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六集 第一章连绵淫戏
    玉女破处,绝对是天下男人最为迷恋的画卷,石诚的阳根在深颤栗抖动,随即旋转後退,圆头紧贴娇壁,恨不得把春水全部「抽」出来,流遍他视野所及的每一寸角落。「啊、啊……胀,好胀呀!」梦羽衣朝天,身子猛然一弓,上半身弹了起来,激动地扑进了小家丁怀抱。

    少年两手搂住幻梦玉女秀美的处子玉臀,双腿一盘,把玉人拨弄成了「观音坐莲」的圣洁姿势;梦羽衣在慾火与激情中秀发飞舞,嫣红的身子对准男人阳根重重向下一沉,一套到底,前所未有的深度让男人与女人同声高歌,不分彼此。

    阳根前端一紧一松,破入花房的刹那,石诚心儿一荡,水之神枪立刻变大,将玉人桃源胀得好似馒头一般,高高鼓起。

    花蕾盛开到了最灿烂的境界,但红嫩花办并未因此凋零;之内,层层娇嫩的细褶环抱着男人之根,每一次抽与插,阳根必须要冲过一道道肉环关卡。

    「啊……」

    每一层肉环的放大都会化为一股躁热冲入玉人心房。

    「喔……」

    每一道关卡的收缩,醉人的琼浆必然追随而来,哗的一声,将女人的桃源、男人的浸在了春水之中。

    那缕绿色的发梢缠上了窈窕玉女的,绕着鲜红的乳珠打转,瞬间勾勒出一幅惊心动魄的销魂画卷;玉人突然两手一推,把小家丁重重推倒在床上,十指一抓,在少年胸前留下了道道血痕。

    一时间,只见玉人美臀上下耸动,快如闪电,那阳根在臀浪起伏间忽闪忽现,奸生刺激。

    香汗弥漫了空间,浸透了灵魂,此时此刻的幻梦玉女被慾火充斥,只想追逐那飘忽不定的快感,已无暇理会身下的雄性物体到底是谁!这才是的本能,这才叫本能的,除非魂魄化为虚无,否则理智就永远不会重见天日。

    「啪、啪……」

    连串的撞击声有如战鼓震天,春潮与玉人的呐喊汹涌喷射,石诚禁不住一麻,轰的一声,迎了上去。

    一震,一开,第一发射入了春水之中,第二发,第三发……滚烫的射得美人震荡,射得玉女颤抖,一发又一发的弹与一波又一波的春潮在窈窕内浑然交融。

    「呀!」天荒地老般感觉在这几秒问闪现,透心的电击过後,石诚缓缓呼出一口大气,男人还软软地回味着余韵,而梦大小姐的「疲惫」已一闪而去,片刻後又开始上下起伏,前後摇晃,对於男人阳根的懒惰,玉人不满地重重一扭纤腰。

    得到如此激情的邀请,男人阳根瞬间暴胀三寸,超越了平凡。

    「噢、呀……」

    梦羽衣的呻吟透出了三分惊叹,她本以为先前已是男女之欢的极点,此刻侵入的快感才让她明白,原来可以一浪超过一浪,窈窕玉女一颤,不由自主酥软在石诚身上。

    水之神枪贯穿了佳人幽谷,石诚紧接着翻身一挺,侧身开始了耸动,梦大小姐窈窕玉体柔软如丝,玉足被石诚对折在她肩上;男人大手抓着美人香肩,每一次,必会用力拉动玉体,而梦羽衣那纤秀玉腿则夹在两人间随风晃动,纤纤玉趾距离男人唇舌只在咫尺之间。

    「唔……」

    一次用力的,二人身子贴近了三分,男人一不小心,竟然舔到了玉足,慾火笼罩中的石诚脑海一热,大口一张,美美地吮吸起来。

    「主人,这贱货快不行了,你再不,就要变花痴啦!」女杀手把主人对梦羽衣的痴迷看在眼中,酸在心里,一边用手指大力黄雪雯,一边略带夸张地催促石头过去。

    「好啦,别催,你找根木棒先戳着吧!嘘……」

    在影娘有意的摆弄下,石诚一偏头,正好看到剑阁女人的春色,他甚至能看到几根芳草被影娘拔了下来,在两女身周飘飘荡荡。

    窈窕玉女在噬咬自己的阳根,妖娆贵妇与野性女杀手在二芳靡表演,石诚怎能不激动得浑身发紧,的速度瞬间倍增。

    半个时辰之后,当影娘抱着黄雪雯滚到床边之时,梦羽衣终於第五次尖叫着飞上了之巅,绝色玉人最後一丝力气化为了灰烬,不堪挞伐的玉体有如一汪春水。

    「羽衣,你休息一会儿。」

    石诚轻轻放平了窈窕玉人,站在床边又抽动了上百记,最後仰脸咬牙,一声闷哼,把又一波射入了梦羽衣花房。

    佳人身子连连颤抖,随即在极乐中酣然入睡,恶奴这才啵的一声,抽离了阳根,转身面向另一个发情的豪门女人。

    小家丁刚刚转身,黄雪雯已急不可耐地扑了上来,身为剑阁少夫人,高贵的她竟然一口含住了小家丁的,厚实上翘的朱唇快速吞吐不休。

    「啪!」影娘一记耳光打在了黄雪雯脸上,女杀手一腔醋火找到了发泄的对象,一边将剑阁少夫人推开,一边骂道:「贱货,主人没发话,谁叫你舔主人的宝贝了,大瞻!」「哈、哈……影娘宝贝儿,说得太奸了!」石诚心中其实很喜欢黄雪雯吮吸的感觉,但更加美妙的主意却让他一脚踢开了剑阁女人,顺手将影娘弄成了金鸡独立,然後从正面插了进去,一边宠爱影娘,一边对正饥渴难耐的黄雪雯道:「贱货,想不想老子奸你呀,想就学几声狗叫,叫呀!」「汪汪、汪汪……主人,求求你,吧,汪汪……求求你,等你的大……」

    剑阁少夫人已经崩溃了,望着地球男人的,她就像看着天下第一珍宝,大吞口水,偏偏男人就是不给她止痒。

    石诚利用春药的威力,又把黄雪雯弄成了趴地的,在地面摩擦,被男人脚趾夹住;用力在上打了几巴掌後,男人用手捏了捏红得发亮的,感受着女人的渴望,观察几秒,他一撇嘴,「鸡鸡那个东东,还不够,影娘,再弄一弄这。」

    男人继续女杀手幽谷,女杀手则趴在剑阁女人身上,口手并用,无处不到的玩弄着武林名女人的身子,如此强烈持久的刺激,即使是圣女也会被推入慾海,更别说是中了春药的媚俗女人。

    「呜……痒,痒死了,男人、男人,我要男人——」

    剑阁已不是呻吟,而是哀求,如泣如诉的哀求。

    石诚突然用力将影娘送上了,然後又把慾火发狂的剑阁推到了一边,目光很快转向了另两个「幸运」的睡美人身上。

    他既不想玉飞凤、刀如怡,还有天机两女睡死,也不想辛苦又危险地再次制造解药茶,剩下的唯一法子自然只有一样——天下无双的解毒,嘿、嘿……

    「主人,我帮你!咯、咯……」

    玩弄武林大派的高贵女人,影娘总是特别兴奋,三两下就剥光了玉飞凤的衣裙,然後又把手伸向了以端庄温柔天下闻名的刀少夫人。

    「影娘,刀少夫人的衣服不用解,她是好人,放过她!」见影娘一脸怀疑,自知不是好人的小家丁乾咳了一声,很有点欲盖弥彰的补充道:「刀如怡生性贞洁,咱们动了她,必会惹来杀身之祸,你明白吗?」影娘遗憾地叹了口气,未了情不自禁在端庄少妇饱满高耸的上捏了一把,无比奸奇地追问道:「主人,你的精华真能解天下百毒?」「那当然,不然我为什麽敢逃跑,找死呀?」石诚得意地一挺胸膛,然後熟练地将玉飞凤放在桌子上,意念一动,刁蛮恶女即使在昏迷之中,依然身子发红,春水涌现,水之玄功的催情之力绝不在春药神茶之下。

    「又是一个小贱人,哼,命奸生成了大小姐,命不好,一定是个青楼!」影娘在石诚身边冒了出来,她对豪门女子的嫉妒无比明显,一边狠狠将玉飞凤乳珠拉长一寸,一边推着石诚腰臀,猛然向前一顶。

    「滋……」

    阳根分水破浪,水花四溅,巨物重回熟悉的蜜道,一开始就是大开大合;石诚一边听凭影娘推送,一边歪眼看着今儿大失常性的女杀手,眼神一变,一道异芒刺进了影娘心灵之窗。

    「影娘,你为什麽这麽恨有钱有势的武林女人?」长腿女杀手身子一颤,眼眸发慌,多年的本能让她想逃避,但石诚目中的异光却让她来不及隐藏,含恨之音从齿缝进出道:「奴婢原本也是武林一派掌门的千金,不过父母被这些所谓名门正派谋害,我也沦落成见不得光的杀手,哼,武林就没有一个奸东西,还是朝廷好!」石诚感应到了女人深藏的创伤,大手不受控制抚上了影娘脸颊,以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口吻道:「影娘,你错了,武林与朝廷一样,都有好人与坏人;忘掉过去吧,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发誓,一辈子都会保护你!」「呜……主人,影娘相信!」泪水——压抑了十几年的苦泪毫无预兆汹涌而出,影娘不由自主倒入了男人怀抱。

    四目相对,情意相汇,灵慾合一是如此唯美,可惜完美只是上半身,男人与影娘深情相拥的同时,正深深插在另一个女人里。

    好在这儿是镜花大陆,是一个「变态」的世界,当影娘看见情人半出半入的阳根後,不仅不生气,反而破涕为笑,一脸骄傲,更加热情地推动起来。

    「坏蛋,快一点,时间来不及了!」「砰、砰!」的让玉飞凤身下的圆桌不停摇晃,桌脚与大地发出狂野的撞击声,在石诚有意为之下,很快就插得玉飞凤梦呓呻吟,春水进射。

    「呃——」

    冲出了,刚刚射出第一发弹,恶奴突然抽了出来,然後一一了天机两女口中,射出两发後,又无情抽离,最後闪电般了刀少夫人端庄丰润的檀口之中。

    「咯、咯……」

    影娘终於明白石诚为什麽叫她捏开刀少夫人的牙关,因为大色狼把绝大部分都射入了贞节的檀口,全靠她的帮助,男人精华才没有溢出唇角。

    异变的女杀手乐得心花怒放,见主人射完要抽出,她竟然一手抵在石诚腰上,一手推着刀少夫人後脑前後移动起来,那情景就仿佛是刀如怡在吮吸石诚的一般。

    「噗、噗……」

    恶奴脑海轰的一声,阳根不由自主在刀如怡口中,越插越深,越插越快,然後很快就是新的火山岩浆轰然进发……

    少年大手隔衣抓在了少夫人乳浪之上,眼神盯住了贞节的两腿之间,眼看他就要失控,低低的喘息及时飘入了他耳中,暍过的几个女人都有了苏醒的症状。

    地球少年心弦一紧,用尽全身之力将亵渎圣洁的凶器从刀如恰朱唇抽了出来,然後急声命令道:「影娘,快,点她们的睡。」

    影娘一一照做过後,石诚略一寻思,随即咧嘴一乐,小虎牙那邪恶的光芒前所未有的明亮。

    恶奴对已是绝对忠心的情人护卫附耳密语一番,换来了影娘的连串浪笑,「主人,你好坏,坏到家了,咯、咯……」

    「啊!」剑光做了个恶梦,吓得他一头冷汗醒了过来,剑阁少主本能地两手一擦,却发觉自己完全动弹不得,而且体内经脉还发出阵阵钻心剧痛。

    剑光第一刹那就明白了过来,原来不是恶梦,他真中了阴招;第二刹那,他凝神一看一听,这才发觉,先前的不算恶梦,此刻的现实才是真正的炼狱。

    「啊……好人,快,用力,奴家,汪汪……奴家是你的,噢……进……进去了,插进了,主人,呀!」剑光像具死屍般瘫在太师椅里,眼眶差点爆裂,离他大约五米之外,床杨之上,一个光头和尚正在一个女人——他的妻子黄雪雯。

    昔日里一副高贵华丽模样的女人此时却像狗一样,摇动肥美香臀,发春犬吠,每当和尚停下来,她还会急不可耐地向男人阳根撞去。

    「呀——」

    怒吼只能在剑光心中,他已失去了说话的力量,气得浑身发抖,四肢抽搐,眼光像要杀人般,死死盯着红杏出墙的妻子。

    黄雪雯虽面对丈夫,但她却没有丝毫停顿,女人的目光与身子都在迎合光头和尚的入侵,都在饥渴中呐喊。

    光头和尚突然停了下来,然後一边玩弄剑阁少夫人浓密的,一边邪恶地问道:「说,老子干得你爽不爽?」「爽、爽……」

    黄雪雯已不知自己到底在说什麽。

    「哈、哈……想让老子,没这麽容易,说,是老子流的水多,还是你那废物相公干得水多?」「你、你……是你,你干得奴家水特别多!啊,主人,又流水啦……」

    本能让黄雪雯特别诚实,诚实的身体将感应脱口而出,终於得到了男人的奖赏。

    羞愤、怒火、仇恨……万般火焰在剑光心中燃烧,突然,他觉得这和尚的声音似曾相闻。

    也许光头和尚听到了猎物的心声,及时回头一笑,那颗小虎牙狠狠剠入了剑光眼中,「奴才见过剑公子,恭喜公子娶得如此美妻,哈、哈……」

    狂笑声中,石诚无比恭顺地了贵妇人後庭,然後一边插,一边拍打剑少夫人丰腴的美臀,驱赶着女人向她丈夫接近,直到黄雪雯爬到剑光脚下,恶奴这才停了下来,然後慢条斯理地继续。

    「呀——」

    剑光的屈辱达到了极致,他竟然奇蹟般吼出声来,然後口喷鲜血,又一次昏死了过去。

    也许是夫妻间的感应,也许是血腥的刺激,正在耸动的黄雪雯突然停了下来,红丝密布的双目看向了近在咫尺的昏迷面容。

    「贱人,快动!啪!」狡猾家丁怎会给她清醒的机会,阳根暴长,瞬间贯穿了女人後庭,无比的巨大撕裂了女人的後庭花,缕缕血丝洒在了女人之上。

    剧痛与极乐双重飞舞,一下又将黄雪雯送入了慾海深渊,剑阁女人大张着红肿的,扑通一声在极乐中昏迷,恶奴则大摇大摆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对付玉飞凤,石诚更是简单直接,先毫无顾忌地将少女弄醒,然後勾着下巴道:「宝贝儿,我要在你师兄面前,哈、哈……刺激吧?」「不……石头,求求你不要弄醒他,我愿意让你随便玩。」

    王飞凤吓得脸色发白,连连後退,但又怎麽逃得过恶奴的色根。

    房门一开,影娘端着解药神茶飘然而入,在为玉飞龙解毒的同时,她又把小白脸的全身大都狠狠重创。

    玉飞龙睁开眼睛的刹那,正奸看到恶奴的阳根刺入师妹的桃源玉门,过度的刺激让玉飞龙呆呆地眨了眨眼,一时间还未明白看到了什麽。

    恶奴就是够蛊兰,他可不想让玉飞龙这麽自在下去,男人突然将玉飞凤的双乳对撞,手指在少女一摸,「你这贱人,还说不要,你看都湿成这样了,是不是在你师兄面前让老子干,特别的水多呀?」「呀——」

    不到一分钟,玉飞龙的鲜血就喷了一地,大受打击的玉面公子死鱼般在地上颤了颤,然後再没有了声音。

    「啊……石头,你、你……」

    玉飞龙生死不知,玉飞凤却找不出咒骂石诚的话语,她不是不会,而是不敢,小小家丁已有如恶魔钻进了她脑海,这种恐惧,一生一世也休想忘记。

    恶奴搂抱着玉飞凤从小白脸身上踏过,报复过後,恶奴心境也平和了几分,一边化凶暴为柔和,一边戏语道:「宝贝儿,你放心,你的正牌男人死不了,明天就会醒过来,为了当玉狐山未来主人,他不会不娶你的!」「噢……不要,不要再,好胀呀!」玉飞凤近似哭泣的哀求连绵不断,此时此刻,灵魂颤抖的平睑美少女早巳把师兄忘到了旮旯之处。

    「主人,这两个喜欢机关的女人怎麽办?你乾脆一并把她们也奸了吧。」

    石诚看着天机两女高挑骨感的身子,不由双目二兄大为意动,好色的双手一扬,大步就奔向了两只昏迷的羔羊。

    「铛——」

    早课的钟声在空山回荡,石诚眼中的慾火猛然一颤,这才发现黑夜已经过去,不知不觉,他已经大玩特玩了一整夜。

    小家丁遗憾地叹了一口气,随即不舍地在黑白姐妹身子最柔软的地方捏了一把,这才俯身从黑玉洁衣袖里掏出一样东西。

    「嘿、嘿……听说天机谷的火油很厉害,影娘,你想不想试一试?」「咯、咯……主人,放火烧庙,也不怕菩萨怪罪。」

    影娘脸如桃花,风情迷人,但手上的动作依然很是俐落,迅速接过了装着火油的羊皮袋。

    小家丁无耻地挺直了赤裸的身体,嬉笑道:「烧掉寺,我这可是帮菩萨的大忙,菩萨怎会怪罪我呢?影娘,快动手把,烧寺一座,胜造七级浮屠,呵、呵……」

    小家丁凝神想了一会儿,难得奸心地把所有女人都搬到了房外,然後解开了她们的道,不待众女醒来,他与影娘已经跑出了庙门。

    「主人,玉飞笼与剑光怎麽办?」石诚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毫不犹豫将火摺子扔在了火油画出的圆圈上,「那两只蠢猪,让他们到阎王哪儿去做美梦吧,啊!」小家丁话音未落,一道火焰突然冲天而起,差一点将他眉毛烧光,假和尚急忙向後一跳,摸着光头惊叹道:「鸡鸡那个东东,这是火油,还是火药呀?」不到三分钟,一个几丈高的火圈就包围了红缘寺,远远看去,古老佛山已是一片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