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四章:同床共枕
    刀如怡与梦羽衣的卧房相隔有百丈左右,中板足有十余堵墙壁,对逃回房间的刀少夫人来说,按理应该已经「安全乙,但那诡异的「声音」却追着她脚步而来,穿墙而入,无所不在。

    石诚与梦羽衣其实已经相拥而眠,但那呻吟依然在刀少夫人耳际回荡,声音已难辨真假,睡梦荡然无存。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分外难熬!第二天,刀如怡以少有的烦躁心情走进了管事房,然後有点不讲道理地将石总管赶了出去,独自应付那层层叠叠的武林琐事。

    夜晚如期而来,温柔佳人揉了揉酸胀的眼眶,正想好好睡上一觉,不料,羞人的呻吟又飘了进来。

    「唉,这羽衣……」

    刀如怡唁的一声钻进了被窝之中,很失仪态地捂住了耳朵,一会儿过後,她又坐了起来,强自盘膝运功。

    「呀——」

    一声前所未有的尖叫震得墙壁颤抖,震得刀如怡经脉大乱,差一点当场走火入魔。

    思,羽衣叫得太放肆了,她可是梦幻山庄的大小姐,怎麽能这样呢?都是石头这小色狼教坏了她。

    莫名的怒火一生,端庄握紧了拳头,等她回过神色,发现自己竟然已冲到了小姑门外,已能听清里面每一丝动静,就连某样东西进出的摩擦声仿佛也变成了雷霆。

    不行,不能让羽衣下不了台,明儿再给她说说。

    绝色少夫人为自己的惊慌找到了理由,急忙逃回房间,沿途碰上两个走动的侍女,少夫人为了保护山庄声誉,更不由分说下达了一个奇怪的命令:入夜之後不许任何人在内宅走动。

    第三天、第四天。

    「啊!」刀少夫人坐在镜前,竟然发觉自己多了一对黑眼圈,佳人一边用上了很少动用的脂粉,一边暗自悲叹:不知这炼狱般生活何时结束。

    叹息声刚刚散落,心腹侍女就走了进来,禀报道:「回夫人,大公子正在校场与几个掌门谈论比武,他说这几天就不回房了,让少夫人有事直接去校场找他。」

    「思,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刀如怡把脂粉盒扔回了梳粧台的同时,心中不由无力低叹,今夜又怎麽度过呀!暮色降临之时,一向不喜聊天的刀少夫人却主动走出了院子,找其他武林名女聊了半夜;月上中天,端庄才回到了内宅,意念一动,内息首先悄然飞向了小姑的香闺。

    「嘘,终於安静了!」刀如恰如释重负,丰腴倩影瞬间轻松了几分,然後加快脚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唔,石头,不要……胡闹,啊……老实点,这可是嫂嫂的房间,人家有事要等嫂嫂回来。」

    「呵、呵……老婆,少夫人可能不会回来了,咱们回房去吧。」

    一男一女的亲呢私语从自己房中传出,走到门前的主人如遭雷击,丰盈倩影停在了原地,瞬间变成了泥塑木雕。

    他……他们竟然跑到自己房里来啦,这……

    一对小情人浓情密意的时分,只听小色狼几句低语,立刻让梦羽衣羞声惊叫,「啊,臭石头,我才不干呢,咱们回房间去吧。」

    「老婆,不是说少夫人不会回来吗,嘿、嘿……换个地方玩一玩嘛,来。」

    幻梦玉女没有那种野性,但小家丁却无耻地掀起了她的,让少女在半推半就中屈服於恶奴威之下。

    「啪、啪……」

    特别的闷响声突然响起,门外的雕像瞬间活了过来,刀如恰的玉睑已是红若滴血,芳心不知是惊、是叹,还是怒与羞!天啦!羽衣与石头竟然在自己房里做那羞人之事!目瞪口杲的端庄何曾见识过这等场面,她打理武林也能井井有条,但此时却脑海一团乱麻,不知所措。

    、呻吟从低到响,撞击逐渐强烈,似乎还有水浪飞溅的声音,突然,房内又博出了武林玉女的惊叫。

    「不,石头,不要上床,那可是嫂嫂的床,啊,你这大色狼,提到嫂嫂又硬啦!」「嘿、嘿……老婆,嫂嫂的味道真香,不许反抗,我就把你当嫂嫂疼爱了,啊,嫂嫂,我来啦!」床笫之间,自然应该无拘无东,一对小情人故意刺激着爱人的慾火,享受着别样的欢乐,但这可苦了被利用的「道具」。

    「轰!」当石诚高呼的刹那,刀如怡身子一震,向後连退了十几步,朱唇一疼,她才发觉自己已经咬破了朱唇。

    太、太、太不像话了,他们竟然上了自己的床,还在这种时刻谈论自己,呵、呵……

    刀如恰的呼吸无比急促、羞愤、窘迫,还有一缕从未有过的悸动让她双目喷火,猛然抬起了玉足,就要一脚将房门踹开。

    「夫人,又有三个门派的掌门到了,正在中院大厅求见於你。」

    两个武林盟女执事走了过来,刀如怡自然转身,抢在对方走近之前迎了上去,还顺手关闭了内宅院门。

    唉,算啦,自己等会儿就去管事房处理杂事吧,累了就在那儿的软榻上休息一会儿。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

    小家丁哼着小调,迎着朝阳走向了上班的地方,推开管事房的大门,他随即惊叹道:「嫂嫂,原来你在这儿呀,我与羽衣昨夜找了你好久;嫂嫂,你不会累了一夜吧?」石诚一提到昨夜,刀如怡强自保持的平静瞬间飞到了九霄云外,当家少夫人脸色一沉,疾步向外走去,不待石诚有所行动,她抢先道:「石头,剩下的帐本就交给你了,立刻做好,我中午就要。」

    花信急步而去,小家丁眨了眨无辜的眼神,紧接着咧嘴一乐,深藏的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奸不邪恶。

    结果是最重要的,但过程却是最美的,超级恶奴此刻就在享受这美妙的滋味,思,挑战难度果然——爽啊!接下来的日子,刀少夫人在折磨中苦苦挣扎,直到武林大会召开,贞洁美妇的苦难才告一段落。

    「铛——」

    威严的钟声在万众期待中敲响,万水千山在这一刻屏息静气,东州武林最盛大的时刻终於来临。

    大小百派都集中在了武林盟校场之上,大会前後一共召开十日,前三日是各派新秀献艺,中三月则是各派成名高手争锋,後三日才是百门百派选举武林盟主,最後一日就是小家丁最害怕的盛宴之日。

    对於一般帮派与无数武林後辈来说,盟主之位就似那天上日月遥不可及,他们来此只为前几日,希望在比武中扬名立万,一朝成名。

    石诚看了不到半天,就偷偷离开了广场,无聊的脚步走到内院与中院交接地带,四周因为武林大会而不见一个人影,地球村少年却精神大振,用力追逐空中飘动的一缕幽香,片刻後,他神奇地在偏僻角落追上了刀如恰的背影。

    「嫂嫂,你要到哪儿去,要不要小弟帮忙?」刀如怡被小家丁吓了一大跳,她本想躲在静处一个人待一待,不料这样也会被小家丁碰到,佳人无奈低叹的同时,芳心不由闪过一抹怪异的念头,难道自己真的与石头这麽有缘吗?刹那之间,端庄美妇心弦一惊,急忙强自抹杀了脑海的慌乱,玉脸一片平静道:「石兄弟,你梦大哥还在校场,走,咱们一起去陪他。」

    「奸啊,有嫂嫂在,就不无聊了,呵、呵……」

    刀如怡故意提起梦铁火,既是提醒石诚,也是在警告自己,而臭小子的神色无比自然,言语之间又多出一分模糊与暧昧。

    结义叔嫂一起向校场走去,沿途之上自然地保持着距离,乐呵呵的石诚谈天说地,一点也没有挨近的意思,让刀曲恰不由对自己的小人之心暗自羞愧。

    走出内院,刚刚跨入九曲回廊,石诚突然神色大变,一边转身飞奔,一边大声惊叫道:「杀气,有刺客,嫂嫂小心!」「狗奴才,受死!」小家丁话音未落,一道如蛇飞卷的幻影已凭空突现,恶奴虽然躲在了圆柱後面,但那长鞭却奸似铁枪,砰的一声,轻易剌穿了圆柱,鞭梢直刺小家丁眼球。

    「嗖——」

    一缕寒光一闪而现,刀堂飞刀在千钧一发之际撞偏了鞭梢,刀如怡救下了石诚,自己却转眼落入了绝境;长鞭向後一缩,凌空抽向了刀少夫人,直到这一刻,圆柱碎裂的闷响才在空间回响。

    刀如怡脸色飞速下沉,刺客的强大远远超出了她的估计,在刀少夫人认知里,拥有如此身手者,天下不会有几人,这种人更不应该偷偷摸摸当刺客。

    「水无心,她是水无心!」石诚的惊叫几乎是从七窍进出,狡猾家丁本已拉开了逃跑的架势,但眼角却看到刀如怡被一鞭震飞,向他撞来。

    小家丁已来不及思考,一个飞身接住了刀如恰,不待他撒腿狂奔,水无心的夺命长鞭又追云逐月而来;刀如怡眼睁睁看着长鞭刺向自己心窝,堂堂刀少夫人除了绝望外,竟然连惊叫也发不出声。

    电光石火之间,石诚突然将少夫人转到了身後,少年用血肉之躯挡在了前面,瘦小的背影一下占据了美人眼神。

    意料之外的变化又发生了,以水无心杀气之强,功力之深,那长鞭竟然也会虚空一顿,鞭梢尖刺不受控制地向下一坠,偏离了要害。

    「呃!」剧痛令石诚五官扭曲,长鞭将他大腿刺了个血洞,聿亏偏离了两寸,否则他就要成真正的太监了;鸡鸡那个东东,水之玄功怎麽就是对这臭婆娘起不了大作用,早知道,上次就该把她奸死!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瞬息之间,刀如恰凌空抛飞,石诚上前救险,等美妇人平安落地,那长鞭已从小家丁血肉之中抽了回去。

    血雾好像喷泉般冲天飞溅,刀如恰瞬间脸色大变,不用察看已知道石诚腿上大动脉受到了重创,毁灭的劲气更侵入了少年五脏六腑。

    三柄飞刀连成一线撕裂虚空,刀少夫人紧接着抱起石诚飞身就逃。

    柳叶飞刀自然伤不了身为天下五大高手之一的水无心,但长鞭飞舞间却显得有点凌乱,狂风稍顿,鞭影消失,现出了水月女皇充满戾气的满月玉脸,费了好几秒时间,她才压下了经脉突兀的暴乱。

    异样的潮红随风飘散,变态女皇恨恨地一振长鞭,但大群脚步已闻声而来,让水无心也不得不隐入暗处,鬼魅般离去。

    刀如怡并不知道玄妙的异变,在她脑海只有两个念头,一是奔向校场找救兵,自己脱离险境,二是立刻为石头止血治伤,冒险救小家丁二叩。

    温柔佳人毫不犹豫选择了後者,更抱着石诚风一般刮回了自己的卧房,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疗伤圣药。

    特别的日子总会有特别的情况,竟然没人看到刀如怡把小家丁抱进房如此暧昧的一幕,也让刀如恰的动作更加快捷正常。

    「哗!」破裂的家丁裤被重重撕开,血淋淋的伤口还在喷血,价值千金的刀伤圣药急速撒了下去,直到鲜血止流,刀如恰这才从窒息中喘过一口大气,紧接着盘膝坐在石诚身後,玉掌抵在少年背上,玄奥的内息开始激发石诚已快熄灭的生命之火。

    小家丁这一次的伤势超乎预料的重,似乎他神奇的体质偷懒去了。

    一分钟、一刻钟、一个时辰,时光不停过去,当刀如恰感到自己精疲力竭之时,小家丁才猛然胸口一震,从鬼门关飞了回来,不过依然昏迷不醒。

    「呼……」

    如水佳人缓缓收功而立,危机过去,她低头一看,玉脸不由升起几缕红晕。

    石诚伤的还真不是地方,已经神奇癒合的伤口之旁,男人底裤暴露在空气之中,底裤下的东西虽然还在沉睡,但尺寸已分外惊人,让已为人妇的刀如怡羞窘的同时,不由疑惑地多看了一眼。

    「啊!」这一眼没有看穿真相,但却让佳人看到了几楼不安分的男人乱草,羞得端庄一个转身,就要逃离自己的房间。

    丰盈玉体飘出几步,又自动跃了回来,刀少夫人毕竟非同常人,意念一动,已把所有的杂念一刀斩断,很是冷静地行动起来。

    刀如恰先脱去了石头染血的家丁服,然後把昏迷的小家丁搬上了床——绝美的幽香软床;一地鲜血腥味刺鼻,刀如怡随即强忍身心的疲惫,又清洗了一番,等她将房间回复优雅明净时,抬头一看,这才发觉已是傍晚时分。

    思,是该把石头送回他自己的房间了,不然被人看到就说不清楚了。

    刀如怡哑然一笑,凝神看了沉沉入睡的石诚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满血渍的衣裙,当家少夫人二次一笑,走到屏风後开始更换衣裙。

    镜花大陆四季偏热,长裙一去,如水佳人只剩下薄薄的中衣,中衣再去,素雅的肚兜下,鲜红已是依稀可见,一双丰腴玉腿更是大半赤裸。

    血衣离体,乾净衣裙还未换上;突然,就在这无比巧合的一刻,门外传来刀如怡熟悉的脚步声,梦铁火回来啦!「咯噔!」刀如怡心弦一缩,脑海瞬间一片空白,再加上美妇人心底一缕隐约的躁热,让她完全失去了以往的精明。

    无论早一刻,还是晚一刻,刀如怡都能平静地向梦铁火解释,可是此时此刻,一个男人只着内衣躺在床上,一个女人半裸着站在房中,如此一幕,恐怕就是神仙也解释不清。

    下一刹那,刀如怡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一个飞身也钻进了被褥,玉腿一竖,尽力将小家丁的身形藏了起来。

    佳人暗自思忖道:只要铁火没看到石头,就不会发生误会了,反正铁火也不会待上多久。

    被褥盖住小家丁身形的刹那,梦铁火正好推门而入,刀如恰不由暗自庆幸,但她却不知道,自己这一「聪明」的决定犯下了多大的错误!「夫人,你看为夫得到了什麽好东西,哈、哈……」

    梦铁火兴冲冲地大步而入,手举一本武林秘笈挥舞不休,好一会儿,他才看到妻子侧卧在床,「咦,夫人,天还未黑,你就睡啦,身子不适吗?」美少妇拉了拉丝被,掩住了半裸的香肩,隐带慌乱道:「相公,我没事,只是累了要休息一会儿,你不用担心。」

    事实说明刀如怡的慌乱是多余的,梦铁火压根儿没有上前抚慰的念头,而是大步走到外室书案之後,一边看秘笈,一边单手比划,还随口道:「夫人,你睡吧,不要打扰我,看完这套拳法,我就去找人切磋。」

    「思……」

    刀如恰的回应透出三分怨气,但更多的却是强烈的惊悸,她敏感地发觉,与自己同处一个被窝、肌肤相接的小家丁醒啦。

    「石兄弟,别动!你梦大哥回来了,别引起误会。」

    内息包裹的紧张话语飞速钻入了石诚耳内,绝色更一手按在了结拜小叔肩上,下一刹那,她又被男人肌肤的滚烫吓得飞速缩手。

    石诚转动朦胧的眼神,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後主动身子一收,藏得更加严密,自然而然,他与半裸的嫂嫂也贴得更加亲密。

    被窝之中无光无亮,但赤裸的触感却无比清晰,那薄薄的、柔软的丝绵内衣根本不能阻挡体温的入侵。

    「呃!」男人与女人的温度侵入对方的身体,石诚与刀如怡同时身体一颤,向後一退,暧昧的低吟流淌而生。

    「夫人,你还未睡着?」内室的异常动静引起了外室梦铁火的注意,粗狂汉子并未离座,而是侧过身向内看了一眼,表达了几分被打扰的不满。

    内外室之间,半堵屏风正好挡住了半边床杨,刀如怡迅速调平呼吸,柔声问道:「相公,比武大会还未结束,你怎麽就回来了?」幽怨从未像现在这般希望相公离开,但武痴却总是与她的希望背道而驰,梦铁火眼神不离开武林秘笈,随口道:「全是一些小人物,不堪入目,我要养精蓄锐,等两天後与各路高手名家切磋个痛快,哈哈……」

    外室汉子沉浸在武道天地自我陶醉,内室一对男女却连大气也不敢多出,不是偷情,但却与偷情的心态一模一样,刀如怡自然希望丈夫迟钝一点,不要发现这情形,可是芳心又突然冒出一股不满,对梦铁火迟钝的不满。

    一会儿过後,被子里的小家丁突然用手在少夫人半裸的玉背上一点,不待刀如恰惊叫怒骂,他又是连续划动起来,手指就似笔尖游走。

    少夫人第一念头就是要怒声责骂臭小子,幸亏有所顾及,她下一刹那才明白过来,石头不会武功,要说话只能用手写,他这是在问梦铁火离开没。

    端庄佳人用智慧明白了小家丁的意思,但身上那蔓延的酥麻却并未因此而减少,小家丁的指尖就奸像带电一样,划过之处,总会令绝美的肌肤为之一阵颤栗。

    为了歪让丈夫误会,刀如怡强自一咬牙,默许了背对的小家丁在她身上「写字」,当拿定主意的刹那,刀如怡突然感觉一股快意——报复的快意钻进了心窝。

    思,相公越来越不近人情,自己就要气气他!刀如恰银牙一松,主动松弛了紧绷的玉体,那酥麻的电流奔行得更加欢快自在。

    小家丁「话语」特别的多,总有写不完的「字」。不知不觉间,手指从背心栘到了少夫人腰问,在那丰腴而不失纤细的柳腰上轻轻摩挲起来。

    「咯登!」陶醉在酥麻中的刀如恰猛然一惊,这才听到小家丁浓重的呼吸,还有「变形」的动作;已为的她怎会不明白此中原因,玉脸唰的一声通红似血,九分羞急,只有一分怒火,温柔的心绪很快找到了真相。

    这不能怪石兄弟,只要是正常男子,在这种情况下怎麽会没有冲动呢?除非自己是个丑八怪,嘻、嘻……

    适当放纵的报复念头在少夫人心房徘徊,思,这样玩一玩没什麽,千万别让臭小子把手伸到前面来,就可以了!刀如恰这样想的同时,小家丁的手指已绕到了她之上,虽然还有一层柔薄的内衣,但小家丁掌心的灼热却远超寻常,奸似小溪的酥麻刹那变成了大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