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十章 卧底家丁
    人来人往的奴隶市场上,一个又一个奴隶被牵走了,石诚身边的“同伴”换来一个又一个,可他总是坚守在台上一角。

    早市即将结束,人流越来越少,奴隶贩子竟然被自己的货物难住了,杀了这废物吧,要亏钱;不杀吧,还要给他饭吃,更亏。

    唉……奴隶买卖这一行也不好干呀,一不小心就亏本了。

    就在奴隶贩子叹气之时,三匹高头大马昂然而现,马上人物隔着老远就大声命令道:“所有奴隶商人听令,武林盟要买一批下人,天黑之前,带着你们所有的奴隶来梦幻山庄,由本盟挑选,违令者,斩!”

    鲜衣怒马的武林盟特使纵马离去,石诚还不怎么清醒的目光下意识眺望而去。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这武林就是一个靠拳头说话的地方,谁拳头硬,谁他娘就可以成为土皇帝,一不高兴,就来个“违令者斩”真有气势!梦幻山庄,也就是现任武林盟总坛。方圆十几里的武林圣地依山而建,鳞次栉比的宅院重重叠叠,恍若一个繁华的城镇,尽显武林盟的大气磅礴。

    梦幻山庄分为上中下三层,山脚最是热闹,店铺、小贩、平民、过客,三百六十行,一行不缺;山腰则为武林盟人员活动与居住之处,也是专门招待各帮派高手的武林驿站;山顶自然是现任盟主与家眷的居所,也是武林真正核心之处。

    山之巅,云环雾绕,一片桃林掩映之中,一座凉亭恍如置身仙境。

    云雾随风微散,凉亭内出现了两个中年男子的身影,稍矮的男子头戴式样特别的金冠,清朗的面容特别整洁,就连每一根发丝都显得一丝不苟,云天兄,今日云环雾绕,不知明日天象如何?”

    陆云天收回了与天地浑然相融的目光,先品香茶,随即才大有深意道:“明日必然风云变色,不知余恨兄是否已有准备?”

    梦余恨——武林第一人,难怪气势能与男尊帮帮主陆云天不分高下,一声悠长的叹息过后,两大高手不约而同将天马行空的念力收回了识海,实实在在的呼吸在凉亭内回荡。

    “哈、哈……一年不见,云天兄的功力又见长了,我听闻云天兄遭到叛徒暗算,还白白担心了一场。”

    抛去神祕后,两人的笑声豪迈而真诚,陆云天也爽朗大笑,随即旧事重提道:“余恨兄,如今时机已经成熟,你若能蝉联盟主之位,能否与我男尊帮共襄盛举,为天下男儿出一口恶气。”

    “那是当然,乾坤也该归位了!不过一切都只能等待大会之后,才能有所定论;云天兄,这一次可不像以往那么单纯,唉……人心难测呀!”

    “余恨兄放心,陆某已走访了众多老友,大家都愿意支持梦幻山庄,不管其他小人如何使手段,也难以撼动你的威望。”

    梦余恨并没有因此有什么得意,反而自嘲一笑道:“如果不是天下男儿身处苦海,我还真不想当这提心吊胆的盟主,还是云天兄聪明,难怪当初要推辞而去,自己组建了男尊大军。”

    “哈、哈……余恨兄辛苦了,没有你支持,男尊军又怎能多次死而复生呢?你就再辛苦几年吧。”

    两大高手朗笑之时,一只白鸽飞过了崇山峻岭,飞入了东州,落进了剑阁;一会儿过后,那白鸽又再次振翅沖天,飞出东州,飞落到了一个笑呵呵的胖王爷手中。

    剑阁中门大开,一彪人马惊得烟尘沖天,雀鸟纷飞,一匹白马之上,一个脣红齿白的白马少侠轻声问道:“父亲,西南王愿意派援手了吗?”

    “刀伫列阵,上马,出发!”

    粗犷的吼声穿云裂空,一百骑高头大马,一百柄雪亮长刀,一百个一流高手整齐地冲出了刀堂。

    为首汉子年近三十,方脸海口,战甲裹体,短鬚绕嘴一圈,威风无比,炯炯有神的目光四方一扫,端是豪情万丈,不愧是刀堂的大弟子,也不愧是当今武林盟主的大公子梦铁火。

    “兄弟们,拿出点精神来,让武林百派见识一下咱们刀堂的威风。”

    “哈、哈……少主,恐怕是想少夫人了吧?”

    一群刀卫齐声大笑,但纵马狂奔的整齐阵势没有丝毫紊乱。

    “胡说,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贪恋儿女情长!”

    狂风吹动尘沙飘向了天际,云翻雾绕下,只见几道沙浪从不同的方向,同时涌向了同一个目标——梦幻山庄。

    ※※※※※※※

    梦幻山庄之前,奴隶贩子们听话地从四方涌来,正午未过,山脚广场上,已经汇集了好几百奴隶。

    石头就是那人流中最渺小的一个,也是最为兴奋的一个,少年大条的神经永远喜欢自我陶醉,呵、呵……想不到竟然这样阴差阳错地来到了武林盟,只要老子混进去了,见到影娘,一切苦难就结束了;然后嘛,自然是再想法逃跑。

    “列队,站好,不得喧哗,不得走动,违令者,斩!”

    十米高的山庄大门缓缓两边推开,一袭湖痕短裙飘然而现,一个窈窕倩影刹那照亮了武林圣地。

    “是她!”

    某个鼻青脸肿的小奴隶下意识身子一缩,本已青肿的脸颊更加怪异扭曲,先前几分兴奋瞬间化为了轻烟,他这才猛然想起,这不就是幻梦玉女的老窝吗?自己可是她的大仇人,还不是自投罗网!一想起上次在地道里挨的那一掌,小奴隶瘦小的身子更加瘦小,送死的傻事他可从来不干,意念一动,整个人藏在了前面高大奴隶的背影之中。

    “咦?”

    刚刚走出大门的幻梦玉女眼帘一跳,莫名的感觉让轻盈的披风凌空一紧,星辰般美眸一扫,江湖玉女竟然下意识用上了先天念力。

    “刀伫列阵,上马,出发!”

    粗犷的吼声穿云裂空,一百骑高头大马,一百柄雪亮长刀,一百个一流高手整齐地冲出了刀堂。

    为首汉子年近三十,方脸海口,战甲裹体,短鬚绕嘴一圈,威风无比,炯炯有神的目光四方一扫,端是豪情万丈,不愧是刀堂的大弟子,也不愧是当今武林盟主的大公子梦铁火。

    “兄弟们,拿出点精神来,让武林百派见识一下咱们刀堂的威风。”

    “哈、哈……少主,恐怕是想少夫人了吧?”

    一群刀卫齐声大笑,但纵马狂奔的整齐阵势没有丝毫紊乱。

    “胡说,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贪恋儿女情长!”

    狂风吹动尘沙飘向了天际,云翻雾绕下,只见几道沙浪从不同的方向,同时涌向了同一个目标——梦幻山庄。

    ※※※※※※※梦幻山庄之前,奴隶贩子们听话地从四方涌来,正午未过,山脚广场上,已经汇集了好几百奴隶。

    石头就是那人流中最渺小的一个,也是最为兴奋的一个,少年大条的神经永远喜欢自我陶醉,呵、呵……想不到竟然这样阴差阳错地来到了武林盟,只要老子混进去了,见到影娘,一切苦难就结束了;然后嘛,自然是再想法逃跑。

    “列队,站好,不得喧哗,不得走动,违令者,斩!”

    十米高的山庄大门缓缓两边推开,一袭湖痕短裙飘然而现,一个窈窕倩影刹那照亮了武林圣地。

    “是她!”

    某个鼻青脸肿的小奴隶下意识身子一缩,本已青肿的脸颊更加怪异扭曲,先前几分兴奋瞬间化为了轻烟,他这才猛然想起,这不就是幻梦玉女的老窝吗?自己可是她的大仇人,还不是自投罗网!一想起上次在地道里挨的那一掌,小奴隶瘦小的身子更加瘦小,送死的傻事他可从来不干,意念一动,整个人藏在了前面高大奴隶的背影之中。

    “咦?”

    刚刚走出大门的幻梦玉女眼帘一跳,莫名的感觉让轻盈的披风凌空一紧,星辰般美眸一扫,江湖玉女竟然下意识用上了先天念力。

    念力如丝於虚空飞舞,转瞬又一无所获回归识海,梦羽衣细长美眸深处,疑惑不减反增。

    “羽衣、羽衣……怎么啦?”

    温柔体贴的呼唤在幻梦玉女身后响起,她回首一看,一张如冠似玉的面容紧追而来。

    “玉公子,请勿打扰,我要挑选家丁了。”

    湖痕披风裹着窈窕倩影向前飘动,正好闪开了玉飞龙搭向她香肩的手掌。

    玉飞龙正想迈步追上去,一道柔和的仙音又从后而现,把他留在了原地,“玉公子,羽衣自小不喜欢别人管她太多,你等会儿再过去吧。”

    一道高挑的倩影缓缓走出了山庄大门,玉容虽然没有梦羽衣那般秀美无瑕,发丝也没有那么飘逸动人,但却胜在温柔似水,端庄娴静,正是天下男儿梦寐以求的贤妻良母。

    玉狐山传人玉飞龙强自掩藏了看向对方成熟曲线的眼光,彬彬有礼地俯身道:“多谢嫂嫂指点,小弟感激不尽。”

    花信少妇如云盘卷的秀发微微一摇,不施粉堂一的椭圆玉脸礼貌轻笑,凝声道:“你还是叫我梦夫人吧,等你真与羽衣成婚,再叫嫂嫂也不迟。”

    玉飞龙面带讪笑退到了一旁,梦幻山庄的当家少夫人轻轻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掩藏在素色披风下的高挑玉体轻柔一转,走回了山庄之内,柔声对守门女卫道:“等小姐玩够了,把她挑的家丁带到管事房来,我要再看一看。”

    人群之中,某个小奴隶眼神猛然一跳,身子缩得更小,鸡鸡那个东东,一个梦羽衣,再加一个小白脸,打死老子也不进这什么武林盟,怎么办、怎么办“老闆,奴隶多少钱一个?”

    梦幻玉女紧捏着钱袋,眼中一片强忍的兴奋光芒,一谈到“买卖”她总会开始失控。

    “大小姐,您说多少就多少,能为武林盟出力,是小的三生有幸,哪能收钱呢!”

    奴隶贩子们无比的恭顺,脑袋都差点掉到地上去了。

    梦羽衣眼神一暗,郁闷无比,就像以往无数次一样,没人愿意与武林盟主的千金做买卖,唉……

    不一样的玉女强自一振心神,做最后的努力道:“这可不行,梦幻山庄从不欺凌弱小,老闆,你就当是一般的买卖吧,不要客气,尽管开价,我也会还见奴隶贩子们还是一脸诚惶诚恐,梦羽衣终於生气了,发梢一缕异样的绿色发丝猛然向上一跳,窈窕玉女冷冷地补充道:“你们要是不开价,就是看下起本庄,看不起武林盟……”

    众奴隶贩子额头冷汗立刻流成了小溪,梦羽衣扫下的这顶帽子可不轻,再让她说下去,他们恐怕就得脑袋搬家。

    在压力逼迫下,奴隶贩子们刚要小心翼翼地开价,玉面公子来到了。

    啪的一声,一大叠银票扔在了奴隶贩子们脚下,玉飞龙很是豪气道:“羽衣,这种小事就让我来吧,怎能让这些贱奴汙了你的眼睛。”

    梦羽衣的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但玉人脸上却回复了飘逸光华,再无半点一.不正常”的地方,“玉公子,你是敝庄的客人,还请入内奉茶,羽衣稍后就来。一话音一落,梦羽衣立刻给侍女使了一记眼色,几个亲信侍女立刻围了上来,熟练地将玉公子半强迫地推进了山庄,看来她们干这工作已不是一两次了。

    直到玉面公子“深情”的目光消失不见,幻梦玉女这才悄然呼出一口闷气,秀眉一跳,窈窕玉女又变得不正常起来,兴致勃勃地挑起了临时家丁。

    一排排奴隶从幻梦玉女面前走过,然后分成两个方向各自退下,石头偷眼一看,见被选中的人数已经差不多了,他不由暗自偷乐,这就好。

    “你,就是那个小个子,过来。”

    正当石诚偷乐时,不料梦大小姐竟然提前点中了他,少年磨磨蹭蹭好几秒,最后还是不得不来到了仇人面前。

    “咦,干嘛把头低着,抬起来。”

    好奇、嘻笑,还有几分莫名的紧张钻进了梦羽衣心房,不待这奇怪的小奴隶回应,她突然玉手一扬,强劲的狂风一下把石头的下巴抬了起来。

    “噗嗤!”

    刹那之间,好多人同时笑得前俯后仰,只见小奴隶左脸青肿,右脸抹满了灰尘,两只熊猫眼已肿得只有一丝缝隙,还脣角歪斜,如此非人模样又是可怜,又是好笑。

    梦羽衣也被这鬼斧神工的造型逗乐了,心情一松,她笑问道:“你会武功吗?叫什么名字?”

    “不……不会,我……我叫……小……小结巴。”

    小奴隶一开口,众人的讥笑更加大声,这丑奴隶竟然还是一个大舌头。

    “会做饭吗?”

    “不……不会!”

    无论梦羽衣问什么,小结巴都是卷着舌头说不会,他打定主意要让自己“考试”不及格,可梦大小姐心情偏偏特别好,对这丑陋的小奴隶竟然离奇得很有耐心。

    “你会吃饭吗?”

    “不……不会!”

    石诚的回答脱口而出。

    “咯、咯……这小结巴真好玩,我要啦!”

    最后一个家丁筛选完毕,幻梦玉女刹那间又回复了波澜不惊的玉女气息,飘然而去。

    “呜……老闆,不要丢下我呀,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你带我回去吧。”

    能成武林盟的家丁,就好似进入了皇宫,被选上的奴隶们无不喜形於色,只有那结巴奴隶与众不同,口齿又回复了正常,扑向了不把他当人看的奴隶贩子,就好似扑向亲人一般。

    奴隶贩子感动得热血直涌,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有感情的货物,不由很是后悔道:“唉……你已经是武林盟的家丁了,进去吧,以后他们不要你了,再来找本大爷,我会把你卖到一个好人家的。”

    小结巴还在纠缠,两个武林盟庄丁走了过来,很不耐烦地一掌就将他打昏过去,然后径直拖进了山庄大门。

    两扇大门缓缓合拢,另一个天地包围了地球少年的身心,身处武林皇宫之中,昏迷的他在恶梦中一声悲嚎,悠长淒厉。

    “呜……不要,不要啊——我不要再当小家丁了,不要再当危险的卧底了,老子一定要逃跑.”可怜的小结巴被拖进了梦幻山庄,不过逃生的希望还没有完全消失,一群新家丁被带到了内院,带到了先前那惊鸿一瞥的温柔少妇面前。

    第二轮筛选开始了,石诚见前面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奴隶都被赶出了武林圣地,少年双目不由二兄,他这次主动插队向前,引起了温柔少夫人的注意。

    “咦,这样的奴隶也选进来了!”

    武林盟少夫人刀如怡连连摇头,她刚要挥手赶人,一个聪明的侍女急忙低声补充道:“少夫人,这是小姐特别看上的,你看……”

    不待当家少夫人眼中的犹豫有所结果,石诚突然双膝跪地,嚎啕大哭,结结巴巴道:“少……少夫人,奴……奴才家中……老母病重,奴才知……知道少夫人菩萨……菩萨心肠,还望……少夫人允许……允许奴才回家……探母。一温柔少妇果然神色微变,“咦,看不出你这小奴才还是一个孝子。”

    不出恶奴所料,温柔少妇果然心慈善良,对於孝道特别看重,小家丁心中刹那乐开了花,正当他以为大功告成时,少夫人后续的话语又让他当场变成了化石。

    “唉……我本想不顾羽衣反对赶你出庄,差点做了错事。小结巴,你安心养伤,至於你家中母亲,待会儿去帐房写个位址,本夫人会让帐房先给你家中捎去三个月工钱;放心吧,武林盟镖局遍布天下,一定会很快就捎到的。”

    脣角微动,少夫人眼中的厌恶化为了欣赏,柔声鼓励了小家丁一番,这才提着裙角,踏上台阶,走进了内院管事房。

    呜……戏演过了!这下怎么办?小家丁乐极生悲,回头一看,心情更差,这武林盟的防卫与皇宫相差不了多少,他要想逃出去,看来只能等到夜间了。

    “小兄弟,一来就让少夫人看上,以后前途无量呀,来,让我们扶你一把。”

    两个庄丁一左一右将石诚扶了起来,一边小心地向下人院子里走去,一边不停地讨好小家丁。

    “两……两位大哥,奴才……受不起,让奴……奴才下来吧。”

    石诚起先还以为两人眼红嫉妒,要整他,不过走了好一段路,两个一身武功的护卫除了恭维外,没有丝毫不对劲儿的地方。

    “小兄弟,咱们是粗人,有的是力气,不用客气,你看,前面就是你的房间。”

    两庄丁极度热情地将石诚扶进了房,房门一关,两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属下风一、风二参见石爵爷,听候爵爷差遣。”

    “你们是大内密探!呵、呵……终於见到自己人了。”

    石诚一下恍然大悟,他脸上一片欢喜,心情却是差到了极点。

    鸡鸡那个东东,这下真走不了啦,看来老子真是天生当卧底家丁的命!唉……

    第五集内容简介

    东州,这个唯一男人可以存活的江湖中,因为改选新任盟主一事,使得各方人马纷纷活跃了起来,而原本关系就十分复杂的四大势力私下更是动作频频,手段尽出,至于举动下不下流根本没人在乎,只求能够名利双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霎时,武林变得热闹非凡,再加上被女皇逼迫来当间谍的小家丁,有他来「掺一脚」,这下子江湖不被闹个人仰马翻才奇怪……

    【精彩片段】

    刀堂铁骑的马首已经接触到了栈道的阴影,一骑当先的刀卫不由得浓眉一抖,就想回马横刀,将大胆逃奴当场擒下。就在刀卫微提缰绳之时,一股狂风凭空突现,嗖的一声,时空恢复了正常,三丈之外的恶奴竟然四蹄腾空,连人带马从那最后的缝隙中一穿而过。惊怒撑大了刀卫的眼眶,一个小奴隶竟然比他还快,羞愤之火让他忘记了只许活捉的命令,钢刀弹手而起,闪电般一刀追斩而去。