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四章 暴奸恶女
    小奴才果然立刻变得精神抖擞,一拍胸膛站了起来,怪笑道:“飞凤,你知道吗?梦羽衣其实长得很丑,全靠人皮面具伪装。”

    “咯、咯……”

    玉飞凤瞬间心花怒放,比当上了武林盟主还要高兴,不受控制地手舞足蹈,“本小姐就知道,她其实是个丑八怪,咯、咯,太好啦,我明天——不,现在就去揭开她的假脸,让所有人都知道,本小姐比她美丽一百倍,一千倍!”

    少女心底的恶魔已被唤醒,极度兴奋之下,就要不顾一切杀进内院。

    “飞凤,别急嘛,我还等着与你鸳鸯戏水呢,嘿、嘿……宝贝儿,来吧。”

    小家丁伸手一拉,竟然把玉大小姐拉了回来,也将刁蛮恶女从失控中弄醒过来,她很是不层地一撇嘴道:“狗奴才,拿开你的臭手,本小姐念在你立了大功,今儿留你一个——全尸。”

    平脸美人的杀掌闪电般重重拍向了恶奴头顶……

    内院,玉飞龙一路通行无阻,很快就来到了梦大小姐的厢房门前。

    “玉公子,小姐让你到她闺房等候,小姐正与少夫人沐浴,稍后就来。”

    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好一会儿后,她才猛然明白了一切,一脸惊恐大叫道:“来人呀,救命!”

    尖叫用尽了玉飞凤全力,但却还没有耳光响亮,小家丁反手又是几耳光,打得无比痛快,全无半点怜香惜玉的软弱。

    “玉大小姐,你忘了吗?你为了色诱老子,已经把所有人都支开了,嘿、嘿……要不要我满足你的愿望呀,来吧,我很容易被诱惑的哟!”

    “狗奴才,你怎么知道?大胆,你敢打本小姐,我……”

    刁蛮恶女像一根木头般栽倒在地,不过眼神还是那么盛气凌人,因为她知道师兄就在外面,随时都会进来英雄救美。

    “小娘皮,凭你也想玩老子,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恶人!”

    小家丁两手用力,哗的一声,立刻把玉飞凤的衣裙撕成了两半,高贵的弹跳而出,暴露在夜风之中。

    不待玉飞凤挣扎怒骂,小家丁口吻一变,无限怜悯叹息道:“唉,你还在等玉飞龙救你,对吧?真可怜,我这人最好心了,老实告诉你吧,玉飞龙去找梦羽衣去了,早把你忘了。嘿嘿……小娘皮,乖乖让老子玩弄你吧!”

    恶奴的大手落在了玉飞凤处子上,手指先缓缓一扫,随即突然用力,狠狠捏住了滚动的乳核,一边揉捏,一边大肆打击少女自尊道:“真难看!这么小,你也想当天下一美人,嘿、嘿……真是一只癞蛤蟆。”

    男人掌下的双乳其实饱满坚挺,虽然比不上月氏极品,但在处子之中也算上佳,但小家丁就是要故意大肆践踏,尽情报复。

    “不可能,不可能!狗奴才,我杀了你……啊!”

    玉飞凤惊惶的骂声未完,恶奴突然捏着她那只有豌豆大的用力向上一提,毒血虽然麻痹了恶女的感觉,但这剧痛还是让她发出了尖叫。

    石诚挥手又是一巴掌,打得少女左脸瞬间肿了起来,紧接着恶狠狠地逼到少女鼻尖前,眼珠圆瞪道:“小娘皮,你再骂呀,再骂一声,老子就割掉你一个,骂两声,就割两个;鸡鸡那个东东,白痴小娘皮,你骂呀!”

    玉飞凤虽然“刁蛮任性”、“心狠手辣”但玉狐山大小姐何曾遇到过这么流氓无耻的男人,一时间,吓得双乳一阵剧烈收缩,连大气也不敢出。

    “哈、哈……你不是要找你师兄吗?老子开窗让你看看。”

    恶奴不仅推开了窗户,还把玉飞凤推到了窗前,少女半边身子趴出窗外,赤裸的双乳在月光下瑟瑟发抖,乳光勾魂,却没有把玉飞龙勾现。

    “呜……不,不会的……”

    武林恶女哭了,害怕了,身子向下二泛,依然抵到了窗框,少女最后一丝力气已在绝望中会为了灰烬。

    狡猾家丁见状不由乐得心舒神畅,一想到身下女人一向对自己的不层与恶毒,此刻的他竟然更加兴奋,双手伸出窗外,猛烈揉捏处子双乳,幻化出万千靡的形状,还不时把在墙壁与窗框上滑来滑去。

    “小娘皮,老子是不是废物?说呀,再不开口,老子就扒光你!”

    “呜……好疼,你不是废物……不是,求求你,放过我,我给你千两黄金……不,一万两、十万两也可以!”

    武林恶女终于不敢再骂了,不过一切为时已晚。

    少女虽然开口回答问题,可石诚还是两手一扒,将衣裙剥到了腰间,然后大手向下一滑,从滑到了平坦的上,指尖邪魅地挑逗着小巧的肚脐。

    月光下,烛火中,半明半暗之间,一个美少女赤裸上身趴在视窗,一个小家丁则站在她身后,肆意玩弄着豪门千金高贵的身子,抚摸,揉捏,弹打,扫动……

    玉飞凤难受地扭动着身子,逃避恶奴四处游走的手指,同时急声哀求道:“你不要钱,想当人上人也没问题,我可以给你安排,嗯……或者两样都要,怎么样?”

    “啪!”

    回应玉大小姐的是恶奴的又一次突然翻脸,一巴掌将她另一半脸颊也打肿了,然后怒声道:“妈的,有钱有势就了不起呀,你他妈以为有钱有势就可以随便杀人吗?靠!”

    哗地一声,愤怒的男人再次向下一扒,将少女的衣裙全部扒到了脚踝,青春玉体刹那赤裸在小家丁的目光与月光之下。

    “狗奴才,你敢!本小姐要灭你九族!”

    女人天生的底限让玉飞凤勇气狂升,忘记了恐惧,尖声大骂。

    这样的威胁石诚听多了,怪异地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不敢?嘎、嘎……小娘皮,真凶啊,奴才吓死了!”

    一声痛叫从武林大家小姐口中进出,恶奴一脸的害怕,手指却突然扯下了少女一根浅浅的。

    “咦,玉小姐,你的毛毛好难看呀,一看就知道是千人骑,万人跨的烂货。”

    恶奴将在少女眼前晃动,他满脸的鄙视,呼吸却不受控制地热了三分。

    恶奴向下一蹲,立刻消失在月光之中,他蹲在玉飞凤身后,邪恶地分开了少女双腿,大手先在浅浅的芳草丛中玩了玩,随即指尖一滑,在紧闭成一线的桃源细缝上轻轻一点,两指重重一分——红润娇嫩的少女瞬间大大张开。

    “呜……”

    玉飞凤这才完全意识到了她的处境,绝望击碎了玉狐山的强势,恶女的盛气已化为恐惧的泪水,还未完全成熟的花办拼命收缩,但却怎样也挡不住男人目光的侵犯。

    “石……石头大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错啦……”

    “狗奴才”一下升级成了“大侠”小虎牙笑得更加欢快,更加邪恶,十指同时覆盖了少女的桃源禁地,将少女大腿、、玉门、芳草地一一玩弄了一遍、两遍……然后男人指尖一伸。

    “不要——”

    少女干涩的猛然一缩,虽然只是一截指尖,但已吓得玉飞凤适中的身体剧烈抽搐,远远看去,她就像一个趴在窗上不能动弹的醉鬼,不过是没有穿衣服的女醉鬼。

    石诚竟听话地把指尖抽了出来,一边压着少女玉门顶端的珍珠打转,一边由狂猛化为温柔道:“玉小姐,你不要奴才干什么,说呀,不说的话我就要!”

    “不、不要……”

    男人的指尖又开始蠢蠢欲动,似进未进,忽动忽停,牵动着武林恶女的呼吸忽快忽慢,中毒的身子也是忽红忽白,在恶奴的手指威逼下,她一紧张,终于脱口道:“求你不要……不要……不要!”

    “呃!”

    玉狐山千金这么一说,大胜的小家丁瞬间激动无比,浑身紧绷得好似岩石一般,奴隶要翻身,男人得解放,狂野的地球少年突然一口咬在了异界大小姐弹挺的臀肉之上,小虎牙一激动,竟然破皮而入。

    “呀!——狗奴才!”

    惨叫中的恶女潜力爆发,手腕竟然有了几分力气,玉手从窗外收了回来,胡乱向后一抓,没有抓伤色狼,却抓住了一条火热的玩意儿;不敢回头,美少女好像被刺到般飞速甩手,惊慌不已。

    “玉小姐,原来你不喜欢手指,喜欢奴才这玩意儿呀,别慌,很快就来。”

    赤身裸体的恶奴站了起来,变态的家伙并不急于夺取贞洁,而是沐浴在月光下,不快不慢地玩弄着美少女的与心灵。

    故意放慢的动作让玉飞凤有了恐惧尖叫的空间,但任凭她如何哭泣挣扎,也挡不住恶奴压到背上的身体,还有那逼到花办面前的巨大。

    “狗奴才,贱男人,我娘亲不会放过你的!”

    危急关头,玉飞凤搬出玉狐山的名头,恶奴穿过臀缝,摩擦花办的竟然停了下来,就在刁蛮恶女眼眸发亮的刹那,恶奴突然向前一挺,给予了少女——致命一击。

    希望越大,失望才会越强烈,恶奴果然是变态的高手,前后一刹那,绝望就占据了恶女身心。

    “噗!”

    重重的闷响声中,重如雷霆,准确地分开了,滚烫的柱身闪电般插进了一寸、两寸、三寸……九寸巨龙瞬间全根而入,插得玉飞凤向前一扑,整个身子差点摔出了窗户。

    “呀——”

    撕裂的剧痛将泪水焚成了雾气,豪门贵女只觉自己分成了两半,不用回头凝视,她已经知道女人最宝贵的贞节被恶奴夺取了,她一心只想奉献给师兄的。

    月光下,视窗上,恶奴就此暴力地了美少女蜜道,干涩的稚嫩其实没有什么快感,但征服与报复却让飞上了之巅。

    “呃,鸡鸡那个东东,夹得还真紧,老子差一点就啦!”

    “呜……”

    刁蛮不见了,狠毒不见了,玉飞凤除了哭泣外,整个人就像一具死尸,木然地趴在窗子上,任凭恶奴耸动。

    没有反抗就没有乐趣,地球少年虽然是在以恶制恶,但这样却让人索然无味。

    意念一动,狂暴的杀气瞬间沉入了心海,真正的色狼温柔地抽出了,看着那缕缕血丝缓缓流淌,少年略显索然的斗志刹那熊熊燃烧。

    沾上处子之血的顺着玉飞凤大腿向上划动,一直划到了少女纤秀的裸背之上,画出了一幅艳红的图画,但恶奴还不满意,双手将少女的脑袋拉了回来,“玉小姐,你原来还是呀,看,这是你的处子落红,要不要尝一尝?”

    作势就要少女口中,一脸绝望木然的刁蛮恶女受到了红色的刺激,虚弱惊叫道:“狗奴才,我要杀了你,啊……”

    恶奴成功激起了少女反抗的意志,色狼大手立刻在与桃源媚唇上灵活转动,十八般武艺纷纷出笼。

    撕裂之痛已被麻痹,之火在体内点燃,青春少女又怎是恶奴对手,玉飞凤心灵虽无比抗拒,但却逐渐抑制不住的快感。

    “嘿、嘿……玉小姐,你这里怎么出水了?你看!”

    小家丁邪恶的手指在少女眼前晃动,那晶莹的水色狠狠投入了玉飞凤眼帘,羞得她银牙紧咬,朱唇滴血。

    见刁蛮恶女咬牙闭目,恶奴突然屈指一弹,不轻不重地弹打在少女之上,弹得玉飞凤身子一颤,喉间进射出羞人的呻吟,紧接着又是咬牙切齿的声音,“嗯……唔!”

    小家丁一招不成,反而咧嘴一乐,小虎牙更是光华闪闪,兴奋无比。

    少女半边身子又趴出了窗外,恶奴二次蹲在少女身后,一手剥开了少女,一手中指直插而入。

    女人最神秘的禁地一览无遗,玉飞凤已被羞愤的怒火烧得闷哼不绝,先前虽已被恶奴一插而入,但那只是刹那的突然,如今遭到恶奴“缓慢”的玩弄,玉大小姐的恨火比先前强烈了百倍,羞辱化作的敏感也强烈了百倍。

    啊,狗奴才又了!咦,怎么那么细?啊……

    没有了硕大冲撞的剧痛,酥麻立刻涌入了玉飞凤幽谷,当恶奴刺中某一点的刹那,被奸的豪门小姐竟然眼眸一颤,情不自禁抬高了一寸。

    小家丁的手指第一次受到刁蛮恶女的“反击”不由得意一笑,女人G点成为了男人轰炸的目标,手指代替,动作更加灵活,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在指下诞生,一浪又一浪地拍打着少女心房。

    “喔、喔……狗奴才,停……啊……停下——”

    玉飞凤断断续续的咒骂更像是呻吟,骂到后面又像是呐喊,伸出窗外的上半身开始轻微晃动起来,人生从未品味过的感觉在她内积枣、积枣……然后轰的一声,了!

    “呀——”

    一股春水喷窗前地面,尖叫从心房一路冲出了唇舌,冲入了夜空,的让玉飞凤上身凌空弹起了半尺,随即重重跌回了视窗上,少女嫣红的就此开始剧烈起伏,再没有静止的时候。

    “啊……”

    美妙的余韵悠然流淌,恍恍惚惚间,玉飞凤发热的心神飘上了九天,仿佛正与师兄相偎相依,缠缠绵绵。

    “嘿、嘿……玉小姐,你这小嘴不要张这么大,很失礼哟。”

    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武林恶女一个寒颤,美梦破碎。

    石诚嘲笑的可不只是武林恶女上面的小嘴,还有下面那仍在中痉挛的“小嘴”不等恶女夹紧双腿,他食中两指一分,将玉门强行分成了“。”

    形。

    “玉小姐,刚才爽不爽,要不要奴才再来一次?”

    玉飞凤脑海轰然一震,自尊在春水映照下碎成了尘埃,屈辱刻入了恶女灵魂,“狗奴才,我一定要杀了你!”

    小家丁不屑地一撇嘴,手指又一次刺入了恶女,将“G”点蹂躏得面目全非,一片泥泞。

    很快,比上次快了不止一倍,玉狐山千金又在窗上玩特别的“跷跷板”游戏,就在她要失控呐喊刹那,恶奴突然抽出了手指。

    如果没有尝试过快感,玉飞凤绝不会回过头来,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痒入骨髓,难受无比。

    “嘿、嘿……小娘皮,求我呀,求我的话,我就满足你。”

    恶奴绝对够恶,手指并不是一直空闲,总会在恶女呼吸下降的一刻,又突然来上一下,而且还抓着少女裸背上下起伏,让玉飞凤的不时与粗蛎般的墙壁碰撞。

    “啊……狗奴才,快……痒、痒死了……快来呀!”

    玉飞凤可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当欲火烧得花办发胀发颤之时,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习惯性的命令。

    恶奴的目的已达,但对恶女的口吻还有点不满意,手指顺着玉飞凤身子曲线划动,邪恶的声音更加低沉,“玉小姐,你叫奴才干什么呀?奴才糊涂,还请小姐明示。”

    “混帐,插……,快!”

    一团又一团躁热在玉飞凤体内凭空突现,躁热又唤醒了花房,颤栗一路蔓延,从恶女的涌到了幽谷,涌到了玉门,然后与春水一起喷射而出。

    几秒钟的咬牙坚持,豪门千金百爪挠心,艳红的脸颊猛然一展,她抛开一切吼叫道:“,快,插进我里!”

    “哈、哈……”

    狂放的笑声无比豪迈,男人心舒神畅,挺身破体而入。

    “噢……”

    男人的手指依然在月光下游走,的自然是粗壮硕大的,插得玉飞凤上身一翘,双腿紧紧抵在了墙壁上,口中则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啪、啪……”

    石诚抓住美少女腰肢,一鼓作气就是上千记凶狠的。

    玉大小姐不停撞击墙壁,上身疯狂地在月光下起伏,她早已忘记了被奸的痛苦,也忘记了暴露室外的屈辱,春水很快就淡化了处子血丝,破体之痛也被迅速掩盖。

    但恶奴可不是来给她快感的,突然一巴掌打在少女臀上,然后向里一拉,玉飞凤整个人缩进了房中,美臀后翘,上身前俯,双乳低垂,双手下意识撑在窗上,形成了一幅刺激靡的。

    又一次从后了武林恶女之中,放大的尺寸凶猛无比,迅雷般连续了足足半个时辰,酥痒早巳消失,春水也开始枯竭,少女身子又趴在了窗上,可男人的撞击却没有丝毫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