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五章 一戳就破
    “啊,停下,求求你,停下,啊……呜……”

    玉飞凤又哭泣了,原来恶奴还在惩罚她,就好像轮回一般,先是痛苦,然后是快感,接着又是痛苦。

    任凭玉飞凤怎么求饶,恶奴既不,也不停止,疯狂的进出,插得少女的娇嫩不停胀大,翻进翻出的媚唇已开始透出血丝,就连也被墙壁摩擦得一片通红。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惩罚恶毒女人最佳的办法!

    “呜……救命啦,石……石头,求求你,我知道错啦,以后再也不敢了,呜……放过我吧!”

    如泣如诉的玉飞凤少了几分戾气,反而多了几许美丽。

    美好的事物总能让人心软,石诚意念一动,水之玄功把神枪变小了两号,他一边放缓动作,一边梳理着少女芳草,“玉小姐,奴才奸得你舒不舒服呀?”

    “舒服、舒服,石头,你放了我吧。”

    武林恶女忙不迭地点头,恶奴却生气了,噌的一声又重重了花房,圆头紧咬,久久不放。

    “哼,撒谎,老子最讨厌撒谎的女人!”

    小家丁又开始了,插了十几下,然后又停了下来,手指顺着少女月光下的曲线游走,“玉小姐,你舒不舒服呀?”

    “不舒服、不舒服,疼死啦!”

    “啪!”

    这一次,回应玉飞凤的是小家丁报复的耳光,地球少年恶狠狠地瞪着武林恶女道:“见敢说老子奸得不好,重新奸过。”

    正要在恶女蜜道中旋转刮磨,被奸的美少女突然哇地一声,嚎啕大哭,哭得泪水四射,就好像小孩子挨打一般。

    玉飞凤的自尊终于彻底被摧毁了,她再也不是那个盛气凌人的武林恶女。

    恶奴愣在了当场,留在红肿幽谷中忘记了抽动,用力眨了眨眼,他不由头晕目眩,鸡鸡那个东东,原来这女人这么脆弱,原来所谓的豪门贵女只是一只纸老虎,如今被老子——一戳就破,嘿、嘿……

    心里虽然很得意,但这却影响了小家丁的“干劲儿”男人一声怒吼,下意识用嘴封住了恶女的哭声;一道惊雷在玉飞凤脑海炸响,令刁蛮恶女无所适从,目瞪口呆。

    意外的震撼只在片刻之间,小家丁灵活的手指狂野地把少女花办反覆揉成了“S”形,短短时间内,竟然又让玉飞凤的身子拱出了美妙的弧线,哭声顿止,魂魄随之迷离。

    “滋……”

    凝重而缓慢的闷响声中,男人缓缓,一点一点的向里推进,推得波浪在玉飞凤赤裸的上蔓延,推得武林恶女朱唇一张,呻吟流淌四溢。

    少女上身又被推出了窗外,再次降临,不到十分钟,在恶奴有意为之下,一发发深深灌入了少女。

    “噢……喔……石头,好烫,我还要……”

    玉飞凤双眸散乱,忘记了仇恨,忘记了悲伤,只知道不停腰臀,迎合男人的,追逐那充实的快感。

    二人从视窗滚到了地上,玉飞凤趴伏在地,美臀高耸,潺潺春水与白色不停从腿间滴落,在地面留下了一串串靡的轨迹,少女体内的毒素也在滚烫中越来越少。

    “嘿、嘿……贱人,你说,是我强,还是你的小白脸师兄强?”

    “师兄?”

    玉飞凤适中的身子一颤,靡的姿势瞬间僵硬,已经解毒的美少女五指一收,利爪瞬间成形,可惜她面对的是狡猾家丁,不待玉飞凤的内息从丹田涌出,男人粗大的突然了少女的——菊花。

    “呀——”

    剧痛让玉飞凤的内息乱成了一片,惨叫之中,她又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小娘皮,叫吧,给老子大声的叫,把所有人都叫来,哈、哈……”

    侵入恶女体内的不只是男人的,还有他的意念之力,水之玄功疯狂催动玉飞凤的欲火,让恶女转瞬间就意识迷乱,只想让男人的贯穿她的,让男人的粗壮填补她的空虚。

    “啪、啪……小娘皮,说,我强,还是你师兄强?”

    男人边插边打,初破的菊花在鲜血与中绽放,特别的紧窄夹得石诚浑身发热,眼神不由紧盯进出翻飞的情景。

    “啊,你强,你更强,狗奴才,你最强——”

    玉飞凤已不知道自己在呢喃什么,只知道拼命向后冲顶,让剧痛与浑然相融。

    “噗、噗……”

    开始一会儿,玉飞凤还在这狂野中享受快感,但半小时后,她开始胆怯,一小时后,已是害怕;紧接着,恐惧铺天盖地而来。

    “啊……石头,相公!不行了,破了,已经破了,别弄啦……”

    春戏似乎在重演,只不过受难的由花办蜜道变成了菊花。

    “呀!狗奴才,立刻抽出去,不然……”

    “呜……求求你,不要啦,啊……天啦,又硬啦,救民啦……”

    刁蛮恶女在之巅飞跃了无数轮回,但恶奴的阳根却越来越硬,越来越热,每一次,翻进翻出的不仅是菊花,就连恶女的灵魂也在随之忽明忽暗。

    毒虽然已经解了,但玉飞凤的性命却更加摇摇欲坠,堂堂玉狐山大小姐竟然要被小家丁活活奸死了,石诚还真值得自豪一番。

    恶女的刁蛮被彻底摧毁,哭泣声微弱至极,除了男人的力量撞得她双乳与地面摩擦外,她就连手指也动不了一下。

    生命的烛火一闪一闪,眼看玉飞凤就要在报应的狂风中灭亡,就在那生死瞬间,一股洪流及时出现,又把美少女拉回了人间。

    “呃!”

    石诚闷哼着紧抵恶女后臀,强自压抑的射得又凶又猛,阳根一抽,与血丝立刻倒灌而出,与玉飞凤的春水合在了一起。

    扑通一声,石诚从玉飞凤身上翻了下来,猎人与猎物同时大口喘气,瘫如软泥。

    不知过了多久,玉飞凤手指猛然一收,她终于感应到了内息的凝聚,一身青紫瘀痕的武林恶女不由心生大喜。

    “哩丫、哩丫!”

    邪恶的笑声与玉飞凤的杀气一同出现,少女刚刚一跃而起,一股异样的热流立刻在她体内凭空突生,恶女又变成了无助的羔羊。

    石诚一把搂住玉飞凤跌倒的身子,对付一个只有脾气没有智力的刁蛮恶女,他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大手一揽一提,玉飞凤变成了金鸡独立,一条腿被环在了恶奴腰间,吓得她是一脸苍白。

    “小娘皮,后面破了,前面应该休息好了吧,嘿、嘿……来,咱们继续!”

    “啊……不要,不要啦,噢……狗奴才,我要……啊……杀了你!”

    仇恨在女人心中打转,冲出唇舌却变成了满足的呻吟,新一轮的又开始了……

    狂暴的终于在黎明时分风平浪静,玉飞凤心悸恶奴的手段,但眼神却依然像刀一般猛烈,“狗奴才,你有种现在就杀了本小姐,不然本小姐一定要将你剥皮拆骨。”

    “哟,够毒呀,我喜欢!我不会杀你的,杀了你,我也活不了。

    小家丁邪恶地怪笑不绝,一边穿回家丁服,一边抖着手中肚兜道:“玉小姐,这玩意儿就当作咱俩的纪念了,你先好好休息,奴才明晚再来“探”你。”

    “啊,你……你想干什么?”

    不妙的预感让玉飞凤脸颊发抖,如果不是身子已被恶奴控制,她一定会扑上去把狗奴才撕成粉碎。

    石诚的笑声更加邪恶,他站在安全距离,把肚兜凑到鼻前深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好似自言自语般随意道:“玉小姐,你说,如果小白脸知道了这事儿,他还会不会娶你?嘿、嘿……”

    “你敢!”

    “老子有什么不敢?”

    男人与女人的目光在虚空碰撞出强烈的火花,恶奴瞳孔一瞪,豪门美少女立刻溃不成军,“小娘皮,你听好,只要你有一点异动,这沾血的就会出现在小白脸面前;如果不想小白脸知道,就给老子老实点,别打歪主意。”

    玉飞凤这下终于明白,恶奴为什么要用亵衣为她擦拭了,武林恶女心底瞬间一片黑暗,杀气果然被吓到了九霄云外。

    狡猾家丁仿佛看穿了恶女心中每一丝变化,突然勾着少女下巴,挑逗道:“玉小姐,你也别怕,只要你离开梦幻山庄,咱们到时就两清了,你嫁你的小白脸,我当我的小家丁,哈、哈……公平吧?”

    不待玉飞凤答应,恶奴戏谵地亲了少女一口,然后大笑而去,直到黎明的曙光照进房中,玉飞凤好似化石的身形也没有回复正常。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七八个人来,四五条枪……咦?”

    小家丁哼着小调走向了当家管事房,一进院门,却没有看到一向准时上班的少夫人,反而被奇怪的气氛弄得好奇不已。

    眼珠一转,恶奴比了个奇怪的手势,然后来到了林荫角落里,不到三分钟,易容的箭女果然闪身而现。

    “咯、咯……主人,昨晚玩得怎么样?小的味道妙不妙?”

    “不错、不错,多亏你事先知道了他们的阴谋。”

    一对男色女齐声浪笑,石诚随即明白了今天的气氛为什么那么怪异。

    “什么?玉飞龙受了重伤,差点挂掉了?唉,我不是叫你们下手别那么狠吗?小白脸死了,我怎么威胁玉飞凤?”

    “咯、咯……主人,不是奴婢下的手,是梦羽衣干的,看不出那丫头下手还真狠,刀子再刺偏一点,玉飞龙就得当太监了。”

    影娘笑了好一会儿,这才媚笑继续道:“这个时候,梦幻山庄的人正在与玉狐谈判;主人,要不要奴婢添一把火上去。”

    石诚凝神想了想,强自压下了眼中的意动,摇头道:“算啦,小心隐藏才是,传令下去,让大内密探千万不要画蛇添足。”

    山庄内院,中庭之内,气氛并没有小家丁想像中那般剑拔弩张。

    玉狐面带愧疚,叹息道:“梦盟主,此事全怪小徒冲动,玉狐代孽徒向羽衣道歉,感谢梦幻山庄大人大量,不与孽徒计较。”

    梦余恨的四方脸上透出如释重负的欣慰之色,大手轻摆道:“玉山主能如此通情达理,梦某就放心了,羽衣也太过分,好在飞龙贤侄受伤不重,此事就当从没发生过吧,哈、哈……”

    两大武林巨头意在化干戈为玉帛,但幻梦玉女却不满娇瞋道:“父亲,这怎么行?女儿差一点就白璧沾污;哼,不公告武林也行,但要女儿嫁给这种贼,打死女儿也不同意。”

    “胡闹,玉贤侄只是误闯浴池,一场误会;如恰,你先带羽衣下去,此事休得再议。”

    梦羽衣还要争辩,刀如怡轻柔地握住了她手腕,温柔少妇悄然给了小姑一记暗示,然后半强迫地把梦大小姐带出了大厅。

    “师父,徒儿冤枉呀!呃!”

    玉飞龙激动得咬牙切齿,一不小心,牵动了大腿根的伤口,疼得他浑身抽搐,再没有了玉面少侠的风采。

    玉狐长袖凌空一荡,双目寒光一闪而逝,玉掌虚挥挡住了徒弟的解释,“不用说了,为师明白你是中了圈套,不过这样你也会中计,太让为师失望了;好好养伤吧,武林大会结束之前,休得再生事端,否则山规处置。”

    “师兄!”

    玉狐离去一会儿,玉飞凤才姗姗来迟,平脸美少女身子一颤,急忙强忍疼痛,走得无比自然,生恐被师兄看出丝毫破绽。

    玉飞龙强忍伤痛半坐而起,“师妹,你怎么放过了那狗奴才?”

    “我……”

    玉飞凤略一迟钝,随即又急又快道:“师兄,我把那狗奴才迷昏了,等你来解决他,可等了二仅也不见你出现。”

    武林恶女越说越是顺畅,未了一撇嘴,倒打一耙道:“人家在等你,你却跑到梦羽衣房里,哼,还怪我没杀狗奴才!”

    玉飞凤成功打消了师兄怀疑后,又话锋一转,柔声道:“天亮时,我本也想结果了狗奴才,可是梦幻山庄的下人却起床了,人家只能把狗奴才弄醒,哄了他一遭,让他回去了。”

    “哦,师妹你是说那狗奴才还不知道真相?太好啦!哎哟……”

    玉飞龙激动地一拍大腿,又忘记了伤口,剧痛入脑,喘过一口大气后,小白脸铁青着道:“师妹,你再哄着他,等我伤势一好,咱们再想办法干掉狗奴才!”

    高领长袖严实地遮住了昨夜的痕迹,玉飞凤有点底气不足道:“师兄,可是娘亲说过……”

    “师妹放心,只要不引起梦幻山庄注意,师父自然不会责怪咱们,不杀狗奴才,师兄誓不为人!”

    “嗯,好吧!”

    玉飞凤虚弱地点头回应,下意识夹紧了两腿,一缕莫名的恐惧在她心房油然而生,抹之不去,挥之不了!

    小家丁贼头贼脑地出现在梦大小姐门前,刚探出半个脑袋,一双纤秀的玉手已呼地一声将他扯了进去。

    “嘻、嘻……石头,成功了!你这坏主意还真行,那臭虫以后再也休想扰本小姐了。”

    梦羽衣欢喜无比,全然不知她其实也是小家丁计画中的一枚棋产。

    “呵、呵……梦小姐,我答应的事已经办到,你什么时候悄悄送我去男尊帮冴?”

    如果真能成功逃出东州与纤尘老婆会合,石诚自可顺利摆脱朝廷与武林的夹缝,果然是一条光明大道。

    梦羽衣也不是没有承诺的小人,兴奋之余,挥着玉手道:“那容易,我会安排你扮成小伙计,随武林盟的镖车一起离开,保证没有人会发现。”

    话语微微一顿,窈窕玉女突然说出连她自己也不相信的话语,“石头,武林大会可好玩了,你就不想留下来看热闹?”

    那缕特别的绿发在小家丁眼前跳跃,妖魅气息勾得小家丁心儿发痒,他急忙一正心神道:“大小姐,朝廷鹰犬正在满天下追捕我呢,你不会不讲信用吧?”

    对于小家丁的怀疑,幻梦玉女的白眼是最好的答案,绿色发梢无风自动,玉人很是坚定道:“这是买卖,当然要讲信用!我只是奇怪,陆大侠也来了,等武林大会完结后,你随他一起回去不是更好吗?”

    心有“苦衷”的小家丁怎敢与陆云天见面,他急忙使出看家本领,唉声叹气道:“唉……我知道你不会轻易送我出去,说吧,到底要多少钱才答应,多了我可没有,只有十两银子。”

    买卖突然从天而降,爱钱玉女刹那间美眸二兄,摇着美丽的柳长玉脸道:“不行、不行,送你到男尊帮,那可是无比艰钜的任务,至少也要一千两。”

    恶奴与玉女又开始了持之以恒的讨价还价,玩得无比开心,到最后拍掌成交时,两人同声嬉笑起来。

    “哈、哈……”

    控制不住的大笑声在剑阁居住的客院里回荡,剑光搂着妻子笑成了一团,得意无比,“玉飞龙真是一个白痴,这样也会上当,亏他还与本公子一起并列武林三英,真丢脸。”

    黄雪雯似蛇一般在丈夫怀中扭动,巧妙地摩擦着男人的,又娇又腻道:“相公,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那么厉害呀,咯、咯……这可是好机会,咱们只要破坏掉刀堂与梦幻山庄的关系,就能大占上风。”

    说到大计,剑光的兴奋陡然下降,很不耐地皱着眉头道:“我已经陪梦铁火打了好几天,可你那儿也没什么进展呀。”

    外表高贵,内里妖娆的黄雪雯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不满,刹那间又花枝乱颤道:“相公,也不是全无进展,奴家已经摸清了刀如怡的性子,要想让她红杏出墙,正常情形是绝对行不通的。”

    “啊,夫人的意思是要我霸王硬上弓?”

    妖娆女人放浪地摸了一下剑光硬起的,痴痴一笑道:“那样的话,咱们只是在为剑阁招来大祸;放心吧,奴家一定会为你制造出气非正常的情形来。”

    ****************风平浪静,月隐日升,新的一天又来到了。

    小家丁哼着小调出了房门,他随意走到了山庄前院,脚步还未站稳,立刻被眼前的人山人海吓了好大一跳。

    随着武林大会的日益临近,江湖百派纷纷前来,强者成百上千,但小家丁眼中只会留下——美女的影子。

    女人堆永远是石诚目光流连的地方,看着美女越来越多,他忍不住叹息道:“果然是武林大会呀,真好看!”

    突然,一道火辣辣的目光从美女堆中杀出,在半空逮住了小家丁鬼祟的目光;人群一动,一个骨感高挑的江湖美人排众而出,黑色披风往上一提,骨感美人竟然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直接向小家丁飞跃而去。

    “你是谁,胆子挺大嘛,这儿这么多男子,就数你眼神最亮,咯咯……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我叫白冰清,白色的白,冰清玉洁的冰,冰清玉洁的清,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我来自西州天机谷……”

    小家丁还未看清她清秀知性的玉容,骨感美人已经劈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废话。

    石诚抬起头来,早没有了“最亮”的目光,双目一片浑浊,无比恭顺地回应道:“回白小姐,奴才叫石头,是山庄下人,不配做小姐的朋友。”

    “石头?你就是石头!传说羽衣为了你,放弃了武林三英之一的玉飞龙,哇,你就是石头呀!”

    白冰清一脸兴奋,仿佛看到了英雄一般,弄得小家丁是一头汗颜,哭笑不得;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啰嗦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如此优雅的豪门美女!

    “冰清,你不会连我庄里的下人也戏弄吧?那可有损你天机女的名头!”

    梦羽衣终于在烟波中翩然而现,飘逸优雅,如诗如画,白冰清还不愿离去,好在更多江湖美女朝这儿走来,终于给了小家丁脱身的机会。

    石诚一口气逃到了中院,刚想钻进自己的下人房,不料眼前二化,差一点撞入一件白色披风里。

    小家丁下意识向后一跳,抬眼凝神一看,高挑的玉体,骨感知性的玉容,刀削般下颔微微上扬,唯一变化的只有披风的颜色,不是那啰嗦美女白冰清还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