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七章 连环追杀
    梦羽衣正陪着嫂嫂应付武林群豪;外表飘逸优雅的玉女心中早已无聊至极,闻报之下立刻道:“嫂嫂,玉飞凤这是挑衅,我这就去抓她回来。”

    刀如怡柔柔的长袖及时卷住了小姑兴奋的手腕,端庄佳人轻声道:“羽衣,玉飞凤毕竟是客人,也不算违背山庄禁令,不能让武林同道以为我们仗势欺人。”

    幻梦玉女其实也明白这道理,窈窕倩影微微一晃,一缕莫名的慌乱让她突然想起了石头,略显急切道:“嫂嫂,你今儿看见石头了吗?”

    少夫人还以为小姑是思念小情人,莞尔一笑,打趣道:“这才几个时辰没见面呀,嘻、嘻……看来咱们家的公主也长大了;对了,今儿是没见石头,奇怪!”

    “什么?石爵爷不见了!快,四处找一找!”

    影娘一听到风一禀报,差一点忘记了伪装,女杀手略一凝神,随即以最快的速度潜入了中院驿站,急促地推开了玉飞凤的房门。

    武林盟表面还是一片正常的忙禄,但暗地里却被翻了个个儿,梦羽衣与箭女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几乎在同一刹那美眸大张。

    “石头果然逃走了!”

    “追,赶快追上玉飞凤的马车!”

    不到半天,东州的平静已被一个小家丁打破,突然的异变让朝廷与武林呼吸一紧,不明内情者还以为生死大战又要来临。

    东州起伏的管道上,一辆四驹马车放蹄飞奔;马车内,阳根也在内纵情冲刺,插得平脸美少女大呼小叫,香汗如雨。

    春风一荡,车帘微卷,现出了那瘦小的身影,石诚果然藏在玉飞凤车内,又一次向梦想的自由冲去。

    “啊……快、快,喔……石公子,已经离开梦幻山庄的地界了,可以放我回去了吧?”

    小家丁猛然向上一顶,顶得怀中美女乳浪抛飞,美眸翻白,紧接着又是上百记,每一记都狠狠插在玉飞凤深处。

    “嘿、嘿……宝贝儿,你就不想多陪我几天吗?我这一去,你以后可就吃不到大了。”

    石诚邪魅地玩弄着玉飞凤润红的花办,然后将水色晶莹的指尖伸到了少女唇边,刁蛮恶女竟然不由自主香舌卷动,吮吸男人的手指,媚目如丝道:“唔……石头,你可要守信用,绝不能将我俩的事告诉别人。”

    “呃……宝贝儿,夹紧……再夹紧,对,使劲儿磨,嗯……放心吧,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保证以后不出现在你前面。”

    恶奴含着少女乳珠,随口敷衍了一番,说到爽处,小家丁暗地里狡猾一笑,他是保证不出现在恶女前面,可没保证不在她“后面”出现。

    贼笑在唇角浮现,男人的色手顺着意念来到了少女后面,指尖一硬,藉着的滋润,手指噜的一下就了之中。

    “呀……妈呀!”

    少女的尖叫如泣如诉,更让男人浮想联翩,想起了少女的美艳娘亲,瞬间更烫了三分;无尽的淹没了玉飞凤迷乱的心灵,即使是恶奴把她掳到天涯海角,相信刁蛮恶女也不会反应过来。

    时光一晃就过了一天二仅,有了玉狐山的令旗,沿途果然没有受到盗匪们扰,恶奴正想咧嘴大笑,一骑人马却从斜侧里冲了出来,武林盟的令箭嘟地一声,插在了车辕上。

    “飞凤小姐,盟主有令,请你速速返回武林盟。”

    烟尘在半空回荡,十几骑武林高手停了下来,但马车却依然风驰电掣,驾车的两个玉狐山高手在主子命令下,长鞭抽得更加响亮。

    四驹马车猛如恶兽,人声马嘶乱成了一片,武林盟高手又不敢真的伤害玉狐山大小姐,不得不提马一闪,眼睁睁看着宝马香车冲过了第一道关卡。

    “飞凤小姐请留步!”

    马车冲出不到百米,又一队武林高手侧面而来,武林盟命令之下,一辆马车又怎能逃出武林帝国,在前后两队人马之外,大大小小还有数十股尘浪在向这儿逼近。

    车内的小家丁见状脸色一变,凝声道:“加快速度,冲进前面的悬崖栈道,那样不会被围攻,快,宝贝儿,快下命令。”

    玉飞凤就像小家丁的传声筒,两个玉狐山高手悄然一声叹息,还是重重一鞭抽在了马股上。

    牛皮包裹的车轮竟然与大地摩擦出轰隆隆的响声,小家丁能看出关键之处,武林盟追兵又岂会下明、q,一队刀堂铁骑的马速瞬间也达到了极致。

    后面的一队追兵眼看追不上马车,两个领头高手猛然一声大吼,一左一右凌空跃起,好似利箭跃到了马车之上。

    劲风狂刮,肉掌对撞,在相互都有点保留的情形下,玉狐山高手与两个追兵在车辕上缠斗起来,马速自然为之一慢。

    时光在凝重之中“慢”了下来,小小的栈道入口恍惚变大,大得充斥了所有人的目光,无论是追兵,还是逃奴,只要谁能第一个冲入栈道,就会在胜负的对决中占据主动。

    “嗖——”

    又是两个小帮派掌门划空而来,一人落在车辕上抓住了马缰,一人翻上了领头马的脊背,满天烟尘在虚空一顿,马车狂奔的一点优势消失不见。

    最快的刀堂骑兵已快冲到栈道入口,而马车却慢得能看清车轮,眼看追逐就要结束,车帘在这时猛然掀飞上天。

    玉飞凤适中的倩影与大地平行,刁蛮少女一出手就是一剑隔空飞斩,竟然将缰绳斩断。

    “轰!”

    碎片四射,劲气激荡,车顶在一次内息碰撞中化为了碎片,车辕上所有人都不得不落到了地面,光秃秃的半截车厢内,只剩下了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家厂。

    一道寒芒撕裂了虚空,天下第一暗器出其不意,将正在驯服头马的高手射落在地,石诚随即勇敢地向前一扑,梦铁火的特训在这一刻大显神威,小家丁竟然准确地跃到了头马背上,紧接着抡起匕首向后狠狠一斩。

    锋刀首先斩断了马车套索,随即又在马股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千里名驹仰天二业,狂野的嘶鸣声中,发疯的马儿瞬间快如闪电,把其余三马迅速甩在了身后。

    时光在激烈中更形“缓慢”骤雨般马蹄声消失了,杀气腾腾的吼叫声消失了,人类的呼吸声也消失了,在这无声的世界里,只有黑白色的战马在狂奔,黑白色的人影在冲刺。

    刀堂铁骑的马首已经接触到了栈道的阴影,一骑当先的刀卫不由浓眉一抖,就想回马横刀,将大胆逃奴当场擒下。

    就在刀卫微提缰绳之时,一股狂风凭空突现,嗖的一声,时空恢复了正常,三丈之外的恶奴竟然四蹄腾空,连人带马从彤最后的缝隙中一穿而过。

    惊怒撑大了刀卫的眼眶,一个小奴隶竟然比他还快,羞愤之火让他忘记了只许活捉的命令,钢刀弹手而起,闪电般一刀追斩而去。

    刀光将石诚拦腰分成了两截,但刀卫却呆在了当场,看着化为虚无的残影,看着飞逃而去的背影,他粗豪的嘴里不由喃喃自语:“人马合一,怎么可能,他不是不会武功吗?”

    狡猾家丁全然不知自己又创造了奇蹟,只知道在悬崖栈道上纵马飞奔,每当马儿慢下来,他就会无耻地在马股刺上一刀。

    马蹄依然狂奔如电,石诚眼前空间二兄,这一段栈道终于过去,追兵的蹄声也听不见了。

    小家丁不由得意一笑,按照事先记下的地形图,他知道只要再越过三条栈道,穿过几个普通山谷,就可以离开这穷山恶水的东州武林。

    前路果然再无大群追兵,但小家丁的笑容却变成了冰雕,道路正中,只有一个孤傲冰冷的身影站立,但石诚却提不起先前那般万丈豪情。

    鸡鸡那个东东,还是被这冰块女人堵住了,老子又逃不了啦!

    “石爵爷,你胆大到连命也不要了,冶云佩服、”长柄厚背战刀凌空一弹,冲到冷云面前的奔马瞬间“矮”了一截;刀锋过处,没有带出一丝血迹,只留下了两截冰封的马腿。

    石诚扑通一声滚落于地,家丁服沾上尘土的刹那,火龙针也与虚空融为了一体,夺命暗器无影无形。

    绝对平直的刀光刹那间波浪起伏,玄铁刀背上火花进射,冷云竟然挡住了小家丁唯一保命的绝招,原来恶奴手上的火龙针早巳不是秘密;刀光再次一沉,将家丁帽削成了两半,刀刀直接压在了逃奴头皮上。

    “冶将军饶命,误会,全是误会,请听我解释,这是我打进武林盟内部的一个计谋……”

    头皮发凉,命悬一线,小家丁很识时务,谎言急忙一涌而出;玄冰一般的高挑女将刀刀一点,轻轻的刺痛立刻让小家丁呼吸一顿,谎言中途戛然而止。

    超越正邪的冰冷目光看不出喜怒哀乐,冶云没有与小家丁斗口的兴趣,兀自冶冰冰地道:“回武林盟,继续完成皇命,稍有差错,必斩无疑!”

    小家丁睑上浮现发自内心的愁云,事情已经闹到这等地步,他又怎么回得去?回去只会死得更惨,鸡鸡那个东东,老子怎么办?

    长刀又要施压,石爵爷突然指着冶云身后,一脸惊恐道:“不……不好了,来……来人了!”

    小家丁神色无比夸张,看惯他阴谋伎俩的冶云冶冶一笑,双眸的寒冷更加彻骨三分,“看来你真是想死,本将军成全你。”

    对付狡猾之徒,唯一的办法就是不闻不听,以强破巧。

    长刀高举,寒光以一分为二之势再次奔向了石诚头顶,小家丁的眼睛能看清“缓慢”的刀光,但他的手脚早巳在强大的压力下动弹不得,刀光下必死无疑的石诚瞬间魂飞魄散,瞳孔放大了好几倍。

    “呼——”

    冷云双目突然收缩,因为她从恶奴眼睛里看到了一抹寒光。

    对手竟然无声无息杀到了身后,身经百战的皇朝女将不闪不避,握刀的手掌突然一退一松,三尺长的刀柄滑手飞退,奇蹟般撞在了鬼魅剑钩之上。

    金铁交鸣声刺耳尖利,几乎是刀柄与剑钩相撞的刹那,偷袭杀手身影一颤,诡异无比地一分为二。

    混乱的烟尘久久弥漫,三个人影错身而过,小家丁用尽全力重聚视线,凝神一看,几许期待瞬间化为了灰烬,唉,竟然是“冰清玉洁”来了,最后无论谁把他抓住,恶奴的结果都会是人头落地。

    “咯、咯……小女子天机谷白冰清,那是我妹妹黑玉洁,能有幸与冷云将军一战,真是三生有幸!动手之前,请问你是不是水月皇朝的冷将军呀?”

    白冰清的习惯果然改不了,还是那么废话连篇。

    “哼!你这色狼定是干了见不得人的脏事,竟敢当逃奴,留你不得!”

    白冰清热情地挡住了冶云,黑玉洁则杀向了小家丁,她比冶云下手更狠,横空飞跃,剑出无回,好似对付天下第二局手一般全力以赴。

    “铛——”

    火花在虚空闪灭,白冰清竟然出乎意料地回身一钩,救下了小家丁。

    黑玉洁生气地回头一瞪,紧接着双目杀气进射,幻影狂风般向白冰清身后划出一钩,挡住了冷云杀向白冰清的厚背长刀。

    “你这人真没武德,亏本小姐还对你有三分崇拜,原来你这么无耻……”

    白冰清再次返身缠住了冶云,她话语滔滔不绝,杀招同样好似长江大河,双胞姐妹联手之下威力何止增加两倍,就是冶云也不由节节后退。

    狂风、烟尘、碎石、剑气、刀光……混战之中,眼看冷云已在白冰清剑下险象环生,黑玉洁突然又一次凌空倒翻,夺命剑钩隔空勾射,誓要勾掉小家丁的好色脑袋。

    姐妹连心,白冰清对妹妹的想法知道得一清二楚,几乎是同一刹那,她又撇下对手追了过来,但姐妹俩的钩剑却同时在虚空静止——小家丁竟然不见了,狡猾家伙原来早巳趁机逃了个无影无踪。

    天机女与玄机女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回身,冷云竟然也趁机跃入了道旁密林。

    “白冰清,你长没长脑子?姓石的必须死!”

    “妹妹,乱杀无辜就是不对,帮坏人做坏事干嘛要那么尽心尽力?”

    黑白姐妹独处之时,两女都正常了许多,一个话多了,一个话少了,无奈的气息中又透出几分神秘,简单陡然变成了复杂。

    山野在石诚脚下飞退,山风拍打着他的脸颊,小家丁逃得虽然不慢,但身后的追兵总是甩掉一批又来一批;他左冲右窜,上奔下跳,早巳不知出路在哪,只知道向前盲目逃跑。

    “咄!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啊!”

    落单的小家丁又成了草寇的目标,但他这次却没有了戏耍的心情,二话不说,抖手就是一发火龙针,草寇岂能抵挡天下第一暗器,一针射穿了两人躯体,又把第三个倒楣蛋牢牢钉在了他们“栽”的大树上。

    不待小家丁射出第二发火龙针,草寇们早巳一哄而散,做鸟兽奔逃状。

    小家丁威风无限地打败了“强敌”紧接着飞速钻进了脏兮兮的山沟里,藏在了一堆枯叶之下,腐烂发霉的气味刚刚把他包裹,一连串劲风就从他头顶飞过。

    一会儿过后,外面终于没有了动静,恶奴带着一身灰尘草层跳了起来,刚想撒腿奔逃,不料一道苍老的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嘎、嘎……小兔崽子,纳命来!”

    狂风与野草交战,仇恨与杀气交缠,小家丁凝神一看,竟然是已被他忘记的一个水月长老咆哮而来。

    小家丁没有空闲为水月长老的出现感到奇怪,他只知道自己是老怪物必杀的仇人,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小家丁急忙连续按动了火龙钻。

    三枚火龙针让虚空扭曲,普通的水月长老虽然早有预备,但还是不得不盗用小家丁的经典绝招——懒驴打滚,这才躲过了暗器。

    风吹草动,残影变幻,当老怪物一跃而起时,恶奴瘦小的身影竟然在他身前站立,可怕的天下第一暗器正对准了他胸口要害。

    除非天下十大高手,否则真没人能在如此距离下躲过火龙针,石诚眼不眨,眉不跳,恶狠狠地按下了按钮,然后——一脸苍白,呆若木鸡,鸡鸡那个东东,竟然没有“弹药”了!

    “嘎、嘎……狗奴才,老夫要生吃了你!”

    死里逃生的老怪物狰狞大笑,恍如妖魔鬼怪,他不用利刀,先一掌卸下了狗奴才的四肢关节,然后一口咬向了石诚的脖子,竟然真想把小家丁生吞活剥。

    撕肌裂肤的剧痛让石诚短发根根直竖,恐怖时刻,小家丁不由再次感谢梦铁火的特训,虽然手脚难动,但他却猛然一声大吼,额头凶猛地砸向了老怪物太阳,紧接着小虎牙大显神威,狠狠咬在了对手肩膀上。

    两人好似两头野兽,用本能生死搏斗,一丛荒草似乎也忍受不了这等残忍的场景,草丛向两旁一分,一缕寒光在最佳时机诡异而现,无声无息,刚射穿了发疯老怪物的心脏。

    “石头,你真要逃走?”

    老怪物死了,一个雌豹般倩影从暗中飘出,身高腿长的箭女言语简单,话锋平直,但其中却蕴含了千言万语,精致玉弓为石诚满月张开。

    石诚从一个危险落入了另一个危险之中,他躺在地上,苦涩一笑,双目一闭道:“我为什么不能逃走?”

    一问一答之后,山野突然陷入了异样的沉寂,小家丁异常平静,而女杀手反而呼吸急促;风云颤抖之中,玉箭在挣扎中离弦而出,噗的一声,了石诚两腿之间,箭羽震颤的余劲打得男人宝贝瑟瑟发抖。

    影娘好似狂风般扑到了石诚面前,迅速把逃奴的四肢关节接驳回去,然后一转身,背对小家丁道:“你走吧,快走,不然我要改变主意了!”

    “影娘,谢谢你!将来,如果你愿意,我会在男尊帮等你。”

    小家丁心窝一热,没有想到一向势利的影娘会帮助自己,临走之际,恶奴首次对女杀手说出了真心的话语。

    梦幻山庄内,黄雪雯疑惑地问道:“相公,你不是很讨厌那小家丁吗?这等好机会,怎么不命人追杀他呢?”

    “哈、哈……一个奴才费那么多心思干嘛,为夫还有大事要办。”

    剑光本能地压低了声调,得意无比道:“夫人,你不是说刀如怡每年佛诞之日都会去红缘寺上香吗?我已经买通了那里的住持和尚,到时……嘿嘿,夫人真是为夫的贤内助。”

    玉飞凤终于被押解回了武林盟,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身为玉狐山大小姐,随口就把一切责任推到了小家丁身上,没有人会真的追究她所说的I具假。

    轻松脱罪后,玉飞凤又怀着三分志忑来到了师兄面前。

    “师妹,下次遇到狗奴才,师兄一定一剑斩掉他的狗头,你别生气了。”

    玉飞凤的担心完全多余,玉飞龙不仅没有责怪,反过来还不停安慰她,玉面公子未了话锋一转道:“师妹,我伤已好,咱们暂时不管那狗奴才了,先把梦羽衣搞定才是,不然会误了师父大事。”

    “怎么搞定?那臭丫头根本不让你接近她。”

    “师妹,我接近不了,你可以呀,你这次帮了狗奴才逃跑,梦羽衣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这可是天赐好机会;狗奴才逃了正好,没人再碍手碍脚了,不过……”

    玉飞龙沉思片刻,略带无奈继续道:“不过有一个麻烦,咱们的人在红缘寺碰见了剑阁的人,看来有必要与剑光见见面,谈一谈了。”

    幻梦玉女此时正神思远飘,闷闷不乐,下意识绞弄着那缕绿色发梢。

    “唉!”

    良久之后,玉人一声叹息,石头既然已经逃走,那就让他逃吧,等几天就是佛诞日,再到佛前为他许个愿,祝他早日与纤尘重逢。

    心绪一变,梦羽衣加快脚步来到了当家管事房,远远就看见嫂嫂略显疲惫的身影,青春玉人可管不了什么武林事务,上前推开帐本,强行解放了嫂嫂,“嫂嫂,多休息一会儿嘛,这些事是做不完的;佛诞日那天咱们提前启程,好吗?”

    刀如怡揉了揉微皱的眉心,语带唏嘘道:“唉,羽衣,我不想去了,今年你一个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