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五集 第一章 梦幻家丁
    信鸽藉着黑夜的掩护冲天而起,小家丁意外重现的消息很快传人了皇宫。

    “咯、咯……这小子果然是天生奴才,朕还以为他跑了,原来是自己想到了好计策;来人呀,传令下去,东州密探以后尽听石爵爷命令列事;哼,一群废物,连奴隶也不如!”

    东州武林盟,家丁房间内。

    找到组织的间谍一挺胸膛,回复了他石爵爷的气势,打了几句官腔后,石诚左右环视道:“风一,箭女呢?她应该比本爵爷先到吧。”

    “咯、咯……主人,奴婢想死你啦!”

    窗户无声推开,一个“男人”飞身扑进了石诚怀中,吓得石爵爷汗毛直竖,“去、去……快把面具拿下来,嘿心死了!”

    两密探头子恭敬告退,撕下面具的女杀手立刻骑上了狡猾家丁的大腿,“主人,你真厉害,一来就与梦幻山庄的当家搭上了关系,嗯,你们是不是以前有一腿呀?”

    小家丁微微一愣,好几秒才明白过来箭女指的是刀少夫人,一想这张滑如凝脂的椭圆玉容,好色少年禁不住追问道:“影娘,你给我说说少夫人……与梦幻山庄的情况吧,我绞尽脑汁才想到用这法子混进来,下一步还没计画呢。”

    “咯咯……一说到美人,你这儿就硬啦,主人,真是大色鬼。”

    影娘半真半假瞪了石诚一眼,一边玩弄男人阳根,一边附耳呢语道:“要想成事,必须要进入内院,将军原本计画是让你拜入梦幻山庄门下,成为内室弟子。”

    “那现在怎么办?嘿、嘿……影娘,你这儿怎么湿啦?”

    少年一边问,一边一挺身,火热的巨物狠狠塞入了女杀手,紧接着就是泄愤般凶猛。

    “啊……快,再快一点……呀!”

    女杀手果然与众不同,欢爱之时,思绪比平时还要灵活;雌豹般身子狂野迎合男人的进出,刀削般朱唇则有条不紊道:“现在只能将错就错,你继续用家丁身分接近当家少夫人,只要能取得她的信任,自然能找到下手的机会;“咯、咯,主人,你又硬啦,啊……好深,插……插穿啦!”

    万千风云齐众东州,满天山雨欲近武林。

    武林盟上下人等忙禄不休,唯有一个瘦小身影无所事事,石诚来到梦幻山庄已有两天,正在“养伤”的他大摇大摆地在外院晃荡,寻找着逃走的可能。

    一顶家丁帽,一袭灰色家丁服,还有那薄底家丁鞋,平凡家丁走在人群中,分外悠然自得。

    逛过了外院集市,双腿发酸的小家丁又逛到了山庄中院,还未走近拱门,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诧异惊叹,还有一股凭空突生的寒气。

    “站住,就是说你,给本公子站住,回过身来。”

    石诚心弦一沉,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来临了——鸡鸡那个东东,冤家路窄,又遇上了那虚伪无耻的小白脸。

    小家丁老老实实转过身来,又缓缓抬起了头,现出了他满脸的灰尘,小家丁全力挪动着五官,结巴变声回应道:“奴……奴才参见少、少……少侠。”

    面对如此夸张的丑脸,玉飞龙眼中的怀疑却越来越重,几秒盯视后,先天高手超人的记忆让他双目猛然一缩,“是你!哈哈……太好啦!”

    玉飞龙虽然说得简单,小家丁却听得明白,糟啦,这小白脸还在想着杀人灭口!

    意念一动,石诚转身就跑,同时扯开嗓门大呼道:“救命,杀人啦……”

    狡猾家丁恶人先告状,玉飞龙也突然大吼道:“大胆奸细,竟敢混进武林盟;来人呀,拿下这朝廷奸细。”

    玉飞龙绝对是栽赃嫁祸。心中有鬼的石诚却吓得面无人色,他身体抢在意念之前,迅速向侧面一滚,本能反应如此玄妙,但还是未能完全闪开玉飞龙的杀招。

    “砰!”

    小家丁瘦小的身形把石凳撞成了碎块,人还未爬起,玉面公子的玄铁摺扇已拍到了他头顶之上,家丁帽呼的一声完全变形,紧紧贴在了恶奴头皮上。

    鸡鸡那个东东,拼啦!生死之际,石诚再也管不了其他,火龙钻闪电般滑人了手中。

    “住手!”

    虚空无声无息,只有一道光华刺目闪现;恍惚间,石诚的灵觉看到,“缓慢”的摺扇被一柄“快速”的三寸飞刀打偏。

    “铛!时空瞬间回复正常,金铁交鸣之音充斥耳际,石诚趁机爬了起来,心中的惊叹半天也未平复。

    快,好快,好快的飞刀;温柔如水的少夫人竟然这么厉害,不愧是刀堂大小姐,嘘——果然人不可貌相!

    “玉公子,武林盟内不可见血;你身为贵客,本庄就不追究了,有事请向盟主禀明,刀如怡自会处理。”

    少夫人还是悠然似水,不过不再是沁人心脾的清泉,而是冻入骨髓的寒流,虽然看不见那一闪即逝的飞刀,但一缕冰寒的杀气却紧锁着玉飞龙的气机。

    “嫂嫂,小弟一时冲动,还望嫂嫂原谅,小弟这就去陪羽衣散步。”

    刀如怡点了点头,收回了气机,不愠不火又一次道:“玉公子,你还未与羽衣成婚,还是叫我名字吧,以免江湖流言蜚语。”

    这是在梦幻山庄地头上,无论玉飞龙多么愤怒,也只能狼狈而去,玉面公子悄然咬牙发誓,大事一成,必要把这绝色少妇蹂躏不休!

    “小结巴,你刚才叫救命时,怎么不结巴了?”

    才离狼窝,又入虎口,石诚瞬间惊得魂飞魄散,但他脸上却是一片激动,“回少夫人,奴才其实并不是天生结巴,只是前些日子被人打伤,幸亏少夫人仁慈,给奴才治了病,说话又流畅了,呵呵……”

    憨厚的气息笼罩着瘦小身形,刀如怡实在找不出破绽,凝视片刻后,花信佳人眼神转柔道:“那玉公子为何要说你是奸细?”

    小家丁突然一脸犹豫,陷入了沉默,几秒过后,他又艰难地回应道:“少夫人,奴才这……这伤就是玉公子打的!唉,既然他要杀奴才,奴才也不怕了,全给少夫人讲吧,以后死也死个明明白白。”

    狡猾家丁无比愤慨,凝声把偷窥一事讲了出来,“真相”自然经过了他美妙的加工,听得少夫人身后几个侍女护卫也是义愤填膺。

    “小结巴,你先下去休息,明儿来管事房报到,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不让玉飞龙再为难你。”

    小家丁欢欢喜喜地离去了,一个女护卫忍不住自语道:“想不到玉飞龙是这种小人;你们说,小结巴说的会是真的吗?”

    另一个护卫也许早就看玉飞龙不顺眼,毫不犹豫道:“十有八九是真的,你们想想,小结巴一点武功也没有,玉飞龙却说他是奸细,这不明摆着是诬陷吗?”

    小结巴不会武功那是不争的事实,众人立刻再没有了疑问,唯有少夫人看了看那被石诚撞碎的石凳,美眸一收,轻轻对几个心腹亲信道:“从明儿起,仔细观察小结巴一举一动,有什么不对劲儿的,立刻向我汇报。”

    “什么,你已经能进入内院了?哇,主人,奴婢真是太崇拜您了!”

    箭女媚笑着抱住了石爵爷,反客为主一阵猛亲,亲得小家丁浑身不适,一把推开了色女,“哎哟,你碰着我的伤处了,鸡鸡那个东东,玉飞龙那王八蛋下手真狠;影娘,你有没有办法收拾小白脸?”

    女杀手面带难色摇了摇头,“主人,玉飞龙的武功绝不止今儿表现的那一点,咱们又不能打草惊蛇,等任务完成,奴婢再帮你报仇吧,咯、咯……把他阉了,让那王八蛋当一辈子没有棍的色狼,怎么样?”

    “哇,太毒啦——就那样办!嘿嘿……”

    夸张的奸笑久久回旋,当小家丁来到武林盟管事房报到时,他已是梦幻山庄新近崛起的当红——小家丁。

    “小结巴,你在一旁待一会儿,我看完这一堆帐本再给你安排,唉……”

    小山般帐册之后,传来了少夫人略带疲惫与无奈的叹息,要知道,她打理的不是一个梦幻山庄,而是整个江湖武林。

    小家丁老老实实站在二芳,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已双腿发酸,没有拿到毕业证的劣等奴隶悄然捶了捶大腿;半个时辰后,刀如怡面前的小山终于消失,小家丁刚想上前,不料两个侍女又抱了一大叠帐本进来。

    冶汗瞬间湿透了石诚背心,不行,一定要想个法子,不能老这么傻站着,老子的腿都快断了!

    小家丁的眼珠还在暗自乱转,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紧接着一个粗犷的身影大步而入。

    “夫人,我回来啦!”

    “啊,相公!”

    温柔少妇绽放的花容终于冲破了矜持,素色披风被遗忘在了椅背上,高挑倩影疾步迎向了来人。

    小家丁的目光也大胆地望了过去,凝神一看,恶奴不由很是怀疑,这好像狮子般的男人真是梦羽衣的兄长吗?这样的猛男也能成为武林三英之一?这武林“选美”的标准还真他娘的多元化!嘿、嘿……

    少夫人双眸红润,高挑玉体向丈夫手臂倒去,狂狮梦铁火却一侧身,抬臂横指院子里的一百刀卫,豪声大笑道:“夫人,你看,这就是我这一年来训练的刀队,怎么样,厉害吧,就连岳父他老人家也说足以纵横天下,哈、哈……”

    “相公亲自挑选的自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刀如恰柔声夸奖了一番,盈盈一笑,自然地转移了话题,“相公,瞧你这一身灰,妾身这就去为你准备,沐浴更衣后,咱们再去拜见公公。”

    梦铁火大嘴一咧,摸着四方短须,大笑摇头道:“不用了,夫人,你忙你的,我等会儿自己去见父亲;兄弟们好久没有练了,我也手痒,哈、哈……兄弟们,走,上校场。”

    如狮男人粗犷而去,少夫人悄然一垂水袖,在丈夫的背影与帐堆间来回一望,随即缓缓坐回了桌后,把她成熟丰盈的曲线藏在了案牍之后。

    梦铁火来去待了不到一分钟,温柔少妇的身影依然是那么端庄娴静,但石诚却似乎嗅到了空中萦绕的幽怨气息。

    小小插曲过去,小家丁的腿又开始发酸发疼,他不再犹豫,拱手俯身道:“少夫人,奴才小时候学过几天算帐,能不能让奴才帮帮忙呀?”

    “啊,你要帮我忙?”

    刀如恰的椭圆玉脸微微一愣,眉间几缕愁丝被笑意取代,温柔佳人禀性善良,不忍取笑小家丁的不自量力,温柔美眸往下二泛,她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感叹:唉,一个小奴才都知道为自己分忧,可是……

    一片隐约的刀声隔空而来,本想拒绝的花信佳人突然芳心一乱,拿起一本不重要的帐册道:“小结巴,那你看一看这帐目写对没有,慢慢看,明天给我也可以。”

    石诚接过帐本后,少夫人再次把目光与精力投入了案牍之上,转瞬间,她早巳把小家丁忘到了九霄云外。

    十分钟之后,小家丁的声音又响起了,“少夫人,我看完了,这儿算错了,还有这两处,其他的都对。”

    一声惊叹在少夫人未施脂红的朱唇边打转,迅速查核过后,梦幻山庄少夫人竟然失去了平静,“小结巴,坐!你再看看这一本,有没有问题?”

    这一次,刀如怡的美眸没有离开小家丁,不到十分钟,她眼中的宁静再次受到了冲击,波澜翻滚,“小结巴,原来你是算帐的天才呀,你是怎样做到的?”

    天才!一向不及格的“数学天才”心中洋洋得意,脸上则是一片茫然,傻傻回应道:“少夫人,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一看帐本就觉得十分亲切。”

    略一寻思,外柔内刚的武林当家少夫人已做出了决定,“小结巴,从今儿起,你就来帐房做事,月俸加两倍,如何?”

    “奴才多谢少夫人!”

    狡猾家丁岂有不欢喜的道理,这样不仅可以避开可恶的小白脸,还顺理成章进了内院,又可与美人共事,简直是求之不得的美差呀!

    美人幽香近在咫尺,可是不到一个时辰,小家丁心中的兴奋就降为了冰点,他这才体会到了刀如怡的耐性是多么坚韧,竟然能这么多年对着帐本不发疯。

    唉……最倒楣的是美少妇举止端庄,言行守礼,自己伸长脖子也偷窥不到一丝春光。

    美差终于变成了苦差,当少夫人提前离开时,苦差简直就是可怕的刑罚,少年扑通一声,一头就栽入了帐堆之中。

    山庄花园内,一片名花异草迎风晃动,好不美丽;突然,一个窈窕倩影从天而降,踩得花碎草沉,大煞风景。

    “玉飞龙,你再跟着本小姐,就别怪我翻脸了!”

    离开大庭广众,气呼呼的梦羽衣没有半点玉女风范,一脸厌恶地挥动衣袖,就好似在驱赶臭虫一般。

    “羽衣,咱们已是未婚夫妻,散散步有什么,你就不要再使小性子了,你看,这是送给你的鲜花。”

    玉飞龙潇洒地挺直了身形,在他以为,以他玉面飞龙的人才武功,梦羽衣岂有不爱慕之理,佳人如此喝骂,不过是女儿家的手段而已。

    “哈啾!”

    梦羽衣一见鲜花立刻脸色大变,掩着鼻子跑得更快,“快拿开,我闻不得花的味道,哈啾!”

    “羽衣,鲜花配美人,美人如鲜花,天下间哪有不喜欢鲜花的美人。”

    玉面少侠摇头晃脑吟起诗来,等他自恋完,抬头一看,幻梦玉女已跑了个无影无踪。

    鲜花一沉,玉飞龙的冷笑轻轻在身周打转,“哼,这女人还有点难搞,本公子还真有点兴趣了。”

    不一样的玉女还未喘过一口大气,又听到了那让人讨厌的脚步声,她一边暗自骂了一句倒楣娃娃亲,一边思绪飞扬,嗯,现在能让自己脱身的只有嫂子。

    窈窕倩影破空而去,幻梦玉女径直冲入了管事房,“嫂嫂……咦,你是谁,少夫人呢?”

    昏昏欲睡的小家丁正在半梦半醒之间,下意识随口回答道:“我是会计,少夫人出去了。”

    梦羽衣没有听懂什么叫会计,却听清了那懒洋洋的声音。心海一道霹雳乍现,武林玉女突然变成了狂风,一把将趴在案牍上的脑袋提了起来。

    “啊,是你!”

    相同的惊叫出自两张口中,小家丁与武林玉女同一刹那向后一蹦,就像见了鬼一般。

    “不是我,我不是!”

    石诚随即双手连摇,满口胡言乱语,不合格的间谍下意识捂住了上次被打的胸口,转身就逃。

    “臭小子,真是你,纳命来!”

    玉人杀招快如闪电,但袖剑却在中途莫名其妙地顿了顿,让小家丁哧溜一声,从她身边钻了过去。

    就在二人身影交错的刹那,玉飞龙正好追来看到了暧昧的一幕,他的未婚妻竟然与别的男人——而且还是那个可恨的小家丁贴在了一起。

    醋火冲天而起,鲜花砸在地上,玉飞龙的内息比吼声还要快速。影娘果然没有猜错,小白脸真有点臭屁本事,石诚的灵觉竟然有点看不清玉飞龙隔空飞射的铁扇。

    室内除了小白脸,就是同样想要他命的贪钱玉女,小家丁的心情瞬间坠入了深渊,鸡鸡那个东东,这次谁来救我!

    变成暗器的铁扇充斥了小家丁瞳孔,夺命袖剑也杀到了他的后颈咫尺之处,石诚绝望地咒骂上天;下一刹那,袖剑闪电般剠中了铁扇,虚空火花灿烂,照亮了小家丁沮丧的心灵,救星竟然是——梦羽衣。

    “玉飞龙,你竟敢在本庄公然行凶!哼,我梦羽衣岂能有你这等凶残的未婚夫,给本小姐滚出庄去!”

    玉飞龙胸口如被大石堵塞,他还想再下杀手,可惜在梦幻山庄,机会总是稍纵即逝,一阵阵劲气已经破空而来。

    “妹妹,刺客在哪儿?”

    粗犷身影第一个跃进了院门,梦羽衣欢喜无比,玉飞龙则是笑容僵硬,强悍气势迅速收敛了三分。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梦羽衣凌空飘到了梦铁火身边,喜悦的话语中途一变,少女愤声道:“玉飞龙想欺负我,好在这个小家丁看见,玉飞龙还想杀人灭口。”

    “吼!”

    束发的锦带砰然断裂,梦铁火刹那间散发如狮,暴眼环瞪。

    “铁火兄,听小弟解释!”

    玉飞龙虽是武林三英之首,但他却深知梦铁火的功力远远比他强大,小白脸急忙解释道:“误会,都是误会,小弟看见这狗奴才与羽衣靠得太近,以为狗奴才想欺主,所以一怒之下才出了杀手,呵、呵……铁火兄也知道,男人是最见不得这等事的。”

    玄铁扇轻轻一撤,玉面飞龙瞬间回复了传说中的潇洒,摇着摺扇上前道:“铁火兄,你我兄弟这么久没见,不如去校场切磋一下,如何?”

    一提到比武,铁血猛汉果然双目放光,把主持公道之事忘到了脑后。

    梦羽衣可不想事情这么结束,正要开口之时,温柔似水的嫂子及时来到,当家少夫人先给了丈夫一记温柔笑容,然后端庄凝声道:“玉公子,虽说是误会,但你几次三番在内院动手,让梦幻山庄颜面何存?”

    玉飞龙笑容发僵,他可领教过少夫人的外柔内刚,急忙拱手再次解释道:“嫂夫人误会了,小弟是……”

    “是什么是,这么多人看着,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大小姐你也敢欺负,太目中无人了!”

    小家丁突然跳了出来,瘦小身形摇摇晃晃,清瘦手指指指点点,一直点到了玉飞龙鼻子前。

    “你……”

    玉飞龙何曾被人这么指点过,怒火一冲,瞬间就将解释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什么你,看你一表人才,原来这么外强中干,表里不一,人面兽心……”

    恶奴又迅速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专业术语脱口就来,见玉飞龙手一抬,他立刻噌的一声跳回了梦羽衣身边,“呀,大家看啦,他又想杀人了。”

    “玉公子,这可是梦幻山庄,你要杀我这奴才也就罢了,但不给武林盟面子,未免有点客大欺主吧?”

    “我……”

    玉飞龙没有胡子可以吹,眼珠子却差点瞪出了眼眶,一身锦绣长衫无风自动,强烈的杀气吹得沙砾飞滚。

    “我什么我,你就是想打击梦幻山庄,打击武林盟,说不定你就是想抢夺盟主之位,哈、哈……看,被我猜中了吧,果然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