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五章:情挑贞洁
    「唔……」

    刀如恰紧咬的朱唇进出一丝呻吟,缕缕快感侵入心房,也侵入了她高耸的双峰,酥麻突然引发了异常的躁热,涨得绝美双乳胀大了三分,乳珠瞬间挺立而起。

    「啊,好难受,胀死了!」如此羞人的感受当然只能在心房回荡,刀如怡恨不得用力揉捏自己的,将那烦人的躁热全部驱赶出去。

    不知不觉间,在某个小色狼处心积虑与机缘巧合下,武林出名的端庄少夫人竟然也有了放纵狂野的一刻,怒突的乳浪急速起伏,好不诱人。

    一双大手在少夫人最难受的一刻覆盖了,灵活的五指一分,有力的掌心一握,小家丁果然善解人意,将少夫人内的躁热从挤压而出。

    白腻的被推出了亵衣,男人的大手把玩得无比高明,温柔佳人喉间的呻吟越来越大,突然——刀如恰身子毫无预兆地一僵,她在这一刻清醒了。

    晶莹的乳珠还在散发红光,绝色却一把将小家丁的手腕抓住,强大的力量光速从丹田飞出,就要无情地捏碎色狼之爪。

    糟糕!石诚惊得魂飞魄散,让他过於激进,忽略了刀如恰本性的贞洁,任凭小家丁如何狡猾,也不能在这刹那间扭转乾坤。

    「夫人,这本秘笈真不错,为夫演练给你看。」

    千钧一发之际,梦铁火突然从外室一跃而入,随即自顾自地在宽敞的内室打出了一套拳法。

    拳风呼呼作响,美妇芳心却百般不是滋味,盛怒的思绪受到打扰,杀气悄然消失,美妇人继续竖腿侧卧,把小家丁藏得更加严密,仿佛二人真是一对偷情鸳鸯。

    逃过一劫的小家丁也在同时吓了一跳,本能地四肢一缩,为了躲避就在床边的梦铁火,他不得不尽力向前一贴,整个人紧密地贴在了少夫人背臀之上。

    「轰!」天雷瞬间击中了地火,一根火热的巨物就此狠狠抵在了端庄的无双深臀之中;虽然只是臀沟,虽然还隔着两层衣物,但石诚的之根已被丰腴臀浪完全包裹,甚至比寻常还要舒服几分。

    尤物玉臀随着紧张的呼吸一起颤动,无双臀浪摩擦着男人阳根每一寸地方,小家丁的身体己不受控制,一下一下地轻轻耸动,不时隔衣剠中端庄尤物的後庭禁地。

    「呃!」美人受惊,但却不敢擅动,事情拖到如此地步,只要被梦铁火发现,她就别想逃脱红杏出墙的污名;刀如恰情急之下,唯有将侧卧的身子向前逃离,奈何床杨空间有限,绝色足逃无可逃,美臀转瞬又被滚烫的巨物亲密相贴。

    佳人一边咬牙止住惊叫,一边暗自安慰,这一切都是没办法;忍一忍,相公一离开,自己立刻就可以脱身了;唉,石头救了自己,他这样冲动也是没办法,不能害了自己也害他。

    理由很是正确,道理也特别简单,刀如恰却不知道,每当她这样想一次,美臀的颤动就会剧烈一丝,小家丁的阳根就会向她前面的花办接近一分。

    「呼……」

    梦铁火的拳影打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但床上两人却丝毫听不到风声,唯有的悸动在心海激荡不休。

    狡猾恶奴一句话也不说,用火热的呼吸包围着武林最有名的贞洁,一次又一次的之中,不停伸长的阳根前端一松,终於从深臀穿过,紧紧抵在了销魂方寸之地。

    「啊!」惊叫冲出了刀如恰丰润朱唇,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会在这一刻春潮激射,又薄又软的亵衣立刻出现了一大团湿痕。

    「夫人?」梦铁火听到了妻子痛苦的呻吟,突然停下拳风,大步向床榻走来,终於看到了妻子奇怪的神色。

    刀如恰惊怒之下本能地弹坐而起,紧接着立刻假装翻身,变成了与石头正面相对,一见梦铁火走近,聪慧佳人又快又急,回首侧身道:「相公,这套拳法真厉害,不过……」

    「不过怎样?夫人,你是不是也觉得有几招刚猛有余,後劲不足?」一代武痴停下了脚步,妻子对武学少有的热情引发了他的话语,武痴就像自言自语般接着道:「思,我也有那感觉,应该再仔细看看秘笈,可能是经脉运行的问题。」

    梦铁火在床边走来走去,凝神苦想,相距床上两人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刀如怡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强烈的恐慌让她感到呼吸发紧,但与此同时,那报复的快感竟然也强大了起来。

    梦铁火兴冲冲地回到了外室看书,端庄芳心松懈落地的同时,这才发觉,石头火热的玩意儿又开始蠢蠢欲动,她耳畔充斥着少年浓重的喘息。

    端庄与贞洁还在寻找反抗的怒火,刀如恰脑海突然浮现一个无比疯狂的念头,反正也不是真正失身,就这样玩一玩也不错。

    咯、咯……不知道相公看到这一幕,他会不会丢开武林秘笈冲过来?可怕的念头一旦滋生,绝色佳人的玉体立刻火热了数倍,腰肢轻轻一迎,同时下定了决心,只是这样玩一玩,绝不能过分,啊,奸热,奸大,就是这玩意儿经常弄得羽衣大叫大嚷吗?火热的巨物重重抵在了少夫人之上,成熟柔腻的平原被戳出了美妙的漩涡,但刀如怡竟然如释重负,悄然呼出一口热气。

    只要小家丁的阳根不向桃源攻击,她就很是善解人意,体谅了少年的「苦处」,所以当石诚的大手摸上她肩背时,刀如怡选择了沉默。

    思,反正是在被子里,他也看不见,只要留着肚兜就是了;底限已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少年指尖的电流灵活游走,让刀如怡在追逐酥麻中美眸一片朦胧。

    两人的动作已有点露形,好在梦铁火沉浸在武道世界里,完全把大床与自己的美妻忘到了一边。

    暧昧肆无忌惮,刀如恰害怕臭小子真的脱掉自己的肚兜,急速一收手,单臂挡在了胸前;恶奴抵在少夫人平原上的之根突然有了动作,很是明显地向佳人桃源滑去,贞洁芳心一急,玉手又急忙向下拦截。

    黑暗之中,石诚小虎牙偷偷二兄,立刻大手一伸,轻易脱掉了绝色的肚兜,噌的一声,乳浪挣脱了束缚,惊人的艳红在黑暗中一闪而现,石诚贪婪地望着那两粒成熟的樱桃,双目好似喷火一般,烧得少夫人难耐颤抖,双乳急剧收缩。

    「喔……」

    微不可察的呻吟冲出了朱唇,刀如恰没有想到臭小子的吮吸会这麽厉害,不仅吸走了她双乳之内的躁热,甚至连魂魄似乎也前仆後继地飞了出去。

    悠长呻吟回荡之中,刀如恰回头看了一眼,丈夫就在外室,他一定能听到动静,美少妇不由盼望丈夫前来解救自己,盼望丈夫能认真地关怀自己一次。

    相公一定会来救自己的,一定会……

    端庄将自己的未来赌了上去,双乳一层,在小家丁口中划动开来,她就是要赌,赌丈夫一定会注意到她;念及此处,温柔佳人的触觉更是十倍敏锐。

    「啊……」

    呻吟持续飘出丰润朱唇,刀如怡胸前的躁热消失了,但被小家丁吸出来的「空虚」却占据了,蔓延了心房,最後钻入了女子幽谷之内,唤醒了端庄美妇花房深处的渴望。

    更加强烈的难受在美少妇肆虐,石诚知情识趣,阳根二仉,坚持不懈地向玉门插去,但又一次插在了美少妇掌心之上。

    刀如恰暗自连声惊叫,她发觉臭小子正在脱她的亵裤,佳人不得不收回了望向丈夫的目光,呼吸一热,暗自思忖该结束了,不能再玩下去了。

    花信少妇一个翻身,刚想不顾一切坐起来,不料石诚突然叼住着她狠狠一吸,吸得她上身发软,恶奴的大手也闪电般向下一探,指尖在微微隆起的桃源上轻轻一弹,弹得少夫人发酸。

    贞洁美妇平躺着倒回了床杨,与此同时,粗豪的笑声又从外入内,让刀如恰不敢再有大动作。

    梦铁火又一次在内室闪转腾挪,「夫人,你再看一遍,为夫已经想通了关键之处,哈、哈……」

    「思……」

    绝美余音婶搦,双眸半闭,身子瞬间波动了一次,她敏感地知道,臭小子的阳根已趁机从她指缝间穿过。

    咦,石头什麽时候已把他自己的裤子脱光了,还奸,自己的亵裤还在,对了,还要抓住他的双手,不能让他恣意妄为.羞窘用力甩了甩头,玉腿再次高高竖立,掩饰了被窝内连绵的波动;黑暗之中,美妇乳珠一热,已被恶奴再次吮吸,男人身子虽然瘦弱,但却灵活地正面摩擦着她丰腴的,从双乳到大腿,甚至是脚尖,刀如怡只觉自己每一寸肌肤都在与小家丁厮缠。

    佳人心绪在沉醉与贞洁中摇晃,当男人巨物半强迫地挤入双腿之间时,理智又战胜了,可是丈夫的拳风紧接着又把她打回了的深渊。

    啊,石头这样弄得真舒服,就再享受一下,就一下……相公一定会救我的!「喔……」

    恶奴大胆地释放着身心的快感,阳根顺着美妇亵衣的湿痕向下一压,圆头准确地点中了成熟盛开的花办,高级衣料柔软如丝,轻薄如纸,石诚轻轻一挺,佳人的亵裤立刻出现了一个美妙的凹痕。

    刀如怡的桃源感受到了石头阳根的滚烫,凝脂玉腿内侧情不自禁微微抽搐,牵动着贞洁玉门连绵颤抖,恍惚间,美妇人羞涩地发觉,她的身子好像在微微迎合。

    「呼……」

    赤裸的少年口中一热,层层热气悉数喷在了少夫人两掌合抱的之上;小家丁闭目凝神,仔细品味着向前推进的快感,圆头撩拨着的。

    如丝亵衣一点一点地下沉,让人心跳的漩涡越来越深,一次略带粗蛮的耸入,石诚只觉阳根一热,圆头前端陷入了柔腻与泥泞之中,少夫人媚唇在恐惧中夹着圆头猛然一缩,强烈的快感令石诚强忍已久的岩浆差一点当场爆发。

    呃!进去了,圆头连带着一起剌进去了半寸有余。

    浅浅的一入让人神魂激荡,小家丁情不自禁舌尖打转,急速地卷动着佳人乳珠,狂野之下,更两手用力一挤,把两粒乳珠同时含在了口里。

    刀如怡的双手小心地保护着最後的亵衣,当臭小子半个圆头的刹那,她紧张得指节发白,急忙拼尽全力夹紧了双腿,同时也把坏小子的阳根重重夹住了.「石头,不准进去,马上抽出来!」少夫人的命令直接在小家丁耳中炸响,小小家丁反手握住了少夫人手腕,一边在修长手臂上划动,一边神奇地用内息包裹声音,终於说话道:「嫂嫂,对不起,我难受死了:求求你,让小弟这样动一动,不进去,就这样动一动,啊……胀死了!」恶奴一边哀求,一边抵着花办轻轻旋转,圆头在半寸空间内进进出出,即使是这样,也把端庄的玉门涨大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连续十余次的,石诚突然停止了下来,圆头随即紧紧压在亵衣遮掩的玉门珍珠上,使劲研磨,仿佛想榨出美妇人贞洁幽谷的所有琼浆玉液。

    「唔……」

    刀如恰芳心还在抗争,但玉门已然呈现开放之势,晶莹的珍珠一颤,幽香花蜜浸透了佳人亵裤,打湿了坏小子的圆头。

    尤物猛然咬破了自己的朱唇,一想到这麽一喷,岂不全都喷在了石头那玩意儿上,岂不让石头知道了自己同样失控的,端庄美妇瞬间羞得脸若滴血,手足无措。

    「嫂嫂,大哥还在旁边,小心!你别怕,小弟这样後就奸了,嫂嫂,你真奸!喔、喔……」

    小家丁一边提醒丈夫的存在,一边故意加快了、研磨的速度,如丝内衣越陷越深,越来越湿……

    丈夫就近在咫尺,刀如怡却看不见他的身影,双耳一片轰鸣的美少妇羞得无地自容,十指无意识地捏住了坏小子手腕,捏出了十道深深的紫色痕迹。

    天啦,羞死人啦,自己的水怎麽那麽多,喔,已经流到大腿上了,石头会发觉到吗?千万不要让他发觉呀!唔……

    「夫人,你觉得为夫打得怎样?哈、哈……来,让我再打一遍给你看看。」

    梦铁火的意识里,打拳给妻子看就是最奸的相处之道,兴致勃勃的汉子却不知道,正因为他的「热情」,才让美妻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哀羞境界。

    身後丈夫的存在,让刀如怡逃不开小家丁不知满足的冲刺,只能任凭恶奴的阳根一次又一次在大腿闾冲撞,任凭如丝亵衣一点一点地向幽谷里深入。

    「噗!」微不可察的闷响声在被窝内回荡,石诚的阳根已连带衣物了一寸,整个圆头都陷入了之中。

    少年兴奋得浑身发抖,花办紧咬圆头的滋味不可抵挡,激动之下,他双手飞速下栘,按住美少妇无双深臀,用力压向自己的阳根。

    「滋……」

    阳根摩擦布料,布料摩擦蜜道,刀如怡瞬间花容失色,急忙玉手飞舞,强行按住了石诚手腕,随即娇喘吁吁地哀求道:「石头,好兄弟,不能这样,不能进去……求求你了,啊,石兄弟,不要再动了。」

    「嫂嫂,让我把它脱掉吧,你看,已经湿透了。」

    一男一女在禁忌的称呼中更加不受控制,恶奴无耻地耍起了诡计,他知道刀如怡此时绝不会让自己完全得逞,但如此一来,绝色就会容许「好一点」的情形继续。

    果然,当小家丁在少夫人的坚持下不再强求,刀少夫人也松了口气,不再阻止小家丁「隔衣」。

    小家丁上身紧贴丰满,不停地运动,侧卧的姿势对于他来说,丝毫没有影响,唯一遗憾的是那薄薄的丝绸太坚韧,怎么也插不破。

    「喔……」

    端庄一生的刀如怡从未想到过,她也会有双腿乱蹬的时刻,当她逐渐适应之后,猛然心弦大惊。

    天了,好深,石头已经真正了吗?

    惊恐不顾一切伸手一摸,还好,亵裤还在,也没有破,啊,摸到了什么,好大啊!

    小家丁只是进去了一个圆头,但已让少夫人浑身一片嫣红,狡猾家丁及时大手一动,逮住了少夫人惊退的玉手,强行按在了自己更加粗大三分的巨物上,同时邪恶诱惑道:「嫂嫂,你不是怕进去吗,这样按住就不怕了;嗯……好嫂嫂,都是小弟不好,控制不了自己,啊、啊……嫂嫂,捏紧一点」恍惚之间,刀如恰思绪一动,对呀,这样就安全了,而且早点让石兄弟发泄,也早点结束,唉,梦铁火这死人还在打拳,他就不知道看一下他可怜的妻子呀?啊,铁火,快看一看呀,你兄弟正在的妻子呀,噢……奸深呀!少夫人这麽一握,小家丁虽然不能再随意,但心理的快感却是成倍翻升,他悄然咧嘴一乐,然後缓慢而坚定地起来,阳根带着玉手向後一退,随即又向前一挺,露在手外的圆头立刻插了进去。

    「滋!」这一插,分外的猛,甚至已飘出了床,刀如恰花办一开,玉体颤抖,被男人的刹那,她不由暗自欣慰,还奸握住了石头的玩意儿,不然恐怕就会被真正了,唔……亵裤又塞进来了。

    沾上春水的阳根不再停留,开始了连续的,随着春水越来越浓,在这方寸之间,只见阳根圆头不停戳弄,不停在玉门柔腻间进出,而刀如恰的王手已不再足阻碍,反而在狭窄的空间内,无意识地着坏小子湿滑的阳根。

    呼……

    男人动作越来越快,贞洁终於明白了过来,但她已经停不下来,玉手反而加快了撸动的速度。

    发泄,让石兄弟快点发泄,啊,老天,快一点呀,怎麽这麽久?诱惑层层升级,春戏暗流翻滚,刀如怡在幽怨之中银牙一咬,不但松开了对石诚双手的禁制,而且还主动轻轻迎合,花办一收,媚唇开始与圆头厮磨纠缠。

    一男一女在被窝中彼此沉默,彼此迎合,在无声中很是默契。

    「夫人,你……」

    梦铁火终於被床上美妻的呻吟惊醒,停下拳风的他注目一看,正好迎上了刀如恰桃花般玉脸,还有那水汪汪的目光。

    「铁火,我有点累啦,想休息。」

    刀如怡媚眼如丝,毫不掩饰她此时强烈的需求;成熟佳人咬着朱唇,美眸火热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此时此刻,她只想梦铁火爱抚她的身子,安慰她的心灵,所有顾忌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梦铁火怎会不明白妻子想什麽,但正在武道兴头上的汉子却双眉一皱,目光一闪道:「夫人,我与剑王等人有约,今夜就不回房睡了,你先好好休息吧。」

    粗犷汉子大步离去,美艳呼唤无果,不由哀羞地长叹了一声,紧接着朱唇大张,呀地一声,秀发飞扬,玉体弓挺而起,报复的快感让她加速沉沦,飞上了之巅。

    一股又一股滚烫的春水喷涌而出,在玉门口与男人阳根激烈地碰撞,那薄薄的就像纸糊的堤防,瞬间就被冲得千疮百孔。

    「呃!」「第三者」的离去,也让石诚无所顾忌,一把掀飞被子,他闷吼着仰天一叫,阳根又进入了一寸,不待佳人春潮落下,男人岩浆已疯狂进射而出。

    一发、两发、三发……男人弹凶猛无比,暴胀的圆头又将媚唇涨大了一圈,石诚绝对相信,半数已穿透了,射入了佳人幽谷之内。

    刀如恰原本已在中目眩神驰,此刻被一烫,紧咬的朱唇又呻吟流淌,佳人两腿一伸,就连脚趾也绷成了一线,久久没有缓过气来。

    「噢……」

    刀如恰美美地四肢舒展,终於让石兄弟发泄出来了,丈夫也离开了,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走出了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