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三章:天下第一
    「女皇,水无心.」石诚瞬间由飓风变成了化石,阳根停在箭女之中,一动不动,下意识追问了一遍,他才完全明白了过来。

    「水无心来了,水无心来了,她怎麽会来呢?」小家丁开始在屋中赤身转圈,往昔耀武扬威的阳根被变态女魔吓成了小虫。

    「女皇来此确实与她性格不符,奴婢也想不明白,但我知道一点,主人你想混过去是不行了,咱们是继续逃走,还是下毒?」箭女虽然已经心归石头,但一时间还是抹不去对水月女皇的尊称与畏惧;石诚也深知变态女皇的强大,有点自我安慰地分析道:「水妩心亲自出手肯定是惊天动地,她应该不会再利用我下毒了吧:影娘,她会不会把我忘了?呵呵。」

    影娘很是无奈地叹息道:「女皇召见我,就是专门打听你的情形,还重复了两次下毒的命令。」

    「啊!」石诚又变成了化石,整个人呆在床上,除了一双眼珠子一直在乱转外,他瘦弱的身子久久没有移动半分。

    鸡鸡那个东东,这下不好玩了!星星闪烁的夜色下,一个蒙面人闪电般离开了梦幻山庄,跃过山庄警戒线时,守卫的层层高手竟然连丝毫幻影也未看到。

    半炷香之後,蒙面人出现在十里之外,紧接着毫不犹豫进入了一间普通的大户庄院,径直向灯火通明、歌舞飘动的大厅飞去。

    「参见女皇陛下!」「夫人平身,此处不是京城大内,不用多礼。」

    灯火之下,果然是镜花大陆第一女人,残暴变态的水无心身处东州叛乱之地,依然是排场十足,气势奢华,好生招摇。

    蒙面人并未像一般大臣那样下跪,只是半俯身形,然後坐入了女皇下首席案之後,随即直入正题道:「不知陛下此次带了多少高手进入东州?」水无心一边玩弄脚下的男奴女婢,一边随口回应道:「不多,朕只带来了一千人马,完成你我约定足够了!」话语微微一顿,水无心终於将目光从舞姬身上转向了蒙面人,语带嘉奖道:「这还要感谢夫人提供的密道,朕与东州对峙了几十年,现在才知道真是山外有山,道中有道呀,咯、咯……」

    蒙面女人眼角微弯,笑语回应道:「陛下放心,一切都在计画之中,此事一了,东州再不是你的心腹大患。」

    「咯、咯……好、奸,那肤就敬未来的永久武林盟主一杯,合作愉快!」「铛——」

    清脆的碰杯声在剑阁内回荡,辉煌的灯火映照着一个一身锦衣的中年男人,得意的笑声肆无忌惮。

    一个文士打扮的武林高手躬身道:「我家阁主来信,第一计画失败。请问小王爷,准备什麽时候发动第二计画?」出师不利,但那小王爷的笑脸没有丝毫变化,挥手道:「让你家阁主沉住气,要在对手以为大局已定的一刻,咱们再给他致命一刀,思,听说武林大会最後一天是流水筵席,应该很是热闹,哈、哈……」

    猫哭耗子的笑声从高到低,小王爷神色一转,正视剑阁军师道:「对了,本王的乾妹妹是你们的少夫人,她没有失礼於人吧?」「小王爷费心了,少夫人聪慧得体,绝对是公子的贤内助;阁主经常谈论,多亏少夫人,我家公子才能稳住心性打理事务。」

    「哈、哈……妤,那就好,来,乾杯!」黎明的曙光刚刚冒出地平线,石诚的光头就出现在了梦羽衣面前,让身子还未完全回复的玉女佳人吓了好大一跳。

    「石头,你……你怎麽,又……又……」

    见梦羽衣满脸羞涩,欲语还休,恶奴心火一荡,差一点将正事忘到了一边;调戏了小姐好一会儿,小家丁这才话锋一转,目光发虚,试探问道:「羽衣,我给你说一件事,说了你一定会生气,但千万别失手把我杀了,否则老婆你就要当寡妇了,呵、呵……」

    「大坏蛋,又坏了哪家女子的清白呀?」梦大小姐佣懒地在床上卷起了如玉般双足,美眸充满了无奈的认可,还有绵绵的深情。

    她是尊贵的梦幻山庄大小姐,是美到极点的幻梦玉女,但天下万千男人之中,真正懂她的却只有眼前这弱小而神秘的男人,即使这男人好色又无赖,但梦羽衣的心灵却选择了完全的陷落,一人情网,无怨无悔。

    佳人目光蕴含了千言万语,发自真心的交流最易撞击灵魂,狡猾家丁双目一颤,这一刻竟然变得无比老实。

    「羽衣,我其实是被水月女皇那贱人逼来东州的,她叫我当卧底……」

    石诚难得地打开了自己心灵罪恶之门,一股脑儿将所做的亏心事全部倒了出来,一直从京城说到了东州,最後连红缘寺之事也说了大半。

    「石头,你真是朝廷奸细?」梦羽衣坐了起来,双目盯着石诚清瘦的面容,盯得小家丁浑身不自在,正当小家丁暗自後侮不该畑一白时,玉人冰冷的玉睑突然霜容解冻,素手轻挥道:「我还当是什麽大事呢,只要你弃暗投明就好了,嘻嘻……石头,我帮你脱罪,你给我多少银子?咱们就做一笔交易吧。」

    买卖玉女果然本性难改,小家丁也瞬间回复了本色,贼笑回应道:「小姐,给银子多小气,我给你『』,你要多少有多少!」「咯咯……金子?你这家伙做买卖真没诚意,先把金子拿出来看看,哼!」谈到买卖,梦羽衣是双眸发亮,很是认真,石诚强忍心中的爆笑,附耳呢语解释了几句,然後立刻向外撒腿狂奔,梦羽衣这才明白是什麽「金子」,玉人羞红着玉脸,挥舞着袖剑,追杀不休。

    天大的事情在情人眼里,原来只是小事一桩,两人一追一逃,很快来到了刀如恰面前;温柔少妇静静地听完了小家丁的招供,她的反应则比梦羽衣正常许多。

    足足一分钟的沉思过後,刀少夫人端庄的坐姿稍有变动,高耸的双峰一次用力起伏,随即完全平复,「羽衣,此事绝不能让公公知道,不然他为了大局着想,定会将石头斩首示众;这样吧,武林大会一了,就让石头与陆大侠一起离开,至於羽衣你嘛,想去也去吧。」

    「谢谢嫂嫂,我就知道嫂嫂对我最好,」

    刀如恰无奈地笑了笑,悄然看了一眼低头认罪的小家丁,一缕异光一闪而过,绝美佳人意念又转到了天下大事之上。

    武林当家少夫人疾步走向了山顶,不到一刻钟,她就从山顶返回,刀如恰袍袖一荡,温柔气息瞬间变成了威仪肃穆,一声令下,一场秘密的大清扫迅速在幻梦山庄内展开。

    包括风一、风二在内,不到两个时辰,所有的大内密探都成了亡魂,小家丁亲自出面,挨一挨二地清点了一遍,这才满意地拍着巴掌道:「呵、呵……全部解决了,这下安心啦,看水无心还怎麽下毒!」结果比预想的还要奸,石诚心中的担忧随风而散,小家丁转眼又回复了无拘无东的散漫本性,目光一邪,又打起了武林恶女的主意。

    「你……你又想干什麽?」光头总管推门而入,玉狐山大小姐虽然语带惊慌,却主动把虚掩的房门关紧了,还小声地道:「我娘还在隔壁,你别乱来。」

    石诚放肆地勾起了平脸美少女的下巴,双目灼热道:「放心吧,我见玉山主离开才进来的,美人儿,这两天想不想奴才……的大呀?」强横的刺入了玉飞凤心房,恶女的自尊还未升起怒火,一股躁热已侵占了她身体每一寸肌肤,玉飞凤一边流淌屈辱的泪水,一边又忍不住羞涩地点了点头,好像蚊子般轻哼了一声。

    「咦,听不清,美人儿,你说大声一点。」

    恶奴说话之际,已把少女脱了个精光,他其实并未发动水之玄功,但少女的已经习惯性地屈服。

    「想……」

    玉飞凤的泪水开始蒸腾,氤氲水雾映衬着少女日渐丰韵的玉体,分外诱人。

    「想什麽,说清楚一点,不然我就走了。」

    恶奴的手指滋的一声强行插进了美少女花办之中,搅得春水横流。

    「喔……」

    经受蛮力冲刺,玉飞凤反而美得双眸迷离,脑海轰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空白,情不自禁脱口大叫道:「想你的大,主人,奴婢想你的大——」

    高亢的尾音不顾一切向上飞扬,幸亏恶奴及时封住了平脸美少女的小嘴,然後用如雷似电的无情镇压了恶女的反抗。

    风吹雨打之中,石诚一边拉扯少女乳珠,一边邪恶地提起了玉飞龙,「美人儿,你师兄呢,想不想再让他看看你兴奋的样子?」玉飞凤光洁的脸颊瞬间红若滴血,桃源蜜道猛然收缩,邪情逸趣同样刺激着她的慾火,「噢……石头,别……别提他!他已经被娘亲关了禁闭,要武林大会後才能放出来。」

    「你娘把玉飞龙关起来了,她对我这麽奸?」石诚诧异地眨了眨眼,阳根随之慢了下来,低头看了看浑身嫣红的恶女,恶奴「看」到的却是更加成熟美艳的玉狐。

    「呀——」

    男人突然的变大让玉飞凤的香舌吐出了双唇,美少女并不知道男人正在想她母亲,只知道疯狂耸动腰臀,主动向男人的撞去。

    「哈、哈……」

    小小家丁就像帝王般豪情万丈,随意享用着玉狐山大小姐的,但一射,他立刻穿衣而去,头也不回。

    玉飞凤也无心与小家丁谈情说爱,双目涣散,四肢大张,两腿问一片泥泞,武林恶女沉醉在的快感中,久久没有清醒过来。

    离开玉飞凤院子不到百米,石诚又中途遇上了剑光夫妻,小家丁下意识想改变方向,而剑光竟然先拱手施礼道:「石总管,这是要到哪厢去呀?有空请到剑阁小坐,让剑某谢过你救命之恩。」

    「呵、呵……剑公子客气了,奴才只是碰巧,受不起你的感谢。」

    石诚举手回礼,眼角光速般在两个男女面上扫了一遍。

    「石总管,今日有事就不打扰了,改日奴家定当亲自上门道谢,告辞!」黄雪雯对石诚也是巧笑嫣然,态度大变,话语一了,夫妻二人还主动让到一边,从侧路离去,二人牵手并肩,亲密无比。

    咦,这两个家伙是失了忆,还是装傻?石诚眨了眨眼,抬头看了看天,低头瞧了瞧地,发觉天地并没有什麽改变;想了片刻後,他脑袋一甩,立刻把想不明白的烦恼甩到了九霄云外。

    鸡鸡那个东东,改天单独问一问黄雪雯这贱女人,顺便再干一的,哩、哩……

    「石头,你在笑什麽呀?笑得好坏哟,是不是在想男女之事,男人是不是都与你一样……」

    「哼,色狼!」两句话出自两张一模一样的口中,简洁有力充满不层的自然是白披风包裹下的黑玉洁;「误会」已经解开,两女自然再找不出下手除害的藉口,但黑玉洁仇视色狼的目光依然如刀似剑。

    小家丁乾涩一笑,转身就要避开这两个女煞星,不料幻影一闪,黑玉洁竟然又挡住了他的去路。

    骨感美人颜骨一耸,冶冶地伸出手掌道:「拿来。」

    「拿什麽?」石诚本能的反问刚刚出口,白冰清就从妹妹身边冒了出来,热情洋溢道:「我的披风呀!在红缘寺时,你的那个女帮手拿去了,那披风可是我母亲特地给我做的宝贝,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还可以张开来当做翅膀飞行……」

    「白冰清,闭嘴!」黑玉洁当着石诚这外人的面,一手就捂住了姐姐的嘴唇,生恐白冰清把天机谷有多少房间都全部说出来。

    恶奴回神一想,终於想起来了,但这样的宝贝他怎会归还,更何况还不在他身上,「呵、呵……两位女侠,我当时被你们逼得上蹦下跳的,不知道你们说的事,救我的人我也不认识,对不起呀!」黑玉洁又是一声冶哼,双目杀气进射,最後冶冶说了三个字,「还不还?」「这……」

    石诚面对天机两女凶恶的气势,不由暗自思忖这两个女人到底会不会真的出乎;思,算啦,这两个女人都是变态,要是为一件披风掉了脑袋,那就不值啦!拿定主意的光头恶奴身子一挺,抬起了眼帘,还未开口认输,却看见两女眼神一变,无比恭敬向後一退,对着自己躬身行礼,连大气也不敢出。

    石诚差一点岔气,正想嘲讽几句,一股玄异的感应让他瞬间明白了过来。

    「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吧。」

    强大的气息超出了石诚认知的范围,直到来人走到他身後三尺之处,恶奴的水之玄功才有了丝丝感应。

    人还未回头,小家丁夸张的尖叫已进射而出,激动无比转身就跪,「呜……师父呀,我找你找得好苦呀!师父,徒儿每天都过得担惊受怕,你可要为徒儿出气呀!」「徒弟?云天兄,他是你徒弟?」武林盟主一丝不苟的发髻,整洁无比的面容仿佛是从虚空走出,眨眼就出现在小家丁眼前。

    「小兄弟,师徒之谊可是人伦大礼,怎可信口开河。」

    长身玉立的陆云天浑身没有散发丝毫霸气,但却轻易统治了空间,天下第一大侠不动不栘,袍角微微一扬,已把无赖家丁弹得立了起来。

    陆云天那是何等英雄,自不会说谎,远近武林人士不由同时鄙夷地看着小家丁,认为石诚是想攀高枝儿想疯了。

    面对十几道目光的讥讽,天下间唯有石头能泰然自若,反而一脸委屈,再接再励道:「师父,在包子城的时候,你说过要收我为徒,你忘了吗?还有,那叛徒丘凉可是徒儿亲手杀死的,这还不算拜师礼吗?呜……师父,大英雄可都是一言九鼎呀!」丘凉可不是寻常人物,不明小家丁本质的半数高手已是目光一变,再加上陆云天没有开口反对,众人瞬间为之齐声波动。

    「恭喜陆伯伯收得高徒!」关键时刻,幻梦玉女飘逸而现,优雅地行了一个大礼,然後柔声道:「羽衣与纤尘并肩作战时,也听纤尘说过这事,当时侄女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呀!陆伯伯教出来的弟子果然是人中龙凤,前几日就大破红缘寺,救了好多苦难女子。」

    「哗!」人群这下是全部为之一震,不待陆云天认真解释,奸几个掌门已开始道贺。

    一缕淡淡的苦笑在陆云天眼底一闪而过,一代大侠单手一招,隔空将石诚扶了起来,轻笑道:「好徒弟,起来吧,多向各位掌教世伯学习,不我男尊帮的脸,以後如有行差踏错,休怪为师清理门户。」

    「徒儿给师父磕头。」

    石诚机灵地当场磕了下去,一连就是三个响头,每一下闷响,小家丁的小虎牙就会闪亮一次。

    嘿、嘿……成功了,这下看谁还敢欺负老子!成为陆云天的徒弟,身分果然不一般,就连黑玉洁也对石诚行了一礼,随即转身而去,再不提披风之事。

    世事无绝对,一会儿过後,小家丁就变得很不自在,作为徒弟,他当然要跟在师父身边听候差遣,再没有随便活动的自由。

    陆云天对小家丁也有三分了解,见无赖少年如坐针毡,他哑然一笑道:「石头,你还是幻梦山庄总管,下去帮忙吧,等武林大会完毕,为师再带你回男尊帮。」

    「余恨兄,不瞒你说,这小子天性奸动,我一天也没教导过他,就让贵庄帮我管教一下,多谢了。」

    两大武林巅峰人物开怀大笑之时,平步青云的小家丁已经窜入了大小姐房内,他能成为第一大侠的关门弟子,梦羽衣居功至伟,小家丁自然要好好「感谢」玉人一番。

    春风回荡,旖旎降临。

    「啊,石头,人家不行了……呀,你还要来!」幻梦玉女躺在自己的香汗里,害怕地看着恶奴的巨大凶器缓缓,玉人无力反抗,只能粉拳捶打道:「大坏蛋,已经一个时辰了,喔……老公,先放了我吧,嫂嫂有事还在管事房等我。」

    一提到刀如恰,石诚的身体在灼热中再升了几度,玉女佳人窈窕的更清晰地感应到了阳根的变大。

    「呀|!臭小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唔……提到嫂嫂,你就……呀、呀……」

    一阵插得武林玉女语不成声,责怪变成了呻吟。

    门外,一道丰盈倩影疾步而来,走到近处,突然神色大变。

    刀如怡第一反应是羽衣受伤了,玉掌还未震开房门,一片密集的撞击声及时钻入了她耳中,其问还夹杂着幻梦玉女激情的呼唤。

    岂能不明白房内在干什麽,刀如怡瞬间满脸通红,飞一般逃了开去。

    这小丫头真大胆,还未成亲就与男人……不过,她在红缘寺已经与石头那样了,唉,年轻人呀,就是贪恋男欢女爱。

    逃回房中的刀如恰忍不住胡思乱想,突然又大为庆幸,幸亏自己当时没有暍到那杯春药,不然岂不是要与石头……呀!端庄的本性让刀如怡狠狠啐了自己一口,一刀斩断了羞人的念头,但她脑海却依然疑云密布;为什麽衣裙上有污渍,口中有异味?真是茶水吗?还有,为什麽自己这阵子经常做羞人的春梦?一个时辰後,刀如恰又走向了同处内宅的小姑房间;她本不想再来,但又确实有事要找羽衣,不得不估算着充足的时间再次出门。

    佳人有心之下,隔着十余丈凝神一听,内息帮助下,立刻听到了武林玉女放肆的呐喊,还有那刺激人心的哀求。

    「啊,还在交欢?」刀如恰人生之中第一次冒出了二父欢」这等不雅之词,绝色不由自主双腿一颤,把正事抛到了九霄云外,打死她也不敢再靠近小姑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