,羽衣找你有事,你去吧,把你梦大哥交给我就则是了。」

    绝色想把小叔支走,可色狼一旦进入香闺,岂有这麽容易离开的道理。

    「嫂嫂,大哥身子沉,你搬不动,还是让小弟丰苦吧。」

    一男一女在卧房门口争夺起来,一不小心,梦铁火竟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武痴皮粗肉厚,没有受伤,反而一个翻身,转眼就打起了呼噜。

    刀如怡略一皱眉,还是抱起丈夫向床榻走去,她刚刚把梦铁火塞入被窝,一具火热的身体已经从後贴了上来,一根火热的东西狠狠抵入美妇人无双深臀之中。

    「嫂嫂,奸嫂嫂,就让我抱一抱吧,只是这样抱一抱就可以了。」

    臭小子已经趁机把门窗紧闭,又对少夫人故技重施,可是刀如恰上了一次当,已经学乖了,杏目一瞪,朱唇紧绷,很是严厉道:「兄弟,你暍醉了,休得胡言乱语……啊!」硕大巨物猛然向前一顶,刀如怡的斥责立刻戛然而止,与此同时,一道强烈的热流在绝色心房凭空突现,佳人瞬间骨头发酥,肌肤颤抖。

    恶奴不再言语,而是开始行动,双手抚乳捏珠,身体用力厮磨,阳根更是准确吔利中了还未陡孜约菊花。

    屈辱之泪与呻吟之声浑然交融,刀如恰身子一软,竟然趴在了床边,她不仅恨石头的张狂,而且还恨自己的软弱,为什麽不能一掌打死坏小子,为什麽这几天夜夜都要做那羞人之梦。

    「滚……滚出去,快滚,不然我骂你了。」

    如水佳人连骂人也是那麽温柔迷人,小家丁嘻嘻一笑,梦铁火却在这时闭着眼,挥手道:「不许走!兄弟,别听你嫂子的,留……留下来,咱们哥儿俩暍……暍个够。」

    咕哝几句後,醉汉又翻身沉沉睡去,小家丁一口咬住了少夫人耳垂,呢声道:「嫂嫂,这可是大哥留我的。」

    「你!呜……」

    温柔佳人心中一苦,泪花滴落床榻,等她从哀怨中回过神来,裙下亵裤已经被脱到了脚跟,臭小子的双腿卡在了她腿问,而她则赤裸着,趴在床边美臀高耸,怎麽看也像是在诱惑男人。

    「不……不要,石头,不准进去,下然我恨你一辈子。

    刀如恰奋力反抗,扭身捶打,奈何她身子已被臭小子控制,美臀剧烈扭动中,一次又一次从男人滚烫的圆头上擦过,不仅擦得小家丁浑身发热,还擦得她自己花办颤抖,春水四溢。

    男人大手从撤离,控制了少夫人腰臀,然後把圆头在花办上研磨了几下,待得阳根水色晶莹,立刻坚定无比,快速向里一入,圆头破开贞洁媚唇,阳根一寸寸向里推人,一点点鼓胀,酥麻快感好似怒涛拍岸而来。

    「呀——」

    凄美悲鸣冲口而出,刀如怡上身向前一冲,哀羞的泪花已溅到了梦铁火脸上,可惜却未能把丈夫唤醒。

    全根而入的快感在刹那间飞进了两人身心,小家丁竟然当着绝色嫂嫂丈夫的面,了嫂嫂之内,而且还插得无比兴奋。

    一声惊叫之後,刀如恰一口咬住了被子,死死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事已至此,她可不想再被丈夫发现,而且,佳人突然发觉,原来自己的身体是那麽渴望这哀羞一刻约来临。

    花房拼命噬咬着入侵的巨物,阳根泡在如水幽谷中久久不动,温柔美妇下意识美臀一摇,口中发出了唔唔之音。

    端庄的反应全在小家丁预谋之中,他用上了全部水之玄功,这才艰难地换来了佳人这麽一摇,摇得他魂儿飘荡,心儿发狂。

    「啪、啪……」

    九寸巨物轰然,媚唇向内一缩,就好似花办收缩;阳根向外一抽,媚唇与春水向外翻出,又好似花蕾盛开,含珠滴露。

    小家丁大手松开了嫂嫂柔腻的腰肢,开始把玩,男人一次又一次撞击丰腴的美臀,目光还看向了床上的梦铁火。

    他悄然咧嘴一乐,小虎牙闪闪发亮,好生邪恶,嘿、嘿,迷药还真有用,那麽一点,就让梦铁火睡成了那样。

    「石头,轻……轻一点,小心……啊,别……别那麽……用力!好兄弟,求求你,轻一点!」刀如怡在与惊恐中盘旋,花信佳人在无奈之下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嗯,奸嫂嫂,你动一动,我就听你的。」

    男人紧紧抵在美臀上不再耸动,而是用阳根自动旋转,刀如怡几经挣扎,最後还是含羞带怯地轻轻向後一挺。

    少夫人一边咬牙抑制呻吟,一边茫然自我安慰,这都是为了不惊动铁火,不是自己想迎合坏家伙,噢……好舒服呀,不……我不是想让石兄弟这样弄。

    端庄美妇化身妖娆,原来比浪女更加诱惑迷人,石诚只觉阳根一热,红润已全根吞没,小家丁还未狂呼,已奸似万千小手,从四面八方包裹着男人的,一道道肉环收紧、收紧,再收紧;绞动、绞动,还在绞动。

    「呃!」石诚的身体己在这无双折磨中收缩,扭曲,痛苦低吼,不用一分钟,男人脊背一热,一股酥麻有如惊雷闪电劈入了丹田,阳根圆头猛然涨大,用力抖动。

    刀如怡柔腻娇嫩的清楚地发觉了阳根的变化,绝色的本能让她想飞身逃走,但她想到挣扎也是徒劳,丰腴媒体微微一颤,端庄美妇悄然闭上了美眸。

    石诚面容向上一扬,这一刻,腰臀果然顶得特别有力,但他双手并没有控制少夫人腰肢,轰的一声,滚烫的冲出了圆头。

    「啊、啊、啊……」

    弹与春水交会,每一发都会射得刀少夫人银牙紧咬被褥一次,每一下冲击,端庄的花房都会地震般颤抖一次,波动紧接着从蔓延到、腰臀、四肢,压在床榻上的鼓胀乳浪也逃不过冲击。

    石诚的暴射仿佛没有停歇,足足一分钟过後,他的阳根还在疯狂脉动;地球少年拼尽全力向前一压,然後再也不想从嫂嫂美妙的上离开。

    「呀——」

    最强的一撞,本已的圆头一紧一松,男人奇蹟般打开了少妇最深之处,那最滚烫的一发直接射入了肥沃的花田,烫得丰腴身子就似痉挛般连绵颤抖,身子更被冲得向前一窜,散乱的秀发打在了丈夫身上。

    酥麻还在骨子里流淌,滚烫依然在幽谷内升腾,的余韵是那麽勾魂荡魄,但刀如恰却突然哭出声来。

    「呜……」

    丈夫近在咫尺,但泪眼朦胧的佳人却再也看不见他的存在,只能深深感受到插在身体里的又开始蠢蠢欲动。

    梦铁火的呼噜一直在响亮,石诚的性致也一直在飞扬,他轻巧地把嫂嫂翻了个身,然後温柔地脱光了嫂嫂的衣裙,捞起佳人玉腿扛在肩上,站在床边奋力破体而入。

    「滋……」

    一汪春水劲射三尺之外,一片幽香在空中飘荡,刀如怡在花办的怒放中回过神来,两腿一勾,猛然把臭小子勾倒在之中,然後一个翻身,端庄佳人骑在色狼身上,不要命地耸动起来。

    少夫人发狂了,石诚却突然不动了,他眼神闪现最後的愧疚,轻轻握住了嫂嫂跳跃的,眼带痴迷柔情,一点一点地安慰着嫂嫂失控的灵魂。

    两个时辰的呐喊,上十次的,终於,刀如怡精疲力竭,趴在石诚胸膛上哀哀哭泣,「臭小子,你干嘛要招惹我,呜……相公,对不起!」

    佳人的身子随着哭泣不停颤动,刀如怡把心魔哭了个精光,但却苦了小家丁,阳根还插在美人幽谷里,美人双乳不停在胸膛滚动,面对如此刺激,他却不敢鲁莽,只能咬牙强忍挠心的慾火。

    度秒如年的一会儿过後,刀如怡终於哭声渐止,身遭巨变的她也度过了精神发疯的危险时刻。

    「噗嗤!」石诚扭曲的痛苦面容映入了刀如恰眼帘,佳人忍不住破涕为笑,现实已经如此,聪慧佳人下意识在熬炼中找回了自我。

    「唰!」一把柳叶飞刀突然变戏法般出现在刀如怡手中,刀刀闪电般放在了男人根部。

    「臭小子,你要是动一下,我就割掉它。」

    美少妇还是那麽温柔似水,艳若桃花,但石诚却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刀如怡,弄得少年心儿怦怦狂跳。

    飞刀在要害部位散发冷气,佳人却秀发飘动,风情万种,而且一边说话,还一边故意轻轻扭动着身子。

    妈呀,这不是要命吗!鸡鸡那个东东,受不了啦!万种风情在肌肤上流淌,千般妩媚在上闪光,刀如恰用最有效的法子折磨臭小子,发泄她内心复杂难言的思绪。

    几分钟过後,石诚已是呼吸如火,手脚颤抖,脑海一次又一次在冲动与恐惧中挣扎,但他还是吃不准,突然异变的嫂嫂会不会真的一刀割下去。

    呜……少年哭了,内心大声哀嚎,温柔的嫂嫂到哪儿去了,唉,镜花大陆最後一个正常的美人也不在了。

    妖娆艳光难得浮上刀少夫人椭圆的玉脸,这一刻的刀如恰姿容堪称——祸国殃民。

    小家丁开始了反抗,突然一紧,身体不动不挺,但阳根突然自动一收,然後猛然暴长三寸。

    「璞!」这一缩一长,强力的圆头正好弹打在佳人幽谷深处的「G」点之上,刀如恰啊的一声惊叫,层层春水哗啦奔流,当阳根第三次一收一放时,端庄玉手一酥,飞刀匡啷坠地,丰腴轰然倒向了小家丁。

    「嘿、嘿……嫂嫂,好姐姐,你可吓了我一跳。」

    这下轮到男人得意,侧身搂住佳人,男人的时而,时而柔情款款,无处不至地扫荡着佳人幽谷,绝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时光一晃过了大半夜,梦铁火不知何时被踢到了床下,小家丁则抱着少夫人肆无己惮,态意妄为。

    刀如怡缓缓从极乐晕眩中醒来,然後强行将石头撵了出去。

    「嫂嫂,就让我再陪你一会儿嘛。」

    少年目光一扫,绝色就忍不住双腿发软,但刀如恰还是咬牙坚持道:「石头,你别逼我,听话,回房去,不然我就不活了。」

    温柔佳人竟然也会有用上寻死觅活的女人绝招,石诚听得是心花怒放。

    少夫人虽然还在推拒,但那软绵绵的语调,水汪汪的美眸,还有满脸的羞红,无不让石诚心甘情愿地离开了佳人房间,临走之际,他还贪恋地在嫂嫂无双美臀上轻咬了一口。

    嗯,什麽时候才能夺取嫂嫂的无双後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