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九章 鹬蚌相争
    石诚穿过面具的笑容瞬间僵硬,好在恶奴非是常人,刹那又回复了正常,眼珠暗地里一转,他已将两女与秘宫贵客联想到了一起。

    “两位师兄,要不让小弟帮忙吧,也好早点进入秘宫,还请两位师兄成全,嘿、嘿……”

    伴随小和尚笑声的是两张诱人的银票,如此便宜之事,两和尚怎有不答应的道理。

    “小师弟,那正好,咱们除了要给梦幻山庄的美人送茶外,还要给天机谷送茶,那是正普通神茶,就交给你了。”

    瘦和尚顺手就将自己手中的小茶盘递给了石诚,然后端起了大茶盘。

    “师弟,你累了,这就让我拿吧。”

    眫和尚手一伸,抓住了大茶盘的另一边,让瘦和尚不由为之一愣,他也奇怪,在这事上就是不放手。

    “师兄,这点小事,还是让我来吧。”

    胖瘦和尚争执之间,小和尚突然大声提醒道:“两位师兄小心,茶要洒了。”

    两和尚还未看清,石诚又突兀地伸手将大茶盘抢了过去,然后递给眫和尚道:“就二师兄拿吧,时间来不及了,咱们赶快,不然师父要生气了。”

    两和尚同时点头同意,全然不知大茶盘里的茶杯已然左右对调;石诚一边暗自偷乐,一边脚步一慢,走在了最后,闪电般将迷药下入了自己手中的两杯神茶里。

    三个真假和尚很快停在了精舍大门前,眼看就要各分左右走向目标,不科一袭白色披风却裹着骨感美人从内而出。

    黑玉洁冶冰冰的目光在大茶盘上一扫,一如以往冰冷简洁道:“把茶给我,回去。”

    “阿弥陀佛,黑女侠,这是送给梦小姐与刀夫人的,您的神茶在……”

    黑玉洁一听情敌之名,立刻由冰块变成了暴风,幻影一进一退,她已强行将大茶盘抢了过去。

    “不行,拿错啦!”

    胖瘦和尚脸色大变,但惊叫出声的却是小和尚,情急之下,石诚再顾不得掩藏身形,举着手中茶杯冲了上来,变着嗓子道:“阿弥陀佛,黑……黑女侠,这两杯才是您们的。”

    “滚!”

    黑玉洁披风凌空一荡,强大的内息化为劲气,将三个着急的和尚逼退了一步,眫瘦两和尚虽然知道天机谷不好得罪,但他们更不敢让真相暴露,不由同时眼神一收,杀气进射。

    就在这时,一片热情的黑云从天而降,白冰清出其不意将茶盘从妹妹手中托过,“咯、咯……三位小师父别生气,舍妹只是与你们开个玩笑,给,快给羽衣她们送去吧。”

    茶盘旋转着飞回了眫和尚手中,不待黑玉洁的怒火爆发,石诚已机敏地窜了上去,飞快地献上了神茶。

    “多谢小师父,嗯,真香,果然名不虚传;对了,小师父你贵姓,哪里人呀,学过武功没,有没有兴趣与我交个朋友……”

    “阿弥陀佛,小侩还有功课要做,告辞。”

    冶汗唰的一下浸透了石诚背心拉着两个还在发呆的师兄,小跑着离开了致命魔音的范围。

    “嘻嘻……妹妹,来,试一下天下出名的红缘神茶。”

    白冰清将茶杯递给了黑玉洁,见妹妹竟然机械地接过了茶杯一口喝光,她这才发现了奇怪之处,“咦,妹妹,你在看什么呀?看得这么出神?”

    顺着黑玉洁越来越怪异的目光,天机女凝神一看,落目之处竟然是适才那小和尚的背影,一缕熟悉的感觉也掠入了她脑海。

    良久之后,黑白姐妹难得口吻一致,不约而同喃喃自语道:“像,真的好像……”

    “哎呀,糟啦,到底哪两杯才是加了料的?”

    三个光头和尚凑到了一起,六只眼睛都盯在了四只茶杯之上,瘦和尚谨慎地道:“这样吧,咱们回去重新做过。”

    “可是材料不足了,重做至少要花一个时辰。”

    两和尚很是小心,石诚却不想浪费时间,在他看来只需要提醒梦羽衣不暍就可以了,至于神茶有没有毒,完全无所谓。

    狡猾家丁夸张地眼睛二兄,欢声道:“师兄,我能肯定是这两杯,这一边的底角有点磨损,你们看,是不是?”

    见两个和街还有点犹豫,石诚再加猛火道:“师兄,两个贵客已暍下助兴茶有一会儿了,如果咱们迟迟办不成事,住持师父一样会怪罪下来的;这样吧,有什么问题一律由师弟我来承担,你们就在这儿等我,我一个人送进去。”

    两和尚常年与茶盘打交道,也依稀有点印象,再加上石诚这么一蛊惑,他俩欢欢喜喜地将烫手山芋送到了笨蛋手中。

    “咯、咚……”

    石诚顺利穿过了武林盟侍卫布下的层层守卫,轻轻敲响了闲人免进的幽雅院门,随即深呼吸了一口,做好了被梦羽衣暴打的准备。

    院门应声而开,恶奴大嘴一张,舌头却飞速缩了回去,开门的果然是美人,却不是他想见的美人。

    剑阁少夫人见小和尚被她的丽色弄得如此失礼。心中不由大为自得,但她脸色却是瞬间二讥,高傲地冶声道:“端进来吧,走慢点,别把灰尘带进来。”

    石诚刚刚小心地走过院门,玉飞凤的身影就映入了他视线,恶奴的脚步更加的迟缓;这两个臭娘皮怎么也在?啊……秘宫里的两贵客,难道是剑光与玉飞龙!

    等石诚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时,四杯神茶已落入了四女手中,他还在心灵挣扎是否冒险出声,四女已拈帕擦唇,齐声夸赞。

    “小师父,烦你向法持大师道谢,你请回吧。”

    刀如怡温柔的声调让石诚杂乱的思绪瞬间回窍,灵光一闪,鸡鸡那个东东,老子何必伤神,立刻回去弄两杯解药不就搞定了吗?呵、呵……

    “小和尚,我送送你。”

    梦羽衣突然追到了小和尚身边,双目怪异地上下扫视,扫得石诚心儿发紧,脚步发颤。

    石诚鼻尖一耸,清晰地嗅到了紫香木燃烧的味道,中毒发作前后只需要一刻钟,时间紧急,他来不及搭理梦羽衣奇怪的眼神,小跑而去。

    幻梦玉女烟波萦绕的美眸瞬间二兄,玉唇一颤,窈窕倩影凌空一跃。

    “羽衣,你还在生我的气呀?嘻、嘻……我这就给你赔不是,总行了吧。”

    玉飞凤将刚刚双足离地的梦羽衣扯了回来,一边向里拉,一边随口道:“二个小和尚有什么特别的,你干嘛盯着他不放呀?”

    玉飞凤无心之言却引来了刀黄二女明显怀疑的眼神,两位成熟少妇可比刁蛮恶女聪明多了,她俩凝神一想,越想越觉得小和尚很可疑。

    梦羽衣此时却反而一脸好笑的表情,笑声将众人思绪扰乱,“咯咯……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小和尚特别了?唉,想出去散散步也不行;对了,你们觉得神茶如何,我觉得虽然茶味不错,但也算不上惊世骇俗呀。”

    四女围坐在紫香清烟之中,轻盈谈笑,除了梦羽衣以外,很快就把小和尚忘记了。

    “啊,头好晕!”

    梦羽衣突然手捂额头,感觉天旋地转,她摔倒之时,竟然看到嫂嫂也趴在了圆桌上,石诚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咯、咯……成功了,梦羽衣,你也有今天!”

    玉飞凤蹦了起来,兴奋得手舞足蹈,片刻之后,她平整如玉的脸颊突然笑容一僵,武林恶女也发觉天在旋,地在转,站立不稳的她脸色大变,手指盟友大骂道:“贱人,你……下毒?”

    “唉……飞凤妹妹,谁叫你与玉飞龙那么蠢呢,我家相公从来不喜欢与人分享好东西,你还是躺下吧。”

    玉飞凤听话地摔倒在地,昏迷刹那,她竟然又笑出声来,笑容很是怪异。

    黄雪雯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媚俗少妇故作优雅地挥了挥衣袖,却发觉自己连手也抬不起来,女人脸色一白,终于明白了玉飞凤怪笑的含义。

    娘婶青烟还在香炉上空盘旋,优雅精舍内则多出了四个睡美人,一会儿过后,其中两女依然鼻息悠长,另两道梦呓声却逐渐急促起来,缕缕绋色悄然弥漫。

    石诚端着两杯解药,急切地冲出了茶室,一道人影却鬼魅般挡在了他面前,“主人,奴婢已在山下备好了快马,咱们可以离开这儿了。”

    “影娘,你快跟我来,等我做完这件事,咱们立刻逃走。”

    小家丁单手握住了箭女手腕,他立刻由普通人变成了武林高手,藉着箭女的内息,一跃就是三丈有余。

    “嗯……”

    也许是男人握得太紧,也许是石诚掌心电流充斥,女杀手雌豹般身子一颤,脑海的愧疚乱成了一团,斩不断,理还乱……

    “咦,怎么四个全倒了?”

    石诚偷偷摸摸溜到了客院窗外,透过窗缝看到的却是出乎他意料的画面,小家丁没有闲暇想明白其中原因,而是暗自一乐:嘿、嘿……这就好,免得老子胆战心惊。

    影娘当先推门而入,小家丁毫不犹豫冲到了梦羽衣身前,扶住幻梦玉女秀美的双肩,捏开玉人牙关,解药神茶凑了上去。

    “大胆贼,受死!”

    窗户突然轰地一声四分五裂,碎木纷飞之中,两道寒光划空而过,一道照亮了石诚心窝要害,一道则奔向了箭女背心。

    电光石火之间,影娘一个折身,小巧玉弓凭空突现,一连三支玉箭后发制人,射向了如影附形的刺客。

    幻影被玉箭逼回地面,狂风稍顿,现出了白冰清骨感高挑的倩影,天机女钩剑一收,黑色披风突然离体飞出,卷向了半空转向的神奇玉箭。

    另一边,石诚可没有影娘那般威风,小家丁一声惊叫,在地上滚了三大圈,这才闪开了黑玉洁飞射的剑芒,人虽无事,但两杯解药却浪费在了地板之上。

    石诚第一刹那又握住了火龙钻,下一刹那才反应过来已没有了“弹药”刹那的耽搁,钩剑已经离他脖子只有几寸距离,危急关头,狡猾家丁竟然大手一揽,顺手将刀如恰抱了起来。

    玉箭与披风相遇,经受严格训练的箭女竟然发出了惊叫,玉箭不仅射不穿那看似平常的披风,而且那黑色披风还对她紧追不放;披风一收,缠住了影娘双脚,紧接着白冰清的钩剑闪电般钩住了她脖子,只要轻轻一拉,影娘必将人头落地,香消玉殒。

    “住手,不然我杀了她!”

    危急时刻,石诚竟然把刀如怡挡在了身前,他左手横抱少夫人丰润柔腻的身子,右手拿着七首,架在了温柔佳人颈上。

    救命一招绝对无耻,也很是有效,即使是天机谷,也不敢负上害死梦幻山庄少夫人的责任,黑玉洁的剑尖生生在恶奴颈边停了下来。

    石诚在这异世界很是瘦小,让他变得其貌不扬,也让他成功躲在了丰盈少夫人身后,任凭黑玉洁剑法多么高明准确,也找不到一击必杀的机会。

    变态女人一收剑,狡猾家丁立刻向后退,他这才明白,昏迷的人是这么的重,刀如怡的身子自然地向下一沉,少年本是环住腰肢的大手立刻向上滑动,滑到了女人最是柔腻饱满的地方。

    “呃!”

    杀气也不能压抑的变化,柔中带挺的乳浪震荡着少年的心灵与呼吸,石诚甚至能清晰感应到掌心把压得四方鼓胀。

    恶奴忘记了危险,阳根猛然弹立而起,正好弹打在刀少夫人美臀之上,随之而来是身体控制了思绪,之源向前一挺,三两下摩擦,竟然连带着布料一起顶进了刀如恰臀沟之中。

    “喔……”

    恶奴脑海惊叹久久不消,没有想到端庄少夫人竟然会有这等美妙的深臀,没有想到刀如恰素衣浅色之下,竟然是如此熟美诱人,只是柔腻的臀沟已夹住了三分之一的阳根,男人整个都陷入了美肉的夹击之中。

    的火花闪烁在片刻之间,外人只见石诚用力抱住了刀如怡,却不知道他已肆虐了少夫人禁地。

    黑玉洁虽不敢伤着刀夫人,但却不愿被恶奴这样逃走,石诚退一步,她立刻进一步,始终保持着一剑之距;少年后退不到十步,脸色已一片通红,呼吸浓重,黑玉洁还以为狗奴才害怕了,立刻加重了眼底的杀气。

    只有石诚的阳根知道原因,每一步提起,阳根就会在少夫人臀沟中一次,每一步落下,弹挺的臀肉都会夹一下男人的;如此折磨,血气方刚的少年怎能抵挡。

    石诚昨夜虽然才在影娘里灌满了岩浆,但这短短十来步距离,强烈的酥麻已开始在他脊背游走,的火山已有兴奋到的迹象。

    迷乱之中,石诚后背一震,退到了墙角,已是退无可退,而少夫人丰腴的则在震动中加速撞入了他怀中。

    “呃!”

    恶奴只觉春丸一胀一热,他不能、也不愿强忍,闷哼之中,石诚不顾一切抱着少夫人向自己一压,阳根同一时刻向前疯狂一顶,汹涌的就此胀开了。

    了,这样就了,恶奴连水月女皇也能奸得气息奄奄,但在温柔的背上竟然这样就了,一发又一发弹从男人灵魂中喷出,射穿了几层布片,射入了端庄少夫人绝世无双的深臀之中。

    “呼……”

    天长地久般几秒过后,石诚软软地靠在了墙上,他绝对相信,自己的有一部分浸入了少夫人的眼。

    恶奴的异样映入了黑玉洁眼帘,她虽然不明白石诚干了什么,但女子的本能让她不由自主瞳孔收缩,剑尖猛然向上一跳,“狗奴才,放开少夫人,不然……”

    “把我斩成十块八块,再拿去喂狗,对吧?”

    假和尚中途接过了话头,自嘲戏语道:“黑小姐,你都叫“狗奴才”了,狗怎么会吃同类呢?要不,你换一个办法,可以把我饿死、烧死、淹死,被雷劈死……”

    “哈、哈……这小子还挺有趣,还有些什么死法,你讲吧,我全都满足你。”

    一模一样的面容出现在黑玉洁身边,白冰清对长篇大论的石诚竟然生出了几分知己之感,啰嗦美女一边与啰嗦家丁唇舌交战,一边将俘虏交给了一脸铁青的妹妹。

    箭女一落入黑玉洁手中,色狼杀星立刻向前踏出了一步,钩剑架在箭女颈间,冷冰冰地盯着石诚,只说了三个字,“怎么样?”

    玄机女惜字如金,但石诚却完全明白她的意思,急忙双手连摇道:“别、别下手,万事好商量,别杀我的女人!”

    “你这废物还有女人?”

    石诚话音一出,天机两女与影娘同时神色大变,黑白姐妹是抑制不住嘲笑之气,而影娘则是人生第一次受到如此强烈的“冲击”即使是石诚用最粗、最长的阳根她,那感觉也没有这般强烈。

    “女人,他说我是他的女人!”

    心海喃喃自语冲到了唇舌之间,影娘激动地向前一动,剑刀立刻割破了她小麦色的肌肤。

    “影娘,别动!”

    石诚吓了好大一跳,随即夸张地大叫道:“你们可是天机谷的代言人,怎么能这么没有诚信呢,不是说好二叩换二叩嘛,干嘛割破我女人的皮肤,要是毁了容,你们赔呀?对了,以后整容开刀的钱,是不是也由你们出,不然的话……”

    恶奴一开口又是一大串莫名其妙的废话,黑玉洁听得头晕眼花,白冰清却是喜上眉梢,等石诚好不容易话语暂停,她双目放光,无限好奇地问道:“整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整容要开刀呢?那不是毁容吗?是不是特别的刀子?”

    “白小姐,你真是天下无双,七窍玲珑,太聪明啦,这整容用的刀子……”

    石诚竟然有雅兴回答白冰清,而且还是认认真真地解释,一谈就从整容谈到了手术,从手术聊到了麻醉,然后是医生、医院,外加很不合理的医疗费。

    “混蛋,住嘴!”

    天机女听得兴致勃勃,玄机女却是怒火三千丈,冤仇似个长,极度的愤怒让黑玉洁忽略了对梦幻山庄的顾忌,钩剑一扬凌空而起,紧接着流星坠地。

    “扑通!”

    几乎是同一时刻,白冰清也软倒在地,恶奴卷缩的身子随之放大,一弹响指,不无得意贼笑道:“嘿、嘿……搞定!”

    影娘终于明白了石诚突然无比啰嗦的原因,女杀手美丽的长腿狠狠在天机女身上踢了一脚,然后顺手就把对方的披风塞在了自己怀中。

    “咯、咯……主人,咱们快走吧。”;女杀手略一犹豫,随即凝声道:“冶将军也在山下,不过咱们只要绕开她,朝廷的人反而会为我们挡住武林追兵。”

    女人这一次是前所未有的认真积极,石诚心生欢喜,不过他却拉住影娘手腕道:“别慌,这次可是好机会,走之前,一定要教训一下那两个小白脸,鸡鸡那个东东!”

    秘宫内,剑光与玉飞龙这对“盟友”各自得意偷笑,当头顶传来大功告成的暗号时,剑光无比虚伪道:“飞龙兄,美人在等你,请!”

    “哈、哈……剑光兄,你我本是同道中人,早就该结成盟友了,你先请。”

    两个武林公子走到分岔口,各分东西,剑光此刻的笑容绝对发自真心,一想到待会儿不仅可以玩弄刀如恰,还可以吃掉玉飞龙的小情人师妹,他的呼吸瞬间火热无比。

    “剑兄,好走。”

    玉飞龙也在偷笑,也在想着相似的东西,比起剑光,玉面飞龙耐性明显更差,大步流星冲到了出口一间客舍内,墙壁一缩,现出了一道暗门,玉飞龙抬头一看,果然看见了一个大美人,但却不是他的目标。

    “奴家拜见玉公子,奴家是住持派来服侍公子的,请公子稍坐片刻,奴家这就去把梦羽衣带来。”

    “嘿、嘿……挺漂亮嘛,法持还真有心,小宝贝儿,快一点呀,待会儿本公子也要好好服侍你。”

    影娘妖娆一笑,扭着臀浪离开了玉飞龙视线,随即一个飞身,闪电般跃入了另一个房间。

    玉飞龙吞了吞口水,随即急不可耐地脱掉外衣钻上了床,一会儿过后,他又在房中原地转动不休,突然一耸鼻,“咦,什么味儿,房里怎么还点着紫香木?”

    “扑通!”

    同一刹那,剑光昏倒在另一间房内,两个玉面公子直到此时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