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十章 处子之血
    众女昏迷的房间内,石诚与影娘击掌相庆,小家丁更是咧嘴大乐,小虎牙上下闪光。

    一双手掌突然抓住了石诚脚踝,小家丁还未看清,已被一个火热的女人扑倒在地,呼地一声,欲海巨浪在房中凭空突现,刹那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天地一片乱。

    高耸的乳浪扑面而来,发狂的女人把男人面容紧抵在双峰之间,柔腻的贴体厮磨,饱满的桃源差点把男人大腿夹断。

    “哈、哈……黄雪雯,果然是女人!”

    剑阁少夫人醒了,不过醒来的是身体,她的脑海虽然已有感觉,但灵魂却失去了自我。

    小家丁伸手在剑阁少夫人用力一掏,击碎了女人高贵的外表,不待黄雪雯的呻吟消散,小家丁又一脚将她踢翻,就好似驱赶妓女与乞丐一般。

    “鸡鸡那个东东,,滚开,嘿、嘿……”

    羞辱像刀刺进了心窝,黄雪雯不由双目杀气一涌,但反抗只是昙花一现,如潮如浪的酥麻转眼就将女人的心灵化为了一汪春水——委曲求奸的沸腾之水!

    “贱货,把衣服脱掉,嗯,对,脱光,在地上打个滚,嘎、嘎……像狗儿一样爬过来,爬!不然老子不奸你!”

    少年的脑海欢呼无限,能如此调教收拾剑阁少夫人,那可是天下男人不二的梦想,女人往昔对他的蔑视与嘲笑,此刻全都变成了的催化剂。

    “汪、汪……唔!”

    屈辱的泪花爬出了眼眶,中途就被欲火蒸发成了绋色迷雾,黄雪雯咬牙反抗,却自动向下一趴,仇恨的咒骂从心房进射而出,与犬吠残音交替起伏,就好似发情一般。

    在小家丁的指挥下,高贵的剑阁少夫人果然露出了贱格的一面,前俯,高翘,四肢着地的剑少夫人擦地而行,每爬出一步,她上翘的朱唇就会犬吠一声,浑圆美臀也会在虚空划出一记靡的旋转轨迹。

    “哈、哈……”

    这一幕是小家丁最喜欢的场景,兴奋之中,他早已把逃走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影娘也真不是平常女人,竟然也在一边看得兴致勃勃,拍手叫好。

    “咯、咯……主人,给,用这当鞭子,抽这几下,咯、咯,主人,你看,这好多水呀,已流到膝盖了。”

    石诚接过皮腰带,凌空一抖,然后重重一鞭抽打在剑阁少夫人臀肉之上,抽得高贵女人一声惨叫,红亮的一缩一张,一股春水竟然这样喷射而出,在地面喷出了一道天然的画卷。

    石诚还想抽打第二鞭,一道低低的呻吟从他身后传来,小家丁回头一看,瞬间呆若木鸡,心中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

    另一个中了春药毒茶的竟然是幻梦玉女,苏醒过来的少女正在以斥责的目光瞪着小家丁,玉人两手死死捏在扶手上,生恐一松手,就会扑向可恶的臭小子。

    “主人,把她拖过来一起玩!咯、咯……”

    女杀手情绪的亢奋绝不在小家丁之下,一边说,一边跨过在地上扭动的黄“羽衣,你……你醒啦!你中了毒茶,可是解药却被黑玉洁那小娘皮打翻。”

    小家丁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弯着腰,收着腹,他极力掩藏自己的欲火之状,眼角却不受控制地落在了幻梦玉女急速起伏的双峰之上。

    (臭小子,一定是你这小色狼搞的鬼!……也许是梦羽衣意志本就比黄雪雯坚贞,也许是处子之身对更有抵抗,梦大小姐不仅还能正常说话,甚至还能提起内息。心火一生,玉人仿佛则甽到了昔日梦城地道的一刻,不受控制的一掌突然印在了石诚胸腔之上。

    “鸡鸡那个东东,又来了!”

    小家丁的思绪也被带回了当初那一刻,情景如此相似,人物也是相同,唯一变化的是两人间微妙的关系,就在石诚以为自己又要吐血重伤之时,玉人掌心却无风无浪,只是愤怒而简单地捶了他一下。

    梦羽衣狠狠瞪了臭小子一眼,随即一偏头,气呼呼地道:“把面具摘了,讨厌,啊……臭小子,不要过来,呵、呵……”

    截然相反的语调在梦羽衣唇间纠缠,她虽然比黄雪雯更有抵抗意态,但强也有限,小家丁一走近,男人的气息立刻铺天盖地一涌而来,好似火上浇油一般,烧得梦幻玉女娇喘吁吁,好不难受。

    深绿的发梢从眼前划过,小家丁不由自主大手一揽,环住了窈窕玉女的纤纤细腰。

    “不要……坏蛋!”

    小家丁还未用力,玉人已经自行倒入了他的怀抱,肌肤一贴,梦羽衣更是热得无比难受,下意识松开了湖痕短裙。

    春光一闪而过,玉女紧接着又收紧了衣带,贞洁意念与强大欲火开始天人交战,忽闪忽现的白光乳浪让小家丁心儿发痒。

    面对黄雪雯他可以肆意折磨,但更美的玉人人怀,小家了却好似情场初哥,笨手笨脚。

    “啊!”

    梦羽衣突然弹跳而起,好像被针刺到一般,离开少年怀抱的玉人下意识低头一望,果然看见了一根“大针”高高耸立在石诚两腿之间,在裤子湿痕的衬托下,那圆头已显出了清晰的形状。

    一片晕红刹那弥漫了梦羽衣脸颊,欲进还退,欲语还休,此时此刻的梦羽衣分外美丽,情动的玉人有如羞涩女神,让浊世色狼很是心痒,却又不敢造次。

    佳人在欲火与理智中磨磨蹭赠,小家丁可没有这分耐心,眼珠一转,灵光一现,小家丁突兀地凝声诱惑道:“梦女侠,有没有兴趣做一笔交易呀?”

    玉人果然目光二兄,为自己找到了靠近男人的藉口,“好啊,什么交易,你说吧。”

    “嘿、嘿……我给你解毒,你付我一千两银子,怎么样,便宜吧?”

    想夺玉女童贞,竟然还要玉女付钱;恶奴无耻地开出了条件,说话之时,大手已隔衣爬上了玉人双峰,五指一张一压,他不禁心弦狂跳。

    啊,摸到了,终于摸到幻梦玉女的乳珠了!

    “二千两,太贵了,你这是趁火打劫,嗯……非君子所为;啊……石头,就十两吧?”

    幻梦玉女美眸一颤,飘逸的烟波绕体而转,如诗如幻的玉人又一次坐在了男人“帐篷”之上,衣带首先被吓到了空中,彩裙随即也逃到了四处。

    “梦女侠,这可是苦差,怎么也得五百两,对吧?”

    恶奴一边讨价还价,一边将少女的肚兜缓缓剥落,衣衫一滑,一片玉色肉光扑面而来,照得恶奴双目又红又亮;处子盈盈一握,挺拔圆润,别具小巧精致之美。

    男人的大手激动地托在了少女乳缘之下,向上轻轻一托,乳浪荡漾,鲜红的带着曰阳莹乳珠接近了他的唇舌,发颤的舌尖终于触到了那珍珠般大小、草莓般鲜红的。

    幻梦玉女玉脸向上一仰,秀发瀑布般倾泻而下,悠长的呻吟则向上飘飞,无拘无束,“呀……石头,太……太贵了,再少点……”

    “主人,快奸了她,这儿还有一个等着你呢,啊,,不要抱着姑奶奶。”

    石诚回头一看,只见剑阁少夫人与影娘缠在了一起,欲火无处发泄的黄雪雯竟然抱着同性大腿摩擦起来。

    “哈、哈……影娘,便宜你了,你就先帮我调教一下吧。”

    石诚邪恶一笑,随即又将整个心神回到了清纯玉女身上。

    “梦小姐,要不要我帮你脱亵裤呀?”

    恶奴轻轻一拨一拉,虽然还不能看到神秘的玉门,但大半芳草却落入了男人眼帘,之草成片不成丛,沿着幻梦玉女的飘逸蔓延,形成了一幅精心描绘的草原画卷。

    “啊,疼,不要那么用力,唔,臭小子。”

    石诚中指一转,竟然将一缕芳草缠在了手指上,摩挲一会儿后,他又开始轻轻扯动佳人的亵裤;布片被臭小子玩成了布条,在细缝上来回拉动,玉人那神秘禁地就此一点一滴、一分一寸地映入了小家丁眼帘。

    “噌!”

    男人目光死死盯在了不停扩大的鲜红桃源之上,红红的媚唇,紧闭的缝,已然成熟而微微鼓起的幽谷,恶奴面容凑近一看,瞬间兴奋欢呼。

    果然物似主人形,梦羽衣的也是窈窕纤细,紧窄缝比一般女子短了三分,也因此显得更加娇嫩嫣红,远远看去,仿佛婴儿小嘴一般,纯净完美,无双无瑕。

    少年心海波涛拍岸,目光在这方寸之间,花费了更多时间,心火不停的升,疯狂的涌,地球少年最后终于被欲火统治,再没有了细细品味的心情。

    “哗!”

    突然的狂暴撕碎了布片,化为春水的梦大小姐终于完全赤裸在了小家丁面前,石诚不再谈论买卖,两手一捞,抱着猎物大步冲到了软杨之上。

    “唔……石头,不许看,啊……你还看”梦羽衣侧躺杨上,身子扭动,曲线之流畅远超男人想像,让狂乱的小色狼突然又“静”了下来,目眩神驰,呆望着绝世玉人,品味着那暴风雨肆虐前的美妙滋味。

    玉飞凤已身姿如玉,但这么一比,玉大小姐只能是小家碧玉,幻梦玉女的香肌雪肤才是那传世的羊脂美玉。

    恶奴的大手在如斯美丽中不知所措,只得用目光将美人怜爱了千遍万遍,没有语言,没有动作,但幻梦玉女却敏感地捕捉到了这微妙的变化。

    也许是欲火已强到不可抑制,也许是少女在少年目光下融化,窈窕身子销魂一转,玉人紧夹的两腿自动分开,娇喘吁吁中,梦羽衣主动勾住了石诚脖子,四目凝视道:“石头,你……喜欢我吗?”

    邪情逸趣虽然狂野火热,但永远也难有心灵火花的撞击,玉人如此一问,唯美的光晕立刻悠然弥漫,大家五女与小小家丁同时心房大开,情怀流淌。

    无赖嬉笑消失不见,石诚浑浊的目光刹那亮若星辰,一旁的影娘看得双眸异彩弥漫,一时失神,竟然被迷乱的黄雪雯撕开了她的劲装,露出了一对跳跃的玉兔。

    非凡的神采只出现了瞬间,一眨眼,神秘的少年就消失不见,石诚嘻嘻一笑,回复了狡猾模样,但这一眨眼已经足够,梦羽衣已经找到了她要的答案。

    玉人眼中最后一丝抵抗烟消云散,春水泥泞,幽谷红润,处子清香瞬间浓郁了数倍,绝色花蕾随之灿烂绽放。

    “噢……”

    快乐的呻吟穿云裂空,石诚带着感动与真情的热吻印在了梦幻玉女香唇之上,一路飞洒,由上而下,最后停在了玉人桃源之上。

    红舌沿着花办游走,来回几番轻吻后,舌尖突然对准晶莹激情万丈刺了进去。

    软软的舌尖却有坚强的气势,扁扁的舌头正好顶入了玉门,热浪与酥软同时透心而入,任凭梦羽衣如何尖声大叫,也消散不了心房炸裂的快感。

    “主人,人家也要你这样弄,哼,真偏心!”

    变了,大地变色了,万物变形了,影娘也在异变,她已把自己视为了石诚的女人,随即而来的就是女人天生的醋火,女杀手随即把不满发泄在了另一个发情的武林名女人身上。

    黄雪雯趴在影娘两腿之间,痴迷猛烈地吮吸着女主人的花办,影娘更故意大呼小叫,刺激着偏心的男人,“呀——贱货,舔得好,用力,噢,再舔重一点……”

    另一边,梦羽衣也发出了狂乱的呻吟,情火与春药双重力量下,她已沉入欲海之中。

    幻梦玉女身子仰躺,双腿高高举起,脚趾绷成了一线,石诚猛然一口包含了她整个桃源禁地,牙齿正好压在了玉门之上,柔软的唇,坚硬的牙,同时用力压榨那晶莹的一点,似乎想榨光佳人体内所有的花蜜,品尝世间独一无二的玉液琼浆。

    “噢……石头!”

    梦羽衣最为狂乱的叫声也比黄雪雯含蓄许多,佳人玉体一紧一颤,猛然弓挺而起,大股大股的花蜜洪潮喷发。

    男人喉结不停滚动,将玉液琼浆悉数吞入,未了,轻咬着佳人媚唇,柔柔一扯,这才将头抬了起来。

    少有的前戏告一段落,少年瘦小的身子盖在了玉人窈窕玉体之上,梦羽衣美眸迷离,敏感地发觉男人的火热在她左右摩擦,跃跃欲试;玉人银牙紧咬下唇,玉手本能地向下一探,正好握住了逼近的硕大阳根。

    圆头在少女掌心咆哮,不停向前冲击,一掌握住雄壮的感觉彻底焚毁了少女的矜持,五指一松,阳根立刻从指缝间,圆头抵在了柔腻花办之上。

    “唔……”

    滚烫巨物亲密接触,梦羽衣紧咬银牙,也未能压抑住喉间的闷响,春药放大了,也放大了玉人身子的感觉。

    花蕾一颤,清晰地感应到了圆头的大小、形状,甚至能“看”到圆头正在花办上轻轻研磨,刺入半寸,并不急着深入,而是上下滑动,将娇嫩玉门越弄越开。

    点刺轻柔,研磨缓慢,但每一次点剠都会刺得武林玉女心房颤抖,每一下研磨必会磨得梦羽衣起伏。

    玉人花房的渴望先是星星之火,片刻之后,已是野火燎原,痉挛化为波浪,一路蔓延,动人的呻吟之中,窈窕玉门前所未有地大大张开,为地球少年而开!

    时空一紧,久等的刹那终于来临,石诚揉弄佳人双乳,阳根在春水欢呼中破开了花办,缓慢而坚定地向处子挺进。

    一寸、两寸……男人与女人都在缓慢中窒息,每一丝变化、每一点感觉都闪电般刻在了二人脑海里。

    “窈窕”的果然特别紧窄,虽然已经缩小了两号,但进入后依然难以动弹,男人的红舌探入了玉女口中,轻轻吮吸,梦羽衣读懂了小情郎肢体的暗示,处子玉人羞涩一笑,悄然抬起美臀,调整了的位置。

    “滋……”

    阳根终于又开始,石诚感觉自己的心灵已被柔腻包围,他几乎是在推着一团柔媚向前;处子花办一点一点地绽放,桃源一点一点地鼓胀,梦羽衣已在紧张中美眸朦胧,而石诚则凝神聚目,兴奋无比地盯着两人连接的部位,看着自己的阳根一寸一寸地消失在玉女蜜道之中。

    呃,视觉的冲击,身体的激荡,须臾之间,小家丁与梦大小姐情不自禁在欲火中飞舞,时空突然一顿,男人亢奋的灵魂再上巅峰,阳根触到了柔柔的、宝贵的——处子之膜!

    美人心窝的酥麻突然被一刀斩断,男人稍一停留,紧接着身体猛然向下一压,浑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点之上。

    “噗!”

    了,撕裂声微不可察,但梦羽衣的惨叫却是穿云裂空,就连欲火焚身的黄雪雯也吓了好大一跳,首次从影娘抬起头来。

    “咯、咯……主人,快动呀,让这什么玉女大声叫出来,咯、咯……这儿还有好几个美人儿等着你宠幸呢!”

    恶奴给了吃醋的女杀手一记白眼,阳根待在玉人体内不敢有丝毫动作,然后十指与唇舌同时上阵,热吻与抚摸交相起伏,连绵柔情很快就化解了玉人那被撕成两半的痛苦!

    美人玉臀微微一抬,心房牵动幽谷悄然一收,窈窕轻轻夹了小心翼翼的阳根一下。

    动作虽然细微,但这已是玉女佳人一生都羞于回忆的画面,收到暗示的恶奴瞬间心房怒放,之源不再客气,猛然向里一入。

    “啪!”

    梦羽衣平坦的荡漾层层波浪,石诚的已紧紧贴在了她微微隆起的芳草地上,阳根破浪分水,势如破竹,这一插,才是全根而入;这一挺,才是直抵。

    玉人身子的波动刚刚蔓延到乳珠,男人往后一退,然后又闪电般插了进去,随之而来的就是美妙的撞击之声。

    “啪、啪……”

    凶狠地进出,花办不停地颤抖,在春药帮助下,初经人事的幻梦玉女并未感到痛苦,反而秀发飞扬,快乐不休。

    几点桃花随着的挥舞而飞洒,少女破碎的贞节离体而去,处子血印与泥泞春水浑然交融,在软杨上画出一幅惊世神画。

    血,鲜红的处子之血;水,幽香的爱欲之水;血在升华,水在流淌,神奇的图画如有生命一般,不停扩大。

    第六集内容简介

    「逃跑」一直是小家丁的好朋友,被人利用当「间谍」则是小家丁的宿命。总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石诚,虽然看似很倒霉,不过他的女人缘却随著逃命而不断攀升,继玉狐山大小姐玉飞凤非自愿献身之后,受众多少侠爱慕的幻梦玉女梦羽衣也沦陷了,但是小家丁的魔手还不肯停止,因为他把终极目标放在人人都敬重的贞洁少妇身上,而那少妇就是梦铁火的妻子刀如怡!

    【精彩片段】

    玉面公子傲然一笑,迅猛下落刹那,他已光速运功调息,只要双足落地,他依然还能主宰三个敌人尤其是狗奴才的生死。「噗、噗!」扑通一声,玉飞龙落地了,但他没能成为主宰,却成了死不瞑目的死尸,三缕寒芒将他胸膛炸得血肉模糊。「嘿、嘿……小白脸,跟老子斗,你还嫩了一点。」石诚摇晃著天下第一暗器,好不得意,回到梦幻山庄虽然只有十几天,但他早已备好了充足的弹药,为的就是这等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