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三章 玉狐母女
    为了在刀如怡面前保持玉树临风的模样,剑光不得不在失控暴打小奴才之前告辞而去。

    “剑公子,慢走,下次再来,奴才还没说完呢。”

    小家丁得意地耸了耸双肩,晃动的脑袋还未静止,一杯香茶就递到了他面前。

    “石头,口渴了吧,暍一点润润喉,谢谢你了。”

    掌管武林的少夫人说得随意自然,但虚空却在这刹那猛然二兄,春光明媚;小家丁也很是自然平淡地回应道:“夫人帮了石头那么多,我回报二一也是应该的。”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得意的小家丁猛然一惊,恐惧尖叫道:“哎呀,不好,迟到啦;少夫人,我去羽衣那儿了,她要打我,你可要救奴才二叩呀。”

    “嘻、嘻……这小子!”

    望着小家丁惶急的身影,端庄少妇也不禁花容绽放,难得放肆地露出了细碎银牙,等小家丁身影消失不见,美少妇又突然神色一黯。

    她又想起了丈夫,想起了号称青年一代第二局手的梦铁火,唉,相公什么时候能这么急着来见自己,那该多好。

    一道剑芒穿透了石柱,内息一震,剑芒竟然将石柱炸成了碎块,但这依然不能缓解剑阁少主的怒气。

    “咯、咯……相公,想不到你这欢场浪子也有受挫的时候。”

    艳丽贵气却略显媚俗的剑阁少夫人出现在剑光身旁,斜眼秋波道:“那刀如怡真有这么难对付吗?要不要妾身出马呀?”

    “夫人如果能出手相助,为夫当然感激不尽!”

    剑光下意识咬了咬牙,很是愤慨道:“刀如恰确实不易到手,不过如果不是那个狗奴才,我怎会没有机会,哼,狗奴才!”

    “哦,什么样的奴才能把剑阁少主气成这样?妾身倒要看一看。”

    倒入丈夫怀中,黄雪雯桃形玉脸不由闪过好奇的光芒。

    “呼……”

    一股劲风当头压来,石诚眼前二化,一片致命的掌影拍飞了家丁帽;风停影止,一张放大的面容在小家丁瞳孔中凭空突现。

    石诚向后一蹦,蹦出了足足一米,这才看清了那张平整如玉的青春脸颊!玉飞凤,竟然是与他有很深过节的刁蛮恶女。

    狡猾家丁不由大呼不妙,正当他伸手入袖掏出火龙钻刹那,玉飞凤却突然甜甜一笑,红着脸,羞羞怯怯道:“你叫石头吧,还记得我吗?”

    见小家丁一脸怀疑上下扫视,就是不开口回答,刁蛮恶女暗地里捏了捏拳头,脸上笑容却更加羞涩,“你忘了,我曾经误会你,差点……杀了你,对不起呀,都是飞凤不好。”

    石诚当然不会忘记,只是极度怀疑刁蛮恶女此刻的态度,鸡鸡那个东东,这也太不正常了!

    “玉……玉小姐,你不……不杀我啦?”

    二场误会嘛,其实该我向你道歉;石头,你能原谅我吗?”

    美少女一说完道歉的话语,立刻话锋一转道:“我在这儿没什么朋友,你能陪我玩一会儿吗?走吧,咱们去逛集市。”

    少女兴致勃勃,从没想过小家丁有拒绝的可能,毕竟她可是玉狐山大小姐,万千武林俊杰围绕的豪门美女。

    “不行,改天吧,我还有事。”

    意外出现了,小家丁眨了眨眼,然后转身大步而去,很快就消失在玉飞凤发呆的视野之中。

    一秒、两秒……足足十秒钟,玉飞凤才反应过来——她被拒绝了,被一个小家丁拒绝了!

    “呀!”

    刁蛮恶女发疯般在原地转了十几圈,尖叫着跃出了墙头,无意识地击打着假山、花木、墙壁。

    “嘿、嘿……小娘皮,气死你!嘿、嘿……”

    小家丁美美地哼起了小曲,这可是梦幻山庄,他有梦大小姐撑腰,又怎会惧怕一个刁蛮无脑的武林恶女;况且,他可是狡猾家丁,整人的祖宗,怎会轻易相信人呢?

    “臭小子,笑得这么奸,又干什么坏事儿了?”

    幻梦玉女突然闪出,极度怀疑地紧盯着石诚,说到坏事儿时,窈窕佳人忍不住身子微微一顿,随即习惯性地冲天一拳,把大色狼打上了天。

    “羽衣,我师父想见你一面,特命我前来请你。”

    玉飞龙靠着玉狐的拜帖,终于进入了内院,兴冲冲地来到了玉人身前,眼看玉面公子就要嗅到玉人幽香,不料,一个人形物体猛然从天而降。

    “轰隆!”

    大地砸出了大坑,烟尘冲天而起,挡住了玉飞龙前进的脚步,换来了梦羽衣欢乐的笑声。

    “呜……小姐,你下手也太狠了点吧,救命啦!”

    一只颤抖的大手刚刚从坑中伸出,武林玉女已一把将小家丁扯得凌空飞起,“石头,走,陪我去见玉庄主,咯、咯……”

    “羽衣参见玉山主。”

    梦羽衣面对玉狐时,明显比对玉飞龙的神色要友善许多。

    玉狐母女立身驿站门前,玉飞凤眼角还有几分嫉妒不服,玉狐则是一脸亲切笑意,上前扶住了梦羽衣的手腕道:“羽衣,在伯母面前,不用这般客套,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奴才石头给山主请安,谢过山主上次不杀之恩。”

    小家丁强行从玉飞龙身边窜了过去,然后主动将自己暴露在玉狐母女目光之下。

    “咦,小兄弟,你也来了武林盟,咱们还真是有缘呀,快起来说话,坐吧。”

    玉狐对小家丁的欢喜远超众人预料,玉飞龙在仇恨之中又多了一条理由,急忙道:“师父,他只是一个贱奴,没有资格有座位,还是让他在外面站着吧。”

    梦羽衣与玉狐同时眼眸一挑,不过第一个开口反驳的竟然是玉飞凤,美少女一个闪身挡在了师兄与石头之间,精心装扮的三丫髻左右一转,她竟然站在了小家丁一边,“师兄,上次只是一场误会,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飞凤说得对,飞龙,你可是三英之首,气量应该大一些,向石兄弟道个歉吧。”

    “道歉?我,向他……道歉?”

    玉飞龙的如冠玉面青红交加,愣了几秒后,他突然无比愤怒地吼叫道:“师父、师妹,这小子不是一个好东西,你们都被他骗了,我是为你们好呀。”

    “师兄,你……你怎么不讲道理,再这样,我以后不理你了,你连石头也不如!”

    “飞龙,你身为玉狐山传人,这般不分青红皂白,成何体统!”

    师徒三人吵成了一团,两个“外人”一直保持着沉默,梦羽衣已懒得搭理玉飞龙,而狡猾家丁则是暗自偷乐,他知道在这种时刻,自己越是沉默示弱,越能表现自己的“清白无辜”鸡鸡那个东东,老子虽然不是好人,这他娘的小白脸更不是个东西!

    “哼,我一定会证明给你们看,这狗奴才不是好人,姓石的,咱们走着瞧!”

    气急败坏的玉飞龙冲出了武林驿站。

    玉狐成熟绝色的光洁玉容流转痛心之色,梦羽衣对小家丁的底细可是一清二楚,暗自咬了咬银牙,江湖玉女语带弦外之音道:“玉山主,这也不全怪玉公子,石头也有不对的地方,让他受点教训也应该,不然以后没准儿真会变成大坏蛋:“石头,你说,对吧?”

    “呵、呵……小姐教训得是,奴才一定不会辜负小姐期望。”

    石头心中直翻白眼儿,他自然明白玉人还在记恨前仇,小家丁回应也是暗含反击,说到“辜负”二字时,故意加重了语气。

    窈窕玉女眼眸深处波澜一卷,恶奴的眼神又将她带回了梦城地道的画面,如果不是身处驿站,相信臭小子早巳又变成了流星,此刻她却只能闭紧了薄薄玉唇,似乎在拼命抵挡某种玩意儿的入侵。

    两人在言语暗战,玉狐母女自然不明白其中因果,玉飞凤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忽略的感觉,脆声一笑道:“石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师兄伤害你的。”

    能得玉狐山小姐如此青睐,小家丁绝对是感激涕零,见石头一副恨不得拜倒在玉飞凤裙下的模样,梦羽衣不由自主柳眉一掀,给了家丁一记白眼,暗自思忖道:难不成玉飞凤看上了这臭小子,眼光不会这么差吧?嗯,这臭小子那么狡猾,说不定对她下了什么迷魂药,哼,本小姐一定要阻止!

    念及此处,梦羽衣刹那正义凛然,突兀地扯着石诚胳膊飞身就走,“玉山主,羽衣有事先走了,改日再给你请安,告辞。”

    “啊——”

    凄厉的惨叫在风中拉成了直线,还不想走的小家丁身体已经与大地平行。

    “唉……”

    清晨的雾气还未全消,走进管事房的小家丁已是鼻青脸肿,昨日的瘀痕刚刚被水之玄功抹去,新的重击又降临了;他甚至怀疑,梦羽衣这小娘皮是不是整夜未睡,就埋伏在自己门外,不然为什么一出门,总会碰上这传说中如诗如画的完美玉女呢?

    “石头,又挨打了,嘻嘻……”

    刀如怡温柔的倩影在笑意中微微晃动,能让端庄如斯的少夫人失仪,小家丁的威力还真是不一般。

    石诚悄然狠盯了刀如怡起伏的曲线一眼,然后极力隐藏眼底异色,转移话懒!”

    小家丁一边走近书案,一边暗地里用力呼吸,将端庄佳人发梢飘散的幽香刻入了脑海,然后认认真真工作起来。

    刀如怡还真有点无事一身轻的悠闲,温柔佳人坐在一旁,随意看了看平凡的小家丁,也许是“悠闲”让她产生了幻觉,也许是感激让事物变得美好,在这刹那,刀如恰竟然看见了一个双目灵光闪烁、气息神秘不凡的魅力少年!

    “咯登!”

    心弦猛然一颤,少夫人下意识用力眨了眨眼,再次凝神一看,嘘,还好,真的是幻觉!

    “怡姐,多年不见,妹妹特来拜见。”

    一道柔腻的女声传进了管事房,刀少夫人刚刚起身,一个高挑艳丽的女人已跨入了房门。

    刀如怡收了收素色披风,盈盈笑语道:“雪雯妹妹如今已贵为剑阁少夫人,姐姐可受不起这等大礼。”

    书案后的小家丁抬头一看,虽然还未看上第二眼,但小家丁已经认定,这是一个外表像雪一般高雅,但内里却像冰一样高傲的女人!

    身为奴才家丁,石诚自然要上前拜见剑阁少夫人,黄雪雯高雅地坐在了刀如怡身旁,看似礼貌、实则冷漠地对小家丁道:“免礼!听我相公讲,你在管帐上很有本事,梦幻山庄果然卧虎藏龙,连一个小小家丁都是人才,让人羡慕呀。”

    黄雪雯的话语中途就撇开了小家丁,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

    “石头,茶凉了,你去换杯热茶来。”

    还是刀如怡平易近人,温柔仙音好似一股暖流,流入了少年心窝。

    小家丁干活从没有这般积极过,灵光一闪,他又开始玩起了茶道:刀如恰凝视着少年那轻缓优雅的动作,眼底不知何时蒙上了层层烟波,有如羊脂白玉般丰润脸颊微微一收,刀少夫人陶醉在清香之中。

    黄雪雯虽然也震惊于小家丁的与众不同,但当小家丁递茶过来时,她艳丽的玉脸却微微一侧,身子不近反远,似乎生恐小家丁粗鄙的手脚碰到了她高贵的衣角。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什么时候得罪这剑阁女人了?分明在故意打击老子嘛!

    恶奴何等狡猾,瞬间就嗅到了空气里的异味,将茶杯放在几案上后,小家丁主动道:“少夫人,帐本已经看完,奴才回房干活去了。”

    刀如怡还未来得及开口,黄雪雯已抢先衣袖一挥,将小家丁这片低贱的云彩吹出了房门。

    石头带着一腔郁闷走在林荫之下,走出不到百丈,又一个小白脸迎面而来,正式走入了小家丁人生的黑名单之中。

    剑光老远就盯上了石头,还未开口,眼神已透出十分的不善。

    不好,这小白脸要整老子!哦,难怪先前那臭娘皮对老子阴阳怪气,原来是受了她小白脸男人的指示;小家丁感应到了剑光的杀气,偏偏这种时刻,箭女与大内密探不见踪影,小家丁心弦不由直往下沉。

    “咯、咯……石头,你在这儿呀,人家找你好久了。”

    一串银铃欢笑划空而来,玉飞凤站稳之后,这才看到了剑光,“咦,剑公子,你怎么在这儿呀,你不是在校场切磋吗?”

    一抹遗憾在剑光眼中一闪而过,随口敷衍几句后,他错身而去。

    “玉小姐,你今天真漂亮!”

    石头半真半假的夸奖弄得少女笑容更加灿烂,“咯、咯……石头,咱们今儿到后山去玩吧,快,别让梦羽衣看到。”

    小家丁双脚一轻,已被玉飞凤拉向了密处;石诚得到如此青睐,却很是哭笑不得,他知道两个千金大小姐正在玩一个特别的游戏,而自己就是那游戏里的道具。

    茂密的修竹掩藏了二人的身形,后山还真是一个隐蔽地方,也是一个谈情说爱的绝妙天地,发生些什么,短时间内还真不能发觉。

    念及此处,小家丁不由心儿一荡,看着玉飞凤青春适中的玉体在眼前晃动,他心底几分成见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不受控制的大手一下就伸向了少女腰肢。

    风儿吹拂着竹叶树梢,阳光在石板小道上洒下万千光点,男人的激情之手却突然停了下来,理智及时让他回复了控制。

    就在少年色手缩回的一刻,玉飞凤突然一声尖叫,“啊,有蛇!”

    石诚凝神一看,没有见到蛇影,但他怀中却多了一条娇小的美女蛇,少女紧张的玉手环在了他脖子上,玉脸埋入了少年怀中,瑟瑟发抖的身子不时把娇嫩的在他胸上划过。

    小家丁浑身温度急速上升,他不由万分感激那条不知在哪儿的毒蛇,大手一紧,热气冲开了唇舌,喷向了少女艳红的玉脸。

    “嗯……”

    玉飞凤扑在小家丁怀中,看不见她面容的变化,但少女的呻吟却在衣缝间流淌而出,让石诚最后一丝小心化为了轻烟。

    就在这激情即将爆发的刹那,梦羽衣不满的呼唤却从林外飞了进来,“石头、石头,给我出来!哼,玉飞凤,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再不出来,本小姐就。放火了。”

    梦羽衣深藏的刁蛮一面数十倍放大,火气远远超过了游戏的程度。

    嘈的一声,玉飞凤红着睑从小家丁怀中跳开,含羞带怯地给了少年一记秋波,然后又异常大胆地昵声道:“石头,我先走了,今晚子时,人家在房中等你,唔……”

    青春少女咬着玉唇飞身而去,只留下少年幸福地呆在了原地,久久留恋在那醉人的呻吟之中;嘿、嘿……老子的魅力果然天下无敌,连玉狐山大小姐也自动投怀送抱!

    “师兄,我已经按你说的办了,接下来怎么做?”

    “师妹,做得好!只要那狗奴才半夜进了你的房间,咱们就顺理成章解决了他,这下谁也不会怀疑他不是一个小贼了,嘿、嘿……”

    玉飞龙得意的笑声微微一顿,随即小心提醒道:“师妹,你要记得把迷香放进狗奴才衣袖里,还有,把他的衣服脱掉,那样就天衣无缝了;放心,我会在房外监视动静,绝不会出现意外。”

    玉飞凤眼中却没有丝毫犹豫,还不忘给师兄一记甜甜的媚笑,“咯、咯……师兄,这种贱奴太好对付了,哼,凭他也敢妄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分,狗奴才。”

    神秘的夜色弥漫天地,夜风回荡,雾气好似一张铺天盖地的罗网;月上中天之时,一个瘦小的身影鬼鬼祟祟跳入了这罗网之中。

    小家丁异常顺利地穿过了玉狐山高手的守卫圈,摸到了玉飞凤窗外,轻轻敲响了三长两短的联络暗号。

    就在石诚钻进玉飞凤房间的同时,两个幻梦山庄的侍女敲开了玉飞龙的房门。

    “啊,羽衣约我在内院见面,现在就去?”

    巨大的惊喜从天而降,不过来得却有点不是时候,让玉飞龙为难地皱起了眉头。

    “玉公子,小姐说了,你如果现在不去,以后也不用去了;还有,少夫人也在等你有事相商。”

    闻听刀如怡之名,玉飞龙的呼吸更加躁热难挡,刹那之间,他脑海意念已转动了干百遍,想到师妹对付的是一个不会武功的粗鄙小家丁,绝对轻而易举,玉面飞龙随即兴奋地冲向了内院。

    红纱罩灯,烛火朦胧,绋色之光将独特的空间变得迷离梦幻。

    “石头,来,喝下这杯酒,人家等不及了,咯、咯……”

    玉飞凤光洁如玉的脸颊透出了真正的欢乐,看着掉入自己美色陷阱的猎物,虽然不是什么大猎物,但刁蛮恶女的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满足。

    石诚一口就暍光了美女递上来的美酒,然后一脸激动道:“玉小姐,你对我太好了,石头一定会用我最珍贵的宝贝来回报你。”

    “人家喜欢你嘛,来,石头,再喝一杯。”

    玉狐山大小姐对小奴才的宝贝一点兴趣也没有,一边轻巧地闪过了男人色手,一边悄然举起了致命的杀掌。

    内息在她掌心飞速打转,玉飞凤笑了,笑得无比得意,只要这一掌轻轻打下去,她就可以为这刺激的游戏画上完美的句号。

    “呼……”

    劲风压得家丁帽一沉,小石头浑然不知自己已落入鬼门关,兀自陶醉无比道:“飞凤,你真漂亮,呵、呵……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关于梦羽衣的。”

    劲风中途戛然而止,武林恶女不由自主追问道:“什么秘密?”

    小奴才的面容更加神秘,压低声调道:“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旦说出来,梦羽衣就会丢脸到家,嘿、嘿……一辈子也别想嫁人了,咦,我怎么有点头晕呀?”

    眼眸散乱的石诚软倒在椅内,傻傻地摇了摇头,随即又不满地道:“飞凤,你怎么还没喝呀,我还等着与你……嘿、嘿,快喝吧,你不喝我不告诉你,哎呀,越来越晕了。”

    “臭小子,不许晕,快告诉本小姐……”

    玉飞凤情急之下,完全忘记了演戏,还顺手把酒杯端了起来,看也不看就一口吞了下去,完全没有发觉酒中多出了一缕红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