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二章 玉女情人
    恶奴更加小心地躲在了梦羽衣身后,三寸不烂之舌却没有丝毫停顿,连绵不断地攻击着没有半点还口之力的小白脸。

    在场几人无不是大门大派出身,何曾见过这么无赖的市井招式,就连刀如怡也倍感有趣,梦大小姐更是忍不住噗嗤一笑,乐不可支。

    “狗奴才,纳命来!”

    玉飞龙盛怒之下,少爷脾气铺天盖地,当着梦幻山庄主人的面,他就狰狞毕现,玄铁扇呼地一声完全打开,离手飞出。

    锋利如刀的扇面光芒飞闪,飞刀刚刚滑入刀如怡掌心,梦铁火碗大的铁拳已隔空击出,虚空在咆哮中轰然碎裂,梦羽衣突然脸色大变,惊呼道:“臭小子,小心!”

    玄铁扇出乎意料轻易被打飞,梦铁火那狂猛一拳就此变成了夺命杀招——夺小家丁之命,杀石诚之招。

    “砰!”

    小家丁凌空飞抛,撞碎了假山,撞在石墙上,砸了个结结实实,生死不切。

    刹那之间,混乱顿止,管事房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死寂之中,梦铁火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目光充满了愧疚。

    “相公,这不是你的错!”

    温柔仙音抚平了梦铁火心绪的烦乱,刀如怡随即冷冷走到了玉飞龙面前,“玉公子,好一个借刀杀人,连我相公你也能这般对待,让我梦幻山庄怎敢把羽衣托付于你!”

    质问的话语没有丝毫火气,但却比怒火冲天更威力强大,不待玉飞龙狡辩,少夫人已断然挥袖道:“来人呀,送玉公子到中院驿站休息,没我命令,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内院!”

    贵客一下变成了“闲杂人等”重任在身的玉飞龙还来不及后悔,已被一群山庄高手“护送”到了武林盟驿站。

    下人房内,几个跺跺脚武林颤三颤的人物却挤在了这狭小空间,凝视着床上昏迷的小家丁。

    “小妹,你认识他,对吗?别瞒嫂子了,难怪当要选他进庄。”

    刀如怡戏谑的目光在梦羽衣与小家丁之间转了转,大有深意地继续道:“他恐怕也不是什么奴隶吧?算帐比我还快,这模样虽然不算很帅,但也还过得去,嘻、嘻……羽衣,你连嫂子也瞒呀!”

    幻梦玉女玉脸红到了耳根,芳心莫名一乱,她竟然有点羞于出口解释,难堪的情状落在刀如怡眼中,全成了小儿女间的暧昧情愫。

    两个女人在说悄悄话,狂狮梦铁火却死死盯视着小家丁,兴致比两女还浓,这小子太神奇了,受了我一掌,竟然没有死,还这么快就内伤痊癒,天才呀,天才!

    梦羽衣早巳领教过小家丁的变态,对大哥的痴迷不由哭笑不得,正想开口说出真相,梦铁火下一句却羞得她浑身发热。

    “羽衣,你这小情人可比玉飞龙强多了,只要交给大哥训练一年半载,保证练出一个绝世高手,呵呵,羽衣,不如把他送给大哥当刀卫吧。”

    两个美人哑然失笑,床上的瘦小身影却打了一个寒颤,为了不被送进狂人。

    “呃,救命啦——”

    迟来的惊叫声终于冲出了喉咙,石诚一咕噜爬了起来,四肢收缩,无比恐惧道:“别杀我,饶命啦,大侠饶命啦!”

    “咯、咯……”

    端庄的刀如怡一个月的笑声也没有今天多,窈窕玉女虽然也在笑,却下意识冲了上去,一记爆栗敲在了胆小鬼头上,少女娇瞋的神色让哥哥嫂子误会更深。

    两女欢喜,梦铁火却对小家丁的胆小如鼠很是失望,“唉……难怪这小子不会武功,原来这么胆小,真是浪费了一块好材料,可惜呀可惜。”

    一代武痴失望而去,刀如怡看了看梦羽衣,体贴地给了一对“小情人”独处的空间,出门之际,温柔佳人还轻轻合上了房门。

    “臭小子,想怎么死?说吧!”

    好死、歹死都是死,狡猾家丁从来不想死,眼珠不转,他已计上心来;抢在梦羽衣不知真假的杀招出手前,小家丁贼笑道:“梦女侠,别来无恙呀,有没有兴趣做个买卖?”

    “买卖?好啊!”

    幻梦玉女美眸瞬间光芒四射,天地之间,只有这小家丁会与她做买卖,意念一转,“贪钱”玉女这才想起了正事,“臭小子,别岔开话题;说,你是不是来当奸细的,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已经当了水月皇朝的什么走狗爵爷,还编了个乱七八糟的小调。”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呵、呵……是不是这个?多谢梦小姐关心。”

    恶奴嬉笑着接过了话头,自然而然改变了称呼,自我陶醉一会儿后,他才一脸郁闷道:“因为女皇知道我暗地里帮助纤尘,判了我一个叛逆大罪,幸亏小公主求情,才没有被砍头,但也被贬成了奴隶,卖来卖去,就被无良贩子卖到这儿来了。”

    不知是相信了小家丁的狡辩,还是抵挡不住“买卖的魅力,梦羽衣终于收回了杀招,“臭小子,暂时饶你二叩,你说说,是怎样的买卖。”

    “嘿、嘿……”

    经典的贼笑在地球男人脸上浮现,凑到幻梦玉女身边,低声诱惑道:“梦小姐,我帮你驱赶姓玉的臭虫,你帮我安全离开东州,怎么样?这买卖你可赚大了!”

    梦羽衣果然意动,纤秀玉脸微微一偏,有点怀疑地追问道:“你又不会武功,怎么帮我驱赶臭虫?”

    小家丁故作为难地双手一摊,叹着气道:“唉,我就吃点亏,装成是你的地下情人,要是梦小姐够瞻色,就对大家说你已怀了我的孩子,呵、呵……是好办法吧?”

    如此疯狂的主意,也只有无耻小家丁想得出来,不过幻梦玉女明显也不是正常人,呼吸冷热交替了几下,她竟然双眸放光道:“好,好办法!就这样对付那只臭虫,以免他总是到处说本小姐是他的未婚妻。”

    “你……真答应?”

    石诚诧异地张大了眼睛,见窈窕美人认真点头,狡猾家丁心窝一热,目放异光道:“梦小姐,要不要我帮你真怀上?那样就完美……啊!”

    屋顶砰的一声炸出了大洞,一个得意忘形的小家丁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划过天际,变成了闪亮的星星。

    “哼,你这臭小子,休想占本小姐便宜,看招!”

    传说如诗一般飘逸,似画一般美丽的玉女从破洞飞身追出,打得“人形星星”不停的惨叫、惨叫,还是惨叫……

    呜,江湖传说果然不可尽信,这镜花大陆就是一个变态世界!

    小家丁好不容易过了贪钱玉女这一关,画面一转,刀少夫人又单独把他叫到了近前,开始了第二轮审判。

    瘦小身形刚刚走进管事房,武林当家突兀道:“石爵爷大驾亲临,民妇未能远迎,还望爵爷海涵。”

    石诚对此毫无意外,既然梦羽衣认出了他,刀如怡知道只是早晚的事,小家丁很不好意思地回应道:“少夫人千万不要折煞奴才,什么爵爷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石头现在就是一个可怜的小奴隶。”

    成熟佳人明显比小姑心思更加细密,如水美眸波澜不惊道:“二只城离这东州可不下千里,你怎么会被卖到这儿来呢?能说说沿途都是哪些奴隶商人带你来的吗?”

    小家丁脸上神色微变,不过不是恐惧,而是一缕少年的羞窘,更加不好意思地回应道:“呵、呵,少夫人真聪明,我其实……是特地来找羽衣的,那奴隶贩子也是我用钱买通了的。”

    事情一转,竟然转到了儿女私情上,想起羽衣说到这小家丁时欲言又止的娇羞神情,刀如怡不由相信了三分。

    一缕微不可察的叹息在花信佳人唇边打转,身为武林盟当家,刀如怡明白自己应该将这门不当、户不对的私情扼杀,但身为女子的善良天性,却让她眼带欣赏道:“石头,既然你来了,就先在庄中住下吧,我会找个机会向庄主禀明此事;在这之前,你要是有任何越轨之举,莫怪刀如怡棒打鸳鸯。”

    “多谢少夫人成全,石头若能宿愿得偿,一定终生铭记少夫人大恩。”

    小家丁激动得双目红润,随即郑重保证道:“少夫人放心,石头必会谨守本分;其实,只要能每天见羽衣一眼,我已余愿足矣,此生无憾!”

    深情的气息在室内流淌,小家丁对爱情的忠贞好似波浪般沁入了刀如恰心灵,在这刹那,高贵美妇竟然想起了丈夫的粗犷,恍惚间,远处传来了丈夫练刀卫的吼声,美妇人突然觉得心神疲惫。

    “石头,这儿就交给你了,做好帐本后会有下人带你去新的卧房。”

    温柔佳人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去了,狡猾家丁顿时长出一口大气,现在才算是安全过关,接下来就要耐心等待,等待逃走的机会。

    为在乱世求生,小家丁终于认真地当起了帐房先生,他不仅算帐算得又快又准,而且还偶尔为少夫人献上一两条管理建议,弄得温柔佳人不由自主惊叹连连。

    “石头,可惜你不会武功,不然本庄定会招你为东床快婿!”

    小家丁轻易取得了少夫人信任,但要应付梦羽衣则要困难许多;每天,他忙完帐房之事,或者还没忙完,梦羽衣就会一把将他拎了出去。

    “石头,走,演戏去,那只臭虫又在大门外叫嚷,烦死人了!”

    当小家丁与大小姐亲热地携手而现时,玉飞龙的手指都已捏得发白,但小白脸对梦大小姐依然是一副情深款款的模样,还不知疲倦的献上了鲜花。

    小家丁对于打击虚伪小白脸也是积极无比,伸手接过了鲜花,他却不递给梦羽衣,而是呼的一声,扔到了垃圾堆里,“玉公子,我家小姐有鲜花过敏症,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害羽衣呀,我不会让任何人得逞的!”

    恶奴故意说得十分暧昧,玉飞龙强忍怒气道:“胡说,天下哪有这等病症,你这狗……小家丁休要胡说,羽衣,我对你可是真心真意。”

    石诚不层一笑,语带讥讽道:“既然玉公子不相信,就当石头没有说过吧,不过我家小姐是绝不会接收鲜花的。”

    小家丁话语一顿,手一抬,变戏法手中多出了一束纸做的玫瑰,然后故意夸张地送到了梦羽衣面前,“小姐,请收下奴才的小小心意,美人岂能不配名花呢。”

    江湖玉女丝毫没有听到玉飞龙的表白,兀自呆望着手中假花:心海波澜久久不能平息,“为什么总是这个家伙明白自己?全天下都没人相信自己害怕鲜花,为什么只有他会相信?为什么……”

    “小姐,臭虫被赶走了,嘿嘿……啊——救命啦!”

    小家丁圆满完成了任务,随即不出意外飞天而起。

    上次梦城之行,梦羽衣不仅多出了一缕绿发,体内还多出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她武功突飞猛进,也让她总是做一些羞人的梦境,尤其是重遇小家丁之后,原本模糊的梦境越来越清晰,让江湖玉女忍不住羞极怒生,每次一见小家丁,拳脚就会发痒。

    一男一女闹得鸡飞狗跳,少夫人哑然失笑,某个小白脸则气得面色铁青,咬破嘴皮也不自知。

    杀,一定要找机会杀了这狗奴才!

    “轰隆隆!”

    梦幻山庄的大门缓缓大开,玉狐山、剑阁、刀堂三大派首领几乎同时来到武林盟主梦余恨终于走出了他的世外桃源,与玉狐、剑王、刀霸相对而立,当代四大高手虽是争夺盟主的对手,但彼此却都是春风满面。

    江湖各大小帮派首领纷纷围在了四太高手身边,年轻一辈则自有天地。

    山庄前院热闹喧天,许多庄丁纷纷涌去看热闹,一睹各方大侠风采,一个瘦小家丁也站在人群之中,好奇地看着江湖国度里的超人们。

    咦,想不到梦羽衣这小娘皮原来这么受欢迎,呵、呵,女人真是演戏的天才。

    看着在一大群青年侠少中闲庭信步、飘逸纯净的梦羽衣,石诚心中立刻想到玉人不久前与自己讨价还价的情景,差点当场笑出声来。

    眼神一转,当石诚看到另一个也被许多少侠包围的江湖美女时,下意识脖子一缩,打了个冷颤。

    鸡鸡那个东东,这不是玉飞凤吗?真是冤家路窄,老子上次只看到了她的半边身子,就差点被她杀了,这小娘皮绝对不能惹。

    玉飞凤虽然是江湖一大美女,但小家丁却兴趣不多,目光在一群围着武林三英打转的少女们脸上跳过,最后落在了一个常人不敢靠近的绝色身影之上。

    “噌!”

    石诚目光猛然二兄,平脸美妇在他心中的印象可大大不同,别人都只能看见玉狐绝顶高手的光环,而小家丁看见的却是玉狐的风华绝代,一想到玉狐对他的青睐有加,小家丁更是眼神发亮。

    正与几大高手寒暄的玉狐感应何等敏锐,小家丁火热目光射到刹那,美妇眼角悠然一转,对着小家丁友善而亲切地点了点头,这才回过身去,继续与几大高手悠然谈笑。

    “呵、呵……”

    石诚见惯了绝色,玉狐也不是他所见女人中最美的,但却是对他态度最好的,地球少年刹那间有了天旋地转的感觉:心中欢呼道:“太好了,这异世界终于出现正常的美女了!”

    喧嚣的一天在夜色中回复宁静,月色下,名花前,玉面公子以最潇洒的姿势走到了平睑少女面前。

    “师兄,这么久也不给人家来信,是不是被梦羽衣那狐狸精迷住了?”

    玉飞龙讨好地抱住了少女双肩,神色突然一片郁闷道:“师妹,你也知道师兄喜欢的是你,师父说过,只要我完成任务,咱们就能成为一对神仙眷侣。唉……不过,看来这任务是完不成了。”

    “为什么?师兄,出什么事了?”

    玉飞凤急切地反手抓住师兄手臂,使劲追问道:“你说呀,我一定会帮你。”

    “师妹,我要你帮我赶跑一个狗奴才,这小贼你也认识。”

    玉飞龙咬牙切齿说出了计画,玉飞凤没有半点犹豫,同样恨声道:“师兄放心,那个小叫花子人家也很讨厌,一定帮你教训他,啊……师兄,你的手,别……”

    阴谋一定,少女竟然呻吟起来,扭动着身子,逃避着师兄的手掌,但那反抗的力道却十分微弱。

    玉飞龙肆意游走在师妹身子神秘之处,这些日子的打击得到了最大的弥补。心火一荡,他开始向师妹罗衫深处探去。

    “师兄,别……要是被娘亲知道……”

    玉飞龙终于把手收了回去,少女适中的玉体反而主动贴了上去,昵声道:“师兄,要不……咱们……”

    小白脸怎会不想吃掉这美少女,但一想到玉狐的手段,他立刻浑身发寒,推开情丝弥漫的玉飞凤道:“师妹,来日方长,咱们要听师父的话,千万记得按我说的办。”

    中院驿站,另一个豪华的院子里,灯影中的剑王眉毛一跳,凝重地叹了一口气,“唉,看来梦幻山庄与刀堂已越来越紧密,玉狐那女人又与我们想不到一块儿;光儿,这次能否夺取盟主之位,关键就要看你了。”

    唇红齿白的剑光玩弄着一把装饰用的三寸玉剑,眼中浮现花中浪子特有的光芒,“父亲,我已做好了准备,以我纵横花丛的本领,要勾引一个空闺怨妇绝对是小事一桩,嘿、嘿……”

    一对无耻的父子同声笑,剑光最后凝声道:“父亲,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能破坏梦幻山庄与刀堂的联盟。

    鸡啼回荡,日出长空,新的一天降临在梦幻山庄。

    一大早,剑王就放低身分,主动找上了后辈梦铁火切磋武艺,这对痴武如狂的汉子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第一个冲入了校场。

    男主人刚一离去,存心勾引女主人的小白脸就来到了少夫人院门前,但剑光却扑了个空,刀如怡一早就已去了管事房;脚步一转,玉树临风的剑阁少主又来到了中院。

    “嫂夫人,小弟平日也负责打理阁中杂事,可一看这些帐本就头疼,能否容许小弟请教二亏。”

    英俊的剑光在这一刻更是潇洒帅气,声音清朗,眼底异光一集,直接射向了刀如怡略显诧异的面容。

    情场高手一出招就是汹涌,意图杀寂寞少妇一个措手不及,不料如此攻击却好似泥牛人海,没有溅起少夫人眼中半点波澜。

    轻盈的微笑礼貌而生疏,刀如怡的端庄好似一堵高墙,将剑阁少主的攻击化解于无形,“剑少主高抬了,我也是向石头学习的;石头,还不给剑少主奉茶,剑少主有何问题,你定要仔细解答。”

    “奴才遵命,”

    一堆帐本之后,杀出了一个瘦小的小家丁,这才引起了剑光注意。

    堂堂江湖侠少,怎会有学习这等繁琐事物的心思,剑光连瞧也不瞧小家丁一眼,随即改变话题道:“嫂夫人,小弟本想找铁火兄切磋武艺,可他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知铁火兄去了何处?”

    剑光招式再变,无非是想挑起刀如怡心底对丈夫的怨怼,从而趁虚而入;欢场浪子的手段真是不低,不过那不起眼的小家丁却突然插话,把他营造的气息毁得一干二净。

    “剑公子,你要找大少爷呀,那简单,他每天都在校场,要不奴才去给你传话?哦,对了,剑公子,算帐上有什么难题,尽管问,奴才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家丁一脸激动大献殷勤,剑光正想开口赶走这贱奴,不料对方只是稍稍一停,又开始了长江黄河般滔滔不绝的话语。

    “剑公子,原来你也喜欢切磋武艺呀,难怪这么早就来找我家大少爷;你放心,夫人今儿一定会把话传到,明天你就可以直接去校场了……”

    小家丁的嘴好像机器般不停开合,从比武说到了衣服,从衣服说到了饮食,最后竟然扯到了日月星辰,让剑光又气又怒,还无可奈何,二刀如怡也难得将目光从账本里抬了起来,眼带浅笑看着蜕变的小结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