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二章 武林总管
    距离红缘山一里左右的大道上,一对人马悠闲自在,不疾不徐。

    「剑兄好雅兴,此时还邀我等共游名山古寺,老夫真是自愧不如。」

    一柄黝黑的长刀斜挂马背,让刀霸魁梧的身形更显重如山岳。

    不待剑王回应,马行二人之後的梦铁火已急性追问道:「剑前辈,红缘寺的神茶真能助长功力吗?哈、哈……这次定要向前辈讨教三百回合。」

    「梦贤侄放心,这红缘寺後山就是个比武的奸地方,老夫定陪你大战一场;刀兄就当见证吧,不过你可不能偏袒你家女婿。」

    剑王抚须微笑,一副大家之气,但心底却是无耻阴笑,他可没有心思玩什麽比武,把刀霸与梦铁火拉来,只是想让二人「碰巧」撞见刀如怡与玉飞龙的奸情,有了他这外人在场,梦幻山庄与刀堂为了面子,必会当场翻脸,还会同时对玉狐山下手。

    如此妙计,真可谓一箭三雕!山坳一转,冲天的火光立刻映入了三大高手的眼帘,一声惊叹过後,三匹名驹背上不见了人影,三派护卫自然要紧跟而上,但任凭他们怎样催打马匹,也追不上三大高手的身影。

    烈焰化身恶魔,吞噬着万物,但结果并不像石诚想像那麽完美;轰的一声,燃烧的庙门炸成了碎片,几个一身烟气的和尚突火而出,法持一眼就看见了刚刚逃到山腰的假和尚。

    「你们继续灭火,你们几个给我来,杀掉正日这小畜生,吼!」法持一声怒吼,早巳把佛号忘到了身後火海之中,一生基业尽毁,他怎会放过嫌疑最大的小徒弟。

    「砰!」一块拳大的石头被法持踩成了沙砾,眨眼之间,侩已经跃下了几十级台阶,吓得失算的小家丁後脑飕飕发凉。

    安排好的两匹逃命快马在林荫下出现,小家丁不由喜出望外,异变却在这一刹那连串丛生。

    虚空一颤,石诚的眼睛没看见任何变化,但他的灵觉却看到一道剑芒疾射而来,在他记忆之中,他还从未见过这麽快的剑气。

    「前辈,剑下留人!」电光石火间,一柄齐头断刀横空而现,梦铁火及时救下了小家丁,如狮一般的铁血汉子诧异惊问道:「兄弟,你怎麽在这儿,还当了和尚?」怀疑的眼神同时在三大高手眼中闪现,意味各自不同,剑王忍不住紧逼道:「山上发生了什麽,为何起火?」「大胆逆徒,还不受死!」石诚刚被梦铁火救下,法持已经冲到了山腰,混乱之际,侩并未看清小徒弟身边是什麽人,还以为是纵火烧寺的同党。

    鸡鸡那个东东,前有虎,後有狼,两边又无逃路,怎麽办,怎麽办……

    刹那之间,小家丁的脸色由惊化喜,就像看到亲人一般,突然泪流满面,激动无比,「大哥,你来啦,太好啦,大哥,救命啦,救命……」

    紧张、恐惧、委屈、兴奋……万般情绪尽在石诚泪水中奔流,小家丁一边哭泣,一边又急又快回身一指道:「这寺庙是一座窟,嫂嫂与羽衣都中了他们的毒药,被困在山上,大哥,快救嫂嫂呀!」「呀,贼秃,受死!」梦铁火须发一抖,小家丁话音未落,他已经身化狂风,猛烈的劲气刮得石诚一个趔趄,无意间栽倒在剑王面前。

    「剑阁主,剑少侠夫妻也着了侩的毒药,正关在地下秘宫。」

    石诚这麽一说,剑王的杀心立刻转移了方向,再加上刀霸还在一旁,他也不敢随便杀人灭口,不过老狐狸可不像梦铁火那麽好糊弄,顺手扣住了石诚手腕,一起向山顶跃去。

    片刻之後,近百一流高手也来到了山脚,好似一排巨浪逆流而上,摧花毁木,不可抵挡。

    杀声转眼充斥了大火弥漫的百年古寺,混乱之中,影娘机敏地消失不见,女杀手略二泛吟,随即再次戴上面具,抢先跃向了梦幻山庄。

    影娘对自己的狡猾主人深有了解,以女人的直觉与强大的信心,她知道石头一定死不了,一定会回到梦幻山庄。

    狂刀临头,法持终於看清了三大高手,侩挥杖一击,震开了梦铁火的刀势,随即一边运功压下胸口翻涌的劲气,一边习惯性地合手作揖。

    「阿弥陀佛,梦施主为何阻挡贫侩处置纵火逆徒?看在盟主面子上,贫侩就不追究了,还请梦施主退到一旁,切勿听信逆徒谗言。」

    红缘寺在东州名气不小,法持大师也算一派之主,刀霸拉住了狂暴的女婿,怀疑的目光在法持与石诚问来回扫动,「石头,是你放的火?法持,我女儿在何处?」「咯登!」刀霸这麽一问,法持与小家丁同时心中发虚,小家丁的无赖则要胜出一筹,抢先大声道:「不错,是我放的火,但那是为了救羽衣她们;梦大哥,你进去一看便知,这寺里有一秘宫,关押着好多良家妇女。」

    小家丁比手画脚,唾沫横飞,偷眼看见剑王眼神收缩,狡猾家丁话锋一转道:「哦,我想起来了,剑少侠也在寺里,这老秃驴与剑少侠……」

    一股无形的寒气突然封住了小家丁的唇舌,一道刺目的寒光如虚似幻,刹那间与法持错身而过。

    「扑通!」一心抵抗梦铁火杀气的侩猝不及防,呆愣了几秒,随即下意识低头一看,看到胸前剑伤的同时,他圆亮的脑袋立刻滚落而下,沿着阶梯一路滚到了山脚,哆咚作响。

    人定剑收,剑王这才冷不丁冒出了一句,「侩该杀!刀兄,我信这位小兄弟所言,咱们为民除害吧。」

    「剑王大人太英明了,奴才感激不尽;梦大哥,我用小命担保,这寺庙真是一个害人窟,这样吧,大哥你押着小弟上去,如有虚假,立刻把小弟砍了。」

    石诚自然也明白剑王出手的原因,对老家伙大拍马屁的同时,他迅速闪到了梦铁火身边,还不惜把自己当成「人质」,时刻与梦铁火待在一起。

    「兄弟,我信你,你嫂子她们在哪个院子,快带为兄去救人。」

    梦铁火豪气一涌,一切终於尘埃落定,剑王意念一转,气机不再紧锁小家丁,转而开始大肆诛杀逃窜和尚,出手之狠远超刀霸与梦铁火。

    刀堂、剑阁,还有梦幻山庄,三大势力联手之下,火海还未摧毁寺庙,侩已被杀得一个不留,就连藏进秘宫的几个,也被「叛徒」带路揪了出来。

    一群普通女人从秘宫中走出,互相哭成一团。

    事实胜於雄辩,小家丁立刻踩在一个倒楣和尚屍体上,就像大将军一样趾高气扬,「大哥,我没骗你吧,你看,那些女子都是失踪的女香客……啊!」小家丁话到中途,突然向地面一滚,极其难看地躲开了黑玉洁还有点力不从心的一剑,他抬头一看,立刻又喜又忧。

    火光映照下,刀如怡与梦羽衣互相搀扶而至,天机谷姐妹也是步履蹒跚;刀如恰不由自主扔下梦羽衣,张开双臂扑向丈夫,不料梦铁火却冲向了其他方向。

    「夫人,你没事就好,为夫先把这些侩杀光再说。」

    刀如恰眼神一黯,待在了原地,梦羽衣走到嫂嫂身边,眼神却看向了还趴在地上的小家丁。

    「停!黑女侠,停一停,可是我救了你们,你可不能恩将仇报,不然会污了你们天机谷的名声。」

    黑玉洁连斩几剑也没能勾下小家丁的头,一边藉机喘气,一边下意识反问道:「狗奴才,你会好心救我?哼!」石诚趁机逃到了梦羽衣身边,神色一定,他一副救命恩人的模样,大声责问道:「你们中了这寺的迷药,不是我救你们,还会有谁?黑女侠,你虽然出於误会要杀我,但我可不是记仇的人。」

    黑玉洁的钩剑又举起来了,但却不再那麽坚定,白冰清及时接过话头,怀疑道:「你既然知道真相,为什麽不早提醒我们?谁能给你作证?」石诚如此费力的解释,并不单纯是说给天机两女听,也是有意让所有人知道,他毫不迟疑地反驳白冰清道:「白小姐,你错啦!第一,你们现在安然无恙就是证据,如果不是我放火引开侩,你们会安全吗?第二,我不是逃奴,也不是和尚,而是奉我家小姐之命,特地来红缘寺当卧底……就是当细作,不信你问我家小姐。」

    众女的目光唰的一声转向了幻梦玉女,身为当今武林盟主之女,梦羽衣虽然只是轻轻一点头,却胜过小家丁千言万语。

    「哈、哈……原来兄弟你是有任务在身呀,哥哥我还奇怪,你在庄中好好地,干嘛要逃跑?」烟火一让,梦铁火提着滴血断刀亢奋而回,豪情大笑之余,他回头笑问道:「那玉姑娘也是特地帮忙了?梦某鲁莽,先前还责怪玉姑娘。」

    玉飞凤扶着玉飞龙缓步而入,衣乱钗横的平脸美少女唇舌发颤,不知该如何回答。

    小白脸已经醒过来,但脸色还是像纸一样白,就在玉飞凤支吾以对时,他开口道:「铁火兄不用道歉,师妹只是帮个小忙,不足挂齿,倒是石兄弟大智大勇,这次更立下奇功,可喜可贺。」

    「飞龙兄说得对,剑光能侥幸逃过寺毒手,也是全靠石兄弟奇人奇招。」

    剑光也出现在众人眼中,他虽然没有被黄雪雯搀扶,但也是神色衰败。

    小家丁悬着的心脏安然落地,狡猾少年瞬间收回了准备妤的「状词」,反而很是亲近地迎了上去,拱手笑语道:「两位公子过奖了,奴才能发现侩毒计,也多亏你们深入虎,及时探得消息。」

    「哈、哈……」

    一个光头小家丁与两个「衰」公子同时扬声大笑,一场风波就此以出入意料的方式告一段落。

    小家丁谢过了两位「衰」公子,又故意向玉飞凤与黄雪雯行了一礼,想到两女先前在自己呻吟,而她们的男人还要对自己拱手道谢,小家丁不由乐得虎牙跳跃,兴奋不已。

    玉飞凤与石诚也算是老夫老妻,还能勉强保持平静,可初次承受硕大巨物的剑阁少夫人,却眼神发慌,下意识两腿一颤,前後空前胀大,那感觉让她一生也难以抹灭。

    梦铁火更加兴奋,拍着石诚肩膀,对妻子道:「夫人,我就说石兄弟不是池中物,你还不信,哈哈……」

    刀如怡丰润的玉脸已逐渐回复了正常,端庄佳人下意识收了收披风,掩住了自己後臀的湿痕,又吞了吞口水,压下了口中的异味,贞节美妇修长眼帘轻轻一颤,柔声道:「相公放心,一回山庄我就升石头为内院总管;嗯,时辰不早了,此处就交给护卫们处理吧,咱们先回武林盟再说。」

    「奴才多谢少夫人赏赐。」

    石诚开开心心对着刀如恰一礼,双目虽然在望着地面,但小家丁的脑海却在时光倒流。

    「呃!」一声浅浅的呻吟从少年喉间进出,正好飘入了梦羽衣与刀如怡耳中,姑嫂二人玉脸同时一红,梦羽衣强自站直了身子,掩饰着的不适,而刀如怡则又一次收紧了披风,无双深臀再难保持行云流水的飘逸风姿。

    梦幻山庄。

    「小的给总管请安。」

    「石总管,以後请多关照,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石诚回到梦幻山庄,立刻一跃成为了武林盟内院总管,身分虽然还是奴隶,但却足以让千万人拍马而来。

    「呵、呵……各位大侠、少侠、女侠客气了,有事尽管吩咐,石头一定全心全意为武林服务,尽力打造一个全新的江湖……」

    小家丁又开始飘飘然,还随口来了一段不伦不类的上台演讲。

    喧嚣过後,小家丁行走在内院林荫小道之上,一步三摇,好不得意,嘿、嘿……从大内总管到武林总管,老子还真是一个当总管的天才。

    忘记烦恼,追逐快乐,这一向都是小家丁的风格,虽然逃跑失败,但他的思绪随着现实一起变化,再不急着逃走,反而开始动起了歪脑筋。

    「臭小子,笑得那麽坏,又在想什麽鬼主意?」窈窕倩影一闪而现,抹去圣洁伪装的梦羽衣一把揪住了色狼耳朵,玉女变成了母老虎,「说,你到底对嫂嫂做了些什麽?」「哎哟,羽衣老婆,耳朵要掉了!」石诚苦着脸不停哀求,果然少受了几分痛苦,他狡辩了几句,未了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羽衣,少夫人说了什麽让你误会了?她又没中春药,我怎麽会对她做什麽呢?」「嫂嫂什麽也没说。」

    幻梦玉女诚实地摇了摇头,小家丁的担心还未消散,灵秀玉人下一句又让他吓得心儿狂跳,「哼,就是这样才奇怪,以嫂嫂的性格,一定有大事发生。」

    玉人目光又刺向了唯一的嫌疑犯,对男人好色本质的了解,更让梦羽衣越想怀疑越重;石诚委屈地耸了耸双肩,随即用上了最拿手的本领。

    「啊,臭小子,不许摸这儿……啊,你还摸。」

    「嘿、嘿……羽衣,你这儿大了奸多呀,是不是想我了。」

    恶奴的大手钻衣而入,在佳人胸前掀起了层层波澜。

    「唔……不准揉,啊……石头,你这大坏蛋。」

    一股热浪在梦羽衣心房内凭空突生,融化了武林玉女的身子,美人软软倒人家丁怀中,情不自禁用摩擦着瘦小少年的胸膛。

    恶奴的招式确实很老套,但也很奏效,水之玄功控制着佳人的,痴迷目光牵引着玉女的脚步,画面一转,二人很快就钻进了梦大小姐的闺房。

    「噢……」

    男人用力一入,又一次感受到了窈窕的绝世美味。

    悠长的呻吟在的轨迹上起伏跳跃,梦羽衣虽然已不是第一次承受情人巨物,但玉门还是卡住了阳根,深处的渴望让她一绷,自觉调整了桃源花办的方向。

    「呀——」

    全根而入的瞬间,坠入红尘的仙女连脚趾都弹上了半空,那缕特别的绿发噌的一声,跳跃飞舞,尽显佳人身心的欢乐满足。

    「啪、啪……」

    男人的开始不知疲倦地撞击玉人,花蕾开合绽放,春水四处流淌。

    没有了春药的存在,阳根戳入的感觉更加清晰,梦羽衣眼眸一翻,终於体会到了陆纤尘的感觉,明白她这一辈子再也逃不掉、也不想逃出小家丁的魔掌。

    小家丁为昏睡的玉女盖上了丝被,这才神清气爽地走出了闺房大门,还未走出梦家主宅,迎面就碰上了梦铁火。

    粗犷汉子从来不绕圈子,一脸责备道:「石兄弟,你刚才从我妹妹房里出来,对吧?」「我……」

    任凭石诚多麽狡猾,也有一种被当场逮住的尴尬。

    梦铁火把手搭在了刀柄上,把石诚吓晕的却不是他的刀,而是他的话,「石兄弟,练武之人要尽量少泄精元,切勿贪恋男欢女爱;走,咱们校场练武去。」

    小家丁对武痴的了解更上一层,没有大志的家伙正想反驳,双脚已被梦铁火扯得离地而起;一番惨叫之後,又是一顿狂饮,等石诚把不服输的梦铁火暍趴下时,已是月色弥漫。

    「服……兄弟,我服啦!」铁血汉子终於躺在地上竖起了大拇指。

    「大哥,再不回去,我该挨骂了,来,我扶你。」

    几个下人走过来,石总管想了想,一向喜欢偷懒的家伙却挥手拒绝了下人的好意,然後费力地扶着梦铁火,一步一步向内院後宅走去。

    夜风一如既往的清凉,花木的气味也是亘古不变,但石诚却觉得虚空幽香弥漫,越是接近那幽雅的小院——刀如恰居住的卧房,那幽香就越来越沁人心脾。

    石诚情不自禁用力一吸,却吸入了一股酒气,小家丁心神一惊,猛然转醒过来。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真有点过分了,手上搀扶着梦大哥:心中却想着他的老婆,唉……罪过、罪过,阿弥陀佛!烧了人家的庙,还要盗用人家的口号,石诚乐呵呵自嘲一笑,暗自决定,待会儿绝对、绝对不进入厢房。

    恶奴不停下着决心,也不停推开了上前帮忙的下人,最後一个加速,就像冲锋一般进入了厢房,抬眼就看向了卧房门扉。

    「嫂嫂,小弟送大哥回来啦。」

    「多谢石兄弟,你们几个还不把大公子扶进来。」

    温柔仙音穿门而出,但刀如怡丰盈的倩影却没有出现,一卷珠帘挡住了色狼的脚步,端庄佳人不愠不火道:「石兄弟,内室男女有别,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就不送了。」

    「这……好吧。」

    小家丁脑袋一耷拉,被软钉子刺了回去。

    自从回到梦幻山庄,刀如怡就再没有对小家丁有过奸脸色,更别说以前那般单独相处,这令飘飘然的石大总管耿耿於怀,颇有美中不足的感叹。

    唉……自己救了刀如怡,可她不仅不知恩图报,还翻睑无情,真是没良心!旷世怨男一路长吁短叹,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自己新分配的总管卧房,怨男把自己扔上了床,脑袋沉入被窝的同时,头也不回随口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儿,影娘!」「咯、咯……主人,奴家真是太崇拜你了。」

    黑暗之中,飘出一串野性的媚笑,长腿女杀手习惯性地猛扑而出,一下扑入了男人怀抱;灯火被劲风熄灭,被褥开始波浪翻腾,慾火肆虐之际,传出了影娘的欢鸣与断断续续的话语。

    「啊……主人,冶将军已经悄悄接近了梦幻山庄,她还以为你是被我骗回来的。」

    「来就来吧,一个冶云有什麽大不了。」

    时栘世易,小家丁已经与梦羽衣水融,怎会把一个冷云放在眼里。

    「主人……唔,……插……」

    影娘疯狂迎合了几十下,这才娇喘吁吁道:「还有……啊,女皇……也……噢……也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