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八章 色庙色僧
    “嫂嫂,去嘛。”

    梦羽衣在亲人面前,就是一个撒娇的纯真少女,摇着刀如恰手臂,撇着嘴道:“红缘寺的和尚可势利了,你不去,他们不会给我优待的。”

    “胡说,你这丫头,小心菩萨生气。”

    温柔佳人假作责骂。心情不知不觉轻松了几分。

    窈窕玉女秀发微扬,不层地随口道:“天下哪有什么神仙鬼怪,即使有,神一样需要香火养活,哼!”

    姑嫂独处一室,刀如怡也回复了几分少女时代的轻松,莞尔一笑,打趣小姑道:“羽衣,这可不像幻梦玉女说的话呀,老实交代,你是从谁那儿听来的这等大不敬之言。”

    “咯、咯……嫂嫂不觉得这其实很有道理吗?”

    梦羽衣眼中光华一闪,她虽不正面回答,但刀如恰聪慧的目光却将之逮了个正着,温柔佳人很是肯定道:“定是石头,对吧?”

    “唉……不知道这臭小子逃到哪儿去了?”

    神秘月色之下,幽静禅院之中,一对绝色佳人倚窗而立,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身神秘的逃奴小家丁!

    恶奴逃走已有三天,因为梦幻山庄的不上心,再加上武林大会召开在即,各路追兵们纷纷放弃,唯有天机谷两女还在穷追不舍,满山遍野地搜寻着小家丁留下的蛛丝马迹。

    “变态小娘皮,干嘛非要咬着老子不放,没见过男人吗!”

    石诚已把两个双胞美人骂了无数遍,可惜他只敢对着空气发泄,绝不敢面对面抒发胸臆。

    三天三仅的逃亡让小家丁几乎睁不开眼,每当他想休息,天机两女的气息就会迅速接近,逃奴又不得不向前没命逃跑;山野一转,一条绕山清泉迎面而来,小家丁眼前猛然二兄,直觉告诉他,水之玄功才是逃脱天机谷可怕追踪的唯一办法。

    扑通一声,恶奴跳进了水中,波纹刚刚平息,两个一模一样的骨感美人就跃空飞来;一只小鸟落入了黑玉洁掌心,白冰清手中则是一个类似指南针的玩意儿。

    静立片刻后,天机两女的目光同时望向了山顶乳看到了满山的古木密林,也看到了一座依山而建的古老寺庙,黑玉洁稍显凸出的颧骨一耸,恨声道:“狗奴才肯定藏在这山里,干脆放一把火,把他烧死得了;用咱们天机谷的火油,最多一刻钟,就能把这山烧光。”

    黑玉洁一抖白色披风,变戏法般手中多出了一罐东西,白冰清急忙阻止道:“妹妹,不要冲动,母亲曾经交代,咱们在东州不可莽撞,还是仔细搜索吧。”

    黑玉洁想了想,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了火油,与姐姐一起跃入了密林之中。

    “哗!”

    两女离去足足十分钟之后,潭水才波浪翻滚,眼珠乱转的小家丁努力爬上岸来,还未抬头,一双矫健美丽的长腿已映入了他眼帘。

    “咯、咯……主人,我又抓住你了。”

    小家丁下惊反喜,欢呼着一把泡庄了化身败星的箭女,“彭琅,珎来得正好,呵、呵……”

    ****************

    东州境内,遍地雄山,相距梦幻山庄百里左右,有一名山因寺出名,山名红缘山,寺名红缘寺,山高寺老,名声远扬。

    红缘寺能如此出名,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寺中有独一无二的——红缘神茶。

    虔诚者将之奉为神佛的恩赐,游人则深为茶香倾倒,越是大智者,越知道这神茶一等一的医理奇效,男子饮下此茶强身健体,女子更能容光焕发,求子得子,求缘得缘;也正因如此,久而久之,红缘寺就成了女子心目中的姻缘圣地。

    “师父,小心,有灰尘!”

    一个瘦小的小和尚追上了红缘寺住持法持大师,很是乖巧地将沙砾扫到了二芳,然后就像服侍皇帝般躬身道:“师父,请容徒儿为您开道。”

    “哈、哈……正日,你还挺有趣,行,就跟在为师身边吧。”

    小和尚夸张的表现换来了法持大师的寿眉跳动,一时间,老和尚连佛号也忘了喧。

    人后的法持与人前的大师大是不同,脚步一顿、,他凝视着小徒弟道:“正日,听说你是富家公子,怎么出家来了?”

    “嘿、嘿……徒儿是仰慕师父威名,特地不远万里前来拜师,徒儿斗胆,还请师父笑纳。”

    其貌不扬的小和尚双手高举过头,法持脸上最后几分佛家气度立刻灰飞烟灭,迅速接过一大叠银票后,他看这小徒弟是越看越顺眼。

    “师父,徒儿有二闲求,还请师父恩准,不知能否让徒儿去看守秘宫?”

    “胡说,本寺光明正大,哪来什么秘宫!”

    法持一声怒斥,随即下意识左右一望,双目如刀地盯着小徒弟道:“正日,你从何听来这等荒唐传闻?”

    “我……我……”

    小和尚恐惧而又犹豫地结巴了几秒钟,然后一咬牙,鼓足勇气道:“师父,徒儿说了,你可别打徒儿,嘿、嘿……徒儿用千两银票买通了大师兄,他让徒儿到秘宫里玩了一趟。”

    有钱果然能使鬼推磨,法持不由对这有钱的小徒弟刮目相看,“好,果然是我法持的好徒弟。放心,师父以后一定让你随便到秘宫玩;对了,你还知道些什么?”

    小和尚欢喜得手舞足蹈,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法持眼底的杀机,“师父,千两银子不算钱,徒儿家中还有一座金山,十辈子也用不完!师父,徒儿愿意全都孝敬我佛。”

    “金银神功”果然天下无敌,瞬间打散了住持的杀气,老和尚变形的长脸又回复了慈眉善目的高侩模样,意念一转,他真正将新收的小徒弟视为了心腹,“嗯,拿着师父这权杖,你以后就可以在寺中随便走动,但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便下山,知道了吗?”

    小和尚见师父点头应允,兴奋之下又献上了一大笔银票,随即贪得无厌地要求道:“师父,能让徒儿见识一下神茶吗?嘿嘿……徒儿那方面不行,听大师兄说,暍了特制的神茶,就能百战百胜。”

    小徒弟这么一说,让老和尚不由哈哈大笑,心底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无踪,“哈哈……正日,原来你出家是为了这个呀,放心,有师父在,保你金枪不倒。”

    “多谢师父栽培,徒儿一定为师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嘿嘿……”

    一对大小和尚齐声奸笑,那小和尚更是咧嘴一乐,一不小心,露出了一颗深藏的小虎牙。

    小和尚在红缘山乱逛一天后,歪歪斜斜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之上,又撒出了许多银票,换来了师兄们对他的无限欢喜。

    他回到房中刚把房门关上,一个女人就缠了上来,“咯咯……主人,找到下山的小路了没?大道是肯定不行了,奴婢昨夜险些就被朝廷追兵发现。”

    面具一取,现出了一张清瘦的脸颊,狡猾的眼睛,贼笑的唇角,不是石诚还会是谁。

    他一边将“弃暗投明”的影娘压在床上,一边得意道:“找到了一条小路,是这里的花和尚偷人上下的密道;宝贝儿,明天中午就是个好机会,咱们趁守卫武侩换班的空隙溜出去。”

    男人猛然一挺,女杀手禁不住一口咬在了他肩上,这才压住了惊声尖叫,箭女随即长腿一弹,野性四溢,一边迎合恶奴的,一边昵语调情道:“嗯,主人,你真厉害,这样就搞定了这群色和尚,啊……好……主人,插得好……深呀!”

    石诚很快就把影娘插得酥软如水,地球少年一边舔吸贴身女卫小麦色的身子,一边发自内心感激道:“这全靠你的情报,嘿嘿……当大内密探真不错,连红缘寺其实是窟都知道,唉,可惜要受变态女皇管制,不然老子真不想逃。呃——”

    一声闷哼,男人的在女人蜜道中奔腾激射!

    第二天,等待时机的小和尚倍觉无聊,眼珠一转,他拉着一个大和尚边走边聊,走向了很有神秘色彩的红缘茶室。

    “师兄,最近寺里来了好多美人,怎么不把她们迷晕弄进秘宫?”

    大和尚一挺胸,摆出了师兄的架子,看在银票分儿上仔细回答道:“师弟,如果像你那么干,红缘寺早被人铲成平地了;师父这才叫聪明,先调查清楚猎物的背景,能奸则奸,不能奸的一定不要碰,明白了吗?”

    小和尚一脸的崇拜,竖起大拇指道:“原来是这样,难怪那么多女人着了道都不敢出声,那些笨蛋还真以为有神仙送子,嘿、嘿……师兄,什么时候咱俩才能为女施主“赐子”呀?”

    笑声肆无忌惮,随风盘旋,一直吹到了一般人不得靠近的红绿茶室,刚一见面,小和尚就送上了见面礼,一眫一瘦两个制茶和尚自是热情百倍。

    正日小和尚参观了一会儿,担心地问道:“师兄,如果猎物是武林高手,她们会不会看出不对劲儿的地方?”

    “师弟刚来不知道,这茶即使加了料,本身也没有毒,不过再配上咱们精舍里的紫香木,就是先天极顶高手也会中招昏迷;更妙的是,猎物只有再暍一杯解药神茶才能醒,如果咱们不想他醒,他就只能活活睡死,妙吧?”

    胖和尚话音未落,瘦和尚立刻讨好补充道:“喝了咱们的加料神茶,都会晕倒,不过接下来就要看咱们放什么药了。”

    瘦和尚手指墙上一排药瓶,一一解释道:“师弟,看见那些瓶子没,如果在茶里加红色,就会是强力春药;黑色就是毒药;黄色是专为贵客准备的好东西,金枪大补,嘿、嘿……绿色最常用,会变成无色无味的迷药,最后一瓶白色的就是解药了,着了咱们的道,任她功力再高也使不出来。”

    “哇!太妙了!”

    石诚眼放精光,不用假装,他的口水就流了出来,浮想联翩之际,他脑海突然闪现一个好笑的念头:如果这毒药神茶与自己的毒血比较,到底哪样更毒呢?

    艳阳终于爬上了中天,恶奴抓准机会溜出了把守森严的寺,刚刚走到半山腰,他突然一个急煞车,转身又向山上撒腿跑去,“不好,前面有杀气,影娘,快跑。”

    狂风凭空突现,吹得落叶翻飞,前后片刻之间,两个骨感美人就站在了小家丁先前立足之处,黑玉洁一抖钩剑,怒声道:“好狡猾的狗奴才,哼,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石诚在房中走来走去,焦躁无比,对天机谷的追踪术咒骂了千百遍,房门一开一闭,影娘闪身而入,“主人,咱们走不成了,天机谷的女人已经住进了禅院。”

    又是一声咒骂,小虎牙咬得咯吱作响,石诚不由自主怒吼道:“鸡鸡那个东东,这两个小娘皮太可恶了,那就别怪老子下毒手,哼!”

    “对,是该教训这两个女人,我去监视她们。”

    箭女附和了一番,眼底悄然闪过一抹异样,看了看石诚的背影,女杀手丰润的朱唇颤了颤,最后还是压下了冲到嘴边的话语,闪电般跃了出去。

    咦,影娘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她!呵、呵……

    小家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疑惑一闪而过,他随即将整个心思都放到了色狼煞星身上。

    红缘寺专门招待贵客的厢房精舍内,天机两女只是随便看了看房间,然后迅速把引路的侩人打发走了。

    “妹妹,这红缘寺与几大门派关系都很好,寺中高手众多,你千万不要莽撞惹事。”

    “白冰清,你不要那么啰嗦,好不好?放心吧,不见到狗奴才的影子,我不会乱拔剑的;你搜东边,我搜西边,一定要把他搜出来。”

    天机女白冰清还在房中磨蹭,玄机女黑玉洁已经冲出了院门,虚空一荡,黑玉洁眼前,差一点与人撞个满怀。

    “咦,玉洁妹妹,你也来上香呀,真巧。”

    “刀少夫人,你是来……上香?”

    梦幻山庄少夫人大方一笑,并未介意黑玉洁生硬的态度与奇怪的问话,但梦羽衣却看黑玉洁很不顺眼,“来寺庙不是上香,难道还避暑呀?玄机女,你这兴致还真与众不同!”

    “噌!”

    两女火爆的目光在虚空相撞,黑玉洁生性孤僻,而梦羽衣把石诚逃走的原因全算在了黑玉洁帐上,两女这一番可谓狭路相逢,仇人相见。

    剑在拔,弩在张,风云变色的刹那,院内院外连续出现了三个美丽的女人,将一场怨气争斗化为了无形。

    黑色披风裹着白冰清热情的身影,玉飞凤一身简洁的短裙,剑阁少夫人虽然少了几分青春之美,但大红的披风也尽显艳丽高贵。

    三女各自拉开了两只美丽的斗鸡,在这种微妙时刻,谁都不想多生是非。

    “羽衣,梦幻山庄与天机谷向来亲如一家,你怎能对玉洁妹妹无礼呢?没有规矩!”

    刀如怡是在以长嫂身分斥责梦羽衣,也是在以武林盟当家的身分打压黑玉洁,在她温柔而坚定的眼神下,两女不得不收剑回鞘,各自向对方欠身一礼。

    众女就这样在寺中巧遇,然后又各回各院,刀如怡四人并未多想,但黑白姐妹却双眸一片凝重。

    “白冰清,你不是自认为比我聪明吗?你说说看,她们到底是真来上香,还是特地来找狗奴才的?”

    白冰清将走来走去的妹妹拉入了椅子,她自己却开始原地转动起来,“嗯,剑阁与石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刀如怡禀性端庄稳重,只有梦羽衣与玉飞凤说不定……”

    沉吟片刻后,黑色披风与白色披风碰在一起,白冰清一番啰嗦后,很是肯定道:“妹妹,咱们只能暗地里搜查了,静观其变;四大派同时出现在这小庙里,相信一定会有好戏发生!”

    寺院后山,密林掩映之间。

    树叶一动,影娘好似一道幻影凭空突现,恭恭敬敬地单膝下跪,“参见将军!”

    盔甲反射的光线剠进了箭女双目,冷云踏着厚重的步伐走到了箭女面前,不怒不喜凝声道:“箭女,本将军这次不杀你,并不是因为私交,而是石头还有利用价值,好好把握吧。”

    箭女雌豹般身子微微一沉,随即稳住心神道:“启禀将军,刀如怡、梦羽衣,还有玉飞凤与黄雪雯同时在红缘寺出现,属下还未告诉石头,怎么做,还请将军示下。”

    冰块儿女将微一颔首,随后屈指弹飞了一片落叶,望着落叶飘飞的轨迹,她语带感慨道:“不仅她们来了,剑光与玉飞龙昨日就偷偷潜入了寺庙,根据情报分析,他俩的目标分别是刀如怡与梦羽衣。”

    不待抬起头来的箭女说话,冶云已一平如水道:“不要管闲事,让武林人士自相残杀对朝廷有利,你只需要在武林大会时,把石诚活着带回梦幻山庄就行了。”

    红缘寺宽敞的禅院之下别有洞天,宏伟的地下宫殿远比地面奢华,里面没有佛像与香火,只有醇酒与女人,还有急不可耐的两只玉面色狼。

    “法持兄,时辰到了没有,怎么这么久,事情办得怎样了?”

    玉飞龙一把推开了神色木然的庙中艳女,神色很是急躁。

    “飞龙兄,贫侩办事你还不放心吗?呵、呵……贫侩已命人下了双倍的春药,就是圣女也会变。”

    玉飞龙见识过红缘神茶的厉害,色心大作的他还没开口,剑光已笑道:“法持兄,先调一碗好茶助助兴吧,哈、哈……你这秘宫舞姬虽然普通,但还是可以去去火。”

    茶室内,两个制茶和尚正准备将助兴神茶送入秘宫,外面突然传来一片惊叫。

    “着火啦,快来救火呀——”

    人类的本能让两人飞速冲了出去,长久养成的习惯让他俩在慌乱之中也没忘锁上铁锁,这才安心冲向了火头升起的地方。

    “师兄,快来救火。”

    正日小和尚与两个制茶和尚半路相遇,他催着别人冲向火场,自己却溜到了茶室门前;面对铁门铁锁,狡猾家丁贼贼一笑,手一扬,开锁的钥匙在艳阳下闪闪发光。

    开门、进屋、找药瓶,石诚迅速把迷药倒入了两杯神茶之中,然后端茶、出屋、锁门,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小家丁不禁沾沾自喜。

    嘿、嘿……老子真是当贼的天才呀!

    端着加料神茶,石诚快步走向了黑玉洁姐妹的精舍,他并不想毒死两个变态女人,只想在她们昏迷后远走高飞。

    石诚还在打着如意盘算,手中茶盘突然一轻,被人轻易接了过去。

    “哎,师弟,怎么现在才送来,贵客都发火了,给我吧。”

    “啊!”

    石诚张开了嘴,却不敢出声,只能看着大师兄飞快钻进了秘宫,一缕疑惑在恶奴眼中一闪而现。

    贵客,还待在秘宫里,会是谁?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再回去弄两杯吧,希望地道里不会点紫香木,不然很快就要露馅了。

    石诚又钻入了茶室,还未来得及下药,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咦,我明明上了锁的,怎么打开了?”

    瘦和尚下意识伸手摸向了衣袖,眼看事情就要败露,虚掩的茶室铁门大大分开,小和尚在两个师兄怀疑的目光下悠然站立。

    弋师兄,你们回来啦,刚才大师兄来过,拿走了两杯神茶去秘宫,大师兄见你们不在,就命小弟在这儿帮忙看一会儿。”

    说话之间,石诚已自然地走到了瘦和尚身前,瘦和尚礼貌地还以一笑,随即加快速度向袖中摸去,指尖一凉,他摸到了钥匙,所有的怀疑刹那烟消云散。

    两个和尚很快又制作了六杯神茶,然后二四分开,装入了大小两个茶盘内,最后当着石诚的面,将红色春药放进了大茶盘的左边两杯里。

    “师兄,今天寺里来了美女吗?嘿、嘿……竟然用上了双倍春药。”

    假和尚笑得比真和尚更荡,他可从没想过要当正义英雄。

    两个和尚一边忙碌,一边随口道:“小师弟,今天来的可是绝世美女,可惜咱们只能为他人做嫁衣,唉……我上午远远看见了那幻梦玉女一眼,果然是美若天仙,如诗如画;还有刀少夫人,呼,那真是温柔得让人心头发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